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九州 · 缥缈录4 · 辰月之征目录

第五章

  费安吃了一惊。他并未真的想要杀了这两个人,原意只是要给这两个不知进退的孩子以教训。息辕和吕归尘不是德秋,他们的身份特殊。而现在以这两个年轻人暴露出来的武术来看,他的属下绝无把握毫无损失地擒住他们。事实上他的一名属下已经受了重伤,而吕归尘长刀一击,明显是留有余地,否则那名刀盾武士的手会被一起切断。
  刀盾武士们第一阵没有得手,同时后退,团团围住了吕归尘和息辕。数十面盾牌完全封锁了他们,形成一个难于突破的圆。
  ”别浪费时间!来啊!”息辕向周围的刀手们招手。
  ”我来!”费安全无表情地踏上一步。
  ”你?”息辕一扬眉。
  ”我来,你们谁来试手?”费安缓缓向着息辕招手,这是武士之间切磋试手的礼节。他冷冷地看着息辕和吕归尘,仿佛挑选猎物。
  息辕刚想说话,已经被吕归尘用肩膀抵在了一边。吕归尘踏上一步,刀盾武士们在他和费安之间让出一个空隙。吕归尘长刀点地:”我愿意试试。”
  ”有趣。”费安似乎颇为欣赏地看着这个年轻人。他持剑的手下垂,隐藏在白色的大氅中,只有微微颤动的剑锋在大氅下露出一寸。吕归尘看着那段剑锋,知道那是一柄薄而柔韧的剑,是很难操纵的武器。费安面无表情,缓步逼了上去。
  ”尘少主……”息辕想要上前,却立刻有刀盾武士逼近他的背后。
  ”他若是会杀我,也会杀你,这时候争什么?”吕归尘低低地说。
  他只能说出这些话,他立刻就觉得自己的呼吸被压住了,费安缓慢的步伐中包含了难以抗拒的压力。吕归尘猜想着费安会如何发起第一次进攻,可是完全没有头绪。费安的大氅遮掩了一切,包括握剑的手势。吕归尘微微点头,他左手四指压在刀背上缓缓推出,随之身体下沉,五尺长的影月在他双臂间最大限度地拉开,仿佛一支绝长的箭,以他的身体为弓。
  息辕悚然。
  吕归尘的起手势不是刀术,而是姬野所用的枪术,至为锐利的进攻,完全不必顾虑敌人采取何样的防御和攻击,只求在瞬间击杀成功。吕归尘选择了豪赌般的战术,只因为他面对费安没有可乘之机。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吕归尘身上,看见他胸口微微起伏一次。
  一次呼吸,在这一次呼吸中,弓已满劲箭已离弦。影月的刀锋一沉,吕归尘人随刀而闪动,一起射向了费安。影月仿佛振奋起来,带着至为尖利的呼啸,啸声惊得几名刀盾武士不由自主地小退一步,似乎要防御什么。费安也在吕归尘呼吸的瞬间停止了前进,吕归尘对于他的逼近回应以强大压力,已经打乱了他的节奏。
  节奏乱了,便只有雷霆一击。
  费安的剑像是跳跃的蛇一样从大氅里钻了出去,柔韧的剑忽然拉得笔直。这剑术几乎完全依靠手腕的力量,快得无与伦比,剑化作的蛇向着两人中间的某一处截击。费安出剑的瞬间,剑刺所向还只是空气,可吕归尘进得太快,剑锋到的时候,吕归尘也到了。
  影月在此时又一次爆发了速度。吕归尘计算过距离,他第一次踏步冲出,刀锋即将到达的时候恰好可以获得第二次蹬地发力的机会。虽然不如最直接的一段刺杀那样强硬,但是这样二段刺杀更加灵活多变。
