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四海鲸骑目录
无忧书城 > 玄幻奇幻 > 四海鲸骑 > 第三章 海沉木

第三章 海沉木

所属书籍: 四海鲸骑

到了第二天,建文返回海淘斋,什么都没说。斋主知道他只要赚到钱,一定会失踪一整晚,也懒得问他到底干什么去了,简单地交代了一下铺子里的事,然后出门去了。
  建文一个人待在铺子里,擦擦槅架,摆摆古玩,然后趴在柜台上发呆。昨天那位船主的话,让他颇有些心神不宁。大明追捕前太子的力度减轻了,这本是好事,可船主那几句对父皇不经意的评价,却不那么中听。
  他给自己泡了一杯武夷山的大红袍,捧起杯子正要喝,忽然门外“叮当”传来一声清脆的铃铛声。这是悬在门内的一个铜铃,只要有人推门进来,就会撞动它发出响动。建文一抬头,看到进门的居然是一个姑娘。
  这女孩子跟他差不多年岁,披着一件灰色长袍罩住全身,眉宇间带着一股勃勃英气。尤其是那双眼睛,如同她腰间悬着的那把日式长刀一般锋利。她的头上别着一簇珊瑚饰物,除此之外没什么装饰。建文看了一眼,便知道这是个有来历的人,赶紧搁下茶杯,态度恭谨。
  她进门之后,先警惕地扫视了一眼整个海淘斋的布局,然后才走到柜台前,用不太熟练的生硬大明官话道:“听说这里可以鉴定奇物?”
  建文摆出一个职业微笑:“正是,请问您有什么要鉴定的?”
  “这个。”
  一样东西被扔在了柜台上。建文拿起来一看,这东西只有巴掌大小,形状似是一块不规则的木块,重量却不轻,色泽乌黑锃亮,能看清一条条的纹理。仔细一看,这纹理似能构成一个玄妙的佛像。佛像持跏趺坐,双手结印,十分精致。
  这木块的表面很光滑,还带着淡淡的暗色亮泽,应该是常年被人盘着的老物。
  建文心中一动,觉得这东西似曾相识,他拿起来在手里掂量着回忆在哪里见过。忽然,他想起了那个恐怖的傍晚,父皇被杀时从手中掉下的物事,可不正和这东西一模一样?自从做了朝奉,他见过不少东西,也从老客们口中对这玩意儿多少有所了解,只是再次见到此物,还是颇有些吃惊。
  他不禁又抬头看了姑娘两眼,这个姑娘五官清秀,可表情却很僵硬,似乎很不习惯这种与人交流的场合。
  “您这个东西,叫海沉木。”建文解释道。
  百年以上的上好真木沉入极深的海底玄阴之地,被高压揉搓与海水侵蚀,会有很小的概率形成海沉木。这玩意儿质地极紧密,浸润着丰沛的海气,阴气十足。如果搁进鱼缸里,可把清水转成海水;若是做成发簪、吊坠,可以在夏天感觉稍微凉快一点儿。
  这都是他从常年走海的老客们口中听来的,但那些老客也没见过真的海沉木,一切都是道听途说,其中几分真几分假还真不好说。虽说这东西听起来似乎没什么用,却是极为罕见,有人甚至说世上从未有过两块并存。
  “你从哪里搞来的?”建文故意漫不经心地问道。
  “不该知道的少问。”女孩显然并不想和他多讲。
  建文盯着她又看了两眼,女孩面无表情,并不能看出她说的是真话,还是随口应承。
  “都说这东西世上仅有一块,若她所说属实,再加上我父皇那块,我岂不是见过两块海沉木了?”建文心中暗笑,那些走海的老客惯于信口开河,下次有机会,定要嘲笑他们胡说。
  “就这样?”见建文随口说了几句海沉木的用途便不再说话,女孩子面无表情,语气却有些不甘心。
  建文又拿起海沉木,在手里摩挲了一圈,忽然心中又是一动。海沉木对别人意义不大,对他却不同。
  自从他逃到泉州港以后,发现青龙船能自动吞噬木料,越上等的木料,它痊愈速度越快。这海沉木也算是海中一宝,如果喂给青龙船,说不定能让它更早痊愈。别看海沉木只有巴掌大小,这里面据说浓缩了木属精华,效用比寻常木料强出十几倍。
  一念及此,建文装作无所谓的样子对姑娘展颜一笑:
  “这海沉木的样式倒挺别致,不知是谁雕成,应该还能多卖点钱,怎么也得——五两银子吧。若您觉得合意,小店现在就可以收。”
  他说完以后,偷偷观察女孩反应。不料她丝毫不为所动,反而又追问了一句:“里面会不会有什么机关或者字迹?”
