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三生三世枕上书番外【殇情浅】目录

第六章

  01
  东华此番熏的香虽有点过了,但似乎安眠的功效极佳,凤九一夜好眠,卯时三刻便醒了,头顶处不时有绵长温热的鼻息掠过,搞得耳廓脖颈痒痒的,未几心也跟着痒痒的,凤九觉着有些热,就着东华的手臂转了个身,不经意间抬眼看去,房间里仅笼着一层月华,东华的面容埋在一片昏暗中看不真切,但越是看不清她就越是心痒痒。
  
  奇痒难耐中凤九了悟,忍确实是一个好字,可忍无可忍的忍就不那么好了,倏尔悲从中来,造孽啊,身边躺着个祸水啊祸水,教人如何安心守神?呃?祸水能用在男人身上么?啊!不管了,小燕壮士活得确实挺不容易的。凤九的心思真是九曲十八弯,此种境况下竟然还能想到完全不相干的人,且还生出了唏嘘同情。
  
  刚刚唏嘘完,心里陡然冒出两个声音,这两个声音再熟稔不过,每当自己纠结时,她们总是能及时出现,致使自己愈发纠结。一个是坏的自己,只听她豪情万丈的说,这个时候傻子才忍,自己的人吃了也没什么,不吐骨头也没什么!一个是好的自己,只听她心平气和的道,女孩子家要矜持,况且你们都是重伤初愈,不易操劳。
  
  对,不易操劳。这句话似乎自己昨晚才说过,绝对不能这么快食言,不然真的没法在东华面前混了,凤九在心里对那个坏的自己一阵鄙视,拼着内伤的代价,硬是将体内的燎原火势压下去一大半,想着反正也睡不着了,躺着还热得慌,不如起身为东华做一顿丰盛的早膳更加有意义些,至于白滚滚的早膳吃啥,她却是没想过。
  
  怕吵醒他,凤九起身极轻,四肢齐用,蹑着手脚越过他侧卧的身躯时,到底还是忍不住停了下来居高临下,她脸泛桃色,眼波滟滟,毫无遮掩的在东华周身逡巡,半晌,不禁感慨,自己当真有眼光,有品位,帝君就是帝君即便睡姿都如山峦般泰然沉稳,一头银发如一湾浅溪倾泻而下,月华倾洒其上,映出汩汩清辉,绕人魂魄,牵人心肠, “今天我要去一趟西方梵境,有几本佛经需要校注,”东华睁眼看着满眼惊诧却佯装镇定的凤九,眼中含着刚睡醒的迷离,浓浓鼻音中带着些许睡意,继续道:“明日同我去青丘,”握住脸庞的一绺青丝,捻揉片刻,复又闻了闻,唇边含着笑意疑道:“不累吗?”当时是,凤九正四肢齐齐分开,僵着背,费力的挺在东华正上方,青丝吊垂,铺了满枕。
  
  凤九心无旁骛的起身,下床站定,再心无旁骛的对着东华道:“去青丘作甚?”
  
  “见白止,”东华支起身子靠在床栏上望着凤九,他衣襟有些松散,好看的锁骨,白皙的皮肤若隐若现,就着淡淡的月光,怎一个撩人犯错的光景,凤九哽了口唾沫,比起犯错此刻她心中担忧更胜,当初她诓了全家生下白滚滚,前不久还颠颠的跑去同婚宴上抛下自己的东华一同羽化,每一件事提出来都足够她那个性喜文墨的老爹将她大卸八块了,念及此,凤九一阵肉痛,颤声道:“我觉得还是从长计议比较好。”
  
  “你在怕什么?”
  
  凤九正声道:“我是担心你啊,上次你没在婚宴上出现,爷爷气得提着剑要与你拼了,全靠四叔和折颜全力拦着,虽然我们青丘的神都是心胸豁达的神,但凡事有个例外,譬如丢面子的事情,也会记很久,诚然你不是存心的,可这里头的事情太多,一时也解释不清楚,泰半爷爷余怒犹存,你们打一架是不可免的,如今你身上有伤,去青丘不合适,不如过几天拜托折颜去青丘走一趟,探探虚实,再作打算也不迟。”自己这番分析可当得分解支劈,帝君应该懂得其中利弊,凤九觉得自己当真进益良多,甚得己心。
  
  她正志得意满间,却听得东华悠悠道:“无须担心,应付白止绰绰有余。”
  
  凤九心道:可我不能应付我爹啊!
  
