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欢乐颂目录
无忧书城 > 社会小说 > 欢乐颂 > 第三十三章

第三十三章

所属书籍: 欢乐颂

安迪下班就直奔机场,带着一行李箱的工作资料奔赴包奕凡所在的城市,她将利用周末两天与包奕凡及其他同行会面。飞机延误了半个小时,安迪没打算趁机吃饭,她今晚没做任何工作安排,打算到达后品尝酒店不错的甜品,在一个陌生的城市过个只有一个人的自由自在的周末,犹如当年未回国时。热闹久了,她亟须清静。可是,她的如意算盘在跳下飞机走到出口抬头看见包奕凡的时候,碎了一地的算盘珠儿。略一思索便得出结论,她发给包奕凡的行程表虽然有意抹去今天飞机到达的信息,但明天早上八点便开始的工作安排足够暗示,让一个聪明人顺藤摸瓜推知她必须今晚抵达,并且由此获取飞机航班信息。安迪只能无奈地看着包奕凡。更让她无奈的是,包奕凡也穿着黑色极简约皮衣,仿佛与她事先串通相约穿上情侣装。外人的暧昧反应,可以参考与包奕凡站一起接人的一位男同胞。

包奕凡笑得很邪恶,“你以为来我地盘一游,可以逃脱我的关照?我甚至还摸到你上回住过的宾馆打听,果然你又在那儿订房。我替你换了套间,方便我上门骚扰。别瞪我,我支付一半,行了吧?”

安迪只能看看旁边表示友邦惊诧的包奕凡朋友,她可说不出这么没脸皮的话。“不好意思,最近一段时间挺烦乱,本来想今晚放个假……”

“跟我在一起也是放假。”包奕凡接了安迪的旅行箱,与朋友打个招呼,一挽安迪就走。安迪只能又跳开,避免碰触。

包奕凡开来的是一辆亚光黑保时捷跑车。趁包奕凡放行李,安迪绕着车子转了一圈。不出所料,以包奕凡的骄傲,应该就是喜欢保时捷这款充满设计感的Turbo S,拿这利器装作若无其事地跟人争起步。而不是拿那些马力大得无边无际的钢铁怪物起哄。

包奕凡耐心地等待,等安迪转到他面前,才道:“我给你的安排。今晚一起吃烧烤,吃完送你去宾馆住宿。明后两天给你做两天专职司机。然后一起回海市,我周一在海市有两个会要参加。”

“包子,你亲眼见过,我最近麻烦不断,请你原谅我不想……怎么样。不好意思。”

“理解,我喜欢你的直率,有底气。我们还是保持普吉岛的相处风格?”

“谢谢。很过意不去。”

“嘿,你有没有点儿做美女的自觉?美女不需要道歉。传说中我们男人都上赶着求美女施虐。”

安迪喷笑,一路上看包奕凡一眼就想到这句话,又忍不住笑。天早暗了,堵塞的城市道路这时候稍微畅通了点儿,包奕凡一路无碍地领着安迪来到一家装饰豪华的烧烤店。似乎很多人认识包奕凡,从门口领座小姐,到店堂里的客人,安迪反正又把点菜大任拱手出让,自己去洗手间稍作整理。

等安迪回来,见她的位置上坐了一位中年妇女,她别的可以不认识,对于中年妇女身边那只很明显的爱马仕包还是熟悉,还有,谁都无法忽视那位女士手指上一枚鸽蛋大的钻戒。包奕凡原先一脸不耐烦,看见安迪回来,才转为平常,起身介绍:“我妈,正好也在这边吃饭……”

安迪不禁想笑,这桥段好老套。她伸手过去,“您好,包太,我叫安迪。很高兴认识您。”

包太显然是没料到,虽然伸出手与安迪相握,却一时语塞,打了个噎,才道:“原来是你啊,我已经看过你们在普吉的照片。我儿子还想赖。”

安迪顿时尴尬了,可手还是被包太紧紧握着,她不知所措,看向包奕凡。包奕凡无奈地低头看着胸前的两只手,只好动手将两只手分开。“妈,我回家再跟你说。你放我们吃饭吧,我都饿得前胸贴后背了。”

“切,还想背靠背骗我?一屋子都是人家姑娘照片,刚才还瞒我是合作伙伴……”但包太很快就发觉不对,这下轮到儿子极其尴尬。

包奕凡连忙解释:“印出来的照片送来的时候有点儿受潮,我挂得满屋子都是,晾干才发给你一份。我妈来我窝里看见,就给八卦上了,不好意思。”

