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九州 · 缥缈录4 · 辰月之征目录

第十八章

  九月十一日,帝都,桂宫。
  长公主躯体横陈于卧榻上,手持战报咯咯轻笑,不胜欢喜。她一身乳白色的轻纱,肌肤半透,乳胸半裸,纱裙下露出赤裸的小腿,百里宁卿正坐在榻边帮她按摩。而雷碧城就坐在对面,仿佛一具木偶般闭目沉思,对着眼前奢华淫艳的场面如同不闻不见。
  长公主渐渐熟悉了这个深不可测的老人。她甚至和宁卿搂抱求欢的时候,也不太刻意避开雷碧城,除了本性的淫荡,也是她觉得没有必要。她不避开这个人,因为在她眼里雷碧城并不是人。
  对于雷碧城而言,一切在他心中都像是云影那样不会留下痕迹,只有某些强大的信念。他看着长公主的时候,长公主觉得自己是透明的,雷碧城的目光从她身上透了过去。这个老人没有喜怒哀乐,也不期待权力和欲望的享受,他来到这里,只是为了实现一个目标。
  ”儿郎们果真不辜负我,在他们身上花了那么多钱啊!”长公主捂着嘴笑,”碧城先生,昨日当阳谷谷口的接战,我军大捷。华烨虽然愤怒,却没有发动进攻,这只老虎,想必会被憋死了!”
  ”华烨未必不想进攻,不过那些弩箭可以穿透风虎的铠甲,令他不得不忌惮。我们的军队赶到,恰好在他和赤旅接战之后,他的损耗也不小,我们是生力军,华烨不会不顾惜他旗下子弟的命。”雷碧城道,”如今华烨不足畏惧了,我们可以把力量集中在殇阳关。”
  ”碧城先生有什么见教?”长公主直起身子,盘膝端坐,示意宁卿不必按摩了。
  ”东陆有三个人会救白毅,华烨只是其中之一,还有两个,长公主想必也清楚。”
  ”楚卫女主白瞬、下唐国国主百里景洪!”
  ”不错,”雷碧城微微点头,”以楚卫和下唐两国的实力和位置,要援助白毅还是轻而易举的。”
  长公主想了一会儿,又笑了起来:”碧城先生是要卡死白毅的喉咙么?这个容易,太容易了,那么就由我担保,白毅不会从这两家获得任何援助。”
  ”我已经知道长公主有办法,”雷碧城睁开眼睛,”我需要时间。”
  ”时间?”
  ”亡者们站起来的时候,我没有想到白毅居然挡住了它们的第一波攻势。白毅一日不死,危险就仍在。神术虽然令世人惊恐,然而并非没有破绽,白毅恰恰可能是发现它破绽的人之一。”雷碧城低声说,”我需要时间,准备给他致命的一击。”
  紫衣信使的快马在夕阳下高速通过青衣江上的浮桥,远处隐没在山坳里的城市已经露出了城头。
  青衣江是建水的支脉,绵绵细流穿越越州和宛州的分界,最后汇入大海。
  楚卫国立国便是依赖着这条水量丰富而流势平缓的江,青衣江是楚卫国灌溉的主要水源,也是东面抗拒离国的天险。青衣江宽阔的江面非舟船不可跨越,下游密集的水网也同样是骑兵的障碍,嬴无翳所擅长的轻骑雷击战术在这里完全失去了意义。而楚卫国都城清江里,就建造在青衣江畔的山坳中,这座城市坐落在水网之上,满城被粗细不匀的河流分割,居民互相拜访,从南城往北城往往需要舟楫来往。
  信使亮出加盖了皇室印信的行牒入城的同时,梓宫中正在召开群臣的会议。
  梓宫是楚卫公爵的禁宫,和下唐国的紫寰宫齐名,背临青衣江,楼宇庄严巍峨,气度雄浑。此时从窗户里往外看去,青衣江上波光荡漾,夕阳如同在水面上洒了十万片碎金,晃得人睁不开眼睛。
  临窗眺望的是一个女人,以黑色高冠束起一头长发,一身青绢的曳地长袍,袍摆直拖出一丈之长。她的身后有侍女为她扯着袍摆,另两名仕女以绛色的长杆在她身后撑起青色的绢障,不使台阶下默立的臣子们可以轻易看见女主的容貌。
  女主垂首望着江面,不出声,也没有表情。她已经算不得很年轻,可依然是女人最好的年纪,华美得像是一朵开到极盛的海棠。而这朵海棠却不张扬,她总是如此低着头,避开任何人的目光,倒像是一个倔犟的少女。使女小心翼翼地看向女主,知道她正在生气。女主极怒的时候反而会极安静,只是紧紧抿着嘴,柔润的颊边带出一道锋利的线条。那是因为她正咬紧了牙齿。
  台阶下的臣子们也不敢出声,只是偷偷以眼神互相示意。
  ”你们要说的理由都说完了么?”女主终于发话了。
  一名身份显贵的大臣出列:”国主,臣子们的意见就是如此了,请国主以国家为念,三思而行。如今离军已经逃脱,嬴无翳重回九原,我国和离国接壤,危在旦夕之间。而国主若要发兵救援白大将军,国中兵力空虚,离军趁虚而入,我们如何应对?白大将军此时手中尚有雄兵,自保无碍,殇阳关内的局势我们又只是从只言片语的情报里获得,根本就是模糊不清。国主此时要以倾国之力救援一个局势不清的战场,却放弃守卫国土,臣子们都不能理解。即便国主坚持,我们也要死谏!”
