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57章

所属书籍: 白色橄榄树

    chapter8

    冉雨微的房子是按揭的,买得早,一百平的房子她一个人住。

    家布置得很有格调,但没什么烟火气。她不做饭,饮食都在单位食堂解决。宋冉来了,两人要么下餐馆,要么叫外卖。

    宋冉以前是做饭的。

    初二那个暑假,冉雨微和她当时的外交官男友下班晚,宋冉自己买了菜做好饭,乖巧又得意地等妈妈回家。

    冉雨微回家后看到一桌子菜,半天没说话,随后一个电话打给宋致诚,将他劈头盖脸大骂一通。质问杨慧伦是怎么虐待她女儿的,为什么冉冉小小年纪就会做饭了。

    杨慧伦其实对宋冉很好,好得过了头。

    筒子楼里住的都是宋致诚单位上的同事和文化人,谁家发生点儿大动静逃不过别家耳目。杨慧伦本就没读过什么书心里头怯,又生怕外头人说她恶毒后妈,对宋冉分外好,好得像客人。宋冉也总主动做事让继母高兴,又或证明自己不是客人。这丝微妙的心理也悄然带来帝城。在那位外交官家里,她得证明她不是个来蹭吃蹭住的麻烦客人。只不过她下一年再来的时候,母亲的那位男朋友没了踪影。

    这些年冉雨微谈过好几段感情,但都没有善终。至今孑然一人。

    两人点了外卖日料。宋冉发现冰箱里有几瓶不错的柚子酒,加了冰块喝上。

    冉雨微给自己倒上红酒,问:“你这几天满城跑,忙什么呢?”

    “查点儿历史资料。东国的,太难找了。”其实她联系了知名畅销书策划人罗俊峰,但她不想让母亲知道,“都在跑图书馆,之前在梁城没找到。”

    冉雨微适时地回到之前车上聊的话题:“帝城的资源,梁城真比不了。你要想好好发展,得来这儿。”

    宋冉仍是抵触,不知是抵触帝城,还是抵触冉雨微。或许在她眼里,帝城就等于冉雨微。她说:“我没什么大追求,现在这样挺好。”

    “我看你跟你爸一德行。”

    “我是他女儿,当然跟他一个德行。”

    冉雨微抬眸看她,四十多岁的女人眼角有着化妆也藏不住的鱼尾纹,她冷道:“你是他女儿,就不是我女儿了?”

    宋冉有些受不了,低声:“你能别跟小孩儿一样吗?”

    冉雨微哼笑:“翅膀硬了。”

    宋冉无话可说。

    当初冉雨微和宋致诚争抚养权,宋致诚拖着不肯离婚。冉雨微恶心出轨的老公恶心得不行,只为能尽快离婚北上,放弃了财产分割也放弃了宋冉。那时的小宋冉才两三岁,扶着墙根,边跑边啕嚎大哭喊妈妈。

    冉雨微一字一句:“是宋致诚背叛了那个家。”

    这是她这辈子最大的伤痛和失败。

    当初她不顾父母反对嫁给除了才华一无所有的宋致诚,结婚不过三年多,又不顾父母反对净身出户毅然决然离开梁城,孤身一人去帝城打拼。

    怪她太骄傲,无法忍受践踏自尊似的婚姻失败。至今都不肯回梁城。和父母的关系也恶化到极点,直到二老相继去世。

    而宋冉虽然从小就知道爸爸是背叛者,但长期和父亲同住生活,一个从不亏待她真心爱她的父亲,她无法去像母亲那样仇恨他。

    冉雨微重新倒上半杯红酒,问:“你想待那儿就待着吧。宋致诚有没有说什么时候给你买房子?”

    宋冉不吭声,不明白为什么母亲的每句话都能刺痛她。

    “你外婆的房子是你舅舅的,冉池还在读书,你能住上一两年。等他长大要成家的时候,你就得腾出去了。”

    宋冉说:“不是还有几年么,过几年就买房子了。”

    “就你那四五千的工资,买得起?”

