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欢乐颂目录
无忧书城 > 社会小说 > 欢乐颂 > 第四十五章

第四十五章

所属书籍: 欢乐颂

    关雎尔才进2202,邱莹莹就黑着脸要出门。“你干什么去?呃,我跟你一起去。”

    邱莹莹没好气地将手中身份证给关雎尔,“一个警察跟来查我,让我拿身份证下去给他看。烦死了,我又不像坏人。”

    关雎尔接了身份证,“你洗洗脸,披头散发的很不堪,我替你下去。长什么样儿的。”

    “大冷天穿很少的,戴墨镜,好像……忘了,反正你一看就知道。”

    关雎尔将邱莹莹推进洗手间,拿身份证下楼。到一楼大厅,一看见大厅中间站着的一个挺拔的年轻男子,戴着墨镜背着双肩包的样子看上去不像警察,倒是像时尚青年。但关雎尔认定那就是要查邱莹莹的警察。她小心走过去,壮着胆儿问:“请问是警察先生吗?”

    那警察扭头,拿墨镜对着关雎尔:“你是?我就是。”

    “我跟邱莹莹住一个单元,我送身份证下来。她情绪不大好,我让她休整休整。”

    警察看看身份证,就还给关雎尔,“与她口述的一致。也没什么大事,我看她在火车站广场乱哭乱走挺危险,正好我值夜班下班,找个借口送她回家。我也感觉她状态不大好,想折腾她几下,让她忘记关注的那前男友,免得死心眼做出不计后果的事情来。既然她有朋友在,我就交差给你啦。今天你得小心盯住她。”

    关雎尔惊讶,“咦,小邱真幸运呢。谢谢你。这么辛苦的……不好意思……”

    “哦,这个不用不好意思,让她以后小心安全就是。我给你个电话,要是你盯不住你的朋友,尽管来电呼我,我披张虎皮能解决不少问题,嘿嘿。你也给我一个吧,等我睡醒再来问问,了却一桩心事。”

    关雎尔听着觉得非常在理,拿出手机与警察交流了号码,送他出门。只见警察跳上一辆外地牌照的小破车,回头冲她摆摆手,呼啸而去。曲筱绡正好送走志愿者回来,见此奇道:“帅哥?怎么搭上的?”

    “小邱搭上的,我帮她收拾残局。”

    “嘿,没天理,这样也能搭上帅哥。嗳,小关,你看唐虞允怎么样。”曲筱绡终于没耐心了,不如直接发问。

    “什么怎么样?”

    曲筱绡看清关雎尔的眼神,只能翻个白眼,“我帮不了啦。关关小宝贝,你到底喜欢什么样的男人?我咋越来越觉得你像个修女,对男人一点儿兴趣都没有吗?那些追求你的人都看不上吗?”

    “你……你……唐……”

    “没错,我就是想给你做媒。”

    关雎尔连忙摇头,“NO。没感觉。”

    曲筱绡尖叫:“你到底要什么样的啊?”

    “不知道,还早呢。”

    曲筱绡翻着白眼,蹬着脚狠狠而走。关雎尔跟着走出电梯,既然得知曲筱绡的阴谋,她就不再去2203凑热闹,回头盯紧邱莹莹不让做傻事才是第一要务。

    不久,接到警察来电,“没事儿吧?”

    “没事儿呢。我劝她睡了。谢谢。”

    “嗯,那就好,我也睡了。听得出我的背景音乐吗?呵呵。”

    “黑金属。”

    “啊?你听得懂?自杀黑金属,你听这毛茸茸的瘆人吉他声。听着这个刷牙,你道什么效果?哈哈。”

    关雎尔也忍不住笑了,“牙好,胃口就好,身体倍儿棒。”

    警察哈哈大笑,“就是啊。我姓谢,小警察,以后有需要我的尽管电话我。”

    关雎尔犹豫了一下,“我姓关,小会计。”

    “小关,今晚音乐节有我很心水的后朋克乐队IDH的现场,有没有兴趣?非常难得。我五点去接你,随便吃点儿,然后就是一晚上的啤酒和音乐,怎样?”

    关雎尔错愕,却不由自主地应了“好”。等电话结束,她不禁先冲过去邱莹莹的房间,对着里面蜷着睡觉的邱莹莹发呆。回过神来,才直着眼睛回到自己房间,打开电脑查IDH究竟是什么。

    包奕凡午饭后被人约走去市中心谈正经事。包太在饭桌上一听就提出安迪可以跟她在一起,她会照顾好安迪。安迪赶紧脚底抹油,蹿上包奕凡的车子。第一次,包奕凡开车稳得堪比拖拉机的速度。两人到了市中心,安迪去附近逛店。才走没几步,包奕凡就追过来,摸出一把零钱。“我昨晚看你包里除了卡,好像没零钱。这些带着,随时买矿泉水小零食用,别渴着自己。”

    “嘿,到处都是ATM机。”

    包奕凡自己也笑,“快进去,别外面冻着。走累了就坐。”

    安迪不语,看着包奕凡直笑,甚至笑得有点儿不怀好意。等包奕凡一走,她打车去医院,先弄清楚是不是怀孕再说。她哪有包奕凡以为的那么弱不禁风。

    结果,不出所料。

    安迪又打车,回去包奕凡的住处。进门,她先一个电话打给谭宗明。

    谭宗明听到这个消息,更多的是意外。他以为讲科学讲遗传的安迪可能不敢要自己的孩子。他这样的圆滑人竟是闷声好久,才道:“恭喜……恭喜!你在哪儿?为你庆祝一下。”

    “我在包奕凡家。老谭,我是深思熟虑的。”

    “既然已经有了孩子,打算怎么处理与小包的关系?还这么挂着?他能不提出结婚?如果结婚你是不是打算跟他开诚布公?”

