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三生三世枕上书番外【殇情浅】目录

第十二章 (上)

01
  凡间某个证得阿罗汉的和尚曾赋诗一首,题作: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若无闲事挂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讲的便是个观自在的佛偈,凤九伴在东华身边耳濡目染,于佛理上竟也有了不小的进步,现下日头正盛,她竟能眯着眼仰躺在藤床上晒太阳,由此可见近来她确实很自在,一片佛铃花悠悠荡落在她脸颊上,凤九面皮抽了抽,眼皮紧跟着挣扎了几下虚开了一丝缝,抬手遮住耀眼日光,透过指缝可见七彩斑点跃于指尖,别有意趣。忽念起滚滚去了昆仑虚已经半年有余,凤九有些想念他。
  
  “你变回真身再晒晒。”身侧传来东华的声音,凤九偏头看他,茫然道:“为什么要变回真身?”
  
  东华袖起经书,起身严谨道:“一身好皮毛不晒晒恐要长了虱子。”
  
  闻听,凤九无限哀怨的望向东华,下巴处的皮肉抖动似筛糠,完美呈现出欲语还休的凄苦意境,自从滚滚远走昆仑虚后,约莫是没人找他解惑了,他很是无聊,所以一天不损自己,他就浑身不自在。念及此,凤九愈发想念儿子,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啊!
  
  见她凄苦得很,东华眼底漾开笑意,悠悠道:“跟我一起进屋罢。”
  
  “不要!”凤九很坚决,按照话本子里所讲,女主角很坚决就是代表生气了,这时候男主角就会想尽各种办法哄女主角开心,凤九等着东华来哄她。
  
  事实证明,一切话本子里讲的情爱追逐的桥段放在东华帝君身上都是浮云,凤九眼睁睁看着紫色缂金的衣袍自眼前划出一道华丽的弧度,只眨眼的功夫便不见了。
  
  这日子没法过了,凤九颓然闭目倒床不起,没错她确实长虱子了,现在浑身上下没一处地方是舒服的,让这焦阳烤死自己算了,造孽啊,造孽!
  
  一阵劲风扑打到脸上,凤九愈发烦躁,侧身将衣袖兜在脑袋上挡风,连风都欺负她,凤九思索要不要将风神掬来喝杯茶,请风神喝茶的念头还徘徊在脑中,倏忽一阵更大的风扑在身上,差点没将她自藤床上掀下去,凤九愤然起身掐了道召唤风神的指法,法决刚起,隐约听见个熟稔的声音在身后唤了句冰块脸,凤九转头看见小燕壮士倩影在月亮门后晃了晃,凤九赶忙将指尖莹莹蓝光吹灭,自从上次在青丘见到小燕壮士不惜骨头散架也要救自己的义举后,凤九觉着他们之间也算有了过命的交情,自己得好好感谢小燕壮士才是。
  
  凤九起身朝月亮门行去,堪堪拐过门洞,便听得自书房一隅传出小燕壮士中气十足的一声吼,回音犹在,只见一紫一白两道金光自书房的方向直冲向云海深处,霎时间,云海中被激起圈圈涟漪。
  
  凤九怔愣了一瞬,心中忽然一沉,疾步朝着书房奔去,镂花的窗户敞开着,燕池悟瘫坐在椅子上喘着粗气,书案上一本半开的佛经被风吹得刺啦刺啦的响,未见东华身影,凤九跨到燕池悟面前,燕池悟先是一愣继而满眼担忧的握住凤九的手,掌中湿漉漉的,似乎出了不少汗,上气不接下气的道:“你、你、你的……”
  
  “我的伤好了!”
  
  闻言,小燕壮士有一瞬讶色,继而神色松了松,伸手端起案几上的茶盏便往嘴边送,却被凤九伸手截住,“东华呢?”
  
  小燕壮士真心很渴,没有理会凤九的话,兀自将茶盏往嘴边拽,凤九夺过他手中的茶盏,急道:“我问你东华呢?!”
  