    “买不起租呗。还能睡大街?”她索性把她这辈子都不用的逆反劲儿全发挥出来。

    “行。”冉雨微说,“有出息。”

    在帝城的剩下几天,冉雨微没再提这事儿。

    期间宋冉见过罗俊峰一面。罗俊峰是业内知名的图书策划人,打造过数十本畅销书,从人文学科到奇闻小说,从心灵旅途到历史杂谈,涉猎广,品质佳,皆是国内上乘。

    他是个优雅从容的男人,三十多岁,一身白衬衫,戴副黑框眼镜,精英气质中不乏一丝文化气息:

    “《战前#8226;东国记》我一集不落地看了,这故事很值得书写。虽然纪录片有它客观呈现的方式,但在我看来,图书作者主观的心灵感受也是十分宝贵的。”

    宋冉很赞同。做节目时她略去了太多个人感想,那恰恰是她想书写的。

    “不过,《战前#8226;东国记》这个题目太硬。”

    “我想叫《东国浮世纪》,被领导改了。”

    “我喜欢你起的名字。”罗俊峰说,“战争记录题材的书在市场上很短缺,好好运作是容易起来的。战地记者,还是女记者,这很吸睛。不过,抛开这些东西,本质还是要回归作品内容本身。”

    宋冉轻轻点头:“好。”

    “你还会再去东国吗?”

    “看单位安排,怎么了?”

    “从做书的角度,没有后半段,故事就像没写完。你懂我意思么?”

    和罗俊峰见面的事,宋冉没跟母亲讲。她期待写出一本好书,又害怕自己的能力配不上。事情未定之前,保密比较好。

    母女俩不讨论正事的时候还能和平共处。可由于冉雨微的工作性质,她大体上是个说教管束型的母亲。一旦闲下来和宋冉相处,对她的工作社交未来规划事无巨细都要聊上一聊。只聊还好,可她有太多的意见和不同观点,控制欲又强。两人每每闹得不欢而散。

    四天后,宋冉回了梁城。冉雨微送她去机场,送到出发层,她车都没下,挥挥手说声再见就走了。

    宋冉看着她的白色汽车消失在路上,不禁叹了口气。

    回到梁城,雨早就停了。

    上周的暴雨仿佛终于把天上的水倾倒干净。天空湛蓝得没有一丝云彩,只有漫天毒辣辣的阳光。

    一出机场,空气炙热而潮湿,扑面而来,像走在大中午没有风的沙滩上。

    这就是她生活了快23年的梁城。总是离开,却又总是回来。

    宋冉乘车回到青之巷,已是黄昏。

    巷子里霞光满天,散着金银花香。到了家门口,隔壁在打地坪,她好奇地凑过去问:“王奶奶,你家做防潮层啦?”

    “是嘞。后头不会再下雨了。趁早做了。”

    宋冉瞥了眼在屋子里劳作的施工队,小声问:“他们做得好么?”

    “蛮好诶。张奶奶徐奶奶家都是他们弄的。价格公道,很讲良心的。”

    宋冉说:“我家也想弄呢。一直找不到施工队。”

    王奶奶听言,立刻热情帮她张罗。

    施工队的队长老李五十岁左右,面相和善。老李以前在中X建工集团江城分公司做建筑质检工程师,内退得早,闲不住就组了施工队接活。搞了一辈子工程的人,宋冉自然放心,很快就跟他约好周末来施工。

