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玄幻奇幻 > > 镜织梦者 > 云荒 第五章 辟邪

云荒 第五章 辟邪

所属书籍: 镜织梦者

    客厅里一眼看去居然空无一人,先后推门回来的萧音和辟邪都吃了一惊。

    定睛看去,原来艾美小小的身子埋到了沙发里,眼前手稿堆得有一尺多高。而她就像一只贪吃的小猪一样,一头拱了进去。从这边看去,只能看到她扎起的马尾和笔杆子在稿纸堆中不停摇动。应该是在划划拉拉的开始编故事了,女孩子全神贯注地写着,时而抬起手,用手中的笔抓抓头发,蹙眉沉思。

    “真是投入……看起来她很喜欢云荒呢。”萧音靠在门上远远看着,感慨地笑了笑。手摸到了旁边桌上的烟盒,又抽出一根。

    辟邪的手按住了烟:“别给孩子作一个坏榜样——我不喜欢你们人类抽烟的味道。”

    “哈,还没开始呢,你就开始这样管着她了?”鉴于方才刚迫使对方作出了重大让步,萧音此刻不想和他对着干,无可奈何地把烟放了回去,“好吧,那你给我泡咖啡,一杯咖啡豆磨出一杯咖啡的那种——不然今晚我一定撑不住。”

    “你这样喝咖啡对身体也不好,”辟邪皱眉,“以后会神经衰弱的。”

    “什么以后?现在就是!”萧音低声怒,忽然抬头,“对了,我以后如果有什么后遗症,你们要负责任!别欺负我回到了家里、就想不起这些年的事情了。你如果……”

    “沉音姐姐!”这头两个人还在讨价还价,那边少女已经从稿纸中抬起头,叫了起来,眼睛闪闪发亮,“我写好了,你要不要看看?”

    “好啊,小美,我看看。”萧音立刻换上了一张脸,扔下辟邪,微笑着坐到了艾美旁边。

    女人真是种奇怪的生物。尽管在这个世上活了那么久,他依然不得不感叹。

    沙发上并肩坐着两个女子,在华美静谧的房内构成一幅美丽的图画:一个懵懂聪慧满怀景慕,另一个循循善诱亲切温和犹如邻家姐姐——谁能想到就在片刻之前的花园里、这个女人还那样又软磨又硬逼,各种手段花样翻新层出不穷。

    十年.那个一眨眼,对于人来说,真的可以带来那么大的改变?

    十年之前,他还记得萧音用同样怯生生的表情看着他,手里握着《遗失大陆》第一卷第一章的稿子,递过来给他看。

    那时候这个非重点中学里面的不良少女刚刚考砸了一生最重要的考试,懒得回家听父母唠叨,就拉了小男友到处游荡。然后,在一个夜市的小摊前,百无聊赖的少女试带上了那个金色的琉璃镯子——应该是很古旧的东西了,上面雕刻的花纹都已经模糊,隐约看出有蟠龙的图腾和连绵的字样。

    “咦,脱不下来?”费力地褪着,而那个轻松套上去的金色镯子却纹丝不动,少女想起身上没有带钱,大大咧咧地看看摊子的主人,“喂,我先戴回去了。行不行啊,大叔?”

    隔着夜市昏黄的灯火和嘈杂的人群,他对着她微微一笑:“没关系,送给你好了。”

    他找到了她。凭着云荒的两大神器,在伽蓝神殿里的长老们无法支持这个云荒之前,他终于找到了合适的人。那个少女戴上了金琉镯,证明她有着织梦者的天赋。

    要接近她对他来说是最容易不过的事情,只要一个咒术、各种各样的机遇便能创造出来。

    在第二次遇到她的时候,他已经成了《幻想》的编辑,衣冠楚楚、沉稳练达——他知道她完全认不出他了:他已变幻了另一幅人类的外貌。她在露天小摊上喝汽水,等着她的小男友。他径自过去坐在她面前,约她给这家国内最大的奇幻杂志写一个长篇。

