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九州 · 缥缈录4 · 辰月之征目录

第二章

  帝都向南,三百八十里之外,雄关接天而起。
  白毅和息衍并辔而行,白秋练和墨雪两匹神骏的战马步伐轻缓,散鬃在风里飞扬。息衍衔着极少离身的乌木烟杆儿,懒懒地按着剑柄,古剑的剑鞘敲击在马鞍上”铛铛”作响。而白毅挺直身体端坐马上,身形精悍如一杆长矛,他微微皱着眉,环顾左右。
  他们所行的是殇阳关中的兵道,这座城关从修建之日起就并没有什么居民,所以一应设施都用于军事。笔直纵横的石砌兵道把整座城关分割为一个个小方块,每一块均是一处兵营,一旦城上狼烟点起铜钟轰鸣,驻守的所有军士可以急速集结,登城守御。
  此时那场惨烈的大战已经过去了两日,城关里却依然弥漫着一股浓重的烟火味道,浓烟熏黑的痕迹无处不在,路上随处可见没有燃尽的木柴。白毅便是靠把三十万斤燃烧的木柴强行投掷进这座城关,逼迫得嬴无翳不得不在仓猝中出城血战。
  ”这座城关的设计,就像我家里所藏的那份详图,一模一样。”白毅低低叹息了一声,”当初不知是什么样的天才设计而成,又耗了多少苦工的命,才修起这座关隘。蔷薇皇帝要为他的子孙守住帝都的门户,真是用尽了心机。说是永不陷落,也不为过。”
  ”可还是被你攻克了,也不过是投毒和火攻区区两样,便逼得嬴无翳不得不出城决战。”息衍瞥了白毅一眼,漫不经心地笑着,”你如今赞这座城永不陷落,是借机赞自己的兵法谋略前无古人么?”
  白毅并不恼怒,也不笑,淡淡的没有表情:”嬴无翳心里,也是急于和我一战的吧?所以他才会出城。而且,若不是争取归国的时间,他龟缩防御,我们可能要付出更大的代价。我倒不至于骄傲到以为自己区区手腕,就攻克了这座关隘。”
  息衍笑而不语,拍了拍墨雪的脖子,墨雪小跑起来。白毅的战马白秋练便也跟着小跑起来,这两匹神骏也如故友一样,卸下了战马的警觉和威武,跑得马蹄飞扬长鬃舞动,倒像是草原上互相追逐的两匹小马驹子一样。白毅的眉皱得更紧了些,却也没有约束白秋练。息衍跑得神采飞扬,身体随马步自然起伏,指间夹着烟杆,呼吸着迎面而来的风放声大笑起来。
  跑了一段,息衍猛地一扯缰绳,墨雪长嘶一声定住。息衍回头从来路看回去,白毅也勒马停下,和他目光相对。白毅微微吃了一惊,这一眼他忽地觉得又看到十几年前那个太清宫前的金吾卫了,一脸的懒散,一脸的自嘲,又是一脸的不服气。
  ”你有什么话说?”白毅问道。
  ”你可记得这条路我们二人走过,那是我们还在帝都当金吾卫的时候。”息衍摸了摸下颏的短须,”那时候我们官职低微,奉羽林将军程渡雪的令,被派来殇阳关公干。进城第一件事就是被严令若干条,我记得其中一条就是非战不得跑马,除非是传递信函的报马。街头有人跑马若是给抓住了,是要责打军棍五记。我记得我们就是被引着,从这条路去的军营,一路上战战兢兢,缰绳握得紧紧的,生怕马跑了起来犯了军规。”
  他忽然展颜一笑:”现在这殇阳关里,我就是一马跑到头,又有谁能拦得住我?”
  白毅微微愣了一下,也露出了一点笑容:”其实我倒也记得这事。当时我们这些帝都来的金吾卫被人看作是一帮膏粱纨绔,到了这座雄关,被值守的都护看不起。禁令中还有一条说非有人引路,不得私自离开军营四下观望,违令就是窥探军情,可以直接推出去斩首。我后来出仕楚卫,也就再没有机会来殇阳关,这次临行之前,后悔当年没有违反军规趁机看看这座城关的结构和布置,仅仅依靠一张地图确定方略,其实心里底气略微不足。今天绕城看了这一圈,心里的一件事总算是放下了。”
  息衍略有鄙夷的神色,鼻孔里低低地哼了一声:”你这人这些年爵位越高气派越大,人也做得越来越没劲。同是一件事,我是想着今非昔比,如今带马跑跑,意气风发图一个乐子,而你一脸苦大仇深,什么事情都要联系到你的军务上去,搞得跟你说话都提不起精神来。”
  他挥舞烟杆遥遥点着白毅的脸:”你这种人,便只是天生一个名将的命,做不得什么别的。若是天下安定,你不能舒展抱负,就只有入山自己挖个坑把自己埋了。”
  ”抱负?”白毅淡淡地笑笑,”我哪有什么抱负?我不过是一匹拉车的马,因为后面有鞭子打着,不得不一步步向前。我和你息将军不能比,你有纵横之志凌云之气,可当年我们人微言轻,一个小小的都护也敢勒令你不得跑马。我就猜到你心里咽不下这口气。这十几年过去了,你已经是伯爵的身份,还要出这口气。你说你当年走在这条路上战战兢兢,我却不相信,只听出当年你满心的不服气。”
  息衍像是被他这话噎了一下,有些悻悻然,只能低头叼着烟杆沉默。
  两人又并马走了一段路,息衍忽地从嘴角摘下烟杆,点着白毅的鼻尖:”你这个指摘人的习惯,多少年还是改不了。一贯的狂妄自大,难怪我当年就不能忍你!”
