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47章

所属书籍: 白色橄榄树

    “走的。”宋冉抬头,匆匆回答。

    目光与他交错的一瞬,他便移开了,抬脚上了楼梯。

    宋冉回头看一眼摁灭在烛台上的烟蒂,攥紧手心的打火机,跟随他上去,出了地下。

    穿过幽暗的一楼大厅,白花花的阳光劈头而来,刺激得她眯上了眼。她抬手挡住光线,见李瓒已走下台阶,跨坐上路边的一辆军用摩托车,戴上头盔,微抬着下巴,系着头盔带子。

    侧脸的轮廓有些淡漠。

    宋冉上了自己的车,里头被烈日炙烤得像桑拿房,她心上凉飕飕的,落下车窗,很快启动,驾车离开现场。

    起步时她瞥了眼后视镜,李瓒正低头往手上套着黑色的作战手套。

    车开出去没多久,她听见后方重型摩托车的声响。再瞥一眼后视镜,李瓒驱车过来了,似乎和她走的是同一个方向。

    宋冉深吸着气,抿紧嘴唇。走到前方十字路口,正好碰上一帮挖壕沟的军民要过马路。宋冉提前避让地停下了车。摩托车的马达声由远及近,刚好到她车窗外,刹停。

    李瓒斜斜地拿单脚撑地,背脊微弓地匐在机车上,等着那帮人走过。手指无意识地拨弄着车把手。

    宋冉目不斜视,盯着挡风玻璃外静止的雨刷器。

    经过的东国军民看见宋冉这亚裔姑娘,都好奇地打量,带着善意的笑容议论纷纷。

    李瓒见了,偏头看一眼宋冉,她侧颜安静,因众人围观而面颊微红,耳朵边上也染上了霏霏的粉色,唇上还冒着细汗。

    几个当地人看见李瓒的军装,热情地向他打招呼,敬着并不标准的军礼。

    库克兵在东国是很受尊敬欢迎的。

    李瓒也冲他们淡笑了一下。

    宋冉抬眸看向窗外,正好看见他侧脸上的笑颜,唇角弯起的弧度不大,却是真心实意。

    他察觉到什么,目光将要移过来,她已迅速移开视线看向前方。心脏砰砰跳,就怕被抓包。车前已经没人了,她手忙脚乱踩动油门,驶过十字路口。

    四五秒后,后方的摩托车也启动了,加速飞驰而来。

    一车一摩托,在空旷的大街上飞速行驶。

    拐弯绕路,穿街走巷,远方交战区的枪响成了背景音;街上只有摩托车的轰鸣和汽车轮胎滚轧水泥地面的声响。

    但汽车终究是汽车,高速之下难免不稳。宋冉拐过一条颠簸的大道,没再加速。以为李瓒会超速过去,可他竟也没有,就那样并排和她行驶着,一路到了战地医院门口。

    宋冉的车停在路边,李瓒的摩托刹停在她前一个身位。

    他拔下钥匙,摘掉头盔下了摩托,回头看她,问:“生病了?”

    “没有。”她摇头,“来采访。”

    “嗯。”

    “你呢?”

    “看朋友。”

    “哦。”

    他不太自然地微抿着唇,对她点了下头算是打招呼,转身走向了医院。

    宋冉从后座拿上自己的东西,锁了车。

    医院门口,不断有伤者从战场上送过来。宋冉已习惯这样的场面。她今天是来采访裴筱楠的。虽然她在东国接触过不少无国界医生,但这是第一次碰见中国籍的。再加上昨天的那段经历,裴筱楠的故事很值得书写。

    她打听到裴筱楠的病房,走过去的途中心有戚戚,怕在她的病房里看到李瓒。但很快打消念头,这个想法未免太过无厘头。

    战地医院由曾经的中学改造而成,教室成了病房,一间房里摆放着一二十张病床。

    宋冉经过重症病房时,看到里头的伤者断臂断腿的,面目全非的,痛苦的哀嚎声、呻.吟声不绝于耳。

    她快步走过,去到轻症病房。

    这边稍显轻松一些。

    窗外树丛茂密,微风轻拂。室内吊扇呼呼转动,凉爽通风。

    有的病人在闲聊,有的则在休息。

    裴筱楠脚上缠着纱布,坐在床上吃橄榄片。

    她正无聊呢,见宋冉来,大方地把自己受伤的脚给她看,说:“没关系,放心拍照。”

    宋冉自然没拒绝,又问:“你脚受伤严重吗?”