  ”好!”息辕大喝。
  吕归尘和费安擦肩而过,费安持剑而立。吕归尘双脚在地上踩出两道印,瞬间转身,滑动着退后,退出接近一丈才刹住。他半跪在地上,刀锋挑起。
  费安昂首看着自己的剑,剑锋上一点血迹缓缓地流下。
  吕归尘剧烈地喘息着,按住了自己的胳膊。他的胳膊被划伤了,他自己也是在和费安擦身而过后才发觉。他失去了战斗力,姬野的枪术并不合他的体质,他刺出那一刀,心脏像是打鼓般剧震。他败在费安那柄剑上,他原以为自己出刀的方向可以封锁一切进攻,而他的影月比费安的剑长,距离上有优势。可是费安的剑忽地弯曲,绕过影月的封锁划伤了吕归尘的肩膀。凌厉的刀斩在最后一刻失去了目标。
  ”下一个?”费安走近吕归尘,剑点在他的后颈上,转头看向息辕。
  ”好啊,下一个!”有人大声说。
  费安身体一震,已经辨别出了那个声音。他心里有些悔意,他所带的人太少,没有留人在外防御,而战斗中没有注意外面的动静。他很快平静下来,冷冷地笑了,并不回头看:”程奎将军,你的战马冲锋起来就像是雷亟而下,你来这里的脚步却真是轻得像猫。”
  所有人的目光都转向门口,那里孤零零地站着一个高大魁梧的人。淳国风虎骑军的主帅程奎,他按着马刀打着火把,环视众人,而后笔直地看向费安。
  里外两层仓库间的土壁震动着,发出轰然巨响。众人的脸上都露出惊疑,只有费安和程奎面无表情地对看着,像是两柄刀抵着刀锋。轰响声还在继续,灰尘弥漫,泥土剥落,终于有一柄乌黑的铁锤洞穿了土壁,随后立刻被扩大为巨大的缺口。
  从缺口看出去,数十名风虎骑兵排作阵列,他们都举着精致的骑兵弩,前排下蹲后排站立,只要一声号令就可以投出密集的箭矢。费安的脸微微抽动,他的人数和程奎的人数差不多,然而对方已经列好了弩阵,他落在了下风。他以为程奎是个莽夫,素来也不看重,可是这一次程奎甚至没有给他准备应战的机会。
  费安看着那些弩箭在火把下泛出的乌黑色铁光,想起淳国风虎中引以为傲的淬毒技术。他微微点了点头,再次把佩剑藏入了大氅中。
  程奎活动了一下脸上的肌肉,一步一步稳稳上前。他令自己的人列出弩阵,再令携带铁锤的力士砸开了墙壁,如此费安甚至没有截击他于门口的机会。费安只有接受他的条件,他绝不怀疑。此刻他不过要借这个机会挑战一下费安的骄傲。
  ”程将军没骑马,带着步行的风虎跑到这个不见天日的地方观战,”费安笑笑,”倒是我的荣幸。”
  ”不在马背上我们照样杀人,费将军要试试看?”程奎丝毫不让。
  ”看来程将军并不准备跟我好好谈谈了。”
  ”都说陈国费安够聪明,也够狠,我国想要什么,费将军也都清楚,犯不着我这样的粗人再多嘴解释。费将军在外面杀伤几十个人,留下满地横尸,冒这么大险下来抢人,我程奎就算是个傻子,也知道下面不是个和睦的局面。也没指望费将军对我仁慈。”
  ”都来要公主,”费安冷笑,”倒是嬴无翳不要,扔下这些女人就撤退了。”
  ”为的是什么,大家自己心里都明白。我们是行军打仗的,不是朝堂上那些唠唠叨叨的文人,就不必费口舌了吧?”程奎大声道。
  ”没办法,好说,”费安道,”这里算是有三家来迎驾,谁也不愿意退让,那大家分一分如何?”
