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天命新娘目录
无忧书城 > 架空历史 > 天命新娘 > 第49——51章

第49——51章

所属书籍: 天命新娘

  第49章湖中异事

  第二日一大早,李小姐就进去与夫人说话了,温海与沈青则与李乡绅商量正事,白小碧十分无趣,打算去湖边走走,谁知刚出门,就被一只手迅速捂住了嘴,早已知道是谁,白小碧也不挣扎,任他带入旁边的林子。

  叶夜心放开她:“小丫头,昨日见了我也不理。”

  白小碧面无表情看着他。

  叶夜心先是莫名,随即微笑:“怎的越来越傻了?”

  白小碧道:“我是傻了,竟没想到你这么心狠手辣!”

  叶夜心道:“你……”

  白小碧道:“陈二小姐的事,是你指使的。”

  听出她话中的怒气,叶夜心安慰道:“是那许公子害怕毁了自己前程,所以出此下策,与我何干,你不要错怪了我。”

  见他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白小碧有些失控:“你还要骗我么?许公子胆小怕事,凭他哪里想得出那样缺德的主意!若不是你,他怎会别处不去,偏偏约二小姐去那山洞?与你无关,为何你走得那么巧?你根本早就知道那天会出事。”

  叶夜心不再反驳,皱眉:“插手这些事,对你没好处。”

  白小碧道:“我并不想插手你们这些恶心事,可是我亲眼看到……二小姐她……她……”眼泪终于忍不住夺眶而出:“你怎么这么残忍,做这种恶事,就不怕报应?”

  “你……看到?”叶夜心愣了半晌才明白过来,握住她的手,“我竟没料到你会跑去,是不是吓到你了?”

  白小碧甩开他的手:“镇国公,卫掌柜全家,陈二小姐和她的孩子……都死了!你到底还要害多少人!”

  叶夜心道:“陈二小姐自己做出有伤风化的事,此事迟早闹出来,纵然我不这样,她也活不下去。”

  “有伤风化?”白小碧气糊涂了,口不择言,“你经常去那种地方,不也有伤风化?我与你在这里见面说话也不合礼,我也要死么!”

  叶夜心目瞪口呆半晌,笑起来:“不一样的,小丫头。”

  他竟笑得出来!白小碧心里更冷,她实在不能理解,明明亲手害死了人,怎么还能作出这副轻描淡写若无其事的样子:“你心肠怎的这么狠!”见他似要说话,她抢先打断道:“就算二小姐有错,也不该下这么重的手,这分明是逼得她走投无路,你使计害她,为的根本不是什么风化,而是攀附权势替吴王办事,视人命如儿戏!”

  叶夜心看着她,果然不再说什么。

  吼过之后,白小碧终于发现自己太过于失态,且说了许多不合身份的话,顿时又窘又气:“吴王名声那么坏,你看百姓哪一个喜欢他,而且他还指使你做这些缺德事,卑鄙无耻,连李家人都不如,你为什么还要替他办事?荣华富贵就那么重要?”

  叶夜心淡淡道:“荣华富贵谁人不想,你师父不也一样么。”

  白小碧道:“你怎能与我师父比!我师父与沈公子纵然想邀功请赏,却光明正大,只会助人,没有害人的!”

  叶夜心笑了:“光明正大?”

  白小碧愣了下,竟有些不安,移开视线:“至少,不像你这么不择手段……”

  “是么,我这么坏,”叶夜心打断她,忽然将她拉至跟前,低头,“小丫头别忘了,你可是被坏人救过很多次呢。”

  能将嘲讽的话说得这么温柔,从未见过他这样子,白小碧仰脸看着那双漆黑的眼睛,竟有些害怕,嘴硬道:“那又怎样,你救我,不过是因为还要利用我办事,等事情办到,你会怎样对我,那可难说得很,我其实根本不用感激你。”

  叶夜心道:“你以为我会怎样对你?”

  话说到这样的地步,一切美好的过去到此全部烟消云散,无论怎样努力都再也回不去了,白小碧不答,用另一只手擦干眼泪:“放心,你既救过我的命,我答应的事当然也会做到,我会帮你找到那辰时生人。”

  叶夜心点头:“那最好。”

  “有消息我会想法子找你,这件事一完,我就再不欠你什么,”白小碧低头掰他的手,“你先放手,我要回去了,不然我师父会怀疑的。”

  “师父?”叶夜心反将她搂入怀,低声笑,“这样对你么,可不像是师父呢。”

  以前的温柔变作现在的轻佻,白小碧明白过来,气得发抖:“无耻!”挣脱他的手,飞快跑出树林.

