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天命新娘目录
无忧书城 > 架空历史 > 天命新娘 > 第41——42章 雨夜逃难

第41——42章 雨夜逃难

所属书籍: 天命新娘

  次日清晨,白小碧吃过早饭,去找温海,发现温海与沈青都不在房里,正要跟下人打听二人去向,却见陈琪走来。

  未及矮身,陈琪已微笑道:“白姑娘不必多礼。”

  白小碧道:“三公子可知我表哥去了哪里?”

  “像是与沈公子出去了,”陈琪停了停,忽然问,“那面镜子白姑娘可还喜欢?”

  “镜子?”白小碧假作疑惑,接着露出恍然之色,“房里是有面镜子,府里的东西自然比外头的精致多了,我看着很好。”

  见她记不得,陈琪有些失望,也没有多解释:“堪舆之术高深精妙,本朝天师正是名家,圣上十分敬重,我虽不懂这些,也很钦佩。”

  他这话明里是赞天师,实际是赞温海,白小碧莞尔。

  陈琪道:“白姑娘也懂相地?”

  白小碧摇头道:“我哪里会,只因当初爹娘不在了,所以投靠表哥。”

  听她身世凄凉,陈琪越发怜爱:“我看温兄谈吐不俗,颇有见地,又得沈家看重,发达之日不远,将来入朝,我必求家兄力荐。”

  白小碧垂眸:“多谢三公子。”说到这里,终究忍不住轻轻叹了口气:“我只担心,做官比不得行走江湖,太险。”

  陈琪敛了笑,点头:“人人都道做官好,却不知其中污浊……陈琪当年入朝,只想着光宗耀祖,如今却是步步谨慎,随波逐流,想不到白姑娘竟有这番见地。”

  白小碧忍不住道:“美玉入浊流,奈何?”

  陈琪名字恰合了“美玉”之说,闻言不由转脸看她。

  白小碧这才发现不妥,忙道:“是我信口雌黄,三公子别放心上。”

  陈琪反而笑了:“白姑娘果真这么想,我很喜欢。”说完看看天色:“早起家父命我去拜会知县大人,我先出去一趟,你若无趣,不妨去找二姐姐作伴。”

  白小碧谢过。

  陈琪再看她一眼,出门去了.

  至午后,温海与沈青还未回来,白小碧十分无聊,独自走上街,街头人来人往,远远的,那条巷子就显得十分冷清,少有人进出,不知不觉行至这一带,白小碧徘徊许久,始终没有勇气进去,何况找到他也不知该说什么,只得慢慢往回走。

  前面人群中似有个熟悉的身影。

  这不是陈家二小姐么,后面的该是她的贴身丫鬟吧,白小碧欲开口唤她,又怕大街上大呼小叫惹人笑话,于是加快脚步,谁知那二小姐似乎很匆忙的样子,带着丫鬟在前面走得飞快,追赶起来很是费力,转过一条街,主仆二人竟钻进一道不起眼的小门里去了。

  白小碧跟进去,发现里头是做卖布生意的,布料很粗,几个妇人围在一处挑选,独不见二小姐与丫鬟的影子,她连忙过去问掌柜:“方才进来的小姐呢?”

  掌柜正应付生意,随口道:“你的说那小姐?像是去里头试衣裳了,这里也裁做衣裳的。”

  堂堂陈家小姐竟然会在这种地方做衣裳?白小碧百思不得其解,就在此时,门“吱呀”一声打开,那名贴身丫鬟低着头从里面走出来。

  白小碧正要招呼,却听见门内传来低低的声音:“还在河蚌口。”

  丫鬟快步就往外走。

  里头那位二小姐声音不太对,这丫鬟身形倒很眼熟,白小碧仔细一瞧,险些没惊叫出声——这哪里是什么丫鬟,分明就是穿着丫鬟衣裳的二小姐!

  二小姐既已出来,里头的必定就是丫鬟了,她们换衣裳,是为了方便去河蚌口办事?毕竟大家小姐不能独自出城行走,白小碧警觉起来,前两次范家与郑家都坏在他们自己手里,这回莫不是叶夜心又在借二小姐的手坏事?

  想到这,她顾不得什么,飞快跑出门。

  巷子深深,开门的是个三十来岁的男人,见了她就笑道:“白姑娘是找叶公子吧,不巧他出去了。”

  虽是下人装束,白小碧却觉得他不太像寻常下人,奇怪:“你怎认得我?”

