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43章

所属书籍: 白色橄榄树

    外头传来车响。院门外停了辆面包车,下来两三个工人,是约好来给家里加防潮层的施工队。

    说好的九点到,一分钟都不差。

    老李退休前是做建筑质检师的,长期风吹日晒,肤色要比普通人深一些。但样貌端正,依稀看得出年轻时是个俊男子。

    他做事利索,很有经验,进屋看一圈,地坪墙角摸一遍,很快就给出几个施工方案。耗时耗费、利处弊处分析得清清楚楚。末了,给宋冉推荐一个性价比较高的选择,一天就能把事情办好。

    宋冉采取后,老李带着三个工人把家具搬开,拿机器撬水泥地坪。

    很快地坪全掀了,露出底下潮湿的砖块泥土。他们干活速度很快,半点不偷懒。宋冉对他们印象很好。

    施工声音大,她也没法看书,索性坐在一旁看他们搅拌砂砾。

    “大伯,那是什么呀?”她指着一卷黑色的东西问他。

    “防水卷材。”老李话不多,但说到工作就开了话匣子,“北门街这边地势低,潮气重。水泥砂浆铺了怕不够,得多加一层卷材。外墙内墙的勒脚我也给你做双重防潮,下回梅雨季节就不会湿趴趴了。”

    “噢。”宋冉坐在台阶上,托着腮问,“大伯,王奶奶说您是江城人,怎么来梁城了呢?”

    老李擦擦头上的汗,笑道:“儿子在这边。”

    这时一个工人插话:“老李叔的儿子可就厉害喽。宋小姐,你肯定猜不到他做什么工作。”

    宋冉来了兴致:“做什么的?”

    “军队里拆弹排爆的精英分子。国家重点培养的,帝城军区一直想挖过去,江城军区不肯放。”

    宋冉:“这么厉害?!”

    “对啊。才二十三,就立了几次二等功。以后是在部队当大官的料子。啧,老李要享福啰。”

    老李笑得眼睛弯了起来,摆摆手:“现在厉害的年轻人多,别让宋小姐看笑话。”

    “大伯您太谦虚啦。”宋冉说,“您肯定很会教育孩子。”

    “那倒没怎么教,都是天生的。”

    下午五点多,防潮层做好,地坪也重新铺好了,平平整整没有半点瑕疵。

    老李说,五六个小时水泥地会全干。晚上他手下的工人过来打磨养护一下,再连续养个几天就好了。

    等施工队离开,宋冉才想起找那纸条,找了半天也无果。她不禁怀疑纸条怕是和在水泥中打进了地坪里。

    没办法,只能等李瓒联系她要绳子了。

    次日是周一。

    梁城卫视的《战事最前线》播出两个月后,临时下线了。

    开战六十多天,东国战事进入僵持状态,社会关注度明显下降。一场仗打来打去没完没了,有个什么劲儿,观众将目光投向股市。最近股票行情不错,往里边瞎扔钱都翻倍,大街小巷连卖菜的阿姨都在聊财经。

    各大卫视纷纷开辟专栏播报股市分析,梁城卫视也不例外,专门增设了财经版块。《战事》下线后,附属的《战前#8226;东国记》也播完最后一期。

    放送完毕那天,同事们聚在办公室里讨论股票,宋冉坐在电脑前查看《战前#8226;东国记》的官微。

    今天最后一期,网友留言不少,赞美幕后人员的用心制作,感谢记者们的真实呈现。

    宋冉一条条翻看。

    “冉冉,要不要买股票?”小冬叫她。

    宋冉抬起头,笑笑:“我不懂。”

    “不用懂。最近买什么都涨,好多人都挣了钱。”

    “真的。我投五千都挣了八百。”小春说,“沈蓓的三十万现在涨到三十八万了。”

    宋冉工作才两年,没什么积蓄,也不指望天降横财,说:“股市有风险,还是算了。”

    沈蓓拿吸管搅了搅咖啡:“想挣钱就得冒风险,哪有稳赚的事啊。”

    宋冉没说话,小秋玩笑道:“你这个轻轻松松能从家里拿几十万的小富婆就别说话了啊。”

    沈蓓笑起来,这时,主管刘宇飞叫大家开会。

    上半年度的优秀记者评下来了。除开记入档案的表彰奖,还有一笔上万的奖金。

    走去会议室的路上,小夏轻声对宋冉道:“冉冉,现在是牛市,股票靠谱的。你拿了奖金抽一小部分试试水,当理财呗。只挣死工资,哪里攒得住钱?”

