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紫川目录
无忧书城 > 玄幻奇幻 > 紫川 > 第十七章 第二节 (下)

第十七章 第二节 (下)

所属书籍: 紫川

    突然的,姬文迪猛然转身,朝站在楼梯处双手捧着武器走上去的基罗叫:“基罗,把你的面具摘下!”

    基罗浑身一震,停住了脚步,缓缓伸手摸向面具

    就在同时,几个人一齐喊出声来了:“霜大人,小心!”

    基罗摸面具的手突然闪电般下移,谁也看不清楚他是怎么动作的,一瞬间,他已经握刀在手,几乎在同一时刻,长刀已经出鞘,就如邵闪电划过长空,闪亮的刀光灼伤了所有人的眼。

    “啊———啊————啊!”连续三声短促的叫喊,听起来就跟一声拖得长长的惨叫声似的。两名黑衣杀手同时中刀,惨叫着从狭窄的楼梯处滚了下来,基罗直扑站在楼梯中段的流风霜。但黑衣杀手们的反应亦是一等一的快,一瞬间,有两人立即挺身挡在了流风霜面前护卫,四把剑同时拦截,一剑从下而上狠狠刺向基罗的脑袋,又有一剑砍他的双脚。基罗一个纵身跃起,避开了所有的攻击,脚尖在楼梯扶手上一点,人已经跃上了二楼,身子还没站稳,身后风声响动,席亚已经从后面袭来了。他头也不回,准确地反手一刀,“叮”的一声火花四溅,恰好挡住了席亚那满怀仇恨的复仇一剑。没等席亚发出第二剑,巧妙到颠峰的一脚如同鞭子般狠狠抽在席亚受伤的腰部。他连喊叫都来不及了,整个人连被踢得一下子顺着楼梯滚了下去,又将正要冲上来的两个黑衣人绊倒。毫无意义的惊叫声音,咒骂声,肉体碰到了墙角的沉重回声、伤者的呻吟声,下面一片人仰马翻的混乱。

    流风霜惊魂未定,后退一步,刚才的混乱中,那个基罗朝着自己猛扑而来,气势汹汹,幸而身边的部下们十分英勇,两个人挺身而出地挡住他,都吃了一刀,倒了下去————他的刀快得竟看不见!但这时别的部下也涌过来了,这个基罗可能是害怕被围攻吧,立即放弃了流风霜,纵身向上面跳去,摆脱了被包围的危险,随即将软倒地上的紫川宁一把挟起,顺着楼梯往三楼方向逃逸,转瞬已经消失,只听到“咚咚咚”的脚步声在头顶一直响个不停。

    “追!”流风霜已经恢复了镇定,迅速地下命令:“上面没有通道,他们绝对逃不掉的!”

    黑衣人们都是能应付任何突发事件的精锐好手,虽然突然之间事发巨变,但他们反应也十分之怏,流风霜命令刚下,除了几个受伤的,其他的人立即如狼似虎地跟着追了上去。

    “你是谁?”紫川宁问抱着自己的黑衣人。刚才只是风声响动,眼前黑影晃动,一股大力涌来,自己就已经身不由自己地双脚离地,被这个蒙面人像挟着一个棉花包似的抱着走了。那姿势,让她怪不好意思的。

    对方没有回答,只是一个劲地沿着楼梯向上狂命地奔跑,可以听见,面具下面他在“呼哧呼哧”地轻微喘着气,奔跑时候全身热力放射,在他怀中的紫川宁感受到了一股强烈的男子气息,让她起了一种异样的感觉。奇怪的,她却并不是十分讨厌这种感觉,反而有了一股亲切而熟悉的感觉。尽管她连这个人的面目都没见过,却感觉到,这样在他的怀抱中,是十分安心的事情。

    那蒙面人没有在第三楼停留,迅速又上了第四楼的楼梯。紫川宁不禁出声说:“上面是平台了,没有路了!”