  白毅没有料到居然是这个回答,不禁失笑:”就算我狂妄自大,你自己心比天高的毛病你自己还不知道?天下间有谁能拦得住你的马,能停下你要做的事?别说一个都护,就是皇帝你也未必放在眼里,你当年喝醉了酒,说此生三恨,恨不生在蔷薇皇朝,可以夷平九州;不生在风炎皇朝,可以北克蛮族;不生在北陆宁州,可以看见万千美人迎风举翼,衣白如雪。你自己当年这些横行无忌以下悖上的话,自己都忘记了不成?难道我狂妄自大,我说你的毛病便都是不中听的了?”
  息衍摊了摊手,瞥了他一眼:”我是横行无忌以下悖上,白大将军便是中正平和兢兢业业?”
  白毅的笑容忽地僵在脸上,变得有几分怪异。他略略沉思,转头看着息衍:”不,我和你虽然有许许多多的不同,但是若说我的心里,和你一样横行无忌。天下间我要做的事,没有人能够停得下!”
  息衍闻言,神情微微一震。他本来也有玩笑的意思,这时候却无端觉得沉重起来,带着马又行了几步,他低声道:”你倒是个有自知之明的人,可是你刚才所说的,你这样一个横行无忌的人,为什么又成了人家拉车的马?”
  ”牵挂太多。”白毅似乎早已料到了这个问题,自己笑笑,”息衍,世间偌大,终究不是我们所想的那样,不是一马平川任你我奔驰。被套上了挽具,神骏也只有变成驮马。虽然也知道卸下挽具或许可以海阔天空,但是,我不再有当年的心境了,终究不是一个目空四海的人。”
  ”什么是你的挽具?”息衍忽地拉住墨雪,转头直视白毅,一字一顿。
  ”这话你当初就问过,我没有回答,现在你问,我还是不能回答。”白毅还是笑笑,”不过你的幸运,便是没有被套上这副挽具,你的不幸,也是在此。”
  息衍沉默了一会儿,摇头长叹:”绕来绕去,还是绕不清楚。这么多年,从朋友变成对手,始终不知道你心里想的是什么。”
  白毅不答,策马笑笑而行。
  几名褐色军衣的军士扛着藤编的担架从道旁经过,身着楚卫军山阵枪甲的军服。他们看见了迎面而来的两骑战马,也清楚地知道这两人的身份,于是小心翼翼地把担架贴墙放在道边,列队挺胸,目不斜视。
  白毅也以左手按住右肩肩甲,行了军礼,军士们也回应以同样的军礼。这套军礼延自蔷薇皇帝创建山阵阵形的时代,在东陆是山阵军士们所独有的。
  白毅已经带马经过了,却忽地勒马停下,回头斥问那些军士:”担架送到哪里去?”
  军士们被他的威严震慑,显而易见地不安起来,几个军士上前用身体遮挡住担架,为首的什长踏前两步。他低着头,声音不高:”回大将军,是战死的兄弟,送往城外掩埋。”
  白毅冷冷地看着他:”我知道是战死的兄弟,也知道是往城外送,不过真的是掩埋么?”
  什长吃惊不小,抬头看了一眼,就被白毅的眼神重又压得低头下去,不敢回答。
  ”是送去城外扔掉吧?”白毅低声问。
  什长的嘴唇蠕动了几下,忽然跪了下去。剩下的军士看见什长跪了,也都跪了下去。
  什长微微流露出悲戚的神色,磕了个头:”回大将军,不敢隐瞒,真是送出城去埋掉。不过不是营里长官的吩咐,是我们兄弟几个,都是同乡入伍,心里不忍,私自出营,想偷偷出城帮他找个背风的地方掩埋。否则抛在外面被野兽啃了,将来回乡他的父母问起来,我们几个是没脸说的。”
  白毅微微点头:”那么确实是战死的兄弟们都是扔在城外,没有人收尸的,是么?”