包太当然知道实际情况乃是那姑娘的好几张照片装在镜框里,好好放在卧室,而不是挂起来晾干。但她忙笑道:“小时候还能偷看儿子日记,等他长大,做贼一样什么东西都塞进电脑里,好不容易有挂出来的,又是迷魂阵。做妈越来越不容易啊。”包太一边说,一边豪放地将儿子拎走,占领儿子的位置,与安迪相邻。当妈的最知道儿子,毫无疑问,儿子吃瘪在眼前这个美女手里。而她喜欢眼前的女孩子,虽美而不妖,不像现在许多良家女孩脸上刷得看不出底色,头发则是花花绿绿什么颜色都有,就是没有黑色。而且又很有本事,跟她一样。她坐稳就顺手抓来安迪的手,两手捧着,笑眯眯地道:“真人比照片上更好看,真是一脸都是聪明相。今晚住哪儿呢?”

安迪不习惯被人亲昵地抓着手,顿时毛骨悚然,不舒适感迅速从身上蔓延开来,露出的脖子和手腕都是鸡皮疙瘩。“还没入住,等吃完饭就去,已经预定了。”

包太看见安迪满身鸡皮疙瘩,更微笑了,好姑娘啊,这年头小姑娘只要长得稍有姿色的,早脸皮厚得百毒不侵,哪还怕别人触摸。“既然还没入住,不如住我们家吧。一星期工作下来,最辛苦了,看这一脸疲倦的,还是住家里睡得最好。明天早上我给你做一桌好吃的。”对面的厨师已经煎好一块牛排,分成三份,递给他们。包太又动手挑最大的一份换到安迪面前,这才松开两只手。“囡囡多吃点,平日工作辛苦,我看你只有周末才有点时间好好吃饭吧?可别减肥,女孩子太瘦对身体不好。哎呀,我没福生女儿,看见好姑娘真喜欢。”

包奕凡只能贴着他妈耳朵道:“你想要儿媳还是女儿?别搅得我插不上嘴,被人当奶娃飞了。那就恭喜你帮我追来一个妹妹。”

包太扭头白儿子一眼,“怎么会?当你妈是小菜场阿婶?”

安迪却被“囡囡”两个字震撼了。正常人家当妈的难道就是这么对待自家孩子的?好像感觉挺不同的。她忙叉了一块牛排放进嘴里,不等全咽下,就赶紧表白给包太听,“很好吃。您也尝尝?”

包太是吃饱的,可还是吃了小小一口。桌子下面,得意地踢了儿子一脚。包奕凡奇了,安迪多少有点儿冷淡,今天怎么折在她妈手里。但转念一想,恍然大悟。安迪早跟他提起是孤儿出身,难道……他一时有点儿哭笑不得,那是说什么都不能再让妈妈加塞了。他再次附耳道:“妈,你留下还是我留下?”

反而是安迪又接了包太递来的一块鹅肝,见此笑道:“包总别做小动作。”

“你看?”包太得意地笑,“囡囡,明天你来公司路演,我们这边的负责人是我按你要求挑的,你要是用着不好,我明天也在,立刻换了他,你一点儿不用跟我客气,尽管提出,跟自己人一样直说。”

“好。我不会隐瞒。煎芦笋也不错。”

包奕凡看着妈妈与安迪相亲相爱,欲哭无泪了,可他又怎么可能走开。只好身份惨跌为配角,旁听着安迪被她妈骗得答应住他家去。他还听到许多他以前不曾了解的,比如安迪什么时候保送入大学,怎么去了国外,因为未成年而怎么住在学校委托的监护人家里……他见到妈妈眼睛亮得跟手指上的鸽子蛋一样,他知道妈妈心里想什么,大约已经在幻想抱一个天才孙子了。他小时候,她妈可不正是死命把他往天才里整。

安迪在包太温暖的关照下,吃得死撑。不过她对于所有问题都有一个底线,那就是不透露是哪儿人,不透露国内的名字。绝不。总之她的记忆都是从国外开始,国内的都以当时太小不记得打发了。吃完,各自上了车,去包奕凡的父母家。但包奕凡并不打算听话,到一处岔路口,他故意压低速度,等黄灯闪亮,才大脚一踩油门,仗着保时捷的快速起步冲过岔路,将后面妈妈的车子关在红灯里。

安迪不知有异,直到车子钻入宾馆地下停车场,才奇道:“不是说去你妈妈家吗?”

“不能去,一顿饭吃下来,我差点儿吃出乱伦感觉。”在很不显眼的角落停下车子,包奕凡当即关了手机,“拜托,你也关手机吧,我妈很快会发现中计。住家里有什么好玩的,我拿脑袋保证,等你明早起床下楼,客厅已经坐满等着看你的三姑六婆。”

“危言耸听?”