  下人笑道:“叶公子说了,若有姑娘找来,必是白姑娘,他怕小的怠慢,让姑娘生气,所以特意嘱咐过。”

  白小碧赧然:“不知叶公子去了哪里?”

  下人道:“午时就出城了。”

  二小姐出城,他也出城,未免太巧吧……白小碧越发惊疑,随口说了两句就告辞了.

  河流寂寂,天色阴沉,对岸的蚌壳山依旧高高立于水畔,看上去更加生动,山地里的庄户村民们正纷纷收工,三五成群延着大路回去。出了城,白小碧直奔这里,却已不见二小姐踪影,看着那独木桥,她咬咬牙,缓步踏了上去,走几步便闭眼蹲下来歇一歇,还真顺利过了河。

  面前是陡峭的两片巨石坡,石缝中生着些植物,根本不能攀登,唯一的办法就是从后面连着的那座山爬上去。

  白小碧绕过山脚,果然见二小姐匆匆往后山树林里走,喜悦之下正要开口叫,谁知就在此时,一只手从后面伸来捂住她的嘴。

  “小丫头。”略带责怪。

  听出是他,白小碧一颗心总算落下。

  叶夜心放开她:“成日乱跑,都快成野丫头了。”

  想不到在他眼里竟成了“野丫头”,白小碧窘得低头打量。

  他忍不住笑了:“还没吃过教训?这么晚了也敢出城。”

  白小碧想起正事,欲问他真相,又怕像上次那样让他心寒,于是吞吞吐吐道:“陈二小姐竟然换了丫鬟的衣裳出城,我怕出事,来看看。”

  叶夜心道:“你却去不得。”

  白小碧误解了他的意思:“你……真的要对付陈家?”

  叶夜心很快明白她的意思,笑得无奈:“二小姐出城却不是见我,乃是去会君子,你说你去得去不得?”

  白小碧这回真傻了。

  叶夜心俯下脸:“她去会许家公子,小丫头跑出来却是要会谁?”

  白小碧总算明白缘故,脸通红,不知道该说什么,二小姐年纪轻轻便守寡,寂寞之下动心原不奇怪,只不过她没想到大户人家的公子小姐们也有这种事,私下相会,委实太大胆了。

  叶夜心道:“我跟着你,的确是为了找一个人,你师父他们也是,所以我对付谁,都不会害你,你还不放心?”

  白小碧垂首道:“我是相信叶公子的,可……”

  话没说完,忽见那边陈二小姐匆匆从树林里出来,面色似乎很不好,径直过桥顺原路回去了,片刻之后,又有一名年轻公子带了两个小仆从山上下来,也往城里方向而去。

  叶夜心道:“看到了,还在怀疑我么。”

  白小碧回神:“不论如何,叶公子别对陈家下重手好么?”

  叶夜心道:“你师父那般高明,你还怕我动手?”

  “可我看……”白小碧欲言又止,半晌道,“陈三公子是好人,你要对付李家可以,别害陈家人的性命。”

  叶夜心道:“他好?”

  白小碧赧然:“我见他品行端正,待人又和气,所以……”

  叶夜心含笑点头:“你眼里都是好人,只我是坏人,所以你不放心。”

  白小碧急道:“我不是这意思。”

  话音刚落,眼前忽然一花,叶夜心已带着她后退了好几步,但闻耳畔风声划过,紧接着“叮叮”声响,数支箭钉在了石上。

  白小碧吓得脸色发白:“是谁!”

  数十条人影自石后跃出,皆面蒙黑巾。

  不及说话,数柄长剑已朝二人招呼过来。

  叶夜心带着白小碧退开一丈,回身,只听“啪”的一声,手中折扇展开,扇骨上竟生出数支长约一寸的惨碧色的利刃,一个蒙面人闷哼倒地,颈间鲜血喷出,抽搐不止。

  扇面依旧洁白,不沾半点血迹。

  从未见过他当面杀人,白小碧紧紧咬着唇,以免叫出声。

  眨眼间,十来个蒙面人倒地。

  余下的蒙面人未免惊骇,各自退开,紧跟着一阵箭雨袭来,箭尖都淬了剧毒。叶夜心带了个完全不懂武功的白小碧,既要动手,又要护她,加上这些蒙面人都是特意派出来的高手,且人又多,要冲出去似乎显得十分困难,一时被逼得往山上退。

  专程派出这么多高手对付,可见那人一心要将自己二人置于死地,见他们围上来,白小碧将心一横:“叶公子先走,不必管我!”