  建文颇为惊讶。机关?字迹?他一转念,不由得笑了。
  机关藏物,字迹藏宝。姑娘既然这么问,显然是以为这海沉木上留着什么宝藏的线索或地址。要知道,每年流入泉州港的藏宝图少说也有几百种,什么样式的都有,九成九都是假的,拿来骗骗外地人罢了——这姑娘恐怕就是最新的受害者。
  “实话说吧,这件东西上不可能有机关,也刻不下什么字,就是一块实心的木头罢了。”建文委婉地提醒道。其实按规矩,鉴定奇物的人,不应该明言真伪,不过建文存了吃下这块木头的心思,又见这姑娘孤身前来,心生同情,忍不住出言提醒一句。
  谁知女孩却直接反问道:“你是说这是假的?”
  建文耸耸肩,还是一脸笑意。既然客人把话挑明,他也不必再绕圈子:“您若只当它是一块海沉木,它就是真的,但也不值什么钱;若指望它还有点别的用处,那还是别多想了。”
  女孩冷冷道:“亏你们海淘斋名声在外,眼光却这么差劲。这东西乃是幕府将军的心头爱物,时刻不离手,到你嘴里却一文不值。”建文眼睛一眯:“哦?幕府将军的心头爱物?那为何会落到您手里呢?”
  女孩噎了一下,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连忙闭上了嘴,转身匆匆离去。建文嘿嘿一笑。在泉州港,这样神神秘秘的人实在太多,每个人都有那么一段真真假假的隐秘经历。只要与己无关,便不必去多想。
  等到她想通了,早晚会折回这里出手的。到时候给个公道价格,把海沉木收了就是。盘算已定,建文坐在店里,再度拿起那杯热茶。
  嘴唇刚感受到茶水的温度,没想到突然铜铃又“叮当”一声。抬头一看,那女孩去而复返。建文放下杯子,赞了自己一句料事如神,正要起身询问,不料她一把揪住建文衣襟,往回一拽,两人的鼻尖几乎碰到一块儿。
  “那件东西,你真的看不出来其中有什么奥妙?”女孩问。
  建文莫名其妙:“恕在下眼拙,实在看不出来。要不等我们老板回来再说?”
  “那算了。”
  女孩松开他,一甩头再度离去。建文没想到女孩子的手劲这么大,刚才那一揪干净利落,一看就是个练家子。
  一大早碰到这么个怪女人,真是晦气。建文把衣襟整了整,抱怨了一声,重新回到座位上。没过多久,铜铃“叮当”一声,第三次响起。
  建文啪地把茶杯放下,今天这口茶,看来是喝不上了。他本以为那女孩又回来了,没想到却不是。从外面进来四五个人,为首的一人长脸面白,一副阴阳师的古怪装扮,身后都是腰挎长刀的倭国武士。这些人身上杀气凛然,一进来,店里温度霎时冷了几分。
  那阴阳师扭动脖子,用蛇一样的眼神盯着建文,开口的声音尖厉而粗鲁:“刚才是不是有个小姑娘来过?”