    宋冉好笑,说:“还不一定是我呢。……不过,要真是,那就听你的。”

    会上,刘宇飞提了一嘴《战事最前线》暂停播出的事。

    台里打算新做一个军事新闻节目,周播性质,每一期内容都进行深度挖掘。关注国际战争的同时也宣扬中国军人在海外的英姿。

    刘宇飞说:“在东国的前一批记者马上要回来了,在座有自愿去东国的在周五之前提交报名表,统一组织培训。”

    大家都没立刻表态,各自心里打着算盘。

    刘宇飞说完,会议进入重点环节。他宣布了上半年度优秀记者奖的归属——沈蓓。

    众人心有讶异,又不全然意外。这种奖,用脚趾头想都是给后台硬的人。

    宋冉沉默地接受了现实。毕竟沈蓓在国内的工作也做得不错。

    同事们对宋冉抱了丝同情,但散了会也没说多余的话。都是同事,职场上说闲话万一传出去对谁都不好。成年人了,这点儿道理还是懂的。只有小秋给宋冉发了个拥抱安慰的表情。宋冉回了一个大笑脸,表示没事。

    沈蓓许是心底有数,邀请众人去吃火锅,说深受大家照顾,以吃饭表示感谢。这等好事众人自然乐得参与,纷纷夸沈蓓大方。

    沈蓓选了家高档的火锅店,是平时电视台招待宾客的级别。同事们更加开心,连连说“破费了”。

    小夏说:“你这奖金恐怕要吃掉一半了。”

    沈蓓笑:“应该的呀。本来就是大家的帮忙,不然工作哪那么顺利。”

    玻璃墙分割的包间宽敞又有格调,挂满红色黑色的长流苏。十多人围桌一桌,一人面前一个小锅。

    沈蓓身边留了一个空位。

    小冬问:“还有谁来?”

    “我男朋友。”沈蓓满面笑容,帮他点了个麻辣锅。

    众人哗然:“你有男朋友?!我们怎么不知道?!”

    “你们又没问,难道我主动逮着人说啊。”

    小夏八卦心起:“做什么的?”

    “当兵的。”

    小春:“这么酷?!”

    小秋:“难怪你上次跑去江城军区,是不是借着工作偷偷见男票?”

    沈蓓:“不是啦。”

    小冬:“当兵的是不是长很帅?”

    “机关枪似的,受不了你们了。”沈蓓咯咯笑着起身,“你们点锅底吧,我先去洗手间。”

    宋冉也正好要去。

    路上,沈蓓亲昵地挽了下她的胳膊,脑袋往她肩上靠了靠。宋冉懂她的意思,抿唇一笑。

    沈蓓是个养尊处优的大小姐,平时花钱大手大脚,这点儿奖金她真不在乎。可台里看她背景,要给她好处,她也不可能跑去跟领导说不要。

    社会本来就是不公平的。自己多努力呗。

    洗手间里,沈蓓对着镜子扑粉涂口红,补好妆,洗完手,发现抽纸居然用完了。

    她捞了两下:“居然没纸了?”

    “我有。”

    宋冉从包里掏出纸巾,不小心带出一根红绳掉在洗手台上。

    沈蓓捡起来看一眼了递给她,随口说:“你这绳子跟我男朋友的一样。”

    宋冉心里一个咯噔,隐隐发慌,却又觉得不会那么巧。

    回到包间,小火锅和各式菜品都上桌了,只等沈蓓的男朋友到场。

    宋冉坐在原地,心里越来越不安。

    火锅还没煮开,沈蓓忽然伸长脖子,眼睛一亮,她直起身,朝包厢门口的方向招手:“这儿!”

    宋冉随着众人回头,看到他的一瞬,她心凉透了,像被人兜头浇了一桶冰水。

    李瓒走进来了,他嘴角抿成一条微微弯起的礼貌弧线,冲众人颔首,边说:“抱歉,来迟了。”

    他走到沈蓓身边坐下,

    沈蓓笑道:“不迟。时间刚好。”说着将热毛巾递给他。

    李瓒接过毛巾擦手,嘴唇仍轻轻抿着,因不习惯一桌子的陌生人而显得稍微有些沉默安静。他擦着手指,扫视一圈桌上的人,这才看见坐在斜对面的宋冉。

    他冲她淡淡弯唇,微点了下头打招呼,就此移开目光。

    仿佛是出于天生敏锐的嗅觉,他目光从小轿车驾驶座上扫过时,察觉出了异样。

    车内的黑衣男子与他对上目光,电光火石间,两人都有所警觉。

    李瓒抬手示意他停车,另一手摸到腰间。黑衣男子一刹间踩动油门,而李瓒转瞬间拔枪、瞄准、扣动扳机。“砰”,小轿车右前轮胎被打爆!

