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余生请多指教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余生请多指教 > 第三章 奇葩丛出的家人

第三章 奇葩丛出的家人

所属书籍: 余生请多指教     发布时间:2019-08-05

愿你平安喜乐,不枉余生。
据说,性格的形成受家庭影响极大。如果说顾魏是正向影响的代表,那么毫无疑问我就是反向影响的代表。有了“不靠谱”的爹在前,导致我对顾魏身上散发出来的“靠谱”气息毫无抵抗力。
然而,爷爷经过深入分析做出了总结:“顾魏看着乖,骨子里还是有调皮劲儿的,校校看着乖,其实是真乖。”
顾魏听完,对我颇有深意地一笑,让我莫名觉得自己掉进了陷阱……
资深美男子和皇太后的幸福生活
五十多年前,林家二子诞生了,袭承了父母的优良基因,模样俊俏、头脑灵光、知书达理,从小跟着父母出门,看到的人都会夸一句:“这二小子以后肯定有出息。”
对此,林老爷子颇不以为然:“光长脑子,不长心眼儿。随他去吧,以后不祸害社会就行。”
谁家里有三个儿子,基本上养育模式都是:老大扛门楣,老小得宠爱,至于老二——那就二着吧。
于是在父母的无意识放养和自我的有意识放养下,林二成长为一个高智商低情商的少年。低到什么程度呢?数学满分,语文不及格。你以为他语文不好?NO,因为他考语文的时候在睡觉,他觉得睡觉比考试重要。
林老爷子工作繁忙,难得关心一下孩子,一看林二的成绩单,气得抓起来一顿胖揍,踹去补考。林二补考的时候,教室就他一个人,三个老师盯着,他毫不紧张,拉过草稿纸慢条斯理地打草稿。监考老师看着墙上的钟,看得心脏病都要出来了,一把撸下手表放到他眼皮底下:“时间!注意时间!”还剩二十分钟了作文还空着,这孩子是怎么想的?!林二听话地拽过试卷,刷刷刷开始往上抄作文,最后高分通过。所以老师都恨他!破孩子忒不让人省心了!
林二基本就以这种散仙的状态一直活到了文革——被红卫兵一鞭子砸醒了。父母去劳改,兄长参加工作,他便承担起了养育幼弟的责任。家庭的变故和生活的磨炼让他学会了谨言慎行,然而,艰涩的生活他依旧活得简单而快乐,这种天生的善良和单纯伴随了他一辈子。林二耐心地熬到了父母平反,熬到了恢复高考,熬到了工作,熬到了喜欢的姑娘,熬出了自己的小家庭,然后,有了我。
林老师和娘亲的爱情故事是颇具传奇色彩的。
当年林老师毕业前参加了两家单位的录考,Y市的通知比X市的早一天到。爷爷奶奶自然是希望孩子留在身边的,但是林老师把两份通知往枕头下一压睡了一觉,醒来很神棍地说了一句:“既然老天爷让Y市的早到,说明那儿有什么等着我。”于是收拾行李挥别家人开赴Y市。
风平浪静了半年,和别的单位打篮球赛友谊赛,人山人海、彩旗飘飘,林老师的目光却穿过层层拉拉队员落在了对方场边负责供应饮水和毛巾的娘亲身上——这个姑娘真好看!然后就想尽方法创造机会一路猛追……
那会儿娘亲住单位宿舍,和家里隔了小半个城市。一次,外婆去看她,等在门卫室的时候恰好看到林老师打门口过,当时外婆心里就想,这个小伙子,要是给我当女婿就好了。
后来娘亲带林老师回家,外婆一看——哎呀,真的是他!丈母娘相女婿,当真是有眼缘的!遂对林老师特别亲切,一路绿灯。
两人正甜甜蜜蜜,X市的爷爷听说了,直接派伯父走了一趟Y市,告知娘亲:林老师是有未婚妻的,对方是爷爷老战友的女儿,指腹为婚、门当户对。
娘亲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第一时间和林老师掰了——此后婚嫁各不相干。
都什么年代了还包办婚姻啊?指腹为婚也太扯淡了!林老师气得连夜赶回X市,结果被爷爷一顿敲打:“关进屋里饿着!”
