无忧书城
返回 紫川目录
无忧书城 > 玄幻奇幻 > 紫川 > 第十四卷 转瞬红颜 第五章 诀别紫川

第十四卷 转瞬红颜 第五章 诀别紫川

所属书籍: 紫川

    十一月八日,经历长途跋涉,远东的信使在一队半兽人卫兵的护卫下终于来到了帝都,报告一个噩耗般的消息:魔族确实发动了大规模进攻,目前已经确认的敌人一共有两个军团的兵力,其中包括人类的老对手凌步虚军团和极端凶残嗜血的古斯塔军团,总兵力二十五万人。

    与不久前大败而归的罗斯军团不同,这次来犯的全部是精兵强将,而且王国随时有可能增加新的军队,东部已经有几个行省沦陷了,远东面临生死考验!

    总统领罗明海耐着性子听那个半兽人信使罗罗嗦嗦地汇报着,头顶上都冒出了青烟。

    管你远东面临生死考验还是死生考验,家族现在最关心的是本土的安全,唯一感兴趣的是魔族军到底是通过什么办法进入家族内地的?

    “你说得啥子?魔族军进入了家族内地?”那个耳朵有点背的半兽人,其实是前布卢村的村长德伦大叔,瞪大了眼睛:“瓦伦要塞什么时候被魔族拿下了?没有哇,我才刚刚打那里过来的啊!”

    与会高官们面面相觑,远东居然对此事一无所知?这下,问题又回到了原点,魔族军到底是怎么过来的呢?

    为了解答这个疑惑,统领处特意把帝都大学的地理学教授们都请了过来。

    那群学识和胡子一样长的老先生们进来时候,统领处所有人都肃然起立:虽然这些老家伙们捣鼓的学问平时谁也搞不懂,但是现在,拯救国家就得靠他们了!知识就是力量这个真理从没有得到如此高度的彰显。

    对着张巨大的远东地图忙碌了一个昼夜,专家们得出了个模棱两可的答案:根据远东如今的战略形势,很有可能是在魔族对远东发动进攻以后,他们夺取了东部的若干行省,掌握了古奇山脉若干条关键但却还不为人知的支脉,那里或者、也许、可能、说不定会有一条秘密的小道能穿越整个远东和古奇山脉的。

    “依照古奇山脉的山脉走势和分布情况来说,存在一条能从被占据的那几个行省通往家族内地的秘密通路,这在理论上是完全成立的!”胡子最长也最白,因而学识也最渊博最权威的那位老教授斩钉截铁地说。至于魔族是如何得知这条秘密小路,以前为什么不利用这条小路的问题,专家们分析认为,也许这是因为魔族也是最近才知道这个秘密的。

    双手奉送上了丰厚的津贴和辛苦奖金,恭恭敬敬送走了这群老头子们,诸位统领揉揉一夜没睡发红的眼睛,发现自己还是一无所获。

    专家们说的基本上全是废话,除了一个年纪较小(还不到八十岁)因而也不怎么权威不怎么渊博的专家壮着胆子推断说:“依据地形和地貌分布情况来看,即使存在这样的小路,也一定是非常艰难崎岖的。超过一千多里的艰难道路,我个人认为,要通过这样的小路将大军团运送过来存在非常大的困难。”

    听到这句话,统领处如获重宝:那就是说,过来的只是魔族的小股部队,并非上次远东战争中那样的百万大军?

    得到报告后,紫川参星当场就拍板了:“还犹豫什么?进攻吧,收复比特行省!”

    于是,战争的巨大齿轮开始转动了。

    军令从帝都频传,一个又一个师团的军队从帝都向东开拔,同时瓦伦要塞也配合出兵,五万步兵从右侧包抄比特行省,威胁魔族军队的侧翼。

    人类军队顺利地杀入了几乎已经空无一人的比特行省,没有遭到任何魔族抵抗,最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先前报告中来势汹汹的魔族大军忽然消失了!

    十五万人类军队在比特行省的首府驻扎下来,向行省四处派出搜索队侦察,哪怕是找几根掉在地上的针也找到了。结果他们通通回报说一无所获,而周边的行省也报告说没有魔族军入境的痕迹,那么,唯一的解释就是:这批魔族军队又通过古奇山脉逃跑了!

