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欢乐颂目录

第四章

所属书籍: 欢乐颂

    爱情,是最佳兴奋剂。周六早晨的2202房间,唯有邱莹莹精神抖擞地起床,洗漱描画,准备与白主管一起去听课。樊胜美听见动静,本想捂住耳朵再睡,可忽然想到昨晚与安迪在一起凭空涨了身份之后,那些男性朋友们对她态度的改变,她心中蠢蠢欲动躺不住了。三十岁,似乎也并不是世界尽头。

    邱莹莹见到挂着黑眼圈的樊胜美,止不住地给一个灿烂的笑脸。樊胜美想了一想,才领悟过来是怎么回事。她欲言又止,进去洗手间。等她出来,首先一件大事乃是喝一杯温开水,据说如此最能排毒养颜。邱莹莹一看,也赶紧倒一杯水来喝,她如今对美丽有最迫切的需求。

    “樊姐今天去哪儿玩?”

    “等会儿陪一个女孩子打胎。前几天走了一个工程师,昨天那女孩子要死要活要跳楼,一问才知是不小心怀了那工程师的孩子,现在人家工程师得手后不认账,跑了。女孩子住宿舍,不敢跟家里说,也不敢找朋友,只有公司出人乘休息天陪她打胎。好好一个女孩子,婚前不注意,只能遇人不淑。”

    “可奉子成婚的也多着呢。”

    樊胜美斜睨邱莹莹,“你可以试试在租来的房子里结婚生没户口的孩子,请不起保姆,每天要么丈母娘与老公对骂,要么你与婆婆开战,生活鸡飞狗跳,结婚一年飞快变成黄脸婆。告诉你,即便是燕子,生蛋前也得先给自己搭个燕窝呢,何况人。”

    邱莹莹灿烂了一晚上一早上的脸终于变色。“可我也不能挑三拣四蹉跎到三十岁啊,我挑人家,人家还挑我呢,我算什么。”

    樊胜美脸色一紧,随即呵呵一笑而过,“也是,有情饮水饱呢。别忘了还有注会考试,两人一起学习到底是动力足啊。”

    “是啊是啊。”邱莹莹立刻多云转晴阳光灿烂了。“我们都在想,如果考出了,就跳槽。”

    “应该的。”樊胜美不再多事,“问个问题,你们公司上回办什么酒会,就是让你们穿上旗袍当礼仪小姐的那次,究竟来些什么人,不熟悉的人怎么寒暄的?”

    “不知道啊,忙都忙不过来,只知道他们端着酒说话,谁知道都是些谁呢。樊姐有酒会要参加?”

    “没有,哪有,我们最多全区劳动人事协会搞培训聚个工作餐,连啤酒都喝不上。”樊胜美看着邱莹莹一脸愉悦地出门去,手里紧紧拎着给白主管准备的早餐。等邱莹莹走进电梯,樊胜美才转回眼睛。她今早其实没事,只是为了提醒邱莹莹而临时编了个女孩流产故事,可她想不到邱莹莹根本就不当回事,而且还差点捎带上她。

    她喝下最后一口水,刚准备关门烧水冲方便面,忽见曲筱绡蹦蹦跳跳地从电梯出来。“咦,你今天倒是早。”

    “晚啦,朋友们约了吃大闸蟹,我快来不及了。樊姐回头聊。啊,你这件衣服哪儿买的,我妈早上穿的也是这件。”

    樊胜美无言以对,看着昨晚还楚楚可怜求她们帮忙的曲筱绡的背影钻入2203。“靠!”樊胜美不禁爆出粗口。怎么所有人都拿她的三十岁说事,仿佛她已残花败柳。

    偏偏今天事多,樊胜美再一次准备关门烧水冲方便面,见安迪一身工作打扮匆匆冲向电梯。“安迪,早,今天还上班?”

