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九州 · 缥缈录4 · 辰月之征目录

第十四章

  冈无畏立刻兜转战马闪开,他身后那名骑兵也挥舞着皮囊投掷出去,也跟着闪开。这支骑队一个接一个地投掷皮囊,训练极其有素,动作干净犀利,毫不拖泥带水,无疑是冈无畏随身的精锐。
  冈无畏并不解释,手中火镰重重地擦在马镫上。一枚火引被点燃投了出去,一点微火落在那些丧尸的身上,立刻蔓延。皮囊中的液体是火油,燃烧极快。丧尸不畏刀剑的伤害,可是火对它们明显有了效果,它们似乎是感觉到了疼痛,抛下了武器,喉咙里发出沉重的嗬嗬声,想要逃走,却撞在一起乱成一团。
  ”冈老将军来的真是时候!”程奎大喜。
  ”无论是人还是其他生灵,天性还是敬畏火焰,这是能净化一切的伟力啊,”息衍赞叹,”即便丧尸也不例外,冈老将军想到了要害。”
  ”死了不安静的,就一把火烧了它的尸!”冈无畏大喝,”我们上吧!”
  所有人一齐发动了冲锋,骑兵突入了丧尸群,将它们一片片地砍倒,仿佛砍草一样的利索。空气中满是灼热的气流和恶臭,丧尸身体里的脂肪也被点燃了,它们失去了战斗力,奔逃无门。山阵也强行向着营门口推动,阵后的军士们发出了投枪,将动作不灵活的丧尸钉在地上。
  战场已经变成了森罗地狱。
  山阵的盾牌防御洞开了一个口子,息衍等人带马迅速通过,盾牌防御再次封闭。冈无畏带来的火油不过解决一时的问题,更多的丧尸正在逼近,无数鬼影拖着脚步沉重呆滞地走来,手中提着沾有泥土的武器。
  程奎跳下战马,向着冈无畏:”冈老将军从哪里来,城门可有失守?其他几处兵营现在如何?”
  ”我从城门那边来,现在这批丧尸就是从城外涌进来的。偏西的”火门”已经开了,进来了大约有一两千丧尸,那是我军防守的防线,不过我军已经封住了城门。”冈无畏神色傲然。他铠甲不整,战衣被割裂,可想而知城门之战的惨烈。
  ”进来了一两千?”古月衣吃了一惊。
  ”我军全军覆没,我们这些人,是逃出来的。”冈无畏面无表情。
  ”那么城门岂不是在丧尸的控制之中?”程奎大惊,”它们在城外还有多少?”
  冈无畏摆了摆手:”还不要紧,这些丧尸似乎只是拼着凶性追杀活人。它们全无智力,根本不知道去开门,我一路过来,诸营里面都有零散的丧尸,只有陈国军营及时垒起了土墙,正在土墙上以长枪刺杀,还算防得住。”
  山阵枪兵中发出了一片惊呼。众人猛地回头,看见几具被焚烧的僵尸强行把住一张巨盾的边缘往外拖拽,完全不在意后面的军士以长枪狠狠地刺击它们。持盾的军士不肯放手,被连人带盾牌从阵列中拖了出去,一名僵尸一把抓住他的额头,重重地用手指插进他的面门。军士发出一声惨叫,立时丧命。阵形出现了缺口,那几具着火的僵尸不顾一切地冲了进去。火烧着了山阵枪兵的战衣,迅速在队列里蔓延,而这些持盾防御的前排军士不能闪避移动,他们如果扑火,牢不可破的防御就会崩溃。后面的军士赶着要去取水,已经来不及了,火已经烧毁了他们的防御。成群的丧尸冲进山阵里屠杀,曾经给活人带来好运的火反过来还是殃及了活人自己。
  ”守不住了……”古月衣低声说。
  ”它们都在向这里逼近,这里的活人现在是最多的了。跟这些东西对上,我们的人数占优也没有用。”冈无畏说。
  ”它们是追着活人的气而来。”古月衣想起那个战死的百夫长。
  ”白毅!白毅!白毅!”息衍一直没有说话,此时放声咆哮起来,”要死了!容不得你龟缩!白毅!出来!”