“不信你试试。”

安迪连忙关了手机。包奕凡妈妈一个人已经热情得让她吃不消,虽然她心里又有点飞蛾扑火地向往这种温暖。那么一屋子的三姑六婆?简直是真心话大冒险。包奕凡这才放心,拎出安迪的行李,也拎出两瓶酒。安迪接过两瓶酒细看,一瓶显然是巴黎之花,即使停车场灯光昏暗都难掩其瓶子特色。另一瓶是25年芝华士,也是特征明显。“普吉回来我戒酒了,你这不是馋我吗?”

“所以给你带一瓶巴黎之花,这又不算酒。对面就是一家很好的酒吧,等下过去?别犹豫啦,你被我妈塞得这么饱,还能睡得着?”

“我吃饭时候是不是特傻?”安迪有点儿哭笑不得,她刚才坐在车上就不大坐得直,真吃撑了。

“总之提醒你当心我妈,那是个披着羊皮的狼。不过她对你是真好。我小时候,她可是操着棍子跟我爸站联合阵线一起压制我。”

“儿子有这么说妈的吗?”

“你又不是外人。”

安迪抬眼,见包奕凡含情脉脉地看着她。她避开眼睛,先走进电梯。房间已由包奕凡开好,他们直升房间。这是视野很好的一个房间,俯瞰,市中心的璀璨尽收眼底。包奕凡虽然信守诺言,没有动手动脚,但安迪总觉得包奕凡的手臂四面八方无处不在。到了酒吧,她破天荒,第一次与男人跳舞。酒精壮胆,反正周围也几乎漆黑一团,她有点儿僵硬地跟着DJ扭动。而包奕凡则是有条不紊循序渐进地最终将安迪搂入怀中。什么诺言,男女之间有些诺言根本就是谎言。

安迪闭上眼睛。似乎只要闭上眼睛,过去的那些黑暗记忆就不再干扰,她在舞动中脑袋可以一片空白,整个人如置身云里雾里:奇异而美妙绝伦的感觉。

但最终硬是拒绝包奕凡上楼,一个人站在宾馆卧室洗手间明亮的镜子前,安迪看到自己两片樱红肿胀的嘴唇和面颊两坨粉色飞霞,恨不得找棍子砸了镜子。记忆中她妈就是撕来红色大字报,用水浸一下,将嘴唇脸颊涂成类似的红,招引得小孩子在后面打骂,男人丢来色迷迷的眼光。现在,她都不需求助化妆,就这么一脸荡妇花痴样。惨不忍睹。她吓得赶紧从冰箱取出饮料罐,将脸颊冻得发麻,才终于让颜色消退。这酒,是再也不能喝了。

可是,两只眼睛依然亮得如能滴出水来。安迪只能哀号一声,索性冲入水帘下面,以水克水。可出来的结果却是欲盖弥彰。惊魂未定,门铃响起。安迪到门口一看,竟是包奕凡。她心惊肉跳地挂着保险拉开一丝门缝,只探出两只眼睛,轻问:“干吗?”

包奕凡耷拉着脑袋,将手机屏幕展示给安迪看,上面是包太的短信,晚十点左右发的,“你把我儿媳妇藏哪儿去了?立即带人回家。”等安迪看完,“我无家可归。求收留。”

安迪看看包奕凡手中拎的旅行袋,“你可以下楼开个房间。”

包奕凡扑哧一笑,“开门么,我们说过普吉模式,我睡客厅。刚刚回我独自住的家,我妈电话一个接着一个,大半夜的,都不打算让我睡了。我只好逃出门。这下看清我妈面目了吧。”

安迪鬼使神差地拉开保险,开门揖盗。等包奕凡兴奋地跳进门,她又后悔。“离我一米,不许乱动。”一边说,安迪一边飞快窜入卧室,关门落锁。包奕凡看着卧室门呵呵地笑:心动,才会乱动。究竟乱动的是谁。

安迪心惊胆战地窜上床飞快睡觉。可隔壁时时有动静传来,门缝一直钻入灯光。好不容易门外灯灭了,她才迷迷糊糊睡过去。却梦见半夜有人敲门,打开,竟是魏渭。魏渭一脸鄙视,径直走进卧室揪出包奕凡——包奕凡不知什么时候竟然挪到了床上。安迪吓出一身冷汗,拥被而起,在黑夜中发了好一阵子的呆。

