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四海鲸骑目录
无忧书城 > 玄幻奇幻 > 四海鲸骑 > 第四十八章 珍珠港

第四十八章 珍珠港

所属书籍: 四海鲸骑

随从轻手轻脚推过一把凭几放在大厅中间的榻榻米上,矮个子将军大大咧咧地靠着凭几坐下,芦屋舌夫带着怀抱太刀的侍童、随从等人站在他身后。
  七里悄悄侧目观察,只见那矮个子将军面目猥琐,原本稀疏的头发被剃成月代头,显得额头更加硕大突出,三绺鼠须也是稀稀拉拉。儿童般瘦小的身上披着件华丽的金斓和服,同在旁边站立的芦屋舌夫一对比,像极了耍猴人带着的猴子,看起来极为滑稽可笑。
  七里心中的仇恨再次汹涌起来,可是眼前绝对不是她再次报仇的好时机,因为她的敌人多到难以计数,恐怕还未达到目的,就已经血溅当场了。
  那猴子将军大人只是懒散地看着跪在面前的两名忍者,代为开口的是旁边的芦屋舌夫:“蓬莱状况如何?可有向珍珠港方向移动?”
  “嗨……”带七里前来的忍者伏下身体,恭敬地汇报道,“我等救出被囚禁的锦衣卫,并在他们协助下成功爆破了蓬莱四个机械处中的三个,弹药库和备用零件库也都被我们破坏。现在蓬莱仅剩一个机械处的锅炉尚能为全岛提供动力,它现在正缓慢朝珍珠港靠拢,准备进行维修补给。”
  听到这里,大厅里的武士都发出了“喔”的声音表示对芦屋舌夫智谋的赞赏,猴子将军和芦屋舌夫也面带得意之色。
  “只是……”忍者待大厅里的喧哗声渐息,又补充道,“只是锦衣卫被全灭,指挥使褚大人也被蓬莱的人杀害……”
  “无妨,呵呵呵呵……”芦屋舌夫用袖子挡住嘴,像枭鸟般笑起来,“他不过是我们的一枚棋子,胡大人此次给我们提供了有用的情报,不过他的作用也就到此为止。既然摧毁蓬莱、捕获大明太子近在眼前,与他们的联盟也可结束。”
  “国师大人所言甚是,多亏你看透胡大人急于得到太子和蓬莱岛的心思,提出与他合作,我们才可从中渔利。”将军大人终于开口了,他的嗓音又细又尖,粗短的脖子带动秃脑袋扭向芦屋舌夫,看起来颟顸笨拙,活像只鼹鼠。
  “将军大人过誉,在下不过是洞悉了他们之间的矛盾,加以利用。既然胡大人急着要在郑提督之前找到太子,我们就帮上他一把,将太子绑出来,又一路留下蛛丝马迹。将军大人牺牲一名影武者和几名天狗众,引明军和蓬莱军的船队相遇,终于两败俱伤。只是没想到,原本只是要得到海沉木,谁料这太子竟然是我们要找的人。将军大人洪福齐天,好运气都自己撞上来,看来幕府统一朝鲜、大明、南洋和天竺的愿望指日可待。呵呵呵呵……”
  “嗯,区区几个影武者和天狗众,只要有你芦屋大人的阴阳术,想要多少个就能造出多少个。”
  矮子将军“呼”地站起来,从腰间抽出把折扇打开,举过头顶,洒金面的折扇中间画着一个刺眼的红色日之丸:“诸君,阻止我等进入南洋的拦路虎蓬莱已经破败不堪。我军以逸待劳,只等蓬莱驶入珍珠港即全力攻击。”
  说罢,矮子将军开始布置作战:赤松播磨的船队压制炮台、一条土佐守的船队偷袭在船坞维修的驻防船队、上杉信浓守率领舰队袭击珍珠港措手不及的蓬莱军等。所有被点到名的武士头领都伏下身体表示接受命令。
  见矮子将军在聚精会神地安排作战,芦屋舌夫和其他武士也都无暇旁顾,跪在不远处的七里手悄悄放在刀柄上,她几乎难以按捺自己的激动:“原来真将军只是这么个货色。如果我现在用苦无投掷,三丈之内正是必杀距离。但万一失手或只是受伤,将军必定后退,随从会立起榻榻米,第二发基本没有机会投掷。最保险的方案还是冲到面前,直接用刀解决。但是跑完三丈的距离,大概需要两息时间,大广间里有二十名左右的高手武士,一息之间他们就可能反应过来。能赌的只有在第二息前他们追不上我,时间勉强够我把刀刺进将军喉咙,然后我必定会被武士们杀死。”
  “还有这家伙……”七里又偷眼看看芦屋舌夫,“这家伙究竟什么来头?上次明明看着他沉到海底,如何竟然没死?如果我出手刺杀将军,他又会如何反应?”