  匆匆跑进院门,就听得李小姐气哭的声音:“二哥,方才那个婆子是给你说亲的?”

  李允道:“夫人找她来的,梅家小姐。”

  李小姐转身要走:“什么小姐,我听到了,她家是世代打渔的,我去找娘说!”

  白小碧听得发呆,历来婚姻之事大都讲究门当户对,以便互相照应提携,李家再差,也不至于与这样的贫家结亲,显然是夫人有意为之,不让他与那些有钱有势的人家攀亲。

  李允忙拉住妹妹:“胡闹!”

  李小姐泪眼望他:“二哥真的要娶梅家姑娘么?”

  李允安慰道:“家境贫寒又如何,二哥并不在意这些,听说那姑娘性情极好。”说完又微笑着摸她的脑袋:“将来嫂嫂必定也会疼你。”

  李小姐一听更哭起来:“我偏不要答应!你说过,将来定会带我出去见世面,只我们兄妹两个,我不要嫂嫂!”

  李允无言。

  李小姐甩开他的手,跑了。

  李允大急,待要去追,转脸忽又瞧见白小碧,不免停住脚步尴尬一笑:“小时候的玩话,三妹妹极少出门,一直想出去长长见识,所以就哄她两句,谁知她竟当真了,叫姑娘见笑。”

  看到他兄妹二人的场景,再想起方才叶夜心的态度,白小碧越发灰心,今日的他总算露出真面目,这样的结果是不曾想到的,所有美好幻想已破灭,连自欺欺人都不行。

  李允见状,诧异:“白姑娘怎么了?”

  白小碧摇头道:“没有,二公子待小姐这么好,令人羡慕。”

  李允没好多问:“方才温兄似乎在找姑娘。”

  温海?白小碧连忙谢过他,朝外面书房走。

  刚走到门外,迎面就见沈青出来。

  生怕他看出来,白小碧垂首等他过去,调整好表情,才抬起头走进门:“师父找我有事?”

  温海提笔站在案前,却直着身,姿态显得很随意,清冷而略带悠闲的味道,他并不看白小碧,只低头看着案上的画,不时勾上两笔:“没事就不能找徒儿伺候么,徒弟成日乱走,似乎忙的很,连陪师父的时候都少了许多。”

  白小碧这回没有说什么,走过去,发现那是幅水墨江山图,气势极其雄壮,不由勉强笑道:“沈公子说师父是胸怀大志之人,果然不错呢。”

  温海停笔:“怎么。”

  荣华富贵就那么重要,引得这些人为了它不择手段?白小碧喃喃道:“师父一定要做官?”

  温海继续勾勒:“你不喜欢做官的,只因他们横行霸道欺压百姓,但若是当了大官,可不就有法子整治他们,造福百姓,难道这样不好么?”

  白小碧迟疑道:“我听爹说,官官相护,纵然你当了官,上头还有比你大的呢,除非是……”及时停住。

  温海道:“除非如何?”

  白小碧心中一动,不慎对上他的眼睛,清晰地看到里面那些狂妄自负之色,竟有些骇然。

  温海笑看她:“怎的不说了?”

  白小碧咬唇,虽说当着他并没有什么不可说的,但不知为何,那两个字始终在嘴边打转,怎么也说不出来。

  温海似有意要迫她,侧过身来。

  被那凌厉的气势吓得一颤,白小碧禁不住后退两步,垂了眼帘。

  许久没有动静。

  待她再抬眼看时,温海正提笔专心作画,仿佛刚才这一切都是幻觉.

  没有阳光,湖面显得有些苍茫,薄薄的水气在上空飘荡,远远的,数叶小舟来去,宁静悠远如画,茅草起伏,鲤鱼石更显出几分踊跃的动态。

  这回是李允受了父亲吩咐,带三人来查看,他安排得很周全,事先已雇下艘干净的大船等在岸边,两个船夫见他们来了,忙搭起跳板,众人踏着跳板上了船,很快移近鲤鱼石。

  白茅映水,湖下似别有天地。

  站上鲤鱼石,李允让船夫先将船撑回去,然后才低声道:“两位问的事,家父也不敢作主……”

  沈青笑着打断他:“如今想是问过了安远侯,总算能说与我了。”

