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玄幻奇幻 > > 镜织梦者 > 海的女儿 第六章 星祭

海的女儿 第六章 星祭

所属书籍: 镜织梦者

    神袛的力量,可以左右天地一切生灵的命运、却无法扭转人的心。

    抢在妹妹之前说出了心愿,然而抛下一切的她、除了一个虚名,却什么也没有获得。背离了族人和故国,在白云之外那个天空之城里,她拥有的却是名存实亡的婚姻——她的丈夫,甚至从未和她说过话。

    从此后,碧海青天夜夜心。

    后来她才知道,在那道白色的风掠过碧海时,长空第一眼看到的、也是那个刚刚浮出水面的小公主。他们在第一眼时就彼此相爱,却一生无缘相伴。结婚以后,他依然每日都掠过海面,久久地凝望深海里那个遥远的国度——那种眼神,是她毕生都不能得到的。

    每当那个时候,她的心里就有愧疚和嫉妒交错地咬着。她甚至想过,数年后妹妹成年,如果那时候她借着诺言、提出也要成为天空之城的女主人,龙神又会如何处置?

    然而,很快就传来了小公主下嫁的消息——没有前两个姐姐那样惊世骇俗,她只是平静地选择了海国内最合适的门阀贵族,完成了政治的联姻。在记忆中,那似乎是一个以风流好色著称的年轻权贵,英俊而幽默,手腕灵活,善于玩弄女人和权谋。

    她侥幸地想,或许,妹妹会因为这个婚姻而获得幸福?

    然而,很快就传来了年轻皇后病逝的消息。

    当新一任海皇在风暴中将妻子火葬,灰烬随着狂风卷上天空之城的时候,她忽然明白了妹妹早逝的真正原因。那一瞬间,心痛如绞。

    悔否?身为姐姐的她们,眼里只看得到个人的爱情和幸福,而那个沉默的、单薄的小妹心里,却藏着这样强烈的守护家国的信念,并为此付出了一生的代价。

    海国大葬的那一夜,夜明珠的光芒照彻了海底,无数鲛人浮出海面唱着挽歌,哀悼大海的最小一个女儿,他们的小公主。

    那是一个满月之夜,天空之城里却没有一丝灯光。坐在这座遗落在历史里、早已空无一人的城市顶端,长空凝视了那些深海珠光许久,忽然收拢了双翅、直线地坠入了海里。

    她尖叫着扑出去,却没有拉住他。

    她知道翼族是无法到达海底的鲛人国度的,除非他怀了必死的心跃入大海。

    那之后她再也没有过他的消息,不知道他是否就这样死在了碧海深处,还是借着这个机会离开了她和这座荒芜的天空之城。

    她只知道,自己的手里已然抓不住任何东西。

    她永远不会原谅自己一时的懦弱和自私。那一刹的贪心和逃避,换来了三个人悲剧的一生。每一日,她寂寞地在天空之城上遥望着故土,暗自悔恨。

    终于,那个天变地裂的大劫到来了。原本远在天空之城的她可以逃过这一劫,然而在俯视着地面上种种灾难时,她终于站了出来,勇敢地担当了一次。

    她展开双翅,从天空回到大海,在血和火中飞行,将一个又一个族人从火焰中带出。她脚不沾地地飞翔了整整三天,带出了数以千计的族人。第四天日落,她用尽了力气带出最后一个鲛人孩子,再也无力飞翔,掉落在地壳的裂缝中,被岩浆和火焰包围,转瞬熔化。

    “妹妹。”死去的瞬间,她用尽最后一点力气,折断了背后那一对象征着罪孽的翅膀,如释重负地喃喃低语,对着天空伸出手去,“妹妹。”

    那一刹那,她化为热气从海面蒸腾而起,飞向蔚蓝色的星空。

    她终于解脱。

    那之后,便是生生世世。

    鲛人并没有转世的信仰,死后魂魄便化为云升上星空。然而她因为神谕跨越过种族的界限,所以获得了转生的机会。她没有再转世在海国,而是忘记了一切,在人世间流离。

    1979年,她转生于新奥尔良,成为一名ABC。22岁获华盛顿大学经济学硕士学位,23岁进入位于纽约的四海国际总部工作,25岁被派往中国大区,同年,认识公司另一部门的同事Johnson。恋爱,同居,计划着结婚和蜜月旅行,甚至,打算要两个孩子,一男一女。

    一切都平平常常。

    那种幸福是饱满的,填满她生活的每一寸空间。然而,偶尔还是会有一种不真实的恍惚闯入她的心扉。每一次仰望星空、每一次俯瞰碧海,她都有一种“不属于这里”的感觉,惊诧于自己为何会在这个时间、这个空间,和身边的这个人在一起。

