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85章

所属书籍: 十七岁你喜欢谁

“瀛子,你这是去哪?”亦菲在校门口问我。“我跟念慈去看郭靖,给他补课。”
“明雨好些了么?”
“好多了,她下周就能出院了。”我问亦菲:“你跟我一起去看她么?”“我明天和姗姗一起去。”
明雨的病床边摆满了鲜花水果,她倚着床,手边拿着一本书,是普希金没完结的那本《奥涅金》。“你作业写完了么?”我蹦蹦跳跳坐在她身边,拿了个香蕉剥开皮:“你吃不吃?”
“你吃吧。”明雨还是看书。
我从书包里拿出作业,“今天新发下来的卷子,给你放这了,要是有什么不知道的一会儿庄远他们过来给你讲。”
“放那吧。”明雨还是没抬头,倒是问我:“你月考的成绩出来了吧?”
“出来了,还行,比上次提了30名。”我吃着水果问:“你怎么不问你的成绩?”“我妈跟我说了,也没什么变化。”
对,没变化,第一名能有什么变化。
念慈重新摆放了鲜花说:“我给郭靖送作业,你跟我一起过去?”“那一起!”我“腾”一声站起来,“明雨我们一会儿回来。”
“哎呀。”方明雨突然很是造作地喊了一声,放下书拉住我的手,“我想去卫生间,你陪我去吧。念慈你先过去,瀛子一会儿再去。”
念慈点头:“也行。”
我看着念慈的背影,又要扶明雨:“那咱们走吧。”
方小王施施然重新坐回床上,盖了盖被子,“走去哪呀?”“不是上厕所么?”
明雨重新翻开书:“谁说我要上厕所?”
我这个气啊,还讲不讲理了?刚才怎么没给你录音呢?“念慈去给郭靖补课,你凑什么热闹?”
“不是叫我一起去嘛……”
“……哎呀你可什么时候能开窍呀。”
“又怎么了嘛。”这人真是越发难琢磨了,我也懒得跟她费脑子,拿出一张卷子问:“这道题你给我看看怎么回事?答案是对的,为什么还是扣了两分?”
明雨终于又放下书,仔细看了一眼说:“有一个步骤没写全,演算都对了。你看,这里要加上….我咬着笔仔细听她讲话,明雨似乎蛮欣慰:“最近进步很大嘛。”
我按着她说的写全了步骤,咬着笔头问:“你怎么不复习了?”明雨停顿了片刻,刚要说什么,房门被推开,进来的是庄远。
他显然也没料到只有我们两个,放下手边的花笑:“我以为他们都到了。”
“今天都来了?”我跑过去接过来花,庄远坐下来说:“厂里好多人都来看郭靖爸爸,晚上坐通勤车一起回。蒋翼他们就也跟着来了。明雨你好些了吧?这些天没上的课晚点我给你补上。”
明雨点点头说:“谢谢。”
庄远似乎也看到了那本《奥涅金》,眼光也停了停。
明雨想了片刻,看着我俩说了一句:“我打算接受报送名额了。”“啊?那你不考北大了?”我吃惊。
“不了,我打算去上海。”
邹航他们就是那一刻进来的,本来嘻嘻哈哈的男孩子就在那一刹那停了声音。庄远回头看看他们。
好看的邹航,从不生气的邹航,脸色在那一刹是我从没见过的糟糕。
这一年,他身材抽条,西洋画里的丘比特长成了大卫,本来还略微能看到婴儿肥痕迹的脸颊被轻巧地创造点化,鬼斧神工一般,虽然仍旧柔和,却莫名多了些锋利的线条。
然而和样貌越发出挑同步的是他的耐心逐步告罄。
明雨的任性和敏感邹航全部都喜欢,但是喜欢就会期待拥有,拥有了一毫必然奢望一寸,有了一寸便要全心全意。
某些时候,这个人的焦躁肉眼可见,明雨的城池可见地失守,但邹公子喜欢太久,只觉得太远太慢。一起去北京上大学,是邹航唯一的念想。
可明雨刚刚跟庄远说:“我打算去上海。”
邹航的嘴角一点一点阴冷,三秒钟后,他转身就走,蒋翼拽住他肩膀:“别赌气,这种事用得着发脾气么?”
“怎么用不着?都说好的事。”邹航从来没有过这种失控的样子蒋翼紧紧蹙眉:“说好的就不能变是吧?”
“凭什么说变就变?还有这话你跟我说还是跟你自己说?蒋翼神色一敛。
“说走就走的人,早说晚说都是混蛋。”邹航一把甩开他的手,头也不回走了。我有点懵,问蒋翼:“他怎么回事?为什么还跟你发脾气?”