    “这是个难题。也是我一直不敢正视怀孕现实的原因。”

    “打算怎么办?我的态度你反正知道,不管你作什么决定,我都支持你。”

    “不知道,但我离不开包子。”安迪说到这儿,不禁想到刚才包奕凡拿零钱给她,她叹了一声气,“我只想跟他开心地在一起,多一天是一天,不想以后。我知道这种说法不负责任。”

    “但你现在的每一个决定,必将影响到孩子。成年人能承担的,孩子不行。我必须提醒你。”

    “老谭,不能让我没心没肺地多快乐几天吗?”

    “你自己想好了,小包会一天紧似一天地对你逼婚。你眼下没有理由再拒绝。”

    “再说吧,兵来将挡,还能怎样。”

    谭宗明表示莫名惊诧,这种不负责任的说法不是他熟悉的安迪的态度。可再设身处地替当事人想想,安迪又能怎么做呢?要么自私,要么自残,两选其一,别无第三条路。

    只是,才刚结束与谭宗明的通话,魏国强的电话不期而至。安迪皱着眉头看显示,看了好一会儿,才接通。又迟滞了会儿,才放到耳边。

    “刚刚接到你男朋友妈妈的电话。很替你开心。恭喜你。”

    安迪心里堵了千言万语,没好气地道:“我都不敢开心,你们都开心什么。”

    “你敢于走出这一步,我替你高兴,你是准备好担当了,这一步走得不容易。担当这两个字,我这辈子曾经很敢说,却没做到。现在不敢乱说,却是计算风险后的保证。我替你加个砝码,无论如何,发生什么情况,你大人小孩都有我可以依靠。”

    这是安迪自知道怀孕后最想听的话,可这样的话却来自魏国强之口,她真是有溺水的感觉。“这方面,我不会给你自赎的机会。我今天接你电话的原因是,我刚得知我男友的妈妈千方百计高攀你,看样子是高攀上了。如果你不搭理她,不给她兴风作浪的机会,我会感激你。”

    “嗯。我最近赋闲,打算多看些书。看到不错的会打包给你。对那些商人妇不必大动肝火,看你的书,做你的事,占据你的主动,偶尔给她一块糖吃,她就不会多事。她要是越界,你打电话给我。你总之还是坚持你的,合得来的才是亲人,合不来的再近的血缘也是路人。”

    安迪差点儿噎死,她的所作所为本来还挺自以为是的,被魏国强一说,怎么听上去净是笑话。“所以,滚。你们两个我不待见的再联合到一起也不会负负得正。”

    而魏国强还没滚的时候,安迪坐在关着门的书房里已经听到门口保姆与包太的大声对话。安迪不禁皱眉作束手状,看来这是不得不正视的现实,想跟包奕凡在一起,尤其是有了孩子之后,只能连带着接受包奕凡的各种关系,买一送一,买一送二,买一送不知多少……连魏国强都有隙可钻,好烦!

    可是,偏偏,对付正在客厅吩咐保姆炖什么煮什么的包太,魏国强的建议最有用。看她的书,做她的事,将包太当耳边风,以不变应万变。直到包太的脚步声渐渐接近书房,然后不知怎么在门口停顿了会儿,才敲门,但不等安迪应声就进门。安迪这才起身。

    “囡囡啊,快坐下,快坐下。好点儿没有?我还以为你在逛街了,就过来看看,吩咐保姆做清淡的汤水。要不要去医院看看?我联系城里最好的医生,你以后都在这儿做产检。”

    “哦,麻烦您。我已经去医院做了检查,都没猜错。等再长大一点儿,我打算去美国做一下全面检查。”

    包太挺尴尬,显然人家看不上你这二线城市的医院。她当然不知道安迪说的全是真话,安迪需要给未出生的孩子做目前科学能达到的最完备的筛查,并无歧视她推荐的医院的意思。包太心里挺不舒服。“呵呵,我忘了你是美国公民了。想吃什么?尽管跟我说。”

    “好,谢谢关心。”

    包太讪讪的,再顺着这话题说下去,就显得她没资格了。可这儿是儿子的家,她没有一走了之的道理。她就是不走。“你们……打算什么时候结婚啊?既然有孩子了……”

    “这件事我正打算跟包奕凡谈。我所受教育不怎么中国传统,婚姻在我眼里是条神圣的契约。如果不结婚,即使有孩子,大家依然是自由身,来去自由。如果结婚,我必须对包奕凡有言在先,他若违背契约,我必追究,不惜两败俱伤。所以我无法给您答案,这取决于包奕凡愿不愿意跟我谈。”