曲筱绡一早便接到刘歆华的电话,邀约共度周末。这是毫无疑问的,他们早在哈尔滨便已约定此后每个周末约会。曲筱绡当然一口答应了。可放下电话便幽幽地想起那个溜溜的他。她丢下工作,一个人关在小小的总经理办公室里溜着眼珠子想办法。不用想多久,她便贼笑着有了主意。她给赵医生发去一条短信,“下班,你们医院停车场碰头?”中午,赵医生才回了一条短信,“上午门诊,见谅。OK,不见不散。”

曲筱绡挥舞着手机在办公室闷笑。这一天,她简直心神不宁坐立不安,直等着太阳赶紧下山,她好快快出发。以致将刘歆华都差点儿忘到了脑后。

硬是挨到下班时间,而不提早出门。曲筱绡收拾妥当,先拿出手机打开照片,对着刘歆华的头像念念有词,“我是刘歆华女朋友,我是刘歆华女朋友……”念完好几遍,才戴上俏皮的绒线帽出门。

已过医院下班时间,停车场稍微有点空。曲筱绡进去便开始打量,果然见不远处一辆车子闪了几下车灯,她便打着方向盘靠过去,停在赵医生的车子旁边。她并不下车,而是打开车窗,伸出头去招呼。“我好想你哦。你总算有这么一次肯答应我见面,我算心满意足了。”

赵医生在曲筱绡的花痴眼注视下,坐入曲筱绡的车子。曲筱绡的眼睛犹如流星追月,跟着赵医生的身影转动,看着赵医生坐下。心里哀叹,真是帅到极致啊,怎么有人穿着棉嘟嘟的羽绒服都能帅气呢。

而在赵医生的眼里,今天的曲筱绡妖娆得惊人,偏又透出一股孩童的俏皮,这等矛盾的混搭在小小瓜子脸上闪亮的眸子里凝聚,令赵医生心底油然滋长从古到今所有书生都爱做的狐狸精之梦。

千钧一发之际,曲筱绡下班前念的咒语见效了。她伸出戴着手套的小手快狠准地阻截了赵医生意欲亲吻的唇,而且精致的意大利小羊皮手套不仅保证了男女授受不亲,又让她感受到赵医生的温度。曲筱绡压抑下心头的狂笑,认真地道:“我现在不能了。我现在有了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正牌男朋友。可看到你我真高兴。”

赵医生呆在当地,却也无从质疑。“今晚……”

“对不起,对不起。请下车。我这就去会我的正牌男朋友。能再次见到你,我总算安心了。”

赵医生却也无可奈何,但他还是伸出手轻轻摸摸曲筱绡的脸蛋,才转身下车。等看着曲筱绡的车子消失不见,他低头发了一条短信,“今夜,你的眼睛是最亮的星。”

曲筱绡自车子启动便开始笑,你妹的赵医生,嫌老子不够聪明,今天究竟是谁不够聪明。被人骗了还帮人数钱,见过傻的,没见过这么傻的。曲筱绡觉得,至此,她总算彻底讨回了公道。

收到短信,曲筱绡还以为是刘歆华等不及了,她也不急于打开,等到饭店停了车,才打开手机看一眼。却不料这是赵医生的抒情。曲筱绡从小到大不知收到过多少情书情电邮情短信,早已见多不怪,还忍不住大笑一声,“哈,我今天戴着最亮的美瞳,赵医生你博古通今,可打破脑袋都想不到女孩子还有美瞳这种利器吧。”可等手机放入包里,曲筱绡却慢慢笑不起来,傻傻地坐在车里如中了定身大法。仿佛有赵医生那抹好听的声音在她耳边朗读那段短信。

直到再有电话响起,曲筱绡才回过魂来,看手机一眼,这次才是刘歆华的。她抽抽鼻子,有点儿意兴阑珊,不想赴约。可好汉做事好汉当,既然说了约会,她总得前去。

将赵医生迷得五迷三道的曲筱绡,自然也将刘歆华迷倒。刘歆华搀着曲筱绡入座,帮忙脱掉外套,非常绅士,非常体贴。可曲筱绡已经欢欣不起来了。菜单上来,她托腮看着刘歆华道:“你点,你吃什么我也吃什么。”

曲筱绡经常脱离常规,刘歆华倒也不以为意,低头点菜。偶尔抬眼,却见曲筱绡怔怔盯着他。他点完菜,伸手在曲筱绡面前晃动,“怎么了?今天还发货?”

曲筱绡一掌扑掉眼前晃动的手,“纠结了,我遇见前男友了。”

“传说中好马不吃回头草。”

“我从来都是害群之马。怎么一碰到个人问题就变成好马了?”

“你打算回头?”

