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柔福帝姬目录
无忧书城 > 网络小说 > 柔福帝姬 > 第二章 吴妃婴茀·鼙鼓惊梦 第二十五节 风铃

第二章 吴妃婴茀·鼙鼓惊梦 第二十五节 风铃

所属书籍: 柔福帝姬

    自驾幸扬州以来,赵构每晚与重臣议过白天谈及的国事后都会再花许多时间来批阅奏折、亲写诏书,并坚持研习 书法,必会拖到很晚才休息,而婴茀也会一直侍奉在侧,细心而精心地服侍他。

    一晚再传兵败消息,赵构闻之精神不振,在外殿与几位大臣商议应对之策后闷闷不乐地回到书阁,颓然落坐在椅上,以手抚额,神色疲惫之极。须臾命婴茀准备笔墨,他要给韩世忠写道诏书。

    待婴茀准备好之后他提笔甫写两字就烦闷地掷笔不写,扯下面前之纸揉成一团 重重地扔在地上。

    婴茀静静地拾起他抛下的纸笔,收拾好了轻声对他道:“官家需要好好休息,写诏书这种劳累之事就不必亲为了,奴婢让人去宣学士承旨进宫来写罢。”

    赵构问她:“现在是什么时辰?”

    婴茀答:“刚过三更。”

    赵构摆手道:“不必,太晚了,明日还有许多事要他做,今晚就让他好生歇息罢。一会儿还是朕自己写。”

    话虽如此说,但他眉头深锁,伸手揉着太陽穴,像是十分头痛,脸上满是倦怠之色。

    婴茀低首反复细思片刻,终于鼓足勇气自荐道:“倘若官家不嫌奴婢字难看,或者,官家口述诏书内容,让奴婢代笔书写?”

    “你?”赵构抬头饶有兴味地看着她:“你会写字?”

    婴茀垂首答道:“略会写几个,但恐难登大雅之堂,奴婢先写,官家观后再决定用不用可好?”

    赵构点头,便让她再备笔墨坐下书写,自己则一边口述一边起身站在她身旁看她写字。

    婴茀最近练字时间较少,所以如今每一笔都写得小心翼翼无比郑重,想竭力发挥最佳状态以使写出的字较为完美。许久后终于写完,婴茀先自己省视一遍,觉得似乎比预计的要好一些,只不知赵构感觉如何,便起身恭立于一旁,请赵构过来细看。

    赵构低首看了片刻,淡淡夸了句:“不错,很是清秀。”

    婴茀一喜,暗暗舒了口气,忙谢他夸奖,岂料话音未落便见赵构把她写的诏书推到一旁,自己另取一卷纸展开提笔再写。

    这分明是表示对她写的字不满了。婴茀心里陡然一酸,又是羞愧又是难过,却也不敢形之于色,努力抑止着将流的眼泪,只默默再到赵构身边展纸研墨,看他亲自把自己刚才写的诏书誊写一遍。

    赵构写完后搁下笔,靠在椅背上以一舒展的姿态坐着闭目休息,半晌后忽然问道:“婴茀,你的字是郓王教你的罢?”

    婴茀微微一震,全没料到他竟可从她的字上看出这点,一时不知如何作答才好。赵构依然闭目不看她,继续道:“朕的父皇多年潜心钻研书法,初学黄庭坚、薛稷,又参以褚遂良诸家,融会贯通,将褚遂良、薛稷的瘦劲发挥到极致,再秉之以风神,最后自成‘瘦金’一体。此后除朕外的诸皇子纷纷效仿,争相学习 父皇的瘦金书,但却只有三哥郓王楷仿得最像,尚可一看,其他人写的都不值一提,你知道这是为何么?”

