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玄幻奇幻 > > 镜织梦者 > 云荒 第七章 龙战

云荒 第七章 龙战

所属书籍: 镜织梦者

    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感触,她用手臂环着辟邪的脖子,将脸颊贴在他耳后,轻轻叹了口气。就在那一口气刚刚叹出的时候、她忽然感觉到辟邪停住了脚步,全身陡然绷紧。

    “怎么了?”萧音诧异地脱口,然而那三个字来不及说完、她只觉身子一轻,陡然悬空而起!天地在旋转,激烈的变幻和交错。她在惊叫中只来得及用力抱紧了辟邪的脖子,免得自己从他背上落下去。耳边是可怖的嘶吼声,凌厉的风逼得她无法呼吸。

    天翻地覆维持了大约十几秒钟,然后一切仿佛又静止了。

    在刚才激烈的变动中,她已经一个跟斗越过辟邪头顶翻了出去,只是紧紧用双手箍住了他的脖子,才没有掉落——到底怎么了?地震了?十年来算是见惯了大场面的女子也抑止不住内心的惊骇,挂在神兽的脖子上,战战兢兢地挣开了眼睛。

    寒风割面,眼前是一片空茫的夜空,一片一片浮过眼前的,是——

    云?

    那个刹那她下意识地低头往下看,然后惊叫着松开了手。辟邪猛然伸出巨爪勾住了凌空坠落的女子,用爪子尖端把她吊到怀里,一把拉了回来。

    “我、我有恐高症!”重新抱住了辟邪的脖子,萧音脸色苍白,闭起眼睛不去看脚下的情况,颤声大骂,“你抽什么风!快、快放我下去!这样作弄我,今晚真的别想我写东西了!回去看我怎么收拾你!”

    “好罗嗦的女人,”忽然间有个声音笑起来了,响起在冷风中,“难为六弟你还能忍受。既然她自己闹着要下去,你干脆一放手让她落地开花算了。”

    什么人?居然在半空和辟邪说话?

    萧音一怔,也顾不上什么,抱着辟邪的脖子、睁开眼睛看了过去。

    “没你什么事,老三。”辟邪冷冷回答,眼睛里闪动着从未见过的煞气和警惕,瞬间回复了人形。她觉得肩背和膝弯一沉,被横抱了起来。她依然勾着辟邪的脖子怕掉下去,然而眼睛却是睁得有提子大,看着眼前的景象——

    漆黑的夜空里星月无光,浮云如棉絮般被高空的冷风吹来扯去。

    就在浮云移开的裂缝里,她看到一只雪白的,庞大的,风度优雅的……

    “山、山羊?”看着足踏浮云、人首羊身长着卷曲双角的奇异怪物,如果不是辟邪抱着她,诧异的女作家就要真的从半空中跌落。

    “什么山羊?”应该是刚才那一轮搏斗没有得到什么好处,对面那只异兽说话微微有些喘息,却是恶狠狠地瞪着她,一咧嘴露出尖刀般锋利的牙齿,“罗嗦的女人,再说我是山羊我就一口吃了你!”

    “是啊……山羊没有长人脸的。”诧异过后,萧音怔怔看着,忽然脱口惊呼,“饕餮!”

    不错,那是……那居然是传说中的饕餮!食人的魔兽饕餮!

    “咦,果然不愧是织梦者,有点见识。”看到女子转眼认出了自己,饕餮心情大好,咧嘴一笑,抖了抖身子,转眼也变成了人的形貌,“多年不见,六弟,这些年我可找得你好苦。”

    六弟?不错,龙生九子,第三便是饕餮。萧音愣了一下,看着转瞬站在虚空里的银发男子——同样的“非人”气息,却不同于辟邪的平和安静,有着咄咄逼人的煞气和锋芒。宛如……呃,宛如她在《遗失大陆》里面设定的第二男主角。那个行走于暗夜的杀人傀儡师。

    “找我干什么。”辟邪不动声色,眼睛却有冷光,“刚才那些人也是你派出的吧?”

    “那些废材,不过是用来引出你的罢了。”银发的饕餮冷笑,薄薄的嘴唇下面是一排尖利整齐的牙齿,“如果不是你方才为了停住飞车而动用了念力,我怎么能确定真的是你?”

    辟邪静默地看着云中的银发男子:“四海财团背后,归根到底是你在支使?”