    他还记得当时萧音诧异地眨着眼睛,半天才说我没有投过稿子给你们。

    他说我从看过你写的东西,你很有创造力——既然已经选定了人,那么只要他愿意,她过去所有一切都能被洞察:包括她的父母在她十四岁时离异,包括她有过几个恋人……他熟极而流地报出了她在课外发表在几个小刊物上的短文。

    “你怎么知道沉音是我的笔名?”十八岁的女孩眼睛越睁越大——这是她一个人的秘密,无论是对母亲、还是男友都从未透露丝毫。

    “因为,”他忽然笑了一下,尽量想用平静的语气以免吓到对面的女孩,“我是神。”

    “噗。”萧音失笑,一口汽水就喷到了他的领口上。

    我那时候真的没有看过这样自恋的帅哥啊——很多年后,喝着他泡的咖啡,稿子堆中的萧音抬起头来,看着助手喃喃苦笑。

    然而尽管如此,他还是费尽唇舌说服了她。

    “我连大学都要考不上了,还给你写稿子?”那时,她说。

    “你会考上的。”他微笑着,许诺——只要他一开口,说出的每一个字句都会让凡人命运的年轮发生扭曲。他有这样的力量。

    “胡说。”顿了顿,她又想到了一个理由,“阿旭不会同意我整天跑到你那里写东西的。”

    ——阿旭是她十八岁那年正在交往的小男友。

    “他会同意的。”他坐在她对面,继续微笑——事实上,那个暑假以后那个小男生就莫名其妙地遗忘了这段恋情,在新的大学里找了个新的女友。

    “我妈也不会答应的!她一定要我复习再考一年。”说到母亲,她就真的头痛起来。

    “她也会同意的。”他只是微笑,神色淡定,“一切障碍都不会有,你放心。只要你肯给我写稿子,我能给你想要的一切——你很快就会出名,有钱,你能读最好的大学,住别墅豪宅,名车代步,前呼后拥,享受一切你想要的东西。”

    “胡吹大气。”十八岁的萧音瞪着面前这个阴魂不散的英俊男子,如果不是这个人长得实在好看、她早把他当精神病人对待了,“你烦死啦!考砸了,在家天天老妈唠叨,出门还要听你唠叨!有本事你让N大录取我啊!”

    “我说过,你会考上的。”他摇头叹息,“为什么你们人总不相信我说的话?”

    “我要这个,现在!”实在忍无可忍,她一翻杂志,指着上面香奈尔最新款的包包。

    “好。”对面的英俊男人笑了笑,便低头喝着咖啡。

    再也懒得和这个神经病多说,她怒气冲冲地站起来往外走。

    “你忘了你的包了。”他没有阻拦,只是在她走过身边的时候说了一句。

    诧然回头,她看到那个杂志上一模一样的包包,赫然摆放在了她方才坐的位置上。“啊——!”她脱口的惊叫吓了侍应生一大跳。

    回到家的时候,发现母亲居然欢天喜地的置办了一桌菜,继父和弟弟都在等她回来。

    “小音,N大的录取通知书来了!”

    “怎么可能?”她一把夺过,“我才那么一点分数!”

    “你一定是估错了成绩——你考了660!”弟弟满怀敬佩地看着她。

    “天。”她却殊无喜色,低低脱口,“他真的是神?”

    “什么?”弟弟诧异。

    “没什么。我要发达了……!”她按捺住了心口的狂跳,忽然脱口大叫,“我要出名,我要有钱!我要去马尔代夫旅游,我要住最好的房子!”

