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欢乐颂目录
无忧书城 > 社会小说 > 欢乐颂 > 第七十五章

第七十五章

所属书籍: 欢乐颂

    一桌沉默,邱莹莹又回那一桌敬酒。关睢尔拿起面前的杯子喝水,可嘴唇还没碰到水,眼泪却先落在水面上。她不愿被人看见,双手撑住额头,也顺势遮住眼睛。她一肚子的冤,可她不愿再说了,并不是谁有质疑她都必须辩白,她有自尊。而且她向来信奉来日方长。相处这么多日子以来,如果22楼的邻居和谢滨都认可曲筱绡的话而否认她的,那么她更不必向他们辩白。可虽然倔强地这么想,她心里的委屈还是止不住地冒上来。

    而刚才剑拔弩张的曲筱绡此时安静下来,也没胃口吃菜。这一天发生太多的事,内心再强壮的人也受不了。好在有赵医生,曲筱绡只要头一偏,就能靠上赵医生的肩头。她可以一直靠着赵医生的肩膀发呆,对此,曲筱绡非常确信。她也不管别人怎么看,她当然也不愿意看上关睢尔一眼,她头朝天花板,闭目养神。

    旁人看着,只觉关睢尔凄凉。

    樊胜美再次收到曹律师的名片。但这张名片上面密密麻麻的是墨汁未干的家里地址,家里电话号码,鲜为人知的QQ号,和微博ID。要换作过去,樊胜美早仪态万方地眼睛一亮了。可这回她没兴奋到哪儿去,心里竟有些不想被打扰,想把这张特殊的名片推回去。可出于礼貌,她还是接了。但她的略一迟疑落在曹律师的眼睛里。曹律师轻声笑道:“好像有个奇怪的规律,快乐与朋友分享,快乐不会减少,反而不仅自己更快乐,连带朋友也快乐起来。今天能坐在你身边真是非常幸运的事。”

    樊胜美第一反应是,这一段说辞肯定是曲筱绡与关睢尔大战时候曹律师绞尽脑汁想出来的,可又一想,人家虽然不是诉讼律师,好歹也是律师,口才当然了得,这种虚头八脑的文字自然不需要太斟酌就能出来。她依然持着名片,没收进包里,笑道:“暂时只想招募酒肉朋友。”她将名片举高一寸,“要不要收回去?”

    曹律师笑道:“你收着,归到活跃踊跃朋友档就行。”

    樊胜美这才将名片收进包里。她发现有话直说,做人简单方便得多。

    只有安迪正儿八经地在吃,但她被打扰了,有人在踢她的脚。她反射性地低头一瞧,却瞧见一只手机屏正对着她,上面明晃晃几个字,“快看我隔壁人的手”。安迪顺藤摸瓜往上看,是岳西的左手持着手机。安迪惊讶地先看看若无其事吃菜的岳西,才看岳西旁边的谢滨。谢滨倒是神色若常地吃菜,当然也是在想心事。这一桌可能都在想心事。但往下看,只见谢滨闲着的那只手死死抓着椅面一角,手指手背青筋爆绽,其姿势令安迪想到虬劲的龙爪。安迪不由得紧闭眼睛,扭开脸不看。但旁边随即传来岳西的一声冷笑,“装!”

    安迪愣了一下才回过神来,岳西说的是她。她淡淡地道:“惹毛我有什么意思?”

    “我一个字就能惹毛你?你也太脆弱了点吧。”

    “知道我脆弱,你非惹我,你是不是很过分?”

    “装,又开始装脆弱。”

    “没装啊,老弱病残孕,我榜上有名,排名最后呢。然后再回到前面一个问题,欺负孕妇你是不是很过分?”

    “孕妇怎么了,女人谁不会,装脆弱冲男人去装,又不是女人做的孽。”

    “你承认你欺负我了,欺负又怎的,是吧?”

    “谁欺负你了?”

    安迪扑哧一笑,回过头继续吃饭。包奕凡一直竖着耳朵听,觉得不会吵起来,才抬眼看岳西那边一眼,不料正好看到谢滨往安迪看一眼,神色中有明显的鄙夷。包奕凡自己常被人鄙夷,却容不得老婆被人鄙夷。他想来想去,觉得谢滨被他们调动工作后又无法抱怨,眼看着岳西被安迪搞脑子,谢滨感同身受呢。如此一想,包奕凡便作罢。

    邱莹莹和应勤敬完那边桌,两人都有了醉意,邱莹莹笑嘻嘻地又来到岳西身后,亢奋地道:“岳西,还是从你这儿开始。谁让我是我们22楼最先知道你名字的人呢。”

    顿时,除了埋头苦恼的关睢尔无动于衷,这一桌所有人的眼光都集中到岳西脸上。即便是满心烦躁的曲筱绡,眼珠子也随着此话而转动起来。与关睢尔一样不知情的谢滨却敏锐感受到一桌气场的暗涌,他迅速捕捉到岳西这个焦点,才发现这位22楼的局外人似乎很有不可告人的故事。

    岳西奇道:“我正说呢,你们怎么知道我名字的,原来都是从你嘴里传出去的?真正看不出,还是你来挖掘出我的名字,有水平。你可得告诉我,别说你是从中介查到的。”

    邱莹莹一听更亢奋了,“我又不是曲曲,还到处查人底细的。咱就是人品好,有人自动等在楼下问2202是不是有个叫岳西的,长什么什么样……”

    幸好有谢滨盯着岳西,就在岳西一跃而起的当儿,谢滨伸出手臂捞住了岳西,让岳西的一个耳光打了个空。谢滨随即起身挡在岳西面前。“有话好好说不行吗?”