  “啊,对。”建文答道。
  “她是不是带了一样东西给你鉴定?”
  “没错。”
  “是什么?”
  建文面带笑容:“这个可不能说,我们得替客人保密。”阴阳师从袖子里拿出一块小金饼,扔在桌子上:“她到底拿什么东西来了?说出来,这就是你的。”
  建文丝毫不为所动,摇了摇头:“这是海淘斋的规矩,确实不能说,说了我就没法在这一行混了。”一个武士大怒,拔刀就要动手。建文却一点也不畏惧,这里距离最近的武侯铺只有五十步,一扯嗓子就能惊动官府。
  阴阳师显然也不想在泉州港把事情闹大,他让武士靠后,皮笑肉不笑:“鉴定什么物件不能说,那么,那个小姑娘去哪里了?这总能说吧?”阴阳师一边说着,一边用长长的乌青色的指甲在木案上画了画,发出瘆人的声音。
  建文老老实实回答:“她刚离开这家铺子不久,至于去哪里,我就不知道了。”阴阳师对这个回答不太满意,他注视着建文,嘴里发出几声古怪的音调,裂开的嘴里,依稀可见他伸出绛紫色的舌头,舌尖发出玄妙的光芒。
  建文注视了一阵,觉得头晕目眩,阴阳师那张难看的脸变成了两张,然后两张又变成了四张,每一张脸都变成不同颜色,来回变幻,五彩缤纷。他的精神开始变得恍惚,脑袋里好似塞了棉花似的。
  “她拿了什么东西让你鉴定?”
  “海沉木。”
  “你看出什么了吗?”
  “普通货色,没什么特别的。”
  “然后她去哪里了?”
  “她离开铺子,出门向右走去。”
  “她提过要去什么地方吗?”
  “没有。”
  在阴阳师的催眠下,建文全无防备,几乎是有问必答。可他的回答,还是让阴阳师不太满意。施展这种催眠术需要消耗很大精力,如果什么都问不出来,那就亏大了。
  于是阴阳师又问道:“你还有什么隐瞒着的事情吗?”
  这一次建文犹豫了。他的意识虽然被压制,可冥冥中却感觉到了危险,有些秘密,是绝不可以说出口的。他的表情开始变得痛苦,肌肉扭曲,似乎在竭尽全力控制自己不要开口讲话。
  这还是阴阳师第一次发现,居然有人能抵制自己的催眠法术,还是个小小的鉴定店学徒。他饶有兴趣地加大了力度,想听听那秘密到底是什么。这时一个武士从外面闯进来,说附近出现几个衣着奇怪的大明官府人,似乎正朝着这边过来。
  阴阳师一听,袍袖一卷,立刻把法术收回来。办正事要紧,这种无关的八卦不打听也罢。再说他们下船私自行走本就违反了明、日双方的勘合贸易协定,若是被大明官府的人撞个正着岂不是自找麻烦。阴阳师低声问了一句,然后和那几个武士匆匆离开了。
  他们一走,建文这才恢复清醒,一屁股瘫坐在地上,汗如雨下。过了好一阵,他才长长呼出一口气来,觉得头痛欲裂。那个阴阳师太古怪了,居然会有这么邪的法术,自己脑袋此时就像被掏空了似的。
  幸亏这些人走了,不然自己的麻烦恐怕会更大。
  鉴定奇物,涉及巨大的利益,往往会引发一系列的抢夺、争斗乃至谋杀。尤其是海上讨生活的人,可都是些肆无忌惮的疯子,看到好处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所以海淘斋的规矩是,绝不掺和纷争,避免惹祸上身。
  建文刚才的应对,完全合乎规矩,最挑剔的老板也挑不出来错。现在恢复平静了,可他趴在柜台上,眼睛直勾勾望着外头,心里却始终觉得不太舒服。
  看刚才那两拨人的举动,建文大概能猜得出来。大概是姑娘拿走了阴阳师的什么东西,结果被阴阳师尾随追赶过来。那阴阳师头戴乌帽,身穿狩衣,袖口还绣着凤穿牡丹的金线;那几个武士的甲胄也是质地不凡,光是铠甲边缘那黄澄澄的扣钉,就显出精良做派。从种种细节可以看出,这些追赶姑娘的人,一定和幕府关系匪浅,说不定就是官府的人。
  这么说的话,姑娘并没有撒谎,那块海沉木还真是幕府将军的心爱之物。
  可建文明明仔细检查过,那玩意儿十分普通,难道说里面还有自己不知道的隐秘?话说回来,她既然来海淘斋鉴定,说明她自己也不知道那是什么。她为何要偷拿一件自己都不知功用的东西呢?她接下来会去哪里躲藏?那些人抓到她会怎么样?
