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四海鲸骑目录
无忧书城 > 玄幻奇幻 > 四海鲸骑 > 第二章 海淘斋

第二章 海淘斋

所属书籍: 四海鲸骑

泉州港是出入南洋的重要港口,拥有一个天然避风的深水港湾,地理位置得天独厚。这里每天都有来自大明、高丽、日本、琉球、南洋诸国乃至天竺、阿拉伯、欧洲诸国的大量商船进出,客商往来繁忙,大量南北货物在此转运。
  此时已近黄昏,可码头上的热闹不减白昼。搬运货物的苦力、市舶司的官员、肤色各异的客商、试图做点买卖的小贩、佩着诡异装饰的武装水手,宽阔的栈桥上聚着形形色色的人,吆喝着、拥挤着,在带着海腥味的热风里汗流浃背。
  一条来自北地的八宝商船刚刚顺利停在泊位上,船主跳下船来,在市舶司交了港税,让掮客去找好合适的仓库,然后雇了几个搬工卸货。泉州港的这些代理服务十分成熟,不必担心被骗,船主安排妥当之后,就离开港口,径直朝泉州城走去。
  船主刚一出港口,立刻有一个穿着褐袍的少年从屋檐下的暗处出来,迎上去对船主先施一礼,满脸堆笑:“这位大爷,您可是有定货要卖?”
  船主一愣,不由得仔细观察了一眼。这少年不到二十岁的年纪,长脸宽眉,脸颊右侧有一条游鱼状的疤痕,身上的褐袍虽然破旧,却洗得十分干净。
  “你怎么知道我有定货要卖?”船主好奇地问。
  少年嘻嘻一笑:“您的八宝商船挂帆很特别,两硬一软,中悬角帆,却用绳索半固定住,一看就是从风冷浪高的北海而来。可是这船停稳了舵,吃水只有两丈三,可见里面没装什么重货,再加上刚才您交给市舶司的港税,一共才五两纹银,刚够泊费而已。可见您这回到泉州来,不是做大宗生意的,而是要走定货——您的袍子下面都鼓起来了,可不就揣在怀里吗?”
  所谓“定货”,指的是珍奇物件——财不露白,不便言珍,故以“定”字代之。泉州港除了汇聚大宗贸易之外,还有许多来自陆上、海里的各色奇珍异宝,有深海的奇珍异宝,也有陆上的贵重器物,这些奇物一般个头儿不大,却各有各的妙处,若卖得好,一件的价值往往能顶得上一船货物。
  船主见他猜得分毫不差,谈吐之间又对行船极熟,大感兴趣:“我的确有定货要卖,不过你一个小伙计,能说得上什么话?”少年笑道:“如果您信得过我,不妨移步海淘斋慢慢品鉴。”
  一听“海淘斋”这个名字,船主恍然。
  要知道,定货之中鱼龙混杂,一件奇物到底什么来历、什么质地、什么功用,都得先由专业人士鉴定之后,才能估出价值,再谈买卖。泉州汇聚四海之货,时常会有奇物现世。因此在泉州港内,有好几家专门从事珍宝鉴定的铺子,这海淘斋就是其中一家,颇负盛名。
  不过这个小伙计可比别人精明多了,别人都是在铺子里等客上门,他居然跑到码头来盯人,而且一盯一个准,从源头就把买卖给截过去了。船主觉得这孩子有眼光,比寻常大人还强。
  “你这眼力,是跟老板学的?”
  “不是,说到眼力,得从我十岁那年说起……”少年的语气一下子变得沧桑起来,开始侃侃而谈,把自己的身世说得跌宕起伏。
  少年自称建文,虽然说话真假难辨,但不让人觉得喧宾夺主,也不至于木讷呆板。边走边聊,两个人很快熟络起来。少年似是无意中问起北方情况,船主道:“前两年中原不太平静,咱大明皇帝莫名其妙地死在了海外,各地都有乱象。不过自从原本监国的燕王登基之后,局势比从前强多啦,商路这才重新走通。”
  说到这里,船主换了个口吻:“要说这位燕王,可比先帝爷好多了。先帝爷在位时,也不知为什么,对出巡海上那么热心,三天两头带着大舰队出海,威风是威风,可船一动,花银钱跟水淌似的。这些钱哪儿来的,不就从我们这些老百姓身上榨吗?”
  船主自顾抱怨着,没注意前头少年的脚步慢了几分,回话速度也不似刚才那么快了。过了好一阵,建文才开口道:“我记得先帝爷不是有个太子,还没找到吗?”