  李允先是愣,随即莞尔:“家父说,当年曾祖父下葬那日,早起天还没亮,家人们抬着棺材过湖,去对面山上打好的穴,哪知刚从龙王滨上船不远,到湖中间,忽然刮起阵大风,又下大雨,船竟险些翻了,棺木因此掉下去,立刻水里就长了这石头起来,唬得家人不敢声张,堂祖父与祖父正在惊异,忽然来了个地理先生,将他二人叫进里屋嘱咐了一番话,堂祖父便出来令大伙儿严守秘密,不许人传出去。”

  沈青遥望对面山门,点头赞叹:“是了,这等罕见的怪穴,非有缘人不可得,偏逢了‘李’,‘李跃龙门’,实在是你们李家的运数,若换了别人,定然占不得这地。”

  李允道:“那位先生说过,此地是极稳当的。”

  “不错,”沈青看温海,“我先前还有些担忧,如今却放了心。”

  温海道:“如此便好。”

  李允笑道:“两位都这么说,家父也就可以安心了。”停了停又道:“我当这些事玄得很,原来天底下还有这种不能破的穴。”

  沈青傲然道:“那也未必,当年那位先生临走时必定嘱咐过了。”

  “当年的事我却不知,”李允想了想,“只是家父令我们兄弟几个不可去对面山上。”

  白小碧正低头摆弄那些白茅,闻言奇怪:“对面山上?为何不能去?”

  李允道:“这却不知。”

  沈青笑道:“其中自然有缘故,别人去得,他们家人却去不得,此事着落在他们自己身上,外人也有心无力,二哥记住,勿轻信外人之言,便可保无事。”

  李允仍是不解:“究竟是什么缘故?”

  沈青道:“只因……”

  白小碧忽然打断他:“这里风冷得很,回去吧。”

  被她岔开,李允不好再多问,也就丢开了,转身朝岸边船夫招手,两船夫立即将船移过来,接众人回岸。

  烟波之上,另一艘小船也缓缓朝这边移近,船舱内,一名年轻公子正与姑娘说话。

  第50-51章兄妹情真

  前高后低,未必就是鱼昂头,还有……坟头,白小碧早已猜到事情起因和鲤鱼石有关,如今知道故事始末反而不怎么意外,只不过方才发现叶夜心也来了,怕沈青真说出破解之法,被他听了去,不知又要使出什么手段,所以才故意打断李允问话,催促回去。

  可惜那样的人物,任何人都会忍不住多看几眼。

  沈青笑道:“这位仁兄好兴致。”

  李允道:“想是出城来这里游湖的,平日里游人很多。”

  沈青仔细看了两眼,疑惑:“怎的我看着这般眼熟,好象在哪里见过他。”他转向白小碧问:“白姑娘可记得?”

  白小碧本就心虚,闻言更吃了一惊,也不知他是真不知道,还是明知故问,越发不安起来,偏偏就在此时,脚底下的船忽然晃了下,一时竟有些站立不稳,险些落水。

  一只手及时揽住她的腰。

  虚惊一场,白小碧不用抬脸也知道是谁,那种被控制的感觉实在太强烈太熟悉。

  温海面不改色:“我这表妹害羞得很,哪里会留意这些。”

  姑娘家自然不该也不会多留意别的男人,沈青这才发现失言,连连朝白小碧弯腰赔礼:“是我唐突,是我失言,白姑娘莫怪。”

  白小碧反被他逗得“扑哧”一笑,待要说话,却感觉两道视线直直朝这边盯过来,她立即别过脸,眼角余光瞟过,见旁边李允神色古怪地看着自己,这才察觉温海的手还在腰间。

  “师……表哥……”

  “站稳。”

  听出不悦,白小碧不敢再动了.

  回到李府吃过午饭,温海沈青与李乡绅在厅上说话,白小碧无事,打算去找李小姐玩,不想刚进后院门就遇上李允。

  性情随和,办事稳妥周全,白小碧很佩服他,主动招呼:“二公子去找三小姐的么?”

