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九州 · 缥缈录4 · 辰月之征目录

第二十二章

  诸神君临
  宛州,下唐国,南淮城外。
  翼天瞻站在漫天星光下,仰望着那些遥不可及的星斗。他站在三叠的小瀑布下,冰冷的山溪水从很高的地方流下,拍打在他的肩背上,老人巍然不动。他的身体被那股寒冷刺激得紧张起来,肩胛后强劲的肌肉虬结如老树的盘根,血液在皮肤上加速奔流,体表变得灼热。初涉这条山溪的时候他觉得冻得发抖,但是他忍住了,现在他已经觉得这些寒冷再算不得什么了。
  他对自己依旧强壮的身体非常满意,在他这个年纪上,绝大多数羽人老者只有扶着拐杖喘息。
  他半跪下去,向着遥远的星空低声诉说。他是个羽人,尽管是个叛徒,可有的时候,他依然相信在高远的天空上有神的眼睛注视着他,还有他那些已经离去了很多年的朋友们。钢铁的号角已经被吹响,战争再度开始,他现在需要那些朋友们的庇佑。
  他霍然起身,流水从他浑身肌肉的每一条缝隙中滑落。
  “羽然,躲在石头后面,不准探头!”他大声喊。
  “知道啦知道啦!”岩石后面传来女孩子不耐烦的声音,“爷爷你已经是老头子啦,别人才不要看你不穿衣服的样子呢!”
  翼天瞻失笑,缓步离开溪水。他擦干了身体,穿上一件贴身的白布长袍,长袍的式样特别,背后留出的巨大开口露出了他强悍的背肌,看起来倒像是贵族仕女那些妖娆华贵的礼服式样。岩石上已经排开了整套的铠甲,它是墨绿色的,有着变化复杂的藤蔓装饰,以暗色的金线装饰它的边缘,像是一件精美的手工艺品。可是拿起它的人会发现它是如此的轻盈,很难说出是什么样的材质,却坚韧异常。翼天瞻抚摸着一件肩甲,抚摸着上面的刀痕,他嘴边露出淡淡的微笑,想到了多年以前,那时候这副甲胄还是全新的,他穿着它从巨大的树屋里走出来,看到的人无不惊讶得张大了嘴。
  那时候他的白发如银子,映着日光有华贵的金色,所以那个制作甲胄的女人说这件甲胄要是墨绿色的,这样在金色的光晕里,它该是何等的美丽。而现在那个女人已经死了,他的白发也已经黯淡。
  他收回了思绪,把一件件的甲胄依次穿上,再以结实的小牛皮带子固定。过了这么多年这副甲胄依然完美地贴合他的身体,看样子他并未驼背或者生出了不必要的赘肉,他依然强悍——
  依然可以作战!
  翼天瞻套上了他家传的臂甲,这件盔甲似乎也预感到了战斗的来临而温暖起来,像是一只巨大的手臂在轻握翼天瞻的右臂。他以套着铠甲的手抓到了自己的枪,抓得紧紧的。
  他想说一声真好,甚至想象很多年以前那个叫做姬扬的男人一样,握住武器的瞬间会得意地骂一句脏话。
  是的!真好!真他妈的太好了!让那些早就该去死的东西知道,我还活着!
