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四海鲸骑目录
无忧书城 > 玄幻奇幻 > 四海鲸骑 > 第十四章 深渊

第十四章 深渊

所属书籍: 四海鲸骑

从武则天的时代开始,海藏珠和佛岛就一直是海上居民所津津乐道的两个话题。
  佛岛虚无缥缈,大家只闻其名,不见其形。相比之下,海藏珠的传说却真实可信多了。
  这种珠子是何时开始出现的,又与佛岛有什么关系,没人知道。但它的神奇功效,却是真真切切存在的。海上不时出现各种能人异士,拥有难以描述的奇异能力,全都是拜海藏珠所赐。
  正因为如此,这种珠子成为深海之中最珍贵的宝物之一。世人趋之若鹜,他们愿意付出巨大的代价获得一枚——哪怕未来的命运注定要被珠子吞噬。
  百地七里、阴阳师芦屋舌夫、贪狼以及其他一些海上的人,他们每个人得到海藏珠的途径,都不一样。但很少有人知道,这些珠子的源头到底在哪里,又是如何产生的。很多人认为,海藏珠就是一种缘法,只有命中注定的人,才有机会得到它。
  如今听铜雀的意思,这个阿阇梨之墓里居然能找到海藏珠?船上的几个人都不由得错愕。
  “阿阇梨”乃是梵语,汉文意思是“高僧大德”。阿阇梨之墓,即是高僧之墓。铜雀告诉建文和七里,那里是南洋中唯一一个可以获得海藏珠的地方。
  更多的细节,铜雀却笑而不语。
  建文陷入了巨大的矛盾中。拥有海藏珠,固然会获得强大的力量,但同样也要接受诅咒,迟早有一天会被珠子里的东西吞噬。为了复仇,七里可以毫不犹豫地接受这个代价,那么他能接受吗?
  铜雀并没有逼迫,很大度地表示:如果他不能接受海藏珠的代价,也无妨,铜雀可以把他送到一处类似泉州港的富庶地方,平静等死——不过复仇就别想了。至于那海藏珠,虽说的确会令主人遭受诅咒,但其拥有的强大力量却能排斥其他侵蚀宿主身体的病痛,独霸宿主身体。对于侵蚀着建文身体的“孤克煞气”,倒正是以毒攻毒的克星。
  比起被“孤克煞气”攻心致死,让海藏珠寄宿于身体之内慢慢侵蚀身体虽说是饮鸩止渴,但对于见识过七里、芦屋舌夫和贪狼的强悍力量的建文来讲,却也有着不可小觑的吸引力。
  整整一天,建文靠着船舷,怔怔地看着青龙船船舵上的玉玺,不知该如何是好。在玉玺的反光中,他想起了宝船上那血腥的一幕,父皇愤怒的叫喊、郑提督那得意而扭曲的面孔、自己瞬间从太子变为逃犯的委屈,这些情绪始终萦绕在心间,让他痛苦不堪,成为挥之不去的阴影。
  “七里说得对。说到底,会选择和它融合的人,都是些走投无路的人哪。”
  经过一夜不眠不休的心理斗争后,建文瞪着充满血丝的眼睛,找到铜雀,咬紧牙关道:“我接受。我想要复仇,这是我唯一的机会。”
  铜雀早就猜到了这个结局,他拍了拍建文的肩膀:“放心好了,海藏珠与佛岛之间,关系千丝万缕。登上佛岛,说不定就能找到解除诅咒的办法。”
  建文疲惫地笑了笑,觉得他只是在安慰:“那就请你尽快指路,让我们快点去找海藏珠吧。我怕我会后悔。”
  青龙船在海上航行了足足七天,建文在铜雀的指点下不断变换航向。到后来他已经完全不知行驶到哪里了,只是机械地听从铜雀指示。这七天,他们始终没有看到一块陆地,连一个岛屿都没有。放眼望去,只有海水和偶尔跃出水面的飞鱼。
  铜雀每天站在船头,要么是用不为人知的秘术测定方位,要么望着天上的云彩喃喃自语,不知在说些什么。作为骑鲸商团中的一员,他有时候像是最市侩的商人,有时候却像是一个神秘的大师。
  幸运的是,这一路上天气还不错,偶尔会下点雨,大部分时间都风平浪静。整条船上最开心的,莫过于腾格斯。他极怕晕船,青龙船又不是那种稳定见长的船体,能够赶上这么平静的气候,真是长生天保佑。
  不晕船的时候,腾格斯就和哈罗德混在一起。哈罗德是个赵括式的家伙,虽然自己不懂航海,但精通机械运转,说起船舶操控之术一套一套的,让腾格斯佩服得五体投地。腾格斯拍着胸脯允诺,一旦重建科尔沁水师,保证聘请哈罗德当总教头。哈罗德不知道科尔沁在哪儿,一听说要聘请自己当总教头,喜不自胜,觉得自己来到东方这么久,终于看到了辉煌的前景。
