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天命新娘目录
无忧书城 > 架空历史 > 天命新娘 > 第10——12章 神秘少年

第10——12章 神秘少年

所属书籍: 天命新娘

  清晨天刚亮,外头就一阵吵闹,白小碧一晚上没睡好,黑着眼圈换洗之后出门看,只见左右邻舍不少人都朝着一个方向涌去,打听之下,原来是范家夜里迁了老太爷的坟,此刻下葬,虽然门井县百姓都恨极范八抬,可一旦范家出了什么新鲜动作,还是一窝蜂跑去看热闹了,反正事情没落到自己头上。

  猛虎下山,他到底不愿得罪范八抬,白小碧呆了呆,依旧不能死心,跟着众人跑出城去看。

  远远的就听得鞭炮声大作,不远处围满了百姓,其中有和尚道士们的身影,场面十分隆重,山势呈猛虎之相,前爪伏地,虎口处果然多了座新坟,原来范家在凌晨时分就已经将棺材遗骨葬毕,此刻正在行祭礼做法事。

  “好好的怎的迁起坟来?”

  “听说范老夫人前些日子经常做梦,梦见范老太爷回来,说在阴间过得不安生,要搬个新住处。”

  “我看是他们家作孽太多,这才……”说了半句,那人赶紧住嘴,若无其事朝四周张望。

  旁人议论纷纷,惟独白小碧明白其中缘故,什么托梦,这次迁坟明明是温海提议,他们早就计划好的,先前范老太爷的坟地上其实是座空坟,棺材昨夜才从水里捞起来,他们就立即抬到这里葬好了,现在不过是做做样子骗骗外人而已。

  远处,温海与范大老爷并肩而立,脸上神情平静无波澜。

  白小碧紧紧抿着唇,袖中双拳逐渐握起。真如朱全所说,他本事那么大,既有心帮忙,为范家寻到了更好的地方埋祖坟,范八抬的官肯定会越做越大,他还亲口保证过“一个月之内必有喜报”的。父亲惨死,如今却要眼睁睁看着仇家得势,可恨自己身为女儿家,什么本事也没有,几时才能报得大仇?

  “果然请了高人,看得这样一块好地。”身旁有人低低地赞叹。

  声音清晰地传入耳朵,白小碧愣了愣,转脸,只见一名十七八岁的少年抱胸而立,身上是毫不起眼的青衣,装束没什么特别,惟独那张脸美得难以描画,当真非“面如冠玉”四字不能形容,长而美的眉毛斜飞入鬓,眉梢有粒鲜红生动的痣,眼睛明亮如秋水,正遥遥望着那座新坟。

  除了带些神秘,气质与普通人并无两样,站在人堆里毫不起眼,不仔细看他的脸根本就很难注意到,但白小碧总觉得这种平凡太过,反而透着些刻意,刻意的隐藏。听他话中的意思好象也懂得风水,难道又是个地理先生?

  少年目光闪闪,看着远处温海若有所思,半晌才自言自语道:“正元会?”

  声音极小,白小碧却是有心人,一字不落听得清清楚楚,心头疑云顿生,正元会是什么?他说的难道是温海?

  正在好奇,少年已经注意到有人在看自己,转过脸来。

  那双眼睛仿佛无底深渊,容纳了许多复杂的东西,目光看似柔和友好,其中却又依稀隐藏着一丝怀疑与试探,与他的外貌年龄极不相衬,全无半点少年的单纯,通常只有阅历丰富的人才会有这样的目光,白小碧知道自己失礼,忙收回视线低了头。

  左边不远处似乎有人在朝这边看。

  方才只顾着注意少年,想不到还有人在看自己,白小碧下意识抬脸望过去。

  讨人喜欢的脸,眼底的笑意将其他神色掩饰得干干净净,今日他换了身白衣裳,配着条看上去很名贵的镶着美玉的绣花腰带,合着手中水墨折扇,越发的丰神俊美,翩翩人才。

  他看过来,白小碧看过去,视线就正好对上。

  那目光其实很温柔也很干净,不带半分戏谑,可白小碧仍莫名的反感,浑身不舒服,被他这么一看,身旁人群全都变作虚设,全场惟剩自己一人。明知道讨厌他没有道理,但不知为何,白小碧就是看他不顺眼,又不好立即将视线收回,那样反倒显得心虚,于是将目光略朝左移开了点,越过他,装作看不远处的人群。

