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玄幻奇幻 > > 镜织梦者 > 海的女儿 第二章 鲛人

海的女儿 第二章 鲛人

所属书籍: 镜织梦者

    郊外的别墅里,夜色沉沉。

    窝在软厚的沙发里,贪婪地品尝着那些美食,四海财团的总裁现出了本相——脱掉了人类的外皮,这幅尊容大约会让再恋慕荣华的女子都尖叫退却。

    雪白优雅的饕餮顶着一对巨大的羊角,悠闲地喝着咖啡,吃着法国甜点,一边翘着二郎腿翻看最新的花花公子杂志,一边啧啧赞叹:“你看这腿,这胸,可真是美啊……其实你们人类中还是不错的。肢体长得匀称,符合黄金比例,赏心悦目。”

    艾美一瞟那个封面,脸就红了,一个靠垫扔过去:“色山羊!人家和你说话呢。”

    “噢?你说什么?”被靠垫压住脸,饕餮闷闷地问。

    “今天勾了那个女孩的魂的,是不是传说中的鲛人?”小脸上有难得一见的严肃,艾美一边翻看着手头厚厚的书,一边对着这个混迹于人世的恶魔发问——她的手上,是《遗失大陆》的第一卷《海天》。

    那幅精美的插页上,画着一个人首鱼尾的女子。她有着蓝色的长发和碧色的眼睛,美丽而忧伤,在月光下的波浪中歌唱,身侧开满了雪白的花。

    图下的注释是这样的:海国,去云荒十万里,散作大小岛屿三千。海四面绕岛,水色皆青碧,鲛人名之碧落海也。国中有鲛人,人首鱼尾,貌美善歌,织水为绡,坠泪成珠,性情柔顺温和,以蛟龙为守护之神。

    关于云荒的传说,自从沉音写下那一卷《遗失大陆》后,十几年来一直有如不息的风一样流转在民间,被越来越多的人相信,甚至在考古界都有诸多专家相信那是真实存在过的一种文明。

    而海国,则是云荒大陆历史上的重要一笔。

    云荒外有七海,而南方碧落海的深处,有一个被称为海市的岛屿。碧落海是鲛人们的海国的领地,海市则是海国的首都。有些胆大的中原商人根据旅人的记述,一度打通了去往云荒的贸易商道,用中原的产物跟云荒的居民交换奇珍异宝。而鲛人在那时候经常充任这些远洋船队的向导,带着中州的商人穿过急流暗礁,去往云荒。

    从中州穿过碧落海抵达叶城的这段航道,被中州人称为“海上丝绸之路”。

    但是有关云荒和海国的传说都是嘎然而止的。

    一年前,沉音的忽然搁笔,这远古宏大的史诗顿时拦腰截断。在草草结束的末章里,作者将云荒描绘成在一次巨大的海啸中陆沉。而海国,则和云荒的传说一起湮没无闻。

    “不错,那的确是鲛人。我一眼就看出来了。”饕餮甩开了脸上的靠枕,露出一对弯曲的羊角,满不在乎地回答,继续享用他的点心。

    四海财团老总的胃口一直是出奇的好,在世界各地的别墅里都配备着一流的厨师。因为他的味蕾是如此出众,再加上他显赫的声名地位,一些著名的时尚杂志都纷纷邀请他兼职做品菜师。

    饕餮顿了顿,补充:“不过,那是已经死去的鲛人……我可不知道怎么称呼。”

    “女萝?”艾美迅速地反问,翻到了另外一页,“还是郎藤?”

    对于那个遥远的云荒世界,她懂得的似乎比神袛更多。

    按照沉音在《遗失大陆》里的描述,所有鲛人死去后、都被装入革囊沉入海底水葬。他们的魂魄会回归于那一片无尽的蔚蓝之中——变成大海里升腾的水气,在日光里向着天界升上去、一直升到闪耀的星星上;如果碰到了云,就在瞬间化成雨,落回到地面和大海。

    而有些含着怨气失去的鲛人,躯体却不会在最深的海底融化,而一直会凭了那点执念以异形的方式存在。死去的鲛人中,女性称之为女萝,男性称之为郎藤。

    她的手指下意识地翻到了那一页。

    那是另一幅诡异的插图:一个革囊状的东西里,蜷曲着一个赤身的人。那东西有着柔软的双手和鱼一样的尾巴,如藤蔓一样无限地延长,探出革囊。而那根茎般东西,则是这个人的一头蓝色长发了。

    一眼看去,既如一个在子宫里沉睡的婴儿,又如一颗雪白的藤蔓。

    雪白的藤蔓?