    “有个论坛,我回国第一次参加论坛,不打算迟到。”由于电梯迟迟不上来,安迪又补充一句,“昨晚帮小曲一直忙到清晨才睡,不知不觉睡过头了。”

    “啊,小曲比你起得更早,她准备立刻出发跟她朋友们吃大闸蟹去呢。呀,小曲这么快就换好装了。”

    曲筱绡使眼色阻止樊胜美已经来不及,再看安迪,只是淡淡看她一眼,又转向电梯。她相信安迪肯定心里上火了。曲筱绡不理樊胜美,快步走到安迪身边,笑道:“我们今早没睡,把报告赶出来了。”说到这儿,电梯开了,曲筱绡退后一步,让安迪先入。但她进电梯前,不忘斜了樊胜美一眼。她即使一夜没睡也心里清楚,不经意说樊胜美穿跟她妈妈一样的衣服,是开罪那个老姑娘了。电梯门一关,她就继续汇报,“然后跟小关吃个早餐,我立刻将报告送去给爸爸看,获得极大好评。毫无疑问,这是我这辈子拿出来的最好的报告。真不知怎么感谢你和小关。现在要去参加一个大闸蟹聚会,其中一位,可能将是GI产品的第一个客户。呃,不知道我吃大闸蟹的时候会不会睡着。可在国内发展生意朋友只能这样,多交朋友,朋友介绍朋友,朋友帮助朋友,没办法,像我爸妈都只能清早去抓他们,到了晚上就不知道分别在哪家饭店包厢钻着了,从小这样,我是保姆看大的。安迪你喜欢大闸蟹吗?我给你带几个回来。”

    “哪都一样。路上小心,我今天开车也有点悬。”安迪想了想又补充一句,“你爸喜欢就好,接下去的工作需要你自己真抓实干了。”

    曲筱绡几乎是巧妙地挡住安迪走出电梯后奔向车子的路,“你晚上有安排吗?我很想请你和小关吃个饭表示谢意。”

    “你不用补睡?不必拿我当客户伺候,我们是邻居。”

    曲筱绡稍稍松口气,这才放安迪去开车。

    曲筱绡好不容易睁着眼睛赶到集合地点,领头的朋友把大伙儿排列组合一下,将女的都塞进男司机开的车里以保证速度,一队名车拉风出发。但曲筱绡倒头便睡,她是真的撑不住了。睡前她想到一件事,她提前一半时间交出报告,分公司注册登记则有这队车子里的其中一位朋友帮忙,加快到周一就可以领出所有工商与税务登记。即使每一件事她都完成得投机取巧,可她全都提前完成了。完成,便是一切。

    安迪是邱莹莹之外,第一个见到白主管的人。她驱车出门停在红绿灯前,见邱莹莹与一个年轻男子几乎是粘贴在一起,也是等绿灯。两人态度太过亲密,旁边行人纷纷侧目。安迪看看那个年轻男子,长得白白净净,斯文儒雅。看两人的姿势,倒显邱莹莹更加主动大胆。安迪等到绿灯亮,就驱车离开,并未打个招呼。她不喜欢邱莹莹。

    到了论坛会场,登记签到,有人送上鲜花扎的胸花。安迪签完字起身,双眼正好正对胸花,不禁失色,连退三步。但她随即稳住,微笑道:“对不起,我严重花粉过敏。谢谢你们的胸花。”她像绕过地雷阵似的躲开胸花进入会场。会场内当然也是到处的鲜花,安迪只能视而不见。这是个行业性的论坛,安迪即使才回国,可因这个行业不少高管是与安迪差不多的海归,彼此多少有点儿熟悉。先抓一个最熟悉的,而后就像曲筱绡说的,朋友介绍朋友,朋友帮助朋友。谭宗明是块招牌,安迪自己又何尝不是,扛着招牌的人是很容易打入社交圈子的。就像京剧舞台上的将军,背后旗帜插得越多越高,亮相便俨然舞台的中心。

    一会儿主持上台,大家归座,安迪便掏出电脑搁腿上。她听这种会议一向一心两用。等连上网络,她问旁边朋友,怎么开通QQ。朋友有MSN而无QQ,但记得QQ来自腾讯。安迪顺藤摸瓜,下载安装开通阅读使用办法。最后,挖出记忆中的那串数字,启动查找,添加好友。然后她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虽然开着QQ,可屏幕上并无其他变化。显然,可能奇点并不在线。