  ”分?”程奎愣住了。
  费安忽然动了。谁也不会想他一个领军大将,竟然会亲自动手。他直冲向小公主,息辕想要阻拦,却被刀盾武士们困住。他只能眼睁睁地看见费安一剑刺出,直指小公主的额头。
  剑锋在小公主额前忽地停住,只需费安手腕一动,小公主就变做了一堆尸骸。费安冷冷地一笑,转头再去看程奎。霜夫人呆呆地看着这一切,腿一软昏倒在地。
  ”一个公主,那么多家想要,那便分了她吧?”费安幽幽地说,”谁要头?谁要手?”
  ”费安你这条疯狗!”程奎怒吼。可他心里一震,想起费安曾经以尸毒灭杀五河城一城人的旧事,费安是不择手段的人。
  ”程将军,你现在弩阵发动,我军确实难以占到便宜。不过我剑下一动,你或者可以射死我,却难保我不会手一颤误伤了公主殿下。这样你所要的终是没有,杀了我便又如何?”费安冷笑,似乎笑得欢畅无比,”你难道没有想过,从别人口里夺食,别人也许宁可毁了,也不给你?”
  ”你敢动手伤到了公主,你就算活着离开这里,也难逃一死!”息辕大吼。
  费安摇头,呵呵地笑:”那你也要把同样的话说给程将军。公主若是死在这里,程将军的军旅前途也就毁在了这里!”
  所有人都静了下来。程奎按着腰间的刀柄,手上青筋毕露,可是他不敢动。费安或者无赖或者丧心病狂,可是说的都对。他的弩阵占不到优势,如果逼到费安真的动手,就把所有人都拖入了死局。他心里一动,盯着那个呆呆的不敢说话的女孩儿看。他隐隐觉得费安知道的东西远比他多,他知道小公主重要,却还并不知道她有多么重要。
  ”呵呵,也不是说就让程将军放我们带着小公主离开。”费安又笑,”那样等于逼程将军不得不动手。不如我们对赌,听天由命。”
  ”对赌?”程奎问。
  ”程将军令你的部下扔掉手弩,我放开公主。我们两家人数相当,就在这里抢一次,谁抢赢了,就得公主,另外一家,愿赌服输。”费安眯着眼睛,眼中凶戾的光凝聚起来,似乎荧荧发亮。
  刀盾武士们开始缓缓地移动,立起盾牌防御弩阵。程奎只要一声令下,就可以阻挡这个阵势成形,可是他嘴唇紧绷,久久没有说话。陈国刀盾武士的阵形终于完成,此时淳国的骑兵弩已经不能造成什么威胁了,阵前的盾牌足以帮助刀盾武士们抵挡弩箭的攻击。
  ”程将军是识趣的人。”费安收回了剑。
  程奎挥挥手,风虎们扔下骑兵弩,拔出了腰间的马刀。现在马刀是最便于格斗的武器了。
  两方缓缓逼近,仓库中只闻战靴踩地的沙沙声。息辕上去扶起吕归尘,快速向着墙壁退去。
  ”白毅说这一战后我们是朋友还是敌人还难说,现在看来他真是个聪明人。”费安笑着说。
  息辕听见背后忽地爆发出一阵狂吼,风虎们和刀盾武士们对冲而去,挥舞战刀。上百人杀成一团,鲜血四处飞溅,仓库中充斥着咆哮和哀嚎,一再的有人倒下,活人践踏着死人的尸体。陈军配有盾牌,本应占据步战的优势,可是精锐的风虎们以双手握刀砍杀,砍中目标造成的伤害超过了刀盾武士们的单手刀,风虎们强健的体魄使得这样的他们轻伤下更加凶狠。
  吕归尘的呼吸平复下来,他望向周围,寻找更好的藏身地点。他看见那个小公主惊惧地靠墙坐着,看着这血腥的战场,脸上默默地流下眼泪来。他心里动了动,想要悄悄移动过去,却被息辕拉住了。吕归尘明白息辕的意思,此时他接近那个小公主,只能令死战中的两方警觉,或者一同扑杀过来。以他们两个人的力量,不过靠着这面墙壁防御,什么也做不到。
  吕归尘只能看着那个小公主流泪,心里隐隐难过。他放声大喊:”蒙上她的脸!”