    这一切实在荒谬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了,魔族的军队千里迢迢地杀过来,只在比特行省打了个转就跑了?

    消息传回帝都,总长和统领处的诸位大佬们面面相觑,都不敢相信自己耳朵了。那么,一切就这么结束了?

    当然不能就这么结束,由于有那么一条秘密道路的存在,家族的东面疆土受到了空前的威胁,因此,家族不得不调整自己的战略侧重点了。

    在最新召开的总长主持的统领处和监察厅的联合会上,总统领罗明海趁机提出了:“那么一条不知名的小道的存在,那是对我们家族安全的巨大威胁。我们必须考虑,在魔族随时可能将大军通过小道运送到我们核心腹地来的情况下,将家族的倾国兵力投入西线的龙骑兵计划是否稳妥?请总长殿下和诸位大人仔细考虑。”

    这个开场白标志着又一场派系斗争的开始。因为龙骑兵计划是由帝林提议,斯特林主持实施的,一旦这个计划能顺利完成,他们二人的权势和地位必将有一个巨大的提升和飞跃。

    别的不说,一旦开战,斯特林以军务处长的身份指挥实战,统帅家族全部军队,按照战事条例,战争期间,前线和军队的需要优先于其他一切需要。

    虽然罗明海的职位比斯特林更高,但也不得不按照军方的命令行事,这是他绝不能容忍的,所以,他抓住一切机会来破坏龙骑兵计划的实施,恰好此时出现的魔族东侵事件,那对总统领罗明海大人而言,可真是再及时不过的救命雨了!

    接下来双方又是照例的又一番挖苦、漫骂、讽刺、借题发挥的人身攻击,但是很明显,罗明海这次罕见地占了上风。

    由于这次事件对家族的震动极大,那些中立派别的统领如明辉、皮古等人一个接一个地发言,都认为在东线安全没有保障的情况下发动对流风家的战争是不明智的。

    当然,他们话说得很委婉,很客气,但意思就是这样。

    会议气氛几乎一面倒地支持罗明海,连帝林的坚定盟友斯特林也产生了动摇,他说:“可以考虑延迟龙骑兵计划的实施时间,等待比特行省事件的调查结果出来。”

    在这次会议上,新任统领紫川秀的态度是很耐人寻味的,众所周知,他是帝林亲如手足的朋友,但这次他却没有发言支持任何一方。

    于是众人就隐约猜到了,他也不赞成帝林的计划,只是碍于情面不好出面反对。

    帝林处于孤立无援的地位,他神色冷漠,犀利的目光一个接一个扫过众人,说:“龙骑兵计划是总长殿下亲定的,如果要否决,也得由总长殿下点头——各位这么急切,是否太过失礼了?”

    众人如梦初醒,醒悟过来帝林其实还有最大的一个支持,那就是总长紫川参星对流风家族的刻骨仇恨。大家赶紧回过身来,用小狗对主人的口气说:“总长殿下……”

    紫川参星面色铁青,“哼”的一声起身离座,撇下一屋子的统领在会议室面面相觑。

    于是,龙骑兵计划就此搁浅,但罗明海虽胜犹败,帝林却是虽败犹荣。

    离开了总长的会议室,时间还早,太阳才刚下山,与会的诸位统领纷纷散去。

    斯特林提出要载紫川秀一程送他回去,他笑着谢绝了——黑旗军驻帝都办事处给他专门准备了马车和车夫,这下他就不必搭乘别人的顺风车了。

    快步走向自己的马车,紫川秀忽然停下了脚步,自己的马车边上,一个颀长的身影静静站立,帝林凝视着自己。

    不知为何,接触到他那平静又坚定的眼神,紫川秀难以抑止的心里发慌。

    “大哥?你,你在等我?”

    “嗯。”帝林很慎重地点点头:“阿秀,能不能先让你的马车回去?我想和你说点事。”

    紫川秀看看他:“好吧。”帝林今天有点异样,虽然是商量的句子,那语气却是不容置疑的命令口吻。

    紫川秀在吩咐车夫的时候,恐慌就像是浪潮拍岸一样连续不断,他脚都有点颤抖了。

    帝林望着他:“上我的车吧!”