    中午,新老朋友合一个包厢吃饭,因时势风云跌宕,大家趁机交换意见。一顿午饭整整吃了三个小时,比论坛时间长出一倍。安迪吃完回到车上,不急着上路,忍不住先打开电脑查阅异动。依然,QQ无动于衷。安迪不禁急躁,挥拳揍了旁边车椅一拳。却又偏偏不肯拿出手机,给奇点哪怕发一条短信。

    樊胜美无聊,打电话呼叫朋友,可她这年纪的朋友大多已有家有口,周末没人陪她,她只能背上包一个人出门扫街。

    22楼唯有关雎尔呼呼大睡。睡到中午,关雎尔被窗户透进的亮光吓醒,以为是上班耽误,等跳起身冲到厨房,才想到今天是周末,于是捂着胸口感受了好一会儿擂鼓般的心跳,回到床上继续睡觉。

    曲筱绡就没这么好命,她下车被迫清醒,强打精神与朋友们一起吃大闸蟹,结识陌生人。她都吃不出大闸蟹是什么味道,却没忘记付钱买了一竹箩大只的,回去送给安迪与关雎尔以示感谢。自然,这些事儿不需要她动手,她只须娇滴滴地坐着动动口,姚滨会帮她将一切办妥。姚滨是她回国后玩得最好的男朋友。

    一帮人一直在湖边玩到太阳西下,才蜂拥回城,又聚众搓了一顿晚饭,才各自分头夜生活。曲筱绡让姚滨送她回欢乐颂,她是说什么都撑不下去了,即使夜色才刚展开魅惑的身影。

    周末下午街道拥挤,安迪应约,开了半天车,才来到谭宗明的家门口。即使有谭宗明亲迎至门口,亲手打开大门,她依然不依不饶,“有谁,嗯,住得这么偏远,将大好生命光阴虚掷在四只车轮子上?”

    谭宗明但笑不语,指挥安迪将车停到车库,然后才发出反击:“你确定你走的远路当中没包括一大段冤枉路?”

    “除非开空车在前面领路的出租车司机骗我。咦,你已经到手Panamera?换给我,现在这辆小白太高调。”

    “妹妹,看看尾巴上的turbo好不好,我的车哪辆不是高调的?存心想拐我新车,好歹编个好点儿的理由。”

    “我新认识四个小朋友,GT2装不下,非借这辆Panamera不可。不然下一秒钟翻脸。”

    “真是升米恩,斗米仇啊。自己找钥匙,恨死,这车运来我自己也才开了两回。我们后院等你。”

    安迪哈哈一笑,钻进车里拔钥匙。但钥匙到手,却是坐在椅子上深呼吸了好几口,才起身钻出。沿青石路转到后院,见漂着两只白鹅的池子边已有另一个中年男人就坐。谭宗明介绍这就是他的老友,帮安迪打听弟弟消息的严吕明。严吕明与安迪握手,第一句话却是:“我料到你应该是美女,果然是。”

    安迪笑对谭宗明道:“老谭,你没详细向严先生介绍你我关系。”

    “我认为老严这么想也没过错,除了未婚妻,你说谁敢在我车库如入无人之境。”

    安迪冲严吕明笑道:“我刚问老谭借了辆最新到货的车,目前此车痴与我有仇。有统计数据表明,老谭喜欢的美女类型不是我这种。尤其是对老谭这种中年男,统计数据往往比嘴巴更可靠。”

    严吕明道:“统计数据也表明,贸然插入男女之间对话往往会怎么死都不知道。我们言归正传。我这一个月亲自去安迪小姐老家实地调查,发现那边年轻男子出门打工居多,近几年即使户籍留在原地,但人口早已遍布沿海各地。我抽样作了几个调查,发现找人成本天价不说,而且许多人除非犯事上通缉网,否则一辈子都不可能找到,也不可能回归老家。因此我觉得寻找你弟弟的任务我完成不了,非常惭愧,特地向你当面道歉。”

    安迪愣住,第一反应是看向谭宗明。谭宗明摊开手,“老严刚才详细跟我说了他这一个月做的事,即使成本可以忽视,很多实际问题也无法解决。除非老天给运气。不过老严这回亲自去不是无功而返,他搞清楚你的身世,而且还有你很遗憾一直不知道的生日,我让老严自己跟你说,需不需要我回避一下?”