    饕餮发出了细微的笑声,听得萧音全身寒毛直竖。

    伸出右手在虚空里划了一个弧,银发的饕餮优雅地鞠了一躬,脸上带着讥讽的笑意,一字一句的回答:“不错,不仅四海财团——我也是这个世上‘一切罪恶的保护神’。”

    辟邪的眼睛骤然变冷。

    “好酷的台词!”然而怀中的萧音却发出了由衷的惊叹,打量着眼前这个浮在虚空中的银发食人魔,作者的本能让她完全忘了恐惧。辟邪在身边,又有什么可以恐惧的呢?似乎……让他来出演那个傀儡师,是天上地下再适合不过的人选呢。

    “没想到,身为龙神第三子,你居然堕落到成为邪魔的地步。”辟邪没有理睬怀里女子的惊呼,眼睛一瞬不瞬地看着自己的兄长,眼里露出不屑和厌恶的冷光。

    饕餮尚未开口,萧音却叫了起来,为他辩护:“不对,饕餮本来就是食人魔兽!他哪有堕落?”

    “……”一刹那龙神的两子都愣了一下,同时把注意力转到了那个紫衣女子。银发饕餮嘴角忽然忍不住往上扯了一下,似笑非笑。

    “这不过是流传至今的说法而已。事实并不是那样,”辟邪开口,慢慢复述,不知道是讲给她听、还是在提醒对面的兄弟,“在鸿蒙之初,天穹之下没有陆地,只有大海——那时候,龙神是唯一的主宰。后来天变地裂,浮凸九洲。于是龙生出九子,成为各个大陆保护神。”

    “哦?”萧音对于这一类故事有天生的热情,立刻被吸引住,“不对,现在只有七大洲……不是九个啊!我知道其中遗失的一个是云荒,还有呢?”

    “还有一个,叫做大西洲。”开口回答的却是饕餮,唇角浮动着奇异的微笑。

    “大西洲?”搜索着脑中的资料,萧音诧然。

    银发在黑夜中拂动,饕餮忽然间叹了口气:“就是你们现在所说的‘亚特兰帝斯’——失落的帝国。”

    “亚特兰蒂斯!”萧音脱口惊呼,忽然间就全明白过来了。

    在古埃及的传说之中,据说有一片陆地叫做大西洲,如果用今天的标准来计算,面积大约在2000平方公里左右,上面居住着一个具有高度智慧而又出身显赫、血统高贵的种族,他们建立了一个庞大的帝国,名字叫做亚特兰蒂斯。大约在距今12000年之前,一场突如其来的山崩地裂,使这个神秘的帝国瞬间便消失在了大海里面,这个大海就是后来被人们称为大西洋的地方。

    ——那就是“失落的帝国”。

    和云荒一样、一夕间沉没海底消失的帝国。原来,不但云荒的传说是真的,亚特兰蒂斯的传说也同样真实。而眼前这只饕餮,和辟邪一样曾是亚特兰迪斯的守护神?

    “天地无情啊,”千万年的剧变后,曾经守护那片大陆的神袛在风中笑了笑,摊开了双手,“大西洲已经沉入了水底,我还能如何?辟邪,我不像你那么死脑筋,非要守着那个其实已经死去的国度——我总要寻找什么可以让我觉得有‘存在’意义的东西吧?”

    “所以你成了‘一切罪恶的守护神’?”萧音抢着问,忽然觉得那是一个大好的写作素材,“就是说,你现在和魔王撒旦、波旬他们成为同类了?”

    “我们只是不同位面的三种恶神,”饕餮眨眼,微笑,“勤学好问的小姑娘。”

    “切,我才不是小姑娘!我二十八了。”片刻前还在抱怨大龄的女子脱口怒斥。

    饕餮冷笑,“辟邪都算是我弟弟,你那点年纪连我们打个喷嚏的时间都不够。”

    “老不死的家伙。”萧音怒视着这只长着毒舌的山羊,低声咒骂。然后想起什么,立刻转头对辟邪解释:“不是说你。”

    辟邪没有理睬她说什么,他时刻提防着饕餮的一举一动:“你找我,什么事?”

    看出了兄弟眼中的戒备,饕餮漠然一笑:“只是寻找同伴——我孤单了很多年,有点倦了。你也该从那个云荒的遗梦里醒过来了——那片大陆早已经不存在,你虚耗了几千年的时间,现在还要继续做白日梦?”

    “我不是你同伴,”辟邪的态度依然僵硬,抱紧了萧音,“请不要打扰我们的生活。”

    “啧啧,我们。”银发的饕餮冷笑起来,声音说不出的讽刺,“龙神之子堕落到和凡人并称‘我们’了么?那些蝼蚁般的生命……你居然这么紧张的护着、半天不敢放下来?”