    包太彻底无语。面对一个不惜两败俱伤又拥有强大火力的女人,哪个男人求婚前都得三思的吧。尤其是包太作为过来人,她还真少见哪个有点儿钱的男人能在一世婚姻中不出点儿轨。正好包太繁忙的电话此时应景地响起,包太便借口告辞了。出去后越想越没意思,这女人想仗势骑在他们包家三口头上吗?她一个电话打给儿子,将对话原原本本传达过去。

    安迪送包太出门,回来给22楼的姑娘们群发短信,“我怀孕了,恭喜我吧。”顷刻,短信回复如潮,各种祝福,各种询问。

    包奕凡赶着回来的时候,安迪正回短信回得手指抽筋,一见包奕凡就道:“我是孕妇,多用手机不利胎儿健康,你帮我回复短信,我口述。”

    包奕凡接了手机,一一回复:“包子回来了,我要重色轻友了。”安迪哭笑不得地看着。这招很有效,短信暂告段落。

    “你妈来过。”

    “她都告诉我了。你干什么去?”

    “书房拿化验单给你看看。她好像生我气,她不敢真诚,我不能造假,两人面对面僵了。”

    “你说去美国检查?”

    “嗯,她这也告状?等胎儿稍大些,我去做个染色体检查,做出最大可能的排除,可以放心啊。我记得有专利壁垒,国内有些可能查得不够全面。这也不对?”

    “哈哈,难怪她理解不了。我听她那么一说,还以为你打算美国检查美国生产,以后孩子竞选美国总统时候免得受出生地困扰,受奥巴马提示啊,我还想你考虑得够远大的。”

    “你妈有没有告诉你,她第一时间报告到魏国强那儿去了?魏国强显得很得意啊。”

    包奕凡只能一脸无奈,借着换家居服,暂时躲避尴尬。等换好衣服,手里拿着化验单,包奕凡才道:“我妈,如你所言,不敢面对真实,她只能虚张声势。从她对我告状的口气看,她在你面前很吃亏,虽然你本意并没有怎么样她。你对婚姻的态度,吓到她了。”

    “你别这么看着我,既然她已经传达到,我就不说第二遍了。你也知道这是我一贯态度。再接下去,只有讨论细节。但这只能发生在我们其中一位求婚之后。”

    “孩儿妈,我们两个还有婚前婚后财产问题,我的部分需要跟我爸讨论后定,基本上……这回送我妈出游,也是我跟我爸财产的划分,这时间无法由我拿捏。求婚前我必须把自己的一块弄清楚,才能有诚意地跟你讨论进一步的细节,不会害你吃亏。我相信如果我现在什么都没做好,就愣头愣脑跪下求婚送上戒指,你会拿眼白翻我,这不符合我们两个的风格,也遗患无穷。我想你会理解我。”

    “以前你妈妈反对我跟你交往,绕过你来找我的时候,我已经跟她提起过,其实我跟她总说实话,她却总生气不相信。我说你们家财产很难分割,而我则要求婚前财产公证,以保证婚后财产共有,即我不占便宜,但也不放弃权益。依你们家的情况,怎么共有?所以让她不用担心我们会结婚。你别担心,我清楚着呢。”

    这回,轮到包奕凡向包太学习晕眩。“你从来就没打算跟我结婚?”

    “不切实际啊,我能做到的我会去做,你能做到的我也会要求你做到,但我不能要求再搭上你父母,这太强人所难,而且看上去你妈很有意见的。我又没说错。为了结个婚搞得相处不愉快,何必?结婚如此不愉快,结婚后又怎么愉快得起来。不如现在这样大家都开开心心,我没意见。有孩子也不会改变什么。”

    “你说结婚是为了什么?”

    “是啊,干吗结婚,一纸契约而已。”

    “不,我的意思是结婚是爱情的归宿,我们必须往结婚那一步走……”

    “以证明爱情?不需要法律约束,两个人相爱一辈子,不是更能证明爱情的纯粹?”

    “不是证明,爱情意味着独占欲,我们用婚姻宣示所有权,你是我的,我是你的。向彼此宣示,也向世界宣示。是社会人与这个社会的约定俗成。”说到这儿,包奕凡停顿,想了会儿,道,“你等我十分钟。”

    安迪笑道:“偷偷上网搜索怎么反驳吗?”

    包奕凡大笑走进卧室。“我需要吗?”

    安迪当即放弃孕妇害怕手机辐射的信条,对着手机上跳跃的时间为卧室内的包奕凡踊跃读秒。精确地读到十分钟,她便欢欢儿地跳跃到卧室门口,克制地敲了三下,“网速不行吗?哈哈。”

    “伤停补时五分钟。”

    安迪很开心地坐回去,等待包奕凡出糗。不到五分钟,卧室门开,却出来一个衣冠楚楚的包奕凡。穿得非常正式,一身黑西装,雪白衬衫,领结,脸面头发都重新收拾过,俊帅逼人。安迪倒是不解了。忽然眼皮一跳,他这身郑重打扮是准备求婚?她顿时紧张地坐直了,她没准备。

    包奕凡走到安迪面前,却忽然掏出墨镜戴上,合着音乐的拍子很酷地开始摆造型。或站或走,或卧或坐,一边还甩着头发问怎么样。安迪张口结舌地看着,“干什么?客串名模?”刚刚还在严肃讨论婚姻,忽然开始走娱乐路线,这个跳跃有点儿大。

    包奕凡兴致勃勃地摆起了POSE,最后俨然有斧头帮舞的一丝风采,安迪看得大笑,“你……你……要不要我跳肚皮舞给你伴舞?”

