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84章

所属书籍: 十七岁你喜欢谁

出生后的十七年里,我从来没有走过那样一段漫长的路。
只是从教学楼到校门口,我一路走一路掉眼泪,一边拉明雨的手,一面叫她的名字。校门口,念慈和亦菲已经等在那里,关超的父亲搓着手:“慢点,在最后一排坐好。”
我们急匆匆上了车,大巴车尽可能地快速驶入主路,明明一两公里的路程却远得仿佛在天边。等在病房外的时候,我才发觉自己腿在抖,念慈拉住我说:“瀛子坐下,坐下,你站不稳。”我听不进去,乱糟糟问:“不会有事吧?不会吧,她这几天脸色就不好……”
医生从里面出来:“急性阑尾炎,这会儿已经挂水了,家长在哪,得尽快手术。”闻讯赶来的辛老师匆忙签了字,问医生:“要紧么?”
“送来的及时,小手术,割掉就好了。”
我才觉得眼前的雾气散了,一下子坐下来,躲进念慈的手臂里,一滴眼泪“吧嗒”掉在地上,“还好……”
念慈搂紧我。
然而这个晚上,慌乱和忧虑都刚刚开始。
跟着郭靖一起去办住院手续的蒋翼是一个人回来的,丝毫没有比方才松弛,反而整个人气色都不对了。
“怎么了?”我一下子站起来。
蒋翼抿了抿嘴唇,半晌说出一句:“郭靖他爸住院了,明天手术,他刚才见到叔叔阿姨才知道。”所有人都顿在当场。
在郭叔叔的病房外,我看到了从未见过的郭靖。
从来如山一样的男孩子坐在病房门口的长椅上,头埋进手臂:“如果今天我没看见,你们打算瞒着我多久?”
郭阿姨坐下来,抹掉眼泪,搂住儿子宽厚的肩膀:“怕耽误你考试,不是想瞒着你,你是大人了,妈知道。”
郭靖的爸妈不只没有告诉自己的儿子,连整个航天城也没有什么人知道,他爸爸请了长假,跟郭靖说是外派,他妈妈关了烧烤店,白天照顾他父亲,晚上回到家属区陪伴郭靖复习。
向来勤劳朴实的夫妇就打算这样不声不响地扛过这样大的人生难关。
“我以为你们是因为我高考才关了店……”郭靖声音发颤,“这么大的事,至少得告诉我。”郭阿姨搂着他掉眼泪:“明天,明天一早的手术,你爸爸其实特别想看看你。”
郭叔叔从病房里走出来,从来厚实高大的人,此刻在病号服里却显得有些消瘦,他抚摸郭靖的头,“没什么事,明天还得上课,早点回家。”
“他明天上课也不安心,就留在这陪一晚吧。”辛老师跟过来说,又看看我们,“你们还得复习,都回去吧。”
走廊里七七八八站着我们所有人,没有人动。辛老师叹了口气,“要陪着,就都陪着吧。”
在那一刻,我们真切地感受到自己的渺小和无助。也似乎就是在那一瞬间,我们不再是个孩子。
邹航的父母帮忙给我们找了一间空着的病房,让我们在里面休息。我和念慈挤在一起,躺在床上却睡不着,折腾了几番还是起了床。念慈问:“去哪?”
“睡不着,透透气。”
“别买零食,吃了更睡不着。”“哦。”
路过郭靖父亲的病房,蒋翼还陪着郭靖守在门外,两个人都没睡着,有一句没一句地不知道在说着什么。
我心里很乱,一个人出了门,在楼下的便利店买了一支酸奶雪糕,还没拆开包装就看到了大堂外台阶上坐着的身影。
昏黄的夜灯下,我认出那是关超。男孩子细瘦的脚腕子踩着球鞋,和树影混杂在一起,显得狰狞又破碎。
晚间的医院仍旧有人匆匆往来,我在门内停了下来。
关超仿佛是感应到我的目光,回头,笑了起来,“你又偷吃冰棍,一会儿告诉蒋翼。”我累了一天,眼睛还疼着,听这话转身就走。
关超在后面叫我:“黄瀛子,陪我待一会儿。”
我心里还有气,晚自习下课叫他的时候他怎么不停,便不肯停下脚步。关超于是在身后说:“我去不了体育大学的保送了。”
“什么?”我急促转头。
关超跳下来,一边笑一边向我走过来:“我以后都不打篮球了。”“为什么?!”