  大臣眉宇飞扬,说得义正辞严。
  ”你们都是如此认为的了?”女主的声音微微颤抖。
  臣子们沉默了极短的时间,互相看了看,同时上前一步,躬身长拜:”我等皆以为路仲凯大人所言是忠君爱国之策,国主不可为一人而使全国陷入危局。”
  同声同气的一段陈词,整齐得没有一字差别,臣子们已经不介意暴露出他们已经就此事达成了共识。在被召集来梓宫开会之前,他们就已清楚自己该说什么,而且绝不犹豫。
  路仲凯恭恭敬敬地长拜:”我国军事,一直是白大将军一手掌握,此时国主纵然要出征,又有谁能充领军之人?谁能调动白大将军一手操练的雄兵?”
  ”我有人可以领军。”女主道。
  路仲凯愣了一下:”难道是安平君?安平君长于弓马,然而领军大事,只怕安平君没有经验吧?”
  安平君是女主的丈夫,一个矫健高贵的世家子。路仲凯偷偷瞥了一眼身后的大臣们,对他而言这些大臣的立场如今不必再担心了,他们没有人会愿意领军出征。他思谋着如今女主可以调配的人,大概也只剩下安平君。
  ”不,不是安平君,是我。”女主转身揭开绢障,低头看着地面,缓缓说道,”我将领兵亲征!”
  她转身退入后堂,不再给任何辩驳的机会。
  臣子们三两一群,小声议论着退出了梓宫。直到离开了梓宫的大门走向各自的车马,他们的声音才大了起来。几个臣子靠近路仲凯,略带忧虑。
  ”路公,国主若是亲征,我们怕还真的麻烦。”其中一个年轻的臣子道。
  ”麻烦?”路仲凯冷冷一笑,”豪言壮语动动嘴皮子就可以说出来,领兵打仗却是另外一回事。一个女人,不过仗着血缘而继承了公爵的身份和土地,她懂什么?只怕还没有走到殇阳关,看见第一具尸体,她就要吓得嚎啕大哭了。”
  年轻的臣子还是忧虑,张了张嘴想说什么。
  路仲凯拍了拍他的胳膊:”担心什么?如今清江里这座城里没有白毅,那么整个楚卫国还有什么人值得我们戒惧?”
  他低低地笑了起来:”没准这一次,白毅真的要就此消失呢。”
  臣子们忽地都沉默了,他们停下了脚步,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瞬间,所有人都露出了一种期待的神色,这场面诡异得像是同一个妖魔在他们所有人身体里在同一时间苏醒了。
  秋风萧瑟,卷着落叶吹向梓宫巍峨的大门,臣子们沉默地走着,不再说什么。
  一名全副武装的亲随大步奔跑而来,迎上了路仲凯:”大人,帝都有使节来,说有重要的信要大人亲自过目。”
  路仲凯愣了一下,露出了一丝笑容。
  下唐国,紫寰宫,傍晚时分。
  百里景洪放下了手中的笔,长叹了一声:”掌香,请拓跋将军进来。”
  掌香内监小步出去了,片刻,把立在台阶下已经半个下午的拓跋山月请了进来。
  拓跋山月按刀行礼:”国主,想必我来的意思国主已经知道。”
  ”当然知道,否则也不会让将军苦等半个下午却不召见。”百里景洪还是叹息,”点灯。”
  内监轻手轻脚把蜡烛点上,罩上碎花琉璃的灯罩,放在百里景洪面前的桌上。在支离破碎的灯光里,百里景洪的脸上看不出神色来。他拍了拍桌子,起身走到当年文睿国主留下的书法屏风前,背向拓跋山月,久久的不发一言,似乎是欣赏着这张他从小看到老的屏风。
  ”请国主恩准出兵,早一日,就多一分把握。”拓跋山月道。
  百里景洪不转身,微微摇了摇头。
  ”我听说拓跋卿和息将军多年来都不和睦,为什么催着我出兵的却是拓跋卿呢?”他缓缓问道,”息将军和拓跋卿一样是国家的栋梁,拓跋卿愿意为我着想,亲自领兵前往救援,这是我的荣幸。然而急于去救一个政敌,乃至于几次三番地催促,似乎悖于常理,不知道拓跋卿能否解释?”
