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余生请多指教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余生请多指教 > 第七章 婚后生活

第七章 婚后生活

所属书籍: 余生请多指教     发布时间:2019-08-05

遇到你,便是地久天长。
陈聪问:“结婚感觉如何?”
顾魏大笑三声,简单利落两个字:“赚了!”说罢兀自开心去了,留下面面相觑的陈聪和我。
陈聪:“我就跟你说,他路线比较缥缈……”
刷下限
白面君其人,极其喜欢攒局。饭局、牌局、歌局、球局……人生极度空虚。
医生经常受邀,但是,对于白面君,我们俩决定,能不打多余的交道就不打多余的交道。
某日,接到白面君电话,医生索性开了扬声器。
“顾魏啊,今晚带上你老婆大家聚聚啊。”
我抬头看了医生一眼,低下头继续看书。
五秒钟后——
医生:“我老婆晚上有事。”
白面君:“哎,刚好啊,你来啊,我们哥几个一起啊!”
什么叫“刚好”啊?!一群大男人……
我撇撇嘴,比了个“声,色,犬,马”的口型。
五秒钟后——
医生:“我老婆不让我去。”
白面君:“呵!管这么严!”
医生:“啊。”
医生“妻管严”的名号就这么莫名其妙传开了。其实我很无辜。
每年的毕业季除了应届生们的别离高峰,还是往届生们的聚会高峰,我接到邮件,大学同学聚会。看到出席人员名单——人精扎堆,注定吃不好。
医生:“不想去就不去。”
我:“没借口。”
医生:“就说我不让。”特别理所当然的口气。
晚上接到学长的电话,坐在医生旁边接电话:“师兄,真不好意思,这周末医生加班,要去送衣送饭。”
师兄:“什么年代了,还送衣送饭?”
[医生小声:“我们家比较传统。”]
我囧:“啊,我们家比较传统。”
师兄:“哎哟,饭哪儿不能吃啊,非要你送。”
[医生小声:“外面吃不惯。”]
我囧:“啊,他外面吃不惯。”
师兄:“这还没嫁呢啊就这样。”(还没有办婚礼。)
[医生撇嘴:“嫁了快俩月了。”]
我踹了他一脚。
师兄:“哎,刚好,趁你还没结婚大家聚聚,以后再约你吃个饭就难了。”
[医生撇撇嘴:“声,色,犬,马。”]
我囧:“咳,已经领证了。”
师兄:“啊?!唉,咱们系又一个好苗子被外人挖走了。不行不行,必须出来咱聚一聚。”
我:“老公不让。”
师兄:“……这么直接。”
三三说:“医生脸上赤裸裸地写着‘生人勿近,熟人勿扰’,有想法的人你们就不要多想了,hold不住我的。”
陈聪:“林之校看着就一副‘无从下手,极其不好追’的模样。”
由于我们外表的欺骗性,加之恋爱谈得也不高调,导致周围的人总处于“什么?!恋爱了?和谁啊?!什么?!都谈了四年了?!什么?!都要结婚了?!”的意外和八卦中,于是我和顾魏在恋爱后期各种见朋友见同学被围观被调戏。
本以为婚宴那天,已经被众人调戏得差不多了,没想到大家的兴致高到我们蜜月旅行回来,组队搭伙以接风之名再来调戏我们,理由只是“调戏一次怎么够呢”。
于是反调戏战斗打响了。
我刚进门,众人对着我:“嘿嘿嘿嘿嘿……”
顾魏:“你们不要笑得这么猥琐。”
众:“……”
甲:“来来来,新婚夫妻先来个法式热吻。”
顾魏很淡定地伸手:“付钱。”
乙:“小林,顾魏对你好不好?”
我:“好。”
乙:“真的?”
我:“嗯。”
乙:“真的?”
我:“嗨……鲁豫。”
丙:“老婆和妈掉海里了,先救谁?”
顾魏:“我爸游泳比我好。”
丙:“……老婆和孩子掉海里了,先救谁?”