  自她承了东荒帝位,便没再享受过鞭子,近年来于此理上甚为模糊,凤九默了默挨鞭子是个什么滋味,不禁抖了抖。
  
  凤九抖完严肃且严正道:“爷爷他老人家性喜外出游历,指不定现在在哪里同奶奶逍遥呢,还是……”
  
  不待她说完,东华伸手一带,她便径自跌落入他的怀中,他埋首进她的颈项,凤九愣怔了一瞬,便满心满意的陶醉在颈间那酥酥麻麻的意境中茫然不知今夕何夕。少顷,低沉闷哑的声音飘进耳中:“于我的安危比起来,给你办个婚宴更为重要。”复又往凤九衣襟里挤了挤,继续道,“白止已经回了青丘。”
  
  “东华……”凤九一阵感动,“还是三思而后行比较好。”她真心以为比起皮肉之苦,婚宴什么的拖一拖也无伤大雅,她本不是个拘泥于形式的俗人。
  
  东华缓缓抬头,笑涡轻旋,“有我在,不怕。”微微皱眉,道:“我饿了。”说罢期许的看着她。
  
  不知为何今天的帝君特别深情,凤九于此很受用,旋即阵阵疼惜怜爱之意浮上心头,凤九起身单手抚上东华的脸,柔声道:“我这就去给你做早膳。”东华愣了愣,落在凤九眼中,他这是羞涩了,对此凤九很满意,她觉着不能坏了气氛,遂决定去比较暖和的灶台边继续思考如何对付她老爹的大计。
  
  昴日星君按时应卯,旭日破云而出,煦阳渐冉,透过窗户笼了凤九一身暖色,只见她依在灶台边,手里握着个汤匙有一搭没一搭的搅着紫砂罐子里煨的冬葵菜鲫鱼粥,目光透过蒸蒸热气却不知落在了何处。
  
  其时,凤九在心里将小时候的事情捋了捋,得出个结论,爷爷虽看起来严肃古板,但和阿爹比起来,爷爷似乎比较疼惜她,因为她从未吃过爷爷请的鞭子,既如此眼下倒是有个两全其美的办法,既能躲过一顿皮鞭喂肉,又能避免爷爷和东华起冲突。
  
  这个教凤九引以为傲的办法就是她趁着东华去西方梵境的空当,自己先潜回青丘,将事情说清楚,爷爷一向疼爱她,有爷爷护着,料想她老爹也不敢把她怎么样,待东华次日回返,一切早已被自己搞定,说不得还能得他一两句称赞,可谓是皆大欢喜。
  
  凤九正沾沾自喜,倏尔手背上一阵刺痛,定睛一看,紫砂罐里的粥已经粘稠得不行了,咕噜咕噜的直冒泡,气泡炸开,溅得满罐扣的稀粥,急忙掐了个术法灭了灶间的火。
  
  凤九满怀深情的将粥端到东华面前,又满怀深情的巴巴看他吃完,方道:“早些上路罢,别叫佛祖他老人家久等。”
  
  “滚滚……”
  
  “滚滚那里,你就不用操心了,我自会照料。”
  
  东华揉了揉她的头,道:“乖乖等我回来。”
  
  “嗯。”
  
  眼见着东华消失在天际,凤九急急转身,便往一十三天天门赶去。将将拐过太晨宫的宫墙,迎面便瞧见了九重天上最耿介最板正的重霖仙官。
  
  重霖恰也瞧见了风风火火的凤九,只一瞬便低了头,上前几步,伏身道:“帝后。”约莫是觉得自己上次跑到她面前咆哮一番,无论如何都是于礼不合的,且说大了可上升到以下犯上的大不敬之罪上去,可帝后醒后并没有追究自己的过责,为此重霖深感惭愧,不知如何面对凤九,是以此刻他一直是作伏低状。
  
  凤九心中揣着事,自然没注意到重霖此刻的局促样,她自重霖身边秋风卷落叶般掠过,应付了事的打了个招呼,“啊,是重霖仙官啊。”便兀自赶路了。
  
  重霖抬头,见她直奔天门而去,讶然道:“帝后且慢!”
  