  “虽说能报仇的话,舍弃此身并无可惜,可若不能成功岂不白死……”七里的手握紧刀柄,内心还是在投掷苦无和用刀狙杀间苦苦挣扎。距离幕府将军如此之近的机会,只怕不会再有第二次,她是否该牢牢把握?
  此时,矮子将军的目光最后转向一名络腮胡子的武士,招手将他叫到面前,用力拍着他的肩膀表示亲切:“岛津萨摩守大人是日本第一的勇士,也是我幕府千金不换的珍宝。我将最后的六名天狗众,以及九十四名精选出来的勇悍旗本武士,一共一百名最强的战士交与你,专门负责狙杀破军,活捉大明国太子。只要得到大明太子和玉玺,我们就可以完成千年帝国美梦,至于胡大人,让他想瞎眼去吧。”
  旗本武士是将军身边最精锐的武士集团,大都是跟随将军在统一日本的战争中幸存的老兵。见将军大人对自己器重有加,岛津萨摩守激动万分,声音都有些发颤:“将军大人如此厚爱,小人怎能不拼命,请放心,小人即便捐弃这条性命,必定拼死取回破军的首级。”
  “不,你要活着。”笑嘻嘻的将军忽然变得有些严肃起来,“都说了你是日本最宝贵的财富,待天下统一在我武田家麾下,你将成为我的副将军,与我共治天下。”
  大厅内的武士听说岛津萨摩守将被封为副将军,都是既震惊又嫉妒,向他投来羡慕的目光。岛津萨摩守也是惊喜万分,涕泪横流地连连叩头谢恩,以高天神原的天神和岛津家祖先家名起誓,要杀死破军。
  当矮子将军口中说出“活捉大明国太子时”,七里被复仇之焰灼热了的脑袋忽然稍稍冷却,眼前浮现出建文被捆绑在这里,将军和芦屋舌夫志得意满狞笑的模样。
  “如果我刺杀不成,他们还是会去攻打蓬莱,那么建文会不会被他们抓住?”七里犹豫了,她第一次对自己的生命产生留恋,作为忍者她本该为任务随时舍弃自己的身体,可是现在……她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踌躇不前。
  “努力奋战,取下破军的首级。武田幕府兴废,在此一战!诸位,让我等一起对着八幡大菩萨祈求胜利!”说完,矮子将军双手合十拍了两下,然后低下头祈祷。众武士也都双手合十拍了两下,然后低下头向他们所信奉的八幡大菩萨祈祷。八幡大菩萨是武田幕府将军的祖先,也是武家之祖,这些来自日本的好战者从不信奉神灵,却对这位强大的武士祖先崇敬有加。
  七里也假装跟着祈祷,眼睛还是在偷瞄着矮子将军和芦屋舌夫,她发现,芦屋舌夫一直在朝着自己看。
  “难道他看出破绽了?”七里感到汗毛耸立,这个阴森森的阴阳师深不可测,让她始终摸不清底细。
  芦屋舌夫忽然咧开嘴一笑,对矮子将军说道:“将军大人,米中似乎混进了小虫子,我们是否该把它挑出来?”
  “噢?什么虫子?”矮子将军正在带着武士们祈祷,听芦屋舌夫这般说,抬起头眨巴眨巴眼,一脸的茫然。
  “你看啊,不觉得此人可疑吗?”芦屋舌夫笑着伸出手指,用他长而卷曲的指甲指向下面跪着的忍者。
  七里心中一凉,她没想到在自己踌躇的时候,竟然被芦屋舌夫看出了破绽。自己究竟哪里出了差池?是游移的眼神,还是手握着刀柄太紧?她感到心跳在加快,右手将刀柄握得更紧,随时准备拼死一搏。
  “怎么?不愿意自己承认?好吧,我们有的是办法让你招认。”芦屋舌夫抬起头,双目上挑,露出白色眼球,舌头也伸出几寸长,舌尖上闪闪发光。这是他惯用的迷魂术,只要被这法术摄住,没有什么秘密不会招出来。