    蒙面人没有理会,直奔而上,奔到顶端时候,一道木门挡住了去路。他放紫川宁站了下来,很快打开了门闩,把门一拉,一股寒冷的清新空气涌了进来,平台上的雪光耀眼。

    出来平台上,站在冰冷的月光下面,紫川宁这才发现一件很奇怪的事情:三楼以上的楼层都没有点灯,一片漆黑。而在黑暗中,那个黑衣人能毫不困难地找到上四楼的路,而且在飞快的奔跑中能避开一些路上那些磕磕碰碰的小障碍,没被绊倒,还能那么迅速地在黑暗中打开四楼平台的门闩:这都显示这个人对屋子中的环境相当熟悉。

    紫川宁不禁问:“你是我的朋友吗?我们见过吗?”伸头过去想看他的眼睛(她不敢揭开他的面具),可是黑衣人却故意偏过头来,不让紫川宁看。

    这时候急速而杂乱的脚步声音已经响起,追兵即将赶到了,黑衣人做了个手势,示意紫川宁马上躲到一边去。紫川宁明白事情紧急,自己在旁边对这位身份神秘的救星是个妨碍,马上退到了距离门口远远的平台上,凝神观看,心脏紧张的“怦怦”直跳,今晚自己是否能得救,就要看这位神秘的高手是否能将来敌杀退了。平台上积雪厚厚,寒风呼啸,但只穿了睡衣的紫川宁却一点也感觉不到寒意。

    “基罗”一人巍然站立在四楼平台的门口处,等候着追兵的到来。下面第一批追兵,三名黑衣的杀手,已经赶来,看到基罗站立在这个险要的位置,他们同时停下了脚步:平台的门口处相当的狭窄,只能容一人上去。这种地形,他们的人数优势根本无法发挥。

    紧接着,流风霜带着五个人又赶来了,看到这种局面,她也有点愣住了,不知如何是好。最后,姬文迪又带着四个人从下面赶了上来,一边叫道:“他们都死了!他们都死了!”

    “谁死了?”

    “罗加文、辛严峻、布拉、潘海、德龙他们五个人全都死了!都给基罗给杀了!”

    “留守屋子外面警戒的四个弟兄也给干掉了!”

    “他不是基罗!”不知什么时候,刚才滚落楼梯的席亚也地赶到了,他怒气冲冲地挤开众人上前,额角青一块肿一块的,刚才的那一跤跌得可真是不轻:“用内家手法突然截脉,杀人于无声无息,基罗可没这么好的身手!”刚才跌下去时候,他已经顺便看了下尸体。

    不知不觉的,局面又恢复了刚才的状态,黑衣人从下往上攻,防卫者居高临下地把守着楼梯口狭窄的出口,只不过大家心里都有同一个感觉:这个防卫者可比刚才的紫川宁麻烦得多了!所有人望着居高临下地把守在楼梯口的基罗。席亚站前一步仰起头喊:“喂,朋友,现出面目吧!这么好的身手,做个无名鬼太可惜了!”

    披着基罗的风雪蓑衣的年轻人发出了轻微的笑声,他轻轻地把黑色蓑衣和斗笠的纽扣解开,随手脱下一甩,刚好落在了站在他身后的紫川宁面前的平台地上。脱下了蓑衣后的白色宽袍,迎风鼓动,发出猎猎的响声,在夜幕中显得格外耀眼。二十一岁的俊俏高手,身形高挑,前额上覆着长长的黑发,露在面具外的双眸明亮如星。他站在楼梯的最高处,构成了背水一战的阵势。一轮满月就在头顶,他整个人就站在青白的月亮光轮里,双手下垂,双足微微叉开,有如猛虎临川似的站立着。

    仰望着对方临战前那迅疾而漂亮的动作,流风霜不觉惊呆了。对方并没有摆出什么厉害的架势,只是那么漫不经心的几个动作,就让她感觉到了一种无法与之对抗的感觉。不用动手,她已经被对方的气势所慑。对方那自然站立的姿势,就彷佛一个高速旋转的陀螺,外表极其平静,但只要自己稍微一触摸,便会立即被切断手、刮断肉。对方的浑身上下,都是锋利的刀,但表面上却极其自然而平静,就如同树林一样的寂静。

    “这是个高手。”一片寂静中,只听到席亚在小声地嘀咕。众人已经明白了,这个人不知什么时候杀掉了真的基罗,穿着他的衣服混进了黑衣人的队伍,再在队伍的后面一个一个地把自己的同伴收拾了。想到这一点,每个人都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如果刚才是自已落在了后面,如果刚才他选择的人是自己……

    “暗青子招呼!”姬文迪下令,霜组的杀手们轰然应答。一瞬间,空气中金光流动,无数的金钱镖、梅花针、飞羽石、铜币、粉笔、小石块齐齐向挡在门口的紫川秀飞去,紫川秀往门边一躲,所有暗器全部落空。身形一闪,紫川秀又再笑吟吟地出现在门口,依旧挡住他们的去路。