  他走向岩石后面,一把把那个把头埋在自己膝盖上的女孩抱了起来,女孩噘着嘴,嘴唇微微地弯曲,像是美好的花瓣。她一脸的不高兴,怒生生地看着翼天瞻。
  “脸色那么难看,像是很不高兴的样子啊。”翼天瞻笑。
  “爷爷不管我!”羽然把脸儿扭到一边不理他。
  “怎么不管你了?”翼天瞻的笑容有点苦。
  “爷爷要出远门,”羽然把脑袋转回来拉着他胸口的衣服,“爷爷不要去吧,水捏和阿苏勒都出去了,爷爷也出远门,就只剩我一个人了。”
  她眼睛眨巴眨巴看着翼天瞻。
  “水牛是谁?”翼天瞻愣了一下。
  “姬野呗。”羽然说。
  “你都是大孩子了,不要整天那么捣蛋……”翼天瞻说到这里不说了,因为他看见羽然又把头犟犟地拧到一边去,不理他了。
  “给你买了礼物,看不看?”翼天瞻只好拿出了杀手锏。
  “什么礼物啊?”已经不小了的小姑娘又把头转了回来,从很小的时候开始,她对礼物始终充满了好奇和期待。这对她的诱惑好比说书先生对于姬野似的,她自己也明白,可是改不了。
  翼天瞻套着手甲的掌心中,托着一枚琥珀色的小狮子,它像是活的一样,却正在酣睡,身体蜷成一个圆润的小球,雕刻的玉匠把长长的鬃毛刻画得极细致,却让这些鬃毛遮盖了狮子的四只脚,这样它看起来更像是一个可爱的孩子。
  “啊啊啊,好象一条小狗啊!”羽然的视线完全被吸引了,她兴高采烈地抓过了小狮子。
  翼天瞻微微松了一口气。看来这个女孩儿喜欢这件小玩意儿,那么他就比较好脱身一些。这件东西价值不菲,一个没有薪俸的天驱宗主毫无疑问是买不起的,幸亏息衍慷慨地对自己的掌簿说:“翼先生用钱,几百金铢,不必问我。”
  “羽然乖,爷爷要离家几天,也许很快就回来了。”翼天瞻摸摸她的头发。
  “爷爷不管我,”羽然还是这么说,却已经不生气了,认真地摆弄着小狮子,“爷爷什么时候回来?”
  翼天瞻沉默了一会儿:“也许只要十天,也许半个月。其实我不想在这个时候离开你,因为外面最近有很多事情发生,我答应过要保护你的。不过……你自己会乖乖的,把自己藏好,对不对?”
  “藏好有什么难的?”羽然把小狮子举向月亮,让月光穿透它晶莹的材质,“我要是藏起来,水牛和阿苏勒两个翻遍南淮城都找不到我!”
  “那就好,不过可要说到做到,”翼天瞻笑,“别的我都为你安排好了,一个人的时候不要害怕。我只有一件事要嘱咐你,千万记住。就是无论有什么人问起你的神使文名字,你都不可以告诉他。带你离开宁州那天,我就想过对你而言最好是永远都不要回去。所以忘记你的父亲母亲和在宁州的一切,你现在是个普通的东陆女孩儿,你住在下唐国的南淮城里,你的名字叫羽然。”他换了郑重的腔调,“羽然,你答应我。”
  羽然用力地点了点头。
  翼天瞻笑,把她放到地上,凑过去问:“小姑娘,你的名字叫什么?”
  “羽然!”
  “漂亮的小姑娘,你有神使文的名字么?”翼天瞻又问。
  “没有,我叫羽然!”
  “可爱的小姑娘,你的羽族名字叫萨西摩尔么?”翼天瞻第三次问。
  “没听过,我就叫羽然!”羽然咯咯地笑着,扑上去搂着翼天瞻的脖子。她已经不矮了,可是还可以吊在翼天瞻的脖子上晃来晃去。
  翼天瞻也笑了起来,两个人的笑声混合在一起,此外只有溪水顾自流淌的声音。
  “我爱你,就像爱我的女儿。”翼天瞻抱紧女孩儿,轻轻抚摸着她的头发。他用脸贴着她软软的面颊,感觉到女孩儿因为开心而脸蛋微微发烫。
  “爷爷,你有女儿么?”羽然忽然问。
  翼天瞻怔了一下,松开她,点了点头:“有啊,我曾经有一个女儿,可她已经死了很多年了。”
  羽然也愣了:“她是怎么死的?”
  “老死的。”翼天瞻说。
  “那你真的很老啊!”羽然皱皱眉,若有所思,“那我要是像你的女儿,我不是很吃亏么?”