  “听说他也是同时在海上失踪的,原来朝廷还在各地港口贴告示,指派各地官府悉心寻找,后来时间一长朝廷追得不急,官老爷们自然也懈怠了,估计不了了之了吧。只是听京城朋友传闻……”船主看看四下无人,压低了嗓音又悄悄说道,“今上把先帝废掉的锦衣卫又搞了起来,听说主管锦衣卫事务的胡大人乃今上潜邸的旧人儿,是个有拥立之功的。搞不好让他搞那什么劳什子的锦衣卫,就是要挖地三尺寻那太子呢。”
  建文的两侧肩膀微微下沉,似乎若有所思。
  船主大概觉得总说朝廷不太合适,于是又换了一个话题:“对了,还有一件趣事,不妨说与你知。这次随我的船来的,还有一个辽东的蛮子。这蛮子膀大腰圆,来自草原上的一个大部。他花了大价钱,让我带他来泉州——你猜他来这里是要干什么?”
  “卖马?买兵器?”建文摇摇头,面露好奇。
  船主道:“他想学操船之术,好回去组建蒙古水师。”说完哈哈大笑起来。
  建文愕然,草原上虽也有河流,可跟海航相比完全不是一码事。一个草原蛮子学操船也就罢了,居然还打算在蒙古组建水师?这简直和在海上训练骑兵一样可笑。
  船主道:“他的祖上,好像是元代一个什么管航海的官,叫啥科尔沁水师提督——这官名听着都可笑,啧啧……后来蒙古人退回草原,这官衔倒是一代代传下来了。那蛮子脑子有点问题,觉得既然继承了这官位,就得有水师才成,专门跑到辽东来,找到我的船,让我带他出海寻师父。”
  “海上针路和操船之术,都是诸家海狗看家的技艺,自家人都不轻传,怎么会传给一个蛮子?”
  “所以说呀,不过他给的路费倒不少,我就顺便带他来泉州。至于他跟谁学、怎么回去,那就跟我没关系了。哦,你应该看见过,刚才船一停,那个趴在船头嗷嗷直吐的大个子就是。”
  一个蒙古蛮子,还晕船,这还想当水师提督?建文听到这里,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两个人聊着聊着,便来到泉州镇上。
  泉州分为三个区:港口这里,主要是船舶停泊、货物堆积、工坊等一切与航海有关的设施。泉州城内则是官府公廨、市舶司、寺庙、府学等公共机构。在两者之间,则是泉州镇——这里没有城中规矩限制那么多,又不似港口那么杂乱,聚集了各种规模的酒家、客栈、青楼、赌坊以及数不清的店铺,灯红酒绿,夜里亮起无数灯笼。在海上苦了几个月的水手,只要一下船,立刻会跑到镇上来,想要什么样的享受都有。所以这里人声鼎沸,极为繁华,号称全年无休。
  这海淘斋,正坐落在泉州镇最热闹的大街旁边,乃是一座古香古色的朴素小楼。建文掀开帘子走进去,喊了一声,一位戴着玳瑁眼镜、须发花白的老者便迎了出来,自称斋主。
  少年转身出去。船主与老者攀谈了几句,各自落座,船主便从怀里拿出几件奇物,有海上的,也有陆上的。斋主一一看过,一一说出来历与估价,他的眼光老到,言之有据,船主听得十分信服。只是到了最后一件,斋主拿起来端详片刻,略有迟疑。
  这是一枚莲花状的黄金镂空香囊,中心香架被一圈镂空花纹的黄金罩子给裹住,外面还围了一圈莲花瓣。用手一碰,那莲花瓣还会动,似乎里面暗藏机关。但到底这机关是做什么用的,船主从斋主的表情能看出来,他也不清楚。
  “看这莲花瓣的精细程度,怕是宫里流出来的吧?”斋主抬起头。
  船主面色一僵,点头称“是”。前几年天子意外死在海上,宫里着实乱了一阵,流传出了不少宝贝,这就是其中一件。朝廷虽没有追回的意思,可拿到市面上交易毕竟犯忌讳。船主之所以窝到泉州才请人品鉴,也是在北方不方便露白的缘故。
  斋主眯起眼睛道:“涉及宫里的东西,我这村夫可就不敢妄自揣测了,等我给你叫个朝奉来。”
  朝奉是古董铺子或当铺的管事人的称谓,专门辨认各种物品的价值,非专精者不能任之。船主一听斋主要请一位朝奉出来,面露期待。敢在泉州港这样的繁华地方自称“朝奉”,水平一定不简单,倒要看看到底是何等人物。
  “建文!”