    “哟,不敢劳动您大驾。”包奕凡这才一个滑步,溜到安迪身边坐下,自嘲地道,“刚才被自己说的话打动了,说到婚姻宣示所有权,你的是我的,我的是你的,顿时一激动,打算换上全套郑重其事向你求婚。但对着镜子练习练习‘从此我的全是你的’,才意识到不对,‘我的’边际在哪里?不能提出明确的边际,便有拿甜言蜜语蒙你的嫌疑。只能半途而废。但显然,我还是比较帅,打扮一下更帅,是不是。”

    “哈哈,你显然一直走偶像路线的。会不会你觉得我脑袋不够浪漫,以对待合同的方式对待婚姻?”

    “我也正问自己这个问题。如果年轻十年,我一激动早在遇见你那天就求婚了,求婚词可能就是‘从此我的全是你的’,但年轻的我未必觉得那是欺骗。你那时候也年轻,可能也头脑一激动就答应,我们激动地等着年龄一符合就结婚了。反而那时候什么都好办,办了就完了。”

    “然后你妈嫌我没身家,处处防贼一样防我挪用你家的钱。我在你家最适合的位置可能是财务,可被你妈发配到完全不适合的销售部。每天回家跟你龃龉不断。”说到这儿的时候,安迪隐隐约约想到什么。

    “以前不懂担当,乱承诺。现在懂了担当,不敢承诺。想起来有点儿不安。血性呢?再过十年又会怎样?”

    “哎哟,我想起来了,魏国强刚才也跟我说类似的话。”安迪怔怔地看着包奕凡,“但我不打算理解他原谅他。”

    “这年头找个让自己恨的对手不容易,大多数是让人厌烦鄙视的。留着他,干吗原谅他。”包奕凡微微直起身,脱下西装扔一边,又舒舒服服地躺回来,拆着袖扣,“然后一想,我们都真大逆不道啊,我那么对我妈。”

    安迪伸手帮包奕凡拆袖扣,又想帮拆领结,但不懂窍门,只能将包奕凡的脖子揪过来慢慢研究。“以前对于让我不快乐的,我两个办法,要么一声不吭走开,要么出手打得他满地找牙。现在发现那都不是本事,容忍才是最大本事,可我真做不到。对不起,我让你为难。”

    “孩儿他娘……”

    “你怎么又改称呼?”

    “孩儿他娘好像更顺口,我这不是正在调适角色中嘛。我其实在卧室里准备了很多道歉,暂时没法诚心诚意向你求婚,我很无地自容的,怎么变成你向我道歉了?”

    话题又回到求婚,安迪心里又泛起不安。她没资格谈婚论嫁,巴不得包奕凡不求婚,免得她必须面对自己的良心,究竟是向包奕凡承认家世,还是隐瞒。这也直接关系到她的快乐。想那奇点是从小经受磨难的,可自打知道她的身世后,两人之间便隐隐约约总有一线沉重的脉动,让人无法轻松谈爱。面对包奕凡的真心实意,她只能掩住自己的良心,继续隐藏她的这一致命现实,只说别的。“我没准备好。孩子来得很突然,求婚……我也没想过,我们真正认识才三个月,真正见面才几天,我巴不得你别求婚,应对不了。别看我好像挺镇定,我很慌。我虽然很高兴孩子降临,可一下子来得太多,魏国强,你妈,我快支撑不住了。我非常高兴你不求婚,松口气,就这样。我不跟你绕圈子了。我是孕妇,孕妇,我最大,你别再对我一本正经。”

    包奕凡沉默了会儿,却“扑”的一声似是泄气,又像是克制不住地笑,然后就真的笑了起来。“我也紧张坏了。天,忽然成了孩儿他爸,无论如何得给孩儿他妈一个态度,可我什么准备都没有,完全举止失措,你不怪我就好。安迪,我爱你,非常非常爱你。你相信我,下半辈子托付我,我不会让你后悔。我保证。”

    可是安迪根本不敢去想象未来,尤其是孩子出生之后的未来。她心中有鬼地笑,笑得歪鼻子歪眼的,全是勉强。

    邱莹莹虽然被关雎尔按住了睡觉,可她怎么都睡不着,脑子里一遍又一遍地重现火车站那一幕。可她又困得昏昏沉沉,猫在被窝里不愿起来。吃中饭时候,关雎尔过来轻轻呼她一声,她不出声,装睡,她不想动,她万念俱灰,什么希望都没有了。