  “姑奶奶,给口水喝,行不行?!聂初寅那小畜生疯了,咬住老子不放,追老子从南荒追到了北海,再从北海追到了北荒,再从北荒追到了东荒,再从东荒追到了昆仑虚,”一口气说太多,小燕壮士停下来喘了喘,愁道:“他爷爷的老子不就是想找他打一架一雪两百年前的前耻么,他需要这么暴躁么,追得老子差点背过气去!”哽了口唾沫润了润喉,继续道:“想当年老子送信途中和他打了一架,不是老子心里想着凤九你看不到信会着急,老子会被他暗算?!去他大爷的!”
  
  他干嚎了一大堆,切重点仍然不在‘东华呢’这个话题上,虽没得到想要的答案,但见小燕壮士口舌冒泡,眼睛盯着自己手中的茶盏金光乱颤,凤九终是不忍心,便将茶盏递给了他,小燕壮士虎饮一气,打了个嗝,一副□□的样子,看得凤九真揪心。
  
  “你刚刚是说之前打伤你导致东华的信不能及时送到我手中的罪魁祸首是聂初寅那小子?”
  
  燕池悟扭捏的嗯了声,再小声的嘀咕了句:“聂初寅你大爷不好!”
  
  输了场比试,便要断人姻缘,一族魔君竟如此卑鄙,“小燕壮士我觉得你该将此事告诉你们魔族长眠未醒的始祖少绾,兴许她会起来亲自收拾聂初寅那个不肖子。”
  
  小燕壮士若有所思了一阵,眼中光彩流动,“嗯,凤九你真比老子聪明!”
  
  凤九叹服于小燕壮士的真天真,“咳咳,小燕你这两百年是不是疏于修炼啊,怎么会被聂初寅追得如此狼狈。”
  
  小燕壮士咬牙嘀咕了一句:“聂初寅你爹妈不好!”嘀咕完继续道:“自从上次他暗算老子后,老子就再也没见过他,就连族中那几个老头子也不知他的去向,前些天老子蹲在殿门口嗑瓜子时,见到南荒西南角忽然聚集了很重的浊气,老子以为是哪个想上位的小弟又在偷偷修炼禁术,于是赶过去查看,后来……”小燕壮士欲言又止,凤九追问道:“后来怎么了?”
  
  小燕壮士咬牙又嘀咕了一句:“聂初寅你全家都不好!”嘀咕完呐呐道:“后来老子就被聂初寅那畜生追了两天两夜!”
  
  凤九很同情他,聊表关心后,再次切入主题:“东华呢?”
  
  “聂初寅那小子吸收了逸散在外的三毒浊息功力大涨,此刻正在昆仑虚,誓要破了墨渊设的封印,这小子疯了!老子拦不住,墨渊和折颜正顶着封印,老子见事有不妙,这才顾不上喘口气,赶来告诉冰块脸,刚刚冰块脸和连宋一起去了昆……”
  
  忽然燕池悟抬手捂住嘴巴,他想起来东华临走前叫他不要告诉凤九的,见凤九一脸惊诧,赶忙张开指缝露出两片薄唇道:“冰、冰块脸和连宋下棋去了。”不知小燕壮士是经过怎样的一番思考才能将胡话编成这个样子的,到底是高估了自己还是低估了凤九!?
  
  他刚一说完凤九便转身跨出了书房,燕池悟拦住她,“你别去,那里危险!”
  
  凤九对着燕池悟身后,道:“姬蘅,你来啦。”
  
  一股愉悦感跃上心头,燕池悟深情转头,可头刚一动就后悔了,姬蘅怎么可能在这里,待他转回来的时候,院子中已经空无一人,小燕抽了自己一个大嘴巴后,幻成一道青光紧跟凤九而去。
  
  02
  
  三毒浊息是凤九心中的刺,她不说不代表她不知道,东华迟早是要将三毒浊息彻底净化这一点她比谁都清楚,但她不知道这一天竟来得如此快,按照她的推测墨渊上神加持的半个昆仑虚,至少可以镇压三毒五百年,自己身为东华的妻子,理应为他分忧,待到五百年后东华的伤已大好,估摸着墨渊上神的封印也已到了苟延残喘的境地,届时自己叫上青丘的七大叔八大姨,再加上折颜和墨渊,合众神力之力,东华也不用付出沉睡十几万年的代价,就可彻底净化三毒浊息。
  
