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天命新娘目录
无忧书城 > 架空历史 > 天命新娘 > 第19——20章 上吊的先生

第19——20章 上吊的先生

所属书籍: 天命新娘

  连下几日大雨,天色依旧阴沉,湍急的河水奔流远去,浑浊的水面卷起一个个旋涡,又相继消失,浅水处尚且飘着数截芦苇尖,岸上站着许多挑担的牵驴的农夫与大队的客商行人,皆愁眉苦脸,等着渡河进城,这样的天气显然不利赶路,人群里不时发出低低的咒骂声,惟独其中一名白衣公子神色平静。

  白色衣袍不算华贵,可不知为何,他随便往那里一站,就盖过了一群人的气势,何况旁边还跟着个蓝衫女子,长相清丽,身量略嫌娇小,衣裳单薄,肌肤白皙细腻,一看便是个闺中小姐出身。

  河面宽阔,中央一叶小船与急流奋斗,载着满船人勉力朝这边移来。

  望望远处小船,白小碧自言自语:“这雨还要下么,不好赶路吧。”

  温海闻言侧脸看她,声音柔和且透着关切:“走这几个月,想来你也累了,正好前面是玉鼎城,听说镇国公故居在这里,我打算去借宿几日,好作歇息。”

  白小碧默默地不作声,心内隐约有点失望,他始终还是想着投效朝廷,范家倒了,正该另寻门路。其实这个朝廷本也不怎么得人心,不过是些臣忠老将撑着,先前只是偶尔听父亲说起,如今亲身经历巨变,当官的欺负百姓,知县见风使舵,白小碧对朝廷之事更加没兴趣,她是不希望温海去当官的,然而人往高处走,如今连养活自己都困难,怎好多嘴说他的不是,因此她稍微斟酌了下,低声问:“师父做这些,是为了正元会吗?”

  温海道:“你知道正元会?”

  白小碧道:“我听沈公子说的。”

  温海不意外,笑了声:“那日不慎露出玉牌,他眼力倒不错。”

  原来他身上有信物,恰好让沈青看见,白小碧恍然,正在此时一阵凉风吹来,她忍不住打了个寒战,悄悄地抱起双臂,拉紧衣裳——三个月下来,一路上走走停停,不知不觉已快到秋季了,这场大雨后天就要转凉了吧……

  “有人落河里了,救命啦!”不知谁高声叫嚷。

  岸上人群哗然,纷纷望向河心。

  “哪里?”

  “快叫撑船的去救么!”

  “……”

  原来船上一名客人不慎踩滑落水,很快被急流冲出三丈之外,众人都推着要那梢公去救,偏那梢公此刻只顾迟疑,不肯下水,毕竟下游不远处水极深,去救人必定危险。

  远远望见一个黑点半沉半浮在水面挣扎,越来越远,白小碧大急,拽温海的袖子:“快!快些救他吧!”

  温海看着那手皱了下眉,很快又恢复平静。

  白小碧怔了怔,放开他。

  是了,尽管他言语温和,却始终难以亲近,就是因为那双眼睛里时常不经意流露出来的那一抹特别的神色,清清楚楚地显示着他的不耐烦,实际上他是不太愿意收她为徒的吧,毕竟她什么都不会,帮不上忙,他只是不愿表现出来,在尽量忍耐而已,她却不自觉当他是万能的了。

  当初明知范家欺压百姓,他还要帮,可见做事看的是实际好处,白小碧咬住唇,乞求地望着他。

  温海不动声色将她拉退两步:“仔细站好,别掉下去了。”

  白小碧忍不住:“师父……”

  “小爷,你做什么!你……”右边不远处响起焦急的叫声,接着被“扑通”的落水声打断。

  “好了!好了!”众人拍手。

  白小碧转脸看。

  河心水花翻动,其中一道白影在浪里穿梭,身形灵活犹如一条大鱼,很快就追上落水那人,搂着他的脖子带向岸边。

  众人都拍手称赞,围过去,七手八脚接了落水者施救。

  那人只穿着裤子,光着膀子爬上岸,低头坐着喘气,白小碧十分敬服,便偷偷多打量了几眼,这角度看不清他的模样,但那副身板很是结实高大,肤色难得的白皙如玉,裤子质地又甚好,绝不像是山野村夫出身。