  没了腾格斯在旁边骚扰,建文乐得清静。不过他也有自己的烦心事——这几天他一直躲着百地七里,生怕她再提“酬谢”那茬儿。他自幼受礼法教育,哪会想到这位姑娘如此大胆,不由得慌了神。
  其实大明在对皇子的教育里,专门有教授男女之事。建文十四岁那年,已经在紫禁城中参拜过了欢喜佛,隐居泉州的两年,周围灯红酒绿,他也没少见识。但建文始终觉得,这事儿挺神圣的,不应该如此轻率,更不能因为“酬谢”这种理由而去行事。
  可惜青龙船就那么大,每天抬头不见低头见,再躲能躲到哪里去?两人每次遇见,建文都涨红脸,尴尬地一低头跑掉。另外一位当事人七里倒是态度很坦然,她从来没有对建文怀有特别的情愫,只是单纯不想欠那个软弱的家伙人情。
  对于斩断了情感的七里来说,只有对幕府将军的仇恨才能让她的心绪产生波动,其他都不成。
  “如果你不想做这笔交易,那么我还有什么东西是你想要的?”七里有一次把建文逼到角落里,直截了当地问道。
  建文支吾了半天,回答说:“我只是单纯想帮你,可从来没指望过任何回报。”
  “百地家从不欠人情。”
  “都说了没有亏欠,我自愿的!”
  七里淡淡道:“就因为如此,我才必须要回报你。好让你明白,救人是一场交易,不是一桩义举,不能打着仁义道德的旗号感动自己。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谁都无法预测,如果你坚持要按良心行事,很可能会为了救一个无谓的人,让我们陷入危险境地。”
  “那怎么可能?!”建文拼命反驳。
  “我问你,如果我们面临一只巨大海兽的追逐,前方看到一条装满了孩子的落难小船,停船救人,海兽会扑上来把船毁掉,我们将彻底断绝去佛岛的希望;不停船,我们可以继续前往佛岛,但那一船孩子将葬身鱼腹。你怎么选?”
  “这……你这是故意的吧,哪有这么巧的事?”建文眼神游移。
  “你会怎么选?佛岛,还是那一船孩子的性命?”七里逼问。
  如是再三,建文发现自己根本逃避不了。他一咬牙,闭上眼睛回答道:“我会跳下船去,引开海兽,你们和孩子都会没事。对不起,我实在没法坐视不理,我是个软弱的人,只能牺牲自己了。”
  这个回答,让七里很意外。她怔怔看着他,仿佛想确认这家伙是不是脑子进了海水。建文却喃喃念道:“是气所磅礴,凛烈万古存。当其贯日月,生死安足论。地维赖以立,天柱赖以尊。三纲实系命,道义为之根……”
  “这是什么?”
  “文天祥的《正气歌》。”
  七里不知道文天祥是谁,也没读过《正气歌》。她敏锐地发现,建文之前那畏畏缩缩的样子不见了,他不知不觉挺直了胸膛,眼神也不再躲闪,直视着自己。
  这个奇怪的变化,让七里隐隐觉得有些不安,她扔下一句话:“随便你。想要酬劳的话,随时来找我。”说完便转身离去。建文扯了扯自己的衣领,长长松了一口气,他目送着七里的背影消失,神情说不上是沮丧还是如释重负——也许两者兼有。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七里没再提过“酬谢”的事,也没再和建文单独交谈过。她大部分时间都待在船舱里,偶尔登上甲板,也只是靠着桅杆双手抱膝,怔怔地望着单调而乏味的海平线。
  到了第七天,负责带路的铜雀忽然告诉建文:“我们到地方了。”
  建文连忙吩咐青龙船减速停泊,最终完全静止在水面上。他离开主舵,左顾右盼,却满腹疑窦。在青龙船周围,只看得到茫茫的海水,其他什么都没有,和前几天的景致没任何区别。
  建文探头出去,把船上自备的定海针往水下一抛。拴着压石的定海针一直往下沉去,一直到二十丈的绳子全用光,也没探到底。他又看了看海水的颜色,是深邃的藏蓝色,这意味着水下极深,不可能存在间歇洲这样的地方。
  既然没有间歇洲,也没有岛,更没有船,那么阿阇梨之墓到底在哪儿?