“你会不会打爆我的头?”

刘歆华默默看了曲筱绡会儿,忽然尖声道:“我告你妈妈去。”但谁都笑不出来。他就一筷子将刚上来的冷盘里的豆腐一分为二,挖一半到自己盘子里默默猛吃。曲筱绡则是将冷盘端到自己面前淡定地吃。

刘歆华吃完,才道:“我爱你,自第一眼看见你,不管你弄得一屋子脏,不管你当时垂头丧气,我爱你。我让你选择,对于你的选择我会愿赌服输,不会勉强。如果被你拒绝,我再爱你也只会拿刀子割自己的心,但绝不吃回头草。我给你三天时间思考。”

曲筱绡震惊了。从来以为刘歆华脾气好,想不到今天说话如此血性。她呆呆看刘歆华了会儿,果断摸出手机,将赵医生的记录全部删了。心里想着赵医生的声音,有点失落,但删了就删了,到此为止。

刘歆华知道自己赢了,他凑过去,当着大庭广众亲吻曲筱绡,“我今晚要去你那儿。”

“学狗狗绕着自己的领地撒尿做记号吗?”

“你是我的。以后你是限制行为能力人,被我限制。”

曲筱绡想了会儿,才想到限制行为能力人是精神病人,她吊起眉毛,劈胸一把揪住刘歆华的领子,扯到自己面前,伸出另一只手拍拍刘歆华的脖子、捏捏刘歆华的膀子,踌躇满志地道:“这么好的身胚,不熬成药渣有点儿可惜。”说完,曲筱绡先忍不住笑了,刘歆华也笑。但曲筱绡有点儿迷惘,这就选定了刘歆华吗?这就是爱吗?一辈子?

从饭店出来,曲筱绡看见隔壁一家概念餐厅落地大窗边坐着的樊胜美。为什么这么巧,她总是撞见樊胜美与男人勾搭。但再仔细一看,对面的是王柏川。两人面对面坐,各伸出一只手相握。刘歆华跟过来,顺着曲筱绡的眼光一看,“挺优美的哈。”

“我邻居樊大姐。她就爱那一套。干什么事都永远是摆姿势。”

“能一辈子摆到底,也算是功德圆满。问题是不累吗?”

曲筱绡笑嘻嘻地问:“你扛着我的时候,有想到累吗?呀,樊大姐真厉害,我们说了这么多话,他们的姿势还没变。歆歆,我支持你发展她做樊贵妃。”

“我敢吗我,你还不把我打成药渣泥。”

曲筱绡大笑,一跳一跳地想跳到刘歆华背上去,可惜她不够高。刘歆华只能微微蹲下,让她趴上来,背着她走。曲筱绡将脸贴在刘歆华脸上轻轻地蹭。此时,总算有了点儿跟刘歆华长相厮守的决心。

整个周末,两人未离开2203一步。这个冬天有点热。

曲筱绡和刘歆华都不打算这么早跟家里说,免得影响他们自由自在的快乐。但两家父母周日一通气,你家筱绡没回家,嗯,我家歆歆也没回,两个人的手机同时关机。有问题。四个家长心照不宣,虽心情澎湃,可表面都装得没事人似的,不敢打搅小两口,只敢静观其变。

安迪起床口渴,迷迷糊糊摸到客厅喝水。走到客厅中央,才想到有什么事不对劲,回头一看,果然是包奕凡还在沙发上呼呼大睡。她立刻醒了一半。犹豫了一下,看看自己一件灰色背心一条绸睡裤的样子还算保守,还是蹑手蹑脚地去倒水喝。但后面很快传来一个同样是迷迷糊糊的声音,“给我喝点儿。”安迪回头,见包奕凡在沙发上舒畅地伸懒腰。她有些哭笑不得,这个人在她面前怎么从来不像个包总呢。

她远远地将水递给包奕凡。但包奕凡抓住她的手腕,非要就着她的手喝水。两人僵持,安迪见包奕凡刚刚睁开的眼睛不怀好意地打量她的灰色背心,便转身想走。包奕凡顺势起身,张开身上的毛毯,将两人裹在一起。安迪犹如跌入装满肉包子的蒸笼,周边都是肉包子蒸了一夜的气息,又有两只游走的火烫的手将她浑身一片一片地点燃。有个声音在脑袋里大喊,“快跑,危险”,可有两条手臂紧紧钳制住她,她挣扎不成,无法逃离毛毯的卷裹,又被一口包子封住了她的唇。她无措了,等包子将她抱起的时候,她终于惊慌地伸手抱住包子,半推半就地,生涩地被剁成了包子馅儿。