  凤九止步回头,不解道:“干嘛?!”
  
  重霖稳重且庄重的走到凤九面前,伏身道:“不知帝后这是要赶往何处?”
  
  “回青丘一趟,”说罢转身欲走,似想起了什么,回身道:“滚滚的早膳需得重霖仙官费心了,我去去就回。”不待重霖答话,凤九便风也似的遁走了。
  
  “可、可帝君他知道么?”重霖一脸焦急,朝着凤九的背影喊道。
  
  “我很快就回来,不用告诉他……”
  
  02
  瞬息间,凤九便隐没在云蒸霞蔚中没了踪迹。
  
  重霖很无奈,帝君交代过要好好看护帝后,可如今小殿下还未吃早饭,自己又不得不去照顾着,还好帝后是回娘家,想来也不会出什么事,重霖复望了望凤九身去的方向,便转身朝太晨宫走去。
  
  “凤九跑哪里去了!?老子找了一大圈都没看到她!”
  
  重霖心里想着未用早膳的滚滚殿下,一向沉稳的他脚下步伐也难免加快了些,刚拐过月亮门,只觉有什么物什当了光亮,倏尔一声大喝在头顶炸开,紧接着便是劈头盖脸的点点湿意,突如其来的变故,委实将他弄得一头雾水,错愕间循声看去,入眼的是一片猩红,重霖后退一步,方才瞧清这扎眼的物什是为何物,面前的人一身绛红色缂金长袍,长相秀美清俊,可目露凶光,如此搭配甚是违和。
  
  此人他有印象,乃是青之魔君燕池悟,重霖理顺眼前事后,不禁心头一紧,不可置信的问道:\”你如何进得了太晨宫?!\”
  
  \”老子来了好几次了都,老子长得是有多难看,为何就进不得冰块脸的窝?!\”显然重霖语带惊疑的问话伤了小燕壮士敏感的自尊心。
  
  重霖抹了抹满脸唾沫,一脸肃穆,挺直腰板,正声道:\”太晨宫乃九天宫阙,仙家重地,自上古便伫立于一十三天,千万年来承三十六天之皓清仙泽,沐三清圣境之纯粹灵气,更是东华帝君的寝宫,企是魔族中人能擅入的?且不说魔族,就连许多天族子弟也未曾踏入太……\”
  
  \”你大爷的!冰块脸怎么养了个如此啰嗦的小弟?\”小燕壮士气得红脸红眼,配上一身红袍嫣然一个熟透了的西红柿。
  
  秉着有教无类的宗旨,正说得兴起的时候被人如此粗俗的打断,重霖倒也没有同他计较,反而投以一个孺子不可教的扼腕眼神,这一眼看得小燕壮士恶向胆边生,眉心跟着跳了三跳。
  
  重霖心中记挂着白滚滚,便也不想与他多生纠结,正欲开口送客,却被燕池悟抢先一步道:\”凤九在哪里,老子有事同她讲。\”
  
  \”放肆!帝后名讳企是你可以直呼的?还请速速离开太晨宫,否则休怪重霖无礼!\”
  
  \”放屁!耽过了老子的正事,十个你小子也担待不起!\”
  
  \”你能有什么正事,休要胡闹,速速离开!\”说罢重霖侧身做了个送客的姿势。
  
  这回燕池悟没动手,实属难得,凡事都讲个因果循环,小燕此番能忍住暴脾气是果,说起这因须回看过去两百年,往事随风,自上次送信途中遇敌惨败,身受重伤将养了好几个月才下得了床,养伤的艰辛且不说,心灵的煎熬远胜身体的苦痛,此番受伤简直是他自打娘胎出来以后遭受过的最大的耻辱,小燕心灰意冷,一副颓废光景,然,一日卧床斗蛐蛐时偶然忆起凤九在梵音谷中同他讲过的一句话,叫作:‘知识便是力量’。
  
  这几年他自认为也算饱读诗书,也算得上知书达理,动不动就打人的下作手段,他已不屑再用,只见小燕壮士咬牙道:\”老子不与你一般见识,老子问你,前些天你是否去过青丘,送上拜帖?\”
  
  重霖皱眉:“是又如何?”
  