    第二天是工作日,早晨八点太阳已升起,晒得院子里的树叶直亮油光。

    宋冉出门前带上李瓒的那把大黑伞。她很喜欢那把伞,简洁,伞面大,厚重,拿在手里很踏实的感觉。

    一天的工作终于完成,一下班她就抱着伞坐公交去了警备区。

    七月初,落雨山上草木茂盛,大片大片遮天蔽日,野蛮又疯狂。叶子绿油油沉甸甸,仿佛吃饱了阳光雨水后的餍足。

    宋冉看着满山的绿色,心情很不错。

    下了公交穿过马路进了警备区,里头空无人烟。只有夕阳挂在操场外的矮楼上,散发着最后一丝余热。

    宋冉走到那块空地上,大部分车都开走了,她的车边停了辆军用车,威风凛凛,把她的小奥拓衬得分外娇小。她看了眼军车的车牌,正是李瓒上次开的那辆。车门紧闭,里头没人。

    她慢吞吞走过去,边走边四周望,附近静悄悄的,没有人影。

    她走进一棵树的阴影里,原地站了好一会儿,摩挲着伞的手柄,最终将伞放在军用车的车前盖上。

    她开了奥拓车门坐上去,一头靠在座椅上。座椅靠背炙热地烤着她的后背,车内温度很高,她打开空调冷却一下。

    出口风呼呼吹着风。

    那栋灰白色的楼房墙面上笼着一层夕阳,很安静。楼后面是茂密的山林,树叶肥绿。她忽地想起东国,那大片大片的覆满灰尘的橄榄树林。

    车内温度完全降下来了,她看了眼手表,过去近十分钟了。

    她没法等太久,大门口的守卫会起疑。她看了眼隔壁车上的黑雨伞,终于坐直身子,准备拉安全带,余光却瞥见那栋楼拐角后走出来一个人。

    短袖作战服,腰带,长裤,军靴,很熟悉的身影。

    宋冉立刻松了安全带,伸手调小空调,装作刚上车的样子。

    李瓒朝这边走来,因逆着夕阳的光,他微微眯着眼。待走近,他看见了车里的她。

    宋冉将车窗玻璃落到底,打招呼:“李警官。”

    他微点了下头,问:“来开车?”

    “嗯。”宋冉说,“在这儿放了一周,添麻烦了。”

    “没有的事。”他笑了下。

    宋冉发现,他时常会笑,但从不是大笑,总是温和的,淡淡的,如微风一样。

    却又像是……出于礼貌……不会更近了。

    “还有那伞,”她伸手指一下,“带来了。”

    车前盖上的长伞被她收起来了,每片伞面都捋得整整齐齐排列着,卷紧了,拿伞带扣得严严实实。

    他开了车门,把伞放进去,屈身在座位间翻找东西。

    约莫十秒钟,他关上车门,手里拿了两本书,还有两瓶水。

    他递给她一瓶。宋冉趁这功夫迅速一瞥,看清他手里拿着是高阶的物理和化学书,还是英文版的。

    喜欢读书啊……

    “谢谢。”她接过水,说,“还有上次,也要谢谢你。”

    “上次?”李瓒微抬眉梢。

    宋冉解释:“薄可塔。”

    “噢……”他随意应了声,把书放在车前盖上,拧开那瓶水喝了一口。男人仰头时下颌弧线硬朗,喉结上下滚了一遭。

    宋冉移开目光,看向他手里的白色小瓶盖。

    他只喝了一口,盖上盖子。而后看向她,目光很安静。但毕竟是军人,无声的眼神也有隐约的力量。

    宋冉缓缓开口,继续话题:“我找了很久才找到薄可塔毁坏的资料,太冷门了。你对东国历史有研究?”

    李瓒拧紧那瓶盖,淡笑一下,说:“当地人讲的。”

    宋冉一愣。

    他拿上车前盖上的书籍,轻敲了敲车盖,颔首告辞:“先走了。”

    “……嗯。”

    “噢……”他刚转身,想起什么又一步退回来,问,“我绳子还在你那儿吗?”

    宋冉:“啊?”

    他摆摆手:“丢了就算了。”

    “啊。在的。”她忙说,“但在我家。”

    她撒谎了,那红绳就在她随身的包里。

    她垂了垂眼睫,又抬起,说:“我没带在身上,下次还给你?”

