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天命新娘目录
无忧书城 > 架空历史 > 天命新娘 > 第26——27章 怪异生辰

第26——27章 怪异生辰

所属书籍: 天命新娘

  问过贺起,白小碧才发现原来自己还是在玉鼎山上,这是一座废弃的小木屋,隐于林间,门外横着两具死尸,揭下蒙面黑巾,二人的脸都十分陌生,身上除了衣裳与武器,并无其他物件,小仆看得害怕,紧挨着贺起,白小碧更从未见过这样的横死之人,也吓得慌,这些……都是他杀的?

  贺起道:“你怎会在这里?”

  白小碧将被劫持的事大略说了一遍。

  贺起十分意外:“这些人绑架你做什么?”

  白小碧道:“我也不知。”虽然她还是不明白自己的生辰究竟有什么特别,但经今日一事,已能清楚地感受到它的重要,现在已经引人注意招来麻烦,若传出去,恐怕又要生事,何况贺起并非地理先生,说了也未必明白,因此她方才讲的时候有意略过了审问一段。

  小仆凑近贺起,低声:“许是他们看白姑娘……”

  贼子劫色本是有的,贺起打量白小碧几眼,推开小仆:“少他娘的胡说,我看这些人拿住白姑娘,或许是为了要挟……温兄可有什么仇家?”

  白小碧愣了下,摇头,这些人应该不是冲温海而来,他们的目的是自己吧。然而在此同时她也发现一件事,自己对于温海根本一无所知,不清楚他的来历,更不知道他究竟有没有仇家……

  贺起问:“谁救了你?”

  方才叶夜心有意避开,可见是不想让别人发现,白小碧回神,忙道:“我也不知道呢,方才一直被他们绑在屋里,只是忽然听外头有人叫,跟着屋里那人也跑了,我就出来看,谁知是你们。”

  贺起斜眸看她:“不是被绑了么。”

  白小碧镇定:“他们把我绑在椅子上,只不过我见屋里没人了,就试着想法子逃,谁知手上他们绑得松,真被我挣开了。”

  看她手腕确实已被磨破,贺起微露赞赏之色:“想不到你这般胆大,疼不疼?”

  被他夸得脸红,白小碧看了眼窗户,垂首:“不碍事。”

  贺起转向地上尸体,待要仔细查看他们死因,无奈檐外雨太大,天色暗得看不清,于是他吩咐小仆:“将他们搬进去,爷细看看。”

  小仆哀叫:“爷,看死人做什么,快些回去吧……”

  “没用的东西,只会丢脸。”贺起骂过,一手一个将两具尸体拎进屋里,然后从尸体身上扒下衣裳,用火折子点燃,再丢了几块木头,趁着光线仔细查看,白小碧与小仆无奈,只得硬着头皮跟进去。

  半日,贺起起身叹道:“好厉害的手段!”

  想起当初他踩一脚就令石阶碎裂,白小碧不安地试探:“怎么?”

  贺起道:“此人修习内功,必是个江湖高手,然而这两人的真正死因却是中毒,可见他们也怕落到别人手上,事先已准备了毒药。”

  白小碧惊:“他们自己吃毒药?”

  贺起笑道:“不是他们要吃,是不得不吃,若落到别人手上,泄露机密,回去必定要被处死,不肯泄露又要受折磨,生不如死,其实就算是行军征战,有时候也……”停住。

  方才还在狠狠地逼供,转眼间就成了尸体,若非叶夜心及时赶来,那后果……这些人都是罪有应得的,白小碧不停地安慰自己,却仍打了个寒战。

  贺起美目一闪,看着墙角:“你自己挣脱了绳子?”

  白小碧本就心虚,闻言不由自主朝窗户瞟了眼,支吾:“是我……”

  贺起踱过去,拿脚拨弄那几截麻绳:“是你?”

  几根麻绳都是散开的,一个人情急之下双手得以挣脱,必会忙着去解其他地方的绳子,哪里还会有心情解绳扣,且照常理看,解开绳子必会随手丢在旁边,又怎会专程扔到椅子背后?真正察觉到此人并不像表面上那么粗枝大叶,白小碧越发紧张,心知瞒他不过,索性作出疑惑之色,反问:“贺公子怎的也到这山上来了?”