    杀手们一个一个鱼贯冲上。第一个冲到紫川秀面前的是一个同样拿单刀的中年汉子,人还没到,逼人的刀气已经将紫川秀笼罩。他选取的部位也非常地巧妙,利用自身比紫川秀地势低的特点,挥刀砍削紫川秀不易防守的双足,想把紫川秀逼得向后跳避,那他就有机会抢占门口了。

    紫川秀没有动,眼见那刀光已经逼近了自己的双脚了,他的右脚忽然一动,动得迅疾无比,一下子就把那刀子踩在了地上,就像捕蛇人忽然出手捏住了毒蛇的七寸,那猛烈的一刀一下子停顿住了,一动不能动。中年汉子大骇,用力回夺刀子,却不料紫川秀这个时候忽然松开了脚,那汉子用力过猛,所站的只是狭窄的楼梯,他一下子失去了平衡,“啊啊”惊叫一下,整个身子向后仰去,手臂使劲地在空中像是游泳一样胡乱的挥舞着,险险刚要站稳,紫川秀微笑一下,伸出脚尖在他额头上轻轻一点:“去吧!”

    “哎呀!混蛋,哎哟……你给我记住了……哎哟……”那汉子一边往下面滚一边嘴里一边不住地咒骂着,伴随着“哎哟哎哟”之声和脑袋不住磕碰楼梯棱角的声音,他像个大冬瓜似的一路滚了下去,顺道又把几个同伴也绊倒。

    骨碌骨碌的声音回响一直到了第三层才停止住,那汉子爬了起来,面上青一块紫一块的,怒气冲冲,不知怎的,看起来却很是怪异。众人纷纷探出脑袋,看着那个人到底滚了多久,不禁面面相觑,面上露出难以形容的表情。突然的,不知是谁突然放声大笑:“哈哈哈,哈哈!”

    这笑声彷佛放开了某个闸门,“哈哈哈!”所有人都跟着笑了起来,有人甚至笑得前仰后伏,笑得弯了腰。这么滑稽的一幕出现在惨烈的血肉厮杀中,让人很有一种不协调的错愕感,越想越是觉得难以抑制。姬文迪笑得咯咯出声,就连严肃的流风霜也不禁宛尔。紫川秀笑着招架第二个进攻者的进攻,那个黑衣杀手一边笑着一边狠狠挥剑猛刺紫川秀下腹,又快又狠的连续七剑,却给紫川秀快刀连挑,连削带打,反手一刀削向对方的脑袋,笑着砍下了他的耳朵和半边面颊。那人笑得直喘气地一头栽了下去。

    接着又是第三个、第四个杀手上去,却都战不到几个回合,都一个个地给紫川秀击败,狼狈不堪地退下来,个个身上带伤。望着那个高佻的身影,流风霜怒意涌上心头:霜组的每一个成员都是自己亲自挑选而栽培的亲卫高手,他们忠心耿耿又英勇善战,是自己最为之骄傲的子弟兵。现在,竟然在一次这么简单的行动中莫名且一妙地至少损折多人,都是给这个家伙用这么卑鄙的手段暗杀的。她现在十分后悔,为什么没有带弩箭一起过来呢?自己先前把这个任务看得太轻松了!

    旁边的姬文迪已经恨恨地痛骂出声:“卑鄙!”旁边的霜组成员也跟着一阵叫骂:“无耻的家伙!暗箭伤人算什么好汉?”

    “有种的下来,真刀真枪跟爷爷我大战三百个回合!”

    那些粗鲁的汉子们更是粗言秽语骂个不停,完全不顾身边就有两名女性同伴在场,词汇之极其表现力、想像力之丰富,让同样出身军旅生活的紫川秀也大开眼界。

    让紫川秀啼笑皆非的是,深夜里黑衣蒙面地闯入别人家园,滥杀无辜妇孺的这群人,十几个围攻自己一个,居然还可以振振有辞地骂自已“卑鄙”?明明是自己不敢上来一对一地动手,却在那叫嚣“有种的下来,咱们大战三百回合”!而且叫得这么理直气壮,让紫川秀听得目瞪口呆,想不到世界上竟然有这么无耻的家伙。一时间,紫川秀不禁对对方的“强悍”有了新的体会:他们的嘴巴远远超出了他们的实力,而且他们坚信自己是绝对正确的,对自己所说的每一句话坚信不疑,坚信所有的错误都是对方造成的,就像侵略者说的:“如果他们不试图抵抗的话,就什么都不会发生了。”