  七里此时已无选择,她将刀拔出一半,作势要拼死一搏。就在此时,她听到擦着耳朵“嗖嗖”两声,两道银光朝着矮子将军还有芦屋舌夫飞去。矮子将军看起来像个肉球,身子倒也灵活,只见他向后一闪,抓过抱着刀的侍童挡在身前,侍童“啊”地惨叫一声,当场被飞刀刺中咽喉毙命,芦屋舌夫则收起舌头略一闪身,闪过刺向自己的飞刀。
  一直跪在她身边的忍者跳起两丈多高,飞到大广间的房梁上,单手撑着墙壁。屋子里的武士都抽出刀,将墙角围住,眼看着这忍者无路可逃,只要跳下来必被万刃分尸。
  “你是何人?”矮子将军将侍童的尸体推到一边,气急败坏地仰头指着忍者问道。
  那忍者倒也不慌不忙,他“咯咯”冷笑起来:“在下是锦衣卫密探,长久以来奉命潜伏在你身边。胡大人早料到你们倭寇靠不住,才将我安插在你们身边。方才胡大人前来不过是要试探你们的真实打算,如今果然露出狐狸尾巴来了。刚刚的言语,早被我用传声虫录下来,虫子也飞走了,半个时辰后,胡大人就能听到你们的讲话。”
  听到“传声虫”三个字,不要说七里,连芦屋舌夫也吃了一惊。和擅长利用海洋珍物异兽的阴阳师以及忍者不同,大明的锦衣卫偏爱巫蛊之术,培养各种虫类为自己解决问题。七里上次见识到沈缇骑用虫子吃掉被杀锦衣卫的尸体,这次又听说锦衣卫密探用所谓“传声虫”传递情报,不由她不吃惊。
  “杀!给我杀了他!”矮子将军扯着公鸡嗓气急败坏地尖叫,武士们纷纷将手里的刀朝着锦衣卫密探所在的位置掷去。锦衣卫密探在板壁上像蜘蛛般灵活闪避,投向他的刀剁了一墙,如同刺猬的针刺,密探哈哈大笑,毫不在意自己的危险处境。他攀缘着房梁,不过三两下功夫就从通风气窗钻了出去,踪影皆无。锦衣卫的密探大都是高手中的高手,这飞檐走壁的功夫更是奇绝,众武士本不擅长此道,加之甲胄在身不甚灵活,只好眼睁睁看着他逃走竟束手无策。
  “不好!”芦屋舌夫忽然想起跟着这锦衣卫密探前来的另一名忍者,在他们将注意力都集中在墙上的锦衣卫密探时,那名忍者悄无声息地失踪了。芦屋舌夫左顾右盼,结果发现原本放在世界地图屏风旁的传国玉玺不见了,显然是被那忍者偷去了。
  矮子将军见玉玺没了又惊又气,跳脚大叫:“追,给我追!把另一个奸细给我追回来!我要把此人磔成碎肉块,再用烙铁烫!”
  破军掀开裹尸布的一角,看了老何最后一眼。躺在裹尸布里的老何穿戴一新,脸也擦得干干净净,平静得像是睡着了,破军将裹尸布盖回到老何脸上,示意葬礼继续。四名工兵手脚麻利地用布条将裹着老何尸体的裹尸布捆好,像是在包装一样货物,在唢呐演奏的凄厉乐声和礼炮声中扛到船舷边上,用力抛入大海。
  白色的裹尸布裹出的人形“扑通”一声掉进蓝色的大海,激起白色的浪花。白色人形在海面浮了几浮,渐渐沉下去,当模糊的白色人形从视野消失,海面又恢复了如初的蓝色。
  建文是第一次参加海葬,想着那么爱絮絮叨叨的一个人就这样无声无息地没了,他感到心里憋闷得难受。可是,同来的破军、判官郎君以及其他蓬莱人倒并不显得悲伤,有的还在聊天。建文本来心里还挺难过,看到他们的样子倒是有些好奇,悄悄问同来的铜雀是什么情况。
  “蓬莱人都自诩为战斗民族,他们从不觉得死在海上和死在刀口下有什么好悲哀的。在他们看来,这可是死得其所,人们不但不会哭,还会为他的走运感到庆幸。另外认为自己与大海是一体的,死亡不过是另一种回归大海的方式,是以死后都要海葬。若是他们死在陆地上,或者老死在床上倒是天大的悲哀,所有人都会为他哭泣。”
  听了铜雀的解释,建文感到这些家伙实在是不可思议,若是按照大明的习俗,老死在床上并且入土为安是完美的人生结局。