  贺起果然一愣,随即不动声色踢开麻绳:“方才路过这里,听到有人叫喊,因此过来看看,想不到是你。”

  他不是去城里了么,怎会路过这后山?白小碧暗笑,分明是两个不同的方向,可见他也在说谎,不能单怪自己了。

  大约是有意回避什么,贺起没再追究她的事,转身:“回去吧。”

  小仆顺手取了截燃着的木头,走了几步又催促:“白姑娘?”

  白小碧望望窗户,垂首跟上去。

  待三人身影消失在远处,一个人举着支火把缓缓从门内走出来,纵然浑身衣衫湿透,看上去却无半点狼狈之态。

  很快,几道人影出现在他面前,作礼:“少主。”

  火光映照俊脸,他低声:“问不出来?”

  其中一人垂首道:“本来抓住个活的,可惜早有准备,让他服毒自尽了。”

  他点点头:“原没指望问出什么,盯着的人多,今日之事不算稀奇,这些人的来历知道不知道都无妨,只是他们当中若有人认出我们,回去禀报,我们天心帮的麻烦就多了。”

  那人松了口气:“少主放心,一个都回不去了。”

  他笑了笑,缓步走入雨中.

  院子里漆黑一片,温海与沈青竟然都不见了!客房没有点灯,白小碧与贺起主仆二人拍了半日的门,里面竟悄无声息,三人顿时面面相觑。

  贺起略有些变色,欲言又止,改口笑道:“莫不是温兄见你迟迟不归,出去寻找了。”

  白小碧不糊涂,担忧:“会不会……他们也找上他了?”刚刚经历一场厄运,她越想越紧张,白着脸:“他一定出事了!”

  小仆看旁边的门:“温公子倒罢了,沈小公子怎的也不在?”

  贺起点头,安慰白小碧:“温兄必是出去寻你了,沈小兄弟是热心人,自然也会帮忙。”停了停又道:“虽说我没见过温兄的本事,但沈小兄弟的功夫却是一等一的好,应付几个人没问题。”

  温海也很厉害,白小碧记起来,可终究还是不放心,拿眼睛悄悄瞟贺起,低声:“那……怎么办?”天黑得早,夜里很冷,何况下这么大的雨,此刻郑府上除了门房值夜的,其他人都已睡下,既是来借宿的,且不能肯定温海出事,自然不好惊动主人家。

  “罢了,我出去找找看,”贺起转脸吩咐小仆,“去点灯,再给爷取个灯笼。”

  小仆答应着退去。

  见他肯帮忙,白小碧忍不住喜悦,矮身作礼:“多谢贺公子。”本是不好意思麻烦他的,但如今除了这样,实在没有别的法子。

  贺起笑道:“你太多礼,我看温兄举止不凡,且善堪舆之术,不知师从何门何派?”

  白小碧窘了:“我也不知。”

  贺起意外,随即道:“是了,他说路过时救的你,你自然不知道,我看他必不会有事,或者寻不到你自己就回来了,你别慌。”

  白小碧点头。

  二人在院子里再站了会儿,小仆就提了灯笼回来。贺起接过灯笼与伞,嘱咐小仆:“仔细陪着白姑娘,不可乱跑。”.

  原本白小碧也打算出去寻找,然而想到方才的遭遇,恐怕那些人不死心又来,若再被他们抓去反而麻烦,因此她不敢乱跑,只打着个伞在院门处张望几次,仍是迟迟不见温海身影。

  小仆打呵欠:“我们爷去找了,白姑娘别急,依我说,这雨大,外头冷得很,不如回房慢慢等吧。”

  新衣裳还没做好,身上穿得单薄,且被雨淋湿了些,白小碧此刻全身冰凉,被风一吹,更忍不住发抖,然而她只担心温海安危,哪里肯回房,闻言道:“多谢小哥,你先进去吧,我再看看。”

  小仆劝她几句,自回房去。

  时已半夜,雨越发大了,始终等不见人,连贺起也没回来,白小碧实在觉得冷,于是往温海房间门槛上坐下,拉紧衣裳。

  明明觉得是包袱,却带在身边倍加照顾,温海究竟是什么意思,白小碧怎么也想不通,但如今身边确确实实只剩这一个亲人,而且对她很好,突然连他也消失了,那感觉让她害怕。

  他会不会在某天丢下她,独自离去?