    直到那一日,她忽然看到格子间的瓶中悄然绽放出一枝雪白的女萝,心里那一层封印忽然喀喇一声碎裂。她终于知道自己属于何处——那一夜沐浴时,反手抚摩着背上出生以来就镌刻着的两道深痕,故国的歌声响起在耳畔:那是深海中的王和族人在召唤她的归去,告诉她无数的鲛人还在万丈的海底被困受苦。

    原来,她尚不能解脱。

    几次迟疑,然而对当年那一刹的悔恨、促使她更强烈地有了站出来的念头。她终于舍弃了俗世里深爱的恋人,从百尺高楼顶上飞身坠下——宛如千年前从天空之城坠向大海。

    “我希望,能赎回我的罪过。”海巫女缓慢而低沉地追溯着,将手覆盖在两道伤痕上。

    年轻的织梦者怔怔地望着她,明亮的眼睛里闪烁着光。

    “其实……我觉得你也还得差不多了。”艾美叹了口气,真心真意地说,“这一次你肯回来,我觉得……是很了不起的。”

    海巫女苍白的脸上却有一种严苛,侧过头,缓慢:“我是有罪的。”

    “谁都可能有一时的懦弱和非分之想嘛!有勇气面对它,就没有什么可见不得人。偷偷跟你说——”艾美撇撇嘴角,吐了一下舌头,说出了心底里的一个小秘密,“我第一次见到辟邪的时候,还很嫉妒萧音姐姐呢!当时我就想,为什么偏偏她有那么好的运气,为什么不是属于我的?”

    凝光诧然回头,有点不可思议:“织梦者…织梦者的心里,也会有阴暗面么?”

    “当然有啊!”艾美诧异地叫了起来,委屈,“织梦者可不是圣人——就是萧音姐姐,也不是完美无暇。你太苛求了,人只能逐渐变得更好,哪有无可挑剔的——又不是神!”

    顿了顿,艾美摇头:“不对不对。那些神袛,像辟邪啊山羊他们,更是缺点一堆。”

    凝光看着她,苍白的脸上忽地有了一丝罕见的笑容,低声:“这么说来,织梦者,您是原谅我了?”

    “嗯。”艾美想也不想地点头,随即微微惶恐。“我…我没什么资格说原谅不原谅的。”

    “有的,有的……”凝光如释重负般,轻轻吐出一口气,跪在了海底花园中,用额头轻触艾美的脚背,“织梦者凌驾于四海九州之上,和神袛并列,代表了时间、历史和智慧。向您忏悔并获得原谅的话,我的罪孽就会减少一半。”

    “有……有这一回事?”艾美惊慌地后退,睁大了眼睛。

    原来,在获得一双看到过去未来的慧眼同时、织梦者还肩负着倾听心灵的职责?

    “织梦者,您会帮助我们么?”海巫女继续深深行礼,恭声询问,“原谅我们没有事先问过,就擅自将您带到了这里——我们实在是对您身侧那个邪魔心怀畏惧。”

    “当然会,”艾美侧头想了想,补充了一句,“如果我能做到的话。”

    绵延不断的柱廊,仿佛通向不可知的彼端。

    身后一圈波纹还在不停荡漾离合,露出居中那一个幽黑的洞——那个黑洞,是另一个时空和这个平行时空的接点。集合了众人的力量,凝聚了巨大的念力,她才来到这个被封印凝固的时空。

    她一步一步往前走,看到了柱廊尽头的祭坛,静静躺着一具水晶棺。

    而这个柱廊外面,有无数雪白的女萝缠绕,一条条苍白的手臂遮蔽了时空。

    那是……那是千年前死亡凝结成的“界”啊!

    她将手贴在额心,抵抗着快要裂开的剧痛。

    每一步都是缓慢的。在她足尖踏入的地方,地面都起了微微的起伏。仿佛光影随着她的行进、发生了微妙的变化。那些遮天蔽日的苍白藤萝纷纷退开,散落,化为灰土。然而,走到第七十九根柱子前,她终于觉得支持不住,身子一倾,一口血吐出。

    所有一切,在那一瞬,碎裂成齑粉。

    “织梦者!”在她倒下前,有人接住了她,急切地呼喊。

    还是不行么?萧音茫然地想着,睁开眼睛看到那一双蔚蓝的眸子,宛如头顶上无边无尽的大海。周围是空旷的祭坛,五星的五个棱角上,分别坐着几个纯白色的灵体,和她连成连续不断的折线。

    在五个角的中心,一圈奇异的波纹在不停荡漾离合,通往另一个时空。

    嘴角切切实实有血,随着脑中剧烈的痛苦不停沁出,仿佛带走她最后仅剩的生命。

    “第七十九……”她吃力地开口,喃喃,“还差了二十根柱子的距离……再来。”