“不为什么。”
我转身就走,“不说算了。”
关超在后面说了一句:“雪糕给我吃吧,晚上还没吃饭。”
我气呼呼转头,这个人嬉皮笑脸走过来,从我手里拿过雪糕径自咬了一口,又递回到我嘴边:“分你一口。”
“脏死了!”我嫌弃地一把推开他。这个人笑着拽我的手腕坐在他身边。“好凉。”我坐下来打个寒战。
他咬着雪糕脱了运动服铺在地上,“坐这。”
我累得消了气,坐下来陪着他发了好半天的呆,才说了一句:“郭靖爸爸明天手术。”他没说话。
“明雨是阑尾炎,应该没什么事。”
“…..嗯,我刚在病房外看见她睡着了。”“所以你到底怎么回事?”
关超吃干净了雪糕,把雪糕棍空投进了垃圾箱,“我去测了身高,应该是不会长个了,183,离体大的要求还差一点。”
“可你的技术最好呀!”
“也没好到值得忽视身高的地步。”关超说得倒是很冷静,“国内的篮球还是拼体力的。伍德那家伙竟然会长到两米零六。怪不得他就那个智商,原来是长太高营养长不到脑子里。”
关超说着笑出声来,“还有王晨,现在就已经将近一米九七了,估计可以直接进省队打比赛。”“别笑了。”我看着他说了一句。
他站起来问:“还有没有钱,再买根雪糕。”
我翻出兜底的十块钱给他,他接过来,又坐下了,“算了,有点冷。”“那你高考怎么办?”我问。
“体大给的建议是考体育管理,我没答应。”
也是,这人跟管理俩字绝缘,他需要的是被管理。
“高考估计最好也只能上个很一般的二本,弄不好就要走三本,我想要不就算了,随便找个工作再说。”
“这怎么能行……”我直觉这是坏办法,可心里也没主意:“这事你爸怎么说?”
“能怎么说?”关超哼笑了一声,“说他早就知道我考不上,他跟我妈都没那个身高,早就让我放弃。”
.这么说太让人灰心了,他本来就那么难过,怪不得这几天心情这么糟。
我很想拉着关超的手说,一切都会好起来,可是那么渺小的自己,承诺那么虚白无力。关超说:“我不能和你们去北京了。”
“亦菲知道么?”我莫名问了一句。
关超半晌点点头:“她让我别难过,说每年放假回家都可以见到。”这是典型的亦非会说的话,合情合理,却也不温不火,不冷不热。
只是没想到她会这么跟关超说,这两个人,从小关系是特别的,会分享别人不知道的更亲厚的秘密。可不知道什么时候,亦非似乎离我们越来越远了。
我突然想起那年在我家楼下,给关超包扎伤口的亦非,真的已经是很久之前的事了。分离势在必行,可其实有些人早就已经走远,在我们还都没意识到的时候。
第二天,算上邹航和廖星,我们十个人都逃了课。同样在手术室门口守着的还有我们的父母。
念慈的妈妈搂住郭阿姨:“怎么能连我们也瞒着呢,大家一起总有更多的办法。”
明雨更早一步出了手术室,她没用全麻,所以还清醒着,小声问了我一句:“郭靖爸爸没事了吧?我摇头抹眼泪,嗓子哽住说不出话。
念慈拉住她的手,“还没出来,你先休养,我们都在,别惦记。”
郭靖始终在手术室门口站着,从早上除了被蒋翼逼着喝了一口水,再也没有吃东西。
直到手术室的灯暗下去的那一刹那,医生从里面出来,摘下口罩,微笑了一下:“手术很成功,之后
好好休养。
郭靖仍旧一动不动,身体却晃了晃。
蒋翼和关超一把搂住他,男孩子的肩膀剧烈抖动,却没有声音传出来。庄远起身,拍了拍郭靖的后背,轻声说了一句:“好了,没事了。
长大,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我们都是从那一天开始才知道的。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十七岁你喜欢谁作者:樱十六 2偷偷藏不住作者:竹已 3苏记(天子谋)作者:青垚 4密室困游鱼作者:墨宝非宝 5你给我的喜欢作者:施定柔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