顾魏:“还没教会孩子游泳,我带海边去干吗?”
丁:“顾魏是不是每个月发工资都捧着回家上交?”
顾魏:“长工,现代人的工资都是打卡的。”
戊在我到之前灌了顾魏一杯酒。席间——
戊:“小林,你看我,工作踏实,努力上进,无不良嗜好,要个头有个头,要模样也不差,怎么就找不到好姑娘呢?”
我:“运气不好吧。”人品问题。
戊:“……你同学同事里还有单着的好姑娘吗?”
我:“有。”
戊瞬间精神抖擞:“来来来,介绍一下。”
我:“律师,才貌双全,端庄大方,上得厅堂,入得厨房,律所和你单位在一个区。”
戊:“真的?那给我个联系方式呗。”
我:“刚才顾魏喝了一杯。”
众人起哄,戊喝两杯,快喝完的时候丁问:“这么好的姑娘怎么单到现在?”
我:“她想找个全职丈夫。她在外面赚钱,丈夫在家带孩子那种。”
戊:“……”
婚后某一天。
顾魏:“我教你游泳吧。”
我:“怎么突然想起来教我游泳?”
顾魏:“游泳有助于锻炼心肺功能,可以健身塑身——”
我:“说重点。”
顾魏很风情地看了眼我的上半身:“我还没见过你穿泳衣……”
我也很风情地看了眼他的下半身:“说起来,我也没见过你穿泳裤……”
简直就是在互比猥琐。
出差回来,打开家门,医生正端着杯子喝水。
我看到他水光潋滟的嘴,就扑上去咬了一口。
医生:“怎么跟狼似的。”
我无语:“人家男主角都是一脸宠溺地说‘怎么跟小狗似的’。”(=_= 好像也不是什么好比喻。)
医生:“哦,怎么跟小狼狗似的。”
(>__﹏<
我在床上蜷来蜷去:“完了,我要现原形了。”
顾魏:“来,快到我的碗里来。”
晚上睡觉,盖毯子冷,裹被子热,我睡睡醒醒,看看旁边的顾魏。他第二天下午有手术,翻来覆去影响他睡眠,于是决定爬起来到小卧室去睡。
我正裹着丝被蜷来蜷去的时候,顾魏走了进来。
我:“你没睡着啊。”
顾魏:“我以为你去卫生间。”说罢拆松了被子探手进来,掌心贴在我止痛贴片上,“怎么了?不舒服?”
我:“凉。”
他掀开被子进来。
我:“你回去睡你的啊。”
他嗯了一声,还是摆好枕头躺了下来。
我背对着他一动不动。过了一会儿,他的手从我的睡衣下摆伸进来焐在贴片上:“好点没有?”
“嗯。”
焐了一会儿,他手伸到前面解我睡衣纽扣。
“干吗?”
顾魏不说话,把我睡衣脱了,又把自己睡衣脱了,就这样从背后把我拥进怀里。被子拉到脖子,两个人一起裹好:“睡觉。”
他温热的皮肤熨帖着我药膏以外的皮肤,我整个人笼罩在他温热的气息里,安心睡去。
医生:“我到了家喊你,往常活蹦乱跳的,今天你就嗯那么一声。我一推开厨房门,就看到你背着我冲着水池掉眼泪,你说正常人会怎么想?”
在医生“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并托起我的脸一脸深情地说“告诉我怎么回事”之后,我更加委屈:“顾魏,我再也不在水池外面切洋葱丝了!”
我是真的没想到洋葱切丝的威力这么大,眼泪十分钟都收不住。
医生气结。
我下班到家,医生已经回来了。厨房汤熬着,他人躺在沙发上休息。
我蹑手蹑脚走过去,蹲在沙发边上看他。后来索性盘腿坐在地板上,拖着腮帮子看。(花痴……)
医生醒来看到我趴得离他那么近,吓了一跳,眼睛睁圆了,左看看右看看,才把目光转向我:“林之校!”
“嗯。”
“你在干吗?!”
