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49章

所属书籍: 十七岁你喜欢谁

金媛媛瞬间顿了顿。
颜昀这样迅速做出判断,甚至也不多问什么,我和念慈也同样些微诧异。
学生会长就事论事说:“海报明天必须出,会议室也是早就批给美术部的,舞蹈队去别的地方吧。” “凭什么不能调换一下?”那个女生仍旧不死心。
颜昀看了看她,到底解释了几句:“先来后到。而且即使有必要调整,也不是美术部的离开,这么多 颜料纸张换地方太耽误时间。体育馆的排球教室空着,你们直接过去,我给体育馆的老师打个电话, 给你们开门,在那里练舞吧。”
颜昀就这么三下五除二做了安排,没有半分可质疑的空间。 念慈没说话,转身拿起画笔。
“颜昀,我们这个舞蹈很重要。”金媛媛终于说话。
“这是两回事,并没有不让你们练。”颜昀回看她,“排球教室如果你们需要,之后一周都可以用,一 直到舞蹈教室的暖气恢复。”
“颜昀你…..”
金媛媛制止了身后女孩子焦急的话,嘴角翘了敲,微笑道:“好吧,就听你的。” 颜昀揉了揉眉心,莫名说了一句:“谢谢。”
“不好意思念慈,打扰了。”金媛媛仿佛什么争执都没发生过一般微笑,见念慈也大度没计较,招呼舞 蹈队离开。
直到出门之前,她转而问颜昀:“你要跟我们一起去排球教室么?我们新加了几个动作,帮我们看看 好不好?”
颜昀摇头,笑了一下:“我是外行,你们决定的肯定就是最好看的。而且我还得留在这给校队选新队 服。”
金媛媛神色里终于有了一丝不愿,但到底隐秘在了得体的笑容之后,淡淡点头说了句:“也好,我练 完舞来找你。”
“嗯。”颜昀已经低头开始翻看摆在桌子上的图样,嘴里答了一句,转头问念慈:“廖星刚才拿过来的 是这本画册么?”
“他没拿东西过来,这本画册下午就在这了。”念慈转头,帮他寻找:“是什么样的画册?” 颜昀和念慈慢条斯理地说话,金媛媛离开前还跟两个人说再见。
我心里疑惑:这三个人真是好神奇。
他们到底是怎么做到的?能把那样汹涌的暗潮全部覆盖在冰层之下不见丝毫端倪,明明是剑拔弩张的 氛围怎么一下子就天下太平了呢?
怎么有人可以这么厉害?
还有颜昀和金媛媛又是怎么回事呢?怎么会看起来特别熟悉又特别客气呢,真是神奇……
会议室就剩我们三个,我推开作业本又有了聊天的心情,问颜昀:“学长来找廖星来的么?” 就这会儿门也同一时间打开了,廖星和王晨他们抬着两三个大箱子进来问:“放哪啊?”
颜昀抽空回答我,“对,我给咱们明年篮球比赛和校庆各谈了一个品牌的赞助,今天赞助商送了商品 过来,年后可以在校园义卖。对了,参加校庆的同学都有一份礼品当做纪念。”
“哇,我们也有么?”
“当然,参加的同学都有。”
“是什么呀?”我不等他回答,跑过去拆开箱子看,瞬间有点发呆。 嗯,这个品牌的logo和发夹,最近出镜率有点高。
颜昀从商场拎回来的是这个,金媛媛头上的也是。
“那个。”脑回路简单的黄瀛子非常努力地串联了最近发生的事情,惊呼一声,问到了重点,“那天咱 们在商场遇见的时候,学长你是去谈赞助?”
“对。”颜昀点头,一边翻找一边自言自语,“怎么感觉跟那天我带回来的样品不太一样…..” “……你那天带回来的是样品?”
“是啊,因为拿着个发夹还被他们几个嘲笑。”
王晨哈哈哈笑,“我就说了你头发这么短也戴不上。” 廖星挠挠头说:“我以为是你要送给谁的礼物。”
我也这么想来着。
“样品哪去了来着?”颜昀翻找旁边抽屉,“算了,大概也差不多……”
我看看仍旧一派淡定画画的念慈,心里焦急,趴在桌子上问:“那蛋糕也是赞助么?” “嗯?什么?”颜昀随口答,“蛋糕是我买的。”
我想不出怎样能问到重点又不太明显,急中生智:“那你过生日的时候是不是还要请我们吃蛋糕?”