  斋主喊了一声,刚才接来船主的少年笑嘻嘻地掀帘进来。斋主一指那香囊:“这玩意儿是宫里出来的,你来品鉴一下。”船主一怔,难道……斋主说的朝奉,竟然是这个小家伙?他不是小伙计吗?
  “可别小看这孩子,他做朝奉的水平,可令老夫都为之赞叹。”斋主称赞道,然后一指那香囊,“这玩意是宫里出来的,你来品鉴一下。”
  听到是宫里的物品,建文表情微微有一丝变化,随即又收敛不见。他拿起香囊,仔细地看了一眼,开口道:“这叫如意金莲真言香囊,这莲花瓣分成六瓣,用金叶子打制而成,代表佛家的六字真言‘唵嘛呢叭咪吽’。每一片莲瓣都能上下抬动,不同的莲瓣,会让镂空花纹发生改变,把香架上的烟气格出不同文字。”
  他见船主和斋主都有点迷惑,便转身取来一块龙涎香点燃,搁入中央香架,然后抬起“唵”字莲瓣。只见龙涎香的香烟袅袅升起,穿过纹罩上方的镂空花纹,竟被切割成了一个缥缈的“唵”字。这“唵”字在半空舒展开来,过不多时,形体终于慢慢飘散,满室皆香。
  建文又抬起另外一瓣,镂空花纹发生了细微改变。龙涎香的烟再飘出纹罩时,被切割成了一个缥缈的“嘛”字。建文依次掀动六片莲花瓣,佛家的六字真言就这样依次出现在半空,联缀成一片,缥缈而玄妙,香气中带着难以言喻的佛性。仿佛一位大德高僧口吐莲花,真言具象,整个房间都为之肃穆起来。
  船主和斋主都久久未能言语。这香囊的工作原理,说穿了非常简单,无非是用特定形状的格栅把香烟格成特定形状,但这份构思妙想,实在难得,而且在这么小的一个香囊上下这么大的功夫,也只有皇家才会干这么不惜工本的事。
  建文把香囊搁回到桌子上,取出龙涎香,笑道:“斋主您老人家可看清楚了,我可是为了鉴宝才动用的好香,这可得额外给点补贴。”
  “小守财奴,一点亏都不肯吃!”斋主笑骂了一句,从怀里掏出一块碎银子,“拿去吧!”建文伸手接住,先放到嘴里咬一下验验成色,然后冲两人一施礼,兴高采烈地转身离开。
  等他离开,斋主把香囊交还给船主:“这东西的用途,您也都看见了,就是这么回事儿。”船主交割了鉴定费用,然后好奇地看了门外一眼:“你这小伙计年岁不到二十吧?居然就当上朝奉了?”
  “这小子啊,甭管是瓷木、金银、铁器,只要是富贵人家用的,他都精熟。”
  船主更好奇了:“这个年纪能有这样的见识,难道是哪家大族的孩子?可真是大族出身,谁会让自家子弟干朝奉这种活?”
  斋主嘿嘿一笑:“建文这孩子的来历,可有点意思。两年之前,我无意中在海滩上发现他昏倒在沙滩上,穿的衣袍质地都是湖绸,只可惜被海水泡得破破烂烂。我见他可怜,就带回海淘斋,问他来历,他也不说。开始我把他当小伙计使唤,很快发现他对奢侈品颇有研究,就慢慢让他负责一部分鉴定,很快就成了店里有名的朝奉。”
  说到这里,斋主朝门外瞟了一眼:“论起资历,他远不及其他人,但总能一语中的,直指关键。我老觉得,那些奢侈品他应该是真用过、真见过,才能有这种见识。”
  “两年前?海边?”船主对这个时间点很敏感。
  斋主眨眨眼睛,压低嗓门儿道:“有一次,他夜里说梦话,我听得清楚。他嚷嚷什么宫里出事了,右公公救命的,又说自己是太什么的……”
  船主恍然:“原来他竟是一个小太……”最后一个字他不忍说出口,话到嘴边,化为一声感叹,“年纪轻轻,又这么聪颖,原来竟是这样的出身,咳,难怪对宫里器物如此熟稔。”
  斋主道:“这小子能说会道,接人待物、察言观色是一把好手,这两年来,倒有一半客人是他拉来的,唯独有点守财。每月给他的工钱加打赏,足可以养活一个四口之家。可从来没见他花在吃喝、衣服上,估计都偷偷攒起来了。”
  船主倒是很能理解:“他不是小太那什么吗……不拼命攒钱,还有别的乐趣吗?”