  建文把疑惑的目光投向铜雀,后者却没回答,信步走上船头。每走一步,他胯下的那件铜雀的光芒就更亮一分。建文曾经以为这也是海藏珠的功效,可七里说不可能。海藏珠认主之后,一定隐于主人身上,不可能作为一件挂饰拿出来,那铜雀挂饰大概是别的什么奇物——以骑鲸商团的身家,手里有什么收藏都不奇怪。
  铜雀站在船头最高处——也就是青龙头的位置——双手平伸,把铜雀挂饰塞进嘴里,原来这竟是一枚哨子。铜雀一鼓劲,便能发出一连串十分诡异的哨声,声调尖细悠长,这叫声不似人言,更类兽吼,音量不高,却传得颇远。一时间整个视野内的海面,都响彻着这枚铜雀声。
  吹了约莫一炷香的工夫,铜雀停止动作,把哨子重新挂回到腰间,回头对其他人道:“你们准备一下,我们马上出发。”
  大家都一阵兴奋,毕竟马上就能见到大海中最神奇的东西之一。即使是已经拥有海藏珠的七里,也满怀好奇。她的珠子,是来自百地家的传家宝,至于百地家祖先从哪里弄来的,就不知道了。
  “会有危险吗?需要准备什么武器?”七里问道。
  铜雀打量了她一番:“没什么危险,衣服穿得正式点就好。”
  七里“哦”了一声,回了舱室。
  建文早早穿好了一件麻布底的短衫短裤,腰间别起一把长剑。这是所有武器里他最不擅长的一种,虽然在海上打斗用处不大,总算是聊胜于无吧。
  这时哈罗德突然把建文拽到旁边,偷偷塞给他一把火铳。建文一入手,不由得“咦”了一声。
  这是一把三眼铳,但又不太像。寻常的三眼火铳粗笨重大,而这一把却小巧很多,单手便能拿起,不用时可以插在腰间。而且它的枪管比常规要短,药池却宽了几分,象牙握把巧妙地向下弯曲,侧面还雕着一只六臂娜迦的形象。
  就算它没有火铳的功能,也是一件有价值的艺术品。
  哈罗德递过去一袋铅弹和一袋火药,火药还很贴心地用油纸包叠成一份份:“之前贪狼让咱家给他改造个火器玩意儿,忘了给他。这几天在船上,咱家抽空把它略作改造,与兄弟做个防身之用。”建文一听是贪狼的物件,便明白肯定不是凡品。
  建文拿起这把三眼火铳比画了几下,觉得十分合用。哈罗德给他装好弹药,放好捻引子,建文端起火铳,对着船舷外不远的一只信天翁放了一铳。轰的一声,三眼连喷,三发铅弹连环滑过信天翁翼下,在海面上激起一片水花。
  哈罗德啧啧可惜,建文却微微一笑。刚才他把铳口故意放低了三寸,不然那信天翁必然要被打碎。试枪而已,不必伤及性命。
  建文别的水平都一般,对这火铳之术却格外有天赋。可惜大明并不重视这项技艺,甚至有人觉得太子玩火铳简直不成体统,只给他提供了最基本的培训。尽管有这样或那样的限制,建文的射击造诣仍达到了军中精锐的水准,自幼接触各式各样的西洋或东洋火器,眼光着实不凡。
  从射击体验来看,这把火铳的威力和精度都达到了一个很惊人的地步,又能连发射击,实在是一件犀利武器。
  他正自喜悦,忽然听到甲板上传来橐橐橐的脚步声。两人抬头,看到穿着一身深色质孙的七里徐徐踏上甲板,都张大了嘴巴。
  这一套质孙的款式,在泉州港随处可见。当初建文随手在街面上买了几套,放在青龙船上做备用。