    岳西愤怒地道:“原来是你通风报信,你害得我仇家杀上门来,逼得我在2202待不下去。你以为我爱来你婚宴?我无路可走。我才知道原来是你造的孽。你这千刀万剐的傻逼,你还结什么婚啊,直接去死,去死。”

    众人更加目瞪口呆,包奕凡忙也起身阻止岳西,“你的困境我理解。不过看在是我和赵医生联手救你的分儿上,再大的事也放婚宴结束后再说,行吧?”

    “我干吗要忍,我现在就不敢回去,我求你们让我跟着你们谁都嫌弃我累赘,我明天还得一大早搬家,可我还没地方搬呢,你们谁又肯帮我?我一肚子气找谁说?我连说话呛点儿你们都不能忍,我被这傻逼这么出卖,我干吗忍?婚宴算个屁,我还性命交关呢。我不说出来,难道还等傻逼婚宴结束拍拍屁股溜走再也找不到?你们谁给个公道话,谁?”

    邱莹莹给吓醒了,往应勤身后躲了躲,连忙道歉:“对不起,我真不知道那男人来找你是不安好心,还以为你躲小黑屋里不见人是怪癖呢。我真不是故意害你。回头你不如先来我家躲躲,我帮你找房子。”

    众人这才知道岳西被人找上门来的原因,22楼众女都知道邱莹莹性格,知道她还真不是故意,可事已至此,也不能怪岳西暴跳如雷。曲筱绡先蔫不拉几地道:“别闹了,这场子要闹也是老子我才能闹,你一个外来的再闹,我们帮亲不帮理,先捏死你。我有一套酒店公寓空着,你连夜搬过去住几天,总好过搬人家新婚夫妻家里当灯泡。半个月内不收你钱。可以闭嘴了。”

    安迪也道:“别怪小邱了,小邱不是第一个知道你姓名的人。我们几个早已知道你的事,更知道下午敲你门的叫李会衢,只是不点破而已。你被李会衢找上门来是迟早的,全怪到小邱头上欠妥。吵闹无助于解决问题,你坐下来,安心,知道下午2202门口冲突的来龙去脉之后,起码今晚我们都会护送你安全回去,帮你搬家。回头我找李会衢谈谈。你先坐下,让婚宴继续。”

    曹律师喃喃道:“这面子给大了。”

    岳西却依然警觉地问:“你刚才不让我跟,现在为什么要帮我这么大忙?你凭啥能跟李会衢对话?”

    安迪只得摸出名片给岳西看一下,收回。岳西虽然入行时浅,却也知道这个机构这个人,立刻噤声。可等坐下,又忍不住问:“我还是想知道,不,想确保一下,你为什么要帮我。”

    “结婚是小邱头等大事,都别闹啦,让她有个这辈子最美好的记忆好不好?”

    岳西道:“既然如此,请立刻兑现,过了婚宴我就无法确保你还能坚守承诺。”

    安迪郁道:“原来你以为你可以挟持我们。算了,不跟你计较,让你放心,我这就出去打个电话。你也请安心坐下别再刺头。”安迪起身,先到邱莹莹身边,“岳西新近遭遇人渣男人,所以有点刺。你这幸福的新娘别跟她计较,先给小曲敬酒吧,我打电话回来再我们互敬。”

    邱莹莹点头,好在她今天心情极佳,不会太受岳西影响,她忍不住抱抱安迪,“谢谢你。我其实也有错,不该多嘴。好,等会儿再敬你。还等着吃你的喜酒呢,你怎么迟迟不办呢。”

    包奕凡不得不插嘴:“我母亲刚往生不久,我们不方便大操大办。”

    安迪才得全身而退。

    另一边,应勤早抓住谢滨万分感谢着,又是谢滨救他们。谢滨客气了几下坐下,等岳西也坐下,他对岳西道:“我理解你的顾虑,也欣赏你的泼辣,但必须提醒你,这里随便出两个男人就可以把你扔出去,让婚宴平稳继续。这一屋没人认识你,你闹急了,谁都不会手软。好自为之。你也别以为我没看见你的小动作。”

    岳西果然没敢开口。但包奕凡好好看了谢滨几眼,直到谢滨也看他,他与谢滨火光四射地对视一会儿,才各自扭开脸。包奕凡觉得,谢滨是懂得审时度势的人。

    曲筱绡即使在岳西闹得最厉害的时候,依然眼睛只看着关睢尔,等邱莹莹敬酒到她面前,她还是看着保持一个姿势不变的关睢尔,道:“小邱,姐给你一句忠告:早生贵子,牢牢守住应勤。把什么妈富隆杜蕾斯全扔了。”

    邱莹莹又急又笑,“你就是没一句正经的。”

    “我每一句都正经,又好玩又正经还好用,你难道忘了我前不久最新给你的忠告?你把杯里的全喝了,早生贵子,多生贵子。”曲筱绡这才收回眼神儿,与邱莹莹碰杯,盯着邱莹莹让喝下去。

    谁都想不到,邱莹莹竟然真的将几乎满杯的红酒都喝了,一点儿不含糊。樊胜美惊得目瞪口呆,这一对冤家,什么时候暗度陈仓了?但再一想,曲筱绡的忠告对于邱莹莹而言,字字在理。估计前不久的最新忠告也是一语中的。

    邱莹莹打个饱嗝,醉意盎然地对曲筱绡附耳:“我给你一句完全相反的,多享受爱情多享受生活,早结婚,孩子别急着生。婚后生活真是太美好了,太美好了,婚后做跟婚前做感觉完全不一样,不信你试试。”

    曲筱绡一听就捂嘴爆笑,心情再差也忍不住笑了。两眼却看向赵医生,双手推邱莹莹到樊胜美那儿去。等邱莹莹和应勤两个离开了,她立马轻轻学舌给赵医生听,赵医生听了也爆笑,一边笑一边道:“有点道理,要不听她的?”

