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58章

所属书籍: 十七岁你喜欢谁

联排结束,所有演员都到台下坐好等选拔结果。
我们入座的这一排正在金媛媛的后面。颜昀从台上下来,跟她耳语了几句,才又回了台上。
念慈神色如常,我低头不去看。金媛媛倒是在宣布结果之前就起了身,跟两个她的朋友一起走了。姗姗奇怪:“她不听结果了么?”
就是这时候,颜昀上台,开门见山说:“就不多说了,我报一下入选节目的名单,按照彩排顺序。”
亦菲一下子抓住了念慈的手,直到颜昀说出《音乐之声》的那一刻一把抱住她,“太好了太好了!念慈谢谢你!”
大家欢呼。
冰晶小声说:“金媛媛的节目在咱们之前彩排,刚才没听到的意思是没选上了?”姗姗恍然大悟:“怪不得她早走了,颜昀提前说也是怕她没面子吧。”
这样的体贴,是颜昀一贯的周到,或者还有其他情愫,除了当事人,没有人明了。我们一时间都没说话。
我想起金媛媛临走前的温柔神色,是被安慰和保护的愉悦,就更无法深究颜昀的深意了。我看向念慈,她看着前方的舞台,笑了笑:“瀛子,有一件事特别好玩。”
“什么?”
“我想要的,我总能得到。只除了我喜欢的人。”“念慈……”
“也可能是,我所得到的一切都是应该我得到的。而喜欢一个人会被回应,从来不是理所应当。”我从不轻忽自己的想法,如果想要就会努力地去争取,所以理所当然地得到。
可这世界只有一件事,无关乎努力,无关乎真挚,无关乎你的迫切。
爱情是一个人的事,我的喜欢,只是我的喜欢,再刻骨铭心,也只是我一个人的事。你只会这样轻描淡写地走过。
这也是理所应当。
台上的颜昀仿佛在另一个世界里,意气风发,对所有的青涩善感无知无觉。
他宣布了结果,笑着说了一句:“今年的校庆节目质量是我见过最好的,当然我也就经历过两届。所以你们要是比我们这届差,也就是我见过最差的了。”
观众席有人笑,有人吹口哨。
颜昀笑着压手,示意可以了,又说了一句:“还有一个月,希望大家努力加把劲儿,在校史上写一笔,至少得让这次校庆是我见过最好的!预祝大家排练顺利!”
这话颜昀说着了,我们那一届的校庆,几乎是后来十年九中所有晚会的典范。其中《音乐之声》的录像每年都会被学弟学妹翻出来,甚至还被多次复排。不过联排过后,我和蒋翼莫名大吵了一架。
那段时间我们似乎总是在吵架,因为丁点的小事就会冷战。那次是我们在录音棚录音,中午的时候,所有人都去吃饭,只剩下我和郭靖还在调试设备,庄远突然折返回来。
郭靖有点奇怪问:“你怎么没去吃饭?
庄远手里拎着三份米粉:“带了几份回来,你们俩趁热吃。”
“你也一起吧。”郭靖过去摆碗筷,庄远和他换了个位置,摆弄一下话筒,唱了《雪绒花》的第一句。声音是深冬的风,冰冷清爽。
我随口和他接唱,仿佛那天在台上一样自然,互看的时候却莫名想起小时候被声乐老师操控的窘迫,不觉都哈哈笑起来。
郭靖招呼:“来吃饭吧。”
我蹦跳跑过去,看着打开的餐盒有点为难。庄远买的是尖椒猪肝码粉,平时是我最爱吃的,可今天大姨妈造访,吃辣会肚子疼……
“我记得你喜欢吃这个是吧?”庄远问。
“嗯是呀。”我跟他笑,挑了一口米粉塞进嘴里。
录音棚的门这时候开的,蒋翼和亦菲进来,男孩子手里拎着一只硕大的袋子,扫了一眼我们和桌子上的米粉,没什么表情把食品袋放在码旁边,身边的女孩子笑盈盈献宝:“来吃煎饼果子和奶茶,好重呢,多亏蒋翼说去陪我买,要不都拿不动。”
我走神咬到一块辣椒,瞬间辣得眼睛发红,嗓子发哽,急忙忙找水。“喝这个。”蒋翼递过来一杯可可。
我不理,一手推开,跑到饮水机前面接了热水,可太急了却烫到舌头。
蒋翼几步走上前,蹙着眉语气不善,“你长脑子做什么的,能不能小心点!烫到哪?