    “怎么说呢,”裴筱楠砸了下舌,“小趾头没了一截。但也算是万幸。幸好那人没瞄准,不然脚上穿洞,可以挂铃铛了。”

    她豁达淡定,宋冉也忍俊不禁。

    裴筱楠知道宋冉是为采访而来,毫无保留给她讲了自己的故事。

    说工作中面对的通常是战场上的伤兵、因饥饿抵抗力下降而感染瘟疫的患者、以及大量在恐怖袭击中受伤的平民。

    “阿勒城人口多,恐怖分子经常搞袭击。我来这半年就死了上万平民,伤的就更不用说了。前段时间政府军弱势的时候,恐怖分子在阿勒西北郊建了据点。不知道这次保卫战能不能把他们清了,不然是个祸害。”

    裴筱楠还说,她自己并没有什么维护世界和平拯救苍生的大理想,只是因为男友出轨她同科室的学妹,她忽然想换个环境,就跑来东国了,结果一待就是大半年。

    后来呢,在战地医院里,她发现一切都很纯粹,没有背景后台,没有红包利益,没有勾心斗角,没有医闹讹诈,没有医院系统的一切黑幕,一切都回归到了最原始最纯粹的治病救人。

    裴筱楠摸了一下香烟,想起在病房,又放回去,轻叹道:“在这里,我才感觉自己是个医生,只是个医生。你懂我的意思吗?”

    宋冉点头:“我懂。”

    又问,“不过,在这里这么久,会寂寞吗?”

    裴筱楠失神半晌,忽而轻淡一笑,说:“我这种人,怎么会寂寞?”

    她讲了一两段她的暧昧经历,毫不避讳地说:“他们都很可爱,现在回想,挺浪漫的。而且还让我发现,以前我那男朋友就是个渣。我指的是战斗力。”

    宋冉自然知道这个“战斗力”是什么意思,问:“那有让你真正心动的吗?”

    回答却是摇头。

    “文化不同,很难触碰到内心深处。”裴筱楠略有惋惜,眼中也闪过一丝落寞,“不过……”她忽又极淡地弯了下唇。

    “什么?”宋冉问。

    她轻摇手指,未答。

    宋冉正要再问什么,却见裴筱楠眼神凝聚了一下,她拂了拂耳边的碎发,不自觉坐直了身板,肩膀外扩,胸部挺起,调整出最美好自信的仪态,看向她身后。

    宋冉顺着她目光回头,就见李瓒走进了病房。

    她心头一个咯噔。

    李瓒原本并没看向这边,或许是感受到什么,眼风扫过来。他唇角弯起一丝只能说是礼貌的微笑,点了下头算是打招呼,而后径自走向隔着他们两个床位的一个白人旁边。那白种人金发碧眼,手臂上打着绷带。应该是他队友。

    裴筱楠压低声音,说:“他是库克反恐怖武装里的雇佣兵,只有前特种兵才能入选。很厉害。你要想了解这一块,可以去采访他。”

    宋冉低低地“哦”了一声。

    她别着头,没有看李瓒,脑子里却忘了接下来要采访的问题。耳朵也不由自主听着他跟他战友聊天,好像讨论着另一个战友的伤情。

    裴筱楠问:“你下午去哪儿,要是医院里还有想采访的,我帮你联系。”

    “谢谢。”宋冉道,“不过我要去西郊采访儿童新娘的事。”

    “西郊有点儿乱,要当心了。”裴筱楠挑眉,“别自己被当成新娘拐跑了。”

    “我会注意安全的。”

    正说着,那边李瓒拍了拍他的战友,起身要走了。裴筱楠注意到动静,立刻唤了声:“李瓒。”

    “嗯?”李瓒回头。

    裴筱楠指了下宋冉,道:“这是宋冉,很有名的战地记者,如果她有什么想采访的,你帮点儿忙呗。”

    李瓒目光落在宋冉脸上,微微一笑,没表态。

    宋冉跟着浅笑,冲他点了下头。

    他正要走,裴筱楠拉椅子上的包,说:“等一下。”