不给吃饭也阻挡不了林老师的愤怒:“不让我娶我喜欢的,我就谁也不娶。”
关键时刻伯父站出来说话:“Y市那个姑娘我接触了,人挺不错的,对老二也好。”
再加上奶奶和伯母在一旁劝说“强扭的瓜不甜”,爷爷才勉强同意,拎着饿了三天的林老师负荆请罪,去老战友家解除婚约。据说“未婚妻”对林老师情有独钟,听此变故伤心不已,但是没心没肺的林老师一恢复自由身就连夜赶回Y市。
为了挽回佳人心,弹琴唱歌写诗全用上了,佳人不为所动,心力交瘁的林老师没绷住,进医院了。
娘亲听说后终于心软,前去探望。林老师一见她立刻委屈了:“那姑娘我真不熟,从小到大见过几次面一个手都数得过来!我连她脸上的痣长左边还是长右边都不知道,这是包办婚姻!是糟粕!是对人性的掠夺!”
两人遂和好如初。
后来,林老师带娘亲回X市见爷爷奶奶,外婆有些担心娘亲不得婆家喜欢。娘亲霸气道:“又不是我上赶子要嫁!”
林老师:“是是是,是我哭着求着要娶。”
人心都是肉长的,感情都是处出来的,一接触发现娘亲是个靠谱的好姑娘,爷爷也就不再反对了。
婚礼当天,那位“未婚妻”出现了,上来就趴林老师肩上哭。
林老师直接懵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男女授受不亲,授受不亲。”推开对方迅速追上娘亲的脚步,“老婆,我是无辜的,老婆——老婆——我西装脏了怎么办……”
在我们家,娘亲的意见被反对时,她会说:“你们两个姓林的欺负我!”
林老师的意见被反对时,他会说:“你们两个女的欺负我!”
我的意见被反对时,我憋了半天:“你们夫妻俩欺负我!”
然后,这对恶劣的夫妻会摆出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异口同声地说:“怎么地?”
林老师和娘亲从谈恋爱到我出生,整整八年,他总是一脸辛酸地形容为“八年抗战”。他们有过拌嘴,有过争吵,但是感情一直都很好。人前都是严谨端庄、不苟言笑,人后——就比较黏糊了。我小时候还顾虑着“家里有个未成年,要注意影响”,等我上了大学,两个人就肆无忌惮了:早饭吃个包子都要一人一半,散个步都要手牵手,看个电视都要靠在一起,中间放广告的时候,还要亲一下……
我硬着头皮抗议:“你们俩注意一点!这儿还有单身的呢!”
他们俩继续异口同声:“怎么地?”
不怎么地,我眼不见为净。正准备撤离到安全范围,娘亲落井下石:“与其在这嫉妒我们,不如自己找一个。”我发誓我当时脸上绝对没有任何与嫉妒有关的表情。
后来,我带顾魏回家。这两个人倒是注意了很多,一起看电视的时候,都正襟危坐,一派长辈的架势。林老师看到我靠在顾魏胳膊弯里,各种不自在:“林之校,站如松,坐如钟!”
我撇撇嘴:“钟倒了。”
顾魏抿嘴笑得耳朵都红了。
绷了一天,林老师恢复本性了。
“老婆,给我剥个橙子。”“老婆,我要喝水。”“老婆,我脖子酸,给我揉一下。”
顾魏在旁边,娘亲还是有些不好意思的。
我说:“你们俩当初在医院那么黏糊,当顾魏没见过吗?”
于是乎,他们黏糊他们的,我们黏糊我们的。
据姨妈描述,娘亲就没有过萝莉时代,从小就霸气外露。
她嫁人的时候,外婆特地跟林老师促膝长谈:“你以后要多让让她。”
我两三岁稍微有点社会意识的时候,外婆特地跟我促膝长谈:“你以后要多让让她。”
其实外婆多虑了,我们父女俩在娘亲面前,向来是任其搓圆捏扁的:林老师是乐在其中,我是战斗值不够。
前阵子,娘亲对家里的洗脸池有点意见,具体是哪里有意见,说不上来。
娘亲:“老林,我觉得这个水池不好。”
林老师正抱着笔记本玩游戏,随口附和:“哦,那就换一个。”
娘亲:“要么干脆家里重新装修一下吧?”