    “擦,求婚这么容易?给我把前戏做足再说。”

    邱莹莹被满满一杯红酒击倒,她走到樊胜美身边,就挤开曹律师,抱住樊胜美挤一张椅子上。“樊姐,虽然我结婚了,你还要保护我哦。”

    “别担心,你不需要求别人保护,你已经教育我们,简单反而很幸福。我们还得向你学呢。你一定会很幸福。”

    “谢谢樊姐,我真的好幸福欸。现在我什么都先为应勤着想,他也是,什么都为我着想,为了不让我拖着受伤后还在恢复的身子又是上班又是照顾他地累着,他让我辞职了呢。果然辞职后轻松很多,要不然与饭店谈婚宴也不会那么顺利呢,我有的是时间与饭店磨。樊姐,谢谢你这么多日子照顾我,真不舍得你。”

    樊胜美听得惊讶万分,辞职?她这个资深HR当即想到许多后果,这年头谁敢招没有非常出众的一技之长的新婚女子,这个新婚女子群体普遍意味着此后漫长的怀孕期,产假,哺乳期,和不足的睡眠,降低的智商。樊胜美几乎是用手指头都能预测到,邱莹莹起码两三年之内别想再就业。她忍不住轻问:“你辞职的事,你婆婆和你妈都答应吗?”

    “没问他们啊。可我真的撑不住了,一成家就发现家务事比独身时候不是翻倍,而是翻好几倍增加,还不能拖着不做,真累。主要是我还得照顾好应勤,他才是家里的主力。”

    樊胜美无语,只能扭头对应勤道:“小应,你以后是一家之主了,要好好照顾好我们小邱。一家之主意味着需要承担撑起一个家的责任,这个责任不小,但我们小邱信任你,嫁给你,相信你一定做得很好。我们都祝福你们。”邱莹莹听了也一个劲儿地点头。

    应勤有点儿大舌头地道:“对的,这话我妈也对我说了,结婚后就是大男人,就是一家之长。我一定会对莹莹好,樊姐放心。对了,我还有一件事一定要道歉,我以前不听你的,后来越想越觉得你说得对,莹莹真的是很好的人。幸好你没跟我们生气,我们受伤后还一直帮我们。樊姐,这杯我一定要倒满满地敬你,以后你是我们俩的姐。莹莹,你也倒满。”

    应勤和邱莹莹两个心里都不藏奸,倒满酒跟樊胜美一碰,自己就囫囵全喝了。看得樊胜美万分痛苦地看着自己杯里的半杯酒,也只能陪着一起全喝了。但樊胜美心里真感动,原来他们都记得她的好。她又紧紧拥抱邱莹莹:“一定要好好的,22楼是你半个娘家,我们都撑你。”

    邱莹莹听了不由得热泪盈眶,“樊姐,我就信你说的,樊姐,我结婚什么都好,就是太不舍得你,以后不能天天见到你了。呜呜……”

    樊胜美忙道:“别哭,你今天是最美的新娘呢,别把妆哭糊了。”

    “哎哟,糟,我没带粉盒来。”

    “我替你补妆。小应先坐下,别站着了,快吃点菜,别光喝酒。”

    这边手忙脚乱地补妆,那边安迪悄悄掩门进来,对翘首等了会儿的岳西道:“李会衢答应不找你,但要求你离开这个行业。我想你进入这个行业才半年,立刻放弃转行还来得及,损失不会太大。不过还是得听听你的意见。”

    “问题是李会衢出尔反尔,从来食言而肥,凭什么信他?凭什么信你?”

    曹律师忍不住道:“安迪出手帮你这么大忙,一定是许诺好处的。她这种人一个许诺得值多少钱,你应该清楚。凭什么信李会衢,就凭对他许诺的是安迪。你不说好好谢安迪,还问凭什么信安迪,有点头脑好不好?”

    岳西却不依不饶地继续问:“可是你为什么帮我这么大忙?无事献殷勤,非盗即奸。小谢早说了,你们完全可以把我扔出去就能保证婚宴顺利进行。”

    安迪不禁郁闷地看谢滨一眼,对岳西道:“摆在你面前的选择只有两个,一个是相信我真的帮你,那么你未来就可以过安全自由的日子;一个是不相信我,你继续过你现在的日子。当然需要提醒你,就社会普遍认知来讲,人比较容易为利益出卖一下别人,李会衢可以向我输送利益,你则是一无所有。所以你选择后者更安全。你赌一把吧。不需要担心我骂你白眼狼,做手脚,搬来22楼之前,我比你更不信任他人。”

    曲筱绡凉凉地来一句,“爱谁谁。”

    邱莹莹醉得含混不清地道:“换我就答应,相信安迪。岳西,我告诉你,我做了误伤你的事,所以我一定要告诉你,相信安迪,没错的,你千万别选择错。”却换来岳西冷冷一个斜眼。

    大家七嘴八舌之际,谢滨掏出他的警察证给岳西看,“你记住我名字,今晚就算我出警。我提议你选相信安迪,以后如果出事你找我,也可以投诉我,我跑不了。”

    岳西却掏出手机,将警官证上的文字数字都记录下来,才道:“好,谢谢你。谢谢安迪,我答应条件。”

    反倒是安迪看着谢滨,一时疑惑。她回头看一眼包奕凡,得到包奕凡眼神的支持,才又出去打电话回复。留下谢滨与包奕凡对视。谢滨都没留意到,此时已石雕般捂脸坐了好久的关睢尔排开两枚手指看向他。很快,安迪回来,对岳西道:“你晚上不用搬家了,也尽管独自来去。”

    “请问你答应他什么条件?”

    “你不必知道。如果此事真朝着我说的方向发展,只希望能就此提醒你:人跟人之间未必只有利益交往,人与人之间未必只有在彼此牵制的条件下才能释放信任。来日方长吧,你不用急于表态。”

    依然紧拥着樊胜美的邱莹莹问:“樊姐,安迪答应那个李……李……什么了?”