  灯光从房内透出,非但不觉温暖,反而更衬出夜的孤独与凄清,白小碧望着面前的雨帘发呆,突然觉得不光身上冷,心里也越来越冷。

  朦胧中,有人靠近。

  感受到正在被人注视,白小碧努力想要睁眼看,谁知那眼皮竟似被糨糊粘住了,怎么也睁不开。

  轻笑声响过,一双手伸来将她抱起。

  “在发热?”语气复杂。

  大约刚从雨里来,那怀抱略带冷意,散发着隐隐的檀香味,有种奇怪的压迫感,令人不能也不敢抗拒,正是平日最熟悉的感觉。

  他回来了?白小碧大喜,想要开口却没有力气,不自觉攥着他的衣襟,沉沉睡去。

  寂静的夜,门被从外面推开,冷风里,一个人不急不缓稳步走进来,满身雨气。

  黑衣女吃惊,连忙迎上去解他的衣裳:“少主怎的淋雨。”

  “急什么,”他微笑着拿开她的手,往椅子上坐下,“如无意外,我想我至少能活一百多岁,其实二三十年足够了。”

  黑衣女秀眉微皱,在门口吩咐下人备汤,然后转身道:“少主说什么话,主公会为少主寻到良药的。”

  叶夜心含笑点头。

  黑衣女压低声音:“那丫头如何?”

  叶夜心道:“不算太笨,我们去得还算及时。”

  黑衣女担忧:“想不到除了我们和正元会,这么快就有人盯上,今后恐怕有些麻烦。”

  “是正元会有些麻烦,但念及同道之谊,我们或许能帮上一帮,”叶夜心低头解开衣带,脱了湿衣裳丢开,“对了,海云早起缠着想要宝光阁那串珠子,明日去买回来吧,否则她又要使性子跟我闹。”

  黑衣女脸一沉,却不敢发作,忍耐着应下。

  叶夜心微笑:“也只你办事叫我放心了。”

  “替少主分忧乃是分内之事,属下先告退。”黑衣女说完转身就走,刚到门口,就有两个人抬了大桶水进来,待他们安置完毕退下,黑衣女才退出去,掩上门.

  迷迷糊糊中,浑身如被炭火烤,热得受不了,顷刻间又如同浸在冰水里,冻得发抖,几经折磨,至鸡鸣时分,白小碧终于觉得舒适了点,安然入睡。

  不知过了多久,耳畔响起低低的谈话声,勉强听得清几个词,似乎是什么“帝星”“客星”之类,其中意思却不甚明白。房间里还有人?意识逐渐恢复,白小碧醒来,发现自己身上盖着厚厚的被子,浑身如从水里捞出一般,贴身肚兜被汗浸湿,粘乎乎的十分不舒服。

  房间迅速安静下来。

  白小碧睁开眼,只见温海坐在床前椅子上看着自己。

  白衣如雪,襟口半露出浅蓝色的里衣,腰间束着浅蓝色镶银钩的大带,手上是那柄几个月都未曾见他打开过的折扇。

  白小碧先前有过一个识字的先生,所以论外表,温海实在和她心中的“师父”形象相去甚远,优雅沉稳,气势有余,倒像个贵族王公,然而范家被叶夜心算计,他明明落败,却仍能泰然处之,输得起赢得起,这份不合年龄的气度委实难得,加上亲眼见识过他的本事,平日又不苟言笑,白小碧不得不心生敬畏,自然而然就当作长辈去对待了。

  巧合的“卖身契”之事至今还是个谜,更有种一切尽在他掌握中的错觉……

  这里并不是她的房间,也不是她的床。

  白小碧猛然回神,发现身上两道视线仍没移开,顿时一阵发慌,再要闭上眼睛睡显然不妥,当着他的面翻身起床更不妥,于是她只得涨红脸缩在被子里。

  温海语气柔和:“醒了。”

  白小碧含糊地“恩”了声,同时拿视线扫遍每个角落,发现房间里根本没有外人,顿时疑惑不已,难道刚才是在做梦?

  温海道:“你受了凉。”

  会不会耽误他办事?白小碧想起来,忙抬眼看他:“我已经好了,这就可以起床,师父若有事,不用管我的。”

  温海并没有离开的意思,搁下折扇,依旧笑看她:“想说什么。”

  白小碧窘了。

  温海道:“昨晚的事我听贺兄说了,想是你淋过雨,又在门口等我,所以受了凉。”

  白小碧紧张,半晌低声道:“是我不该跑出去。”

  温海道:“怎的这么说?”