林老师头也不抬:“嗯,可以。重新粉刷一下,换个颜色,换个沙发,换个老婆。”
然后,他被我妈打了一顿。
林老师的外表是极具欺骗性的。我小学一年级入学前,林老师第一次出席家长会,金丝边眼镜,眉高目深,讲台上班主任长篇大论,下面家长们各自神游,就他一个人坐姿端正做笔记,班主任讲完了他还及时提问,给出建议,言辞得体,切中肯綮。
第二天早上,我刚进教室,班主任就问:“你爸爸是记者还是研究员?气质真好。”
所有教过我的老师,对林老师的印象都是“书香门第,斯文谦和”,对此我只能呵呵,实在说不出口他在家卖萌傲娇、幼稚无聊得有多么登峰造极。
一,黏人。
四十岁之前,下班到家进门第一句话:“老婆——我老婆呢?”四十岁之后,下班到家进门第一句话:“丫头——我丫头呢?”
只要出差在外,就短信不断:“你知道我在哪里吗? XXX酒店XXX房。”“你知道我下午碰到谁了吗?XXX,XXX,还有XXX。”“你知道我晚饭吃的什么吗?XX,XX,XXX……”睡觉前还会发短信“我睡觉了”。娘亲一度恨不得把他拉黑。
二,自恋。
每天对着镜子刮完胡子都会自我感叹一句:“太帅了。”
娘亲经常一脸“菩萨保佑”的表情对我说:“还好你性格没遗传你爸,不然我得累死。”
林老师:“遗传我怎么了?遗传我那就是个倾~国~倾~城~的大美女。”
三,嘴硬。
出差从来不肯带特产,觉得“商店里的特产都是骗假洋鬼子的”,可每次都带一堆回来,美其名曰“我买了给你用来得瑟的”。(这究竟有什么好得瑟的啊?!)
我的性格之所以比较少年老成,主要是拜林老师所赐。二十岁那年,我就立志:“以后坚决不找林老师这样的!”长得再帅也吃不消。
据说林老师内伤至今。
林老师说:“我切了块肉,换了个女婿。”形容得无比血腥。
在家跟我撒娇而我不理他的时候,一开始还傲娇:“我要是不生病,你这会儿还单着呢。”到后来就变成,“有了对象就忘了爹啊!”
娘亲总说,林老师就是个少爷命,一辈子都学不会操心家事,然而就是这么一个不会操心的主,在我谈恋爱这件事上,他所有的操心因子全爆发了。听说我有男友之后,他就不停地琢磨。
“哎,你说她找的是什么性格的呢?活泼的还是稳重的?啧,还是稳重点好,不过活泼也有活泼的好啊。”
“那男孩不会和她一个专业的吧?那以后两个人都在外面跑啊,这不行。”
“白皮肤还是黑皮肤?嗯,肯定是白的,黑的和她不搭调。”
“哎,那男孩工作了没有啊?哪里人啊?能不能跟着她回Y市啊?最好是能跟着回来。”
第一次带顾魏回家,一开始林老师心里是很高兴的,他之前对顾魏的印象就很好,可是想到喜欢医生的人那么多,就开始发愁,晚上躺床上都在叹气:“诱惑太多,校校对付得了一天两天,也扛不住十年二十年啊……”
于是,林老师单刀直入地和顾魏谈心:“你们现在是热恋期,看对方什么都好,时间长了呢?周围诱惑那么多。”
顾魏:“我知道别人看中我的是什么,知道校校看中我的是什么。所以别人,我不会想的。”
林老师明确顾魏坐怀不乱之后,就开始和娘亲商量:“哎,要么让他们先处着吧。都这会儿了你再拆,孩子不得伤心坏了。没事,我盯着,顾魏要是出什么问题,我第一个收拾他!”
娘亲:“那校校就要留在X市了。”
林老师又开始发愁:“对啊,这也太远了,我手够不着。”他觉得我离他只要超过半小时车程,都算远。
于是林老师又和我谈心,知道我立场坚定之后,又去和我妈商量:“你说让顾魏调来Y市也不好啊。要么我们退休之后去X市吧?”
我妈说:“人生地不熟的,一把年纪了你再去买房子忙装修?”
林老师又开始发愁,愁了一会儿,想开了:“房我买,装修让顾魏盯着。”
后来,顾魏上门的次数多了,和林老师越处越好。林老师越看越欢喜:“小伙子很不错,挺好,挺好。”
再后来,林老师开始操心别的了。
“哎,我刚才看报纸,说现在过劳死的年轻人比例逐年上升。顾魏忙成那样,怎么办啊?”