“你不是吃到了么?我的生日上周过了呀。”
哈哈哈哈哈哈哈还真被我问出来了!
“上、上周是学长你过生日?”我又是高兴又是难过,替念慈高兴,不知道替谁难过,“那你怎么不说 一声呢?”
“说了你要送我礼物么?”颜昀笑着看向我。
“当然啦!你喜欢什么?我喜欢可以变身的手办和精装书!好看厚实的纸也喜欢,哦还有笔,还有孙 悟空、灌篮高手、大黄蜂、哆啦A梦……”
“可以变身的手办是什么?”
“就是能动、可以组装的手办呀,变形金刚还有钢铁侠。” 颜昀笑:“好,那我知道你生日的时候送你什么了。”
“哎?跑题了,所以学长你喜欢什么?”
“我喜欢拍照片。不过下次生日你再送我礼物吧,这次都过去了。” “也行。”
喜欢送礼物的黄瀛子被拒绝也还是美滋滋的。
原来过生日的不是金媛媛!颜昀没有送给金媛媛礼物!他请大家吃的蛋糕是想庆祝自己的生日!这个 真相仿佛圣诞节礼物一样让人高兴。
我一脸懵地消化新鲜的八卦,颜昀便转身过去看海报的进度,还帮忙给专心画画的念慈递画笔,却拿 错了方向,蹭了一手的油彩。
这个人下意识要往旁边的画纸上擦,却被念慈慌忙叫停:“不行那个纸我还有用!” 颜昀一手的粘腻没处擦拭,笑起来:“那给我张纸巾擦手行不行?
念慈忍住笑:“纸巾擦不掉的,等一会儿我用松节油给你洗一下。” “箍在手上怪难受的。”颜昀翻找念慈的颜料箱,问:“哪个是油?” 念慈放下画笔,“我来帮你吧。”
“谢谢。”
头挨着头清洗手指上颜料的少男少女,仿佛已经入了画。 我心里小小地叹口气。
他们是真的厉害呀,明明一个人喜欢另一个人,有那么多的期望和不安,却还能那么自然又开心地相 处。
多少年后,黄瀛子已经自认是个大人,可重新回想起那时的念慈和颜昀还是免不得感叹:那是多好的 两个人,多聪明,又多可爱。
他们在那样敏感的年纪,就可以轻松舒服地处理好那样的情感和纠葛,可能是成熟的大人也不一定能 做到的。
虽然做不到这么成熟也没有什么可指责的,因为爱本来就有一点点小幼稚。
爱一个人的时候,我们总是希望能得到回应,希望爱如我所愿,希望两情相悦,可现实是有多少情感 是错位的呢。因为懵懂,那些情感里的急切、燥热、混乱,不加节制,生生把爱从美好变为困扰。 恰当地表达爱和拒绝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
念慈和颜昀在远处一边画海报,一边调整内容和设计,默契且从容。黄瀛子傻兮兮地替自己的朋友高 兴,一抬头正看见廖星。
他冲我笑了一下,但是没说什么。
这个人被讹诈了冰激凌,可除了偶尔喜欢撩闲,平时见到还是高高兴兴,是不记仇又很好玩的小伙 伴。可我却因为亦菲一句话,连采访都没有好好给他做。
黄瀛子心生愧疚,想要好好道歉:“那个……” 对不起,暑假的时候,我不该讹诈你的冰激凌。 话没说出来,还是觉得有点尴尬。
可就在这时候,廖星的肚子叫了一声。 我俩沉默了片刻。
“咕噜噜。”肚子再次叫起来。
我们互看了一眼,突然爆笑起来,惹得念慈他们都看了过来。 廖星挠头,不好意思:“我晚上打球,还没吃饭。”
所以是饿了么?
这个就难不倒专业热爱投喂的黄瀛子了。我立刻从口袋里翻翻找找,递过去一块奶糖,“给你吃。” 廖星眼睛明亮,接过来,糖塞进嘴里的时候才含含混混说:“谢谢。”
可黄瀛子的糖不能白吃。
我声明:“这块糖就是还了暑假的冰激凌了。” 廖星低头笑起来。
“笑什么笑!?”