  众人这才想起他们来这里的目的是找白毅。而白毅不在山阵后指挥,代替他站在那里的是他的首座参谋谢子侯,这个青衣文士在这样的场面下也能安若大山不动,镇住了惊恐的军士们。
  谢子侯已经迎候上来:”见过各位将军。”
  ”叫白毅出来。”息衍低喝,”什么时候了。”
  谢子侯回望一眼,众人随着他的目光看去,北大营中央正在搭建一座木楼。木楼搭建得极快,四角用于支撑的巨木已经竖立起来,上千名军士协力,仅以双臂和简单的工具把木材固定连接,层层搭建。殇阳关克复之前白毅也在阵前搭建了这样一座木楼,用于观察城中的情况。此时众人亲眼看着这样一座木楼平地而起,都不能不赞叹它被搭建的速度,楚卫军士们身手敏捷地上下,像是蚂蚁堆起沙子一样。
  最后军士们在木楼顶铺上了宽板,一个白衣的人沿着简易的台阶登楼,步子缓慢坚实。
  ”白毅?”息衍皱眉。
  联军主帅白毅正手持一张银灰色的角弓,登上了木楼的最高处。他一身白衣在风里飞扬,在夜空下白得耀眼,仿佛神临大地。他仰头看着漫漫星空,面无表情,完全不看脚下作战的人。
  ”都什么时候了,还搞这种架子?”程奎大怒,却被白毅的威严所压制,不敢大声,”穿得一身雪白,风骚的样子,是要死了被帝都的仕女怀念不成?丧尸可不管他穿得好看不好看!”
  白毅从身后的箭筒中抽出了一支银灰色的羽箭,俯视而下。程奎被他目光扫到,吃了一惊,几乎就要往后跳一步闪避,他知道白毅弓箭之威。可白毅并没有看他,而是看着丧尸群中某一处,缓缓开弓。
  这时候夜空澄澈,星芒如剑,白毅如立身在漫天星斗之中。他的箭如一道银色光线,在众人视野中拖着一道极长的尾迹,射入丧尸群里。箭却不是瞄准任何目标的,笔直地射入了泥土里,箭劲极强,露在地面的半截箭杆嗡嗡地震动。丧尸们注意到了这支箭,被箭杆震动的声音所吸引,最靠近那支箭的丧尸漫无目的地伸手出去,要触摸箭杆。在它的手触到箭杆的瞬间,箭杆的震动被千百倍地放大了,嗡嗡的声音忽然间变得像是雷鸣,箭杆震动的力量竟然形成了巨大的反震,把力量惊人的丧尸弹了出去。
  ”破军!”息衍低声说。
  白毅一箭一箭地射出,射向四面八方,每一支箭射入土里,震动的声音就加倍,原先落地的箭震动的声音也同样加倍。强大的声震将围绕在羽箭周围的丧尸们弹了出去,箭杆上的银色越来越耀眼,最后仿佛星辰般流溢着白色的光焰。
  一共七支箭。最后一支箭落地,地面微微震动,灰尘扬起一尺高,莫名的强大力量以某一点为圆心散布出去,丧尸们如同被巨槌击中,飞退出去。
  所有人也都被震得全身发木,周围的空气都被声震控制了,众人的手脚都像是缚上了蜘蛛丝,动一动都要喘气,又像是在水中挥舞兵器,阻力奇大无比。
  ”这是什么?”程奎大喊,”是秘术么?白将军会这个?我们自己也动不了了!”
  ”怕不是秘术,是那张弓和那些箭,是魂印之器啊!这是绝世的神器才有的力量,白毅还留了这一手!”冈无畏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古月衣看着息衍,看见他嘴角扯出一丝淡淡的笑。
  方才白毅每一箭射出,息衍就会低声念一个名字,依次而下,分别是:”破军”、”武曲”、”廉贞”、”文曲”、”禄存”、”巨门”和”贪狼”。
  古月衣知道那是北辰七星的名号,一个武士不可能不敬重守护他们的北辰。然而他还不明白北辰和白毅的箭有什么关系,他抬头,看见北辰正位于中天,光芒近乎明月,形若一柄横空的利剑。
  ”你若是站在白毅那个位置,会看见那七支箭恰好组成北辰的形状。这是君临之阵,我也只有幸看过另外一次而已。”息衍并不扭头,低声解释道。
  古月衣恍然。
  低而锐利的风声传来,息衍吃了一惊,猛地扭头。他听出了那是一枚利箭,从丧尸群中射了出来。可是这些丧尸并不灵活,只是凭着巨大的力量挥舞沉重的武器,它们中并无可以操作弓箭的。那枚箭准确地射在了一枚银灰色长箭的箭尾。白毅箭劲极大,入土极深,那箭未能击飞白毅的箭,却也震动了它。
  空气里强烈的声震忽然减弱,一名丧尸忽地跳起来,用尽力量伸手去拔那支箭。
  ”是射我的那人!”古月衣脱口而出。他往丧尸群里看去,看不见什么,只有层层叠叠的可怕面孔。可是那可怕的箭劲,绝不多见,他相信就是那个人在城门口偷袭了他。
  那支箭上的力量正在逐步减弱,那具丧尸的手越来越接近那支箭,箭上闪烁的光芒似乎有种侵蚀的力量,丧尸胳膊上的肌肉翻卷起来,渐渐地消融,露出了骨头。它的指尖也被光所剥蚀,化为粉末飞散。但是它越来越接近那支箭了,它就要去抓了,即便被箭上的力量震碎也毫不在意似的。
  ”那支箭未经秘仪之火熬炼!”白毅已经筋疲力尽,此时扬眉大喝,”息衍,你是阵主!”