    “别问了,安迪是代你受过。”

    “噢。安迪,谢谢你啊。”

    曹律师笑着提醒夹在他和樊胜美中间的邱莹莹:“今天这是喜宴啊,新娘快回到新郎身边去啦。”邱莹莹一听就赶紧跳走了。

    曲筱绡悄悄跟赵医生道:“你说,换成我委屈成关睢尔那样,你还不得扑上来抱我?他们两个谁也不理谁的,是不是闹崩了?要是闹崩了,谢滨还待这儿干吗,真等着我们饭后审问他?没这么傻吧。我真想不明白。”

    赵医生道:“你别闹,好好想清楚回头怎么跟人说。我看谢滨一副有备无患的样子,你也得有准备。”

    “可是我今天心里真的好烦,我出去打个电话给我妈。唉,要不要给我爸也打个电话?”

    “打吧,刚才包总也说了,他们之间无论怎样,依然是你的父母。”

    曲筱绡看看对面的谢滨,道:“我怕他跟出去。算了,回家再打。”

    “去吧,我看着他。”

    曲筱绡亲了一下赵医生,走出去了。

    岳西看着曲筱绡出门,对着门沉思了会儿,生硬地问安迪:“请问,我现在出去,到洗手间,真的没问题了?”

    “要我写保证书给你吗?”

    岳西一愣,“不用。”说完便起身出去了。

    安迪见她走路有些扭捏,仔细一看,便见到岳西裤档那边一小块深红。她不禁眼睛一闭,扭开脸不看。只有谢滨注意到这一节,但他也没说话。中间缺了个岳西,便成了谢滨与安迪坐在一起。但两人显然没有套近乎的意思,彼此坚壁清野,仿佛中间依然坐着个岳西。

    邱莹莹平日里极少应酬喝酒,缺乏经验,因此遇到今天骤然成了全场中心,便毫不犹豫地喝醉了。应勤又被同事们叫去,邱莹莹抵制着酒意,心中默念她今天是新娘子,需要主持大局,便顽强地抬起眼皮,冲满屋子的人迷蒙地笑,笑了会儿,便瞄准关睢尔。她原本只是想搭一下关睢尔的肩,可醉意之下,便成了和身扑上去,压在关睢尔身上。关睢尔猝不及防,被邱莹莹冲得坐不稳,幸好谢滨伸来一只手扶住她的肩膀,可关睢尔面前的杯子筷子都哗哗落了地。关睢尔趁势坐稳,扶住邱莹莹,回眸看谢滨一眼,谢滨却避开眼,将手收了回去。而谢滨大手却在关睢尔肩上留下热辣辣的回忆。

    关睢尔心酸,可她还得管着醉邱一枚。邱莹莹不知,咯咯笑着抱住关睢尔道:“关关,这一晚上你都泥菩萨一样,你不饿吗?要不我来喂你?别难过了,别难过了,好不好,笑一笑嘛。”

    “小邱,你喝醉了,我给你倒水,你醒醒酒。”

    “我没醉,别看我人有点儿东倒西歪,呵呵,可没醉,心里非常清楚,脑袋反应快着呢。就像你不开心,别人不知道,我最知道。我们以前一起上下班,一起吃晚饭挤地铁,你心里想什么,我都知道。你啊,想得太多,顾虑太多。就说我跟应勤那时候恢复关系,我知道你反对我吃回头草,你说起来这不行那不行这不规矩那不合理,可是呢,最后,你看,我结婚了。如果爱,就不要怕说出来,真的,别人看着姿态难看又怎么了。别人不会知道你爱不到的痛苦,你自己心里最知道。别人看着你姿态好看,可受伤的是你。你何必去美化别人的眼睛,自己遭罪呢?小谢,我跟你说……”

    关睢尔早就在低声阻止邱莹莹说醉话,可邱莹莹不听。等听到这儿,她只能果断出手捂住邱莹莹的嘴,可邱莹莹灵活地东躲西闪不让她捂,躲急了啪地掉地上,引来隔壁桌一大帮人的哄笑,隔壁桌的和这一桌的樊胜美都急着去扶,邱莹莹却兴高采烈了,笑道:“嘻嘻,小关你拿我没辙。小谢,你听我说,我们小关对你可……”但这回是樊胜美出手,成功捂住了邱莹莹的嘴。樊胜美在邱莹莹耳边轻而严厉地道:“别人不想说的你别替别人说。这不才害得岳西被人找到吗?快别说,听樊姐的。再说,樊姐不理你。”

    邱莹莹傻呵呵地看看樊胜美,呜呜连声,她到了樊胜美手里就不再太挣扎,被樊胜美扶起来坐下,趁樊胜美手一松没捂住,连忙表态:“我听樊姐的,不说了。”

    关睢尔一张脸通红,可对着一个喝醉的人,她又无法说什么,只能继续闷闷地坐。谢滨当然看得见这一切,但谢滨一语不发。关睢尔更是失望。

    包奕凡手头一直握着手机,不时忙于写邮件接电话,但也没忘了偶尔看一下热闹,与安迪私语议论一番。但忽然,他面前伸过来一条手臂,直直横在他眼睛前面,是赵医生端着酒杯的手。赵医生见谢滨没有动弹的趋势,稍微放松一下警惕,做一下自己的私活。“安迪,敬你拉岳西一把。”

    安迪惊讶,“有什么可敬的,还不是跟你一样。”

    “一样才得敬,咱不是出了名的自恋吗。敬你。有些人只晓得将钱交给慈善组织,倒是从不管这钱最终进了杀人越货的或是跟他有血海深仇的人手里,或者被贪污,却从来看到身边人的困顿,伸出手的时候百般计较。我一直想不通。今天终于见同道中人,不能不庆祝一杯。”

    包奕凡看着眼皮子底下两只杯子热情地充满赞同地碰来碰去,不得不提醒一下:“我看岳西是一去不回了。”

    曲筱绡正好回来,闻言道:“我看到岳西出大门了,鬼鬼祟祟的,看见我理都不理一下。”

    安迪道:“爱谁谁呢,她感谢你也吃不消,重口味。”

    包奕凡再度插嘴:“你俩把杯中饮料喝了吧,我被你们晃晕了。”

    赵医生才又道:“曲曲一定不是遗憾人家不理她一下,而是痛失一个吵架的良才。”

    众人都哈哈一笑。赵医生和安迪的敬酒才结束。只有包奕凡一直留意着谢滨的神情,他见谢滨若无其事地看他们这边谈笑风生,却不关注关睢尔一眼,心里很惊讶。既然不再关注关睢尔,还留着干吗。

    赵医生轻问曲筱绡:“电话里说什么?”