我笑眯眯:“看我老公。”
医生瞄了眼我的姿势:“看多久了?”
我瞟了眼挂钟:“四十来分钟吧。”
医生别扭地扭开头,伸手盖了盖脸:“哎,不带你这样儿的。”
我每次看到他努力掩饰自己害羞的样子就喜欢得不行,亲了他一下:“睡美人,起来吧。”
医生笑出来:“都什么跟什么啊?”
医生在书房整理笔记写报告,我窝在客厅沙发看书。
过了一会儿,书房门口冒了个脑袋。
我:“嗯?”
医生:“啊,没事。”缩回去了。
又过了一会儿,书房门口又冒了半个身子。
我:“嗯?”
医生:“你忙吗?”
我合上手里的杂志:“怎么了?”
医生:“没。”一脸介于缩回去和不缩回去之间的别扭。
我走过去:“你不是要写东西的吗?”
医生:“嗯。”走回书桌边上坐下,闷头写了几个字,又抬头看了我一眼,再闷头写。
这是什么情况?
我靠着门框,看着他翻翻纸张写写报告。看了一会儿,口渴,准备去倒水喝,刚准备转身,他头又抬起来看着我。
我眯着眼睛仔细研究医生的表情,慢悠悠地说:“我倒杯水,一会儿就过来陪你。”
医生:“哦。”低头继续写。
然后我就窝在他旁边的椅子上陪了他一晚上。
他就老老实实刷刷刷地写了一晚上。
他究竟是什么时候学会这么别扭又隐晦的撒娇方式的?
早上醒来,我看到胳膊上连着三个蚊子包:“十六层居然还有蚊子!”(医生不喜欢蚊香液,我不喜欢蚊帐,所以家里很原生态。)
医生:“蚊子就不能坐电梯吗?”
我:“……”
怪异的是,蚊子只咬我,不咬医生。
医生:“你血比较香。”
我听着一点也不开心好吗!
晚上躺在床上,一人一本书。
我突然想起来:“医生,抓蚊子。”
医生从书里抬起头,茫然地环顾了一下四周。
我:“抓蚊子!”
医生:“我又不是壁虎。”
我:“……想办法。”
医生把睡衣一脱。
我:“你干吗?!”
医生:“自我牺牲啊。”
我:“蚊子又不咬你。”
医生:“那我就色诱。”
最好蚊子是能被你色诱!
我被医生的书砸给晕了。
当初装修的时候,我们做了一整面书墙。既然它是墙,就比我高。
我要拿一本很久之前的手札,踮着脚够够够,手札没够下来,旁边一本大部头的原文书掉了下来,“嘭”的一声——
顾魏进来的时候我整个人蜷在地板上。
他把我脑袋托起来:“怎么了?”
我说:“眼冒金星。”
顾魏急了:“怎么回事啊?”
我说:“你抱着我别晃,我缓一会儿。”缓过来第一句就是,“你的这是什么书?简直就是杀人凶器。”比边上的牛津字典还重!
难得医生主动送上门当人肉靠垫,我就认认真真窝在他怀里发了一晚上的呆。
第二天早上起来,医生问我:“头还晕不晕?”
“不晕了。”
“1+1等于几?”
“2。”
“还好,没傻。”医生一脸“这样我就放心了”的表情。
我:“……”
周末大扫除,医生把书墙上厚重的书全换到了最下面两层。
我指着那本厚得匪夷所思的“罪魁祸首”:“这本放最边上。”
医生:“干吗?”
“我以后够不着上面的书方便垫脚,省得搬梯子了。”
医生:“……”
睡觉前不能看书,因为看书耗脑子,一耗脑子就会饿——
医生伸了一只手过来拿走我的酸奶:“林之校,你刚刷完牙。”
我不松吸管,脑袋跟着酸奶走。
医生哎了一声,放掉手里的杂志,另一只手抽掉了我嘴里的吸管。
我试图拿回酸奶,被医生挡回:“刚刷完牙你就吃酸的。”
“饿。”
“不行。”
我纠结了一下,一口咬上医生的嘴唇,哈哈哈……
医生舔舔嘴唇:“你这算是什么啊?”