  他含笑侧脸,不知与旁边的香香姑娘说了两句什么。

  眼角余光瞟见,白小碧本就为温海帮范家的事闹心,越发气恼,他看什么,难道当自己也和青楼那些姑娘一样?想起那天夜里的事,雪绒披风映着月光,温柔关切的声音,她就更加难过,心情更加糟糕。

  远处温海似乎也朝这边看了眼。

  时下王孙公子甚至穷书生都爱用折扇,那是他们高雅身份的标志,温海手上也有一柄,只不过与寻常人略有不同,他很少打开扇面,相比之下气势有余而风流不足,折扇于他而言,已经不再是流行的装饰品,而是一件用得顺手的东西,合拢的折扇看不到里面有什么字画,正如他的人一样,内敛,捉摸不透。

  趋炎附势为范家办事,白小碧别过脸。

  不知是不是听错,身旁青衣少年低低地笑了声。

  再看看远处的范大老爷,他正在吩咐做法事的和尚道士们,一脸得意的笑,白小碧恨极,这样下去,什么时候才能为爹爹报仇?眼圈不知不觉红了,她一刻也不想在这里呆下去,忽然想到朱全眼睛瞎了行动不便,必定没来,于是转身快步往回走。

  没人留意到,青衣少年正缓缓敛眉,目送她远去.

  今日的面竟然已提前磨好,用大大的布袋子装得好好的,靠墙放着。墙边长杌上坐着个灰衣老者,白发用木簪束起,膝上摆着个蓝布包袱,一派清闲的模样。

  白小碧差点认不出来,惊讶:“你……朱伯伯?”

  朱全微笑着冲她点头。

  今日的他明显与往常不一样,已不再是那个邋遢的瞎子老头,精神抖擞就像变了个人,不仅身上是干净衣裳,胡子也梳理整齐了,背也不驼了,气色也好了,还有那双眼睛……

  白小碧终于露出震惊之色,失声:“朱伯伯,你的眼睛!你……”

  朱全缓缓提了包袱站起身,望着院门恨狠地笑:“被他们害了十年,我朱全总算熬到头,如今师父破了先前的风水,我自然该好了。”

  老眼不似往常浑浊,他真的复明了!白小碧喜悦,想起温海的动作,忙道:“朱伯伯,你师父是真的要帮他们。”

  “猛虎下山,我天亮就去看过,”朱全哼了声,“的确是块宝地,然我当初叫他们将老子的棺材沉在池里,虽说喝错了名,图的却是个长久,尸骨有龙宫水族守护,自古水性柔,可进可退最能应变,纵然败落也不至太惨,如今他们偏要听信去猛虎下山,纵能得势,未免太过,将来若败了……嘿嘿!”

  白小碧听得惊喜:“他们会败吗?”

  朱全道:“猛虎下山,也没那么容易败,不过就算再得势,都没有永久不败的道理,连天子也不是一家姓坐到头,气数尽时,自有因缘巧合破他们的风水。”

  白小碧不甘:“我要看他们现在得报应,朱伯伯有什么法子?”

  朱全摇头道:“我命贱福薄,往常不自量力,贪心要享富贵,所以自食其果,如今总算有师父救我脱身,不该再插手这些,以免又招大祸。”

  白小碧失望,注意到他手上的包袱:“朱伯伯你……要走?”

  朱全默认:“我此刻等在这里,是想要再见师父一面。”

  白小碧不说话了。

  朱全岂会看不出她的心思,叹了口气:“丫头放心,我怎会留你一个在范家。”

  白小碧眼睛一亮:“朱伯伯肯带我走?我跟你学本事,将来替我爹报仇。”说完要去提朱全的包袱:“我们这就快走吧,正好现下他们都出去了。”

  朱全忙拉住她:“我不过略懂点相地术,没多少本事,不知能否安然逃出去,带着你更惹人注意了。”说着他又叹气:“何况我已六十八,只剩下几年寿元,正想寻个清净之所过几天自在日子,再不去做什么富贵白日梦,安心替人相相地,寻个诚实人养老送终。”

  白小碧怔怔道:“朱伯伯不带我走吗?”