“哎,顾魏上班那么靠近放射源,对身体不好吧?”
“哎,杂志上说,医生是工作压力最大的十大行业之一。”
“哎,听说校校表哥参加支西项目去贵州了。孩子还那么小就出去,那以后万一校校正生着孩子呢,顾魏出去了怎么办?”
……
印玺金石大婚那次回来,我把顾魏拖回了自己房间。晚上——
娘亲:“你翻来覆去的干吗?”
林老师:“哎,还没结婚,这两个年轻人,血气方刚的,住一起不好吧?”
娘亲:“孩子心里有数。”
林老师:“那也不行啊,感情上来了,是吧?控制不住的。我要不再去看看?”
娘亲:“你给我老老实实睡觉!”
标准的男主角之家
据医生爷爷说,医生爹当年很矜持,害怕孟浪的追求吓着心爱的姑娘,于是压抑,压抑,压抑了近两年,听说心上人可能要调动工作,迅速出手。
互表心意之后,医生娘很矜持,于是慢慢处着,处了快四年,被两家家长逼婚了。
我恍然大悟,原来顾先生的耐性都是从那儿遗传来的,而且情节都莫名相似……
医生爹抱得美人归后是很不急着生孩子的,想着把医生娘的身体状态调理到最佳。结果家长们急了。顾魏出生后,名字本来应该是按辈分排的,但是看到医生娘被推出产房时虚弱的样子,医生爹决定:“叫顾魏吧,把我们俩的姓和在一块儿。”
榜样在前,顾肖还是个受精卵的时候,名字就给起好了。
在医生父母家,经常能看到这样的场景。
医生娘递给医生爹一块干净抹布:“书柜擦擦干净。”医生爹就开始整理书橱、擦书架。
医生娘拍拍医生爹:“你去弄弄花架。”医生爹就放下报纸去露台整理盆栽。
医生娘:“老顾,过来做个鱼。”医生爹就去厨房系上围裙掌勺。
从来没有半句废话,说干就干。
我感慨:“妈太厉害了。”
医生:“我们家教育子女,向来是言传身教。”
父母这个年龄,尤其工作又比较忙的,很多人都找家政来定期保洁,但是医生爹觉得“陌生人老进进出出自己的生活空间不大好”,所以从来都是坚持夫妻俩自己打扫,这点被医生袭承了百分百。
医生娘属于特别温婉的性格,面部表情一直都比较柔和,看不出喜怒,于是头回上门拜访的时候,我心里相当没底:“医生,你妈是喜欢我,还是不喜欢我?”
医生:“她要是和你有肢体接触,就是喜欢你。这是我们家遗传。”
后来我仔细观察,发现只要是不亲近的人靠近,医生娘都会下意识地让开一点,不明显,但真的是没什么身体接触。医生爷爷、医生奶奶、医生爹都是,医生也是。问其原因,答曰:“洁癖。”
工作后,医生一直一个人住公寓,医生娘隔三差五地会给他打电话。我们恋爱后,她经常问到我。
某次。
“校校做什么呢?”
“在洗澡。”
某次。
“校校做什么呢?”
“在床上。”
某次。
“校校做什么呢?”
“在穿衣服。”
某次。
“校校做什么呢?”
“还在睡。”
其实我当时分别在:洗澡,坐在床上擦头发,出门前穿大衣以及午睡。明明很纯良,被他那么一说立刻变得激情四溢。
偏偏医生娘每次都会叮嘱一句:“嗯,你们都要注意身体。”
医生娘喜欢旅游,但是医生爹比较忙。
娘亲也喜欢旅游,但是林老师也很忙。
于是,这两位为了共同的爱好走到了一起。直到现在我都不知道她们两位究竟是怎么搭上线的。2012年的暑假,两个娘突然决定,一起去神农架玩一圈,于是这对性格迥异的组合兴高采烈地出发了。
两个娘去旅游的第二天,林老师就给我打电话:“丫头,你什么时候回来?”
当时学校里有些事走不开,于是告诉他:“等我忙完学校的事就回去陪你。”
林老师抱怨:“唉,辛辛苦苦拉扯大的丫头被拐跑了,现在连老婆都搭进去了。”
两个娘在外旅游,和两个爹打电话的风格完全不同。
医生爹:“今天累不累?”