    “离婚,定了。”曲筱绡不禁叹息,伸手捂住了脸。她的动作正好与对面的关睢尔一样。相比那边一桌起哄不断,这边一桌新娘子醉得傻呵呵的,听樊胜美的话不再唠叨,另有两人捂脸,弄得别人都不便欢乐起来。

    赵医生不禁看向谢滨,见谢滨也是若无其事地看着这边,他再也按捺不住,走过去坐到岳西留下的位置上,对谢滨正色道:“你已经如愿了,我建议你见好就收,别坚持看戏,非等两败俱伤才罢手。”

    谢滨也正色道:“我不知道我如愿了什么,我之所以还坐在这儿,是因为我必须澄清事实,说明真相。我是堂堂正正的男人,我断无逃避的可能。我有错,我承担,我有冤,不独吞。”

    谢滨的声音清晰刚正,可听的人只觉得有丝丝冷意从骨子渗出来。赵医生道:“好,我们都放到桌面上谈。”

    赵医生起身回座。少了赵医生的遮挡,谢滨的目光直接与安迪接触。谢滨道:“安迪,我敬你刚才不计前嫌帮岳西,所以我愿意跟你澄清事实。但我讨厌你的居高临下,我并不希冀消除误解。”

    安迪道:“前者,千金难买我乐意,我混的只是自己高兴。后者,只要你站直了,随时我们都是平视。但如果你非要趴地上,请恕我不奉陪,你只能看到我的居高临下。归根结底,心态决定视角。”

    “对,心态决定视角。你会认识到你的居高临下。”

    “如果真如你所言,我以后一定找同样狗眼看人低的相处,以免荼毒他人,也免得辛苦自己改进。先谢谢你啦。”

    包奕凡一手搭到安迪肩上,笑道:“留着力气回头说。”

    安迪却拿出Ipad,“看在刚才你出示证件实质性地、充满善意地帮我解决问题,我也不对你搞突然袭击,你先看看我手头的证据吧,考虑该如何解释。”

    包奕凡不由得一张脸皱成核桃,哪有这么吵架的。但他也没去阻止安迪递出Ipad,只能心里想办法,预估谢滨可能做出的伪证。赵医生却看着哈哈乱笑,斜睨谢滨一眼,道:“这还不是居高临下?骨子里透出的骄,完全不把对手放在眼里的骄。”

    安迪忙道:“这个没有,真没有,追求对等而已。”

    谢滨一抬眼就看到满桌人看他的眼光,似乎都在谴责他无理取闹。谢滨不管,打开一看,正是他撞见安迪那天的监控录像。一看录像画面,他顿时哑了。法律上当然很难将这段画面当成铁证,认定他跟踪,可放给任何人看,看完这一段,谁会否定他当时居心叵测?“我百口莫辩。”谢滨脱口而出,立刻又意识到,这句话是刚才关睢尔所言。谢滨不禁看向关睢尔。她依然双手支着脑袋,什么都不理。谢滨愣住了。此时此刻,他方才能体会到关睢尔当时的心情。

    邱莹莹笑道:“还说我醉了,我脑袋清楚着呢,‘我百口莫辩’这句话最先是关关说的,是吧,应勤?”

    “没错,我也没醉。”应勤也得意扬扬地笑。两人醉后更不顾忌别人的痛痒。

    “是什么?我也要看。”曲筱绡欲起身,被赵医生按住。

    安迪收回Ipad,立即着手将录像删除,不顾曲筱绡的惊呼。“我彻底销毁证据了,小曲你不用知道这些。”然后又轻声对谢滨道:“还有,小谢,你第二天又向医生打探。我只向你提供一下口供吧,具体不提供了。”

    谢滨再次圆睁了双目,看了安迪好一会儿,道:“我要求立刻跟你单独谈话。”

    包奕凡道:“不行。我不放心。”

    安迪却立刻毛骨悚然地想到,难道谢滨了解到更多她的过往?她当然不愿等下人多时候摊牌,她站起来道:“外面说话。包子,我可以的。”

    曲筱绢抗议:“你们不能撇下我单独行动。”

    谢滨理都不理,开门请安迪先走。包奕凡拉住安迪,轻道:“我不放心,他是专业人士,你又直爽,当心他拿话绕你。”

    “我会留心。”安迪按下包奕凡,单独出去。与谢滨擦肩而过时,问:“我对你缺乏信任,你不会有暴力倾向吧?”

    “我不打妇女儿童。”

    安迪只能信谢滨。两人往外走,见外面大厅已经很空,有空桌临窗,便走过去。谢滨路上就问:“就我观察,岳西是不是惊弓之鸟?”