    “不必再试了。”蓝眸的王者摇头,痛惜地阻止,“等新织梦者来吧。”

    “她、她还太小……”萧音缓缓摇头,按着眉心坐起,“她的心智,在很多地方还不成熟……有力量,却不知如何控制和使用……我怕她去了,有危险。”

    “可你去了,会更危险。”海皇坚持,“你会倒在第九十九根廊柱下,再也不能回来。”

    “既然我答应了来到这里……就没想过要回去。”萧音微笑起来了,眼里有微弱的光,抬起手,指着五星祭坛上各方的灵体,“星野冢先生、霍普森?金先生,都是当世罕有的伟大艺术家,拥有着和我相当的创造力。还有你:海皇……汇集了这样多的力量,怎能不放手一搏、去打开那扇封印着的门?”

    “还缺一个。”海皇依然摇头,“必须等。不能冒险。”

    五星祭坛,象征着鲛人灵魂的归宿,雕刻着巨大的龙的图腾,以及龙神九子的图象。

    如今,五个棱角上有几个灵体静静盘伫,那是海国的鲛人花了数年时间寻觅而来的、具有创世能力的灵魂:星野冢、霍普森?金,萧音……还有新一代的织梦者艾美。

    再加上鲛人之王,便足了五星之数,可开启被封印入沉睡境界的灵魂之门。

    五条折线,将五个灵魂联系。由负担创造了纸上云荒的先代织梦者开始、历经另外两个大师的手,将念力进一步加强,然后经过海之王者的手,传递给当世的织梦者。合所有人的力量,打通两个平行时空之间的门,让年轻的织梦者去往那个被封印的凝滞异界,唤醒沉睡千年的族人。

    这,需要正位和逆位的两个织梦者。

    而这个已然开始衰弱的前代织梦者,却有着如此不顾一切的牺牲精神,竟完全不以死亡为惧。看着这个苍白而脆弱的人类,海皇无奈的摇头,再一次强调:“我们,并不是要你来送死的。”

    “我已经死了……”萧音脸上忽然有了一个苍白的笑容,一闪即逝,“在失去创造力、不能书写的时候,我早已死去了——这次,我不过是来要一个活过来的机会而已。”

    海皇惊骇地看着她,蓝色的眸子里有某种动容。

    “而你们,和我相反,是一直活着的……”萧音微弱地笑着,看着祭坛底下绵延的无尽雪白藤萝,“为什么不让应该死去的人死去,而让应该活着的人活回来呢?——海之王?蓝,你不用顾虑辟邪。他从不会伤害任何生灵,何况……你们是他父族的子民……”

    先代织梦者挣扎着坐了起来,重新闭目凝聚精神力:“再送我进去一次。”

    然而,她集中了念力,其余几个角上的灵体却没有发出丝毫回应。

    她惊讶地睁开眼睛,随即明白了对方的心意。

    ——无论是星野冢还是霍普森?金,都在极力阻拦着她再度进入那个世界!

    他们曾联手向人世展示了一个失落文明的辉煌,各自付出了无数的精力,合作得完美无暇,然而几个人却在十年中从未见过一面。到如今在天人相隔的情况下,居然时来运转地在万丈的水底汇聚。

    可这个时候,曾经合作无间的同伴、却一起默不作声地阻拦了她。

    他们,也不希望她踏上如此危险的境地?

    “如果还有一丝别的希望,就不要把自身当作祭品牺牲——”海皇同样也没有归位,只是凝视着她,缓缓摇头,“因为同时牺牲的,必不止你一人。”

    萧音想说什么,抬起头,却被那双湛蓝眸子里的深沉叹息镇住。

    “啊……”了解前尘往事的她恍然明白,张了张口,想说什么,却终于无声。

    “那,我先歇一会儿,”她叹了口气,终于让步,“等艾美吧。”

    海皇微微一笑,俯下身来,将一物放入了她手心。

    彭湃的灵力忽然从手中灌注到全身,让衰弱的身体一震,连割破颅脑般的剧痛都缓解了。萧音吃惊地看着掌心那颗青碧色的珠子:这是,这是——龙神的纯青琉璃如意珠?那个洪荒传说中的神器,海国的镇国至宝!

    “好好休息,养足精神。”海皇缓缓摇头,微笑,“不要逞强啊。”

    静默片刻,望着这个人首鱼尾的男子,织梦者忽地笑了起来。

    “蓝,如果在我笔下,你这样的人、是应该获得幸福的。”

无忧书城 > 玄幻奇幻 > > 镜织梦者 > 海的女儿 第六章 星祭
回目录:《镜织梦者》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史上最强赘婿作者:沉默的糕点 2逆天邪神作者:火星引力 3霸皇纪作者:踏雪真人 4镜双城作者:沧月 5人皇纪作者:皇甫奇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