我:“我喝完酸奶再去刷一遍行吗?”
医生笑:“不行。”
我虫子一样恹恹地蜷回床上。
医生拍拍我:“去冲杯燕麦喝。”
我撇撇嘴。
医生整个脸凑到我鼻尖前面,在我耳边低声:“你要不去吃,我就开吃了。”
我“嗯?”了一声,忽然反应过来他话里的深意,被自己的口水呛了一下,连忙爬下床往厨房跑。这个人太危险了!
之前顾魏用家里电脑的时候,我的邮箱跳了封邮件出来。我听到声音就捞过鼠标点开,结果一封没署名的粉红信件就这么跳到了顾魏面前。
顾魏笑:“不知道你已婚吗?”
我想,不应该啊,婚戒那么正式那么显眼,就尴尬地说:“学生恶作剧吧。”立刻关掉页面。顾魏看了我一眼,没说话。
两天后和小仁视频。
小仁:“我们学校有个男生喜欢上了一位大他九岁的女讲师。”
我:“爱情无关年龄。”
小仁:“然后女讲师离婚和他结婚了。”
我:“……好吧当我什么都没说。”
小仁笑:“哈,我是说给医生听的。你要知道,男学生对女老师总是有种特殊的情愫的……”
顾魏在旁边面无表情不说话。
我尴尬地冲小仁做了个鬼脸:“你脑浆泛滥吗,有这工夫好好折腾你的考试去。”就关了聊天。
我看了看顾魏,他面无表情,不给眼神,老僧入定一样垂眸看书。
医生的情绪一向比较隐晦,隐晦到有些时候我都分辨不出来。于是索性拨开他手里的书,坐到他腿上搂住他的脖子:“顾老师,老实交代,学校有没有小女生暗恋你啊?”
顾魏:“不知道啊,林老师。你猜?”
我:“……”
顾魏失笑,展示了一下他漂亮的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稳稳当当:“谁敢往枪口上撞?”
我:“嗯,哀家甚是满意。”
顾魏一副懒懒的模样:“啧,是谁前阵子收到学生的情书?你就恶人先告状吧。”
我放弃探索:“你是吃醋了还是没吃醋啊?”给我个明示。
顾魏不说话就看着我笑,笑得不奸不杀的。
我突然灵光一闪:“啧,对了,你吃不吃醋关我什么事儿啊?”淡定地转身就走,我也冷艳高贵一把。
顾魏:“啧,你每次把人撩起来你就走。”
顾魏:“我前阵子体检了。”
我:“嗯。”
彼时我正在兴致勃勃地研究小草同志新发的论文。医生他们每年都会组织全身检查,而据我所知,他们是一个赛一个的健康,于是就随口应了一声,没放在心上。
过了十秒,发现医生站在我面前没走。
我看着他,他不说话,只是面无表情地看着我。
我慢慢地由漫不经心变成惊心。往年体检提都不提的丈夫突然一脸严肃地站在妻子面前说“我体检报告出来了”,后面的话就说不出来了,这是什么情节啊?!
两个人谁也不说话,对峙了有五分钟。
我觉得自己肺活量都小了,小口小口地呼吸,直直地盯着他。
顾魏突然开口:“我长胖了。”接着大笑。
我怒!一个靠垫砸过去:“顾魏你无聊!!”
从言情剧到家庭剧
顾魏戴着耳机听音乐上网,我从书架下层拖出置物箱翻找很久以前的一张笔记,正找得焦头烂额时,接到娘亲的电话:“每天下了班回到家还要给你爸做饭,我都快累死了!”
我:“可以做简单一点啊。”
娘亲:“简单?他现在能吃得简单吗?!”
我:“妈,不是非要四菜一汤才叫营养。而且可以让林老师帮忙搭把手,他可以适当地开始做点家务了。”
娘亲:“你又不是不知道你爸就不是会干活的人!他什么时候心疼过我?!”