  凤九的如意算盘总是打得很精细,却也总是打不到点子上,眼前的一切教她措手不及。刚到昆仑虚境内,凤九便被眼前浓重的黑云所阻,强大的气场教她迈不开步子,凤九立在云头勉力撑开个半大仙障稳住身形以免被四维紊乱的气泽掀翻下去,整个昆仑虚皆被厚重的黑云吞没,滚滚黑云似煮沸的墨汁翻腾不息,不时有低吼自黑云深处传来,听着教人瘆得慌,凤九此刻进也进不得,东华和滚滚不知道怎么样了,看不清内里情况,急得她在云头坐也不是站也不是,煎熬……
  
  倏忽间一声天雷轰然自耳边炸开,凤九猝不及防被炸得耳鸣眼花,趔趄退了几步,一脚踏了个空,只见她张开手臂扑腾了几下终是没稳得住,失了重心栽将下去,耳边风声呼啸,凤九立马抬手结印,泰半是上次与缈落一战伤及仙元还未恢复完全的缘故,奈何她试了几次都无法结出完整的仙罩将自己兜住,仙力流失了大半,凤九渐感不支,没想到自己堂堂青丘女君竟然是摔死的,不知道自己死后神位牌能不能进得了青丘的祠堂?!
  
  心灰之际只觉后背被托了一下,紧接着兜头覆上个绿油油的物什,一阵天旋地转后,凤九觉得足下软绵绵的却很踏实,低头一看自己已稳稳落在了云头上,一双黑底云靴映入眼中,凤九愕然转头,青衣神君眉目清冷,正低眼看着自己,不是叶青缇又是哪个。
  
  “凤九,你没事吧?”燕池悟喘着大气亦落在了云头上,“吓死老子了,多亏了这、呃……绿人救了你!”啐了口唾沫,恨道:“聂初寅追得老子元气大伤,刚刚本想接住你来着,他爷爷的关键时刻手脚发软!”
  
  “我叫叶青缇,不是绿人。”叶青缇看着凤九,话却是对燕池悟说的。
  
  “叶青缇,难怪一身绿色,很鲜嫩的样子,不错。”小燕壮士极为难得的说话不带把子了一次,“只是帽子不要带绿色的就行。”
  
  凤九自叶青缇怀里爬出来,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要是再晚来一步你就摔下去了,”叶青缇轻叹一声,“还是这么鲁莽。”
  
  燕池悟有一种被忽视的挫败感,“唉唉唉!老子是空气么,说话是不是没人理!?你们……”
  
  小燕壮士还没抱怨完,九重之上一道天闪劈下来,擦着他的衣角直奔黑云而去,天闪顷刻没入黑云,化成无数银蛇似藤缠树般蜿蜒穿梭其间,深处那低沉的吼叫凄厉诡谲,如困兽在痛苦□□,陡然一声近乎绝望的痛吼穿透厚重云层,击得天地间阵阵晃动,叶青缇将凤九护在身前,他这种有异性没人性的做法,小燕壮士深以为耻,极不情愿的伸手拽住了他的一角衣衫。
  
  凤九心中万分焦灼,纵使雷池在前,她也必须要闯,她奋力挣扎着,急道:“你放开我,青缇!”
  
  叶青缇默不作声,只死死的困她在怀里,凤九死命推着他,他却似脚底生根般纹丝不动,小燕壮士被他俩左推右搡,好几次险些掉下云头去,终是忍不住提醒道:“高处不胜寒,老子恐高,都是上过学堂的人,不要动手动脚的行不?!”
  