    樊胜美与王柏川慢悠悠喝完早茶,终于等到商店开门的时间。两人进去买了一台笔记本电脑。王柏川喜欢名牌,在财力允许范围内,他总买最好最亮眼的牌子。因此他们进店就义无反顾地直奔ThinkPad专柜。面对陈列的一台台笔记本电脑,王柏川自然是问樊胜美喜欢哪一台。樊胜美看来看去,环肥燕瘦,最终无非是落实到一个价格,看王柏川愿不愿意掏钱。因此她不愿表态,只摇摇头道:“你替我决定,我不懂电脑。我只要能上网,普通玩玩就行。”

    王柏川想想女孩子嘛,玩电脑肯定不懂电脑。可他也没调查过最近时兴哪一种,在店员熟练推荐下,王柏川挑了一台适合女孩子的样子轻薄小巧的,麻利地刷卡付款,新电脑立刻到手。

    樊胜美非常开心。关雎尔有一台公司给的电脑,功能最强大;邱莹莹有一台老掉牙的二手机,上网简直是牛拉车似的,内存显然不够用。可樊胜美每周要寄钱给家里一次,她下意识地不大乐意借用关雎尔的公家电脑,而最常用的就是邱莹莹的电脑。在邱莹莹那儿,她可以招呼都不用打,走进去开机操作,操作完了就关机,如果事后忘了跟邱莹莹说一声都没事。邱莹莹就是这么友爱。

    可樊胜美并没表现得非常雀跃,她即使穷,也不愿显露出小家子气。她很得体地亲了下王柏川的脸,轻轻说声“谢谢,真开心”,便罢。

    王柏川的工作没有休息日,只要客户有需求,他就得做事。客户其实已经呼唤了好一阵子,王柏川买好电脑,就赶去办公室找资料,计算报价,查询下家。樊胜美也跟着去。她闲着没事,办公室又没别的员工,她就顺手替王柏川整理整个办公室。这事儿她最在行,以前她工作的一项就是监督同事们办公桌的整齐有序。她一边收拾,一边找一张纸记录需要添置的文具,也记录可以改进的部分,等会儿可交给王柏川斟酌。王柏川办公室里的装备本来就是由她开天辟地一手配置,她当然熟悉应用,因此在小小办公室里如鱼得水。

    等王柏川的手头工作告一段落,她拿出记录,与王柏川商议改进。她这一刻觉得很有成就感,她可不是白吃白喝王柏川的拜金女,她真心实意地帮王柏川考虑与做事呢。在她提议下,他们草草吃了中饭,就奔文具商店,回来将办公室装备得焕然一新,樊胜美才满意放手。王柏川虽然觉得小公司没必要如此规矩讲究,但既然樊胜美高兴,他就依着,他也高兴。再说,樊胜美还不是为了他。

    忙碌一下午,王柏川实在有重要客户需要三陪,才依依不舍将樊胜美送回欢乐颂。

    樊胜美端庄了一整天,下车拎着新电脑走到拐角,确信王柏川看不见了,才欢快地蹦起来,一把将电脑抱进怀里,跳跃着往宿舍走。直到走出电梯,踏上22楼的地界,才又稍微收敛了点儿。不是为了端庄,而是考虑到邱莹莹此刻正伤心,她不能在伤心人儿面前太出格。

    樊胜美才刚打开门,就见关雎尔轻轻走过来,冲她使个眼色。樊胜美便将关雎尔迎入自己的小黑屋,掩上门,轻问:“小邱怎么样了。”

    “一位好心的巡警把她送回来,失魂落魄的,一直躺床上,我试探性跟她说说话,她都没应声,不知是不是睡着了。本想找曲筱绡商量,那家伙刚做完好事,养了一屋子刚成为太监的野猫,忙着呢。幸好樊姐回来了。”

    “小曲对猫倒是一往情深。小邱回来后没说别的?”

    关雎尔摇头,“万念俱灰的样子。我推着她,她才能洗脸洗手睡觉。我一整天都守着她呢,没戴耳机,一直没听见她房间里传出动静。不过她起太早,休息一下也好。”

    “小关,你真是个好姑娘。我去看看。”

    樊胜美放下电脑。可关雎尔虽注意到,却不是个好管闲事的人,不爱乱打听,樊胜美如果不主动说,她就不乱问。樊胜美未免有点儿小失落。她轻轻开门走进邱莹莹的房间,柔声道:“小邱,睡醒了吗?愿意跟樊姐说说话吗?”

    邱莹莹这才意识到,她一直在等待樊姐回来,樊姐的这一句如大旱甘霖,浇得她一头清醒。她连忙转过来,哑着嗓子道:“樊姐,我好难过。他这么快就能在老家相亲了一个女孩子,这么快就领来海市,说明他没爱过我,一点儿都没有,这么快就把我当空气了,看见我跟看见鬼一样。不是说他是好人吗?好人怎么这么绝情?”