    夜色深沉,朦胧的路灯、黯淡的道路,沿着帝都的主干道,马车快速奔驰。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车窗被窗帘虚掩着,看不到外面的景色。

    车子只在城门处停了一下,紫川秀听到了城头上卫戍兵在喊话:“东城门已经关闭,天亮才开!”

    坐在前面的卫兵起身回话:“监察长帝林大人有紧急公务要出城!马上开门!”

    接着,紫川秀听到了“咯吱咯吱”的城门拉动声,吊板落下的沉重回响,马车又开始走动了。

    很明显地感觉到,车子是出了城,因为接下来的路崎岖不平,车厢开始有节奏地晃动着,发出有节奏的清脆的“咯咯”声。

    马车前头挂着一盏防风灯,那蒙蒙的光线在无边的黑暗中显得那么薄弱,红色的灯光透过透气的小格子窗照在帝林那冷峻的脸上,显得更加的阴沉。

    马车一路向东走,很可能是进入了帝都东边的森林里,因为紫川秀闻到了森林那种特有的树木清新气息,听到了蝉声、虫鸣声、入睡的夜鸟被马车惊醒飞起翅膀扑打的噗哧噗哧声。

    他忍不住拉开了窗帘,第一眼就看到了马车上空,一轮巨大的圆月悬在起伏不停的森林上空,马车正行驶在林间的小道上,两边都是黑黝黝的树木和荒草。

    车子不时经过一座座大小桥梁,许许多多的小溪河在月光下泛着银白的光芒。

    走了很久,两人默无一言,就像被那沉重的夜色催眠了一般。

    紫川秀忍不住问:“我们这是去哪里呢?”

    帝林沉着地回答:“很快就到了。”

    真的很快到了,就在说话的当儿,前面的森林中出现了朦胧的灯火,出现了晃动的人影和兵器的亮光。

    马车停了下来,两个举着灯笼的武装宪兵在马车窗口出现,帝林把证件从窗口递了出去,宪兵们认真地检查,肃然敬礼:“大人!”

    帝林点头:“辛苦了!”

    马车又开始前进,但是走不到几步又要停下接受检查,然后又前进——紫川秀数了一下,在不到半个小时的路程里,他们经过了七道关卡。

    戒备越来越森严,有一道关卡紫川秀看见宪兵们手上的武器居然是轻便的连击弩,这种武器能在近距离内洞穿重骑兵的盔甲的,还有一个关卡,紫川秀看到足足一个中队的轻骑兵,全副武装。

    检查也越来越仔细,甚至连帝林监察总长的身份也不能给他们提供多少便利,他们不光要看帝林的证件,就连车夫、卫兵、紫川秀等人的证件也要一一检查。

    最后,马车停下了,外面有人打开了车门,帝林率先跳了下来,紫川秀跟着。

    出现在他面前的是一面黑色的足有三米高的巨大围墙,墙体用石灰写出了醒目的大字:“皇家领地,妄入者死!”每个字都有斗大,触目惊心。

    墙头上影影绰绰,不知有多少卫兵在警觉地监视着他们几个。

    紫川秀越来越惊诧:在这黝黑森林的深处,究竟隐藏着什么的所在?

    仿佛猜到了他的想法,帝林轻声说:“这座森林是总长私人的封地,对外,我们说这是总长私人的避暑农庄,严禁外人出入。但实际上,这是军务处和监察厅联办的秘密军工研究室。”

    紫川秀应道:“一个军工厂?”

    “可以这么说,但是这个军工厂不同一般,是由家族直接控制的高密工厂,对外代号七七七。这里的安全保卫都是由监察厅的宪兵部队负责的。即使在统领级别的高官中,不知道这个工厂存在的人也大有人在——即使是统管后勤物资的哥珊统领,她知道七七七的存在,却不知道七七七的具体地点。”

    紫川秀皱起了眉头:“那,为什么要让我知道?”