  就在凤九与叶青缇拉扯不清小燕壮士苦口婆心劝慰之当下,忽而一道银色光柱从黑云中穿出直插云汉,顷刻间天地变色,天陷云裂,万里云霭骤然聚拢幻成个巨大漩涡,不断拉扯着底下的黑云,想要将它吸进去,伴随着凄厉的咆哮声,黑云化成个巨大的骷髅头,巨大的眼眶如阿鼻地狱的血池,其中满是残暴与怨恨,黑洞洞如深渊般的大嘴里不断发出愤怒的嘶吼。
  
  看着眼前的一切,凤九心里一阵发憷不自觉的抓紧了叶青缇的手臂,小燕壮士自问出生魔族,什么场面没见过,可眼前的一切,也惊得他说不出话来,不自觉的靠叶青缇更紧了些,眼下黑云似乎势头愈胜,凤九愈发担忧起东华和滚滚,既然上次她能不顾一切冲进星光结界,这次她依然可以不顾一切冲进这片黑云,她不能再等了,凤九抬头向叶青缇,吼道:“放开我,青缇,求你了!”
  
  叶青缇仿若未闻,他绝不会让上次的事情重演,一声凄厉的痛吼震得凤九抖了抖,循声望去只见天闪幻化的银蛇腾挪缱绻,搅得骷髅头扭曲形变,那怪物叫得益发凄厉可怖,张着黑漆漆的大嘴直扑凤九他们而去,叶青缇敛眉沉气,遽然间撑起一个仙障,几乎是在同一刻银色光柱轰然崩裂,将狰狞的骷髅头崩得稀烂,巨大的冲力震得仙障咯咯作响,叶青缇再次注入仙气加固了仙障,残破的碎片悉数被吸进了巨大的漩涡中,不留一丝痕迹。四维逸散着的磅礴仙气,凤九再熟悉不过了,只有天地共主才有的仙泽,东华没事,凤九心中稍安。
  
  昆仑虚中雾霾渐散,只见一个披头散发的男子悬于空中,浑身笼着妖异邪魅的气泽,正对着昆仑虚发起猛烈的攻击,但他的每一击似乎都被什么物什给挡了下来,凤九开启天眼,果不其然,此人正在攻击的真是以半个昆仑虚为祭的结界,也就是说他的目的是被封印的三毒浊息!不用说了,这个疯魔就是当初玉树临风的玄之魔君聂初寅!
  
  天眼着实算不上什么大的术法,但以凤九现在的身体也没办法支撑太久,她不得不撤掉天眼,随着聂初寅攻击得越来越猛,如今就算不开启天眼凤九也可以看见罩子的大概轮廓,结界竟不堪重击渐渐浮出实相!
  
  凤九转头看了眼有些颓然的小燕壮士,没想到聂初寅的功力竟然厉害到如斯地步,小燕若是不败,那真是撞邪了!
  
  “你看老子干嘛?”小燕摸了摸脸茫然道。
  
  凤九不理他,转头继续寻找东华和滚滚的下落,却看见墨渊双手结印似乎在为罩子加持仙力,他身后还有一人,火红的衣袍随风翻飞,浑身绕着红莲业火,折颜竟动用了红莲业火,为结界加持仙气,要知道他从来不随便生火的,凤九活了几万年,这是头一次亲眼看见折颜玩火,事情似乎比她想象的更为严重!
  
  凤九努力搜寻东华和滚滚的踪迹,罩子内浑浊一片看不真切,但折颜身旁一个散着金光的物什吸引了她的目光,那是东华的天刚罩!
  
  不到万不得已,东华是不会祭出天刚罩的,凤九大叫一声痛苦的蜷缩在云头上,全身抖得几乎痉挛,叶青缇以为凤九旧伤复发,赶忙为她输入仙气,助她稳固仙根,小燕壮士好整以暇的旁观很是淡定,心道凤九的演技完全没有进步嘛!
  