    流风霜感觉自己进退维谷。眼前这个不知哪里冒出来的高手连连击败自己麾下的好手,又恰好堵住了唯一的入口;但自己一方今晚死了这么多的人,实在也不容退缩。但是再不走,拖下去,万一紫川家的增援大批赶到,自己真的很麻烦了。

    旁边的席亚低声说:“那个家伙很怪……”

    姬文迪精神一振:“怎么说?”

    “他击败我们的人都是依靠借力打力的巧招,几乎没有硬拚过。他的刀法巧妙,但并不怎么凌厉,也不够凶猛,似乎是内力不足的原因?他的刀法远在他的内力之上,似乎内功是他的薄弱点……但这很没有理由的,能使这样刀法的人,内力不应该这么差劲的……”

    姬文迪听得不耐烦:“简单说,怎么才能干掉他?”

    “跟他拚内力,逼他死拚,消耗他的体力!听他的喘气声,他快顶不住了!”

    姬文迪马上醒悟,下令:“大家不要急噪,慢慢跟他缠斗!古罗,用劈空掌对付他!”

    “是!”古罗应答一声,沉闷的声音在房间里激荡起阵阵回声。他巍然如山的身形一步步踏着楼梯逼近,每走一步,整个楼梯都在簌簌颤抖着,楼板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彷佛承受着千斤的重压。这个古罗的个子又瘦又小,估计连五十公斤都不到,但他身上那股凛然沉岳如渊的气势,让紫川秀觉得自己彷佛面对着一个恐怖的巨人。他骇然:此人内力之深厚,比起紫川家的第一名将斯特林来,恐怕也只是稍逊一筹。究竟是哪里来的神秘组织,竟然拥有这么多的高手?

    紫川秀调整着自己急速的呼吸,心中暗暗叫苦:那个矮个子的眼光很高明,自己受伤一直没能完全恢复,现在丹田里的内力还不足以前的三分之一,激战良久,自己内力早就消耗殆尽,几乎到枯竭的地步了,只是靠着丰富的作战经验和犀利的刀法在支撑。但面前的这个敌人,绝不是一两成的功力所能对付的。逃跑又是绝无可能的———不,即使可以跑掉,但紫川宁却仍将留在此地。为了保护她,自己必须和眼前这个人,还有他身后的无数高手硬拚到底。

    他紧紧咬紧的牙缝里发出了轻轻的喊声:“来吧!”

    在紫川秀的剑距之外,古罗扬声吐气,“喝!”一掌击出,掌中带有闷闷的风雷之声。

    “砰!”的一声闷响,紫川秀只觉得心口如被一把铁锤重重敲击了一下,全身一震,身不由己地退后了两步。他缓一口气,正要冲近身去,“砰、砰!”第二、第三掌连连攻到。他再次后退了五步,一时间,胸口像被什么堵住了似的,呼吸困难,全身乏力。

    他心一横,用刀柄朝自己胸口狠狠一戳,随着钻心的刺痛,“哇”的一口鲜血吐了出来,全部吐在了遮面的面纱上,殷红一片。胸口的那块堵着的东西随着鲜血一起被吐了出来,那种郁闷的感觉好了一点。

    紫川宁在后面看得清楚,惊呼一声要跑过来。

    紫川秀厉声喝道:“不要过来!”他苦笑:劈空拳、劈空掌这种武功练得既辛苦用处也不大,自己一直是不屑一顾的,还常常笑话埋头苦练的斯特林:“练这种武功的最大用处是跟牛顶架。”谁知道在今天这种避无可避的狭窄地形中,就是这种看起来粗笨无用的武功让自己吃了大亏。

    耳边一片喧嚷,杀手们在欢呼:“他受伤了!他受伤了!”紫川秀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已经被震退了五、六步,已经离开了那个平台的门口。杀手们正从楼梯处蜂拥而上,紫川秀急忙冲上去想抢回那个要冲的位置,但平时灵动的身子此时沉重得像灌了水的沙袋似的,动作笨拙又缓慢。刚跑过去,敌人已经抢先一步到了,两刀一剑同时向自己杀来。他急忙后跃一步,心中叫苦:完了!敌人已经抢夺了门口,再也无险可守,在这么多高手围攻下,纵然明王亲至也难免一死。