    车子猛地倾斜转向,撞向李瓒所站的路边。黑衣男松油门,控制方向,再踩油门欲逃上大道。车辆转离那一霎,李瓒两三步冲上去,纵身一跃跳上车前盖,“砰”地一声开枪,挡风玻璃炸开半截,李瓒滚进驾驶室。回头一看,后座上装着炸.弹。

    袭击者拔枪瞄向李瓒,李瓒挡掐住他手腕要卸他枪。但对方也不是吃素的,力量惊人,两人扭打较量成一团。

    “砰!”

    剩下半截挡风玻璃爆裂开,碎玻璃飞溅,划伤两人的脸。

    血腥味激起男人的斗志,彼此都红了眼,手上更加较劲,油门一踩到底,在街上横冲直撞。

    庙宇门口的东国兵冲上来阻拦,李瓒吼了声:“炸.弹!”

    士兵不敢朝车上开枪,只能打轮胎。

    汽车疯狂颠簸,毫不减速,一路冲进大巴扎。

    商人、小贩、顾客尖叫着四下逃窜;布匹、香料、烤饼砸满车身。

    袭击者的目标正是周末拥挤的集市,一冲进人群中央就猛踩刹车,惯性将扭打的两人甩撞在轿车控制台上。

    袭击者扑打着去抓摁炸.弹按钮;李瓒扳住他执枪的手,一拳重捶在他脸上,黑衣男往后一仰,手中的遥控器飞上控制台,干脆双手抓枪去打炸.弹。李瓒死死扼住他手往上一扭,“砰!”,子弹打破车顶。李瓒扼制着他的手,一脚踹到控制台上,遥控器从破碎的挡风玻璃里飞出去。他又一脚猛踹袭击者膝盖,后者惨叫一声。李瓒趁机踩向油门,汽车重新加速,在大巴扎里继续冲撞向前。

    宋冉赶到集市天棚里头,只看见汽车轧出一摊混乱破碎的路,冲出了大巴扎。而人们瑟缩地挤在那条“道路”两旁,惊魂未定。

    宋冉踩着一地的货架木头香料布匹,狂奔出去。

    她听见一连串的枪声,一声声穿透她的心。

    这条路太长了,尽头的集市出口白光一片,那是室外灿烂的阳光。她竭力跑出去,却在冲进烈日下的那一瞬,听见远方轰然的爆炸声。

    她面前的这条街安然无恙,人们惊恐地望着天空。

    车已经开出几条街了,看不见爆炸地。

    宋冉的心猛地往下坠,拼了命朝那方向跑。

    她跑了不知多远,上气不接下气地赶到——那是一处小商店街,赶来的政府军已拉起警戒线。宋冉想进去看,但不被允许。而四处涌来的各国记者们提醒着她:要开始工作了。

    她用力闭了闭眼,让自己先稳定住情绪。

    她和其他记者一样出示了记者证,但只能在外圈报道。里边景象太过血腥。除了本国的几个记者,其他人不得靠近。

    宋冉在一堆外国记者中占到一个无视线阻挡的位置,迅速支好各类器械,同国内进行卫星连线。

    信号连接的过程中,她扫视周边的环境。

    街道被炸得稀巴烂,燃烧的垃圾和衣物满地飞滚。那辆车已炸成燃火的废墟,离炸.弹最近的两家商铺被炸成黑窟窿,门板上墙壁上火苗飞舞,士兵拿着灭火器在灭火。

    街心中央,几具尸体横七竖八躺着,有的肢体已分解开,血腥味满街飘荡。军人和医生在人堆里寻找着还有救的人。死去的成了被弃者,没空去管。

    宋冉第一次见到这种场面,愤怒,恶心,悲痛,无助……胸腔内各种情绪翻涌。她双眼通红,几欲作呕。

    可耳机里传来前方讯号:“宋冉?听得到吗?宋冉?”