“…..没什么。”蒋翼脸色也不好,深深吸了口气才说了一句:“我去看看他。”明雨低头看着床边的花,叹口气。
我坐回去,“怎么突然这么决定呀?”
明雨侧坐,和我头挨着头,“我好不容易自己做一次决定,瀛子你说,我没做错吧。”我不知道。
我也不知道明雨到底为什么突然改变了主意,那一刻我能做的只有一件事,抱住她,没有说话。方明雨松懈了肩膀。
明雨是后来跟我说了为什么做这个决定。
那时候她已经出院,办好了所有的保送手续。下课的时候,她在天台我常发呆的地方等我。初春的天气,云丝如线。
明雨说:我有点想把自己从生下来就一直在身上压力底下解脱出来。教导主任的女儿是年级第一这样的刻板印象真的让我太累了。
这么多年,我好像就为了考个好学校努力,可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考北大。为了我妈,为了我得自尊,为了不让人失望或者指指点点。
可是为什么要这么做呢?如果只是学习,我其实已经做得不错了是不是?
那天来医院的路上,我疼得太厉害了,迷迷糊糊地就突然想到,如果我已经接受了录取通知,现在的我会在干什么呢?我其实真的好想去读一本喜欢的书,看一场电影,去ktv唱歌,去逛逛街……
我不是什么天才,不能像蒋翼那样一边画画还能把成绩弄得很好看,也不能像他一样,能对自己政治30分的卷子一笑了之。我要花很大功夫让自己当第一,让卷面整洁又好看,可是我好累。我其实根本不想当什么第一的啊。
我为什么要把时间花在去一个我其实也不太明白为什么一定要做的事上呢??
我希望自己是很好的方明雨,可是这种“好”甚至不能取悦我自己,那我这样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拿到复旦录取通知书的时候,我其实真的松了口气。可马上又因为这样的松懈责怪自己,然后又因为这样的责怪而再次责怪自己为什么不能坦诚面对自己,我明明觉得这样真的很好了,我就是想学个外语专业,以后看看书就很满足了,可为什么还是不能停下,为什么还是觉得自己很糟糕……
那种循环往复,真的让我好累……
有一天晚上我复习得头晕转向,趴在桌子上的时候不知怎么突然想起我小时候去过复旦的校园,春天也有花开得很茂盛,虽然不是姥爷的母校,可是我也很喜欢那里。
那一刻,我突然很想知道我这么努力是为了什么?方明雨这么努力是为了什么?
还有,方明雨到底是谁呢?不考第一的话,我还存在么?
不考第一的话,方明雨仿佛就是个透明人了。那可太糟糕了。
我活着,重要的不是哪里的花开得更好我就去那里,重要的是,我自己是谁。如果还不知道我自己是谁,那我想让自己开心一点,放松一点。
明雨从来不会说那么多话,她大部分的时候埋头赶路,或者对我的一派天真叹气。那是本来就亲密无间的我们出生到十七岁,彼此最亲厚的时候。
因为那一刻,我们都在彼此的眼睛里看到了自己。“辛老师同意么?”我晃荡着双腿问。
“可能还是失望的,但是很快就同意了。”明雨眼神有一瞬间恍惚:“我也没想到。”
“前两天,我出院的时候,回厂里的路上,我睡着了,醒来的时候发现她还是像我小时候一样让我躺着肩膀,可以已经抱不动我了。”
“走回家的路上,她才跟我说,她很矛盾,看到我拿到报送名额的时候其实很想跟我聊一聊,但是不知道怎么说。给我打气考北大怕给我压力,劝我接受复旦的名额,又怕我觉得她不信任我的能力。”明雨说到这眼圈微微红起来:“她说,她当然希望我去姥爷的母校,可是她希望我成为什么样子,其实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自己喜欢我的样子,那她就最喜欢了。”
原来这么多年的压力都是自己给自己的。
明雨的释然就这么到来,可我有点惆怅,和邹航一样的惆怅:“这样你就不会跟我们一起去北京了。”“是啊。”明雨点点头,“这也是唯一让我舍不得的。但这样,也许我就真的可以放开庄远了。”
我怔住。 十七岁你喜欢谁?
双子座的方明雨在自己生日快到来的时候做了个决定,她不再一定要当第一,也不再喜欢那么好、那么完美的庄远。
她更喜欢自己多了一点。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将军在上我在下作者:橘花散里 2永安调作者:墨宝非宝 3偷偷藏不住作者:竹已 4听说你喜欢我作者:吉祥夜 5我的漂亮朋友作者:陈果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