    “对,希望你不计较她的过失。女孩子在这个社会受的伤害更深,相应的警惕性也越大。”

    “看样子是刚走出社会,跌个大跟斗。”

    “你不需要了解太多,这是个人隐私。希望你尊重个人隐私的界限。”

    两人走到空桌边,谢滨替安迪拉开椅子。安迪一愣,小心坐下。却侧身避开谢滨。谢滨道:“不,我不是探听岳西隐私。”他坐到对面,“一个刚走出社会的新人正是重塑世界观的时候,一个纠缠不休的大跟斗可能改变她的人性。你挽救了她。或许她有一天真能明白,这世界上还有无私的善意,还可以善意地对待他人而不用担心受伤害。”

    安迪疑惑地看着谢滨,心头隐隐有些轮廓了。“但我说的是信任。对他人的信任。”

    “对,信任。你可能改变了岳西的人生。”

    “外人的作用没那么重要,能改变岳西的,克服她心魔的,只有她自己。如果她继续怨天怨地,认定世人都无端怀有恶意,认为她所有的委屈需要世界偿还,那么谁也帮不了她。”

    “可如果不帮岳西,让她陷于不敢出门、四处躲避的日子,久而久之,必然心理扭曲。以后即使时来运转,想改变心态也难了。幸好转机来得快,她可以尽早抛弃噩梦,从新开始。我怀疑她现在已经在考虑搬家。”

    安迪听到这儿,已经意识到谢滨说的其实是他自己。“她搬家也好,小关和小樊都希望一个屋子只住两人。我们回到正题……”

    “我建议她别搬走,为她好。”

    “你还没提一句小关,却一直提岳西,是不是我错觉?”

    “不是错觉。你体会不到当一个人认为全世界都与他作对的时候,他心里有多么无助。如果此刻他身边有可以信任的人,哪怕只有一个,他的心灵就有寄托,他就不会滑向黑暗。小关曾经告诉我,她绝对信任你,她甚至可以否定我的辩解,只是因为她信任你。你可不可以再拉岳西一把?”

    安迪心中更疑惑,索性看着谢滨不语。包奕凡早悄悄跟出来看,见两人和平友好地交谈,甚至从身体语言看,谢滨似乎表达欲极其旺盛,包奕凡不解,但也稍微放心。

    谢滨见安迪久久不语,等得心焦,手中把玩着茶杯,茶水在杯子里乱溅。他终于将杯子重重放下,道:“好吧,你早已知道我的过去……”

    “我并不想知道。惹祸。”

    “不管怎么样,你总之是知道了。岳西与全世界作对,又试图向强有力者献媚获取保护,她的矛盾心理我感同身受,不,我全都经历过。我不忍看她重蹈覆辙。”

    “重蹈覆辙?所以你一边不理小关,一边又极度热心地关心岳西?一边跟踪我,一边又试图拉拢我扮演岳西的恩人?”

    “我……”谢滨又是犹豫了好久,才道:“请相信我,第一次我没跟踪你。你从监控录像看到的我那些动作只是本能,你无法理解的本能……看到熟人第一直觉是躲避。我知道你不会相信,我认了。你认为我是跟踪就跟踪吧,我也被你反击了。”

    安迪惊讶,这论调,与她的猜测相似。她直截了当地问:“本能地一看见熟人就躲,等判断是新熟人而不是知根知底的老熟人,才现身?”

    谢滨回答得非常艰难,“是。但你怎么知道?”

    “但第二次去问医生,却并非偶然。可以视作你的主动出击?”

    “是,我承认。当初我以为你对我抱有恶意,像曲筱绡一样调查我,干涉我,所以我必须掌握主动权,我必须弄清楚你前一天惊慌的原因。对不起。我对你有错,我认罚。但对于曲筱绡,我不会放弃调查。对她,除了牵制,别无他法,她不懂与人为善。但目前为止,我所有的行为止于调查,没有其他针对性行动,如果她家因此受到影响,目前为止与我无关。以后也请她清楚,只要她不针对我,我也不会针对她。我向来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我并不忌惮与她鱼死网破。”

    “你知道,被你,一个专业人士调查,有多可怕吗?我放弃原则找关系调动你的工作,只是阻止你跟踪我。”

    “对不起,对你,我必须道歉。但被非专业人士调查,同样可怕。每个人身上都有不愿被揭开的伤疤。”

    “我理解你的想法,可小关小曲都是我的朋友,我偏心她们。我试图奉劝你……”

    “不用奉劝,我不会放弃对曲筱绡的调查。”

    “你冷静再想想,你何尝不是岳西。你看得出岳西可能滑向黑暗,你呢?你正纵容你心中的黑暗卷土重来。你不觉得可惜?”

    谢滨却指向周围:“他们怎么回事?”

    安迪一看,大圆桌的人都出来了,远远地零落地站着,对她和谢滨形成包抄之势。连邱莹莹也扶着樊胜美来了。关睢尔站得最远。安迪不禁笑了,“他们也偏心我。真好。”

    “所以你奉劝不了我。一个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人,你不会理解我的内心。我不会停止,我现在就可以明确告诉曲筱绡。”

    “不为小关想想?她全心全意对你,她是你身边可以完全信赖的人。你不要信小曲的,小关可能患得患失,但她有最终大原则。你不要辜负她。”

    “因为你充满善意的行为:你提前将监控录像给我看,而不是等下打我个措手不及;你等我看完又立即删除,而不扩散给曲筱绡,甚至不保留证据要挟我。我愿意告诉你,虽然你不会理解。我现在完全无法体会感情,我心中被……别的情绪占领。我对不起小关,我只有从现在开始远离她,方便她遗忘我。”

    “别的情绪——恐惧?”

    谢滨浑身一震,但他没有答应,而是缓缓转头朝向窗外。唯有那个方位,没有人盯着他,看得见他的脸。安迪看着谢滨,也是心头震颤。“可你还是分心帮了岳西,不惜与当时的对头我联手。”

    “你误会了,不是你认为的那样。对你,我有交代了。对他们,我不必有交代。求你开解小关,留下岳西。我走了。”

    “慢点,话没说完。”

    但谢滨一言不发就走了。安迪只能大叫:“拦住他。”

    包抄的队形很容易便收紧,所有人都飞奔过来,挡住谢滨的去路,这其中也有关睢尔。谢滨的脸一下沉了下来。“要打架吗?”