  李允作礼笑道:“三妹妹现不在房里,早起就被夫人叫去描花样子了,姑娘进去怕也无趣得很。”

  白小碧点头,忽见李夫人走来。

  李夫人先是亲切地与白小碧招呼,接着看李允一眼,不冷不热道:“你三妹妹如今大了,也该多在女红上用心,却不像小的时候,兄妹玩闹要有个尺度,你做哥哥的怎好耽误她,以为哄着她,我便不管了么。”

  李允尴尬地应下:“夫人教训的是,是我疏忽。”

  李夫人再与白小碧客气两句,扶着丫鬟走了。

  早知道李夫人待庶子不公,白小碧十分反感,这几日也尽量避开她,如今听到这番话,更加为李允不平,只不过身为客人不好多事,待她去远,见李允还恭敬地垂着头,她忍不住轻声唤他道:“二公子?”

  李允抬起脸:“三妹妹自幼与我极亲近,是以平日纵着她些,却不想耽误她,让白姑娘笑话。”

  白小碧忙道:“二公子三小姐兄妹情深,夫人原本也是为了三小姐好,怕二公子惯了她,有所误解。”

  李允没再多说,微笑:“我还有些事要办,先失陪,白姑娘莫见怪。”

  白小碧点头:“二公子自便。”

  李小姐既没在,还是不进去的好,温海与沈青都在陪李乡绅说话,打扰他们也不妥,白小碧在院中转来转去,左右都见丫鬟来去,觉得很尴尬,索性朝门外走.

  李家庄临青龙湖,庄上不少人打渔为生,许多人家门外晒着鱼干,因最近天热,发出阵阵腥味。

  白小碧掩鼻而过。

  忽然,一柄折扇出现在眼前。

  折扇轻摇,难闻的味道顿时淡去许多,连带热气也随之退了不少。

  看清来人,白小碧下意识就走,他没有追来,可是在经过那片树林时,白小碧仍被一只手强行拉了进去。

  “怎的见了我就躲?”

  “话都说清楚了,叶公子又找我做什么?”

  他抬起她的手:“怎不叫你师父带你游湖去?”

  见他言语举止不似往常,十分暧昧,白小碧忍了怒气,硬着头皮道:“游湖很奇怪?叶公子不也在游湖么,我答应帮叶公子,是为了报先前的救命之恩,至于我做什么,与叶公子有关系?”

  被抢白一通,他反而笑了,扇柄抬起她的下巴:“小丫头火气越来越大,嘴巴也越来越厉害,我们可是孤男寡女在洞里过了一夜呢,你说,你与我无关?”

  提到这事,白小碧越发羞恼,却是半句话也反驳不了。

  他微抬左臂示意:“你睡得倒好,我这手却酸疼了一天。”

  白小碧愣了半晌,垂眸:“你已经害了这么多人了,还想怎样?”

  “我害人,你以为你师父便是好人?”叶夜心收回折扇,“天心帮背后有主,正元会就清白?他会无缘无故带你在身边?朝中只有胜与负,没有善与恶,你细想想。”

  白小碧又来气,握拳:“至少我师父不会害人。”

  叶夜心道:“他虽没害人,却在暗中助了我,若非他有意失手,拖着姓沈的,我岂会这么容易就得手,正元会的高人,还加上当朝天师的高徒,竟屡次在我跟前吃亏,你相信?”他停了停,缓缓道:“还是,有人故意想借我的手办事?”

  心里一直害怕多想,如今从他嘴里说出来,白小碧立即后退:“那是你太卑鄙,使诡计。”

  叶夜心笑了:“你这么信他?”

  白小碧心乱得很,不愿再听:“你们的事与我无关,我要回去了,叶公子自便。”

  一只手自后面揽住她的腰。

  白小碧恼怒:“叶公子自重。”

  他强迫她侧脸对着自己,微笑:“小丫头怕什么,你师父不也是这样?”

  白小碧挣扎:“无耻!”

  “是说我,还是说你师父?”他含笑扣住她的下巴,“那样叫无耻,这样,叫更无耻。”

  几乎是同时,他俯下脸。

  漆黑的眼睛里满是暧昧与戏弄之色,印象中的温柔与关切半点不见,举止透出十分的强势,不容抗拒。

  他似乎是有意,不轻不重地吮咬着她的唇,满意地看着她睁大眼睛。

  白小碧万万没想到会被他这样对待,头一次和男人这样亲密,震惊之下,无名怒火随之而起,无奈要骂的话都被他堵了回去,用尽全力也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

  察觉到她的抗拒,他反而更加放肆,扣住下巴的手微微用力,迫使她打开牙关,灵巧的舌立即探入她口内,另一只手仍牢牢圈着她的腰。

  那舌挑逗着她的舌,轻佻,霸道。

  斜斜倚在他身上,宽大的怀抱与往常不同,没有了半点纵容与迁就,牢牢将她困住,无论如何也挣扎不了,白小碧双手拼命捶打,可惜力气始终有限,对方体形上就比她高大多了,些许反抗的小动作就如猫爪子打在老虎身上。

  直待她筋疲力尽快要软倒,他才抬脸离开。

  他对那些姑娘就是这样?白小碧顾不上弄清心中感受,满脑子都被愤怒充斥着,喘息半晌,直了身离开他的怀抱,扬起巴掌:“无耻之徒!”