  叶夜心借着草木遮掩避开冷箭,闻言目光微动,揽着她的手不由松了些。

  白小碧其实也怕得慌,见状脸色更白,微微颤抖,勉强笑道:“一个人死,总比两个人死的好,叶公子快些走吧。”

  话音刚落,腰间就一紧,叶夜心忽然带着她跃起,那些蒙面人发现动静,迅速朝这边追来.

  山上杂草丛生,林木高大,十分阴暗,对于逃亡者来说反而成了好事,数次起落,身后的追赶声已远了,二人落在一块岩石后,叶夜心放下她,转身打量四周环境。

  昏昏的天色里看不清他的脸,只听他开口道:“恐怕他们会追来,你在这里等,我过去引开他们。”

  白小碧拉住他:“叶公子。”

  叶夜心道:“我很快就回来。”

  白小碧摇头:“叶公子救我这么多次,这回走了也无妨的,我只是想……你当心些。”

  “要动我,没那么容易,”叶夜心笑着拍她的手,柔声安慰,“我不会有事,你在这里,不可乱跑。”

  目送他消失,白小碧藏身岩石后不敢动。

  等待本就让时间变得漫长,短短的半个时辰,仿佛过去了一年,然而天都黑了,却始终不见他的影子。

  迟迟不归,会不会出意外了?

  白小碧焦急万分,林间虫鸣,耳畔不时有沙沙的声音,不知是毒虫还是野兽,惊得她出了身冷汗。

  天气原不大好,夜里竟下起了雨。

  雨点冰凉,打在身上,白小碧拉紧衣裳,十分着急,待要找个地方避雨,又恐他回来找不到,只得咬牙忍耐,四周漆黑不见五指,偶有风吹草木,都疑作是那些人追来了,一颗心始终七上八下的,时而担心叶夜心出事,时而又自我安慰,山这么大,要搜寻也不容易,凭他的本事,躲藏应该很容易才对。

  雨越来越大,浇得身边枝叶“沙沙”响,白小碧衣衫头发尽湿,然而焦急之下,她反倒不觉冷了。

  黑暗中,感觉有人靠近。

  是不是他?白小碧硬生生把叫声吞回肚里,屏住呼吸,对方不说话,她也蹲在那里不敢作声。

  那人在她身旁站了片刻,轻唤:“小丫头。”

  悬在半空的心此刻终于落定,白小碧喜极:“叶公子!”

  叶夜心俯身拉她,发现她浑身湿透:“还在这儿,这么大的雨,怎的不找个地方避一避?”

  白小碧这才觉得冷,声音有点哆嗦:“天黑,我怕你找不到。”

  沉默。

  黑暗中传来他含笑的声音:“走远了我自能寻找,怎会丢下你。”紧接着一双手将她抱起:“那边有个岩洞,正好避雨。”

  岩洞内没有点火,漆黑的夜里,火光太容易引人注意。

  外头明明漆黑一片,然而方才他却走得很平稳,白小碧忍不住问:“叶公子怎知这边有岩洞,你看得见路么?”

  叶夜心道:“眼睛看不见,耳朵可以听。”

  没有火就不能取暖,湿透的衣衫紧贴在身上,这岩洞仿佛很深,有一丝丝凉侵的风吹出来,白小碧实在冷得很,忍不住打了个喷嚏,接着便被他轻轻搂住,待要推拒,却听他低声道:“淋了雨,再受凉就不好了,凡事都有例外,不必太拘泥于规矩,这里除了你我,没有人会知道。”

  岩洞阴冷有地气,一个人恐怕很难撑过夜,这么搂抱的确暖和得多,白小碧衡量之下,不再说什么了。

  洞外雨大得很,潺潺雨声如流水瀑布,洞内反被衬得奇静无比,只听得二人此起彼伏的呼吸声。

  “叶公子方才怎的不走?”

  “要我丢下你么。”

  “是因为你妹妹?”

  他反问:“你说呢?”

  白小碧不知该如何回答,鼻间萦绕着熟悉的味道,面颊一阵比一阵烫,大约是他怀里太温暖,原本冰凉的身体也开始发热。

  叶夜心忽然叹道:“其实我并没有妹妹。”

  得他亲口承认,白小碧反而没有太大的意外,当初他本就是故意接近的:“那叶公子今日为何还要冒险救我?因为我的生辰?”