    曲筱绡浑身紧张,她下意识地拖来关睢尔,挡在她面前。但曲筱绡还是狠狠地道:“想走,没那么容易。”

    安迪有孕,没敢迅速起身,没敢快跑,等她过来,两边已经各自拔出拳头。她不知哪来勇气,劈胸抓住谢滨,扯着往角落走,“别抵抗,我是孕妇。”谢滨只得束手就擒,举着手臂被安迪扯着,一直被扯到墙角,靠墙才站住。安迪盯着谢滨,却对包奕凡道:“包子,领他们走开,越远越好。我跟谢滨谈话。”

    曲筱绡道:“安迪,不是你一家的事。我是最大受害者。”

    安迪当仁不让地道:“我会解决,你先走开。”

    当下有两个人也急着跟过来,一个是鼓起勇气的樊胜美,一个是放心不下的包奕凡。樊胜美抱住曲筱绡,轻轻道:“小曲,你看清楚,谢滨对安迪已经屈服。相信安迪能解决。”

    “不信。安迪赚钱厉害,对人情世故一脑门糨糊。她对付不了。”但曲筱绡暂时停止挣扎,因为她看到包奕凡上去,从背后抱住安迪耳语。“看,她老公也不放心她。”

    包奕凡的耳语只有区区几个字,“他擅长诱供,你赌得起?”

    包奕凡说完便自觉退走了。但安静等在墙角的谢滨眼看着安迪一张脸刷的红了,灯光下有汗意从额头弥漫开来,原本下垂的双手绞在一起,两只拇指下意识地轮换位置。谢滨看一眼,便闭上眼睛,扭开脸去。

    曲筱绡挣脱樊胜美,也趴到安迪身边耳语:“你别替我做中间人,我不认。我爸妈今晚口头协议离婚,我家被他弄碎了,我不会放过他。”

    “好。”

    “我不是不放心你或者不信任你哦,我要我的事,我自己解决。”

    “好。”

    曲筱绡一时不知这两个好算什么意思,她伸长脖子看看安迪的脸,见安迪颇为烦躁,并不镇静,不知是不是生她的气。忙又道:“我不打扰你,你安心谈话,我替你赶人。乖,我爱你。”曲筱绡这才悄悄退走。顺便再看谢滨一眼,自始至终,谢滨都没看她,也没太认真地看着安迪,更没看关睢尔。

    终于,又只剩两个人面对。可安迪再看了谢滨会儿,收回眼光,沮丧地道:“本来想跟你探讨我们心中的恐惧,胸有成竹地告诉你,你遇到的问题只是小儿科,你听我的怎么怎么做。可我刚发现我自顾不暇,也无法克服偏见提出论据,更没有勇气说出口。我心中的那种恐惧日积月累,深入骨髓。可谁如果问我到底怕什么,我说那一次饿了两顿饭,另一次挨了一窝心脚,还有一次被人追着起哄……听的人没几句就不耐烦了,谁没碰到过这些。对任何人都无法说明白,那是因为我不敢说出那恐惧的核心,不敢对人说,怕成为别人手里的把柄,也不敢对自己说,走到阳光底下的人谁敢回首阴寒。当然,今天也不会对你说,所以只能谈谈我的感受。”

    安迪说着说着,交握的手慢慢地,不由自主地抬起来,交握在胸前,十指死死交扣。“长年累月,我害怕有人挖出我的恐惧,到后来,这种害怕本身也成为恐惧的一部分,反而恐惧的核心却越来越模糊。只知道心里怕得很,非常怕,怕得晚上不敢黑灯瞎火地睡。如果说你怕风,你可以筑起挡风墙,怕火,可以使用最好的消防设施。可面对模糊的恐惧,什么办法都没有。倒是身边的警戒越埋越多,如蚕做茧,越来越坚韧敏锐。却又更时时被触发,时时受惊吓。触发警戒的人还会怪我小题大做。而且总有一天会有人鄙夷地对我说,你活得好好的,你焦虑什么,还有人挨饿横死呢,叫那些人怎么办。于是恐惧变得荒诞,荒诞也意味着不正常,人们看不正常人的眼光是异样的,我不得不觑着别人的反应调整自己做个正常人。可做得左支右绌,更疑心全世界都与我作对。我还在未成年时被监护人押去看心理医生,可你肯定也有体会,外因很难起到作用。我前面已经说了,能克服心魔的,只有自己。我从你,从岳西身上,都看到过去的我,心魔在张牙舞爪,我得提醒你,你有心魔。至于你让我留住岳西,我拒绝,我怕被她触发。我对你,也只能言尽于此,你已经触发我的阴暗了,那次我虽然还没看到你的跟踪,却已经感觉到心慌意乱,感觉到有危险接近,你有很危险的气场,我也不愿接触你。允我自私。对不起,我得去坐着,一说那些恐惧我就心虚腿虚,站不住了,真没用。你走吧,希望我的唠叨对你有用,小曲还等着你。”

    谢滨从一开始就听得聚精会神,但他的眼睛只在安迪脸上停留一次,然后便垂下眼皮看着不知哪里,他的双手插在裤兜里。他对面的安迪也是一样,两人面对面垂着脖子,一个自顾自地说,一个自顾自地听。安迪说完这些,找个位置坐下,人也不禁虚脱地趴到桌上,挥手让谢滨去做自己的事。但谢滨反而蔫蔫儿地坐在安迪对面。

    “大同小异。不同的是,我时刻告诉自己我是男人,我得主动。还有……”

    安迪依然挥手让谢滨走,“两个恐惧的人不可能抱团取暖,只会越陷越深。你找正常人去。”

    “有正常人吗?”