  “所有加入蓬莱的人,不管你来自哪里,都要自愿断绝过往的族属、国家、信仰。蓬莱人自称是全新的海人民族,他们有一整套属于自己的生活习惯,破军要建立的不光是座岛屿,而是要打造有着全新信仰的新种族。这小子的野心真是很大咧!”铜雀眯缝着双眼,捻着不多的胡子说道。
  执行海葬的船只是破军的座船,从这里极目远眺,蓬莱已停靠在珍珠港附近,这座人工岛屿并不比它要停靠的天然礁岛小多少,远远看去,倒像是珍珠港在靠近蓬莱。蓬莱的多数水兵都已上岛休息,只有少量当值工兵在勤奋工作,从珍珠港运输各种补给品,以及维修蓬莱因战斗及爆炸造成的毁伤。
  珍珠港是蓬莱二十四卫所中最优良的天然良港,珊瑚礁形成的环形海湾正适合大船队再次避风休整。初到此处的建文几乎被眼前景象吓到,这里的沙滩上和浅海里,到处是车轮大的巨型贝壳,这让他想起了在巨龟寺赌贝。不过破军告诉他,这里的巨型珍珠贝虽然与能够孕育海藏珠的巨型珍珠贝是近似物种,却只能产出珍珠。巨龟寺的巨型珍珠贝中的海藏珠,其实是人为或者机缘巧合造成的,为此破军还命人用撬棍给建文撬开一个贝壳看,里面果然只有一颗拳头大小、尚未发育完全的普通珍珠。
  “海藏珠可遇不可求,巨龟寺一毁,天下又不知何处还能得到这珍物了。”破军当时不无惋惜地说。
  海葬才一结束,甲板上的所有人立即恢复了轻松状态,仿佛之前的葬礼根本就没发生过。哈罗德拿出他刚做出来的千里镜,他自夸说连地平线极限处的景物都能看得清清楚楚,腾格斯央求着想玩玩,哈罗德却故意不肯交出来,两人打打闹闹爬上桅杆顶端,吸引了不少船上的蓬莱人围观。
  建文靠在船舷上看着绕着桅杆盘旋的海鸥发呆,很快他就将离开蓬莱再次踏上前往佛岛的路途,可直到现在,他还有许多事没有想明白。
  “你在想什么?”破军看出他这位小弟的惆怅,走过来问他。
  “兄长,你觉得郑提督是好人还是坏人?”建文望着漫天飞翔的海鸥,他多希望自己和这些海鸥一样懵懂无知,痴痴傻傻地过完这一生该有多好。
  “何谓好人,又何谓坏人呢?”破军抿嘴微笑着,靠在建文旁边的船舷上,“所谓人,原本不能被定义为好人或者坏人,为了各自的利益在做事。我印象中的郑提督是个严肃认真、坚守原则的人,他半生都在为大明战斗,按照自己的爱好塑造这个国家。为了这个看似崇高的目的,他可以牺牲一切,包括个人的良知和风骨。所以他会屈服于右公公这样贪婪而目光短浅的内侍,极力讨好他们,为的只是让自己得到权力,完成他所谓的理想。”
  破军撇撇嘴,似乎想起许多不开心的往事,又继续说道:“这是他和愚兄最大的不同吧!他是极世故的人,热衷官场,懂得如何同那些官僚、内侍周旋。当初一起在大明水师供职时,和朝廷周旋的事他从不让愚兄插手,大约是知道,要是愚兄去见那些官员和内侍,当场就能打死几个。朝廷里的事就是那么麻烦,不过郑提督舍弃尊严所做的事毕竟是为了大明,虽说也有为个人前程打算,但总的来讲,愚兄觉得他至少算不上坏人。”
  “嗯。”建文耐心听完破军的话,并未插嘴,他如今的心情也很矛盾,郑提督在他心目中曾是天下第一的好人,杀死父皇后又变成天下第一的恶人,可在经历了一场海战之后,郑提督和破军的大战和救自己的表现,又叫他对郑提督的评判变得模糊。
  他用力晃晃脑袋,想要把这些都从脑袋里晃掉,过了好一会儿才说道:“小弟我现在也不知道他是怎样的人了,也许只有在下一次相见时自己问个清楚。兄长,你觉得郑提督在办完他的事后,真的能找我受死吗?”