  翼天瞻愣了一下,哑然失笑,他再次拥抱她,抚摸她的头:“可你长得很像她,也很像她的……妈妈。”
  他忽然放开羽然:“你说我是不是有点太宠你了?你这样下去要变成一个没法管的小公主了。”
  “你是我爷爷,为什么不宠我?”羽然反问。
  “对于教育孩子我的确不行,差得太远了。”翼天瞻遗憾地摇摇头。
  胤成帝三年,十月六日,夜。
  北大营的兵舍外,白毅的亲兵持刀而立,刀出鞘,在月光下色如银。几名有事求见的军官都被拦在外面,没有人敢申辩什么,只能并排站在那里候着。亲兵们就站在他们对面,冷冷地盯着他们一举一动。每个人都能感觉到空气中一股不寻常的紧张。
  兵舍中,息衍和白毅在桌子的两侧相对而坐,中间隔着一盏灯火。
  “你可以开始了,这里只有你和我两个人。”白毅看着息衍的眼睛,“今天在这里说的任何话,不会有第三个人知道。”
  息衍起身走到门边,把门拉开一缝,向外面看了看,满意地点了点头:“确实是封闭如铁桶,你的手下比我的手下精悍。”
  “你精于斥候战术,诡道用的太多,治军就很难严正。”白毅比了个手势,“开始吧,我知道你有一些克敌的策略,靠你自己的力量未必能完成,那就说出来。”
  “首先做一件事,把外面那些铁桶一样的防御都撤掉。”息衍回到桌边坐下。
  “为什么?”白毅问。
  “因为接下来我要对你说的这件事情涉及了两个组织也许长达数千年的斗争,在这场斗争中已经有至少数百万人死去。而这个斗争还在继续,在漫长的时间里,没有任何一方取得过长期的优势,也没有任何一方试图放弃。”
  “我现在很想知道。”白毅点头。
  “但是在数千年里,天驱和辰月事实上都竭尽所能地掩盖这个秘密的核心。这两个组织唯有在这件事上是同心协力的。通常洞悉这个秘密的人,要么是一个高价的辰月教徒,要么是一个天驱领袖,要么他就得被除去。甚至天驱也曾为了掩盖这个秘密而杀人,虽然对于我们而言这是不光彩的历史,但是不得不承认。”息衍直视白毅的眼睛,“告诉你是有很特殊的原因,而你不可能踏入天驱的阵营,这我知道。但是我不想外面那些耳朵听到一丝一毫,有些事传播出去,会引发可怕的骚乱。”
  白毅沉默了片刻:“好,按你所说办。”
  “所有人,退开!退至一千步外!任何人不要打搅我们。”白毅对着兵舍外喝令。
  没有回答,却有整齐有序的脚步声远去。转眼间精锐的亲兵们就都撤离了这间兵舍,周围静得有些空虚。
  息衍满意地点了点头:“好,故事可以开始了,从太古鸿蒙的时候,所以我们最好熄灭灯火。”
  他以手捻灭了灯火,兵舍里彻底暗了下去,这间兵舍没有窗户,只有顶棚的木板之间稀疏的缝隙里投下了几点星光照亮。
  息衍靠在椅背上,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声音却变得低沉肃穆:“白毅,人是渴望和平的种族,还是渴望战争的种族?”
  白毅沉默了一会儿:“很难说。这太复杂,很多人渴望和平,但是每朝每代都有人试图开疆拓土。”
  “是,很难说明白,但是有人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你听说过古伦俄这个名字么?”
  “他曾是帝朝的国师,也是后来的叛逆,所以从那以后,辰月就像天驱一样被皇室排斥。”白毅说。
  “古伦俄虽然是个可怕的人,却是辰月历史上最好打交道的大教宗之一。他非常期待把辰月对于世界的看法和当权者共享,所以他带着信徒踏进了天启城,他失败了,但他整理了辰月数千年来的文献经典,从而产生了一个成文的理论。这个理论说明了辰月为何要不断地挑起战争,充当藏在幕后的阴影。”
  “有意思。”白毅说,“一个哲人么?”
  “辰月的秘术大师们掌握了太大的力量,他们对上呼应星辰,对下召唤死者,掌握阳火凛冰和风暴的力量,可以凭借精神切断金属。这些人和普通人不同,他们毕生都在思考世界的终极意义,但是他们不在乎人本身,他们也不在乎夸父河络或者羽人,生物在他们看来是一帮不开化的、渺小的东西,活着或者死去,根本不重要。或者说在他们看来,我们生出来就是要死的,就像一头牛生下来就被喂养着,是为了杀了吃肉,没什么奇怪。至于牛死亡的痛苦并不在他们的考虑范围内,痛苦在他们看来是一种机制,因为有了痛感,所以生物会避开伤害保护自己,这是一件好事,一种很有用的机制。但是那也只是一种机制,在神的视野里,痛苦是一件微末的事,生存也是,希望也还是。”
  “可他们自己也是生物。”
  “所以一名辰月教徒最终的渴望是能够超脱他们凡俗的肉体,他们毕生都追求用神的眼睛去观察世界。”息衍冷笑,“他们不爱世人,也不爱自己,他们只爱这个世界终极的力量和意义。”
  “这种东西……存在么?”