    一念及此,艾美莫名地打了一个冷颤。

    “你该去做功课了。”饕餮放下了手里的杂志,白了她一眼,“小织梦者。”

    织梦者——自从一年前和萧音姐姐认识后,她就知道自己身上流着这样一种血。她们出生于星象学上对应于“织梦者”的那一日,拥有着强大的创造力,凭着凡人躯壳里小小的心和脑,便可以虚构出一个庞大的世界,并以精神力维持那个世界里的一切。

    云荒湮灭后,饕餮带着她离开了故乡海城,并留给了世人她已然外出上了大学的假相。

    然而他没有像辟邪带萧音去云荒一样、带她去往那片沉没的亚特兰迪斯大陆,更没有让她动用力量去复活他的国度,而只是带着她在世界上到处游荡。

    这些日子来,他们过着飘摇旅人的生活:从巴黎到东京,从拉萨到加德满都,从冈底斯山到加勒比海……他带着她走过了地球的大半地方,不停地指给她看这个世界最美丽的部分,告诉她自然和社会的奥妙,同时也带她品尝了世界各地的美食。

    有时候看着那头雪白的山羊,她是满心感激的。

    萧音姐姐为了维持云荒大陆,十年来被迫闭门在家日夜写作,每日只能通过那三扇窗口来感知外面的世界——而她,却能亲手触摸,亲眼看到那些美丽的景象。

    那是多少人一生都难以获得的机会。

    每天夜里,饕餮会督促她开始阅读和写作,甚至带来已经失传的上古典籍给她参考,请来异时空里的智者和她对话。多少个夜晚,她都是这样目眩神迷地沉浸在知识的海洋里,竭尽全力吸收着一切,在脑海中一次又一次尝试地建立起自己的梦幻国度。

    终究有一天,她会拥有自己构筑的、比萧音姐姐的云荒更恢宏华丽的世界。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在饕餮全力的辅助下,这个年轻的织梦者迅速地成长起来——然而这个邪魔,却没有丝毫要动用她这种惊世骇俗才能的意图。

    反而是她自己开始心痒难耐,宛如长出了新爪子的小猫急待找个地方磨一下。

    “我……开始写亚特兰迪斯吧?”再也忍不住,艾美抱着kitty猫的靠枕试探着问,“我已经做足了准备——我们开始让你的亚特兰迪斯活过来吧!”

    那头饕餮放下了花花公子,看了她一眼。

    那种眼神宛如雷电,刹那洞穿人类的心,看得艾美忽然间怔在了原地,隐隐害怕。

    “当能力超出了‘人’的极限的时候,好奇心就按捺不住了么?”那头山羊的脸上忽然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冷笑,言辞刻毒,“支配一个世界的感觉很爽吧?操纵无数人的命运,生死予夺,很有吸引力吧?你想当那个世界里的女王,是不是?小织梦者?”

    “我……”艾美张口结舌,想反驳,却无可否认这只毒舌的山羊说中了她心里某些部分。

    “这不是办家家,”饕餮的眼睛从印着裸体美女的杂志后看过来,嘀咕,“你还差的太远。”

    说了一句评语,眼睛立刻又缩回了杂志后:“可惜萧音回到尘世后,为了保存精神力已经被迫放弃了织梦者的身份——不然,你倒是可以从她那里学到一些东西,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跟着我胡混日子,弄得乱七八糟。”

    艾美气得涨红了脸——跟在这个邪魔身边一年多,虽然时常会受到他的毒舌讥讽,可还是第一次从他那里领到如此恶毒而不客气的评论!

    他的意思,是自己离一个真正的织梦者还差的太远?

    这个邪魔,居然敢否定她的能力!