  “照愚兄看来,他所言不虚。郑提督这些年虽说被官场浸染得让愚兄有些作呕,毕竟骨子里还是个顶天立地的大丈夫,满脑子都是什么忠孝仁义的。他既然说办完事会找你受死,你就不必担心了,我看他拼命找寻你,说不定杀死你父皇是另有隐情的。”
  建文抿唇点点头:“依兄长所言,小弟就再信他一回。话说回来。明日小弟就要起程前往佛岛,只是依旧不知佛岛究竟在何处……”
  “这个你尽管放心,”破军说道,“明日愚兄亲自带你前往佛岛入口,送你一程。”
  “可是就算进了通往佛岛的神秘海域,小弟也未必能找到准确的位置。兄长你也说过,至今尚未有人能成功找到并登陆佛岛。”
  “其实佛岛的地图一直在你身边啊,就在你的青龙船上。”破军诡异地笑起来,他指着停在座船旁边的青龙船让建文看,建文听了大吃一惊,瞪大眼睛望过去,只见青龙船龙头高耸、嘴巴微张,似乎是在应和破军的话。
  “什么?!在青龙船上?!在哪里?小弟熟悉船上的每个角落,可从未看到有这样一张图啊?!图在哪里?大哥你快告诉我,快告诉我!”建文毛手毛脚地抓着破军的胳膊摇晃了好几下,结果看到破军露出痛苦的表情,这才想起他肩膀被郑提督留下的剑伤还没好。
  “好啦好啦,我告诉你,再晃伤口就要裂开了。”破军揉着疼痛的地方,“四灵船都是有生命的,它们并不仅仅是普通的船。其实你父皇早就将佛岛的路线图藏在了青龙船里,为的是以青龙船做先导,带领大船队进入佛岛海域。”
  “既然如此,为何父皇没有先去佛岛呢?”建文愕然不已,没想到青龙船中的地图竟然是父皇植入的。
  “估计是没有拿到海沉木吧!”破军说,“我告诉过你,上一次有海沉木的消息还是十几年前。”
  建文回想起父皇临死时手上掉落的海沉木,心道可能父皇寻找多年终于得获,本可以马上起程去佛岛的,却没想到被杀于海上。破军对此不知情罢了。只是如今那海沉木,可能已经流落到郑提督手里。
  破军又道:“老阿姨找到你们也并非是巧合,而是受到青龙船船灵的吸引,为你们提供去佛岛的线索。”
  “老阿姨也没给小弟什么提示啊,她只是要小弟来找破军你而已。”建文回忆起老阿姨与自己相处的情景,总是一副三缄其口的样子。
  “她让你来找愚兄,这就是提示了,因为不见愚兄,谁送你进佛岛水域呢?我既曾经历过佛岛水域的凶险,熟悉那里的水文状况,又是把守佛岛水域的关卡。”破军对着建文眨眨眼,“明日愚兄送你到佛岛入口处,再告诉你如何将地图取出来。”
  没想到苦苦寻觅的佛岛地图竟然一直和自己朝夕相伴而不自知,建文感到又窘又喜,这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吗?
  “那么,如果找到佛岛,郑提督也如约受死,贤弟你大仇得报,之后又有何打算?”
  听破军这样问,建文有些不知如何回答,他自己也不清楚究竟未来该怎么办,寻找佛岛对他来说或许只是逃避一切的理由,一旦找到,他的人生目标便似乎又会变得模糊。他想了好久,扬起头回答道:“什么恢复帝位之类,小弟从未放在心上。天下多少人为了这个尊号你争我夺、相互厮杀,在位的说自己救民水火、夺位的说自己解民倒悬,说到底其实都是为了一己之私,将天下陷于地狱。小弟在这之后想观察一下我那位燕王叔叔把大明治理得如何,如果他是位不世出的贤君,这天下让他坐也罢;若他是个贪图享乐的昏君,小弟必要他人头落地,之后再找位贤君来治理天下。”
  “哎?贤弟不打算自己做皇帝?”破军故作夸张地看着建文,建文的表情从未如此坚毅,看来这番话是他深思熟虑后说出来的。
  “小弟哪里是做皇帝的料,本以为右公公只是陪小弟玩耍的一个大伴,孰料出了内宫,这位大伴竟能让威风八面的郑提督连头都抬不起来,小弟觉得这朝廷不是我这等人可以驾驭的。大概铜雀会失望了,他一直希望小弟做皇帝呢,不过如今幕府将军的威胁已除,若是把佛岛的宝藏都给他,想必他也会满足。”
  建文看到铜雀在远处甲板上溜达,觉得他对自己抱有信心真是有点可怜,然后又对破军说道:“对了,兄长不是说要和小弟一起驾着青龙船去寻找极东之国吗?小弟可是认真期待的。”
  “原来天下还真有放着皇帝不想做的笨蛋,”破军听完伸了个懒腰,说道,“果然七杀说得没错,她在你来之前就传书告诉我注意你,说你和我年轻时一模一样。”
  “哎?七杀派人来过?你怎么没告诉我?你还有多少事瞒着我?”听到七杀的名字,建文脸一红,想起在阿夏号每天被七杀推油治疗,心里想,“她不会将那些事也都告诉破军了吧。”
  “你不知道的事还多着呢,慢慢总会都知道的。”
  “还有什么事我不知道?说来听听啊!”建文发现他这位义兄似乎知道数不尽的秘密。
  “比如……比如愚兄和七杀、破狼订立的杀破狼三巨头联盟是为什么?我们签订的南海之盟又是在应付什么局面?以及你知道为什么则天女皇会放弃西域,专注讨伐高丽,而且将首都从西方的长安迁到东方的洛阳?你的祖皇爷又为何放弃建了一半的都城凤阳,改在靠近东部海疆的金陵?”