医生娘:“不累不累。”然后开始介绍她们一天去了哪里,哪里,哪里。
娘亲:“今天乖不乖?”
林老师一副无所谓的口气:“反正你也不要我,我就一个人,我还能干什么?”委屈得不行,还向我抱怨,“唉,辛辛苦苦拉扯大的丫头被拐跑了,现在连老婆都搭进去了。”
从神农架回来后,医生娘对医生说:“都说现在的丈母娘就是三十年后的老婆。我认真接触了一下,挺好的。”
娘亲对我说:“我认真接触了一下,你未来婆婆挺好处的。”
医生和我:“……”
由于医生与父母工作有相通之处,所以经常会聊到专业性的问题,隔行如隔山的我听得云里雾里,每逢此时,爷爷就和蔼地说:“来,咱们俩聊天,不理他们。”
顾魏对我们如此投缘感到意外,总说爷爷奶奶对我比对他都好。
有一次和顾魏去看爷爷,晚上留宿,两人住隔壁,门都没关。冬天,我忘了开电热毯,洗完澡往被窝里一钻,然后就“啊”了一声。
顾魏过来问:“怎么了?”狐疑地把手往被子里一伸,“你过来跟我睡吧,这要焐到什么时候?”
我死命摇头,还没结婚呢。
顾魏扶了扶额头,掀了被子就躺了进来。
我急:“你干吗,回你的窝去。”
顾魏特别淡定:“帮你焐被子。”
我:“那你自己的呢?”
他用一种看白痴的眼神看着我说:“我电热毯开了保温。”
后来,就那么睡着了。
第二天醒来,他已经起了。我看了看旁边的枕头,再爬起来看看隔壁已经叠好的床,不知道他最后是在哪边睡的。
正站在两个房间门口发呆,爷爷从外面露台进来,经过我旁边的时候特别随和地对我说:“没事,啊,没事。”
等爷爷走开老远了,我才窘迫地发现,这句话含义太深刻了……
医生奶奶还在世的时候,常和我聊起顾魏:“小北不见得完美无缺,但是个好孩子。以后就辛苦你了。”
我有些不好意思:“其实他照顾我比较多。”
奶奶笑道:“哪有什么谁多谁少,两口子就是要互相宝贝,你越宝贝他,他越宝贝你。你们以后的路长着呢,会碰到很多事,小北心重,遇到个坎儿,你拉他一把。”
奶奶去世的那个礼拜,顾魏的睡眠很不好,大部分时候只是闭目养神,一有什么动静眼皮就掀开。从小父母工作忙,他的童年基本在爷爷奶奶身边度过,和二老感情亲厚,所以对于奶奶走前没能多陪陪她尽尽孝,始终介怀。
一次半夜醒来,发现他皱着眉头一身的汗,问他,只说是梦到了奶奶。
我将他抱进怀里,一下下抚过他的背:“奶奶走得很安详。”
顾魏绝大部分时候是很无敌的,各个方面似乎都拿捏得很好,从小到大没让长辈操过什么心。他就像棵小白杨,噌噌噌一路往上长,遇到问题自己掂量决断,没冒过歪枝没开过旁岔,就成了一株修森秀木。家里早早就把他当成一个独当一面的男人,没人把他当孩子,除了奶奶。只有奶奶会笑眯眯地挽过他的胳膊问 “上班累不累?”会牵他的手“你来看看我的这棵红豆杉长得怎么样”,会揶揄他“顾大先生,我都看出来你有多喜欢人家了”。
顾魏身上那些温暖、柔和、明亮的地方,都有着奶奶的影子。尤其他们笑起来的样子,眼睛里都有着同样的神采。失去这样的一位长辈,对于顾魏而言,悲伤难以形容。我只能努力填补他生活中的空缺,把这些坚韧而柔和的力量输送给他。
亲爱的小仁
我的爷爷奶奶当年因为工作原因,一直到三十岁才正式完婚,之后有了伯父和林老师。爷爷看着家里两个调皮捣蛋的小子,特别希望能有一个女儿,日盼夜盼奶奶终于又有了身孕,爷爷突然接到通知被派调到另一个大区两年左右的时间,想了想,毅然决然地让奶奶跟着他走,两个儿子扔给了保姆。
奶奶那时年近四十,再加上战乱岁月留下的旧疾,孩子最后没能保住。与此同时,爷爷收到消息,他的弟弟牺牲在了战场上,弟媳七个多月的身孕。
小叔叔出生后,爷爷和奶奶商量:“弟媳还年轻,孩子我们养吧。”