  果然,一名小仆背着大大的包袱,手里抱着堆衣裳,慌慌张张跑过来:“我的小爷!天冷,快穿了衣裳再歇气吧,仔细凉了。”

  大约也是觉得冷,他起身接过衣裳便去了树后。再出来时,已是玄色长衫,朱红色衣边,腰间束了条墨色大带,且坠了只玉佩,正是世家子弟的打扮。

  此番终于看清他的长相,白小碧倒吃了一惊,方才见他长得结实,身手矫捷,却不料面容如此秀美,眉弯眼大,温文尔雅,宛若女子。

  众人更加佩服,都围上去问姓名。

  先前落水的人是个客商,此时已醒,经人指点连忙过去道谢,口称“恩公”,又取了银票要给他。

  他伸手将那银票推开,哈哈笑道:“方才你死命缠着爷,索性一拳砸昏了,省得救你不得反叫爷丢了性命。”说完又皱眉,紧接着大眼睛朝众人一瞪,高声:“爷就不信这儿没有一个会凫水的!娘的,要是爷不在,你们就睁眼看着他淹死么,若今日落水里的是你们自家的老子儿子,你们可还是这般鸟样。”

  看上去这么斯文的公子,说起话来竟粗鲁得很,白小碧忍不住好笑,道理说得没错,事没落到自家头上,所以这么多人袖手旁观,可是他直言斥责,也太不给众人脸面了。

  众人原是怀着满腔敬意去拜壮士,想不到对方并不买帐,反被骂得狗血淋头,顿时一个个都默默无言,各自讪讪地走开了,那客商也没料到自己不是呛水昏迷,而是被他砸昏的,张着嘴呆在那里。

  小仆又急又笑,看着他滴水的裤子,担心:“小爷,这样穿着仔细冻坏……”

  他正俯身拧水,闻言一巴掌掀开小仆,笑骂:“想要爷不穿裤子进城么,洗个澡就受凉,你当爷我是什么做的。”

  小仆被掀了个踉跄,苦着脸:“爷没事便好,要有事,回去小的又要……”

  他拎过小仆,拍他的肩:“有我呢,几时叫你吃亏了。”

  那手上力道太重,小仆被拍得矮了一矮,不作声。

  过了这河就是玉鼎城方向,他们该也是去玉鼎城的吧,白小碧正看得有趣,船已经靠岸,主仆两个先随一拨人上船过河去了.

  玉鼎城很大,其繁华热闹,包括城中人的吃穿用度,都不是门井县能比的,跟着温海几个月,白小碧见识也长了许多,倒没有十分意外,二人至午时才进的城,镇国公的故居在城东,温海准备明日再去,因此先临时找了个客栈住下,吃过饭,他便自回房间休息了。

  白小碧满腹心事走在街上,今日发生的一切令她心情灰暗。

  知道他不喜欢吵闹,这些日子她就尽量克制自己少去烦他,先还提过几次学本事的话,然而他总不放心上,丝毫没有传授的意思,到后来白小碧也不好再提了,反正大仇已报,心情早已不那么迫切,可是她万万没想到,在他眼里,她原来是个麻烦。

  既然这样,他当初又是以什么样的心情主动提出收她为徒的?是顾着朱全的面子?救她出来,然后随便找个妥善的地方安置?

  这么说,他随时都可以把她丢开了。

  满以为认了个师父,至少有个亲人,如今事实与想象中相去太远,白小碧失望且茫然,风吹得身上一阵阵发冷,她不由自主抱起双臂,望了望街旁的布庄,打算回客栈。

  正在此时,视线范围内出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

  白小碧先是喜,而后心情却更差。

  他也看见了她,放开身边的姑娘,微笑着点头示意。

  明明喜欢香香姑娘的,走的时候却连道别也没有,而且这么快身边又换了人,比张公子还要薄情!心头无名火再度窜上来,白小碧横竖都看他不顺眼了,转身就走。

  匆匆转过十字路口,被人撞了下,白小碧终于冷静下来,很快就发现自己这场气生得毫无道理,数次相救却换来冷眼相待,他会怎么想,居然朝着恩人发脾气,无论如何都不占理,他薄情不薄情与自己有什么关系,上次还莫名跟他发了通火,怎么就控制不住呢!门井县一别,原以为再也见不到他了,如今难得遇上,又被弄成这样,下次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遇上……

  越想越烦恼,白小碧忍不住回头望,然而方才匆匆已走过两条街,哪里还有他的身影!登时她肠子都悔青了,泄气地放慢脚步,无精打采往客栈走。

  旁边巷子里伸出一只手,将她拉了进去。

  白小碧吓一跳,看清那人,先是喜悦,随即沉默。

  披风下半露着雪青色外袍,他手握折扇含笑看她:“小丫头这么容易就发火,又是谁惹你生气了?”