    月光照耀下,天台上的积雪在反映着冰冷的光辉。敌人缓缓地围了过来,一共是十个人,他们充满杀意的瞳孔在月光下灼灼发亮,彷佛月光下的狼群。

    紫川秀后退一步,横刀当胸,护在了紫川宁的身前。身受重伤,内力耗尽,支持他站立的,仅仅是他坚强的毅力和燃烧的斗志而已。一定要保护紫川宁的念头,支撑着他坚持到了最后一刻。

    但放在风霜组的高手眼里,谁都看得出他只是强弩之未了。此时的他,跟一个死人没什么两样了。

    “他们两个是我的,你们谁都不要动!”席亚叫嚷道,他冷笑着瞄着紫川秀,又看看颤抖着的紫川宁,心头涌起一种使得全身热血沸腾的快感:在他面前进行着软弱的抵抗和挣扎的,不过是两个可以任意宰割的对象。只要他雷霆一击,他们两个都将毙命。但是他还不想这么快让他们死,特别是那个蒙面的高手,他暗中偷袭自己,让自己蒙受了难忍的耻辱,一剑捅了他还太便宜他了!他要让他经受各种痛苦和折磨后再杀了他。

    姬文迪皱皱眉头:“席亚,干脆点!”

    “知道啦!”席亚杀气腾腾地向紫川秀走去,长剑轻浮地扛在肩头,轻蔑之意表露无遗。

    没等他走近,紫川秀闷声一喝,一刀劈下,但放在席亚眼里,现在的紫川秀已经与刚才迥然两人了。这刀已经再无先前的杀气和灵动,软绵绵的根本构不成危险。他哈哈一笑,长剑从肩膀上“擞”的弹起,轻松地一格就挡住了紫川秀的刀。紫川秀抽刀,但刀子像是被剑黏住了似的抽不回来。这正是席亚的拿手好戏“缠剑”。

    看到紫川秀惊慌的神色,席亚十分得意,闷喝一声:“脱手!”长剑一绞一扬,旁边的紫川宁看得惊呼出声:刚才她就是被这招打得武器脱手的。果然,紫川秀的长刀应声向上荡起,席亚正得意,瞳孔猛然缩小:被荡起的长刀突然像活过来似的闪电般劈下,他只来得及一侧身,左手从胳膊起被一刀砍下了,鲜血大片地喷洒在雪地上。

    席亚倒也十分硬气,被砍了一手后,他叫了一声:”这家伙耍诈!”右手剑闪电般还击,紫川秀急忙后跃,只听见“嗤”的一声轻响,他外衫从胸口到左腰处被划了长长的一道裂痕,险些便是开腔剖腹之祸。“叮”的一声轻响,什么东西从他被划破的衣服口袋中掉了下来。

    “杀了他!”席亚一声怒吼,身子摇晃两下,软软地倒下。这个惊变实在出人意料,众杀手看得目瞪口呆,这时才反应过来发一声怒吼,齐齐持兵器围逼近。

    头晕目眩,视线模糊了,众多的敌人在自己眼前只剩下一个个朦胧的活动影子,手脚的感觉已经迟钝了,身子像灌了铅似的,难以挪动。全身失去了力量,紫川秀知道自己也到了极限,现在的自己,便是勉强站立也十分困难了,手一松,浸湿了汗水的刀柄再也拿捏不住,“叮当”一声掉了下去。

    他情知已经无望了,“咕咚”一声坐在了地上,在转瞬即将到来的死亡面前,他显得十分轻松,身子一点点地软倒。他仰面朝天,视线中,那轮苍白的圆月孤独地悬挂在漆黑的夜空中,那银白的轮廓一点点地扩大,渐渐占据了整个视野……

    霜组的杀手们大气不敢喘,他们还不敢相信这个可怕的敌人终于倒下了。这会不会又是他的诡计?

    站在最前面的英木兰抓紧了武器,小心翼翼地走近,看到紫川秀没有动静,他又接近了一点,举剑就要刺下。

    “等一下!”紫川宁跑过来挡在昏倒的紫川秀面前,出声道:“你要杀的人是我,跟他没关系。放过他吧!”