  七里的眉眼本来就很硬朗,加上身材高挑,愣是把这种质孙穿出了一身的挺拔英气——众人不约而同浮现出一个想法,单论气质,她比建文更像是白龙鱼服的皇家子弟。
  不过这件质孙明显被改过,琵琶袖和横褶里暗藏了三四个口袋,揣得鼓鼓囊囊,里面装的估计都是苦无、烟丸、蒺藜之类的玩意儿。铜雀忍不住提醒道:“我不是说过了吗?那里没有危险,衣服要穿稍微正式点。”七里淡淡道:“对我来说,这就是最正式的行头。”
  腾格斯见到七里这一身装扮,倒是非常高兴。质孙本来就是蒙古袍的一种,他一看到,就像是回到了家乡一样。
  众人准备停当后,都左顾右盼,却什么都没看到。青龙船的周围仍旧是一片浩渺而单调的碧蓝水面,不见半点其他迹象。而铜雀站在船头一动不动,只有两袖飘动。渐渐地,天色阴沉下来,厚厚的云层遮蔽了阳光,浪花起伏的幅度也悄然变大。
  “阿阇梨之墓就在这里?”建文忍不住又问了一次。
  铜雀看了他一眼:“是的,就在这里。”
  建文再度环顾四周,实在看不出什么端倪:“给点提示,哪个方向?”铜雀抬起右手食指,朝下面点了点。
  “水下?阿阇梨之墓是在海底?”建文大惊,他刚才测过水深,这里距离海底极深,搞不好下头是条深渊。那种地方,怎么可能会有人类修造的墓穴?
  “若是太容易就见到,只怕这里早挤满人了。”铜雀道,“阿阇梨之墓是在海渊之下,寻常人就算知道,也到不了。想进去的人,都有非比寻常的手段。”言外之意,能到这里的,都不是寻常人。
  “那我们从哪里进去啊?”腾格斯忧心忡忡,他怕晕船怕得厉害。
  “呵呵,你们很幸运能遇到我,只要等接引就好了。”
  众人还是疑窦满腹,可还没来得及发问,海面上忽然出现了变化。有巨大气泡接连不断地冒上来,水花咕嘟咕嘟地翻滚,似乎有人在水底架了一把旺盛的柴火,要把整片大海煮沸似的。
  建文壮着胆子探头看下去,似乎水下有一个巨大的阴影,正以极快的速度上浮。他悚然缩头,眼前看到一片浅灰色的肉山跃出水面,再重重地落回到青龙船左近,掀起巨大的波澜。
  青龙船摇动得很厉害,好不容易等它停稳。众人发现浮在船边的那家伙,原来是一头巨大的座头鲸,似乎是铜雀当初骑乘着去间歇洲的那头蓝须弥。建文很惊讶,这七天来,青龙船几乎一直在赶路,这蓝须弥看起来笨重无比,居然能赶上青龙船的速度?
  铜雀摇摇头,转头对建文道:“你还有最后一次后悔的机会。”
  “我们走!”建文一咬牙。
  “很好。”
  铜雀已经飞身跳下船去,蓝须弥张开大嘴,把宽厚的鲸舌弹出来,正好将跃下的铜雀接住。
  众人都见过铜雀之前站在鲸鱼舌上的英姿,但没想到有一天自己也要这么干。他们战战兢兢地从青龙船上往下跳,一个接一个地落在鲸舌上。蓝须弥的舌头很柔软,触感像是一层极厚的毛毡毯子,只是表面黏滑不堪,他们落地之后不得不俯下身子,才能保持平衡。
  很快五个人都落到了鲸舌之上,各自找了一个固定的位置,或趴或蹲,除了铜雀之外,没人敢保持着站姿。哈罗德兴奋地嚷道:“咱家站在鲸鱼舌头上啦!幸甚至哉,幸甚至哉!”