    “是我就喜欢赖着他,又关你什么事?”知道辟邪沉静,萧音抢白。

    “织梦者,是么?海底那些一夕间死去的凡人不相信自己已经死了也罢了,可你是神袛,居然也不肯面对这个事实、妄图借助织梦者的力量来延续云荒虚幻的存在?”饕餮看着这个伶牙俐齿的紫衣女人,眼里忽然有了杀气,“没有了她,你就不做云荒那个白日梦了吧?好,我就杀了她、让你彻底醒悟!”

    说到最后一句话时,天空陡然风起云涌。

    “抱紧我!”天崩地裂中,她只听到辟邪一声大喝,陡然恢复到了原型,足踏翻涌的乌云、身侧萦绕着千万电光霹雳。只是一眨眼、耳边风声大动,眼睛已经看不到任何东西。

    天地在旋转,烈风割面而来,连空气的压力都时而轻时而重。她几乎无法呼吸,只是闭着眼睛牢牢抱住了辟邪的脖子。她知道这次不同以往,辟邪面对的不是一般凡人大盗、而是和他同一级别的神魔!

    晕眩的感觉在加强……她天生是个小脑不发达的人。有想呕吐的感觉。

    然而,在什么东西滴落脸上的刹那、她的神志陡然清晰。然而就在这个刹那、天空倾覆了。她觉得自己一瞬间失去了重量。

    “辟邪?辟邪?”感觉到了手下的肌肤一震,萧音心知不对,大声惊呼他的名字。

    高空坠落的速度是惊人的,在接近地面的那一刹她几乎失去了知觉,下意识地紧抱着神兽的脖子,死活不肯放手:“辟邪!辟邪!”

    落地的一瞬间,她觉得一股力量涌来、托着她往上一提,化解了巨大的下坠速度。然而同一时间,辟邪却从她身边蓦然消失。

    狂风在城郊呼啸,绿化林被吹得扭曲歪倒,如同水中的藻类。而两道影子如巨大的闪电纠缠交错、在天地间纵横,带起雷声隆隆。风起云涌,夜如泼墨,简直就像天地的尽头。萧音坐在草地上,下意识地抹了一把脸——手上湿热的……是什么?血?神也会流血么?

    她只看着两道电光穿梭在云间,翻翻滚滚。

    这不是云荒神话——这不是她笔下的虚幻世界——这是真实的、惨烈的神魔厮杀。

    “辟邪!”她在狂风中站起来,对着苍穹大声嘶喊,用尽了全部力气。然而仿佛回应着她的呼喊,天空蓦然洒落一阵细雨。温热的雨。

    站在草地上仰望夜空的女子毫无办法,她腕上的金璃镯陡然发出了血一样的光。怎么办?怎么办?辟邪一定是因为带着自己行动不便,才被那只该死的山羊下手伤了!他打不过那只饕餮怎么办?那饕餮还是他的兄长!神也会死么?

    “辟邪!”那个瞬间、仿佛十年来每一夜被那种力量呼唤着,她觉得心里的血一起涌上来,在身体里呼啸,她看到腕上的金琉镯发出了金光。萧音来不及想别的,抬起了手——沾着血雨,她的指尖在虚空里划过,急速书写着什么。然而手指划过的地方都闪出了淡金色的光,一个个字句浮凸在下着雨的夜空里,竟然凝成了一排排符咒!

    “以九天众神之名”——她急速书写着所知的上古符咒——“云荒一切力量归我操纵!”

    因为急速、字如狂草,随着她指尖连绵不断得书写而凝聚在虚空中,宛如织出了一片片金色的布帛。萧音脸色苍白,血雨在脸上纵横。虽然早就从辟邪那里得知云荒的一切,她从来没有真正试过使用过这个上古流传的最高神咒。然而除了这个方法、九天之上那一场神魔之战,她又如何能插手半分?!

    “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

    闪电映照着女子苍白的脸,手指沾着神魔之血、萧音用尽全力在虚空中书写下了九字大禁咒。书写这短短九个字,却似乎比十年来写完长篇巨著都更费心力,在手指化出最后一个字的刹那,胸臆间的不适再也无法忍受。

    “啪”!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她的手拍击在虚空凝固的九个字上,腕上的金光大盛。一击之下、金色的字转瞬化为一道金色的闪电、直裂云霄而去!

    一口血吐在了胸襟上,萧音向前踉跄跪倒,勉力抬头看着乌云翻涌的夜空。

无忧书城 > 玄幻奇幻 > > 镜织梦者 > 云荒 第七章 龙战
回目录:《镜织梦者》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霸皇纪作者:踏雪真人 2镜破军作者:沧月 3妖神记作者:发飙的蜗牛 4牧神记作者:宅猪 5黑暗塔2:三张牌作者:斯蒂芬·金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