    眼见紫川宁如花般娇艳的容貌,英木兰持剑的手颤抖了一下。他回头望向姬文迪,姬文迪缓缓地摇头。英木兰垂下了眼帘,低声说:“紫川宁小姐,我很遗憾。”他抬起了剑,正要出力……

    “等一下!”

    英木兰的剑僵在了半空中,他回头诧异地望着流风霜:“大人?”

    流风霜快步上来,在紫川秀脚边的雪地上拣起了一个绿色的玉佩,放在手心仔细地端详着。她蹲下身来看着昏迷中的紫川秀,身子在轻轻地颤抖。

    过了好一阵子,她又走到紫川宁的面前。两人目光交会,紫川宁毫不退缩地与她对视。流风霜细细端详着紫川宁的容貌,眼神中闪烁着里一样的神采,喃喃说:“怪不得……”

    她突然出手,食指突然点了紫川宁的麻穴。此时紫川宁根本就没起反抗的念头,身子一颤,身子扑倒。

    旁边的姬文迪看得不耐烦,催促说:“大人!”

    流风霜轻声说:“我们撤。”

    此言一出,众人无不惊愕。姬文迪出声惊问:“小姐,我们好不容易……”

    “我们没时间了。”

    彷佛是为流风霜的话语做注解似的,远处响起了短暂而急速的呼哨声。这正是负责掩护断后的队伍在示警。紫川家的增援已经来到了,比原来预计中提早了十几分钟。

    “把受伤不能行动的弟兄们扛走,英木兰,你背席亚走。其余的人,在后面负责掩护。快,动作俐落点!”

    流风霜不停地催促着部下们,语调急速。各人精神恍惚,像是在梦游一般:好不容易杀了进来,死了那么多的弟兄,最后眼看紫川宁就在眼前却放过了她?但远处的警哨一声比一声急促,显然外面的情形已经非常危急了。此时也不容他们多发问,所有人急匆匆地下了楼。

    庄园中一片红亮的光芒,正门附近的楼台已经陷入了一片火海,劈啪啪的爆裂声、求救声和哭号声,响成一片。刚才一直在鸣响的警哨声已经停止了,影影绰绰的,无数的黑影从那个方向朝他们蜂拥而来。大家心头骇然:从楼上下来不到两分钟的时间,布置在大门,力量不弱的掩护队伍已经给消灭了?

    流风霜也不多说,领着众人朝刚才进来的花园后墙方向逃脱。突然,两个蒙面人从正面方向的道路冲了出来,“站住!你们是什么人?”

    英木兰和姬文迪一声不吭地迎上去,举刀就砍。对方两人灵活地向后一跳,随即回击。叮叮当当的打斗声响成一片。眼看对方大群人马正在蜂拥赶来,姬文迪一边打斗一边叫道:“大人您先走!这里我们来应付!”

    流风霜也叫:“就交给你们了!赶紧跟上来!”她暗暗诧异:紫川家的增援来得好快。她事先已经做过调查的,紫川宁的住处距离最近的保卫部队也有二十分钟的路程。就算他们得到消息后立即赶来,加”集合部队的时间,起码需要二十五分钟。这样自己就有了将近四十分钟的时间可以安全撤离,但事件从一开始到现在还不到二十分钟时间,大批人马就赶到了现场,而且都是好手。

    “他们简直就像一直躲藏在旁边等着看热闹似的!”这是哪支部队的增援?为何这伙人同样也是蒙面?他们怎么来得如此迅速?流风霜隐隐觉得,这其中一定有什么蹊跷,但是现在没时间来思考了。敌人是从正门杀进来的,还没有完成对整个庄园的包围,流风霜领着部下们从进来的围墙处翻了出去,没入了那一片黑暗中。

    看到流风霜已经安全撤离了,英木兰和姬文迪两人打个眼色,在大批敌人纠缠上以前,呼啸一声齐向后退,转身就跑。一对一之下,他们虽然收拾不下对手,但是却稳稳地占了上风,说退就退,对手毫无办法。看到身后的两人大呼小叫地追来,他们相视一笑,逃往与流风霜不同的另外一个方向,很快地将对手甩开了。

无忧书城 > 玄幻奇幻 > 紫川 > 第十七章 第二节 (下)
回目录:《紫川》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紫川作者:老猪 2第五卷 魔龙的狂舞作者:乔治.R.R.马丁 3冰与火之歌作者:乔治.R.R.马丁 4我是至尊作者:风凌天下 5魔戒(指环王)作者: [英] J·R·R·托尔金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