    “有。有我最佩服的小樊,她能揣着一颗苦得黄连一样的心,照样将生活过得有滋有味,她最坚强。我还最佩服小曲,再大的苦头到她手里也成小儿科,三分钟热度之后,只见她又活蹦乱跳。还有我先生,我那些不正常反应在他眼里都是好玩好笑。他们即使没有坚韧的壳,但他们有坚韧的内心,他们能消受我们的阴阳怪气。”

    “小关呢?”

    安迪停止挥动的手掌,抬眼看向谢滨,“感情方面,我水平很差,得请教小樊和小曲。”

    “我该怎么对付心魔?”

    “说不清楚,我也还没走出来。我只会指出现象,没法给你开药。我只能谈谈我最近模模糊糊的一个感悟,真心爱身边每一个人,比缜密防范身边每一个人,更令人愉快,也更令生活顺畅。”

    “但是你不怕受伤害吗?我们心中的恐惧是我们最大的软肋,只要被人抓住弱点,那不是死路一条?”

    “防不胜防,只有加强心理建设,让内心皮实,以不变应万变,或者即使受伤也能很好地愈合。噢,对了,还有一个关键,我现在可以什么都跟我先生讲,我觉得这很疗伤。”

    “你说得杂乱无章,你知道吗?”

    “呵呵。他们都在等你。”

    “可我相信你说的都是为我好。”

    “因为我也是个内心充满恐惧的人,你才会对我卸下心防。他们都在等你。”

    “也对。但没解决问题。”

    “左拐,向前二十步,找正常人去。”

    “在我看来,你已经正常了。那些过去的经历已经变成你的阅历。你即使有恐惧,你也已经能应对。”

    “有吗?”安迪惊讶。

    谢滨肯定地点头,起身走了。留下安迪莫名其妙地看着自己的两只手掌心,傻傻地开心。“有吗?有吗?真的吗?”安迪迅速地偷偷地挖了一下恐惧的核心,她的遗传。可没等她发现有什么不同,包奕凡已经抢过来问:“还行吗?我担心死。”

    安迪笑道:“别担心。有对比才能发现进步,我好像……不那么怕孕检了。”

    “谢滨在开导你?”

    “没有,发现我这些日子来不知不觉变了。”变正常人,如此大的喜悦,让安迪无法克制地笑出来,她忍不住紧紧拥抱包奕凡,“包子包子,有你真好。”

    “刚才我把两桌的饭钱结了,小邱两个醉得稀里糊涂,都没问起,呵呵。不过今晚让小曲和谢滨毁得够彻底,我算是给小邱他们一个补偿。”

    “嗯。明天我们去孕检,然后我送你去机场,我也收拾一下,直奔美国,该做更彻底的检查了。”

    “我替你约医生,我们得一起去,不许独立行动。走,门外去,好像吵起来。”

    安迪倚着包奕凡出去。如此花痴行径,换成半年前,她是想都不敢想的。

    曲筱绡一看见谢滨脱离安迪,便挥手招呼谢滨出门去。谢滨自然是艺高人胆大,眉头都不皱一下就出去了。但一出门,就发现不妙,门外已经等着一列大汉。曲筱绡原来已经召集朋友迎候多时。

    关睢尔与樊胜美落在后面,一看见这等阵势,都惊呆了。只知道曲筱绡会胡闹,从来不知道曲筱绡会玩真格。“樊姐,怎么办,我报警,谢滨会被他们打死。”可关睢尔才摸出手机,便被后面忽然冒出的黑衣人抢走,扔给曲筱绡。关睢尔吓得魂飞魄散,紧紧抱住樊胜美臂膀直问:“怎么办,怎么办?”

    樊胜美怎么知道,她另一边还吊着邱莹莹呢。邱莹莹这个新娘子没自觉,一喝醉就忘记自己结婚了,又吊回她樊姐的臂膀上,差点儿把樊胜美压垮。幸好现在两边各压一个,算是受力平衡,樊胜美反而站稳了。她扭头找曹律师,曹律师立刻很自觉地上前一步:“静以待变。”

    关睢尔已经担心得眼泪直流,“万一打起来呢?万一打起来呢?”

    樊胜美喃喃道:“谁管得住小曲?快找安迪。赵医生怎么不管管呢。”

    关睢尔立刻放开樊胜美,往店里跑。可刚才窜出来的黑衣人再度窜出将她拦住。关睢尔吓得步步倒退,又吊回樊胜美身边。黑衣人厉声警告关睢尔别玩花样,关睢尔连声音都发不出来了。

    曲筱绡叉腰站谢滨十步开外,愤怒地指着谢滨道:“我该说的饭桌上都说了,你想说什么快说。给你两分钟。”

    “你会犯法。”谢滨只说了四个字。

    “呸!我让你死个明白。我揍你,第一是你害我爸妈离婚,第二是打飞你的威胁。今晚让你明白,你外来杂种休想在海市地盘横行。”

    可刀光剑影之中,应勤醉得飘飘然地奔向谢滨,“恩公,这回我来救你。”立刻有人上来将应勤一把撂倒。此刻,邱莹莹才意识到她已婚,赶紧冲上火线扶了丈夫下来,紧紧团结到樊姐周围。

    被应勤一打岔,安迪与包奕凡正好出来,安迪一看这场面惊住了,“小曲,干吗?”

    “我从来不知道吃亏两个字怎么写,谁敢让我吃亏,我让他吃拳头。”有朋友递来高尔夫棍,曲筱绡拿来横在胸前,“安迪你放心,我有章法,不会坐牢。”

    安迪只得道:“赵医生呢?”

    “害小曲家那样,挨小曲几棍子又怎么了。有种站出来别反抗,男人敢作敢当,挨三棍子。”赵医生抱臂站一边儿,根本不管。

无忧书城 > 社会小说 > 欢乐颂 > 第七十五章
回目录:《欢乐颂》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欢乐颂作者:阿耐 2芳华作者:严歌苓 3都挺好作者:阿耐 4橙红年代作者:骁骑校 5坡道上的家作者:角田光代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