  叶夜心道:“我不会丢下你。”

  黑暗中看不见人,白小碧喃喃道:“可是待叶公子找到那个人,达到目的,还会记得我么。”

  叶夜心没有回答。

  这一刻,白小碧是极度失望的:“叶公子大可不必费事,你救过我这么多次,我也不是那起忘恩负义的人,你要找谁,将他的名字说与我,若是我认得,自当告诉你。”

  叶夜心不语。

  白小碧动了动身体,想要自他怀中坐起。

  他低声:“小丫头。”

  未等白小碧反映过来,已被压倒在地,她不由惊呼一声。

  洞内恢复沉寂。

  柔软的胸脯剧烈起伏,摩擦着他的胸膛。布料紧紧粘在身上,两个人几乎是肌肤相贴,他的很紧实,她却仿佛一团柔软的发热的缎子。

  身上增加的重量几乎令白小碧喘不过气,纵然当初遭遇抢亲,也从未与男人这般亲密过,她又是羞又是怕,虽说在真正的男女之事上有些懵懂,但这样的姿势实在让人感到危险,心里想要抗拒,却手足无措。

  耳畔呼吸渐觉沉重。

  没有人说话,洞外雨声似乎越来越远,灼热的气息越来越近,两具身体间,热量流窜得越来越快,呼吸带动细微的摩擦,溅出一粒粒看不见的火星,使得周围的一切都处于燃烧的边缘。白小碧不知道该做什么,或者说,那是立足悬崖的感觉,面前是向往已久的风景,却控制不住紧张与害怕。

  不知过了多久,身上重量陡然减轻,他轻轻地长长地吐了口气,拉她起来:“再乱动,只怕过不得今夜就要受凉。”

  白小碧沉默,也许是慌乱,也许是冷,双手竟不停地发抖。

  “原是害你淋雨,果真病了,叫我如何安心,”叶夜心重新搂住她,已不似先前那般紧,“我要找的那人是辰时所生,你的命格古怪,福德极厚,可能是他命中的福星,有朝一日他自会寻上你。”

  头一次听到生辰的解释,温海带着自己也正是因为这缘故吧,这应该就是自己周围所有古怪事件的源头,白小碧顾不上再想方才的事:“怪不得你先骗我去问师父的生辰,那人是谁?你们找他做什么?”

  叶夜心没有回答,只是叹气,轻轻拍她的脑袋:“知道太多,对你没好处,只要你不护他,我就不会伤到你。”

  白小碧当然相信,伤害一个无依无靠的平民女子有什么好处,她想了想,低声道:“我相信叶公子,可是……你与我师父是对头,你会对付他么?”

  叶夜心道:“你担心他?”

  白小碧道:“当初我落难时,他答应收我为徒,又供我衣食……”越往下说,嘴里越有些涩涩的,声音也渐渐小了下去:“不论他带着我是出于什么缘故,总归是师父,有恩于我,我不能害他。”

  叶夜心沉默半晌,笑了:“小丫头!”

  白小碧道:“叶公子若不答应,我便不能帮你。”

  叶夜心道:“我要对付的人本不是他。”

  白小碧放了心,寻思片刻,沉吟:“我这一路认得的人不多,好象并没有你们要找的辰时生人,何况你也说过看不出我的命数,如此,我可能与他有关,也可能不是,你们会不会……找错人了?”

  叶夜心道:“有朝一日你若见到他,会不会告诉我?”

  白小碧道:“自然。”

  叶夜心笑了声:“那人与你有些缘分,只怕到时你不肯。”

  经过方才之事,白小碧再联想到他先前对那些姑娘的态度,本已灰了心,暗暗下决定,从此要离他远些,然而从他口里听到这种话时,仍觉得气闷无比:“叶公子数次相救,我难道就不懂报答二字?我师父也在找他,若果真能遇上,我会告诉师父,但第一个必定告诉你。”一边说,一边直起身想要挣脱他的手臂。

  “还是这么容易生气,”叶夜心制住她,含笑道,“是我说错,今后再不说了,快睡吧,待天亮你师父他们或许就要找来。”.