  趁他为自己输入仙气时凤九反手捏了个定身诀,将叶青缇定住,“青缇,这是我的家事,所以请你别管。”
  
  叶青缇眉头深锁,看着凤九跳下云头,眼中浮现出一丝自嘲的笑意,他又被她耍了,这一丝自嘲很快便淹没在了他深邃的眼中,像是从来都不曾出现过。
  
  “哎,别怪老子没提醒你,凤九就这个脾气,你要他放着冰块脸不顾,还不如杀了她,老子最近修身养性,看了不少书,书中自有颜如玉,老子举一反三,想必书中也自有姬衡……”最近不知是不是书看得太多太杂,小燕壮士当真当不起壮士这个称号了,可以改叫小燕夫子比较合适。
  
  叶青缇对此充耳不闻,只闭目运调仙气,不消片刻便冲开了定身诀,起身跃下云头,直追凤九而去。
  
  燕池悟嗤了声,朝闻道,夕死可矣,尔等为何不懂?!一番痛心疾首后,小燕夫子也跃下了云头。
  
  03
  堪堪落地,便看见凤九围着一个金光闪闪的罩子团团转,燕池悟走进一看,罩子里躺着个银发小孩,双眼阖着,面容平静,呃,这个不会就是凤九和冰块脸的儿子白滚滚罢!
  
  只听凤九,哑着嗓子道:“滚滚,都是娘亲不好,不该把你送来!”是了,这个孩子确然是她儿子,燕池悟忍不住多看了几眼,虽然不想承认,但是冰块脸的儿子确实继承了他的优良血统,如此发展下去,以后定是个红颜祸水。
  
  “丫头,你来这里作甚,你的伤才有些起色,简直胡闹!”折颜有些气促的对着凤九道。
  
  “折颜,滚滚他到底怎么了,东华呢?”
  
  折颜叹口气,“滚滚很好,他只是被震晕了,东华为他输了仙气,此刻他只是睡着了。有东华的天罡在护着,你就放心罢,至于东华……”
  
  这个节骨眼上,最忌讳欲言又止,凤九的心跟着折颜的突然止言,似乎也停顿了,燕池悟左右看看,接嘴道:“冰块脸在哪里?”
  
  折颜分神瞄了眼燕池悟,燕池悟礼貌的回了个微笑,折颜被他的花容月貌晃得抖了抖,无语转头专注于手头上的事情不在说话,“东华在封印里。”一旁的墨渊淡然开口。
  
  “小燕壮士,帮我照顾好滚滚!”话毕凤九直往封印里冲,刚迈出一步,手臂便是一紧,撞在一个硬硬暖暖的物什上,头顶传来叶青缇的轻斥声:“你这样胡闹,你青丘的家人知道么?这样不知轻重的性子,到底是谁惯出来的?”他的两道远山眉似乎从接住凤九开始就再没有展开过,“你要是有个万一,我这辈子都不会心安的……”
  
  “青缇,我们之间早已经两清了,所以我闯我的,你玩你的!”凤九心里着急,难免语气上不大好听。
  
  叶青缇不以为忤,唇边含着一丝笑意,眼中却透着一片空茫,呐呐开口:“以前你报恩的那个皇帝根本不是东华帝君转世,本没有你欠他的因,何来你救他的果,所以那只是你在错误的时间做出了错误的决定,而我则是个捡漏的人,虽然那个时候我不知道你是妖还是仙,但我知道想要与你有所交集必得讲因缘,所以我替你挡了那一剑,只是想换来与你的一个机缘,是我自私,以为这样做了,你也会为报恩而爱上我,可你救我只是为了报恩,并没有爱,我错了,错在现在才知道你对东华的执念远比我对你的深,从来都是我的错。”他低头看着神情繁复的凤九,继续道:“频婆果是个好东西,生死人肉白骨,但我这肉身杀孽太重,成仙还不是走的正道,没有经历悟道苦修,始终无法脱掉凡胎的浑浊之气,”叶青缇顿了顿,看着结界里的三毒浊息,沉默一阵后道:“这罩子里的三毒我身上一样不缺,所以啊我不是个当神仙的料,但我很想当神仙,怎么办?”转眼看向聂初寅,眯眼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若造个七级浮屠的机缘出来,届时再飞升成仙到了大罗天青云颠才当得起东华帝君为我冠品定阶,那小子若是破了这个结界,八荒六合将会生灵涂炭,我若是阻止了他,功德圆满指日可待。”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第二十五篇 烽火边疆作者:我吃西红柿 2第四卷 星光流年作者:猫腻 3镇魂作者:Priest 4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一世倾城)作者:苏小暖 5斩仙作者:任怨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