  他轻而易举扣住那手:“小丫头不喜欢,要再来一次?”

  白小碧二话不说,拿脚去踢。

  他照样用腿制住。

  白小碧动弹不得,索性闭了眼:“我的命既是叶公子救的,要杀便杀。”

  见她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他更忍不住笑出声,放开她:“我怎会杀你,做出这副样子,你不喜欢我?”

  被说穿心事,白小碧如受雷击,前所未有的羞耻感袭来,她微微发抖,睁眼:“喜欢又怎样,不喜欢又怎样,难道还有什么不同?叶公子只是利用我,我也只是为了报你的救命之恩,而且很讨厌你做的事,待找到那人之后,你的目的达到,我的事也完了,有什么关系。”

  叶夜心不再说话了。

  白小碧跑出树林.

  叶夜心在原地站了片刻,皱眉道:“出来吧。”

  黑衣女自树后现身:“少主为何不下手?”

  叶夜心道:“下手?对谁下手?”

  黑衣女道:“那人至今还未找上她,兴许真是我们找错了人,因此属下擅自作主,已报知主公,主公的指示都在信上,少主该看过。”

  叶夜心“哦”了声,不甚在意:“你太性急,再等几天也不迟。”

  黑衣女忍不住道:“我们不过是想让她引出那人,倘若她果真不是,再这样等下去岂不耽搁大事,少主三思。”

  叶夜心道:“依你看?”

  黑衣女道:“她福德极厚,就算真与那人有关,死了对我们也是好事。”

  叶夜心沉吟道:“不杀她,尚且有希望找到那人。”

  “少主以为她还会信你?”黑衣女语气略带讽刺,“宁可错杀一百,不可放过一个,少主似乎不记得当初教训属下的话了。”

  叶夜心笑道:“我说过么。”

  黑衣女道:“舍不得动她?”

  叶夜心转脸道:“此事我自有打算,先回去吧。”他似是无意,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语气轻柔:“你担心这个,我担心的却是另一件事。”说完缓步朝林外走。

  黑衣女默然片刻,跟上去:“何事担心?”

  “那温海的来历。”

  他说把她当亲生妹妹,可是现在却对她做出这种恶心的事!他对那些姑娘就是这样的吧?回想方才就像做梦,微带冷意的唇,霸道的舌,不知亲过了多少姑娘,白小碧恨恨地往地上吐了几口,直到嘴唇险些被擦破,这才红着眼圈匆匆走进门。

  温海站在廊上。

  若是平日,白小碧必定会停下来问候,但此刻她实在没有心情,低着头就往后院走。

  “出了何事?”

  白小碧假作没听见,走得更快,可是路过他身旁时,手臂被紧紧扣住了。

  “成日乱跑,师父的话也不听,越发不象样。”语气明显有些不悦。

  “怎的不像样了!”积郁多时的火气此刻终于忍不住爆发,白小碧抬脸直视他,“师父平日不也是不爱理我么,只管戏弄我!”她一边说,一边使劲甩那手,无奈却始终挣脱不了,顿时什么也不管了,脱口而出:“我见过谁,做过什么,你其实早就知道对不对,故意不揭穿我,就是想看我的笑话!”

  温海愣了下,目中果然泛起笑意。

  白小碧气哭:“没事就逗我,我做的衣裳一回也没见你穿,明明不耐烦带着我,却偏要装出对我好的样子,不正是因为我的生辰么,你们要找谁,说与我就是,用得着故意这么骗我吗,将来事情办完,就再没我的事了,你们都不是什么好人!”

  温海微微皱眉,淡淡道:“我们不是好人。”

  白小碧大声:“不是!都不是!”

  温海看着她不说话。

  白小碧抽噎,拿袖子拭泪。

  半晌,温海丢开她的手:“说完了?”