  身上暖洋洋的十分舒适,迷迷糊糊过了一夜,待白小碧睁眼醒来时,发现二人已经不在什么岩洞里,而是在外面一块露天的大石上,山林鸣鸟啾啾,下了一夜雨,清晨反倒出了太阳,四月天气本就暖和,身上衣裳已半干。

  叶夜心依旧抱着她,微笑:“原想让你多睡片刻,但你师父必定着急。”

  白小碧慌忙起身。

  谁也没有提起昨夜的事,二人找到大路朝山下走,一路上许多樵子往来,那些蒙面人却不见了,想是他们白天不便现身,若被当作土匪,必然会惊动官府带来麻烦。

  走上独木桥,叶夜心回身。

  白小碧看着那手:“叶公子先走吧。”

  叶夜心示意她看脚下,微笑:“既做了鞋,就是我妹妹,怕什么。”不由分说扶住她的手臂,带着她过桥,至城外才停住:“你先进城,我稍后来。”

  二人形状甚是狼狈,下山时已经招来许多异样的目光,白小碧知道他是为了避嫌,于是点头答应,径直朝城门里走。

  眼见她走远,黑衣女与一青衣人现身。

  黑衣女道:“少主以身犯险,实在不值,万一昨夜……”

  “凭几支冷箭,要杀我还差得远,”叶夜心打断她,依旧望着城门方向,“若不这样,她也不会信我。”

  黑衣女道:“窃以为少主此行不妥,沈家人倒罢,姓温的早已留意到我们了。”

  叶夜心道:“既然早已留意,又何须怕他知道,这丫头既不信我,必定也不全信他,我正是看他不简单,虽明里跟沈家小公子联手,投靠朝廷,却始终不像个只为谋取富贵而来的人,前面的事我们成得太容易,我总有些疑惑,且不忙动,看能否找出他背后的人来。”

  黑衣女沉吟片刻,道:“也好,这丫头心已向着我们了,往后事情就容易得多,但那边或许还会对她下手,只怕坏事。”

  “皇上果然是皇上,他是嫌这江山坐得太久了,”叶夜心笑道,“好在有沈家小公子,他既说服姓温的联手,必是有心立功,岂容他人坏事,此事他自会处置,不须我们多虑。”

  黑衣女道:“少主打算将来如何处置她?”

  知道她指的谁,叶夜心不答:“昨夜我进去看过,的确妙得很。”

  黑衣女道:“可有法子?”

  “蚌腹藏珠,取之不易,却并非不能,我自有道理,”叶夜心抬手示意,“你回去,叫几个人暗中盯着陈府,留意动静,再写封信让他老人家放心。”

  黑衣女答应。

  待她离去,叶夜心才安然道:“石将军那边怎么说?”

  青衣人上前,低声禀道:“少主于他们有恩,他们早已有心听命少主。”

  叶夜心颔首。

  青衣人道:“属下不明白,七娥对少主也是忠心耿耿,少主何不……”

  叶夜心举步朝前走:“她是我爹派来的。”.

  刚进城门,竟迎面遇上了陈琪,他正领着数名衙役要出城,神态焦急,原来得知白小碧一夜未归,他便亲自去县衙,带人出城寻找,此刻看到白小碧自己回来,不由大吃一惊。

  夜里淋过雨,衣裳皱巴巴,头发也粘乎乎的,白小碧也知自己形状狼狈,尴尬:“陈公子。”

  姑娘家独自在外过夜,事情却有些严重,陈琪制止她说下去,转身随便找个理由打发走了那些衙役,然后才带着她回府。

  “白姑娘没事吧?”

  “没事,就是淋了场雨。”

  陈琪有心试探,闻言松了口气:“我道白姑娘必不会私自外出不归,究竟出了何事?”

  “前日听说那河蚌口出怪事,石头里有声响,所以想去看个仔细。”关系到二小姐名声,私自出城的缘故自然不能告诉他,白小碧随口编了个理由,再将事情大略说了遍,隐去叶夜心相救一节,只说是情急之下逃入树林,躲藏了一夜,天亮才敢出来。

  陈琪一向仕途平顺,从未遇上过这些事,对她编造的话深信不疑,只叹此事惊险,又责备她:“白姑娘委实不该私自出城,教温兄惦记不说,若因一时好奇而枉送性命,岂非不智。”

  白小碧忙道:“三公子教训的是。”

  见她十分惭愧的样子,陈琪不忍再说,轻声安慰:“罢了,也不能全怪你,是我疏忽,原该叫两个人跟着你的。”见她衣衫实在不像样,恐被人看见传出闲言碎语,忙道:“先回去再说,温兄在等你的消息。”

无忧书城 > 架空历史 > 天命新娘 > 第41——42章 雨夜逃难
回目录:《天命新娘》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九州 · 缥缈录5 · 一生之盟作者:江南 2长风渡作者:墨书白 3第三卷 鸳鸯谱作者:寂月皎皎 4庆余年 第五卷 京华江南作者:猫腻 5庆余年 第二卷 在京都作者:猫腻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