  朱全笑道:“跟着我这个快入土的老头能学到什么,丫头放心,我已替你打算好了,叫师父收你为徒,带你出范家。”

  拜温海为师?白小碧本不乐意,对于帮助范家的人,她实在难有好感,可眼下别无他法,正如温海所说,自己什么都不会,势单力薄,就算留在范家也报不了仇,既不能指望别人,那就只有靠自己,前日见识过温海的本事,看起来很高明很厉害,帮助范家也是因为范家保证关照他的什么正元会,毕竟他们是没有仇的,选择合作很正常,而自己一没钱二没势,对他没有任何好处,他当然不肯为自己得罪尚书大人,不如先跟着他学些本事,将来亲手收拾范家。

  心里打着主意,她迟疑:“温公子不会肯的。”

  朱全寻思:“他老人家怕是不答应,当初收我为徒也只留了卷书与我参习,何况你又是个丫头,就怕他嫌烦,不论如何我先求他带你离开范家再说,往后你再自己想办法……师父!”

  白小碧跟着他转脸,只见温海缓步从院门处进来.

  一个瞎子老头能逃多远,因此范家虽强行扣留了朱全,看得却不怎么严,这院子平日里除了下人每天清早送麦子和苞米,极少有人来查看,何况今日范家迁老太爷的坟,家丁们大多已出去帮忙了,留下的少数也各自偷懒,倒也不必担心被谁撞见。

  朱全忙恭敬地跪下:“多谢师父救我。”

  温海安然受他一拜:“还不速速离去。”

  “正是要走,只等着见你老人家一面,一来多谢救我老命,二来是有件事相求,”朱全说到这里,使眼色给白小碧,白小碧会意,上前跪下,他才接着说道,“这丫头照顾我多日,很是懂事,当初我为了救人编出‘克夫’之说,害她被张家退亲,若还留在这里,她这一生都要被我害了,又是我的罪孽,还求师父救她出去。”

  他说这一段话的工夫,白小碧不敢抬头,垂着眼帘看地面,紧张不已。

  出乎意料,温海拂衣往杌子上坐下,随口道:“那就拜师吧。”

  原以为他必定不肯了,所以朱全并没提拜师二字,只求“救她出去”,想不到他竟然答应,二人又惊又喜。

  此刻无茶无笔墨,仪式从简,白小碧磕了几个头,称朱全师兄。

  朱全想起一事,从包袱内取出卷薄薄的旧书:“此书是师父当年所授,徒弟愚钝,参习多年只略懂皮毛,所幸保存完整,如今正好交还师父。”

  忽略白小碧一脸羡慕,温海接过书收入袖中,淡淡吩咐:“晚些时候他们发现你走了,必会令人追赶,你可往江南方向而行,只消过得这个月便无事,之后再寻个清静处颐养天年,再生妄想,我也救不得。”

  朱全忙道:“多谢师父指点,徒弟这就去了。”

  见他要走,白小碧不由难过,拉住他,咬着唇说不出话来。

  朱全也觉感动,安慰道:“师父既肯收你,便要用心学艺,万万不可性急。”“不可性急”几个字他特地加重了语气。

  白小碧点头答应:“我送你。”

  “不必,”温海忽然站起身,朝朱全挥手,“你且去吧。”

  白小碧不说话了。

  朱全冲她点头,转身背着包袱,头也不回走出院门去了。

  其实白小碧也明白自己是不可能去送的,朱全现在这模样,除非很熟的人,不注意还真的认不出他,而经过抢亲和“克夫”风波,门井县认识注意自己的人倒不少,真去送他,一定引人注意,被范家发现,定然害他走不了,只不过这几天下来,已经习惯一老一少互相依靠的日子,至少还有人关心自己,如今他突然离开,难免有点恐慌。

  院中只剩下二人,谁也不说话,格外寂静。

  白小碧本就有些怕温海,此时低着头站在那里,既不敢看他也不敢走,只觉得一颗心“砰砰”跳,紧张得都快跳出腔子来了。

  温海缓步走到她面前。

  白小碧下意识后退避让。

  温海似乎并没留意到,径直朝院门走:“随我出去。”

  至此,白小碧才发觉这个师父做事真的很周全,自己回来找朱全,而朱全偏偏逃走了,范家人发现后难免会迁怒自己,他叫自己跟着出去,分明是撇清关系的意思.