    她翻出个东西藏在手里,下了床,单脚跳过去,把东西塞在他手心:“谢谢你的救命之恩。”说完又单脚跳回来。

    李瓒手里拿着个青苹果,愣了一下。

    宋冉移开了眼神去。

    李瓒走过来要还,说:“你是病人,留着自己……”

    “你要是还给我,我就一脚跳着跟着你追出去。”裴筱楠扬起下巴,“我不欠人情,救命之恩一定要谢的。”

    “行。”李瓒掂了下苹果,拿给她看,“这个就当还清了。”

    裴筱楠见他收下苹果,畅然一笑,但下一秒,又觉他那话有哪儿不对。

    还未来得及深想,李瓒没有多作停留,转身出去了。

    裴筱楠见宋冉表情怔然,误解了,道:“他这人话少,不是自来熟的性格,所以看着比较冷淡,但你要找他采访,他会帮的。”

    宋冉扯出一丝笑,原想问她怎么认识的,话到嘴边,觉得没意义,就又咽了下去。

    采访完裴筱楠,拿到了相当多有意义的故事资料。

    宋冉道了谢告了别,下楼的时候脚步沉沉。她穿过庭院,抬头望天,叹了口气。

    刚走出医院,脚步一停。

    李瓒坐在门口的台阶上,身边围着十几个东国的流浪小孩;最大的七八岁,最小的只有两三岁。

    他拿军刀分切着一颗青苹果,孩子们围在他周围,眼巴巴地望着。有个衣衫破烂的小孩还亲昵地趴在李瓒背上,黑乎乎的小手搂着他的脖子,乱糟糟的小脑袋歪在他肩头。

    李瓒唇角含着极淡的笑,表情耐心而安静,手中一颗苹果竖切成八瓣,又横切一刀。十六瓣苹果分出去,小孩儿们一个个伸手接过,拿着各自的苹果小心舔咬。青苹果酸酸甜甜,孩子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叽叽咕咕地讨论着滋味,还兴奋地在路边蹦蹦跳跳。

    有个小女孩看看身边的小伙伴,又看看李瓒,伸手把自己的小苹果瓣递给她。李瓒笑着摇了摇头。

    小女孩收回手,冲他腼腆地笑笑,扭头跑开了。

    李瓒坐在原地,拿手帕擦干军刀上的汁液,收起了刀。

    这时,有个小男孩在路边捡到一个完整无缺的空啤酒瓶,欢乐地招呼同伴们。

    小不点们聚集起来,很快对啤酒瓶的处理方法产生了分歧。

    一个孩子把啤酒瓶放在地上踢了一脚,建议大家踢皮球玩;另一个小孩赶紧把瓶子捡起来,拍拍灰尘抱进怀里,指着路边的碎玻璃咿咿呀呀,大意是“会碎的笨蛋!”

    其他小孩子们摊着小手掌心,耸着小肩膀,在路边叽叽喳喳。

    李瓒起身走过去,弯腰朝抱着啤酒瓶的小男孩伸手。小男孩放心地将宝贝啤酒瓶递给他。

    他走到医院的外墙边,将啤酒瓶放在墙角立好,目光搜索一圈四周的地面,很轻易捡到几颗小石子和小玻璃。

    他站在离啤酒瓶一两米开外的水泥砖上,两指捏着颗碎玻璃,微眯起眼睛,瞄了瞄。

    他瞄准了,轻轻一扔。

    碎玻璃划出一道抛物线,落进啤酒瓶口,叮叮咚咚掉进瓶子里头。

    那铃铛般叮当作响的清音,宛如天籁。

    “哇!”孩子们兴奋极了,又蹦又跳地拍手,四下寻找小石子和碎玻璃。

    在这个连弹珠都成了奢侈品的国度,他们终于有了一个好玩的游戏。

    宋冉认真拍摄着,也不免微笑。镜头里,小孩子们积极地在地上画线,兴奋地排着队站在线后,朝瓶子里扔石子。

    石子敲打着玻璃瓶,叮叮当当。

    不过一会儿,连空闲的医生和士兵都起了兴致,捡了碎玻璃和小孩子们一起排队。更多的大人们在一旁快乐围观。

    有小孩子投进去了,欢天喜地,好似成了英雄;