    “什么?”这一次,诧然脱口的是全家。

    三天后,在他再度出现的时候,她跟着他来到了这座别墅。

    他递给她一叠稿子和一支笔,让她写一个开头。

    “地之所载,六合之间,四海之内,有仙洲名云荒。照之以日月,经之以星辰,纪之以四时,要之以太岁,神灵所生,其物异形,或天或寿,唯圣人能通其道。”

    一开头那段半文半白的东西明显让面前的人噎了一下,她不安地拨弄着腕上那只金色的琉璃镯子,忐忑地仰脸看着他。他翻着稿子,脸上却没有表情。其实已经是出乎意料的好了……在她挥动笔杆的时候,在他眼里、分明看到了有无数的光华灵气凝聚。

    那是有“创世”能力的一个女孩,神圣的金琉镯、果然不曾找错那只能织梦的手。

    “摹仿山海经上的。”被他那么一看,她却红了脸,坦白,“这样写,行不行?”

    “我对文章没有鉴赏力。”他脸上没有表情,然而只一个眼神就将她的努力否定,“可这样写,连我都不相信那会是真的——是要编,但是编出来的故事,一定要有足够的真实。让人相信那会存在于这个世界的某一处。”

    “咦,那本来就是不存在的啊。”那个小丫头居然也知道反驳他,“本来就是编故事——谁都知道那是假的,为什么要写的象真的?反正那个什么‘云荒’谁都不知道是什么样子,还不是我写什么就是什么?”

    他冷眼看着那个丫头,忽然笑起来。

    人总是自以为是——他们眼睛看不到、便以为那不存在?

    “在没有遇到我之前,你是不是也以为神不存在?”他冷笑着拉起那个丫头,带着她来到客厅另一边,推开了第三扇窗子,“你看看,这就是真实的云荒——”

    在窗子推开的那一瞬间,十八岁女孩脸上陡然有了目眩神迷的表情,半晌不能说话。

    他为她打开了那扇窗,让她看到了普通人几生几世都无法想象的世界。

    其实他们神族的存在,就是为了改变和支配这个人世,一言一语便可让天地翻覆、沧海横流。然而这几千年来,他守护着那片沉没的大陆,不再出没于人世,更未曾改变什么。直到他寻找到了这个凡人少女,让她的人生从此改变。

    他将她从家庭中带出、让她的恋人离去,让她的朋友忘记……他只是动了动手指,便斩断了她和尘世的所有联系,将她从原本的社会中“置换”出来——只为了独享她的精神创造力量。只为了云荒的继续存在。

    然而他没有想到,自己也会为此改变。

    “雨季过去后,帝都进入了干燥缺水的季节,潜渊水库中的水只剩下满水时期的三成。南方的敌国奸细在此时潜入帝都,经过周密的计划,六月七日深夜,帝都内六处同时起火。水龙队无法扑灭那样大而密集的火,火势直到四日之后才被遏制住。而此时,帝都接近一半的街区已经被焚毁。大火甚至烧到了伽蓝神庙,虽然被神官们合力逼退、却已经焚毁了神庙的门楣——第五日上,前来祷告的民众聚集在神殿前,接受神官和圣女的安抚。然而看到被火舌舔过的神殿、个个在绝望中对神的存在感到了怀疑。为了安抚民众的情绪,圣女在神坛上举起了‘神之古玉’……”

    寂静的客厅里,稿子在一页页翻过。艾美紧张地盯着萧音的脸,然而她什么也没说。

    看完一页,就递给旁边站着的辟邪一页。而那个英俊的助手也没有说话,看着手稿,脸色渐渐严肃起来,最后静默地看了自己一眼。

    那种眼光,让艾美无缘无故心头一跳。

    “你对于《遗失大陆》的前后非常熟悉啊,交接得很自然。”沉默中,翻完了最后一页,紫衣女子放下稿子,长长吐了口气,“看来不需要再带着你熟悉一遍设定了。那样繁复的各地风俗人情、地理天文,你居然都了如指掌,运用贯穿的得心应手,真了不起。”

    “我从初一就开始看《遗失大陆》!”艾美却颇有自豪,“拿出现在出过的四卷,随便翻开一页,我几乎都能背呢。”

    “哦,那真太好了。”用指尖揉着太阳穴,萧音笑容疲惫而满意,“你写的很好。超过我的预计——我本来以为还要带你熟悉一下云荒,现在看来是不用了。只是有些技法上的问题……呃,今天也不说那么多了。以后我慢慢和你解释。”

    “那么,这一段写的可以么?真的可以用到小说里?”艾美紧张地问,然后老老实实承认,“其实……刚才写的东西可不是我一下子就编出来的。我看了你的书,就整天在那里想啊想,在日记里涂了很多个片断,这是其中之一——真的能用上么?”