    “好。”

    宋冉追问:“下次怎么还?”

    他想了一下,问:“有纸笔吗?”

    “有。”

    宋冉低头在包里翻纸笔,心虚地避开里头躺着的那条红绳。她把便签本和笔递给他。

    他走过来,将水瓶和文件夹放在她车顶上,接过纸笔了,微俯身,压在她车窗舷上写字。男人的身影一下子就罩住窗外的天光。

    宋冉抬眸偷看他低垂的脸,眉骨很高,睫毛很长,肤色很健康,不会过分白皙,也不黝黑。

    他很快写下一串数字,笔尖轻敲一下纸面,直起身子。

    她视线自然移向便签纸,上头写了个“李”字,后头跟一串电话号码。

    他说:“麻烦了。”

    她接过来:“应该的。是我不好意思,不小心扯下来了。”

    他淡淡莞尔,不置可否。

    “那绳子保平安的么?”她问。

    “嗯。”他想起什么,又伸手找她要纸,“要是我出勤,打另外一个电话。”

    宋冉把纸给他,见他低头认真写号码的模样,略一迟疑,说:“亲人送的吧?”

    他起初没答,写完了给她时,才抬眸看她一眼,说:“嗯。”

    宋冉心一横,说:“那我也留个电话给你,万一我忙忘了,你提醒我一下。重要的东西,还是别再丢了。”

    “在地雷区清出一条路。”

    “普通人理解的排雷可能是把雷区的雷全部清除干净。”

    “实际操作难度很大,通常不这么做。地雷安装成本低,排查成本高,需要投入大量人力物力。一般清出隔离区就行。”他回答问题时,很认真看着她,眼神一刻不移。比平时那个温和爱微笑的阿瓒要严肃些许。

    宋冉迎着他的注视,努力集中注意力:

    “您觉得这项任务的危险系数有多大?”

    “可以说简单,也可以说危险。操作熟练后,只需按部就班进行。但找雷的过程很漫长枯燥,容易懈怠粗心。”

    她点点头,手臂因为始终举着话筒而有些酸涩:“除了这些,你们在东国执行维和期间,还有其他种类的任务方便透露一下吗?”

    “主要还是保护平民、无国界医生、红十字会……”李瓒答到半路,瞥了眼她手中的话筒;他稍稍调整一下坐姿,顺手将话筒从她手中抽出来拿在身旁,“排查城市内部安全隐患,如炸.弹,自杀式袭击……”

    他一套小动作做得很自然,双目仍注视着她,平静讲述着。

    她的心却像微风经过的湖面,起了丝涟漪。她又低下头看本子了,短暂调整后抬起头重新看向他,继续下个问题。

    采访不长,七八分钟就临近结束。

    只剩最后一个问题,“会参与战争吗?”

    “目前不好下定论,看局势变化。如果参与,需要得到东国政府授权。现阶段做的还是国际援助和维和方面的事情。”

    他答完后,平静地和她对视两秒,继而缓缓一笑,放松地指指她手中的本子,说:“没记错的话,这是最后一个问题?”

    “你记性真好,是结束了。”宋冉松了肩膀,“谢谢配合。”

    “客气。”他把话筒递给她。她接过来,关掉开关。

    “没事儿了。你可以走了。”她说着,转身盖上笔帽阖上笔记本卷起话筒线。

    李瓒没走,指了下三脚架和摄影机,说:“这个要收么?”

    宋冉不好意思了,忙道:“我自己收拾就行。”

    李瓒指着一个按钮:“关这儿?”

    “……嗯。”她点点头。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司宫令作者:米兰Lady 2和空姐同居的日子作者:三十 3洋房里的猫先生(嗨,你的锅铲)作者:映漾 4我的漂亮朋友作者:陈果 5香寒作者:匪我思存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