” “不用你管!”
蒋翼气急了捏着我的下巴就要看,我一把推开他,舌头疼得说不出话,却咬牙一颗眼泪也不掉。两个人面对面,我疼得喘气,他脸色铁青也是呼吸紊乱。
郭靖重复了一遍之前的话:“来吃饭吧。”
我拿了衣服转身出门:“你们吃吧,我去找念慈他们。”蒋翼没跟上来。
我沿着录音房的小路漫无目的地走,心里乱糟糟的,不明白到底怎么回事。这么点小事,怎么突然就闹了别扭呢?
那之后两年,我才懂得为什么会难过,然后是再之后很多很多年,我才明白,我们就是从那时候起开始长大的。
我和蒋翼,从出生就同手同脚,终于到了这个年纪,突然意识到自己是独立的个体,不属于彼此,不会完全按照彼此的意愿生长,有太多的事情不可妥协,于是仿佛是从身体里抽出肋骨幻化出完全不受控制的另一个人一样疼痛。
被剥离,失去控制,疏远了亲密,生长痛不只发生在夜里的骨骼,还会撕扯青涩鲜活的心。让我们束手无策,心慌意乱。
我没吃饭,饿着肚子回了录音房才知道蒋翼先回家了,心里更加空唠唠的。
那年过年,蒋翼去了美国,我录音结束的第二天就带着寒假作业去了奶奶家,没有网络,不能登陆qq。冷战的期限就这么被拉长。
除夕的夜晚,赵本山不卖拐,升级卖了车,和前一年比仿佛什么都没变,又变了很多。零点的时候,爸爸的电话准时响起来。
蒋叔叔仍旧是温文尔雅的声音,这么多年不曾变化,问候的语句也不变:“哥哥嫂子春节快乐,身体健康,顺心顺意。瀛子开开心心的,健康长大。”
我爸说:“你们也是,也给长辈带好。”
他们是兵营里锤炼出的莫逆之交,一级战备的时候,彼此交付性命和家人,岁月静好之时一起进入航天城,和聪明漂亮的姑娘谈恋爱,成家,立业,生养小孩,然后照旧一起喝酒烧菜,打牌聊天。
只是两个人变成了两家人。
神枪手和小诸葛就这样收敛了神通,主要技能升级为陪太太逛街和做锅包肉、炸鸡翅,摇身一变成了我和蒋翼的睡前故事的主人公。
蒋翼,我想起蒋翼,趴在电话旁边听那边的动静。蒋叔叔喊:“蒋翼过来拜年。”
那边是脚步声,紧接着蒋翼的声音传来:“黄叔覃姨新年快乐。”
“你也是。”妈妈笑着应了一声,爸爸连答应了几个好字,要把电话给我,我没接。那边蒋翼静默了片刻,径自说了一句:“黄瀛子新年快乐。”
外面爆竹喧天,那边蒋翼的声音却异常清晰。我鼻腔蓦然酸疼,一时间却说不出话来。
奶奶在厨房召唤:“素饺子出锅了,瀛子来吃第一口,一年都清清静静的。”电话那边,蒋翼呼吸声顿了顿,再紧接着,话筒那边说话的换了人。
我坐在桌边,竹筷从白瓷碗里挑了颜色鲜艳的素饺子吃,心里也是一片空白。除夕夜未能问候,春天到来之前,我和蒋翼都没再见到。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芙蓉簟(裂锦)作者:匪我思存 2和你的世界谈谈作者:桃桃一轮 3云中歌3 4花月正春风作者:匪我思存 5来不及说我爱你(碧甃沉)作者:匪我思存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