  已经不用他下令,息衍冲了出去,就像他那次偷袭雷碧城。他在人群中高速穿行,仿佛一道曲折的风。冲出人群的刹那,他冲天跃起,弹腿踢在那具丧尸的额头。换了普通人,那记腿击就是致命的,可是丧尸被踢得上身后仰,却硬生生地站住了。
  息衍落地,一把拔出了箭,在手里掂了掂:”仿制出来的东西,跟正品相比真是差距太大!”
  那具丧尸再次扑了上来,息衍一手探出,把那支箭从它的眉心里刺入。箭上仅存的光焰瞬间便毁掉了它,它失去了活动的能力,仰天倒地。
  息衍一手将古剑静都插入了方才羽箭入土的位置,双手按住剑柄下压。这柄剑一旦入土,立刻开始震动,剑身慢慢发亮,最后仿佛白热的金属刚刚出炉。声震重新激昂起来,像是烈阳中的战歌。
  ”息将军的剑也是魂印之器啊!”冈无畏赞叹。
  息衍低头默立,低声吟诵,只有他自己能够听见:”北辰之神,凭临绝境;唯心不动,万垒之极!”
  白毅遥遥于木楼上看见他默念,知道那十六个字是什么。很多的事情,他不愿想起,可就像是潮水退去复回,涌了上来,他愣了一下,觉得心里某处微微地动了一下。
  他蜷曲右手拇指,以握弓的手尝试去抚摸拇指上并不存在的一枚铁环,低声吟诵:”北辰之神,风履火驷;其驾临兮,光绝日月!”
  他猛地扬手大吼:”杀!一个都不要留!”
  躲在盾牌后的大军齐出,强烈的声震完全束缚了丧尸,而活人还能艰难地挥舞兵器。军士们知道这是仅有的机会,这个阵术雄沛的力量不知能维持多久,他们挣扎着扑上,挣扎着挥砍,和那些丑陋的丧尸搂抱着厮杀在一处。
  这是胤成帝三年的九月初六,殇阳关中彻夜杀声不绝。殇阳关面向南方的六门紧闭,城门前堆满了复苏的战死者,它们拍打着城门想要进入活人的国度,却无能为力。
  白衣飞扬的年轻人站在极远处的山巅上,眺望着这场人间至惨烈的战斗,神色淡然,仿佛只是戏台前一个不入戏的观众。书童躲在年轻人背后,惊恐地瞪大眼睛,死死地抱着他的胳膊,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
  ”项公子……这死人怎么活了?这死人怎么活了?”他喃喃地问,像是傻了。
  ”人只是死了,精神正从身体里散溢出去,可是力量还残留着,有些不容易做到的办法,可以召唤死去不久的人重新站起来。甚至有人能强行把精神继续封印在肉体里,保持肉体不衰老,制作可以重复使用的尸武士。”项公子淡淡地说道,”却没有想到这项可怕的技术终于被引入了东陆。”
  ”我们怎么办?我们怎么办?”书童把这个主顾看作了神人。
  ”我们又没事,雷碧城要杀的可不是我这种小人物和你这样的娃娃。他要杀的人,每一个都抓着东陆的命运!”他忽地微笑起来,”不过我还想给白毅一个机会。”
  ”鸽子带了么?”他拍了拍书童。
  书童哆嗦着从一只笼子里摸出了信鸽。
  项公子一笑,从袖口裁下两指宽的布条,以炭笔急速地写了一封信。他把布条捆在了鸽子腿上,摸了摸这个小东西的脑袋。
  ”杀了白毅,东陆的时局便暂时平淡了,辰月想要的东西他们也就得到了一半。不过,雷碧城太心急了。”项公子猛地扬手,把鸽子放飞。
  他望着鸽子在夜空里急速远去的影子:”老师,你会责怪我么?可我想要这个乱世,持续到我真正登上舞台的时候!”
