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柔福帝姬目录
无忧书城 > 网络小说 > 柔福帝姬 > 第六章 完颜宗隽·玉壶冰清 11.药引(下)

第六章 完颜宗隽·玉壶冰清 11.药引(下)

所属书籍: 柔福帝姬

    11.药引(下)

    曲韵儿闻言一愣,旋即又恢复了适才神色,顺目答道:“八太子说笑了。若家畜脑髓可用,夫人只管问御膳房要就是,何必再来烦劳八太子相助寻求呢?”

    身着庶民的布衣,低垂的眼睫下却投出属于宫廷的陰影,这玉箱器重的女子,举止间亦带有些她主子的风范。宗隽半晗双目观察着她,一时未置可否。

    “她……要八太子杀人么?”柔福沉吟着问。

    曲韵儿浅笑道:“八太子去寻个死囚处决后取脑即可,这并非伤天害理的事。”

    柔福再问:“这死囚有没有指定是谁?”

    “没有。”曲韵儿答,向柔福微微一欠身,问:“帝姬还有问题要问奴婢么?”

    柔福默然,宗隽此时开了口:“请姑娘回禀赵夫人,既是要为小皇子治病,宗隽自会尽力寻求这药引。姑娘两日后来取便是。”

    曲韵儿道谢,深施一礼告辞而去。她平静地走远,裙幅轻摆如微澜,却让他想起母亲提及的漩涡。

    柔福扶门目送曲韵儿,渐晚的天色带来幽凉的风,她不禁打了个寒战。现下空气转瞬间便可用陰冷形容,此季的温 度从来都被日光与暗夜隔得分明。她身处北地已久,却始终未惯及时添衣,立于风中时,那身影便显得尤为单薄。

    宗隽看在眼里,便唤她进来,她却摇头,郁郁地走开。

    玉箱的目的,宗隽暂时也想不明白。人脑能治痴傻之症,这说法他并不相信,若真是为儿子治病,她直接问郎主索要又有何妨?本就杀人如麻的完颜晟又岂会觉得此事残忍。曲韵儿便衣而来,显然也是为掩人耳目。可她要这人脑何用,颇令人费解,难道仅仅是要他为她杀个人以证明他愿意为她效劳的诚意?一切不会如此简单,这诡异的要求下必隐藏着涉及陰谋的真相。

    次日与人的一次闲聊让他意外地窥见了此事端倪。

    白天入朝议事时,听宗幹说要为完颜亶寻一汉学先生,宗隽便随口推荐了昭文馆直学士韩昉。韩昉字公美,是燕京汉人,此时四十余岁,年轻时于辽天庆二年科举中考中进士头名。金灭辽后亦入朝为官,因出使高丽有功,官至昭文馆直学士,兼堂后官。其人饱读诗书,学富五车,宗隽亦常就汉学问题请教于他,因此便建议宗幹让他教完颜亶学汉文。宗幹见他确有学识,为人也稳重,性情耿直,非奸猾之辈,便点头同意,并建议郎主加韩昉为谏议大夫,迁翰林侍讲学士。

    散朝之后,韩昉找到宗隽表示谢意,宗隽遂与他略聊了一会儿。其间听见韩昉咳嗽了两声,便道:“这几日风急夜凉,韩学士多保重。”

    韩昉笑道:“不碍事。偶感风寒而已,我已自配了几副药,再喝两天就没事了。”

    宗隽当即问:“韩学士还懂医理?”

    韩昉摆手道:“胡 乱看过一些医书,未敢称懂。”

    宗隽便问:“不知学士可曾见医书中有人脑入药一说?”

    韩昉想想,摇头:“从未见过。”顿了顿,忽又说:“但听人说过,人脑可用于巫蛊之术中控制人思想举止。”

    宗隽一睁目:“如何控制?”

    韩昉道:“具体如何做就不知了。我也只是听一位南朝的亲戚提过,几年前汴梁城中有位女巫曾取人脑和以符水作法,欲蛊惑其夫听命于她,后被察觉,当时开封知府便将她斩首示众。”

    心底的疑问随之有了隐约的答案,宗隽一笑,对韩昉说:“多谢。”

    “八太子不必如此客气。”韩昉亦笑着问他:“八太子为何突然想起问此事?”

    “没什么。”宗隽轻描淡写地回答:“我是在一部南朝书中看到取人脑之事,但取来何用书中不曾细说。我便猜人脑与熊胆虎骨一样可入药,因此才来请教学士。”

    与韩昉又畅聊一番,回府后已是夜间,见书房有灯光,便知必是柔福在内。走进,果然见她,案上摆满一叠叠医书,她正蹙着两眉一册册地翻看。

    “不必看了,这次,她不会害自己的儿子。”宗隽坐下,对她说:“现在殊儿是她唯一的儿子,也是保住她地位的重要条件。”

    她抬头,讶异地直视他双眸,他便唇角上扬,对她呈出一点笑意。

    “不要这样对我笑。”她冷冷侧首,看着地上烛红摇曳的影象:“我讨厌你的这种笑。”

    “为什么?”宗隽问。

    “这种笑似未带任何情绪,却可恶地含糊,仿佛将它倾入水中,便会沉淀出几层色彩。”

    “是么?你有否发现,赵妃也会这样对人微笑?”

    “玉箱……”她轻轻叹息:“她从小便是如此……我初次见她,是在某年父皇的天宁节上,她随她父亲晋康郡王入宫庆贺。在郑皇后向她引见各位帝姬时,我的几位姐姐见她只是郡王之女,遂对她露出了倨傲的表情,她便安静地走回父亲身边,牵着他的手,依然看着姐姐们,神色不愠不怒,只是淡漠。我注意到她,便朝她笑,她亦对我微笑,但当我走去拉她的手要她跟我玩时,她却轻柔而决然地将手抽出,看着我,脸上仍带着那淡淡的笑……那天父皇封她为宗姬,她拜谢如仪,却无喜悦之色。父皇便问她:‘做了宗姬,你不开心么?’她便又淡然一笑,我在一旁看着,不明白为什么她分明笑了,却不见得是因为高兴。后来长大了才渐渐懂了,很多时候人露出笑容,并不仅仅是表示喜悦之情,而我,还是常常看不懂玉箱的微笑。”

    “看不懂未必是坏事。”宗隽说,看她的目光多了些许柔和:“如果你看懂了,便也会对别人这样笑。”

    她转而凝视烛上焰火,无尽怅然。须臾,问宗隽:“你真会为她找人脑么?”

    宗隽点点头,说:“为什么不找?她不是要用来为殊儿治病么?”

    不觉间他面上又浮现出了一抹意味深长的微笑,柔福淡看一眼,不语起身,弃书而去。

    次日晚曲韵儿如约而至,宗隽亲手递给她一个食盒,曲韵儿打开一看,见其中正是一泊脑髓,鲜亮细白,上面兀自带着几缕红红的血丝,显然是不久前才取出的。

无忧书城 > 网络小说 > 柔福帝姬 > 第六章 完颜宗隽·玉壶冰清 11.药引(下)
回目录:《柔福帝姬》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第十九篇 不朽作者:我吃西红柿 2武装风暴作者:骷髅精灵 3第八篇 雨相山作者:我吃西红柿 4斗破苍穹作者:天蚕土豆 5间客作者:猫腻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