    “完全可以用,”萧音把她的手稿放下,微笑着赞许,“有些细节我稍微改一下,大的没问题——你的想象力很丰富啊,小美。真是了不得,现在的孩子。”转过头,却是看定了辟邪:“是不是?”

    “嗯。”辟邪一如既往没有表情,然而翻看那几页写的龙飞凤舞的手稿后,也勉强应了一声。看得出他的眼神非常复杂,似是惊叹、又似失落。

    “有前途啊,小美眉……哦,不,小美。”一高兴起来,萧音的脸色就露出张牙舞爪的本性,用力拍了身边这个娇嫩的少女一下,“以后多来这里坐坐,如果你愿意、我教你写东西好不好?这个《遗失大陆》你也可以加入一起来写,如何?”

    “沉音姐姐才了不起。”虽然被夸得眉开眼笑,艾美依然由衷地仰望着女作者,满目热切,“你是说,你可以教我写东西?!”

    “尽我所能的教给你。”萧音坐直了身子,“其余的,看你的天分。”

    “好啊!真是太好了!”艾美一下子跳了起来,“我可以和你一起写《遗失大陆》?是真的吗?我……我一定会努力的!我作文一向是拿A的耶!如果沉音肯教我,我一定会……”

    “会比我做的更好。”萧音微微笑着,却转头看着旁边的助手,“是不是?”

    “……”然而这一次辟邪没有回答,只是忽然道:“已经六点半了。”

    “什么?”做客做得流连忘返的艾美弹簧般地跳了起来,“六点半?完了完了!我要回家吃饭——老爸老妈一定到处找我了!天,六点半了!时间过的那么快!”

    “哦,那快些回去。”萧音被她那样的惊叫吓了一跳,也不阻拦。

    艾美匆匆忙忙收起笔和文具,把乱七八糟的东西往里塞,一把拎起书包,站了起来。虽然舍不得却还是对着萧音点了点头:“我先回去了,沉音姐姐!我明天一定过来——你说过了我可以过来的啊!不许反悔。”

    “随时欢迎你来玩。”紫衣女子微笑着,送她出去。

    辟邪要跟出来,然而客厅里的电话陡然惊天动地响了起来,看了一眼来电显示,他顿住了脚步接起了电话。艾美高兴得昏了头,又急着回家去吃饭,只是背着书包蹦蹦跳跳地走到了玄关,换鞋出门,对着那个紫衣女子招手告别。

    夕阳早已下山,外面已经是浓暮时分。

    她走过那条横河的时候,忽然觉得有种萧瑟的冷意。顿住脚步,回头看了看——那幢白色的二层别墅坐落在浓荫中,有一种凌驾于尘世之外的孤独。

    “真是做梦一样呢,今天……”喃喃叹了口气,少女回头继续走,然而穿过了绿化林,重新踏上那一片草地的时候,她略微愣了一下:小道旁的酢浆草被踩得七倒八歪,显然有什么人沿着这条路刚刚走过去。

    ——也是去拜访萧宅么?她想,回头看了一眼。

无忧书城 > 玄幻奇幻 > > 镜织梦者 > 云荒 第五章 辟邪
回目录:《镜织梦者》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乾坤剑神作者:尘山 2至尊剑皇作者:半步沧桑 3道君作者:跃千愁 4牧神记作者:宅猪 5镜龙战作者:沧月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