男孩子立马跟我承诺:“我弄脏了练习册,那个冰激凌本来就应该买给你。” 那倒也是。
“明天晚自习之前,我去你们班给你和关超做采访吧。” “好。”廖星眼睛亮晶晶冲着我笑。
这个男孩子有着小麦色的皮肤,可整个心都像是透明的,简单又明亮,明明可以做好朋友呀。 黄瀛子很大方又分给他一块糖。
廖星接过来,笑:“所以给我这块糖是又是为什么?” “嗯。”我想一想,笑眯眯抬头,“廖星,平安夜快乐。”
廖星回看我,真诚坦然:“你也是,黄瀛子,平安夜快乐。”
那年的平安夜,我用两块奶糖摆平了小女生的小纠结。回到家的时候,四个大人倒是没有打牌,还在 餐厅聊天,满满一桌子的饭菜,还有蒋叔叔自己研制的号称不输给肯德基的“蒋氏炸鸡翅”。
我洗了手,坐下来啃炸鸡的时候看着窗户上被贴成圣诞树形状的彩灯,心情还是难免低落。这几年每 次两家团聚都是圣诞节,可是今年少了一个人。
我妈习惯性地伸手过来摸我的额头,问:“怎么看着不高兴?” 我把眼睛和鼻子在她手心里蹭了蹭,不说话。
“想蒋翼了么?”蒋叔叔笑。
“才不想。”我小声哼了一句,抱起炸鸡跑回自己房间,把大人们的笑声关在门外。
炸鸡有点凉了,可是照样好吃,我没开灯,趴在窗台吮吸自己的手指头,心想:我有这么好吃的炸 鸡,我谁也不想。
可窗户突然一响。
我心里一动,急急起身看向窗外。
雪花不知道什么时候飘起来,平安夜的小花园里,五彩斑斓的灯光闪烁。楼下扶着行李箱的男孩子仰 头看着我笑。
厚实的围巾,清晰深刻的眼窝,一颗小石子在他手心里被抛在空中又接住。 我的心和那颗小石子一样,翻滚着跳跃。
我一把打开窗子,蒋翼吓了一跳,大声喊:“零下十几度你傻啊冷不冷啊快点关窗!” “你才傻呢!”我迎着冷风冲他喊,嗓子都梗住了,“你回来怎么都不说一声?”
蒋翼得意:“惊不惊喜?”
我转身开了门穿鞋就往外跑,我爸听见响动跟出来:“大姑娘要上哪去? “蒋翼回来啦!”
“蒋翼回来了?他怎么回来了?瀛子你穿上衣服!外面冷!” 我一口气跑到二楼,正对上拎着箱子匆忙跑上来的蒋翼。
他穿着厚厚的羽绒服,冰凉凉的,软乎乎的。
可这个人见我一身单薄,当即劈头盖脸教训,“你跑出来干吗?大衣都不穿就往外跑你作什么?” 我一个跃起,扑向这个人,蒋翼下意识扔了行李箱一把抱住我。
他身上带着凛冽的寒气,呼吸却温热得发烫,连肩膀的雪花都可以融化。
我脸孔埋进他的肩窝,他手臂紧了紧,在我耳边笑:“哎你干吗啊,男女授受不亲懂不懂?” 我气得推他要跳下来,被这人一把紧紧按在怀里。
我吸吸鼻子,不再抬头。
我们不是没有分离过,毕竟出生至今,相聚了太久。
可从来没有一次分开让我这样想念,没有一次重聚让我红了眼圈。
蒋翼抬头,似乎是从楼道的缝隙里和跟我下来的家长打了个招呼,才问:“黄瀛子你是不是又胖了? 好沉!”
“才没有。”我小声反驳,闻了闻他的脖颈,确认还是我熟悉的他的味道:“这酒店的沐浴露跟家里还 是一样的么?”
蒋大爷恬不知耻:“不知道,我三天没洗澡了。”
“啊啊啊啊啊啊你脏死了!住酒店还不洗澡!”我一下子跳下来,转身就往楼上跑。 蒋翼在后面拎着箱子哈哈笑:“你都跑下来了还不给我拿箱子啊?礼物还要不要? “礼物留下赶紧走,回家洗了澡再来!”我快乐地喊。
礼物不要也行,你回来了,我好像已经收到了最好的礼物。
平安夜,真的快乐。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十七岁你喜欢谁作者:樱十六 2影后今天离婚了吗作者:亿万君 3和空姐同居的日子作者:三十 4华胥引(唐七公子) 5流光之城作者:靡宝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