就这样,襁褓中的小叔叔被过继过来。所以,小叔叔其实并不是我的亲叔叔。
爷爷奶奶回到X市的时候,小叔叔已经两岁,虎头虎脑的可爱,伯父和林老师整日兴高采烈地围着弟弟打转。
爷爷奶奶是完全把小叔叔当作亲生孩子待的,这么多年来,三个儿子一视同仁。一直到小仁出生那一年,爷爷才说出真相。他认为,男人有了自己的孩子,就真正成熟了,能够为家庭担得起任何事情。
爷爷对小叔叔说:“不求成大器,但要成人成材,不要愧对你的父亲和儿子。”
所以我喜欢和老人聊天,因为他们走过我们不曾走过的路,经历过我们不曾经历过的故事。那些岁月在他们身上沉淀下来的东西,能够给人一种质朴而安心的力量。
从小,小仁就被小叔叔灌输了这样一个思想:“姐姐是咱们家唯一的女孩子,你要保护她。”
小仁从小对我就有些愣头愣脑的好,话都说不清的时候,就揪着我的衣角“姐姐姐姐”地跟在我后面。
相对而言,大哥和我们的接触非常少,他大了我八岁,大学又离家非常远,他走的时候,我小学还没毕业,小仁刚背上书包。
那时候真的是艰苦岁月。我父母忙,一个轮一个地出差、学习、开会,一年里两个人一同在家的时间不到一半。叔叔婶婶也是经常出差,家里就剩我和小仁,所以处得就很有些相依为命的味道。
小仁的姨妈受托照顾他,但是他不喜欢那个“浑身一股香味的女人”,于是自己坐车跑到了我家,眼睛圆溜溜地看着我:“姐姐我跟你住吧?”
让他睡父母的房间,他不愿意,宁愿睡沙发,然后晚上把我房间的门打开正对着他。后来我又搬了一条被子,一人一床,晚上两人一头一脚地睡,他睡着睡着,一只手就跑出来搭在我的被角上。
现在回想起来,一个六七岁的孩子,他是多没有安全感。
小仁总说:“我姐做的馄饨无人能敌。”
那个时候,午饭、晚饭可以在家属院的食堂解决,但是早饭是没有的。我实在不喜欢大清早冷冰冰的牛奶加上甜腻腻的面包,又觉得外面买的不干净,于是周末就拎着小仁去超市买各种各样的速冻汤圆、速冻水饺、速冻面、速冻包子,回来天天换着吃,好歹是热乎乎的早饭。
一次,看到楼下的奶奶坐在院子里包馄饨,两个人回来就琢磨,要么我们也包吧。
什么也不懂的两个人,揣着钱包就去了菜市。先去买肉,告诉老板:“我们两个人包馄饨,要吃一个礼拜,大概要多少肉?”
估计老板看两个孩子都一点点小(小仁是真的小,我是个子长得晚),一边问“喜欢吃肥一点还是瘦一点?”一边热心帮忙挑了肉,搅了馅。我到现在都记得小仁握着我的手,仰着脑袋脆生生地说:“瘦一点,我们要瘦一点的。”
然后拎着肉去买菜:“我们这么多的肉包馄饨,大概要多少菜?”
买好了菜再去买馄饨皮:“我们这么多的肉和菜,要多少馄饨皮?”
一路买过来,没有被骗,也没有被宰。
回到家洗菜切菜,有模有样地剁碎,和肉馅一起放到最大的汤碗里,发愁——不知道怎么拌才好,于是两个人一人一双筷子开始搅和。搅不动了也不知道加色拉油,就加鸡蛋。不知道要加多少盐,就一小勺一小勺地加,加一次尝一次,小仁放在舌尖上试一下,再赶快吐掉。
小仁是不会包的,其实我也不大会。他举着个不锈钢勺子站在我旁边,我把馄饨皮摊在手上放到他面前,他就舀一勺馅放进来。包了几个下来,渐渐也摸出门道了。小仁说我们第一次包了有两百多个。包好已经到下午了,下了一些当午饭。其实想想第一次包味道肯定不怎么样,但是当时吃完只觉得,人间美味。
从那之后,就一发而不可收拾,每个周末都去菜市。菜市场里很多人都认识我们了。两个人也越来越有经验,尝试各种馅料,不亦乐乎。后来被叔叔婶婶接回家,周末小仁还惦记着:“我要去和姐姐包馄饨。”
一直到后来,小仁出国,偶尔回国也不忘:“姐,给我做碗馄饨吧?”