  燕池悟怒道:“你爷爷的,老子给你讲,要出大事了,快带老子去见凤九!”
  
  重霖表示不信。
  
  燕池悟实没有诓重霖,因念着她与冰块脸之间的误会,自己多少也有些责任,且凤九在自己人生低谷时,还能不计前嫌的灵光乍现一次,对自己当头棒喝,拯救了他这个迷途羔羊,小燕壮士心中甚是感激,是以近时越来越知书达理的小燕壮士一得知凤九醒来,便日夜兼程的赶往太晨宫,一为看望二为赎罪。正当他蹲在云头一边驾云一边嗑瓜子一边盘算如何赎罪时,隐约听见似乎身后有人在唤他,扭头看去,只见一袭白衣的男子正驾云追赶自己,待近些才看清,原来是迷谷。
  
  彼时,迷谷喘着大气,口若悬河的谢天谢地一番后,拉住他,请他务必帮个忙,现在立马赶去太晨宫阻止凤九回青丘,说他家君上昨日收到东华帝君拜帖,不知为何雷霆震怒,白奕上神正劝着,特命他暗中知会凤九切不可回青丘,无奈太晨宫何等地界,他一个地仙飞了这许久还差个十万八千里,真是天可怜见教他撞见了小燕壮士,请小燕壮士看在与他家凤九殿下相交一场的份上,务必要将话带到。
  
  迷谷噼里啪啦情真意切了一大通,其时小燕壮士已堕迷雾,不过好在近年来他看书不少,总结水平颇有进益,他从方才迷谷的话中提炼出两个要点,第一他赎罪有门了,第二凤九要大祸临头了。
  
  自己重任在身,却遇到个重霖挡道,是可忍孰不可忍,涵养再好也抵不住他这般扭捏,燕池悟上前一步揪起重霖的衣襟,唾沫横飞,急道:“凤九呢?快给老子找来,出了事你担不起!”
  
  见他如此着急上火,眼中血丝都爆出来了,重霖不禁有些动摇,莫非真有什么事情,伸手拗开衣襟上的手,整饬平整后,道:“帝后她刚走不久,说是回青丘。到底何事?你不妨告诉我,待帝后回来,我定会转告。”
  
  “什么!?”燕池悟顿觉天崩地裂,伸手扶住重霖的肩,艰难开口:“冰块脸知道吗?”
  
  见燕池悟一脸死灰,重霖心中咯噔一下,竟有些发慌,“帝、帝君一早去了西方梵境,应该不知道罢。”
  
  燕池悟沉声道:“你快去通知冰块脸,让他到青丘去找凤九。”说罢转身要走,重霖急忙拉住他,道:“到底何事?你得给我说清楚啊!否则我如何去向帝君言明?”
  
  “你就说凤九大祸临头,让他速去解救。”说罢不在逗留,幻作一道青光直插苍穹不见了踪迹。
  
  重霖仍旧半信半疑,他正踟蹰着,背后倏忽响起一个稚嫩却沉稳的声音:“重霖仙官还是去一趟西方梵境寻我父君罢。”
  
  重霖伏身拜道:“殿下。”想了想,继续道:“殿下也以为燕池悟所说非虚?”
  
  “他说的是真是假,我怎知道。”
  
  “那……殿下何以要臣去寻帝君?”
  
  “因为我了解我娘,”白滚滚走过重霖身边,停住脚步,扶起重霖,“她不知天高地厚且还搞不清楚状况。”
  
  “……可殿下还未用早膳,臣……”
  
  “嗯,我已经吃过了,你速去寻父君罢,我要去太清境老君处学道了。”
  
  “是。”

发表评论

第六章

第六章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作者:唐家三少 2天珠变作者:唐家三少 3第六卷:当年事作者:无罪 4雄霸天下作者:骷髅精灵 5狂神作者:唐家三少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