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柔福帝姬目录
无忧书城 > 网络小说 > 柔福帝姬 > 第六章 完颜宗隽·玉壶冰清 9.花事

第六章 完颜宗隽·玉壶冰清 9.花事

所属书籍: 柔福帝姬

    第九节 花事

    一行即数天,他不曾告诉她这踏青是远游,而她似也不再关心何处是尽头,蜷缩在一张白色狐裘之下,连脸也遮住,只露出澄澈的眼睛和清婉流溢的乌发,异样地安宁,一任马车碾着艳艳霞光漉漉月色越过一重重山陌麓林。

    某日,马车停在了一山丘上,宗隽扶柔福下车,她极目一眺,先略有些讶异,随即便微微笑了。

    天色碧蓝,日色如金,丘下阡陌纵横,中植千株桃树,桃花不负春光 怡然而开,树树芳菲凝霞敷锦,其红之纯不逊美人面,远远望去,似粉色轻雾笼于陌间。

    那桃花影里有一莳花人,手持花剪,背对着他们,且行且止,不时择枝而修。他身形秀逸,不类粗犷健朗的金人,寻常的金式窄袖圆领衣衫被他随意穿着,竟有了宋人长袍广袖的风致。

    “唉,这些桃树不可再修剪了!”有一老者高呼着奔向他:“冬剪已过,摘心扭梢期又尚未到,切勿随意修剪。”

    莳花人闻声回首,清隽容颜上的淡雅笑意于空中拂过,如一剪清风牵动湖水镜面,日光晃了晃,是金色的涟漪。

    “剪虽剪了,但这些花枝还不够参横妙丽,应再稍加修整,令枝枝有云罨风斜之姿才好。”他浅笑着说。

    老者叹道:“这是果树,又非昔日宫中种来观赏的桃花,照三官人这般剪法,今年哪还能结出多少果子!”

    莳花人倒也不争,略一颔首:“嗯,是我错,今后不再多剪了。”话音刚落,忽然一蹙眉,左手拳曲抵于唇下,轻轻咳了咳。

    老者忙关切地说:“三官人有恙在身,就不必劳累了,果园的事我来打理即可。”

    他仍笑着一摆手:“小小顽疾,不碍事……”

    两人正说着,却闻一阵马蹄声响,便侧首望去,但见一行金人策马扬鞭踏起一路烟尘朝他们直驰而来。

    为首之人年约四五十,身穿貂饰衽袍,腰配金刀,应是颇有身份的将领,一见莳花人便怒目而视,握着马鞭向他一指,问:“你就是赵楷?”

    莳花人打量他一下,微笑:“是。”

    那金人手腕一抖,马鞭顿时如灵蛇般舞向空中,赵楷下意识地侧首举袖一挡,只听“啪”地一声,马鞭便热辣辣地落在他脸庞手臂之上,衣袖应声而裂,一道血痕绽开在他左颊耳边。

    “好个南蛮子,”金人头上青筋凸现,貌甚凶狠:“竟敢勾引 我的女儿!”

    山丘上的柔福看得失色,急问宗隽:“那人是谁?这里是……韩州?”

    宗隽点点头:“那人是韩州守臣阿离速。”

    赵楷以袖拭去脸上渗出的血珠,淡视这咄咄逼人的金将,笑容不改:“佳人投我以木桃,故我报之以琼瑶,何罪之有?”

    这话阿离速听不懂,却也懒得细究,怒道:“休要狡辩,今日若不把你活活打死难解我心头之恨!”言罢扬手又是一鞭。

    柔福大惊,拉着宗隽道:“你快去命他住手,不许他伤我楷哥哥。”

    宗隽倒颇平静,朝右一望,道:“有人来了。”

    柔福顺他目光看过去,见右路道上有一少女驭着一枣红小马飞驰着赶来,一身红衣衣袂翻飞,额上束发的发带上镶着红色宝石,似一簇燃烧着的火焰随风飘至眼前。

    “不许伤他!”她一路高呼着驰至阿离速与赵楷跟前,当即扬身下马,想也不想便扑向赵楷,搂着他脖子,以自己身体生生为他挡住了阿离速再度挥下的一鞭。

    一记马鞭打裂她背上几层衣衫,露出的肌肤上受伤的痕迹令阿离速愣了愣,然后在马背上坐直,厉声斥道:“朵宁哥,闪开!”