  脾气越来越坏是事实,白小碧涨红脸不语。

  叶夜心没有追问,见她被过巷风吹得有些发抖,顿时皱了眉,拿扇柄掀掀她的衣袖:“天凉了,怎的还穿这么少?”

  不知多久没听过这样的话,白小碧仍是不作声,头埋得更低。天气越来越凉,本该做几件暖和的衣裳,温海固然好说话,然而现在吃的用的都是跟着人家,怎好再开口要银子,她出身不差,自然更加爱护脸皮,因此忍着没说,温海也不曾在意这些小事,谁知他却留意到了。

  见她始终不答,叶夜心不再说什么,解下披风。

  肩头一沉,全身被暖意包围,白色的镶着金纹黑边的薄披风,带着他身上的温度。白小碧终于抬脸看他一眼,急忙又垂下眼帘,眼圈红了。

  叶夜心替她拉紧披风,微笑:“爱哭的姑娘,大仇已报,该高兴才对。”说着,他又打开折扇,扇去旁边石槛上的尘土,扶着她坐下:“跟着你师父来的?”

  白小碧立即擦干眼睛,点了下头:“范家真的被灭门了。”

  叶夜心道:“那是他们作恶太多,更不该动你。”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白小碧紧张地抬眼盯着他:“你不怕晦气?”

  叶夜心奇怪:“怎么说。”

  白小碧低声:“他们说这都是因为我,说我很晦气。”

  叶夜心恍然,摇头道:“自然不是你,他们胡说的。”

  白小碧心中一动:“那……”

  “是我,”叶夜心右手握扇柄,左手握扇头,从容道,“是我听说他们横行门井县,欺压百姓多年,又害了你爹,所以就顺手收拾他们。”

  真的是他!怪不得他当时那么笃定说会有人替自己报仇,白小碧震惊,半晌才喃喃道:“你也懂地理。”

  叶夜心道:“略知一二。”

  轻松一句话就让范家被灭门,不是“略知一二”能办到的,白小碧只顾发呆。

  叶夜心道:“这样的恶霸本就该死,为民除害不好么?”

  白小碧没有回答,移开视线。

  大仇得报自然好,然而他设计范家到底是真心想为民除害,还是另有隐情?毕竟听沈青那么说,范八抬一倒,圣上就是自断一臂,拍手称快的恐怕不只百姓,吴王与四王爷才是最高兴的人吧……

  叶夜心没留意她的神色,含笑嘱咐:“此事虽是借圣上之手办的,但圣上必会后悔,如今应该已派了人在暗中查探,你可不能走漏消息,否则我就要被拿去官府问罪了。”

  二人到底才见过几面,白小碧不好多问,无论如何范家作恶多端都是该死的,何况他还替自己报了大仇,怎能出卖恩人,闻言点头:“我知道。”想起沈青与温海都已发现,忙又提醒他:“可能已经……已经有人发现风水的事了,你要小心。”

  叶夜心道:“好,我会当心。”

  迁坟拜相,风光已极,孰料随之而来的竟是灭门之祸,一系列事件看似偶然,若非自己是知情人,哪里会想到其中暗藏玄机,白小碧赞叹:“猛虎下山,风水宝地真灵。”

  叶夜心道:“一块宝地固然重要,却有一半在于看的人,否则好地也要被他弄坏了。”

  想到朱全的事,白小碧赞同。

  叶夜心拿扇子轻敲掌心:“当年有两个极高明的地理先生,一个姓李,一个姓王,某日两人同觅得一块宝地,这可不得了,两人都争着想要躺在那里,以便子孙富贵,不过他两个师出同门,交情不浅,争执起来未免有伤和气,因此他们便聚齐两家人,合在一处商量出了个法子。”

  白小碧不觉听入了神,好奇:“什么法子?”