  公主随侍的使女中,那个绿裙的女孩忽然反应过来,扯下自己一片裙幅上去蒙在了小公主的脸上。她刚刚做完这一切,忽然有什么东西落在她的怀里,滚热的液体洒了她满脸。随即她看清那是一只刚刚被砍下的小臂,手指似乎还在微微抽搐。她呆了一会儿,忽然发出一声惊恐之极的嚎叫。她跳了起来,不顾一切地往外跑。其他使女也从极度的恐惧中清醒过来,逃跑的念头压过了理智和羞耻,她们顾不得衣不蔽体,也不管刀光剑影,发了疯一样跌跌撞撞地往外跑。
  ”不要跑!”息辕吃了一惊,跳起来放声大喊。
  可是没有人听他的,这些女人此时谁都不相信,只是不顾一切地逃。她们的意识中只有离开门口。
  绿裙的使女没有逃出多远。她踩在一具尸体上,失足跌倒。费安和程奎已经对上,马刀和佩剑大开大阖地撞击。费安那一手诡秘的刺剑已经被程奎看见了一次,便难再有偷袭的效果,双方只能正面拼杀,刀剑的刃口俱是累累伤痕。费安反手握剑,隔开了程奎的一次跃步劈斩,眼角的余光瞥见绿裙的使女趴在自己的脚下,不敢抬头,像是寒风中的羊羔那样颤抖。她的上衣被撕破了,露出光洁的后背来,柔软而白皙,上面几点血迹红得娇艳。
  程奎跳后一步,握刀戒备。费安看了那个使女一眼,冷冷一笑,挥剑刺下。剑锋从背脊刺入,胸口透出,费安拔出剑来,鲜血如暗红色的雾气一样激射出来。
  ”这个我杀了,就算是分给我的。程将军你可以选一个。”费安阴阴地看着自己剑上流动的热血。
  ”费安你想跟我玩什么?”程奎双眼血红。他杀得血涌上脑,看着身边的人一个接一个倒下,已经全无顾忌。
  费安忽地提起那个使女的尸体扔向程奎。程奎吃了一惊,动作稍慢了一下,只能全力挥刀一劈。使女细弱的身体被一刀拦腰斩开,浓郁的血腥在空中溅开,费安的佩剑已经跟着刺向程奎的眉心。程奎的马刀已经收不回来,只能后仰,避过了致命的一击。费安的剑跟着下劈,斩中了程奎的胸铠。费安的佩剑细软,凭着风虎冠绝东陆的轻钢铠,程奎避过了裂胸的危机。他在地上侧滚,避开了费安的进一步追击,低头一看,胸口的战衣裂开,露出了锻钢甲的鳞片。
  ”上得战场,就不容畏首畏尾。程将军,拿出你风虎的杀气来看看!”费安的笑容冷漠而狰狞。
  程奎翕张着嘴,大口喘息。他瞪着血红的眼睛看着自己的马刀,然后死死盯着仗剑缓步逼近的费安。他大喝了一声,猛地挥刀一劈!
  这一刀却不是劈向费安,而是将一名从他身边跑过的使女自胸口正中砍倒。那名使女的尸体倒在程奎的脚下,压住了他的战靴,程奎想也不想地踢开。他吼叫着提刀扑向费安,跃起一记重劈,带着全身的重量。费安横剑封挡,却被那一刀击得后退,佩剑从靠近剑柄处被震弯。这种精钢多次锤炼去炭而得的薄剑极为柔韧,即使弯曲成圆也可以弹直,却在这一击的巨力之下完全废了。
  费安看了一眼自己的佩剑,似乎是赞赏地点了点头。他把剑抛向程奎,挡的一瞬,他弯腰拾起了地上的一柄战刀。程奎再次扑上,两柄武器在格挡中溅着亮丽的火花,发出刺耳的声音,仿佛金属垂死的嚎叫。
  ”那一个算我的!”程奎咆哮着挥刀,”费安,你要跟我玩杀到只有一个人站着的游戏?”