  十
  天微微地亮了。
  息衍把一罐水淋在剑上,洗下粘稠的血腥。血水渗入已被染红的土地里,息衍挥手振剑,振去水珠,缓缓收剑归鞘。
  冈无畏拄刀而坐,缓缓地回复着呼吸。程奎力壮,杀红了眼,还在倒下的丧尸中不停地翻检,看到还能微微动弹的便在心口补上一刀。白毅缓缓下了木楼,他的脸色比任何人都难看,射完那七箭,似乎耗尽了他一生的力量。
  满地都是横尸,军士们的尸体和丧尸混在一起,只是新死和早死的人,乍一看分不出来。丧尸中有离军的死者,也有联军的死者,如今也都混杂在一起。受伤的士兵聚集在一起包扎伤口,无人说话,刚过去的一夜他们是从地狱中杀出来的。
  白毅走到大营的一角,默默看着地下一片炸开的银色碎片。那曾是他的箭,箭中封印的灵魂强烈震鸣阻挡了丧尸,也毁掉了箭本身。作为封印具的箭在秘仪大阵的最后一刻分崩离析,在一阵耀眼的银色光华中炸成碎片,随之那些被封印的死魂也散入渺渺空茫,再不被束缚。
  他失去了所有的箭,如今只剩下一张孤零零的弓。
  ”白毅!”息衍在背后喊他。
  白毅默默地回头,息衍把手中的东西全力向他投掷而去。银光一瞬逼近白毅的眉心,白毅一愣,伸手凌空抓住。那是一支伤痕累累的箭,是昨夜他射出的七支箭中的一支。最后一支没有崩碎的长薪箭。
  ”你说当你失去所有的七支箭,就是你的死期。”息衍淡淡地笑笑,”可我是你老友,还不想看着你那么快死。”
  白毅愣了一会儿,看着息衍:”你拔了它出来?”
  ”拔出来不容易。”息衍伸出手。
  他的手掌中央,一道焦黑的灼痕深入肉里,周围的血液都在瞬间被烫干。显然是拔剑瞬间留下的伤痕。
  ”魂噬。”白毅低声说,”多谢你。”
  ”你这么个孤僻的性子,总要让你知道世上还有人想看着你活下去。”息衍洒然而去。
  ”我还不能死在这里,”白毅把箭收回箭囊,”解决了城里的,城外还有多少?”
  ”几千?一万?”息衍摇头,”凭着我们现在的人手,杀出去等于送死。只能等着它们血气衰微,也就自然真的死了。”
  一骑驰入北大营,马背上的斥侯翻滚着下马,冲到了白毅面前:”大将军!大将军!城外……城外……”
  他急得说不出话来。
  ”城外怎么了?”白毅按住他肩膀。
  ”我们……我们……被包围了!不是丧尸……离军!是离军!”斥侯深吸一口气,喊了出来。
  ”离军?”白毅愣在当场。
  联军主帅们冲上殇阳关的城头,第一眼看见的是城下站立的丧尸们。昨天这里还是横尸遍地的战场,今天所有倒下的人都再次站了起来。它们的眼睛灰白,整齐地看着城头,看着它们的眼睛,没有人知道它们是在看自己,或者看穿了自己的身体远眺天际。
  这是一片寂静的森林,这里的每一棵树木都是亡者。
  向着更远的地方放眼,丧尸们之后的原野上,一道赤红色的军队列成一字长阵。他们是静止的,但是那躁动的赤红色令人想起他们冲锋的时候,那时他们就会变做吞噬一切的赤色潮水。
  离国赤旅回来了,在他们离开了九天之后。
  ”他们并未从沧澜道回国。”白毅低声说。
  ”至少有一万人。”冈无畏说,”也许还更多。”
  此时这些绝世名将们已经无所谓心情了,心里泛着死亡的灰色。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九州 · 缥缈录1 · 蛮荒作者:江南 2琅琊榜作者:海宴 3两世欢作者:寂月皎皎 4九州 · 缥缈录2 · 苍云古齿作者:江南 5庆余年 第五卷 京华江南作者:猫腻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