  破军一口气说出这许多疑问,每个问题都深深吸引着建文:“这杀破狼之盟我多次听铜雀等人提起,不过具体为何,他们也不肯多说。”
  “大明人都以为天下的格局只是中华与四夷,他们不知道极东之国,更不知道西洋欧罗巴人的野心。然而,中华之外并非都是愚昧无知的夷狄,西洋人的开化并不亚于我中华,他们拥有比大明更先进的枪炮,更适于远航的船只,以及被东方香料、丝绸和瓷器挑动的野心。听说,西洋的佛郎机国国王正在组织庞大的探索舰队,寻求前往东方的征服航道……”
  “佛郎机人……”建文望向桅杆顶端处,他几乎忘记了哈罗德是佛郎机人出身,他本以为佛郎机人都是他这样性格平和的机械痴,从没想过佛郎机人竟有着征服东方的野心。忽然,他摸到腰间的转轮铳,这东西的机巧远在大明火器之上,看来欧罗巴人的火器技术在大明之上并非虚言。
  “那么……”建文恍然大悟,问道,“那么大哥与贪狼、七杀结盟,是为了维持南洋的势力均衡?”
  “正是,早年被你祖皇爷派遣抚慰南洋时,我遇到过很多西洋欧罗巴人,不光是佛郎机国,还有许多其他国家的。他们在南洋一些国家建立了所谓的贸易点,在这些贸易点修建城堡,用枪炮维持贸易往来。他们的贪婪没有止境,东方的东西什么都要,能买便买,不能买便抢。直到大明水师南下,才将那些不安分的欧罗巴人赶走。”
  “如此说来,我等初到蓬莱时,哈罗德说你们蓬莱水兵用的是西洋旗语,莫非也是这个缘故?”建文想起初次同蓬莱船相遇时,从对面打来的旗语。他当时便觉得好生古怪,包括大明在内的东洋诸国在海上是用军扇发信号交流,破军身为大明人,部下竟用西洋旗语,才是咄咄怪事。
  “佛郎机人在南洋经营日久,他们的旗语早成为南洋通用的航海语言,我们也是入乡随俗。”破军望向西方海面的目光深邃悠远,似乎要穿越十余年的光阴,回到他初到南洋的时刻,“正是接触到那些西洋人,我才知道东西洋维持千年的均势正在一点点被打破,一两百年内,东西洋将经历千年未有之变局。”
  “所以你才要在这南洋之南的荒僻之地建立蓬莱的势力,才和贪狼、七杀结盟,维持南洋作为东西洋缓冲地的安宁?”
  “不光如此,我想让野心勃勃的西洋人知难而退,转而用和平的手段与我们对话。”
  破军所具有的格局远大于建文所知,如果可能,他真想留在这个人身边五年、十年,随时随地和他这样聊天,重新了解这个世界。
  建文又开始问第二个问题:“那么你所说的则天女皇迁都,还有我祖皇爷放弃凤阳,建都金陵又是怎么回事?”
  “那就是和佛岛有关……”
  破军正要继续讲,桅杆顶端传来哈罗德和腾格斯的吵闹声,两个人正在朝着远处指指点点,似乎是看到什么了不得的东西。建文和破军终止谈话,细听两人的喊叫。
  “俺说那肯定是几头鲸鱼。”这是腾格斯的声音。
  “非也非也,阁下眼睛却是瞎的一般,那分明是几艘船。”这声音属于哈罗德。
  “打赌不?赌十个栗暴,要是你输了,俺只打你五个。”
  “有何惧怕,拿千里镜来,让咱再看看。”
  腾格斯将千里镜交给哈罗德,哈罗德调整千里镜的焦距,闭上一只眼,只用一只眼从单筒的千里镜里朝着海面远方望过去。他看了半天,忽然手脚大动地叫腾格斯也看,腾格斯才一看也马上手脚大动起来,差点儿把千里镜扔出去。
  “七里!是七里!”两个人一起朝着下面的建文大喊。建文站直了身体,他本以为今生今世再也见不到的七里,竟然会回来。
  “七里小姐后面,后面有日本船在追逐,我等快去相救!”哈罗德喊得声嘶力竭,建文朝着他们指示的方向看去,果然看到几个黑点,正朝着这边快速逼近。
  破军按着发呆的建文后背用力一推:“去吧,这小妞不错,切莫和我一般错过了。”
  建文向前趔趄几步,他再回头看时,只见破军正朝着自己微笑,目光中满是期许。他感到心中涌上一团暖意,于是笑着对破军略一点头,朝着舷梯跑去,青龙船就在下面等着他。腾格斯一跃而下,哈罗德抱着绳梯往下爬,嘴里还在抱怨腾格斯不讲义气,也不带着他一起。至于铜雀,他神不知鬼不觉的,早已站在了青龙船的甲板上。