  白小碧迟疑了下,喃喃道:“师父不觉得我是麻烦?”

  温海不答反问:“为何要那样?”

  白小碧抬眼看他,不解。

  温海重复了一次:“为何要那样?”

  白小碧明白了些,不答。

  温海道:“担心我出事?”

  被逼得无奈,白小碧终于开口:“爹爹不在,我只有师父一个了。”

  一丝意外之色掠过,温海看了她半晌,略俯下身:“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你可是这意思,拿我当你爹?”

  俊脸近在眼前,挺直的鼻梁依旧透着几分冷酷,气势不减,然而知道他是故意的,白小碧的紧张反倒减去了几分,转为尴尬,不由自主往被子里缩:“师父是师父,爹爹是爹爹,师父这么年轻,怎能……”垂下眼帘,咬了咬唇,终是忍不住笑出来。

  温海替她说了后半句:“我这么年轻,怎能当你爹。”

  白小碧解释道:“一日为师,终身为父,那句话的意思是说,侍奉和孝敬师父要像侍奉孝敬爹爹一样,弟子事师,敬同于父,不是认师父当爹。”

  温海道:“是么,原来你知道的真多。”

  这摆明是故意逗自己了,白小碧第一次壮了胆子瞪他。

  温海反倒笑了:“想问什么。”

  心思被看穿,白小碧不免吃惊,半晌才小心翼翼问:“我的生辰有什么不对吗?”

  温海仿佛早已料到她会这么问,轻描淡写:“没什么,一点小事,对你来说不算坏处。”他缓缓直起身:“眼下时机未到,将来我自会告诉你。”

  说了等于没说,白小碧不敢多问,暗暗纳罕。

  “既将我当成亲人,就要信我,”温海重新将折扇取在手里,站起身,缓步朝门走,“厨房在替你煎药,我去看看,顺便叫他们送水来,你收拾过了再吃饭。”

  先前的隔阂无形中消去不少,原来他是真的关心自己,眼见那身影走到门口,白小碧忽然无比轻松,忍不住叫他:“师父。”

  温海停住脚步,回身。

  白小碧一脸认真:“我信。”

  温海看着她片刻,笑了下,走出门.

  秋雨绵绵,没有放晴的迹象,往来庄户们脸上都笼罩着一片愁云,白小碧喝了药歇息两日,精神渐长,正巧新衣裳也趁闲缝好,穿上果然不冷了,午后雨住,白小碧想到叶夜心相救之恩,打算进城一趟,本欲与温海说声,哪知他不在房间,于是她与贺起的随身小仆打了个招呼,请他帮忙转告,且现下是白天,山脚田野四处都有人,也不怕什么。

  刚到大门口,迎面就见郑公带着沈青从外面进来,心事重重的样子,白小碧忙退至旁边站住。

  沈青冲她眨眨眼。

  他是在帮郑家吧,看样子郑公已经相信他了,白小碧会意地点头。

  倒是郑公停住脚看她:“听说丫头病得重,可好些了?”

  白小碧作礼:“多谢伯伯,已好了。”

  郑公道:“若一个人无趣,就去后院找我那两个丫头说话。”

  白小碧应下,又道:“现下尚未痊愈,带了病气进去不好。”

  郑公赞赏地点头,转向沈青叹气:“总是自己作孽,要出事始终要出事,能挽救便好,但凭天意吧。”

  这话说得奇怪,白小碧与沈青都有点莫名。

  沈青道:“谁人平生无错,镇国公正直不阿,征战立功无数,圣上也十分眷顾,沈青最敬重的就是他老人家,自当尽力而为。”

  郑公摇头:“进里面说。”

  目送二人进去,白小碧默默出门,头顶阴沉沉的天空,更唤起一种风雨将至的不安心理。叶夜心出手坏范家之事,他与朝廷究竟有没有关系?真的只是因为打抱不平?如今沈青主动帮郑家,他会不会又要插手?

无忧书城 > 架空历史 > 天命新娘 > 第26——27章 怪异生辰
回目录:《天命新娘》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山河枕作者:墨书白 2庆余年 第三卷 苍山雪作者:猫腻 3第二卷 帐中香作者:寂月皎皎 4九州 · 缥缈录2 · 苍云古齿作者:江南 5九州 · 缥缈录3 · 天下名将作者:江南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