    她迅速回头,咬着牙瞬间调整好状态,对着镜头连线完毕,开始清晰陈诉:

    “当地时间九月十日上午十点三十二分,东国中南部加罗城发生一起自杀性爆炸袭击,确切伤亡数字需等官方公布。目前还无法推断自杀者来自哪方势力……”

    她身边一排外国记者,纷纷在跟自家电台通讯。大家互不干扰。

    宋冉口播完成,又传送完现场影像后,耳机里传来信号切断的声音。

    她准备收拾器材,却正好看见清理尸体的士兵抱起一个小孩子放去路边摆好。那孩子小小一只在士兵怀里,仰着头,小手小脚垂吊着,像只破布娃娃。

    士兵将他摆在路边,摸摸他的头,转身去抱别的尸体。

    宋冉吸一口气,扶着三脚架撑住自己,深深弯下腰。

    她勉强支撑着站直起来,这时,几个熟悉的中国兵出现,在帮忙搬运尸体。那股深深的恐惧再度涌上心头。

    宋冉突然朝警戒线内冲去,立刻被东国兵拦住。她眼看着士兵们仍在给那辆燃烧的车灭火,急得不行,正巧有个中国兵走过,她一把抓住他,问:“李警官呢?他在不在车里?!”

    “谁?”

    “李少尉。李瓒!”

    “送去医院了。”

    宋冉脑子一懵,转身就跑。

    三十八度的高温,一公里的路。她背着重重的器材包一路跑到尽头,冲进医院。

    四周一片混乱,到处都是伤者,血肉模糊的,皮开肉绽的,断腿断脚的。

    孩子的嚎哭声,大人的惨叫声不绝于耳。医生护士人手不够,四处扯着绷带喊叫着找帮手。

    宋冉脸上已全是泪和汗,她满医院地找,找一个中国人,哪怕随便一个中国人。

    目光所及之处,那些受难者的伤口仿佛在她身上对应的部位撕裂着。她快疼死了。

    她路过一个盖着白布的人,颤抖着掀开去看,又吓得迅速阖上。

    “对不起!”

    到处都是哭声,她也跟着哭,一边哭,一边拨开重重人影去寻觅。

    终于,在走廊尽头出现了熟悉的迷彩服和军靴,还有那衣服上鲜红的国家标志。

    那士兵躺在移动病床上,整个人在抽搐,两个医生摁着他的胸口给他止血。

    宋冉冲过去,是江林。他胸前血肉模糊,人却还是清醒的,痛得整张脸都扭曲了。

    宋冉整颗心被撕扯了一道,不敢多看,捂着嘴转过身,眼泪不止。

    泪眼模糊之际,却见李瓒拎着一包绷带站在几米开外。

    他脸上破了几处伤口,衣服上也沾着血,但人看着没什么大事。他有些吃惊地看着她:“怎么了?”

    宋冉望向他,张了张口,却一句话说不出来,扭过头去,眼泪就哗哗而下。

    李瓒原地站了两秒,走上前来,看看正在接受治疗的江林,再看看哭得不成样子的宋冉,愣了半晌,又低声问了一遍:“怎么哭了?”

    宋冉垂着脑袋不回答,胡乱抹一把眼泪,转身就跑了出去。

    ……

    宋冉坐在医院后门的台阶上,脸上泪痕已干,沾满烟灰尘土。

    后门的街道上人来人往,看上去一些都很寻常。

    一个男人跨坐在摩托车上,跟路边香料店里的老板聊天;一个女人牵着一对儿女走过,小孩子欢快地唱着歌;公交车站旁,两三男女等着车,表情漠然。

    大家早有准备。这一天迟早要来。

    叛军和恐怖分子势力已渗入南方。

    能逃的早就逃了,留下的都是走不掉的;无钱无势,毫无退路,只能漠然站在原地,等待命运的降临。

    身后传来脚步声。

    李瓒走下台阶,坐到她身边,递给她一小块沾了水的绷带。

    她仓促看他一眼。

    “擦擦脸。”他说。

    宋冉擦了擦被泪水糊住的眼睛,又把脸颊抹了一遍,白色绷带很快沾满灰土。她低着头不说话,很难过的样子。

    李瓒看她半晌,又看向远处,轻声说:“江林没事了,你别担心。”

    宋冉撕扯着手中的绷带,心里千回百转,却无话可说。

    满心哀怨,纠结成一句:“我是哭今天每一个受伤的人。”她卷着手中的湿绷带,一下一下用力擦着脏兮兮的手指,说,“今天……太惨了。”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冰糖炖雪梨作者:酒小七 2可摘星作者:一两 3月歌行(奔月)作者:蜀客 4将军这样不得体作者:棠粒儿 5永安调作者:墨宝非宝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