以前总觉得家庭伦理剧把生活中的矛盾严重夸大了,直到自己的父母进入更年期才知道并不为过,平时再和美的两个人有时候杠上了,真的就跟点燃的炮仗一样。
听娘亲抱怨完,我说:“电话给我爸。”
娘亲:“我不想跟他说话。”
我:“所以我来说。把电话给他。”
我把手机放在地上开了扬声器,一边和林老师理论,一边继续翻东西:“老婆不是老妈子,您稍微体谅一下,我妈做晚饭的时候您就不能搭把手吗?”
林老师心不在焉地“嗯”了一声。
“不要光嗯!回到家就甩手掌柜一样歇着,工作了一天谁都累,你不能吃定了我妈对你死心塌地的你就欺负她。”
“我哪里欺负了?!”
“那家务你怎么不做呢?”
“我不是生病了嘛……”
“手术动完都四年半了,况且不生病的时候您做过吗?”
“那时候不是有你嘛。”
我突然一口气卡在嗓子眼儿。
林老师:“从小你就说你会一直在我们身边,是你说你会把我们照顾得好好的!”
我丢了本本子盖住手机,不想说话。电话那头父母拌嘴的声音依旧传过来,我耙耙头发,迅速捞过手机:“你们先吵,该撒的气全撒完,半个小时之后我再打过去。”就挂了电话扔在一边,靠着墙闭目养神。过了好一会儿,睁开眼睛,看到顾魏正皱着眉头看着我。
我撇撇嘴:“但愿三十年后我们俩别这样。”
顾魏依旧皱着眉头。前两天医生娘还因为医生爹的工作应酬问题吵了一架,这两天也在冷战。
我垂下眼睛:“弥子瑕给卫灵公吃那半个桃子的时候,没想到自己会死在那件事上。彼时的蜜糖现在的砒霜。同样的行为,感情好看得顺眼的时候,怎么看怎么可爱怎么应该,看不顺眼的时候,全都是错误。”
顾魏沉默了一会儿:“那就吵吧,总比闷着好。谁也不是圣人,总不能一辈子不吵架。床头吵完床尾和。”
所以我们从来不掩饰对方身上的毛病,也尽量不让自己去美化对方身上的缺陷。
我们必须这样相爱,爱对方的好,以及坏。
顾魏外公外婆老两口年纪大了诸多不便,不想和子女住,就请了家政,据说是位五十不到、性格活络的阿姨,每天来打扫起居照顾三餐。周六顾魏休息,我们一同去探望。
门一开,一张圆乎乎的笑脸:“新郎官和新娘子来啦!”
阿姨把我们迎进门后,就屋里屋外地忙,衣服和拖鞋一起扔进洗衣机,抹布擦完厨房再擦家具……我看得万分纠结。顾魏半垂着眼睛,表情淡淡,微微摇了摇头。
中午吃饭时,阿姨问:“小两口平时自己做吗?”
顾魏:“嗯。”
阿姨:“每天去菜市吗?”
我:“大部分时候在超市买,偶尔去菜市场。”
阿姨:“唉,你们年轻人。菜市场的更新鲜更便宜,超市里的不好吃价格还高。”
顾魏:“平时上班忙。”
阿姨:“年轻人都喜欢睡懒觉,每天早起一个小时就好了嘛。”
我想象不了每天5点多就起床的生活,于是保持沉默。
阿姨:“小林多喝点鸡汤补补。”
我:“好。谢谢。”
阿姨:“我进门的时候就闻到你身上有股中药味。”
外公外婆关切地看过来。
顾魏:“哦,她腰闪了一下,贴的药膏。”
阿姨的目光在我和顾魏之间来回打量:“年轻人,刚结婚,要注意啊。”
正在喝汤的顾魏呛了一下。
我突然觉得,太尴尬了!硬着头皮连忙把话题岔开。一吃完饭就躲到阳台晾衣服,晾了一半,阿姨过来帮忙。
“你毛巾不要对角晾,不然费衣架。”
“……”
“你一个夹子可以夹两只袜子的。”
“……”
“枕套你横着晾不要竖着晾。”
“……”
顾魏走过来:“让阿姨来吧,你去厨房给外公外婆洗点水果。”
洗了一半阿姨进来,拿起苹果削皮。
“阿姨,苹果洗干净了不用削皮,果皮营养价值很高的。”
“你不知道,年纪大的不能吃果皮,不消化。”
“切小一点就可以。”
“不行,不能吃。”手起刀落。
=_=
顾魏走过来把我拎了出去。
回家的路上,我忽然很庆幸顾魏和我的生活习惯很合拍。
晚上医生娘打电话来问:“那个阿姨怎么样?”