  “我不知道,我是一个天驱。但是你要说辰月教徒的心里没有爱,却也不完全对。他们对于单个的个体完全不在意,但是他们在乎所有种族的生存和发展,因为九州诸族是世界重要的一部分,是世界力量循环的根源,世界就像是河道,诸族是河道中的流水,没有水,那么力量无从循环,河流就死了。辰月教徒们太爱这个世界了,所以连带着他们也爱诸族。不过是所谓的‘大爱’。”
  “大爱?”白毅问。
  “就是以神的身份去爱。所以辰月的大师们眼里,他们是来拯救我们的,但是他们和我们没有平等可言,我们也无从祈求什么。换而言之,他们在效忠于神,代替神去主宰,他们是神从凡俗的世人里选择出来的使者。”
  “很好,越来越像疯子了。”
  “历史上一度辰月的大师们也非常迷惘。他们看到了世界的征战,势力的此消彼涨,野心家们代代相传的热血。大师们觉得诸族的心中对于战争和权力的渴望把世界弄得混乱不堪,这是堕落的,肮脏的,大师们因为想不明白在他们所爱的世界中为何有如此多的纷争和杀戮而愁苦万分,所以他们向神祈求答案。他们自信获得了神启。”
  “幻觉么?”
  “也许,”息衍微笑,“不过辰月大师们自信自己接近了世界终极的意义。之所以有如此多的战争,是因为这个世界被创造出来,就是作为战场的!”
  “作为……战场?”白毅的声音微微一颤。
  “是!他们说战争其实是一种力量,一种完美的机制。神用战争的手段来协调世界的发展,神首先用战争从诸族中剔除弱小的、不适合生存的个体,然后神用战争令诸族保持旺盛的活力,因为他们必须应对战争,一刻也不能懈怠。假设战争远离了,人们就会变得懒惰和软弱,他们还活着,但是他们的生存能力和开拓的雄心却退步了,这样整个种族就会慢慢地死去。这就好象放牧一群马,首先要把最弱的马除掉,否则它会影响整个马群的繁衍,其次要挑逗仔公马们决斗,决出来的胜者才是马群的领袖。这样所有的仔公马都会为了领袖的地位而磨炼自己,同时可以选出最优秀的领袖,它拥有和母马们繁衍后代的权力。但是这个领袖是暂时的,为了不断给这个马群带来活力,一次决斗刚刚结束,另一次决斗已经开始酝酿了。”
  “那么他们自己,是牧马人么?”
  “是,牧马人。所以辰月的大师们把自己看作世界发展的导师。他们整理出这个理论之后欣喜若狂,觉得自己距离世界的终极意义更近了一步。从此他们眼里的战争变得如此的美好,他们只需要去挑逗和协调,当我们看见死伤的时候,他们看见的,却是战争中蕴藏的巨大‘活力’。”
  白毅沉默了很久,息衍也不再说话。他在黑暗中擦着火镰,试图点燃他的烟杆,但是他的手微微颤抖,火光不断照亮他的脸,但是他却始终没能成功。
  息衍笑了笑,把烟杆扔在桌面上,放弃了。
  “初次听到这个理论的时候,我整夜地睡不着,恨不得冲到夜空下去对着天空大声说是么?是这样么?真的这个就是世界的真实面目?”息衍笑笑,“而今自己说起来,也还能感觉到里面有些可怕的东西。手抖了,真丢脸。”
  “是因为你觉得其中有些东西你也曾想到过,甚至你也觉得那是丢的,否则你为什么要惊骇?如果真是疯子的逻辑,那么就让他们去疯狂好了。”白毅低声说,“可是辰月的教徒们未必是疯子,也许是因为我们太愚蠢。”
  “也许。”
  “那么天驱呢?天驱的武士们在想什么?天驱不死的传说经过了那么多年,你们一代代前仆后继,为了什么而坚持?挑战神的力量和尊严?抗击神对于世界的掌握?”白毅的目光在黑暗里微微发亮,“或者在高尚的理由背后,你们也是权力的争夺者!”
  “天驱没有什么理论支持。”息衍淡淡地说,“或者说,天驱的理论被忘掉了。”
  白毅一怔。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庆余年 第二卷 在京都作者:猫腻 2两世欢作者:寂月皎皎 3庆余年 第四卷 北海雾作者:猫腻 4九州 · 缥缈录2 · 苍云古齿作者:江南 5第二卷 帐中香作者:寂月皎皎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