    “死山羊!”毕竟是十七八岁的孩子,艾美蹭的一声站起来,狠狠把手里的笔扔过去——饕餮下意识地拿杂志挡在面前,那支水笔噗的一声扎在了美女光滑的大腿上。

    “哎哎,你干吗?”饕餮看到艾美气乎乎地直奔二楼卧室,连忙站起来。

    “我回家去!”艾美把东西弄得噼啪响,气的小脸都红了,“我才不跟着你混日子,我回去念大学!我自己写东西!才不靠你!”

    “真无聊。”饕餮脾气远没有辟邪好,也冷笑起来,“闹吧。随便你!”

    一个小时后,皇后花园门口的出租车司机看到了一个女孩拎着一只大皮箱,从别墅里跌跌撞撞的跑了出来,也不理会身后跟出来的私家车司机,只管自己扬手召车。

    那时候,已经是是夜里十点钟。

    然而别墅里的银发饕餮却转过身去,自顾自摇铃召唤仆人,询问红酒蜗牛有无焗好,小牛的肋排烤到了几分熟——根本没打算去哄回那个闹情绪离家出走的小孩子。

    其实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他也并不担心——

    艾美身上还带着那枚古玉,轻易不会有邪魅入侵。而他身为这个世上“一切罪恶的守护者”,掌控着黑暗的力量,所有的犯罪集团都在他的支配之下——这个人世,又有什么敢伤害他身边的人呢?

    他料到,这一次的出走和前面几次争吵一样只有一个结局:十天半个月后,那个小家伙被在某处被发现:不是收容所,就是海城的老家里。然后,会被通过各种途径送回到这里来:或者饥寒交迫得安静乖巧,或者大叫大闹沸反盈天。

    不过,无论如何,他现在实在是乐得清静几天。

    “唉,真是受不了啊!”饕餮揉着自己的额角,跌坐在大厅的沙发里,随手拿起一块提拉米苏蛋糕,嘀咕,“凭什么辟邪的那个织梦者就又温柔又安静,轮到我,就摊上了这样一个?不公平,太不公平了……”

    刚刚咬了一口,他忽然感觉自己刚补好没多久的牙齿又开始疼了。

    ——难道是被那个丫头气的虚火上升?他哀叫一声。

    为什么自己一直都比辟邪倒霉?这个女孩的脾气,可比萧音暴躁一万倍啊:自尊心强,敏感,易怒——或许因为前任织梦者实在是太完美,所以这个小孩子心里一开始就负担了太多,时时刻刻向着偶像看齐,拼命的努力。

    然而,可惜的是,却始终欠缺了一样东西。

    偏偏那种东西,是身为邪魔的他所不能教给她的。

    牙齿疼的越来越厉害,饕餮的脸都皱了起来,不得不将视线从桌上那刚刚端上的精美夜宵上挪开——作为龙神的九子之一,饕餮对美食的贪婪是举世皆知的,可他因为贪吃而导致的牙齿疼痛,却是谁也不知道。

    他咝咝地倒抽着冷气,觉得左半边脸都要肿了起来。

    邪魔捂着嘴,在沙发上痛得咬牙切齿:他,饕餮,是这么的强大!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控制着全球的黑暗势力,甚至可以决定这个世界是否继续存在下去,可是——竟然征服不了几颗牙齿?!

    呜,实在是痛得要命啊……看来,这次又不得不去找辟邪那家伙了。

    “小姐,去哪里?”司机问,在后视镜里看着那个气得满脸通红的女孩。

    居住在皇后花园里的人,每个都是身价不菲的吧?看这样子,定然是富家小姐和父母怄气,半夜跑了出来。

    “不知道!”显然还是在气头上,艾美大喝一声,“一直往前开!”