  不出所料,外头门上的人都偷懒去了,剩下个打瞌睡的,二人出了范家,专挑清净路走,绕出了城。范八抬家迁坟,排场非同一般,和尚道士们从早上就折腾起,到此刻还在做法事,围观的人却已少了一半,毕竟各自有自己的事要办。

  白小碧忍不住朝树下看了眼,果然人影不见,想是和香香姑娘回金香楼了。

  前面温海忽然停住脚步。

  白小碧一时没反应过来,差点撞上去,慌忙收住脚。

  “先生眼力高明,看的好地!”身后有笑声。

  看清来人,温海面色不改,白小碧反而吃了一惊。

  青衣少年抱拳:“方才见先生与范大老爷说话,想来范家太爷这新居正是先生看的,小弟沈青,陈州人氏,不知先生尊姓大名?”

  俊秀的脸上左边一个浅浅的酒窝,爽朗的笑容就显得更加可爱,何况他年纪轻轻却极懂事知礼,任谁都会心生怜爱与好感。

  温海虽不还礼,也没有拒绝:“敝姓温,单名海,京城人氏。”

  “怪道大哥说得一口好官话。”沈青赞叹,又看白小碧。

  温海答得简单:“姓白,范家的丫头。”

  沈青亦弯腰作礼:“白姑娘,有礼。”

  现下既是个丫头,“小姐”二字当然不合适,“姑娘”听着反倒更顺耳些,白小碧暗忖,他看上去不过十七八岁,说话做事却比自己强多了,极有分寸,像个历练多年的老成的大人,怪不得方才会有那样的目光。

  本就佩服那些早当家的人,她不由也抿嘴冲他笑了下,矮了矮身算回礼。

  沈青望远处新坟:“猛虎下山,实乃难得的好地,大哥为何要助范家?”

  温海淡淡道:“人往高处走罢了。”

  这话难免势利,白小碧听得刺心,微微皱眉。

  出乎意料,沈青并无半点鄙视的意思,反而露出佩服之色,低声道:“大哥可算是帮对范家了,听说当朝范尚书与尤太师等都是圣上的心腹,只可惜手底无甚实权,圣上虽有心栽培,却总为吴王和四王爷阻挠,几番想要拜相都被搁下,尚书大人手底几名将军也总受吴王与四王爷的人排挤,此乃圣上的心病,如今范尚书果真得势,就是助了圣上,从此平步青云矣。”

  “天朝子民,自当为圣上效力,”温海看着他微微一笑,“小兄弟知道的似乎不少,非我等江湖草民能及。”

  沈青哈哈笑道:“大哥莫要谬赞,这事谁不知道,四王爷倒罢了,优柔寡断难成气候,所幸有李家作靠山,事事都是李家替他拿主意,然吴王却是真的不轨,听说近年来他手底聚起了一帮江湖术士,妄图寻找谢家龙脉毁了它……”

  “不会,”温海打断他,“吴王既是圣上的亲叔叔,同出一脉,岂会坏了自家气数。”

  沈青点头:“我也这么说呢,莫非他是在找别的?”