顾魏:“话多。”
我:“……”
端午小长假,顾魏陪我回Y市。
门一开,林老师双手张开,笑容满面。
我直接越过他,抱住娘亲:“妈妈~”
娘亲:“都多大的人了还撒娇。”
我:“还是妈妈软乎乎的抱起来比较舒服。”顾魏……瘦了点。
林老师放下胳膊,一副极其不爽的表情:“嗯!好!你妈最好!”
我很严肃、很正经:“林老师,顾魏看到我抱别的男的会吃醋的。”
正在换鞋子的顾魏轻咳了一下,扫了我一眼,作无所事事状扭头看别的地方。我已经许久没见到他害羞的样子了。
我和娘亲在厨房忙,顾魏陪林老师聊天。
林老师:“现在的月饼厂家什么味道都敢做,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他做不出来的。”
顾魏:“前天我们去超市,看到提拉米苏味、提子蛋糕味的月饼。”
林老师:“我还看到过葱爆牛柳味,鱼香肉丝味,真是皮拆了,馅儿就能摆桌菜。”说罢拆了盒子,吃了一口,“嗯,这个味道还挺好的,就是那个提拉米苏味吗?”
顾魏:“这是校校做的,板栗馅。”
林老师立刻扭过头对着厨房方向喊:“丫头,你可以卖月饼赚钱!”
我囧:“馅是顾魏做的。”
林老师转向顾魏:“你可以做月饼馅赚钱!”仔细想了想,“嗯,你还是做手术吧。”
我和娘亲笑翻。
放假前一天的晚上,顾魏被我胁迫一起做月饼,他拌栗子馅拌得一脸委屈:“非得今天晚上做月饼吗?”
我:“嗯,刚好明后两天,两边父母各送一点。”
顾魏:“哦……”
我摸了摸面包机里和好的面团:“好像有点稀。”
顾魏恹恹道:“干了加水,稀了加面,放不下了换澡盆。”(陈聪讲过的一个段子:“妈,面稀了!”“加面!”“妈,面干了!”“加水!”“妈,盆放不下了!”“换澡盆!”“妈,没面了!”“@#¥%……&*”)
我笑眯眯地过去摸摸他脸。
顾魏:“你弄我一脸面粉!”过来抓了我就咬……
吃完午饭,林老师擦擦嘴刚准备走人,我看了他一眼:“碗。”
“嗯?”
“自己的收拾干净。”
“……”收拾干净,慢悠悠往书房晃。
我:“不准一吃完饭就玩电脑,坐沙发上歇会儿去。”
“……”极不情愿地往沙发上一瘫。
我:“不准玩ipad。”
刚把手伸向平板的林老师不干了:“顾魏,平时她也这么管你的吗?!”
顾魏笑得特乖、特青涩。
我笑得特端庄、特御姐:“呀,忘了。顾医生,我想咨询一下,林老师天天不运动不干活,有利于身体恢复吗?他现在每天多少运动量是比较合适的呢?”
顾魏:“适当的家务是应该的。”说完闭嘴闷头喝汤。
林老师:“三对一,这日子不要过了!”
吃过晚饭散完步,我又饿了。悄无声息剥了一个橘子,吃了一半,一半递给林老师,他淡定且飞快地塞进嘴里。
还饿,悄无声息地拆了个小蛋糕,掰了一半递给林老师,他淡定且飞快地塞进嘴巴里。
还饿,悄无声息地剥了只西柚,递了两瓣给林老师,他继续淡定且飞快地塞进嘴巴里。
我小声问:“酸不酸?”