  两人同时“啧”了一声,惋惜地摇了摇头。
  建文可不知道那两个人背地里对他产生了天大误会,他此时揣了银钱,驾着一辆骡子车兴冲冲地朝着船厂方向而去。
  泉州港附近有大小一共八座船厂,既能修也能造,最大能造一千料的大船。在船厂附近,还有几十个生产零部件的小工坊,形成了一条庞大的产业链条。所以通向船厂区的大路特别宽阔,路面用的全是夯实的灰泥和煤渣,路面上有密密麻麻的车辙印,可见平日运送原料的大车有多少。
  建文沿着这条路走了将近半个时辰,来到其中一处院子前,这里大门右侧挂着一截浸过油的皴树皮,标明是木料店,专营木料买卖。院子里面堆满了各式长短木料,若熟悉木器的人,能看到这里全是上好材料:五十年的橡木、四十年的杨木、三十年的松木和杉木,年轮紧凑,纹理密实,全是造船用的木料。一条上好的舰船,木料的质地十分关键,桅杆用杉木,枋樯用樟木,舵杆用榆木、榔木等。
  一见建文推门进来,一个正站在木垛上量料的老木匠笑道:“哟,你来了?”
  “我的银钱凑够了,大叔,那根三十五年槠木还留着吧?”建文仰头喊道,语气毫不见外,一看就来过许多次了。
  老木匠直起腰,把尺子别在腰间:“留着留着,等我给你去拿啊。”他跳下木垛,在院子后头翻找了一通,然后抬出一根长两丈、径三尺五寸的圆槠木来。这根圆木外皮已经被刨干净了,还拿砂纸打磨过,露出漂亮的浅白色内芯,是块一等一的好料。
  建文从怀里掏出一小袋碎银子交给老木匠。老木匠立刻唤来两个学徒,让他们把这根木料抬到骡车上。
  告别老木匠,建文驾着那辆装着木料的骡车,徐徐离开了船厂。不过他没有沿大道返回泉州镇,而是沿着海岸,朝着东边去。走着走着,大路就没了,变成一条几乎看不清痕迹的小路。再走一阵,连小路都没了,建文索性就把骡车赶到滩涂边缘,踏着松软的沙子与硬土地的分界线前进。
  他对这一带很熟悉,总能巧妙地走在线上,不致让骡车沉陷下去。此时太阳已彻底落山,海滩边上一片漆黑,海浪远远听上去像是海兽的咆哮,仿佛随时会从黑色的海渊里浮现出来,冲上陆地。这种恐怖的氛围,一般大人都会胆寒,建文却面色如常,赶着骡子继续前进。
  骡车走了半个多时辰,终于无路可走。前方的浅海之中,矗立着一大片高高低低的巨大礁石,每一块礁石的造型都尖锐狰狞,好似城隍庙里画的地狱恶鬼一般。
  泉州人管这一带叫鬼见愁。传说当年曾经有一伙臭名昭著的海盗败逃至此,船倾人亡。那些凶残的水手怨念不散,化为厉鬼,肆虐泉州。幸亏一位路过的高僧施展法力,将他们都变成海中礁石,动弹不得。一块块礁石的奇异造型,恰似一个个面目狰狞的海盗试图爬出水面。
  这些礁石的分布十分密集,彼此之间空隙狭小,海流至此,流向变得十分复杂。海船一旦陷入这里,几乎一瞬间就会被撞得粉碎。所以这一带十分荒凉,人迹罕至,不会有任何船长愿意靠近。
  建文把骡车停住,喂了把稻草给骡子,然后换了身鲨鱼皮的水靠,“扑通”一声就跳进海里,义无反顾地朝着礁石堆里冲去。一会儿工夫,他不知从哪里扯过来一条小舢板。这舢板一看就是自己拼凑的,木料颜色不一,边沿凹凸不平。
  建文在那根圆木上钉上钉子,挂好绳索,然后把它奋力推进海里。木料一进海中,立刻就自己浮起来了。建文牵住绳子另外一头,牢牢拴在舢板后头,自己也爬上舢板,朝着礁石群划去。
  他对这一带的水文情况,十分了解。小小舢板在乱流和礁石威逼之下,巧妙地躲闪腾跃,每次都能在千钧一发之际,从空隙里钻过去。那根圆木被舢板紧紧牵着,在海水里沉沉浮浮。
  在渡过了最复杂、最危险的一段路程后,建文的舢板很快便深入到礁石阵的深处。这里的礁石逐渐稀疏,海流也平稳下来,前方赫然出现了一个水洞。这水洞位于一座小丘般大小的礁石下方,洞口很宽敞,但只露出水面一半。舢板划进洞里,可以看到四周怪石嶙峋,触手般凸起,让人油然想起被一条巨型章鱼吞下去的景象。