    安迪再次愣住,好一会儿才道:“我掩耳盗铃了,严先生这么兴师动众地帮我找弟弟,其实我早应该清楚你能发掘出我的身世。老谭别回避,你以前总说我古怪,你今天听了就会明白。”

    “如果你不希望过去的事被翻出来,我可以保证这件事到老严嘴边为止,不会再外传。我也不会问。有些事情未必非弄清楚不可。”

    安迪又是想了好一会儿,才道:“我也想弄明白,我心里很多疑问待解。老谭,你说的,脑袋太好用,记住太多婴儿时期的事情,反而受累。请严先生知无不言。”

    谭宗明听了,就指挥保姆拿大瓶水来,直接放安迪面前。安迪果然不客气先喝一大杯定神。严吕明看着这一切,奇道:“你们为什么不是情侣?”

    “我曾在工作中吃尽安迪苦头,记忆犹新。脑筋太好的女同行很可怕,只可友,不可妻。”

    严吕明拿一双犀利的鹰眼打量了一下喝水的安迪,道:“我今天说的这些事都是调查结果,有根有据,而并非道听途说,也并不掺杂我个人喜好,请安迪小姐理解。你外祖父家在当地是最大地主,姓何,土改时期有人被镇压。留下来的日子都不好过,男的娶不上妻子,女的嫁不出去。因此你外祖父娶了一个精神有点儿不大正常的外乡逃荒来的女子为妻,生下你母亲。你母亲是当地有名的美女,美女身后总有很多流言飞语,不足为怪。唯一被证实的是,你母亲与当时海市上山下乡知识青年魏国强谈恋爱。魏国强也长得帅,所以我早推测你是美女。1978年,魏国强私自离开,一去不回,你怀孕中的母亲发疯,你外公独自到海市找魏国强,但此后下落不明。你母亲生下你之后,流落街头,靠人施舍养大你,非常难得。你的生日应是1979年6月的某一天,具体日子不明。此后你母亲多次怀孕流产,最后在1983年生下你弟弟,不过你弟弟的父亲不明。生下你弟弟当晚,你母亲去世,你被送进孤儿院。”

    谭宗明世情练达,当然明白一个精神有问题的流浪女会遇到什么问题。看看一直尴尬喝水的安迪,他不便插嘴多问。

    反而是安迪镇静之后问:“我母亲是不是穿红衣服,脸蛋红彤彤,头上插满花?严先生,请告诉我,我已经被这些印象折磨一辈子了。”

    严吕明字斟句酌地道:“一个女人在重大问题上受到严重精神打击,有些怪异表现可以理解。”

    “严先生,请尽管详细描述,我有喝水镇定大法,再不行,旁边还有一池子脏水,呵呵。”安迪故作镇定,其实心跳如鼓。

    “好吧。你母亲发病后在当地被称为花癫。爱撕墙上红纸大字报,有些做成花戴头上,有些拿水弄湿涂红脸,弄好了上街追男人……就这样。唯一奇迹是把你养活。”

    谭宗明听到这儿算是全明白了,为什么安迪从来视男性示好为寇仇,视鲜花为炸弹,从来不穿颜色衣服。原是反其道而行之。安迪则是茫然,心中有限的记忆在快进播放,但她看到谭宗明了然的眼神。“老谭,以后不会再骂我没女人味了吧。”

    “决不再提。”

    “严先生,可否再麻烦你一件事,你请帮我查查,当地精神病院里面,有没有1983年出生的男子。”