  破军见几个人都上了青龙船正要出发,对抱着手在一旁的判官郎君说道:“日本船有好几艘,只怕他们应付不过来,你也帮他们一下吧。”
  判官郎君答应一声,招呼几名手下同去,他看到沈缇骑主从二人也在船上,便也顺便叫他们两人跟自己同去,这两人在他的监控下,须臾不肯放离。破军想了一下,又把他叫住:“你没有带刀,拿我的剑去用吧。”说罢,他从腰间解下巨阙剑朝着判官郎君一丢,判官郎君伸手稳稳地接住剑,从船舷上翻身跃下,也跳上了青龙船。
  看着青龙船解开拴在座船上的缆绳驶离,破军这才命令返航,回蓬莱。
  半废的蓬莱岛变成一座大工地,到处是脚手架,工兵们用手推车推走一车车的瓦砾、碎木,用从珍珠港运来的新木料修补破损。调度员用小旗和哨子指挥起重装置将破损的大炮从炮位上吊下来,装船运走。那些由巨木、齿轮和绳索构成的庞大起重装置在人力作用下,能轻易抓起几千斤的重物。破军背着手悠闲地从他们旁边经过,工兵们见到大王来视察,纷纷停下手中的活问好。破军摆摆手,让他们继续工作,自己信步闲游查看一番,见所有维修工作都井然有序,这才沿着街道穿过大黑门,独自朝着柏舟厅走去。
  此时天色大亮,本该是猫咪们结束夜间的游戏,开始懒洋洋睡觉的时间,可不知怎么,沿途的猫都毫无困意,不管黑色、白色还是三花的,个个精神得反常。它们闹猫一般在街道上、屋顶上、房脊上对着天空乱叫,蓬莱各处都是此起彼伏的猫叫,高高低低,如同猫的大合唱。
  “风暴要来了吗?”破军看看天上,只见天上晴得没有一丝云彩,蓝得亮眼,哪里有风暴将至的样子。不过,海上的天气像是孩子的脸说变就变,上一刻还是晴天,下一刻即是风暴的情况也不在少数。
  一只大腹便便的白色波斯猫笨拙地在柏舟厅屋顶上行走,不料脚一滑,落了下来,破军平地跃起,身手敏捷地将它抱住。这是只成年母猫,毛色雪白油亮,肚子鼓鼓的。破军端详了片刻,又摸摸猫的肚子,说道:“白凤,你这是要生了吗?怎么这般不小心?”
  波斯猫到了主人怀里,“喵喵”地轻叫两声,便伏在他怀里甜甜睡去。破军轻轻抚摩着它,进入柏舟厅,在他身后,两扇沉重的木门“咚”的一声自动关上。
  桅杆构建而成的柏舟厅,是破军平日最喜欢的地方,他喜欢一个人在空旷的大厅里走来走去,看桅杆上刻着的记录。他记得这里每一支桅杆的来历,记得每一次惊心动魄的战斗,记得每一名在战斗中牺牲的战士的名字,就好似他记得蓬莱的每一只猫一样。
  桅杆纵横交错地插在一起构成了柏舟厅的屋顶架构,从下往上望去,像是望不到顶的桅杆森林。
  大厅里回荡着破军的脚步声,他慢慢踱着步,思考着很多事,蓬莱的事、佛岛的事、南海之盟的事,他要理出个头绪,今晚要向建文一一说明。
  突然,他感到身后有轻微的金属碰撞动静,似乎在朝着自己逼近。他本能地略微错身,一名日本武士挺着刀用力过猛,擦着他身子冲过去。武士翻身还想再刺,破军飞起一脚踢飞他手里的刀,然后迅速转到对方身后,单手抓住他脖子一扭。只听“嘎巴”一声,武士的颈椎被扭断,尸体瘫软地摔倒在地,铁质盔甲碰撞地面,发出巨大的“咣当”声。
  破军面色凝重地放下波斯猫,受惊的猫咪“嗖”地跑到了大厅的角落里。
  破军朝着屋顶望去,只见离地数丈的屋顶上,每一根桅杆后面都悄无声息地闪出一名日本武士的黑色身影,他们穿着全套黑色盔甲,拉低的盔檐下还戴着可怖的黑色面具,密密麻麻竟有上百人之多。
  武士们像下雨般从屋顶跳落下来,甲板乱撞发出的“哗啦啦”声如同夏天的大风吹拂着白杨树树叶。
  破军注意到,他们每个人身上都贴着画有古怪字迹的符咒,这是日本阴阳术特有的隐身符,贴上这符的人可以在一定时间内隐身,不被他人发现。看样子,这些武士就是靠着这种隐身符成功潜入蓬莱的。