  发过一通火,白小碧逐渐清醒过来,心里开始害怕,脚底不自觉地往后退。

  温海迫近:“你既这么聪明,可知不敬师父,会受什么责罚?”

  白小碧忍不住又退两步。

  温海道:“好徒弟,自己喜欢错了人,骂师父倒骂得痛快。”

  白小碧立即怒视他,却说不出话。

  出乎意料,温海没再嘲讽,只抬手替她擦拭脸上的眼泪,声音居然柔和许多:“我带着你,的确是你命格古怪的缘故,却并非是为了找谁。”

  白小碧怔了片刻,缓缓垂首。

  温海道:“将来事情办完,为师亦不会丢下徒儿不管,你这是生的什么气。”

  白小碧闻言立即抬脸看他一眼,复又垂眸,渐渐涨红脸。一直以来最害怕的就是被人丢下,原来他也看出来了。

  温海道:“还有话说?”

  白小碧摇头。

  温海再迫近一步。

  白小碧咬了咬唇:“师父不生气么?”

  温海恢复平静:“生气,我收的徒弟竟向着外人,那人还屡次坏我们的大事。”

  既知道那人屡次前来坏事,却屡次让他得手,当真仅仅是疏忽大意所致?白小碧沉默许久,道:“师父既知道我认识他,为何……不早些揭穿我?”

  “认得他又如何,”温海轻笑了声,“你命中注定的人不是他,谁胜谁负乃是天命所归,他就算想行逆天之事,也知道其中厉害,不会惹祸上身。”说到这里,他目光微冷:“好在我的徒儿还不会为了他背叛师父,今后最好也打消那些念头。”

  命中注定的人?白小碧呆了半日,低声道:“我总觉得,师父好象不只二十几岁吧。”

  温海道:“我很老?”

  那张脸的的确确年轻又俊美,略显冷酷,气质内敛。

  白小碧终是赧然摇头:“没有,就是……师父想事情似乎比别人格外想得多些,相貌看起来却太年轻了,有些老成……”

  “嫌我年轻,不像你师父?”温海面不改色,“那我不做你师父,如何?”

  白小碧“啊”了声,不敢多说了.

  很快,温海自回房间歇息,白小碧磨蹭着走进后院,始终心事重重,觉得眼前有太多人太多事看不透。

  李小姐正在房间里裁剪布料,大约是想做衣裳,见了她忙站起来:“白姐姐一大早跑出去,怎的这会子才回来。”

  白小碧道:“早就回来了,只是见你不在房里,所以又出去走了一圈。”

  李小姐重新坐下,拿起剪子:“我方才过去替娘描花样子,耽搁许久。”

  白小碧也走过去坐在旁边椅子上,看着她做活,称赞:“三小姐好巧的手,这是给你爹做的衣裳?”

  李小姐拿手比划尺寸:“不是,我看二哥衣裳旧了,想给他做件新的。”她抖了抖手中布料:“白姐姐看这颜色好不好?我怕他不喜欢。”

  布料质量很好,颜色既不显眼也不过于俗气,看得出来花了心思,白小碧有些感动,夫人待李允不公,三小姐却当真是关心哥哥,于是她点头笑道:“三小姐亲手做的,二公子怎会不喜欢,我看颜色很好。”

  李小姐听了很高兴:“二哥过几天就生日了,我需赶着做出来,好送他。”

  白小碧道:“二公子知道,必定很高兴。”

  “从小二哥就很疼我,”李小姐丢开布料,凑过来悄声道,“他还说过两天带我出去玩,姐姐不要说给别人啊。”

  白小碧惊讶,连连摇头:“此事不妥,万一被夫人知道……”

  李小姐忙掩住她的嘴:“我就是怕娘知道,她必定会责骂二哥的,姐姐到时候替我瞒一瞒,我叫柳儿代我睡在床上。”

  李夫人本就处处苛责李允,此事闹出来,势必连累他,可见李允当真疼爱妹妹,知道她想出去玩,所以冒险出此下策吧,白小碧虽明知不妥,却不忍心拒绝,硬着头皮答应,看看窗外天色:“方才李公子出门去了,不知有没有回来,好象要下雨了呢……”

  “二哥出去了?”李小姐慌忙起身,朝门外叫,“柳儿!柳儿!快去看我二哥回来没有,叫人给他送伞去,快些,别叫他淋雨啦!”

  白小碧默然,只觉得嘴唇变得越来越烫,扭脸看旁边镜子,镜中人双唇果然娇艳非常,似要燃烧,可那心里却一阵比一阵酸楚.