  铜雀看人都到齐了,打了一个呼哨,蓝须弥将大嘴缓缓合上,周围登时变得漆黑一片。
  “蓝须弥最近心情可能不太好。下潜开始后,你们要抓紧一点,尽量别滑进鲸鱼嗓子眼儿里——不太好捞。”铜雀的声音在黑暗中响起,说不上是开玩笑还是认真的。
  “找个牙抱住!”建文喊。可哈罗德立刻纠正道:“座头鲸没牙,不过舌头上有凸起可以抓!”众人听到这话,都顾不得恶心,伸手抓紧了鲸鱼舌苔上的小凸起。
  这时建文忽然想起一件事:“青龙船上没留下人看守,没问题吗?”
  “除了你有人能开走它吗?”铜雀反问。
  “好吧……”
  一阵剧烈的震动从外面传过来,鲸鱼口内开始天翻地覆,只有鲸舌牢牢贴在牙膛底部。看来这条鲸鱼已经掉转身形,朝着水下潜去。
  蓝须弥的嘴巴紧闭,外围的两排鲸须板牢牢地把海水挡在外面。完全的封闭黑暗,对这些乘客产生了难以名状的影响。被剥夺了视觉之后,人类的嗅觉和听觉变得格外灵敏。鲸鱼嘴里的腥臭味极浓郁,都是残留在口腔的残鱼剩虾腐烂散发出来的,让人反胃欲呕。可往往还没呕出来,就会听到一阵低沉的呕声从鲸鱼喉咙深处传来——大概是它的胃部正在蠕动,不知在酝酿些啥。
  外面的声音,一点都听不到。可每一次鲸身颤抖,都会让每个人的心中泛起一幅奇异的画面:一头孤独的座头鲸,正摆动着尾鳍,朝着深邃无尽的海中深渊游去。顶上那来自海面的光芒逐渐黯淡,前方仍旧深不见底。黑暗黏稠得像乌贼的墨汁,从四面八方涌过来,仿佛要把他们拖入最深层的地狱。
  人类对深渊的恐惧,是与生俱来的。包括哈罗德在内的所有乘客都保持着沉默,任凭这头巨大的生物往海底下沉,每个人都没来由地开始怀念起蓝天和白云。
  不知过了多久,铜雀忽然打了一个响指:“差不多到了,你们向我靠拢。”众人在黑暗的口腔中摸索了一阵,一一聚到了铜雀身旁。
  一阵巨大的声响从喉咙深处传来,口腔内的肌肉开始绞紧,似乎蓝须弥即将要呕吐。鲸舌不再服服帖帖地趴在牙膛底部,不安分地高高翘起。
  “少安毋躁。”铜雀再次提醒道。其他四个人紧贴在他身旁,互相抓住。
  一股强烈的气流从胃里突然上涌,在口腔内形成小小的风暴。众人被吹得东倒西歪,站立不住。与此同时,建文注意到,蓝须弥的嘴巴在缓缓张开,两排鲸须板开启,立刻有阴冷的海水涌进来。这些海水来自深渊,阴冷无比。
  还没等建文提醒同伴,强烈的气流裹挟着众人,一下子冲出了鲸嘴。铜雀腰间的铜雀挂饰闪闪发光,似乎给这股气流注入一层奇妙的约束,促使它霎时化为一个巨大的球状泡泡,包裹着他们五个人,悬浮在深海之中。
  伴随着气流喷出的,还有大量半消化的磷虾残骸。这些残骸广泛地散布在泡泡四周,发出星星点点的磷光。座头鲸摆摆尾鳍,重新朝水面上浮去。
  借助着这些光亮,众人发现此时正置身于一条极深的狭长海沟之底。在海沟两侧的嶙峋峭壁上,居然雕刻着四尊巨大的金刚像。金刚像分列两侧,每一尊都有几十丈高,它们背靠峭壁,身披盘甲长绦,浑身肌肉遒健。
  水泡从四大金刚之间缓缓掠过,众人这回看清楚了细节,发现它们的身体外侧,居然还雕着几条锁链。这些锁链雕刻得极为精致,节节相扣,深深地勒入金刚躯体。金刚怒目圆睁,无法挣脱,表情中透着不甘和绝望。
  这四尊金刚,居然是被捆缚在峭壁之上。

无忧书城 > 玄幻奇幻 > 四海鲸骑 > 第十四章 深渊
回目录:《四海鲸骑》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诛仙2 小说 2道君作者:跃千愁 3武炼巅峰作者:莫默 4驭鲛记作者:九鹭非香 5太古神王作者:净无痕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