  叶夜心道:“这法子简单得很,谁先死了,谁就占那块宝地。”

  白小碧想了想:“这也公平,后来呢?”

  叶夜心道:“地理先生看别人,却看不准自己,因此高明的就会以藏星之法隐藏命相,以防他人窥探,这姓王的先生回头一想不对,姓李的长自己足足五岁,论寿元自己岂不吃亏?越想越不甘,当晚他便回去寻了根绳子上吊了。”

  他讲得风趣,白小碧听得笑起来。

  叶夜心笑道:“他这一死,自然要如约下葬,谁知那姓李的先生觉得事有蹊跷,趁人不备过去掀了棺材看,发现是自缢,一怒之下便指着他的尸体骂了句话。”

  白小碧忙问:“什么话?”

  叶夜心道:“他说,你这姓王的王八敢使诈欺我,叫你王家世代好运只行单,子孙富贵不两全。”

  见他学起粗话,白小碧咬唇笑。

  叶夜心叹道:“他说这话原是泄愤,谁知无意中偏就准了,王家自得了这块好地,子孙非富即贵,不是做官便是巨富,然而总没有富贵两全的,做官的没钱,有钱的却无地位。”

  白小碧笑得弯腰:“可见本事再高,为人都要诚实,骗得过别人也骗不过天,逃不出报应。”

  报应?叶夜心饶有兴味地看着,直待她笑过,才柔声道:“姑娘家,多笑笑就更好看了,时候不早,快些回去吧,你师父必定在等。”

  跟他说话有趣,想不到时间过得这么快,白小碧失望地看看天色,渐渐低头,站起身,接着便感觉肩上一轻,披风被取走,无数凉意袭来。天还没黑,这披风十分长大,明显是男人的,一路穿着回去原也不妥,然而她还是禁不住惆怅。

  叶夜心拉起她的手:“天凉了,去做几件衣裳穿,这么冷的手。”

  看着手中银票,白小碧涨红了脸想要推辞。

  “将来有了再还我,”叶夜心合拢她的手,微微一笑,“姑娘家在外更应当珍重,爱哭可不是好事,那样非但帮不了自己,更帮不了别人,你是聪明的姑娘,遇上事情要学会想法子。”

  一席话说得白小碧心下暗服,默默不作声。

  叶夜心自己系好披风,拉着她走到巷口:“本当送你回去,但你师父是正元会的,与我们天心帮不同派系,且素来不和,还是不见为妙,你万万不可对他说起我,也不可说我借的银子,免得生事。”

  原来他们也有派系之分,天心帮?白小碧点头答应,想起一事,忙低声问:“卫家饭庄的风水是被人坏了么?”

  叶夜心承认:“是我。”

  好好的青石阶怎会碎裂,想来想去,当时只有他在那上头踩了一脚,只不过平生从未见过那样的本事,白小碧一直难以相信,如今得他亲口证实,心中更是五味陈杂:“卫掌柜全家都进了大牢啊。”

  叶夜心皱眉:“他忘恩负义想占你的房子,所以我教训他。”

  白小碧喃喃道:“可是他的家人也进了大牢,他虽然坏,并不是大罪……”

  叶夜心点头安慰:“你不喜欢,那就饶了他,放心,我前日派人去打听,知县大人已经放他出来了。”

  早知道他不是那么狠毒的人,白小碧松了口气,展颜:“谢谢你。”

  “你既像我妹妹,也算与我有缘,跟哥哥不必这么客气,”漆黑的眼睛满含笑意,他轻轻推她,“回客栈吧,我有空再来看你。”

  他真的拿她当妹妹?心情突然大好,白小碧磨蹭片刻,低声道:“你别去客栈找我了,我明日就要跟师父去镇国公家的庄上借宿。”说完再不看他,快步就走。

  看着她的背影,叶夜心笑了声,侧身:“出来。”

  一道人影跃下,跪在他面前,双手呈上封信:“少主,主公有信。”

无忧书城 > 架空历史 > 天命新娘 > 第19——20章 上吊的先生
回目录:《天命新娘》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九州缥缈录作者:江南 2庆余年作者:猫腻 3九州 · 缥缈录2 · 苍云古齿作者:江南 4琅琊榜作者:海宴 5庆余年 第三卷 苍山雪作者:猫腻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