    关雎尔已经憋一整天了,听见此问,立刻抢在樊胜美之前,道:“应勤要找一个结婚对象,正好你在合适的时候出现,他找你。等他发现你不符合硬件,他退出另找。其中无关感情。如果你意识到这一点,你才会发觉整个过程都很合理,并非我们以为的不可理喻。”

    但邱莹莹拿眼睛看着樊胜美,非要等樊胜美表态。樊胜美点头,“小关说得有道理。应勤不能说是坏人,但他不懂感情。你俩,真遗憾。忘掉他吧。”

    “真的没有希望了?可是我陷进去了,我喜欢他。我真鄙视自己,都是我自己不好,我要是……”

    “小邱,别这么说。你是个好姑娘,我们都这么说。有句话叫甲之熊掌乙之砒霜,你跟应勤只是不合适。你这么开朗善良的姑娘一定能找到更好的男朋友,樊姐对你有信心。”

    “可是,明明是我不够格,我以后还是不够格,谁还要我呢。”

    “胡说。樊姐比你大那么多,找了那么多朋友,总算找到王柏川,还常常磕磕碰碰的呢。你起来,向前看,大不了找到樊姐的岁数,你肯定能找到比王柏川更好的。”

    “嗯,对啊。小邱,你应该想想,你起码还找了呢,我一个都没有,我才比你小一年,我一个都没有,你还说你不够格没人要,我怎么办,买块豆腐撞死去?听樊姐的,樊姐什么时候骗过你。你要是自己不站起来不争气,那才真的没人要你了。”关雎尔站在樊胜美身后,也是给邱莹莹鼓劲。“小邱,你都睡一天了,起来,跟我去跑步,流汗水代替流泪水,完了晚上一起去听音乐会。”

    “对,小邱,起来,躺着永远解决不了问题。”樊胜美走向前,一把掀开被子,将邱莹莹拖起来,作势要给邱莹莹穿衣服。邱莹莹连忙自己穿。

    正好安迪怀孕的短信群发过来,大家都找到了事儿做。安迪将肚皮舞课时送给邱莹莹。但邱莹莹依然皱着眉头,“可是我还是非常非常想念应勤,怎么办?我想跑去他家。”

    “必须克制,告诉你自己,你们结束了。再去找应勤就是打搅别人的生活。”

    “他怎么能说来就来说走就走呢,我怎么全无主动权呢?”

    “爱情没有理由可讲。”

    “可你们说的,他跟我讲的不是爱情。所以我要问他理由。怎么能没有交代就走呢,他抢走了我的感情。”

    “可你想怎么办呢?你这么跟踪他,会被他看贱。”

    “我不是跟踪他,我要弄明白,弄明白他究竟怎么对我。他这么狠心,换我肯定做不出来。你们都说了,我是好姑娘,他凭什么。”

    “凭你不是处女,不符合他的标准。”

    “可我不是青菜萝卜,他,去他妈的标准。”可邱莹莹语塞,她知道这标准事关重大,“总之,我不放弃。关,你留家里,我自己跑步去,我会站起来,但我不放弃。我要向曲筱绡取经。”

    众人大惊。樊胜美与关雎尔看着邱莹莹跑出门去,大眼瞪小眼。怎么办?

    众人散了之后,2203剩下的活物为曲筱绡与赵医生,以及一屋子清醒过来之后长一声短一声惨叫得此起彼伏的十几只野猫。曲筱绡早已筋疲力尽,可经常在手术台边一站数小时的赵医生依然活泛儿。野猫们的惨叫叫得曲筱绡肝胆俱裂,不知该如何抚慰这些在笼子里乱窜的野猫,又得拿拖把时时清理野猫屎尿。而时常目睹人的生死,心理超强悍的赵医生则是冷静地上网寻找中止野猫惨叫的兽医文献。赵医生还没找到结果,曲筱绡等不及了,在猫猫们的大合唱中打电话寻求朋友们的经验援助,曲筱绡还打电话问她的钟点工,可不可以过来加班两整天,她愿意支付优厚酬金,可惜钟点工阿姨一听需要照料十几只猫,毅然拒绝上当。

    相比赵医生娴熟地借助网上搜索之便利获取知识,曲筱绡则是人肉搜索的高手,她用一个个电话精准逼近事实的真相。可惜,当她将人肉搜索结果与赵医生商讨时,赵医生总是盯着屏幕给她两个回答,要不是“依据呢?”,要不是“理论上不可行”。曲筱绡试图不信邪,“人家宠物医院医生说的呢,怎么不可信。要不我照着做。”

    赵医生镇定自若地答:“你的每一个决定都关系到猫的痛苦。”

    曲筱绡当即不敢实施打听来的办法,继续贤妻良母地照顾那十几只猫。当她发现她强悍的神经实在经受不住凄厉惨叫大合唱的时候,她沮丧地对依然专心于电脑的赵医生道:“我出去透透气,吃不消了。顺便到附近中介所看看。”

    “嗨,始作俑者,当初就跟你说一锅端肯定炸窝,你死活相信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一定要一刀切。现在该不该拿出负责的态度来?”

    “有你在,大主意都你掌握着,我只管泼皮耍赖,你说的。耶!”曲筱绡才不跟赵医生讲道理,她欢呼雀跃着准备跳出门去,但最终还是被赵医生施以暴力,抓回屋里。正好,她接到安迪怀孕的短信,曲筱绡直觉这是愚人节的预演。“咦,安迪未婚先孕?22楼谁都能未婚先孕,也轮不到她啊,她理智得像一台机器。”

    “真理智的机器才不会拿结婚当怀孕前提。你回复时候帮我提一笔,让她不用胡乱看什么书,回头我给她列书单,专业的,够培养出一个妇产科医生。”

    曲筱绡心中警钟长鸣,“你特理解她?”