    司机噤若寒蝉地埋头开车。而她呆呆看着窗外掠过的灯火,忽然间就哭了起来。

    自从初一开始读到《遗失大陆》开始,那么多年来,她一直是多么地希望自己能成为萧音那样的人,能拥有那样惊人的创造力。

    十八岁那年,机缘巧合,她遇到了心目中的偶像,也得到了指点,然后她对于写作的热情被完全的激发出来了——所以,她丝毫不惧怕那个邪魔,在他提出用她十年的青春和创造力,换取织梦者才能的时候,她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他。

    然后,她跟着那个邪魔离开了家,离开了朋友,浪迹于这个世界的每一个角落和每一个时空,追逐着那个梦想,一直奔过了山水迢递。

    没人知道她是多么的用功,曾经抱着那些书卷和典籍渡过了多少个不眠的长夜。

    她希望自己能像萧音姐姐一样,能在自己心里拥有一个完美的世界。

    然而,这个凌驾于人世的邪魔居然用一句话否定了她的所有努力。

    她根本当不了织梦者么?早知道……是不是还是老老实实去读大学比较好呢?

    她抽抽噎噎地哭,觉得满心失望。

    车子忽然停下了,她恼怒地抬头。

    “抱歉,小姐,前头就是金水桥了,再‘一直’往前开就会开到海那边去啦。天也那么晚了,还是回家吧。”司机转头对她温和地笑,好心劝说。

    然而那个女孩看着前方著名的跨海大桥,却眼睛一亮:“咦?Johnson?”

    路灯将桥面照得明亮,前方那个倚靠着栏杆眺望大海的男子,不正是在金瑞大厦看到的那个Johnson么?白天刚刚死了女友,他在这里干什么?

    艾美忽然觉得有点不对,想也不想地拉开车门跳出去。

    那一瞬间,她忽然觉得毛骨悚然,抬头——天上…是什么?

    漫天的星光里,又听到了白日里那种歌声!

    空灵美妙,缥缈无定,仿佛发自于人的灵魂深处,足以和上苍对话。金水桥下,大海一波一波荡漾,映着月光,这种歌声从海里升起,充满在整个夜色里。

    司机叫了几声,她没有回答,司机只好替她从后盖箱里拖出了行李,自顾自的开走了,留下她一个人站在桥上发呆。

    月光下,那歌声越来越美妙,越来越凄凉,隐约有某种召唤的意味。

    “哎呀!”她忽然大叫了一声。

    已经晚了。

    在她的惊呼中,那个男子一步跨过了栏杆,向着桥下湛蓝的大海纵身跃了下去!

    那一瞬间,歌声歇止,海面上忽然升起了无数泡沫——那些明亮的泡沫到了水面就碎裂开来,从中冉冉飞起了无数人首鱼尾的精灵。那些鲛人的精灵升到了空中,回旋飞翔着,手拉着手围住了坠落的人——

    那个人类的躯体继续往下飞坠,而灵魂却从中脱壳而出!

    艾美亲眼看到那具躯体重重砸落在百米下的海面,发出沉闷的一声响。新死的灵魂是洁白的,歌声重新响起,欢喜地飘向同伴。那一群鲛人中,一个女子飘然而出,张开双臂迎接他——月光下的那张脸,赫然便是白日里刚刚死去的Lydia。

    两个纯白色的灵魂融为一体,在海面上拥抱着,向着月亮一直升了上去。

    “住手!住手!”艾美脱口大喊起来,脸色发白,“放开他!”

    “不许杀人,不许再杀人!”一日之内目睹了两次死亡,十几岁的孩子受到了很大的刺激,对着满空的精灵嘶声大喊,“给我滚开!快滚开!放开他!”!

    她一只手抓住了颈中的古玉,另一只手在虚空中划着,脑海中涌现出强烈的意愿。那是她在急切之下,第一次动用了织梦者的力量——随着呼喊,心中的念力汹涌而出,将她一切意愿实现。

    半空中忽然起了看不见的罗网,两个相拥上升的灵魂遇到了某种阻碍,凝滞在了空中。

    那个新死的魂魄挣扎了一下,仿佛被某种看不到的力量拉扯着,一点点往下沉降。海面上波涛汹涌,哗啦一声裂开,那一具刚刚坠入海底的躯体被重新托了上来,浮出海面,冉冉迎向那出了窍的魂魄。

    然而那个灵魂却不肯归窍,反而拼命地挣扎着,去拉住对方的手。

    “让我走吧……”忽然间,艾美听到那个灵魂挣扎着发出微弱的声音,“让我……跟她们走吧!一起……回到Lydia的故乡去。”

    那是、那是Johnson的声音?

    艾美怔了一下,不知如何是好,耳边却霍然听到另一个声音:“放手,织梦者!”