再度睁开眼,迎面是包子欢畅的笑脸。安迪不禁脸红,软软地想逃开,但被包奕凡抱住。“别走。”安迪从沸腾的脑瓜子里勉强抓出四个字,“八点,开会。”“嗯,我处理。”包奕凡伸手拿来茶几上的手机,打了一条短信让安迪看,“妈,我和安迪堵车一小时。会议推迟。”给安迪看了便按下发送。安迪迷迷糊糊感觉很不对,但又落入包奕凡的怀抱,让她无法思考。那个她忌讳了三十年的事,虽然一度让她痛彻心扉,却居然美好异常,在包子火热的怀抱里,安迪感觉身上一层一层的恐惧熔融了,掉落了。

终于又捡回一点儿理智,安迪惴惴不安地问:“我是不是很差劲……太……疯狂?”

“唔,怎么会?你美好得像个天使。宝贝,你是我的天使。”

“说真话么。”

“你羞涩得像个孩子,怎么会想到疯狂这个词?十万八千里。”包奕凡又是亲吻,“我爱你,非常非常爱你。真希望以后的每一天都像现在这样。”

“你……怎么可以一直想这个……这个……”

“相爱的人有什么不可以。我们把你的行程表撕了吧,今天明天全部爽约。后天由我去一个个地道歉。”

“不要,太疯狂了。”

“要,还要。”包奕凡虽然耍着赖,可还是知道有正事等着他们。

安迪洗漱完出来,见包奕凡已经穿得西装革履,整个人一本正经,总算又有点儿年轻精英的样子。只是看见安迪出来展颜一笑,一身骚包味又回来了。两人从餐厅出来上车,安迪期期艾艾地道:“附近有药店的话,停一下好吗?”

包奕凡愣了一下,连忙抓住安迪的手臂,“不要。我晚上跟你谈。”

安迪心头千头万绪,可无法跟包奕凡说,只能闭嘴。包奕凡打量了会儿,感觉放心了,才起步出发。赶到公司,正好“堵车一个小时”,远远看到会议室里人头攒动,安迪简直羞愧得想找条地缝钻进去。她真的是疯了。包奕凡却问她还好吗,她只能低声叮嘱:“等下不要看我,别冲我笑,要不然会出事。”

包奕凡却是无声地笑,笑了有好几秒,才道:“我会克制。放心。进去吧。”

但包奕凡不笑,却有包太在意味深长地微笑。安迪想到那条欲盖弥彰的短信,欲哭无泪啊。脑袋有点混乱,智商降低十分,不过依然够用,还是能把包太挑的人指使得鸡飞狗跳,把全场的包家三口与主要财务人员蒙得心服口服。她一个人消灭了五瓶矿泉水。答疑结束,安迪去另一个会议室休息,包家公司全体陷入讨论。

但包生迟疑地先与老婆儿子凑一起,轻轻问儿子:“现在有不少漂亮女人凭美色拿业务……”

包太立马横刀插入,“去,我没瞎,看得出来。”

包奕凡则道:“应该是现在有不少男人凭美色让女人卖命。你看看这么麻烦的操作,你以为人家愿意?切。”

包生将信将疑。安迪则是捂紧黑色羊绒大衣养神。这种公司的立式空调怎么都不如中央空调,冻得她双脚冰凉。可她竟然养神着给睡着了。被包奕凡拍醒的时候,她有整一分钟时间没回过神来,只是傻傻地看着眼前这个还有点陌生的男人。直到包奕凡忍不住吻她一下,她才警觉地一缩身,“唔,你们开完会了?”

“我爸妈想跟你一起吃个中饭。方案当然是不用说的,完美。”

安迪顿时方寸大乱,“别……我们……不……”

“别担心,有我。”

“不要,我还没想过……不要。”

包奕凡眼中掠过一丝惊讶,他还是第一次遇到女孩子没想嫁他,可再一想释然,是他处心积虑浑身充满骚气地将生米煮成熟饭,可两人毕竟这才相处不到一百个小时。他转出门艰难地将爸妈打发了。尤其是他的妈,被他爸拉走的时候还一步三回头的,仿佛割舍了一个宝贝女儿。

回去的路上,安迪看到一家药店。她扭头盯着药店招牌看了好一会儿。毓婷,需要吗?可心中一股强烈的期待压到了所有的恐惧。她准备好了。

樊胜美周六约了王柏川一起去郊外吃农家菜。周六没别的事儿,她懒洋洋赖床许久才起床,见屋里一个人影子都无。她不知关雎尔今天周末也加班,而邱莹莹竟然有了爱慕者的追求,周末也有了节目。她只觉得最近22楼的气压很反常,大伙儿对她有情绪,当然可以表现为周末2202里面只有她一个人。

王柏川来电的时候,樊胜美正精心化妆,她让王柏川等着,依旧一丝不苟地将妆化完,才明媚照人地下楼。

因此王柏川看着樊胜美勾画精美犹如熟透粉桃的唇,担心地请示:“我可以吻你吗?”