    有士兵投几次不进,被战友们集体挖苦,笑声震天。

    大人小孩们闹成一团。

    宋冉拉近了镜头,本想给个特写,手一抖,却拍到了李瓒的侧脸。他站在一旁,抱着手臂淡笑围观,抬起的眼眸上,睫毛又黑又长。

    她一时没能移开镜头,下一秒,他侧眸朝她的方向看过来,眸子沉黑清亮,微微眯着,似有穿透镜头的力量。

    宋冉心里砰地一下,赶紧移开画面去。几秒后,才慢慢从相机里抬起眼睛看他。

    他注视着她。

    宋冉干巴巴地说:“……我在拍素材。”

    李瓒牵动嘴角,正要说什么,一个小女孩跑来,揪住宋冉的衣角,摇了摇。

    宋冉低头,正是刚才那个要给李瓒吃苹果的小孩儿。

    她衣服破烂,脸蛋脏兮兮的,但大大的眼睛跟刚洗过的黑葡萄一样可爱,长长的睫毛眨巴着,冲她咧嘴一笑,朝她伸出手板心。

    小女孩手心里是刚捡到的几颗玻璃子,是她的宝贝。她把这些宝贝分享给宋冉,请她一起玩。

    宋冉自然不能拒绝她的好意,从她柔软的小手心里拣了两颗出来,说:“两个就够啦。谢谢。”

    小姑娘听不懂,但也开心地跑开了。

    李瓒后退一步给她让了路。宋冉走到小孩队伍里排队,现在的投掷距离比刚才李瓒的要近很多,应该不难吧。

    她观察着前边的孩子和士兵们,在心里默默地模拟。

    终于轮到她了,她拿起一颗石子,眯起一只眼瞄了瞄瓶口,准了。

    她发力一扔。

    石子完美地避开了啤酒瓶,连瓶身都没碰到。

    “……”

    身旁有人极轻的一声笑,很短促,似乎是出于礼貌而克制了一下。

    但宋冉听见了,扭头看李瓒:“……”

    他没笑了,可面颊上有丝克己的微红,轻咳了一声,走过来,眼神指了下她左手。

    她摊开手,手心剩下一颗石子。

    他指尖在她手心一划,捻起石子,在她的视线中移远又拉近,比划了一下,说:“不能用单眼。视觉上准确判断空间距离,是需要两只眼睛的。”

    宋冉双眼交替睁了一下,发现果然有空间移动的感觉。

    “哦……”她恍然,“知道了。”

    他把石子放回她手心。

    宋冉两眼瞄着,不太习惯,但慢慢找准了,再次朝瓶口一扔。这回,石子打中了瓶颈,叮地一声弹射开去。

    宋冉从队伍里退出来,毫不遗憾,还挺满足的,说:“我打中瓶子了。”

    李瓒说:“多玩玩就好了。”

    宋冉重新回到相机边,调整镜头。

    李瓒也不经意退出人群,拉近了和她的距离。他站在一旁,看着玩闹的人们,忽问了句:“你妈妈病好了吗?”

    宋冉心头微动,抬眸:“好很多了。”

    “出院了吧?”

    “早就出了,都回去上班好久了。”

    “那就好。”

    两人一时都没再说话了。

    有小孩子跑过来拉拉李瓒的手,要他去教一教。

    李瓒于是走过去,蹲在那群孩子身边,语言不通地教了起来。

    宋冉拍了会儿,见时间差不多了,关机收好机器,走向自己的汽车。

    刚走下台阶,身后传来李瓒的声音:“要去西郊?”

    宋冉回头,他就在她背后一米开外,不知什么时候跟来的。

    她点点头:“啊。”

    “一个人?”他表情挺平淡的。

    “……”宋冉其实是打算叫何塞一起的,可说出口,就那么轻易地撒了谎,“……嗯,一个人。”

    他嘴唇抿成一条平而直的线条,无声地呼了口气,说:“我跟你一起去。”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山楂树之恋 2武林有娇气作者:白泽 3星汉灿烂,幸甚至哉作者:关心则乱 4花颜作者:匪我思存 5我的盖世英熊(欢迎观临)作者:鲍鲸鲸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