  一连串无谓的问号,在建文头脑里盘旋。他忽然抬起手,狠狠敲了一记自己脑袋:“得了吧,你自顾不暇,还有闲情担心别人?”
  大概是这姑娘的遭遇跟自己有点类似,阴阳师的手段又太过邪恶,所以建文忍不住泛起了同情之心。没办法,他就是这样的性子,曾经被父皇——现在得叫先皇了——批评过许多次:说他是妇人之仁,总喜欢去同情那些不相干的人,太过软弱。
  一想到自己父皇,建文登时更加心烦意乱,他索性把铺子关门出去散散心。建文没有注意,巷子另一端,正有几个身穿锦衣卫服色的人手拿一张画像在向打银器的张二哥打探什么。张二哥看了画像露出吃惊的表情,旋即朝着海淘斋这边指指点点,众锦衣卫也一起朝着这边看过来,建文恰在此时转过巷子另一端走了,未曾看到这些人的举动。
  建文沿着一条巷内的小路,随便走到附近一处长满了槐树的高岗上去,他若知道此后再也回不去海淘斋,肯定会回头多看上两眼。
  这是泉州镇中地势最高的地方,视野极好,而且很少有人来。没事的时候,建文就喜欢来到这里,站在悬崖边缘,倚靠着一棵老槐树眺望远方。
  站在这里,可以俯瞰整个泉州港和远处的大海。
  在没有风暴的时候,辽阔的海面极为漂亮,好似一块液化了的巨大的祖母绿宝石,一层层海浪组成了变幻莫测的宝石纹路,在阳光照耀下熠熠生辉。
  不过今天情况有点不一样。建文走到高岗顶上,发现平时最喜欢站的那个位置,被另外一个人早早地占据。建文有点惊讶,毕竟这里平时来的人很少。
  他定睛一看,那是一个体形魁梧的巨汉,圆圆的脑袋上梳着十几条油亮油亮的短辫,辫梢还绑着各式各样的铁片。这人穿的是一件北海水手们常穿的貂皮短袍,可是尺寸一点儿都不合身。从背面看去,健硕的肌肉几乎要把袍子撑裂,看起来随时可能爆裂开来。
  建文警惕地停住脚步,却不防踢到一块小石子。巨汉听见声响,猛然回头,建文一下子愣住了,因为他看到的,是一张满是泪痕的大脸。
  这家伙居然是在哭?
  巨汉被建文注视得很不好意思,赶紧用手背擦了擦眼泪,瓮声瓮气地解释说:“俺想家了,这是整个泉州唯一能看到草原的地方。”
  建文心想这里哪儿来的草原,这家伙是傻子吧?可他举目一看,看到港外那碧绿色的海面辽阔无边,不由得心中一动,这岂不是和长满了绿草的草原一样的风貌吗?
  “想不到这个比熊还健硕的怪物,还有这么细腻的内心啊。”建文感叹了一句,正要转身离开,不防那巨汉走过来,两只手掌按住建文的肩膀,几乎要把他压碎:“喂,你会操船吗?”
  “哎呀,好疼……你说什么?”