王柏川所料没错,樊胜美当然拒绝,“啊……不行,我花了好几分钟才得到最佳效果,漂亮吗?要让你看一天呢,不可以破坏哦。”

望着樊胜美嘟得高高的娇嫩的唇,王柏川郁闷地道:“这么漂亮又不让我吻,你知道这叫酷刑吗?”

樊胜美娇笑,偏偏又凑到开车的王柏川面前轻轻摆动头发,“今天的香水好闻吗?”

“清朝十大酷刑,你打算挨个儿让我尝一遍吗?不带这样的,求求你了。”

樊胜美得意地笑,在王柏川面前,她怎么都是美的。

可偏偏此时,她的顶头上司打来电话。“小樊,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你想听哪个。”樊胜美最烦这种老套路的卖关子,可面对上司,她只能微笑着装出一脸急切,“当然要先听好消息啦。什么?什么?”说完冲王柏川做个鬼脸。

“好消息是,周一上班发年终奖。呵呵。”

樊胜美顿时只觉得眼前这个沉闷的冬季并不讨厌了,“哇,太好了。”当然是太好了,终于可以投奔CBD中的CBD了。“那个,坏消息呢?”

“坏消息是,你得过来和我加班两天。一方面是协助上头做分配表,另一方面我们得预备周一年终奖发放之后的大规模辞职潮。这就过来?呵呵,我中饭食堂请吃小炒。”

樊胜美一口答应。结束通话,她长吁一口气,“终于发年终奖了,我可以跳槽了。可是今天得去加班不可。”

“啥,不去农家乐了?那儿可是已经订桌的,好难抢到的。还有你想念好几天的牛奶草莓。”

“没办法,年终奖出来之前关键两天,只要表现稍有不慎,就有被划掉一个零的可能。等奖金到手,谁还管他们死活,立马递交辞呈。去我公司吧。唉,加班去。”樊胜美说着,拿出化妆盒,开始清理嘴唇。如此娇嫩性感的嘴唇,显然不适合上班用。

王柏川只得调头开往樊胜美的公司。不过更让他郁闷的是,樊胜美自觉清理了嘴唇上的障碍,却不是为他。他心里有点赌气,两人公司门口分别时候他不肯祭出吻别。可他还是约了其他朋友去那家农家乐,为的是樊胜美喜欢此时刚上市的牛奶草莓。王柏川打算多买一点儿,让樊胜美吃个痛快。

而樊胜美在公司里与顶头上司两个一起加班,虽然笑容一如既往,可工作态度还是有所变化的。这会儿还卖命的话,就有点儿傻了。

安迪一下午与同行喝咖啡聊天,包奕凡独自坐在另一角做事。其实包奕凡也认识那两个人,但安迪不让他做跟班,他只能照做。然后安迪换一个地方换一批人,他又是负责送到,等待,或者自己转开去办点儿事。他对安迪唯一的干扰只有一条短信,“千万别答应他们的晚饭邀约。”

安迪也很自觉,提高谈话效率,压缩聊天时间,等第二批会晤结束出来,包奕凡还在车上睡大觉。与安迪会晤的人正好与包奕凡一起玩车,一起出来见到包奕凡的骚包车停在咖啡店特许的车位上,就伸手敲了一下车窗。包奕凡惊醒,当即跳出来。熟人见此一笑,当即调整与安迪之间的距离,自觉再拉开半米。包太子临时充当司机常有,但长时间耐心等在车上,那就别有意味了。包奕凡收到朋友的好几句调戏。

等终于两人世界,包奕凡不急于开车,道:“我爸妈再次要求跟你共进晚餐。”

安迪笑问一句:“你爸妈一年要提出几次类似要求?”

“谁给你的这印象?这下非让你去不可,你看了便知。”

安迪不便将曲筱绡招供出来,再说她也不是太相信曲筱绡,便只是低头而笑,“不去。应付不来。”

“其实我早就跟他们说了你不去,只是知会你一下他们的诚意。我很矛盾,恨不得立即带你见爸妈,见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和所有朋友同学,让我的亲朋好友都知道你是我的女人。可条件限制,我们两个在一起的时间太少,目前没法分一分一秒给别人,我要独占。”

“谁是你的女人,谁答应让你独……”安迪连忙刹住车,瞪包奕凡一眼,“你比我还疯。”

“你疯?”包奕凡哈哈大笑,想到两人早上的对话,安迪忧心忡忡地问他是不是太疯狂,这理科生真是读书读傻了。他启动车子,拐上马路,才道:“你这点儿道行也算疯,我算什么?”很快遇到红灯,包奕凡轻声道:“回去,疯一个给你见识见识?”