  ”也许没人能站着!战场上不都是这样?程将军,要我说你还太嫩了么?你这样的蠢货,难怪一辈子都是跟在华烨马屁股后的一个小厮!”费安的呼喝中带着令人胆寒的笑声。
  仓库里的战斗变做了屠杀。吕归尘呆呆地站在那里,看着女人们的血溅起在空中,她们没能穿过那片绞杀着的刀丛。风虎和刀盾武士们已经杀红了眼,他们暴躁得像是野兽,顺手一刀砍翻了要从自己身边跑过的女人,而后再次扑向对手。吕归尘看着一名风虎随手平挥战刀,一个奔跑的女人便成了两截,她的身体还在跑着,血泉涌起,而美丽的头已经落在地上。
  ”姆妈……”他不知不觉地说了出来,那是压在喉咙深处的呻吟。
  他使劲按着自己的头,觉得里面有什么东西挣扎着要跳出来。他又一次回到了夜空下的铁线河边,那个年轻的女人用毡子裹着他,抱着他奔逃。那时候他还是个小小的孩子,眼睛从毡子的缝隙里看出去,看见远处他叔叔的军队打着火把,战马的蹄声震天动地。他们不顾一切地逃逃逃,背后是吞噬一切的一条火蛇。
  他们最终被追上了,被吞噬了,只有他活了下来。
  一种绝大的愤怒忽然占据了他的心,吕归尘猛地直起身!息辕看见他的朋友忽然间像是变了一个人。吕归尘眼瞳中森然的杀气像是可以化为实质般浓郁,面孔微微抽搐。他按着影月的刀柄,大口呼吸着,胸膛起伏。
  ”尘少主!”息辕拉住他的胳膊,”冲进去等同于送死!”
  ”可是怎么办?”吕归尘呆呆地看着息辕,”可是怎么办?他们在杀人……”
  息辕不知道如何回答,只能双手用力按着朋友的双肩。
  细微的哭声传来,吕归尘身体微微一震。他看向哭声传来的方向,是那个蒙着一片裙幅的小公主。她呆呆地坐着,一身白衣,肩头耸动。她身边已经一个人不剩,距离她十几步的地方就是一群发疯砍杀的战士。吕归尘愣了一下,那股汹涌的怒气忽地消退了很多,他茫然地觉得熟悉,在那个血腥的夜晚,也曾有个白衣的男孩木然地站着,看着那些野兽般的战士扑在诃伦帖的身上。
  吕归尘已经记不太清那个夜晚自己在想什么了,他不敢回想。大概是有种世界被撕裂般的剧痛和愤怒吧,也许有一柄战刀在手,他也会扑上去把那些战士全部杀光。
  ”全部杀光!”一个声音在他心里说,”是的,是这样!”
  如今他已经握着刀了,可是不能保护那个名叫诃伦帖的女人。
  ”她已经死了,”还是那个声音在他心里说话,”是的,已经死了!”
  巨大的无力感笼罩了他,一瞬间他几乎握不住刀。小公主低低地哭泣。战场里还存活的人咆哮砍杀。
  ”我过去把她抱出来!”吕归尘忽地说,”你接应我!”
  息辕沉默了片刻,看向仓库的门和那个被砸出来的洞口,点了点头:”好,也许有一线机会。但是要快!”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庆余年 第三卷 苍山雪作者:猫腻 2山河枕作者:墨书白 3第三卷 鸳鸯谱作者:寂月皎皎 4阿麦从军作者:鲜橙 5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作者:关心则乱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