爷爷过世那年,小仁刚升初三。
举行完葬礼后的一天,他给我打电话:“爷爷不是我亲爷爷。”
我不知道他是怎么知道的,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他。
“姐,你不会嫌弃我吧?”
十五岁的少年,有的时候敏感起来很敏感。
我说:“爷爷是爷爷,姐姐是姐姐。我们俩名字就差一个字,我怎么可能不要你呢?”
小仁初中毕业就出去了,那时候问他为什么选德国。因为大部分他那个年纪的孩子都选择去英语国家,德国毕竟语言关难过。
十五岁的少年答:“我是军人的后代,我要选个有军人气质的国家。”
小仁那么小就出国,语言又不通,我是很舍不得的。大哥也觉得不好,不过他的理由是:“从小就是个少爷,自理能力过关吗?”
我不知道为什么这两个人总是不对盘,大约是差了整整十二岁了,实在是太远了。
我告诉大哥,一个一年级就敢背着书包从姨妈家转公交来我家,就敢不要大人打理,就敢每天自己坐车去上学并且从来没抱怨过也没出过事的男孩子,他的骨子里是独立而坚强的。这需要多么小心谨慎,想想都很心疼。
大哥遗传了爷爷严谨方正的性格,有过之而无不及,严于律己,也严于律身边的人。他对我的态度是“女孩子也应当能够雷厉风行独当一面”,所以对我总是比较严格,甚至会有些苛刻。
高考前的那个寒假,他来辅导我的数学,忘了当时是个什么题,做错了,大哥拿笔点着我的草稿纸:“这道题不是前面有过类似的吗?怎么同一个类型的你错两遍?”
趴在旁边的小仁一下子就毛了:“你对我姐那么凶干吗!错两遍怎么了?凶什么凶!”那时候他的个头刚到大哥下巴。
这两个人从来就不在一个频率上,见面就炸,我就负责和稀泥,一和就是二十年。
小仁出国前严肃认真地警告大哥:“我不在的时候你不准欺负我姐!”
我抱着发飙的小仁,眼泪就那样落了下来。
小仁在视频里第一次看到顾魏之后,就念念叨叨:“长得帅的男人都不靠谱。”
我笑:“那你呢?”小仁自己长得就比较欧化,眉高目深,东方、西方都很有女人缘。
小仁炸:“他能跟我比吗?我们这是多少年的感情了!”
他身在国外,不能亲自考察顾魏,于是给当时还在Z市工作的大哥打电话:“你什么时候回X市的时候去看看,我姐谈恋爱了。”
大哥:“有什么好看的,她这个年纪,谈恋爱不是很正常的事。”
小仁当时就火了:“林之学,我就知道指望不上你!”
一个月后,大哥来X市开会,开完会第一时间找顾魏喝茶。
放假回来第一次见到顾魏真人的时候,小仁撇嘴:“我姐大好年华的就砸你手上了。”很是一副“大势已去”的口气。
回法兰克福后,他时不时发邮件给我:“那医生最近听不听话?欺负你没?欺负你你告诉我啊。”
后来顾魏去柏林进修,林之仁专门去看他,被登记处问起二者关系的时候,他说“Brother-in-Law”,但是见到医生之后,立刻开始威胁:“不要以为天高皇帝远就没人盯着你!”