    “嗯,你可以吃醋了。像她那样的智力机器,不向她推荐专业书籍,简直就是看不起她。有了,找到一个英语文献,我们看看怎么对付这些猫。”

    “你推荐她专业书籍?你到底是害她还是帮她?”但曲筱绡顺手将赵医生的意思与恭喜一起发了出去。

    赵医生没回答,专心致志看文献。而曲筱绡手机里则是接到安迪的回复,“正需要推荐。希望赵医生推荐英语的,可付费下载的。”曲筱绡看了惊讶,“还真是。”

    “她那样的病人我偶尔有遇到,还没到医院,自己先上网查了个七七八八,结果门诊时候比我还话多,烦得要死,可又缺乏基础知识只是个三脚猫。干脆让她学系统的,省得她天天提心吊胆。我们腾出客卫,把笼子里的猫都放客卫去,让自由行动,它们会稍有安全感。这份文献有观察数据做支撑,可以信。关客卫的原因是客卫方便彻底洗刷尿屎。我们整理客卫去,你看看什么不用搬。”

    曲筱绡这才放心了不吃醋,于是赵医生说什么她都能接受,只是她实在是娇小姐,进去客卫指点着江山说这个要搬那个也要搬,却翘着兰花指只拎出一瓶洗手液。赵医生看她翘着兰花指又不知要去客卫拎出什么来,索性将她轰出去,自己找一只纸箱将客卫收拾一空,又亲手平稳地将一只只猫都送入客卫,才一闪闪出客卫。

    “行了,等会儿喂猫和探望的事儿都我来,你别搭手了。我怀疑不出一小时,里面得臭气熏天,你进去就熏死在里面。趁天还亮,我们去买雨靴、胶手套、口罩。”

    “我被猫猫熏死,你会不会给我做人工呼吸?要不我们先演练演练?”曲筱绡眼睛一亮。

    “行啊,我们真实情景再现。你被熏翻,跌了个嘴啃屎,于是我先替你擦屎,不嫌脏臭替你人工呼吸。周围群猫环伺。”

    曲筱绡当然不会上当,拍手道:“好啊好啊,这种模拟我从小就会。一客花生芝麻冰激凌加巧克力酱……嗲赵,你说我最该让混合冰激凌摔在哪个部位呢?”

    赵医生挫败,只能拽起正拿眼睛放闪电的曲筱绡,出门采办去也。

    回来,正撞上等候已久,满脸悲悲切切的邱莹莹。邱莹莹是搬把凳子坐门口等曲筱绡回。即使曲筱绡在电话里保证说肯定一个小时后回家,邱莹莹却坐立不安,非得等在门口,对着电梯门,她才能稍稍安心。曲筱绡察言观色,发觉邱莹莹眼睛里带着狂热,她见猎心狂喜,哈哈,22楼终于又有得玩了。但她绝不打无准备的仗,她借口要给赵医生开门,要与赵医生一起探望寂寞了两个多小时的猫猫,赶紧躲进她的2203,先给关雎尔打电话知己知彼。

    “关关,臭臭怎么回事?竟然追着我要我解决人生大问题,我好怕怕哦。”

    “她现在有点儿情绪,你请体谅。听她的意思,应勤春节回家相亲找到符合硬杠子的女朋友,今早乘火车来海市,她去火车站现场追踪了。她想征求你的意见,怎么不屈不挠地追回应勤。”

    曲筱绡不禁偷偷看一眼赵医生,压低声音道:“咦,这种事我可不内行,我一向身边猛男环绕,要谁有谁。即使不绕着我转的,姐勾勾手指头也准上钩,没见去年底我还发动大伙儿把猛男往外推吗。我只管勾不管追啊。”

    关雎尔一下就想到曲筱绡顺利勾引白主管的彪悍往事,连连点头,“正好说明你有魅力,你教点儿给小邱也好,她现在只想找人说话而已。拜托拜托,千万出来跟她说说话,她现在相信你。”

    曲筱绡心里总算有了底,跟赵医生拍胸道:“嗲赵,我要做小邱的麻辣情医去了,你照顾好猫猫,这儿全拜托你了。”

    “曲桑,珍重,再见。”

    曲筱绡哈哈一声笑,踩着台步出门。走到门口,进出之间,对着邱莹莹大喝一声:“小邱,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枝花!”赵医生在里面莞尔一笑,却并不替曲筱绡操心,照旧坐在电脑前给安迪寻找专业书目录。

    但邱莹莹并未将眼中的狂热转化为言语的激烈对抗,这让充满斗志的曲筱绡颇有一拳打入棉花堆的落空感觉。邱莹莹有气无力地道:“我就单恋,就单恋。小曲,你最有办法,你说……”

    “对嗒对嗒,你算是问对人了,整个22楼要说恋爱谁谈得最多,我不敢乱说第一,但要说恋爱谁谈得最成功,甩掉的男人最多,我,22楼的老大。”曲筱绡踩着猫步,自信满满地走到邱莹莹身边,一只温暖的手搭在邱莹莹肩上,得意非凡地往2202门里面瞄了一眼。

    邱莹莹不知曲筱绡此言乃是刺着樊胜美而去,不知樊胜美在屋里听得翻脸,她抓住曲筱绡温暖的小手,急切地道:“你教教我怎么勾引到应勤,什么办法都行。”

    “你这样的资质,这样的长相,除了将应勤灌醉,骗到房间反锁,第二天光着身子哭着喊着要他负责,不从就威胁报警,还有什么办法?”