  什长回答,”死伤太多,现在营里一半都是伤兵,根本埋不过来,战死的兄弟们还都没有顾得上,营里受伤的兄弟还不断地有人撑不住,听说这次所备的药物和大夫也都不够,很多兄弟还没来得及轮上大夫给看看,就闭眼了。”
  他恭恭敬敬又磕了一个头:”兄弟们私自出营,大将军请责罚。”
  白毅的嘴唇紧紧绷着,过了片刻才低声喝道:”私自出营,不奉军令,军棍五记,你们入夜之后来中军亲兵营领罚。不过既然你们说了实话,准你们出城埋了他。”
  ”大将军的恩情和责罚,都领了,拜谢大将军。”什长再次叩拜。
  军士们扛着担架走了几步,白毅忽然又喊住了他们:”是楚卫本乡人么?”
  ”是。”什长回答,”我们几个都是楚卫本乡人,柳源城的乡下人。”
  ”我听说楚卫本乡有本乡下葬的规矩,入土时候,要脚朝故乡的方向。这样他的魂坐起来的时候,一眼看到的就是故乡的方向,便可找到归家的路,再回去看一眼。”白毅低声道,”所以下葬时候,记得脚向南。”
  说完这些他掉转马头离去,军士们向着他离去的背影叩头。
  息衍低低地叹了一口气,带马追上了缓行的白毅:”你看着是老了,啰嗦起来了,还会叮嘱别人这样的事情……不过这一战,不能回乡的人真的太多了……”
  ”一将功成万骨枯,这倒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情,上阵的人,便要有马革裹尸的准备。领兵的人不能心软。”白毅低声道,”可但凡是人,没有人能逃过悲戚,毕竟是亲眼看着活生生的人倒下去,故乡还有家人牵挂着,却再也回不去。战场终究不是棋盘。”
  ”死伤的结果出来了么?我已经把我下唐营中的伤亡数字封了信函,派人送到你帐中。”
  白毅点了点头:”比想的还要糟糕,七万人马,战死的便有两万三千人,受伤的又有一万九千人,剩下还能当作兵源使用的军士不过三万人不足,这还包括了轻伤的人。城外足足有两万三千人没有掩埋,城里的人还在不断死去,即使我们把全部的人派出去给死者安葬,也不是一天两天能完成的。何况我们没有携带足够的工具。”
  ”就让他们被日晒雨淋?”
  ”我正在想这事,不过更要紧的是我们缺少医药。如果不能尽快得到补给,死亡的人数还会增加。”白毅的语音低沉。
  ”从你国和我国调动药品恐怕都赶不及,如今最快的办法是从帝都获得支援,请领兵入天启朝觐皇帝的表章你送上去了么?”
  ”前天就送出去了,快马疾报昨天就该到了,”白毅沉默片刻,”可是迄今还未有回复。”
  息衍点了点头,他明白白毅的沉默中所含的意思。臣子上奏的表章,又是请示带兵进入帝都这样的大事,指望立刻得到允许似乎并不现实。不过这等待的过程中,只怕每一刻都有人死去。
  一匹黑马从背后高速驰来,一身黑衣的亲兵营军士在白毅面前滚下马鞍,半跪下去:”大将军,我们捕获了驻守殇阳关的车骑都护叶正舒!”
  ”叶正舒?”息衍微微有些惊讶。他听过这个名字,隶属羽林天军的车骑都护叶正舒是皇室的臣子,受命带领六千装备整齐的步骑守卫殇阳关,曾是殇阳关中的第二号人物。不过嬴无翳越过天险直取帝都之后,叶正舒的六千兵马来不及回援,更不必说和嬴无翳赤旅雷骑抗衡。很快他便被解除了权力,嬴无翳令喜帝下令,撤出殇阳关中的六千羽林天军,更换以赤旅守卫,此时的叶正舒便是无兵之将,没有人管他的死活了。息衍却没有想到殇阳关城破,还能够从城中缉拿到这样一个人。
  他看了白毅一眼,却看见白毅神情低郁的眼睛忽地一亮。
  ”带他来这里!”白毅下令。
  须发斑白、蓬头垢面的老人迅速被带到了白毅的马前,他低着头,衣衫褴褛,身上散发着令人作呕的臭味,似乎是从某个污秽的地方抓获的。虽然没有施以绳索,不过楚卫的军士对叶正舒也并没有优待,一脚踢在他腿弯后,强迫他跪在白毅的马前。白毅微微扬手,止住了亲兵的进一步动作。
  ”是车骑都护叶正舒大人吧?”白毅面无表情,平视前方,看也不看叶正舒。
  老人不说话,只是磕头,咚咚的不停下,到像是孩子们捉在手里玩弄的磕头虫似的。
  ”叶大人!”白毅微微有了怒意。