  若是胆小的人,看到这么恐怖的环境,恐怕早就吓跑了。可建文却对这一切熟视无睹,他面无表情地驾着舢板只管前行。舢板漂漂悠悠,很快到了洞穴最深处。
  这里的石壁不知道附着了什么植物,发出荧荧的暗绿色光亮。在这诡异的光亮照耀下,可以看到逼仄的水道陡然变宽,视野豁然开朗,洞穴尽头竟是一个极为开阔的广大空间,头顶是一片长满了钟乳石的穹顶。海水延伸至此,不再继续蔓延,留出了一片可以落脚的沙地——俨然是一个小码头的格局。
  一条狭长的青龙船,正歪歪斜斜地搁浅在这片沙滩上。它的船身出现了许多触目惊心的裂纹,船艏近乎全毁,连桅杆都折断了数根,样子凄惨无比。
  建文驾着小舢板来到青龙船旁,跳入水里,解开绳子,把那根木料推向青龙船。当木料接触到青龙船船体的一瞬间,整条船亮起了一圈青色的光芒。这光芒似乎流露出一些欢欣的情绪,向外扩张了一点,正好裹住木料的一头,然后把它往船体里拽去。
  寻常修船,无非是钉板铺材,全是木工活。可这青龙船竟如受伤的动物一样,自主吞噬着木料,在那光芒闪耀之下,把它一寸寸融入身体里去。
  建文缓缓地在后面推着木料往里送,使它加快吞噬速度。他带着怜爱喃喃道:“青龙啊青龙,多吃点,多吃点,快点恢复吧。”
  当整根木料都被青龙船吞噬完之后,建文围着它转了一圈,发现船身上的裂痕似乎变窄了一点。也就是说,只要有足够的木料供应,青龙船可以自行恢复。
  建文爬上青龙船的甲板,背靠桅杆,蹲下来抱住双膝休息。水洞里寒风瑟瑟,潮湿的桅杆上也渗出水珠,冻得人刺骨地冷,可只有这里才是他真正能感到安全的去处。他将左臂的袖子一直挽到胳膊根,露出整条手臂翻过来观看,只见一道蜿蜒的黑线从手腕下一直伸展到腋窝深处,像是条藏在皮肤下的黑色小蛇。
  又长长了一分!
  建文感到一阵寒意穿过头脑,接着便化作一声叹息。这黑线是他从娘胎里带出来的,初时还只是在手腕,随着年龄增长却越变越长。父皇说这是“孤克煞气”,长这东西的人命中克父母,他母后便是被这“孤克煞气”克死的,以后只怕还要克父皇。
  后来,父皇命人百般寻觅找到个法子,那是段佶屈聱牙的古怪经文,据说每日念个百十遍就能克制“孤克煞气”。建文自小便被父皇要求背下这段经文,不光平时派右公公看着自己背,父皇一旦得闲暇还要来考试。虽则如此,随着年龄增长,这“孤克煞气”还是越长越长,如今都到了腋窝处,看着甚是吓人。
  建文将袖子撸下来,靠着桅杆团成一团,下意识地背起经文来。背了没几遍,他便昏昏睡去,做起梦来:
  他梦见回到了无忧无虑的少年时代,大伴右公公正弯腰拉着自己的手在花园,忽然有小太监禀报说郑提督来了。他远远地看到郑提督正在万寿山旁的凉亭里和父皇说话。忽而,乌云蔽日,天色一刹那暗了下来,正在行礼起身的郑提督忽然变得面目狰狞,从腰间抽出佩剑刺入父皇的胸膛。
  建文欲惊叫出声,却如鲠在喉,竟发不出半点声音。
  他闭上眼回身就跑,风从耳畔刮过,右公公和御花园都不见了,前途一片漆黑,除了自己的脚步声什么也听不到。
  突然,成千上万人的诵经声从前方传来,他睁开眼,只见前方不知何时闪出一团光亮,光亮中模模糊糊闪现出一座小岛,岛上到处是大大小小的石刻佛像,岛中央一尊大佛似乎在朝着自己招手。
  睡梦中的建文眉头紧皱成了“川”字,额头的发际被冷汗浸湿,低声呻吟着。
  就在他被噩梦缠扰时,一条挂着黑帆、周围全涂着黑色的铁甲大船徐徐驶入泉州港。
  看到船头悬挂的八爪赤旗,码头上的水手都知道,日本人来了。

无忧书城 > 玄幻奇幻 > 四海鲸骑 > 第二章 海淘斋
回目录:《四海鲸骑》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诛仙 2逆天邪神作者:火星引力 3恶魔就在身边作者:汉宝 4超神制卡师作者:零下九十度 5牧神记作者:宅猪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