  温海及时收住话头:“天子事乃上天注定,费心也是枉然,圣上英明,想来自有对策,小兄弟往后再说这些话当谨慎。”

  沈青忙道:“大哥说的是。”

  他二人说话,白小碧倒听明白了几分,这些国家大事往常她也听爹爹和老友私底议论过,当今谢家天下,圣上谢天宇,生性残忍多疑,登基后将十来个兄弟一一铲除,大有赶尽杀绝之势,惟独第四个与第十个兄弟幸存,这其实也有内情,四王爷母妃姓李,李家人在朝中个个封爵拜将,兵权在手,轻易却不能动;十王爷与圣上则是一母所生,自小好玩乐,构不成威胁,因此也留下来了。而最头疼的就是亲叔叔吴王谢哲,久经沙场,根基稳固,且野心勃勃,朝政议事半点不让。圣上虽不英明,那些顽固保皇派却坚持拥护正统,江山还算稳当,可惜近年圣上一心提拔重用几名新臣子,将大权都移交到他们手上,忠心耿耿的老臣反被疏慢。如今圣上、四王爷、吴王各成一派,明里君臣和睦,暗里斗得厉害,想不到竟发展到这地步。

  白小碧也不认为吴王真想毁龙脉,都姓谢,真毁了龙脉,岂不也断了他自己的路。想到这些,她忽然明白温海为什么叫朱全往江南走了——出门井县往南一带多是四王爷与吴王的人在任,不会买范八抬的帐,带兵越界缉拿有违军法,范家也没奈何。

  正在高兴,忽听温海道:“我们过去。”

  白小碧回神,看沈青。

  沈青抱拳,笑得可爱:“大哥自便,小弟看过热闹也要回客栈了。”

  温海点点头,带白小碧朝范大老爷那边走.

  范家推磨十年的朱瞎子突然逃跑了!这消息长了翅膀一样飞遍全城,范老夫人大怒,当即送帖子给县令知府要缉拿,正如先前所料,惟有南边没动静,白小碧为朱全安全逃走高兴,当然也挨了一番责骂,后来还是温海说“他既瞎了,也奈何不了我们”,范家这才放了心。

  推不动磨,如何安置这个克夫的丫头?范老夫人因怕孙子被她迷去,自然不能留在自家人身边,碍着先前“当孙女儿待”的许诺,也不好留在跟前使唤,心想温海是客,索性叫她去伏侍。

  入夜,白小碧打了盆热水,过去敲温海的房门。

  “进来。”声音一如往常。

  白小碧小心地推门进去,门开的瞬间,似有道黑影窜出窗外,速度快得不可思议,她顿时吃了一吓,慌忙凝神细看,却什么没发现。

  温海这回没有写字,坐在桌旁整理衣袖,表情平静,看不出他刚才做过什么。

  只当是眼花,白小碧捧着水上前:“温……师父。”

  温海抬眸看她。

  烛光跳跃,色调冷冷,直挺的鼻梁却显得更加冷酷,白小碧禁不住后退,差点连盆也丢了。

  温海眼底有了笑意:“怕我?”

  白小碧更加紧张,发现这个问题不好回答,答不好反惹他生气,于是含糊道:“昨晚我见师父……很厉害。”

  他站起身,俯视她:“吓到你了?”

  目光明明很随和,白小碧却觉得压迫感更重,不禁又后退一步。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他逼近一步:“我比棺材还可怕?”

  大约是隔得太近的缘故,若有若无的檀香味飞入鼻端,带着略有点熟悉的男人的味道,昨晚小船上被他搂着的情景莫名浮上来,那有力的手臂透着比现在更多的强势……

  白小碧脸上开始发烫,兼且害怕,哪里还敢看他的眼睛,咬着唇不出声。

  所幸温海只笑了笑,坐回椅子上:“水。”

  笑总是能让人感觉亲切,再可怕的人也一样,白小碧悄悄看他一眼,心中畏惧总算减去几分,不由松了口气,双手奉上水。

  温海示意她放桌上:“你且下去,不必伏侍了。”

  白小碧迟疑:“师父……我想快些跟你学本事,我能识字的。”

  温海点头:“将来再说。”

  见他没有授书的意思,白小碧失望,不好再多嘴,默默退出去。

无忧书城 > 架空历史 > 天命新娘 > 第10——12章 神秘少年
回目录:《天命新娘》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庆余年 第二卷 在京都作者:猫腻 2庆余年 第一卷 在澹州作者:猫腻 3阿麦从军作者:鲜橙 4九州 · 缥缈录4 · 辰月之征作者:江南 5九州 · 缥缈录5 · 一生之盟作者:江南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