    赵楷轻叹一声,轻抚着她的背道:“疼么?别管我,快回家去罢。”

    而朵宁哥搂着赵楷仍不放手,只恨恨地转首,透过垂下的几缕发辫斜斜地瞥了瞥阿离速,洁白的贝齿一咬粉色的唇:“你若要伤他,就先把我打死好了!”

    阿离速一顾左右,命道:“把她拉开。”

    朵宁哥立即转身怒扫欺来的阿离速侍从:“谁敢过来?”

    那些侍从遂止步不前,阿离速见状喝道:“他们不敢,我敢!”又舞着马鞭朝他们挥下。

    岂料这次朵宁哥不再甘愿捱打,在他鞭子落下时举手一抓,便抓住马鞭一端,奋力一扯,竟把马鞭自阿离速手中夺了过来,再抛在地上蹬着鹿皮小靴猛踩了几下,然后转视阿离速,一仰下颌:“阿离速,我喜欢楷,我要嫁他,你管不着!”

    “我管不着?我自己的女儿我管不着?”阿离速气得浑身发颤:“好,你既不把我当爹,我以后也只当没你这女儿了!”

    朵宁哥瞪着他,一双杏眼熠熠生辉,满不在乎地说:“那就这么说定了,我不做你女儿,以后我们的事你也不要再管。”

    阿离速却冷笑,徐徐拔出腰间佩刀:“你既不是我女儿,我便不须有所顾虑,既看不顺眼,不如一刀杀个干净……”

    朵宁哥一惊,扬眉上前欲说什么,却被赵楷拉住。他移步向前,将她挡在身后,对阿离速说:“此事令爱无错,楷愿承担一切罪责,请大人勿伤及她。”

    阿离速冷道:“你自然逃不了,这样的女儿我也不想要。”

    他举起佩刀,眼见着便要砍下,此时宗隽才出声,在丘上高喝道:“阿离速,住手。”

    阿离速闻声一看,见了宗隽很是意外,那刀一时便没再挥下。

    宗隽迅速走来,对那气急攻心的父亲淡然说了些劝解的话,阿离速未必在听,眼神仍锁定在那叛逆的女儿身上,而朵宁哥恍若未觉,依着赵楷站立,悄然牵着他的手,眉间激越神色不知何时隐去,间或抬头凝视赵楷,眼波温 柔,头上天际,一卷云朵轻悠飘过。

    阿离速目中戾气渐渐消散,不觉竟红了红,在听到宗隽说“看在我面上,今日之事不妨就此作罢”后,他颓然一叹,对女儿说:“罢,罢,你日后就跟他过罢,只不要后悔。”随即不再多说,连宗隽也不理,掉转马头,带着随从,依旧疾驰离去。

    “我永不后悔。”朵宁哥目送父亲远去,亦含泪光,说完这句话,却浅浅一笑。

    春风再起,赵楷不由又轻咳数声,朵宁哥忙抚着他的背问:“病还没好?”

    赵楷不答,朝她温 和地笑:“你不后悔,我却后悔了。你为我如此牺牲,他日我若一死,遗下你一人,又该如何是好?”

    “你怎会死?”朵宁哥作势一拍他:“我没答应,你敢死么?”

    赵楷摇头道:“生死由命,岂是你我可以决定的。我处境不堪,日后死时只怕连葬身的棺材都没有,你此后半生,岂能不受我所累?……现在想来,当真对不住你。”

    朵宁哥低首想了想,握起他双手,忽然又一笑:“你想这么多做什么?你若死了,没有棺材,我就用马槽葬你,然后……然后把你的孩子抚养成人 ……”

    这话倒令赵楷一怔:“你……”

    朵宁哥一抚小腹,脸泛红晕,却甚喜悦。

    赵楷了然,一时感慨,反握住她的手,亦微笑,却无言。

    “楷哥哥。”此时柔福才缓缓走近,轻声唤他。

    赵楷见是她,笑容顿时明亮起来,分明很惊喜:“瑗瑗,是你?你怎么来了?”

    柔福便颇羞赧,一瞥宗隽,垂首说:“是他带我来的。”

    一览二人情形,赵楷不难猜到此间之事,略朝宗隽点点头,然后牵柔福近身,问:“他待你好么?”