    帝林望着他:“第一,你已经到了可以知道的级别了;第二,有必要让你知道。”

    围墙下有一扇小门,帝林向守门的卫兵出示了监察厅的证件,紫川秀也出示了统领的金色证件,卫兵很严肃地点头:“二位大人都符合参观的资格。”

    他用一个小铁锤在门上敲了长长短短的几声,门无声地打开了。

    两人从那扇小门进去,紫川秀刚踏入里面,门立即又在他身后关上了。

    围墙里面,一排排宽阔的大瓦房排列得整整齐齐,很多奇形怪状的巨大金属工具、车床摆在露天,一时间,紫川秀也无法知道这些工具的用途。

    虽然已经是深夜,但无数的灯笼挂在高处,火光通明得犹如白昼,每个车床旁边都有人在工作,运送材料的小推车穿梭不停,人声鼎沸。

    眼前有几个军官立正恭候,其中一个矮个子军官站前敬礼:“监察长大人,欢迎您来视察!”

    帝林还礼,微笑道:“吴旗本,我又来打扰了。”

    他向紫川秀介绍:“这位就是七七七的负责人吴旗本。”又向军官们介绍道:“这位是新任的黑旗军统领紫川秀大人。”

    军官们齐齐敬礼:“大人好!向大人致敬!”

    吴旗本皱起了眉头,用怀疑的目光审视着紫川秀:“新任黑旗军统领?我记得黑旗军统领好像是方劲大人吧?他怎么了?”

    紫川秀骇然,黑旗军方劲四年前于远东壮烈战死,家族赐封号“忠烈”,那是天下皆知的大事,怎么眼前这位旗本这几年一点不知情?

    他端详着眼前的这位旗本军官,矮个子,黝黑的脸,本来笔挺的旗本制服在他身上像是抹布一样肮脏不堪,油渍、汗迹斑斑点点,身上散发着一种汗酸、机油和金属混合的古怪味道——他看起来更像一个工厂的车间工头而不是家族的高级军官。

    帝林对紫川秀使个眼色,淡淡地说:“家族对方劲统领另有重任——阿秀统领,把你的证件给吴旗本看看。”

    紫川秀掏出了证件,吴旗本连连摆手:“不敢不敢,哪里有信不过监察长大人的道理。紫川秀统领,是我太失礼了。”

    紫川秀嘴角抽动一下,苦笑说:“没什么。”

    “那么,监察长大人和秀统领大人深夜到此,不知有何指示呢?”那个吴旗本看起来和帝林很熟悉,说话的口气很轻松。

    帝林望着那忙碌的工厂,感叹道:“你们这么晚了还要工作吗?”

    “上面最新的指示下来了,对七号、九号和十号部件都要得很急,数量又大,一次要五万,期限又急,要两个月交货。不得已,我们实行三班倒,二十四小时昼夜不停,人歇机器不歇。”

    “七号和九号可有现成的制成品?我想给秀统领展示一下。”

    “当然有,两位大人请随我到靶场这边来。”

    吴旗本在前面领路,紫川秀和帝林跟着。

    趁着身边没人,帝林小声地和紫川秀说:“这个工厂是与世隔绝的,里面的事情外面不能得知,外面的事情也传不进来。吴旗本是七七八年进来的,他现在还不知道家族经历了远东大战、方劲统领殉国等事。按照规矩,我们也尽量不要把外面的事情说给他们听,让他们能尽量保持平常心工作和研究——这里的每一个工作人员都是家族的瑰宝,身值等金的宝贝。”

    紫川秀不住地点头,望着灯光下那些忙碌的身影,那些不眠不休的辛劳工人,他不觉肃然起敬。

    报效祖国有多样的方式,这些人在这里辛劳工作,奉献了青春年华和幸福生活,几十年如一日地与世隔绝,抛妻弃子,比起战场上慷慨杀敌,这也同样是一种牺牲,一种默默无声但却同样悲壮的牺牲。

无忧书城 > 玄幻奇幻 > 紫川 > 第十四卷 转瞬红颜 第五章 诀别紫川
回目录:《紫川》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诛仙2 小说 2冰与火之歌作者:乔治.R.R.马丁 3魔戒(指环王)作者: [英] J·R·R·托尔金 4迷航昆仑墟作者:天下霸唱 5第二卷 列王的纷争作者:乔治.R.R.马丁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