林老师小声答:“不酸。”
被阳台上浇花的娘亲听到,大喊一声:“林之校,你又喂他吃什么了?!不能乱喂!”
顾魏直接笑场。
我:“……妈,林老师又不是小狗。”
娘亲:“你现在给他什么他都吃!给多少都吃!”
晚上洗完澡出来。
林老师:“咦?”
我:“干吗?”
林老师:“你脸上什么东西?”
我:“面膜。”
林老师:“怎么跟乳胶漆一样?”
我:“……”
顾魏在旁边笑。
我:“反应至于这么大吗,你看顾魏多淡定。”
林老师:“他那是已经被你吓习惯了!”
=_=
睡觉前,林老师过来敲敲房门,推开,我和顾魏正坐在一起Cut The Rope。
林老师:“你们早点休息啊。”
我看了眼顾魏:“爸爸晚安,我就不给你晚安吻了。”
林老师一脸伤心委顿地出去了。
顾魏笑得很邪佞:“原来还有晚安吻这么一说啊……”
我:“……”
假期第二天吃完早饭,我们准备回X市。
我抱抱娘亲:“妈妈再见。”
娘亲:“好,路上注意安全。”
偏头看看一脸委屈的林老师,走过去:“来来来,抱一下抱一下,我们林老师太可怜了。”
林老师:“嗯嗯嗯。”
回去的路上,顾魏说:“要是生个女儿,那以后看着她嫁出去,估计我得心疼死。”
我:“嗯?”
顾魏似乎很投入地把自己带入了那种情绪:“我把她捧在手心里,从一丁点儿小一直养大,然后她就嫁给别人了。”(这就是已婚男人的思维。)
我很兴奋:“你会想打那个男人吗?”
顾魏:“……”
所以,其实林老师除了无厘头起来让人无语了一点,脾气还是算柔和的。
快中午回到医生父母家,爷爷和外公外婆也在。中午大家兴致颇高,开了瓶红酒。
顾魏:“妈,不要给校校喝酒。”
医生娘:“嗯?”
顾魏:“她喝醉了我就麻烦了。”
我……我酒品很好的!
洗完碗,我推开顾魏卧室的门,他躺在床上,脸上淡淡的粉红色。
我走过去坐在床边,摸摸他脸。
他伸出胳膊环住我的腰,眼睫一掀:“美男子吧?”
我囧:“顾魏,你酒量到底多少啊?”
每次看着他面色微醺,目似春水,我就觉得他醉了,可是他头脑分明又很清醒。说起来,四年多了,我都不知道他究竟是什么酒量。
顾魏笑得无比娇艳:“你想知道我酒量干吗?”
我:“灌醉你啊。”娘亲说的,酒醉观其性嘛。
顾魏笑得无比妖娆:“你灌醉我想干吗?”
我干干地说:“不干吗。”
顾魏笑得无比……让我遍地找不到形容词:“你想干吗你跟我说就行,不用把我灌醉。”
我觉得和他交流实在太困难:“你醉了没有?”
顾魏:“你猜。”
我:“没有。”思维意识逻辑性太强。
顾魏:“你再猜。”
我炸:“顾魏你耍流氓!”
顾魏:“嗯,你想干吗?”
我:“……”算了,我不是他的对手。
顾魏的卧室里有三个占地面积比较大的落地书架,所以配了一张一米二的床,他一个人睡足够了。
我一个人睡也够了。
但是现在两个人……其实也够。就是有点热……
顾魏:“你动什么?”
我:“热。”
顾魏:“你热什么?”
我:“……”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余生请多指教 > 第七章 婚后生活
微信看书:微信搜索 -> 公众号 -> 无忧书城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千山暮雪作者:匪我思存 2如果蜗牛有爱情 3云中歌3 4佛跳墙作者:念一 5山楂树之恋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
无忧书城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