  ”军人的胜负,和国家的胜负,是一体的。我出仕于下唐,就要为下唐考虑东陆的战局。如果息将军此次被离军歼灭,那么整个东陆将再也没有可以克制嬴无翳的人。到了那个时候,雷骑的铁蹄依次把每一寸土地都翻开,我们也只能看着,坐等嬴无翳的刀落在我们头上!”拓跋山月顿了顿,”而且在我而言,也从未认为息将军是政敌。”
  百里景洪转过身来,沉默地看着仿佛钢铁铸造的蛮族武士。良久,他又是一声长叹:”我何尝不知道息将军对我国的重要,我得到殇阳关里异变的消息,恨不得领兵亲征!可是,我不能动,拓跋卿以为我只要开口下令即可,但是拓跋卿,你以为我的权力是无限的么?你可知道我每下一道命令,也要再三权衡,有许多的不得已?”
  ”不得已?”拓跋山月微微一愣,”我国是东陆五大强国之一,富庶堪称第一,除了皇室,还有什么人能够限制国主的权力?”
  ”是,有人可以。”百里景洪摇头,”我收到的两封信,两个信使几乎是马前马后抵达南淮。一封信来自皇室,一封信则来自我百里家的主家。皇室的信责问我为何殇阳关里有尸体异变,是否兵杀之气有害天和,又或者勤王之师行事不仁。主家的来信则令我暂缓发兵,等待局面进一步明朗。”
  ”主家的来信?”拓跋山月大惊。
  他知道百里氏是胤朝七大家族中仅次于皇族白氏的大家族,主家和几个主要的分家都是举足轻重的人物。主家没有封地仅仅效忠于皇室,而最后一任百里氏主家的继承人百里长青早在十几年之前就以谋逆的罪名被皇室处死。百里氏应该已经没有所谓的”主家”。
  ”这些事,我甚至没有告诉息将军,今日在这里所说的一切,拓跋卿只要放在心里便好。”百里景洪缓缓坐回桌边。他盯着拓跋山月,眸子映着灯,极亮,像是从眸子深处射出异样的光来。
  ”拓跋卿来自蛮族,并不完全清楚我们东陆帝朝的历史。我也不能一一解说,我只是想告诉拓跋卿,东陆的权力,并非完全掌握在诸侯手中。几大家族都有着不为人知的实力,又以极严格的家族规则来约束,即便我是一国公爵,称雄于宛州,也不敢违背家族长老的意愿。我们下唐这些年来,能够得皇室的信任,获得诸多的支持,都和主家的活动分不开。”他低声道,”我们百里氏的家族规则,并非杀死一个百里长青可以打破的。我家族七百年来领袖东陆世家,树大根深,即使皇室,都不能连根拔起!”
  拓跋山月一怔,觉得由心底生出一股寒意。
  ”我说两个例子,拓跋卿自己可以多想想。”百里景洪低声道,”其一,当年上唐国能够带着几乎一半的国土从我国中分裂出去,是主家的力量在操纵。这件事我知道得也不完整,不过当时已经准备征伐,可是主家出面斡旋,我国无可选择,在主家运筹之下,皇室也立即颁发了封爵的诏书给上唐。这件事就被强行平定下来,我国被割为两国,实力大损。但是家族的律令,仍不得不服从,后来主家也确实实现了当初对我们的承诺,给了极大的好处,我国后来的兴起,便是拜了主家的恩惠。其二,拓跋卿还记得你的北陆之行么?”
  拓跋山月点头:”臣记得。”
  ”那件事的一切,都是主家的安排,而我们下唐国,只是执行主家命令的人而已。”百里景洪直直地看着拓跋山月,”我们不是下棋的人,东陆这局棋,我们自己也是棋盘上的棋子!”