  见破军轻易杀死一名武艺高强的旗本武士,其他武士都有点不敢上前。为首的络腮胡子武士也穿着盔甲,和部下的区别只是没有戴头盔。他大喝道:“在下日本第一武者,岛津萨摩守,奉武田将军之命取阁下首级。”
  岛津萨摩守手一挥,四名旗本武士举着刀朝破军冲来,破军伸手摸向腰间,才想起巨阙剑刚刚给了判官郎君,自己现在手无寸铁。他顺手抓起刚杀掉的那名旗本武士的日本刀迎击对手。只见刀光一闪,破军的身体在转瞬间移到四名旗本武士身后,四名旗本武士像是中了定身咒语,呆立在原地,过了半晌才喷出四股血箭,尸体轰然倒地。
  破军感到肩膀一阵疼痛,他的剑伤未愈,只要稍微用力伤口就会裂开。更何况,巨阙不在手里,这把日本刀分量和手感都不对,他用起来很不舒服。
  “阁下果然好身手,但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应付一百名刀术高超的精锐武士。”岛津萨摩守咧开嘴露出满口的黄牙,笑着说道。
  “那就试试看百人斩好了,今日本王正有些闲得发慌。”破军甩去刀上的鲜血,握紧刀柄。
  岛津萨摩守收敛笑容,双手举过头顶,两个手掌朝着破军的方向用力一劈,像是要把破军剁成三段。大厅里响起一片“哗啦啦”的甲片撞击声,近百名武士一起朝着破军冲去。
  三艘追击的日本船,冒着浓烟在沉没,判官郎君轻易地收拾了日本船上所有的追击者,他还剑入鞘,看着腾格斯从小船上将七里抱到青龙船上来。
  七里身上多处受伤,所幸都不致命,大约是过于疲惫的关系,她正陷入昏迷不醒的状态。建文百感交集,又是心痛、又是着急,他想也没想,就伸手要去给七里治伤,判官郎君伸出剑鞘将他拦住。
  “你干什么?”建文见判官郎君阻止自己为七里治伤,生气地吼道。
  判官郎君并不气恼,淡淡地说道:“你治好她的伤,自己不也会变成那样?岂不是还要赖在蓬莱养上十天半月的?”
  “可是……”
  建文还要争辩,判官郎君却回头去问沈缇骑:“你们锦衣卫应该有什么治伤的虫吧?拿出来用用吧。”
  沈缇骑讨好地对着判官郎君干笑两声,走到七里身前蹲下,用手按在七里胸前摸摸心跳,然后嘴里念着什么。只见从他袖管里钻出一只白色的肉虫子,顺着他手背爬到七里身上,然后沿着脖子一直爬到七里嘴边钻了进去。过了一会儿,七里“啊”的一声睁开眼。
  众人看得都惊呆了,判官郎君念叨着:“什么玩意儿,还挺管用。”
  “锦衣卫紧急时救命用的还魂虫,用各种大补品还有秘药制成,只要吃下去,伤势立愈。”沈缇骑赔着笑脸回答完,退到一边。
  七里睁眼看到建文、腾格斯和铜雀等人,感到恍如梦境。她摸向腰间,腰间硬邦邦的袋子还在,她比画着要建文取下来看。建文解下袋子一看,里面竟然正是丢失多日的传国玉玺,他又惊又喜,正要问七里,铜雀在一旁说道:“她现在说不出话来,快给她喝点儿水。”
  哈罗德摸出一只水壶,打开盖子交给七里,七里抱着水壶“咕咚咕咚”灌了好几大口,这才缓过气来,对建文说道:“将军还活着,还有……还有他要偷袭……”
  她话音方落,只见数十艘日本船在远处出现,训练有素地分成数队,朝着珍珠港和蓬莱驶去。接着,这些船只对着失去防御能力的蓬莱猛烈炮击,即使是在几十里外的海上,也能听到隆隆炮声,蓬莱岛上腾起一团团爆炸的黑烟。
  “糟了,”判官郎君须发皆竖,望着蓬莱的方向,“日本人原来是要在珍珠港偷袭蓬莱。”

无忧书城 > 玄幻奇幻 > 四海鲸骑 > 第四十八章 珍珠港
回目录:《四海鲸骑》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霸皇纪作者:踏雪真人 2第四卷 群鸦的盛宴作者:乔治R.R.马丁 3霍比特人作者:[英] J·R·R·托尔金 4逆天邪神作者:火星引力 5司藤(半妖司藤)作者:尾鱼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