  “你会操船吗?我想要学操船的技术。”巨汉满是诚恳地盯着他,还有泪水挂在古铜色的脸颊上。
  建文这才想起来,昨天那个辽东客人,似乎说过同船来了一个晕船的蒙古蛮子,自称是什么科尔沁水师提督,要为部落训练一支水师——莫非就是此人?
  “你先把我放开,好疼……”建文挣扎了一下。巨汉这才意识到失礼了,赶紧松开他的肩膀,后退一步。建文揉着肩膀道,“蒙古草原根本没有海,你学操船技术干吗啊?”
  “可我家传是科尔沁水师提督啊,水师提督当然要学操船。”巨汉理直气壮地说,攥紧拳头一敲胸膛,“我叫腾格斯,蒙语里就是大海的意思。我南下来学操船,是来自长生天的意志。”
  “好吧好吧,随便你了……”建文撇撇嘴,觉得这家伙实在是有点不可理喻。哪会有人因为一个名字,就去学一门永远也用不上的技艺。
  “你能教我操船吗?”腾格斯追问了一句。
  “我只是个小伙计,又不是水手。你去港口和工坊问问吧。”建文转身要走。
  这句话似乎触动了腾格斯的心事,他面露悲戚,双手捂住脸:“俺问过了,可是没人愿意理俺,也没人愿意教。俺一开口说话,他们就都哈哈大笑,说俺是个傻瓜。只有一个人说肯教俺操船,可一转眼,他就带着俺所有的钱跑掉了。俺实在没有办法,没有办法……”
  说到后来,腾格斯双眼噙满泪水,眼看又要哭出来。建文觉得这么一个大汉动不动就流泪,实在是太别扭了。不过看他的神情,又实在可怜。一个人远离故土,来到这么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被骗得身无分文,走投无路,就连想家都只能远眺大海。
  建文心肠一软,说:“我认识几个船上的水手,让他们带你上船,连干活带学习,好歹能把生活费赚出来。”谁知腾格斯一听,顿时又号啕大哭起来:“俺晕船啊……我害怕登船,船一晃俺就想吐。”
  这一下弄得建文彻底无语。一个晕船晕到死的蒙古水师提督,却偏偏非要去学操船,也不知道他这么执着,到底是图什么。建文想一走了之,可见腾格斯哭得实在可怜,有些不忍心,便拍了拍他的肩膀,说:“你别哭了,回头我介绍你去个船木坊,去那儿帮工吧。”
  “真的吗?能学到操船吗?”腾格斯欣喜地说,顺手抹掉了脸上的泪水和鼻涕。
  “嗯……这个好歹是在陆地上干活,至少能学到修船的手艺,把回家的路费赚出来……”
  话音未落,腾格斯突然抬起头来,挂着泪痕的大脸一瞬间变得严厉起来。他伸出巨手,一把抓住建文的胳膊,猛然往下一扯。
  建文毫无防备,被这一股怪力扯得整个人趴在沙地上。他正要恼火地吼一句“你干吗”,却看到腾格斯的气势变了,他肩膀高耸,双臂微屈,整个人如同一头草原上的蛮牛,正刨着蹄子蓄势发起攻击。
  顺着腾格斯的视线,建文回头一看,瞳孔陡然缩小。
  在他身后的老槐树上,居然插着一枚黑色的苦无。如果不是腾格斯及时把他按倒,那苦无就直接钉到身上了。建文脸色大变,意识到自己刚才距离阴曹地府只差了一点点。

无忧书城 > 玄幻奇幻 > 四海鲸骑 > 第三章 海沉木
回目录:《四海鲸骑》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第一部 魔戒同盟作者:[英] J·R·R·托尔金 2第二部 双塔殊途作者:[英] J·R·R·托尔金 3驭鲛记作者:九鹭非香 4太古神王作者:净无痕 5超神制卡师作者:零下九十度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