    “胡说八道,安迪,不许走极端。”谭宗明大声喝止。

    “老谭,我们实事求是,我的脑袋不是正常现象。我一直怀疑我的基因里面有些片段……天才跟疯子只有一步之遥。严先生既然已经替我证明我外祖母和母亲的失常,从概率推断,我那个从未谋面的弟弟……放心,我一向有效克制情绪,不会胡说八道。”

    “我会去查,这倒是一条线索。”严吕明倒是真的实事求是,他又递过一只牛皮纸信封,“里面是魏国强的相关资料,我找到他了。”

    安迪接过,但毫不犹豫扔进旁边水池。“老谭,你客房借我睡两个小时,我快崩溃了。”

    谭宗明让保姆领安迪进屋。等她们走远,才对严吕明道:“安迪最担心的是她身上有发疯的因子,从我认识她的二十岁起,就一直清心寡欲活得像个尼姑。好,现在还真成了大概率事件。你真不应该答应她去疯人院查,你这态度基本上就是在默认她家祖传精神病。”

    “这么聪明的人,既然想到那点了,我不答应查,她自己不会去查吗?”

    谭宗明叹息无语,好一阵子才道:“好吧,查,赶紧查。最好查出来没有,DNA对不上,起码说明她弟弟没疯,把大概率化为小概率。千万不要折我一个朋友,这种精神失常猜疑会真的把人逼疯。”

    严吕明戏谑地一笑,却不敢说什么。谭宗明看在眼里,也并不解释。

    樊胜美穿高跟鞋逛了一整天的街,累得花容惨淡,可再累也不能将一堆购物袋扔了换轻松,购物袋里的衣服都是她千挑万选从大店小店发掘出的最佳性价比衣服。当然,信用卡又是超支,好在发工资在望。她不舍得打车,辛苦挤地铁回来,走进电梯时两眼发直。幸好天色早已全暗,没人发现她的惨况。

    偏生从下面车库升上来的电梯里还有一个两眼发直的人,那就是曲筱绡。曲筱绡无精打采地将脚底竹箩踢给樊胜美,“交给你,一箩大闸蟹做夜宵,你们凑齐人,煮熟了,喊我吃。我已经四十个小时没睡觉了。”

    “我也累惨了,打算早睡。”

    “大闸蟹会死。都是半斤一只的大蟹,我特意想着你们买来分享的。”

    “呃,够朋友。只怕蟹熟了喊你,你睡死了不应门。”

    曲筱绡颇为苦恼,不等缺觉的脑袋想出办法,电梯就到了22楼。樊胜美走出电梯就踢了高跟鞋,曲筱绡却先看到安迪抱电脑坐2202门口,屁股下面只有一只垫子。安迪也看到她们,顿觉人间烟火气缕缕升起,世界变得温柔多姿。“你们俩一起出去玩了?敲门都不应,我想索性等楼道里,你们总会回来。”

    樊胜美奇道:“有什么事?”

    “朋友送我几只大闸蟹,我等你们一起吃。你们谁会煮?我不会,都去我家煮吧。”

    樊胜美见此忘了疲累,“都真是好姐妹啊,小曲也带来这么多大闸蟹,我们今晚开大闸蟹宴了。你们先去2201,我叫醒小关就过来。”

    曲筱绡跟着安迪进屋,就近找一张沙发趴下就睡。这张沙发偏偏是单人的,即使宽大,曲筱绡也睡得两头在外,异常辛苦。但不影响她立即入睡。安迪眼睁睁地看着这一连串不可思议的举动,不禁目瞪口呆。本来被谭宗明司机送回家后一直胸闷不快,见此不禁莞尔了一下。她去找了一条毛毯给曲筱绡盖上。一会儿樊胜美与刚起床的关雎尔一起过来,见到曲筱绡四肢垂在沙发外的睡姿,都是乱笑。关雎尔忍不住拿曲筱绡的发梢刷刷曲筱绡的鼻子,但曲筱绡只是皱皱眉头,丝毫不予理会。安迪旁观大家的欢乐,即使想不出参与的招数,她也喜欢。