  他轻轻拨动琉璃灯罩,灯罩在一个精巧的轮子上面旋转,支离破碎的灯光洒在百里景洪的脸上,飞快地移动,仿佛万花飞散。他直视拓跋山月,无穷无尽的意味都隐藏在接下来的沉默里。
  后世的史学家很难解释殇阳关之战中的一个疑点,从胤成帝三年九月五日的异变之夜开始,直到十月七日的一个月间,没有一支有效的援军奔赴战场去支援陷入危局中的诸侯联军。
  仔细考证起来,各国的援军没有抵达的理由千奇百怪。淳国强横无匹的两万五千风虎铁骑在华烨的指挥下出当阳谷,击溃了离国左相柳闻止的大军,却未能获准穿越王域;对于远在北方的晋北国,支援殇阳关鞭长莫及;而休国和陈国本不算实力很强的诸侯,仓促间已经难以组织起有效的援军。楚卫国的两万援军迅速启程,领兵的人是楚卫女主白瞬本人。可当她的军队推进到她送别白毅大军的暮合滩,她在锦绣的战车中隔着帘子看见一万名身着赤红色皮甲的南蛮战士列成长阵,像是一道赤色的巨蛇,横在她的面前。离国的张博军团等候在这里,这支军团并未赶回离国。张博并不进攻,只是严阵以待,而楚卫女主也没有发起进攻,有人私下里传闻说这个女人面对着仅有自己一半人数的赤旅毫无办法,对峙中夜夜以泪洗面。因为没有任何一个楚卫重臣跟随她,这样一个只是血统高贵容貌绝丽的女人,手下没有一个干将,根本不知如何指挥她的两万精兵发起有效的进攻。
  最古怪的莫过于最终于十月七日出发的下唐援军,这支由三军统帅拓跋山月亲领的援军居然筹备了一月之久。长达一个月的时间里,东陆四大名将之一的拓跋山月竟然只做了筹集马草粮食、准备车队驮马之类的事。而他的军队行到半路的时候,殇阳关最后的惨战已经结束。
  尽管有种种解释,历史的事实却依然难以令人信服。当胤帝国的将星们将要一同坠落的前夕,庞大的帝国未能给他们提供任何有效的支持。
  胤成帝三年九月十六日,殇阳关上的天空是惨白的,白毅站在城头北望,那边是帝都的方向。
  诸国大军的统帅们全部在场,城墙上站着六国的士兵。这些人亲眼看见庞大的方阵缓缓推进到距离他们仅仅五百步的地方,停住了。这些方阵无一例外地奉着火焰蔷薇的旗帜,每个士兵都是盔甲明亮,装备精良。皇室的军人们没有和殇阳关里的勤王大军招呼,而是竖起了木栅栏,洒下了铁蒺藜,在木栅栏后端起了两万张弩弓。
  他们的弩指向南方,指向殇阳关的城门。
  ”下唐的援军不到,楚卫的援军不到,华将军已经北撤,这些人却来了。”冈无畏低声道。
  ”我们像是被人忘记了。”息衍摇头苦笑。
  ”不,没被忘记,他们很在意。”古月衣遥遥指着远处列阵的皇室军团,”他们有备而来,看他们的弩,不是普通的东西,如果迎着正面冲锋,我们的损失会很惨重。”
  ”迎着正面冲锋?”息衍冷冷地笑,”我们可以对皇室羽林天军和金吾卫发动冲锋么?”
  ”我管他妈的皇……”程奎想要说什么,最终却无法出口,用力跺了一下脚,转身就走。
  ”总不能逼到我们死路一条。那时候就什么也管不得了。”古月衣低声道。
  城里很远的地方传来了战马哀鸣的声音,听得人心里揪起。古月衣的脸色黯淡下去,他是骑兵,和程奎一样是爱马的人。他知道那是在杀马,他们已经耗尽了最后的米面,如今能够解决军粮的只有战马,而且他们确实连马草也很难得到了。
  ”皇室的钦使团倒是及时跑了。”息衍道,”皇室在我们后面列阵,有何文字训示么?”
  ”令我军强行守住殇阳关,不得后撤……鉴于丧尸异变的事情太过神异,没有查清楚之前,我军不得离开殇阳关,更不可进入帝都,免得将不祥带入天启。”白毅的声音嘶哑,”这是我接到的命令。”
  ”这也算是命令?这样的命令也要听从?”冈无畏低沉地问。
  ”诸位被困在这里,不过应该还能以信鸽收到各自国主的来信,那么敢问诸位,现在哪位国主写信给诸位将军,要我们可以开北门,向皇室大军发起进攻?或者允许我们弃城逃走?”白毅环顾众人。
  所有人都愣了一下,而后摇头叹息。
  ”是,所以我们只有听从,无论是诸位的主上还是皇室,目前都要我们做同一件事。我们除了坚持,别无选择。”白毅的声音低了下去,”即便现在,每个人都变做了我们的敌人!”
  ”真有人,要让东陆的名将死在同一战中么?”息衍冷冷地笑,环顾众人,”只怕也不那么容易。”
  他轻轻抚摩自己的剑柄,目光如火炬般亮:”想这么做的人,首先要知道我们是何以成为名将的!”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官居一品作者:三戒大师 2九州 · 缥缈录1 · 蛮荒作者:江南 3山河枕作者:墨书白 4九州 · 缥缈录4 · 辰月之征作者:江南 5庆余年 第一卷 在澹州作者:猫腻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