  因怕叶夜心找来,接下来几天白小碧再也没有单独出门,要么找温海沈青说话,要么与李小姐玩,过得十分平静,这日用过午饭,李小姐真的关了门,笑嘻嘻将她拉到旁边:“白姐姐,二哥说带我出去玩啦,烦你替我留神下,若我们都出去,娘会发现的。”

  白小碧忙摇头:“若是夫人知道怎么好。”

  “我娘平日里不会来的,再说有柳儿呢,”李小姐一脸得意拉过小丫头:“我叫她躺在床上,放了蚊帐扮作是我,稍后我娘若真的来了,外头阿红会应着,说我犯困要睡会儿,姐姐只要不声张就是了。”

  白小碧还是觉得不妥。

  李小姐央道:“我好容易出去一回。”

  既然李允在,倒也不担心会出事,白小碧无奈道:“我出去就是,只当没看见。”

  李小姐喜得连连点头。

  一切安顿好,李小姐果真换了衣裳溜出院去了,白小碧心道自己是客,不可再留下来,万一穿帮倒不好,不如去温海那里避一避,出事也怪不到自己了,于是她立即朝书房走,谁知过去才发现,书房内空无一人,问过下人得知,原来温海与沈青一大早便进城办事去了。

  房间不能回,白小碧正在发愁,忽然迎面走来两个人。

  “李公子带柳儿去山上做什么,你看错了吧,李公子从来不去那山上。”

  “千真万确。”

  白小碧猛然醒悟,慌忙道:“李公子他们去了哪里的山上?”

  那两人忙低头,其中一人道:“可不就是龙王滨那山。”

  李家人不可去那山上!白小碧开始冒冷汗,温海沈青都不在,如何是好?

  后院忽然传来哭声,却是李夫人怒气冲冲拉着柳儿出来:“给我打!这死丫头,竟敢挑唆慧中!”

  柳儿跪下:“夫人饶命,是小姐要我扮她,说二公子带她出去玩。”

  “若不是你挑唆,慧中怎会骗我!”李夫人扬手一个耳刮子过去,厉声,“她胡闹,你不会来报我?死丫头!”

  柳儿只是哭求。

  李夫人冷笑着指下人:“好得很,快去叫老爷来,来看看他养的好儿子,好个听话的儿子!全不顾我家慧中名声,带了她出去胡闹,抛头露面,成什么话!”

  下人慌忙答应。

  李夫人叫住他:“他们去哪儿了?”

  下人摇头:“不知。”

  李夫人骂:“连去了哪里也不知,你们这些人都是死的?”

  白小碧猛然想起,失声:“会不会是……去了龙王滨那山上!”.

  阴阴的天底,山门越发显得庄严高大,传来李允的笑声,百丈悬崖,下面水声风声作响,叫人不寒而栗。

  李允抱着李小姐站在崖边,指点她看风景。

  李小姐很是高兴,继而担心:“这么晚不回去,娘会不会知道了?”

  李允不动声色抱住她:“二哥在呢,不怕的。”

  李小姐甜甜笑了:“外头这么有趣,要是我们兄妹两个能天天出来玩就好了,走遍天下!”

  李允轻声:“是么,将来二哥会带你走的。”

  “那二哥娶了嫂嫂,会不管我吗?”

  “不会。”

  李小姐复又将脸埋入他怀里。

  从懂事起,第一眼看到那双温和却不甘的眼睛,里面闪烁着恨意,让她不安,因为母亲的关系,他从不理她,不过她会缠,后来他终于会主动来找她了,事实证明她没有找错,他是所有哥哥里对她最好的一个。

  她忍不住问:“二哥,你记不记得小时候啊?”

  他没有回答:“人会长大。”

  她略显失望。

  “你做什么,孽障,你给我过来!”背后远远地传来喝声。

  “爹!”她惊得抬脸。

  “没事,他不敢骂你的,”李允拍拍她的背,侧脸微笑,“再有人过来,儿子要做什么事,可就由不得爹了。”

无忧书城 > 架空历史 > 天命新娘 > 第49——51章
回目录:《天命新娘》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庆余年 第六卷 殿前欢作者:猫腻 2锦衣夜行作者:月关 3庆余年 第二卷 在京都作者:猫腻 4山河枕作者:墨书白 5第二卷 帐中香作者:寂月皎皎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