    樊胜美对安迪道:“我打电话请小邱回来吃蟹,结果她也不会煮。好在她男朋友小白会,据说小白能烧得一手好菜。我就力邀两人一起来。他们似乎不是被我花言巧语说服,而是被半斤一只难得的大闸蟹打动了,说去超市再买些别的菜,立刻回来吃。我和小关都还没见过小白,据小邱说长得很帅。”

    “我早上出门已经见了……”

    “啊,帅哥,多帅?”安迪和樊胜美循声看去,竟是曲筱绡闻帅哥而清醒,脖子虽然支起来了,只是眼睛依然闭着。众人又都笑了,可见曲筱绡之八卦。

    安迪也笑了,“就是那种斯文男孩子,算不上多帅。不过有一项针对动物的研究表明,大脑0号神经发出的脉冲可以改变人类对外界环境的感知,它发至视网膜的纤维可以改变视觉信息的处理方式,也就是说情人眼里出西施这句话是有一定科学道理的。”

    曲筱绡听到一半就垂头继续睡去,樊胜美也被这答案搞得没劲。唯有关雎尔拿着手机拍大闸蟹,可又不敢从两只竹箩里取那张牙舞爪的活物,颇是为难。还是樊胜美大胆,拿起筷子将一只只大闸蟹取出,放入水槽。筷子不大受力,偶尔大闸蟹掉地或者夹住筷子,安迪和关雎尔一起惊呼,唯有樊胜美一脸沉着,颇有大将气度。终于将大闸蟹全部取出,樊胜美拍拍手道:“大姐是用来干什么的?大姐就是吃苦在先的。”

    安迪犹豫了一下,决定纠正,“我1979年6月生,比你大一年。不过在22楼,你就是大姐。”

    樊胜美连忙道:“不行,以后你喊我樊妹,甚至可以喊我樊小妹,但万万不可再喊樊姐。咱这年纪,大一岁小一岁已经上升成原则性问题,万万不可马虎迁就。”

    关雎尔正拿安迪的电脑上传大闸蟹向网友们炫,闻言嬉笑,她最知道樊胜美对年龄的在意。“呀,安迪,你的QQ有动静。”

    “奇点?”樊胜美见安迪脸上神情变化多端,就主动装作不经意地过去将关雎尔拉走,“小关,我文科生,什么叫奇点?好像是个挺数理化的名字。”关雎尔也好奇,去自己房间搬电脑过来查。答案很容易就跳出来,两人看着里面高深莫测的解释,面面相觑。樊胜美觉得,也就这种网名的人能跟安迪配对。

    安迪手忙脚乱打开对话窗口,见上面奇点一个“Hi”,和一张笑脸。安迪只够回一个“Hi”。

    “终于连上线了。记下我的手机号码……”

    “记住了。”

    “吃饭没有?请你出来吃饭。”“喜欢吃什么?说个地方。”

    “我三个朋友在,不出来吃饭。”

    “我感觉你回国后似乎在逃避跟我联络。”

    “没有。真有朋友在。”

    “真不出来吃饭?”

    “对不起,朋友在。吃大闸蟹呢。”

    “嘻嘻,我只是随口问问,别放心上。”

    “知道了,谢谢。”

    “我是装作很随意。”“否则很没面子啊。”

    安迪终于“扑哧”笑出声来,一如既往,奇点总能给她带来欢乐。尤其是今天,她多么需要欢乐啊。

    QQ交流不同于论坛站内短信,很短时间,两人已经网聊好几句。安迪最初以为如此快聊会很不适应,因为她过去回奇点的站短都是左思右想斟酌再三才写下几句。想不到两人在QQ上一见如故,都是打字打得飞快。好几次安迪中文不灵光,就索性全用英语,好在奇点接收无碍。等到邱莹莹携白主管到来,安迪的心情终于有点儿趋向正常。