    这问题难住了柔福,她困惑地眨眨眼,像是不知如何回答,半晌后,终于红着脸轻轻一颔首。

    赵楷才稍显释然地笑笑。

    朵宁哥见他们态度甚亲密,便有些疑惑,看柔福的目光也暗蕴戒备之意,忍不住问赵楷:“她是谁?”

    赵楷告诉她:“她是我的妹妹瑗瑗。”

    朵宁哥疑虑顿消,亦欣喜地朝柔福示意。

    “这金国姑娘对你很好呢。”柔福含笑对哥哥说。

    赵楷启步引柔福步入桃花林中,徐徐解释道:“起初我好好地在这里种树,不知为何她总看我不顺眼,每日对我非打即骂,我不免有些恼怒,便存心逗她……”

    柔福不禁莞尔:“怪不得她现在会对你这般死心塌地……你呢?你亦弄假成真了?”

    赵楷未答此问,摆手一顾周围桃花,说:“当日我离京时曾答应归来给你画幅樱花图,可惜如今是画不成了,好在种了这一片桃林,花开时节,也似一幅秀丽画卷。今日此景,可算还你一诺?”

    一朵桃花因风而坠,与桃枝疏影一起飘落在赵楷肩上。柔福以指拈起那脆弱单薄的五瓣粉色花,目光有些飘忽:“昔日樱花,今日桃花,岂能相若?”

    “艮岳樱花格外夭秾,那粉色烂漫,无边无际,也经得起挥霍,开到盛处,任他落英如雨缤纷,枝上仍是芳菲千繁,恰似当年盛世繁华。与其相较,这漠漠平林中的嶙峋桃枝便冷清了许多,衬着变迁世事,更显得人与花皆萧索。是不是?”赵楷问她,而又轻轻摆首:“花开满树红,花落万枝空。说到底,此花与彼花,又有什么不一样?”

    柔福诧异地看他:“楷哥哥如今说话似个老和尚,看破红尘了?”

    赵楷一笑:“穷极无聊时,倒想通了许多事。”

    继续于桃林中漫步,询问彼此近况,聊及父亲、兄弟、姐妹,甚至婴茀。“婴茀现在在何处?”赵楷问。

    柔福摇头:“我也不知道。但当初她已随你派来的人出宫,我北上途中亦未见她,想来应该是逃过此劫了。”

    “那你呢?”赵楷一叹:“你为何没能逃出?”

    “我?”柔福垂眸道:“那时皇后已将兰萱嫂嫂接入宫中,我想等第二天去找她和瑶瑶一起走……”

    “所以,你失去了脱身的机会。”赵楷怜惜地搂搂她的肩,说:“我与父皇怜你幼年丧母,所以一直对你百般呵护,不想你长大后,却活得比别人辛苦。”

    柔福在他的凝视下涩涩地笑了笑,避过针对自己的话题,问:“往日熟识的人都被你问遍了,却为何独不问兰萱嫂嫂。”

    仿若一滴雨跌入水面,漾起几层波圈,赵楷眸光有了些微变化,他转首看向别处,沉默无语。

    “你知道她的事?”柔福问。

    他摇摇头,神色黯然。

    柔福再问:“那是不想知道,还是已经猜到?”

    又待了片刻,他才淡淡回首,看着她微笑,而目底已浮起悲伤:“好,告诉我,她怎样。”

    于是她告诉他兰萱为守贞坠井的事,他平静地听着,丝毫不觉得惊异,像是听她说的只是件早已心知的旧事。等她说完,他勉力浅笑:“她是兰萱,不这样,又能如何?”

    然而一阵突如其来的晕眩令他几乎无力站立,一手猛撑在身边桃树上,晃动了枝桠,乱红飞花中,一口鲜血激涌而出。

    柔福忙双手扶他,垂泪问:“楷哥哥怎么了?早知如此,我便不提此事。”

    “楷!”远处一直在注视着他们的朵宁哥见状亦惊叫一声,急急地朝他们奔来。

    “即便呕尽一身鲜血,也还不清临别时她为我流的两滴泪。”赵楷说,自己的泪亦随之而落:“她是我看不破的那处红尘。”

    渐渐泣不成声,他开始动容地哭。这异常的情绪亦惊动了冷眼旁观的宗隽,他走近,以漠然的神态看着这南朝皇子,心中不是不讶异。只窥他一眼,便知他是个端雅入骨的人,无论身处何境都会精心维持自己无垢容止,不会允许自己在人前失态,想必连含怒之时,一举手一拂袖都依然温 雅无匹,而现在,他在毫不掩饰地恸哭,像个孩子般伤心。

    朵宁哥手足无措地劝慰他,却全无成效,最后抬首一扫柔福,蜜糖色的脸庞被怒气染得通红:“你跟他说什么了?”