  老人还是磕头,像是一个知道自己犯错而惊恐的孩子,不敢抬头。
  ”叶大人这是怎么了?”息衍看出了异样,问押他来的亲兵。
  ”大概是傻了,从马房里抓他出来的时候就是这样,身上有皇室所颁的行牒,所以知道他的名字。”亲兵回答。
  ”请叶大人抬头给我看看。”息衍说。
  亲兵上前抓住叶正舒花白的头发,硬是逼着他把头仰起来对着息衍。老人惊恐万状地瞪着息衍,喉咙里吼吼作响,像是要说什么,又像是野兽被捕捉了之后的无助呻吟。他满面泥灰,肮脏的眼角不知积了多久的眼屎,垂着两行鼻涕,随着呼吸一抽一抽,看一眼都令人恶心。
  息衍点了点头,制止了亲兵:”是叶大人,我和他曾在帝都有一面之缘,听说嬴无翳入主帝都,叶大人防守不利,知道自己的罪责深重,不敢回帝都领罪,转而在嬴无翳军中效命。没有想到变成这个样子。”
  白毅沉默了一会儿,知道这个俘虏也没法带来什么有用的消息了。他挥挥手,令亲兵们把叶正舒押下去。
  ”将军,俘虏他的时候他说要找自己的女儿。”亲兵却没有退下。
  ”女儿?”白毅一愣。
  ”当时我们问他,他说女儿丢了,在服侍公主,所以我们立刻带他来见将军,可是他现在大概是被吓到了,说不出来。”
  ”公主?”白毅惊喜。
  殇阳关里原本只应该有两个公主,要么是嬴无翳的长女,离国玉公主,要么就是嬴无翳从帝都带来作为人质的楚卫国小舟公主。
  ”你们是在哪一处营地找到他的?”白毅喝问亲兵。
  息衍悄悄苦笑了一下。
  ”北四营那边的一处马房里。”亲兵说。
  白毅加上一鞭,策马转身就要离去,却发觉身边的息衍像是木人木马,一动不动,脸上还带着几分诡异的笑。他愣了一下,扯紧缰绳,回望息衍:”你不跟我来?”
  息衍摊了摊手:”我还没来得及告诉你,我们出来巡城之前,我得到情报,说在北四营找到了公主的线索。”
  白毅大惊,瞪视着息衍。
  ”所以我当时就派出了我的侄儿,又请动北陆青阳世子带领五十匹快马前往接驾。”息衍自顾自地笑笑,”可是一点也没有怠慢拖延。”
  ”你!”白毅一挥手中马鞭,指着息衍的鼻子,目光中怒火升腾,”你竟不告诉我?”
  ”按照我们两家当初的约定,小舟公主可是我国的质子啊。”息衍微微耸肩,”好比你家的女儿都嫁到了我家来了,当然该是夫家去领人,你这个当爹的就算再着急,也还是我当公公的该占先啊。”
  白毅脸色铁青,咬牙切齿,却一句话也说不出话,只能死死地盯着息衍,仿佛要把这个无赖的老友身上看出一个洞来。息衍却镇定,像是完全没觉察他的怒火,叼着烟杆扭过头去,仰首望着天空。
  息辕为首,骑队奔驰着转过街角。他们来得很急,激起的风卷得街上一阵尘土飞扬,后面的半支队伍都必须以手臂遮在面前,免得呛到和迷了眼睛。吕归尘带马跟在息辕背后,不知道这是要往哪里去。他只晓得这是个极秘密的任务,他本没有差使,就在辎重营的驻所照顾重伤不起的姬野,可是一早醒来息辕忽然来传了息衍的命令,让吕归尘武装出发,却没有说往哪里去。出发时候息辕命令从亲兵营调出的五十名精骑卸去肩上的金色菊花军徽,也不像以往出行那样奉息衍的墨色大旗,在外人看来,这支骑队便只是一队装备精良的下唐武士而已。
  吕归尘瞥了一眼息辕肌肉紧绷的面颊,握了握腰间影月的刀柄。殇阳关破关两日,诸军却只在离国苏元朗摔下城墙沉重落地的时候,爆发了一阵潮水般的欢腾,而入城之后,将军们没有庆祝,军士们也没有松懈,本来并肩作战的联军重又分归划分下来的各国营区,整顿军械辎重,治疗数量巨大的伤员,彼此之间并不太往来。忙碌的平静中有一种隐隐的隔膜。这时候忽然出动,吕归尘心中满是揣测,他已经不是草原上那个坐在黄花间吹笛的孩子,也明白各国之间的貌合神离。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九州缥缈录作者:江南 2庆余年 第七卷 朝天子作者:猫腻 3庆余年 第一卷 在澹州作者:猫腻 4第二卷 帐中香作者:寂月皎皎 5两世欢作者:寂月皎皎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