这个小了我四岁的弟弟,我亲眼看着他从一点点小长成了一个翩翩少年,现在已经俨然一副男人的模样了。他去看顾魏的时候,带过去一大盒东西:“给我姐的。”临走前警告顾魏,“我们林家就这么一个女孩,宝贝着呢,你要对她好一点。”
我问顾魏,盒子里是什么,顾魏说,是四十三国的明信片,还有邮票,一沓一沓的,码得整整齐齐。
小仁知道我喜欢集风景明信片:“姐,你快来旅游吧,我线路都给你设计好了。”
我一直很想告诉他,亲爱的弟弟,我一直很爱你。
天上掉下个弟弟
作为见证我和顾魏在一起的第一人,杜文骏第一时间把顾魏出卖了:“顾医生看着挺阳光的,但我总觉得他有点阴险,要么就是脑子太好。”
所以他时不时提醒我一下:“姐,你注意啊,不要被卖了还帮着数钱。”平时还总是贱贱地提议,“姐,你收拾收拾他。”实在是让我好奇顾魏之前究竟是怎么折腾他了。
有一回小杜来我学校看我,去吃饭的路上,小草拉了拉他的胳膊,朝远处的某某某抬了抬下巴:“那人最近在追你姐。”
小杜眯着眼睛打量了半天:“没戏。没我姐夫高,没我姐夫帅,没我姐夫气场强。”
其实他在外面是相当维护顾魏的。
小杜和我们通电话,基本都是在宿舍。每次挂电话之前,都能听到四道齐刷刷的“姐姐姐夫再见~”
小杜说:“你不知道,你们俩在我们班人气超高的。”
就去了两三次,怎么就冲出宿舍,走向班级了呢?
后来才知道,这家伙把一张我和顾魏的合照放在手机里:“这是我姐姐姐夫,郎才女貌吧?女才郎貌吧?羡慕吧?”
顾二少
那句话问得好:“人和人的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
同样是弟弟,顾肖怎么就没修炼出林之仁和杜文骏十分之一的可爱呢?
顾二少和我一直是比较不对盘的,至于原因——“要脸蛋没脸蛋,要身材没身材。”
我鄙视他:“难怪你遇上的都是些有脸蛋、有身材,但是没心没肺没脑子的。”
顾肖对这事特别忌讳,一戳到痛处马上就炸:“Shit!也就顾魏脑子进水看上你!”
顾魏对于我们见面就互呛冰碴子的场面已经习以为常了。
奶奶去世后,顾肖收心回国,他的公司又刚好离我学校比较近,接触便渐渐多起来。其实顾二少人不坏,工作上是有为青年,学习上是高材生,生活上就是纯粹地闹别扭,从心理学角度解释,就是“求抚摸,求关注”。之前顾魏在他心目中一直是“无欲无求没女人照样活得很完美”的精神楷模,现如今被我拐走,心里多少有点不平衡,于是就跟我杠上了。
摸清了思路,我第一时间表示:“顾魏跟你的兄弟情,我干涉不了,我也不干涉,顾魏跟我的男女之情,你也干涉不了,所以你也别干涉。”
顾魏补上一刀:“你提前改口叫嫂子吧,校校,给他改口费。”
我递过去红包,里面包着222块钱:“来,长嫂如母,有困难和嫂子说。”
之后顾肖“意外”发现,他未来的表嫂萧珊和未来的堂嫂林之校居然是穿一条开裆裤长大的发小,双重打击之下,二少彻底消停了,虽然依旧一身刺,但也就是个纸老虎。
一次我从医生父母家回来,带了医生娘做的点心给顾二少。送去他单位的时候刚好是午休时间,盒子递给他,叮嘱他两句好好吃饭就撤了。出来的时候听到身后——
“顾少,哪来的美女?还单身不?”
“滚!那我哥老婆!”一巴掌拍在对方后脑勺上。
顾肖回国后不久,恋爱了,给我打电话:“来帮我参谋参谋。”
我:“我出场费很高的。”
顾肖怒:“有你这么不讨好小叔子的吗?!”
我:“讨好你没价值。”
顾肖炸:“顾魏怎么就看上你了?!”
我:“说明他审美观正常。”
顾肖出离愤怒了:“信不信我把你们的事儿给搅黄了!”
我:“你觉得是我把你的事儿搅黄了容易,还是你把我的事儿搅黄了容易?”
顾肖内伤了……没处告状。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余生请多指教 > 第三章 奇葩丛出的家人
微信看书:微信搜索 -> 公众号 -> 无忧书城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和空姐同居的日子作者:三十 2为爱而生作者:伊能静 3云中歌2 4如果蜗牛有爱情 5余生请多指教作者:柏林石匠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
无忧书城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