    婴茀摇头道:“奴婢愚笨……”

    赵构又道:“父皇的字天骨遒美清劲峻拔,逸趣霭然笔致清朗,飘逸不凡有道家仙风,非清贵入骨,而又心境悠然、神闲气定之人不能习 。三哥之所以能学得惟妙惟肖,正是由他与父皇的相似秉性决定的。朕看你的字淡于血肉、夸张筋骨,俨然是仿瘦金书,想必定是三哥在教柔福帝姬的时候也教了你。但是须知这一体对人的心性要求极高,若仅求形似而不求变化,则难有新的突破。何况,”他深看婴茀一眼,道:“这一风格未必是朕最欣赏的。三哥的字在沿袭父皇风格之外亦有变化,意先笔后,潇洒流落,更为漂亮。可过于追求形式上的美,对真正的书法来说反而是种束缚。三哥的字美则美矣,但相较之下,朕更喜欢黄庭坚、米芾及二王等人笔下的风骨与神韵。”

    婴茀注意听着,轻轻颔首,留心记下他所说的每句话,很是懊悔自己贸然自荐写诏书,让他看出自己师承郓王,而且听他这么说,倒像是觉得自己不顾身份,不思求变,一味东施效颦了。一面想着,脸又灼热起来,额上也泛出了细密的汗珠。

    赵构沉默片刻,忽然又问:“瑗瑗……她的字也是瘦金一体的么?”

    婴茀答道:“郓王殿下是想教她瘦金书,但帝姬总不认真学,常另寻晋人的字帖来研习 ,所以她写的字虽也很秀颀,却又更为婉丽腴润些。”

    赵构目露喜色,道:“应该是这样的,她一向是个很有主见的女孩……”

    赞柔福帝姬有主见,那等于是暗指我不加选择地盲目学习 了。婴茀暗想,不免又是一阵羞惭难过。

    这时外面有风掠过,吹动殿外廊上挂的风铃,发出一串清亮的叮当声。赵构随之神色有些怔忡,转头凝视窗外许久,不知在想什么。最后长叹一声,再展一纸,又提笔挥洒随意地在其上作行草。

    婴茀见他写的是曹植《洛神赋》里的段落:“其形也,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荣曜秋菊,华茂春松。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飘兮若流风之回雪。远而望之,皎若太陽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蕖出渌波……”

    这字写得秀润清逸,甚是漂亮。婴茀正在认真欣赏,赵构却停了下来,低叹道:“又写坏了。这样的字委实配不起如此佳赋、如此佳人。”言罢又扯下纸揉而弃之。

    婴茀有些讶异,心想这字已经很好了,他却仍觉不堪,不知他所说的那“如此佳人”会是指谁。

    赵构低头不语,转首间目光落在了婴茀的双足之上。她的鞋头此时微微露出裙外,婴茀随他目光而下视,发现这点后立即缩足于内。

    赵构淡淡一笑,问:“婴茀,靖康年间宫内女子是否流行穿一种后跟上缝有银铃的绣鞋?你有没有穿过?”

    婴茀一愣,答道:“那种鞋其实并不多见,穿的人不多,而且只有小足的绣花鞋上有此式样,奴婢未缠过足,因此……”

    说到这里又深为自己的天足而自惭形秽,再次深深地垂下了头。

    “哦,原来是这样……”赵构低声道。随即又看看婴茀,说:“不早了,朕回寝宫休息,你收拾好后也早点歇息罢。”

    婴茀答应。目送他走后抬首看着廊间不时被风吹响的风铃,柔福帝姬曾穿过的那双缝有银铃的绣花鞋忽然清晰地浮上心来。

无忧书城 > 网络小说 > 柔福帝姬 > 第二章 吴妃婴茀·鼙鼓惊梦 第二十五节 风铃
回目录:《柔福帝姬》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龙族3 黑月之潮(下)作者:江南 2陈情令(魔道祖师)作者:墨香铜臭 3择天记作者:猫腻 4三生三世菩提劫(林水清 同人)作者:林水清 5斗罗大陆作者:唐家三少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