    柔福拭了拭泪,两眸空濛:“我如今才知,兰萱嫂嫂对你何等重要,可你当初为何……”

    “她的一生纤尘不染,又生就一双清澈明净的眼睛,把我看得太清楚。我,大抵是让她失望的罢。”良久,赵楷才略平静些,而一重凄郁仍深锁在眉间:“我对她,越在乎,越害怕,便越疏离。这些我是过后才想清楚,而一切已不可重来。”

    “你们在说什么?”他们说的是汉话,朵宁哥听不懂,终于忍不住插言问。

    柔福看着这个刚才对她剑拔弩张的女真姑娘,掩泪朝她友好地笑笑,再对赵楷道:“满目山河空念远,落花风雨更伤春。不如怜取眼前人。”

    赵楷轻轻叹息,温 和地凝视她:“你呢?不要再让我们的错失累及你,背负你不该承受的东西。你本无辜,要学会善待自己。”

    柔福瞥了瞥宗隽,面对兄长,千言万语不知从何说起,呆立半晌,结果也惟一叹。

    朵宁哥见他们自顾自地聊着,仍不理自己,便着了急,拉着赵楷衣袖再问:“楷,你们在说什么?提到我了么?”

    楷便对她微笑:“我跟妹妹说,你是个好姑娘,还会跟我学背诗……前些天教你的那首会背了么?”

    “会!”朵宁哥欣喜地答,随即开始用生涩的汉语背诵:“床 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低头望明月,举头思故乡!”

    其余三人一听“低头望明月,举头思故乡”,不由都是一笑,朵宁哥看见,便困惑地问赵楷:“我背错了么?”

    赵楷却摇头:“不,你背得很好……举头思故乡,举头思故乡……”低吟这此句,他微微仰首,望着辽远碧空,天上云影融入他双目,悄然化作了一层水雾。

    “该走了。”宗隽此时开口,对柔福说。

    柔福一惊:“现在就走?去哪里?”

    “回京。”宗隽说:“你父亲和其余宋宗室在五里外的地方插秧,但我不认为你有必要见他们。”

    柔福不解问:“为何不让我见父亲?”

    宗隽答说:“又不真是回娘家,未必每个亲人都要见罢?见了又如何?免不了又是一番哭泣。何况晋康郡王与你父亲形影不离,你准备如何跟他谈起玉箱?”

    “玉箱……”柔福像是心忽然抽搐了一下,脸上顿时现出一抹苦楚神情,咬着唇,不自觉地退后一步。

    宗隽一牵她手,她亦木然随他走。赵楷追上两步,叫住他们,然后朝宗隽一揖,恳切地对他说:“请君务必善待瑗瑗。”

    宗隽不置可否地笑笑,拉着柔福继续走。赵楷站定目送他们,和风饮下一声长叹。

    朵宁哥挨近他,挽着他的臂,轻声说:“上次的诗我会背了,再教我一首好么?”

    赵楷转首,目光再次抚过重重桃花,唇边又呈出了那抹忧伤的笑意。

    “好……”他颔首应承,于剪剪清风中阖目轻吟:“洛陽城东桃李花,飞来飞去落谁家?洛陽女儿惜颜色,坐见落花常叹息。今年花落颜色改,明年花开复谁在?已见松柏摧为薪,更闻桑田变成海。古人无复洛城东,今人还对落花风。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

无忧书城 > 网络小说 > 柔福帝姬 > 第六章 完颜宗隽·玉壶冰清 9.花事
回目录:《柔福帝姬》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第九篇 宇宙秘境作者:我吃西红柿 2第五卷:两地争作者:无罪 3天雷一部之春花秋月(穿越之天雷一部)作者:蜀客 4第二十七篇 第四绝地作者:我吃西红柿 5第二十九篇 超脱轮回(结局篇)作者:我吃西红柿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