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三生三世枕上书番外【殇情浅】目录

第五章

  01
  是夜月白风清,偶有零星几片佛零花自窗缝中飘落进屋,凤九偎在东华怀里正透过半扇雕花窗数星星,今夜天河水浅,显得漫天繁星流芒愈盛,泰半是重伤初愈之故,凤九微醺的脸上显出几分慵懒,东华握着卷佛经,偶尔瞥她一眼,眼中便能生出一丝笑意,忽然她问:“滚滚睡了么?”
  
  “重霖已带他去歇息了。”东华的声音绵醇滋润,凤九很满意的哦了一声,复又在他怀里扭了扭,便不再说话。
  
  半晌,东华道:“小白你是不是有话要和我说?”
  
  “没有。”
  
  “……那你为何揪我的衣裳,快破了。”
  
  凤九想事情不容易专注,但一专注就喜欢揪着个物什捻搓,此刻她正兰指纤纤,捻着东华的亵衣搓着,低眼一看被自己揪过的那处衣料已经有些滑丝了,凤九轻轻的松开手指,像对待珍宝一样抚着邹巴巴的衣料,中途不忘偷觑东华一眼,这一眼便望进了一双黢黑深邃的眼中,凤九露出一个安抚的笑,道:“破了也没什么,里面的景致,我又不是没看过。”
  
  其时一阵风过,将原本半掩的窗扉扣得严实,死一样的寂静后,东华放下手中佛经,施施然将手伸向凤九的衣襟。
  
  凤九大惊,缩回手捏紧衣襟口,“你、你干嘛?!”
  
  东华淡定的撬开她的手, “我倒是许久没看了。”
  
  凤九握住东华的手指,眼里流露出诚恳,循循善诱道:“……我们睡吧?”
  
  东华嗯了声,手上动作却没停,凤九眼睁睁看着手里攒着的手指一点点脱离,一股无力阻感袭上心头,千钧之际她了悟,泰半是他误会了‘我们睡吧’是睡觉的意思,是单纯睡觉的意思!
  
  虽然她也不讨厌这种事情,但独身过了两百年,现在突然要做这么激昂的事,她真是有点害羞外加不适应,她正懵然失措时,胸口处传来一阵冰凉,激得她灵台一片清明,一把抓住抵在胸口上的颀长手指,急道:“且慢!”
  
  东华好整以暇的斜睨着她,“嗯?”
  
  凤九严肃且严谨的道:“我重伤初愈不易……操劳。”
  
  东华颔首:“嗯,我知道。”继续伸手过去。
  
  “其实我想说的是,戒指还给你啦!”凤九情急之下,语气难免浮躁生硬,待她反应过来,瞧见东华的手顿在了衣襟上,眉头微蹙着,黢黑的瞳仁里映着自己的影子忽明忽灭,凤九心中抽疼了几下,方才在心中计较的事情确然是要将戒指还给他,不是不喜欢,是她不能要,他对她的心,她明白的,她懂的,不需要旁的东西来佐证。
  
  这可是他的半颗心,饶是自己不学无术,也记得曾在青丘宗学的藏书阁里瞄到过一本古籍对剖心一事有所记载,古籍上说‘天下之痛,莫过于剜心极痛,且此痛延绵不绝,直至心生完璧方止。’当时自己还不胜唏嘘了一阵,剜心这种事大约只有傻子会做罢。
  
  02
  天意难料,缘分不可捉摸,没想到真教自己遇上了这样一个傻子,剖心时有多痛,她曾经是不敢想,现在是不忍想,而今徒留半颗心在胸膛里,他虽不说,但她知道他日日要受剜心之痛的煎熬,诚然以东华的实力,修个百把年的,也可以将心补全,但这百年间的痛楚却是逃不了的,遑论他还丢了大半仙力,屋漏偏逢连夜雨,补心一事必定将会事倍功半!
  
  凤九恨不得替他受了所有痛,奈何因果之事,从来不是外力能乱的,有他剜心的因,必得有他承受极痛的果。可自己如何忍心见他受苦?是以这才想着把戒指还给他,兴许这样可以快速补回那半颗心。
  
  能想出这么个绝妙的办法,凤九有些佩服自己的急智,方才她偎在东华怀里一直打着腹稿,这件事情该怎么说出来比较合适,她想过温婉萋萋般的娓娓道来,也想过脉脉深情般的语重心长,就是没想过简单粗暴兼直言不讳,眼下事态陡然生变,凤九虽有些抓瞎,却难得临危不乱了一次,迅速拿捏好语气,正欲情深款款的解释,头顶却传来东华淡然的声音:“你想多了,我只是想为你把衣襟合上,太晨宫入夜寒凉尤胜,你的伤才有些起色,不可再染了风寒。”伸手将她衣襟合实,叹口气,“你就这么不想要么?”
  
  听他说得这么直白,凤九莫名感到一阵失落,失落完,据理道:“是不能要,别以为你瞒着我剜心的后果,我就什么都不知道,我那么聪明你是知道的,我只是想你快点把心补全,我不想你受折磨,一点都不想……”凤九将脑袋埋进东华的腋下,声音从缝隙里飘出带着些许粗嘎。
  
  东华嘴角微扬,释然道:“聪明如你,应该知道剜下来的心,很难再回到本体的罢,如我这般的尊神更是不可能。”
  
  “什么?!”凤九噌一下抬起头,瞪大眼,额发有些凌乱,显然她不知道。
  
  东华低头睨向她,银色的发梢扫过凤九眼眉,她下意识闭眼,不待她睁眼,只觉头顶上有个物什压了下来,东华抬手复将她重新按回了腋下,凤九只觉扑鼻的香馨源源不断的灌进鼻腔,熏得她有些晕眩,这么一晕一眩间,也就将正事忘了,倏尔听见一阵好听的闷音至东华胸骨处传出:“戒指你带好,不准取下来,你在我身边我的心就不会痛。”
  
  “可是……”凤九还想说点什么来证明她是聪明的,却别东华打断,“没有可是,睡觉。”
  
  不及凤九再开口,东华伸手将她自胳膊下捞起,变换个姿势让她枕在自己的手臂上,圈着她闭了眼不再说话,凤九呼到新鲜空气不由身心通泰,身心通泰了,就不那么执着了,凤九伸手搭上东华的腰,睡意袭来,半梦半醒之间,她鬼使神差的问道:“你是不是香熏得太重了?”东华没说话,凤九以为他睡着了,正准备昏睡过去,却听到他嗯了声。
  
  凤九又恢复了一点清明,遂继续问:“最近你品味变了?喜欢浓郁的馥香?”凤九觉得帝君他老人家变化未免太快了且还那么极端。
  
  “我衣不解带的照顾你三个月,身上难免有点味道,是以睡前才多熏了点香丸,”说着翻了个身将她搂得更贴近自己,“看来没怪味儿。”
  
  “……”
  
  彼时他说这番话时唇边缀着笑意,帝君闭眼浅笑时的绝世形容,凤九无缘得见,因为她正在浓郁的香味中兀自纠结。
  
  夜阑无风,一夜安眠……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凤囚凰作者:天衣有风 2回到明朝当王爷 第八卷 蜀中劫作者:月关 3剑来作者:烽火戏诸侯 4回到明朝当王爷作者:月关 5十二篇 尊者的惩罚作者:我吃西红柿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