    赵医生闻言,做好了抢救女朋友的准备,这不是侮辱人吗。2202里面,关雎尔急了,“小曲,别胡说,也不看看场合。”

    邱莹莹却沉默了会儿,问:“怎么请他出来喝酒?需要开房吗?他要是不认怎么办?”

    “那还不简单,找个重要事儿,打个电话请他出来。等他一个转身,酒里面加点儿神马苍蝇粉树皮的,等他发作呗。”

    “他看见我像看见鬼,很怕我的样子,好像我要害他。哪请得出来。”

    “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做事儿最怕的是什么?唉,你这智商,能活着已经不容易,我还是别考你了,直接告诉你怎么做。耐心!你这傻不拉几的太没耐心,我告诉你,动物世界里狮子盯上羚羊,要怎么做?肯定是耐耐心心等在一边,装打哈欠打盹,其实两只眼睛一直瞄着羚羊。你呢,也别接近应勤,离他一定距离,只有你看得见他,他看不见你。比如微博,你取消粉他,让他放心以为你消失了,但收藏他的微博,随时进去看。比如找上他家去,但你别敲门,你只能躲在角落看他进进出出,不能起身不能喊,懂吗?”

    邱莹莹不知道曲筱绡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动物世界里的狮子确实是这么捕捉羚羊,再说曲筱绡说的都是实例,上手就可以操作,似乎挺通俗易懂,又正是她想做的,她只能点头确认。

    “现在开始拿纸记录。然后,你大概半个月左右,才给他微博留一句话。比如过几天的三八节快乐啦,还有什么母亲节问候母亲了没有啦,愚人节也可以用啦。反正不能少于半个月,时间越拖得长越好。等他以为安全了,回复你了,又当你是朋友了,你可以发动进攻了。话说回来,你每发一条,必须经过我的同意,要是打草惊蛇,我就没招了,知道什么叫前功尽弃吗?”

    邱莹莹愣愣地点头,“为什么要这么做?”

    “你总之要么全听我,要么一句不听,你要是有怀疑,立刻滚蛋,我才不高兴帮怀疑我的人。什么都别问,就照我说的做。第一条,三八节发,只有这么几个字:三八节快乐哦。最多加个笑脸。前面不要有为今天的事道歉,后面不要解释为什么要祝福男人三八节。记住了吗?”

    邱莹莹又是点头,“可是……”

    “可是个毛。”

    “我不是质疑你。我是说,应勤既然可以这么快地才一个春节就相亲成功,春节到今天才不到一个月女孩子就过来探望,万一再不到一个月,我才发出一条短信呢,他就结婚了,怎么办?”

    “我问你,你还有其他办法吗?如果没有,听我的。如果有,你另请高明。就这样。我照顾我家野猫去了。”

    曲筱绡毫无留恋地回2203了,掩上门,问赵医生:“你是不是在偷听我们闺蜜说悄悄话?”

    “我才明白你为什么拖了那么多日子才第一次见我。”

    “哈哈,你多疑啦。我那次是真的出差,不信我们立刻赶去我公司查机票给你看。我这么对小邱说,是因为小邱是个大糊涂。我是谁越压着我,我越跳得高,她是压着她,压着压着她就忘了,事情不就解决了吗。”

    “最初想的是怎么寻衅闹事吧?”

    “是啊。可她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我没劲死了,逼得我做了一次好人。奇怪,一个没劲透了,另一个也没劲透了,这两个怎么撞到一起,话都没法说,幸好分开,两人都还有做活人的机会。”

    “默契的一对不是凑一起有说不完的话,而是即使一天不说一个字,也不觉得无聊尴尬。”

    曲筱绡一阵心虚,“那不是说我们两个背对背看一整天的书吗?话可以一句不说,但手不能不动一下。”她说着摸摸赵医生的脸,如轻风柔柔吻过赵医生的唇。

    “不,我们两个是低级趣味的一对,我们关注的是下三路,屎尿屁。”

    “我嗅到有什么不对劲。你跟我说吧说吧,我怎么啦。”

    “没怎么啦,你怎么回事?想哪儿去了?”

    曲筱绡眨眨眼睛,但说不上来。她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

无忧书城 > 社会小说 > 欢乐颂 > 第四十五章
回目录:《欢乐颂》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橙红年代作者:骁骑校 2兄弟作者:余华 3芳华作者:严歌苓 4兄弟:上部 582年生的金智英作者:赵南柱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