    织梦者?她大吃一惊,有谁认出了她的身份?急急抬头四顾,看到的却是满空鲛人精灵在游荡,从高空冷冷俯视着她。一双双美丽的眼睛里都带着愤怒,宛如燃烧的星辰。

    不知道哪一个在说话。

    “你们杀人!我怎么能不管?”她握紧了拳头,对着天空呐喊,寸步不让。

    “即便是死,那也是他的愿望,你凭什么阻止?”那个声音却更平静,宛如从海天之间传来,冷然反问,“真正的织梦者,必须尊重每一个生命:尊重他的生,也尊重他的死。你没有权力,去操纵和决定任何一个人的生死。”

    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话,女孩握着颈中的古玉,有些惊骇地呆呆望着苍穹。

    “那…那我能做什么?”她不服气地反问。

    “守望。”那个声音平静地回答了两个字,深沉如大海,“守望着这世上每一场生和死,用你的力量,去编织一场场美梦,给人心以慰藉——你是为了弥补这个灰冷如铁的世上、那一道道裂缝而出生的……织梦者啊,你应顺从人心的愿望。”

    “才不!”艾美忽地抗声反驳,愤怒,“你的意思是要我服从这个世界的规则?才不!我要自己订立规则,我才不服从于任何东西!”

    “呵呵……年轻的织梦者,”那个声音笑起来了,“你以为,这是办家家么?”

    这种和饕餮类似的嘲笑语气,终于让艾美出离愤怒起来了。

    再也不和那些东西纠缠,她一手握着颈中的古玉,另一只手迅速地在虚空中书写——织梦者所写出的一切意愿,都将会被实现!

    魂魄和身躯迅速地接近,尽管拼命挣扎着,却依然一寸寸地从Lydia手中脱开。

    “住手吧!”那个声音忽然叹息了一声,“你不是个合格的织梦者。”

    叹息未落,一道闪电忽然从天而降,划开黑夜。

    魂魄和躯体之间的连线陡然斩断——灵魂轻盈地升上天空,重新和恋人团聚,而那个躯体则沉沉坠向了漆黑的大海。那些书写在虚空的字忽然碎裂成齑粉,艾美的手指恍如被利刃一刀划过,指尖汩汩沁出血来!

    有一种非常强大的力量,将她释放的精神力全部干扰。

    意念受到了强烈的刺激,艾美只觉脑中有一阵剧痛,仿佛一把刀骤然劈入,她痛得抱着头弯下腰去,用力抓着金水桥的栏杆——

    “你是谁?你是谁!”在失去知觉之前,她大声问。

    “蓝。”那个声音回答,“鲛人的王。”

    蓝?《遗失大陆》里,并没有这样一个名字啊……是鲛人的王?海国,不是和云荒一样早就沉下去了么?那么他们来找她,是为了什么?她想着,视线开始模糊,依稀看到有个影子从月下的大海里浮出——那双眼睛蓝得如同最美丽的勿忘我花。

    恍惚间,她竟不觉得害怕,反而下意识地对着他伸出手:“云浮…海市?我知道…你为什么来找我了……我愿意。我愿意的……来试一试吧。”她缓缓跌落地面。

    仿佛为她昏迷前的最后一席话感到惊讶,那双手伸过来,抱住了少女委顿的身形。

    身后,无数双眼睛里都闪烁出了狂喜的光,簇拥到了身旁。

    “王啊,有了织梦者,海国终于可以复生了!我们可以回到人间了么?”

    欢乐的歌曲充溢了月下,鲛人精灵们唱着歌,簇拥着失去知觉的少女,手拉着手升上了天空,向着月亮一直飞去。

    月下,大海一片银光,静谧得看不到边。

无忧书城 > 玄幻奇幻 > > 镜织梦者 > 海的女儿 第二章 鲛人
回目录:《镜织梦者》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第四卷 群鸦的盛宴作者:乔治R.R.马丁 2九州·斛珠夫人作者:萧如瑟 3第二部 双塔殊途作者:[英] J·R·R·托尔金 4第三卷 迷之卷作者:天下霸唱 5史上最强赘婿作者:沉默的糕点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