    樊胜美一看见白主管,就给安迪一个眼色,关雎尔也看看樊胜美,三个人心照不宣:白帅哥也就那么回事,典型公司小主管气质,纯粹是邱莹莹情人眼里出西施。邱莹莹本来心情就好,一看见曲筱绡那睡姿,笑得挂在白主管手臂上。还是樊胜美落落大方地招呼白主管,反客为主领白主管进开放式大厨房。白主管走到哪儿,邱莹莹当然跟到哪儿,三个人开始在厨房忙乎。安迪与关雎尔想帮忙,却被人看不上,只好各占一张沙发玩电脑。

    白主管在厨房大展身手,果然手艺不错。樊胜美已经好一阵子没吃到家常菜,在白主管身后对邱莹莹由衷说一句:“会烧菜的男人都是好男人。”

    得到樊胜美承认,邱莹莹眉开眼笑了。

    做菜颇用了一些时间,盘子在厨房大花岗石料理台摆开,有蘑菇炒青菜、油豆腐烧肉、回锅肉、丝瓜文蛤汤、酸菜鱼,当然还有大闸蟹两大盘。樊胜美想起她卧室有好酒,但走到门边才想起要叫醒曲筱绡,她也不走近,只在门口喊了一句,“白帅哥来啦。”立竿见影,曲筱绡的脖子又“刷”地支愣起来,大家看着直乐,安迪扔下电脑将曲筱绡拖进她的主卫。

    等曲筱绡出来,红酒已经开瓶,大家各就各位。但曲筱绡从来不是按部就班的人,稍睡片刻恢复精神就要来事儿。等她弄清楚这个白主管是怎么回事,又看见关雎尔对着一桌子的菜猛拍,她就飘到白主管身边,让关雎尔拍她和大厨及一桌好菜的合影。

    贴身与贴身,却是如此之大不同。邱莹莹是实心实意将自己全身心交付给了白主管,而曲筱绡与大厨合影,却是蜻蜓点水地一会儿贴一下肩,一会儿撑一只手,举手投足间,曲筱绡功力深厚的沙龙香水搭配扇起的香风一缕一缕地钻入白主管的心底。白主管虽是一脸拘谨,但被曲筱绡贴了一下的肩膀早酥了半边。安迪对着曲筱绡轻咳一声,曲筱绡机灵,立刻吐一下舌头收手。樊胜美则是两只眼睛逮着邱莹莹与白主管打转,只是笑而不语。

    曲筱绡花言巧语灌邱莹莹与白主管喝酒,樊胜美插科打诨说着段子放松白主管的警惕心,令白主管今夜恍若猪八戒置身盘丝洞,心花朵朵开。安迪与关雎尔只会剥着大闸蟹旁观大笑。邱莹莹看到大家都喜欢她的白主管,心里万分的开心。

    但等邱莹莹独自送白主管出小区,曲筱绡窥着电梯下降,就直言不讳:“那个白主管,我往他口袋里塞了一张字条,我保证他明天,不,今晚就贼胆包天给我电话。”

    安迪道:“那是小邱的男朋友,你这么做不好。”

    “我替小邱考验她男朋友,有什么不好。”

    “是验证你自个儿的魅力吧。”樊胜美一针见血,“你小心别引火烧身。你以为小邱会认可你的考验吗?你别忘了有句老话,爱情是盲目的。”

    曲筱绡一笑,“早认识真相早好。谢谢安迪提供厨房,我回去趁睡前再背几个单词去,拜拜啦。”说着飘飘然地回2203。

    樊胜美回眸看一眼目瞪口呆的关雎尔,忽然觉得曲筱绡做得有点儿道理,若那白主管果真经不起曲筱绡勾搭,岂不是人品非常猥琐,那么真的是早断早好。“我们要不要打赌,24小时之内,白帅哥会不会给小曲打电话。”

    “小曲有这么神?”安迪不敢置信,“我赌一顿晚饭,不会打。小关?”

    “我也赌白主管最好别打小曲电话,一顿KFC早餐。”

    “我赌一定会打,相信我资深HR的眼光!一顿必胜客。”

回目录:《欢乐颂》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坡道上的家作者:角田光代 2橙红年代作者:骁骑校 3如果没有明天(我是余欢水)作者:余耕 4都挺好作者:阿耐 5芳华作者:严歌苓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