安迪都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也说不出口,想到早上的疯狂,脸又烧得通红。等回到宾馆,走进电梯,面对镜子一般的电梯门,安迪指着镜子中的两个人道:“两个衣冠禽兽。”

包奕凡很是哭笑不得,但电梯到了一楼有人进来,他只能忍着不说。走进房间,他一边脱掉外套,一边装傻,“如果去除衣冠,是不是可以理所当然地禽兽?”

“不可以。你别打搅我,我要做个笔记。”安迪忙着接通电源,打开电脑,坐下等待开机程序结束,见包奕凡拎了他的行李包进卧室,还真把她的房间当他的了。安迪没吱声,趁包奕凡没在眼前晃悠,抓紧时间脱了大衣和套装。等包奕凡换了家常衣服出来,她已经坐在沙发上打字。

包奕凡先关掉自己的手机,又将茶几上安迪的手机也擅自关了,便一纵身腻到同一张沙发里。于是什么笔记,安迪对于刚才的会晤一个字都记不起来,还记录什么。全身所有的触觉都被包奕凡侵占。不知不觉中,笔记本被包奕凡移除。

热吻之后,包奕凡问:“晚饭,喜欢吃什么?你提要求,我考虑去什么饭店。”

安迪有点儿浑浑噩噩地转了下眼珠子,一时接不上话,好容易才有一丝理智回来,发现自己紧紧拥抱着某个人。她先忙着用那一丝理智在灵魂深处闹了半天革命,可不舍得放手,只能眼睛一闭,装作鸵鸟钻进某个人的怀里,“不去,哪儿都不去。”

包奕凡欢呼一声,拿起座机电话到餐厅定了上门送餐。安迪在包奕凡打电话的时候,抬头第一次近距离地仔细地而且是肆无忌惮地看包奕凡,近到可以看清他的每一个毛孔,以及说话时候脸部肌肉的牵动。她很想伸出手指触摸他,可终究是没有胆量,唯有看着,看着。包奕凡也感受到了目光的灼烧,他回过脸来也对着安迪凝视,等通完电话,他再度紧紧将安迪抱入怀中,但没打断两人之间的凝视。

“我终于看到你的心里有我。”他捏着安迪的一只手,贴到自己脸上。但安迪的手捏着拳头,犹豫了好一会儿,才舒展开来。用手指,触摸全新的感受。一种颤抖的感觉弥漫在两人之间,激荡出强烈的琶音,安迪几欲逃避,都被包奕凡紧紧按住。包奕凡捏着这只手离开他的唇的时候,才道:“记住这是你的男人。”

“不仅仅是情欲?”

“两个如此骄傲的人走在一起,没有爱情,怎么情欲。”

安迪不禁再次想到包奕凡据说很辉煌的历史,脱口而出,“Where Beauty cannot keep her lustrous eyes, Or new Love pine at them beyond tomorrow.”(美人守不住明眸,新的恋情过不完明天。)

“反对截取最没营养的一句。应该是But on the viewless wings of Poesy, Though the dull brain perplexes and retards.我心已沦陷于你,我的女人,赏我一个吻。”(乘着诗歌无形的翅膀,尽管这混沌的头脑早已跟随你。)

“不好吧。”安迪反而条件反射地咬住嘴唇,可又清晰记得两人已不知吻了多少次,她这回答好生矫情。可她就是没有勇气主动。而包奕凡也不急,一直静静地等,用眼睛一遍遍地抚慰她,鼓励她。安迪终于闭上眼睛,横下一条心来。她主动了一回。当然,有一回的突破,便有第二回,第三回……

哪有什么理智呢?安迪觉得两人的相处模式就是衣冠禽兽。第二天,她有生以来第一次恨自己做的马不停蹄的工作安排表。她拿出吃奶的劲儿,才将工作做得依然完美。

无忧书城 > 社会小说 > 欢乐颂 > 第三十三章
回目录:《欢乐颂》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82年生的金智英作者:赵南柱 2芳华作者:严歌苓 3坡道上的家作者:角田光代 4万家诉讼(幸福到万家)作者:陈源斌 5兄弟:下部作者:余华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