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落月江湖目录
无忧书城 > 网络小说 > 落月江湖 > 第32——33章

第32——33章

所属书籍: 落月江湖

  第三十二章朋友、刀与人

  只当他们在外头商量,哪想到他会突然闯进来,姬夫人惊得面色发白:“你……”

  寒意袭来,瞧着那张平静却冰冷的脸,兰二小姐吓得后退两步,忽见江小湖在门外向她招手,赶紧转身快步走了进去。

  江小湖与金还来都站在门外,见她出来,江小湖伸手搂住她,将门带上。

  房间里沉默,久久没有声息。这位刀神的脾气显然不怎么好,兰二小姐有点担心,那个病怏怏的美人会被他丢出来。

  她转脸问:“刚才的话,你们都听见了?”

  江小湖点头:“对。”

  她指指门问:“他很生气?”

  江小湖郑重地说:“是。”

  她真的担心了:“那怎么办?”

  未等江小湖回答,金还来呵呵冷笑,转身就走:“气死最好,本教主早就看他不顺眼了。”

  兰儿小姐发笑,正要说话,一串呵斥猛的响起,吓得他紧紧抱着江小湖不放。

  “胡闹!胡闹!当初我姬凉明媒正娶将你接进门,至今未纳一妾,不曾亏负你,想不到你竟还这般胡闹!”

  “你嫁入我姬家七年,身为姬家主母,如今家业不曾打理,内事撒手不管,未添一丁,致使姬凉无后,香火难继,还有脸去见姬家的祖宗?”

  “你若想死,枉费我这五年苦心,就滚回林家去,休要葬入姬家!”

  “当初吴兄去了,我是看小如她孤苦可怜,因此过去帮忙,岂会如此不堪!”

  “她严语如再好,也是别人的妻子,你才是我姬凉的老婆,我叫你活,你就得给我活着,再胡闹,我便休了你!”

  ……

  想不到那个冷面男人平时沉默寡言,发起火来竟也不可小看,兰二小姐缩在江小湖怀里,听得瞠目结舌,几乎想象不出他暴跳如雷的模样。

  许久,里面回归沉寂。

  低低的啜泣声响起。

  姬凉叹息一声,语气依旧冷硬:“我若真要娶她,早就接回来了,又岂是你做的了住的?当初是我不该冷落你,这次我念在旧情绕她一命,瞒着你,是觉得对不住你,但你若有事,我也绝不会再娶,这道理你还不明白?糊涂!”

  ……

  人家夫妻吵架完毕,估计不会发生事故的可能,再听下去就尴尬了,门外两人相视而笑,放心地回到桌旁坐下。

  江小湖沉默许久,轻声道:“姬夫人不坏,也并没得罪你……”

  “她错就错在嫁给了姬凉,”金还来打断他,“我绝不会就姬凉的老婆。”

  江小湖不吭声。

  “你跟他做了什么交易?”

  “若他助我找出仇人,我便找人替姬夫人解毒。”

  “所以你找上了我?”金还来冷冷看着他,“你果然好,一边找我帮忙,一边却拿我这个笨蛋去跟别人做交易?”

  江小湖垂首。

  金还来不理他,一杯一杯喝茶。

  私下拿朋友和别人做交易,的确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兰二小姐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得静静地坐在旁边。

  门很快又开了,姬凉扶着妻子走出来,姬夫人面上虽仍有泪痕,神色却十分平静,二人缓缓走到金还来面前,站定。

  金还来不做声。

  半日,姬凉终于开口,语气也难得柔和许多:“倘若你能救她,我姬凉此生必定感激不尽。”

  这或许是他这辈子说的最低声下气的一句话了,但金还来偏偏不领情:“就凭你当初骂我那句话,我已经可以将你毒哑十次。”

  姬凉道:“但今日你若不救,便休想走出这道门。”

  金还来冷笑两声,看着江小湖:“瞧见了?这个人要杀我,你的意思如何?”

  江小湖叹了口气:“你是我的朋友,我自然会让你活着走出去。”

  金还来点头:“那就好。”

  江小湖转向姬凉,面有愧疚之色:“姬兄助我找出仇人,但我实在解不了嫂夫人的毒。”

  姬凉冷哼,一道白光骤然闪过,紧接着只听到轻微的响声,一柄明晃晃的刀已经架在了江小湖的脖子上,来不及反应,速度快得不可思议,凛冽的杀气在空气中弥散。

  “你做什么!”兰二小姐惊得跳起来。

  “我的的交易,”姬凉谈谈道,“我助他找出凶手,他找人替小苡解毒,如今凶手已找到,他却言而无信。”

  兰二小姐也说不出话,好半日才懦懦道:“可这毒根本无解,只有金教主能试试,小湖他真的没办法。”

  姬凉点头:“所以金还来若不肯,我便杀了他。”

  “你这是何必,”姬夫人保住他执刀的手,摇头,“杀了他也无济于事,江兄弟已经尽力,若非有他,我也活不到现在……”

  任她苦求,雪亮的刀锋仍是紧贴江小湖的咽喉,无一丝颤动。

  兰二小姐面如土色,望着金还来。

  “我早已说过,也只有我这种笨蛋才会无缘无故帮你,”金还来看着江小湖,终于点头,“你过来。”

  见他开口,姬凉立即收了刀,江小湖果真走到他面前。

  金还来道:“你和他做了几笔交易?”

  江小湖道:“两笔。”

  金还来道:“第一次是几时?”

  江小湖说实话:“大约四年前,那时我被人监视,无暇分身,便私下请姬兄替我建天水城,我给了他那个用温泉水替姬夫人续命的方子。”

  金还来点头:“第二次?”

  江小湖道:“第二次是三年前。”

  “他助我查凶手,你找人替他老婆解毒?”

  “是。”

  金还来缓缓站起身,一只手搭上他的肩膀,面对面看着他:“你我认识不过三年。”

  江小湖也看着他:“不错,这三年你帮了我许多。”

  金还来道:“你当初就是为了这笔交易,才故意接近我?”

  江小湖沉默半日,点头:“是。”

  话音刚落,他整个人就直直飞了出去,撞上不远处的圆柱,发出“嘭”的一声响,又重重地摔倒了地上。

  “小湖!”兰二小姐大惊失色,急忙奔过去扶他。

  江小湖拍拍她的手,示意她放心,然后慢慢爬起来,站直身,擦去嘴角的血丝。

  金还来道:“你过来。”

  兰二小姐惊慌,拉着他不放:“小湖……”

  “是我的错。”江小湖推开她的手,一步步走过来,再次停在金还来跟前。

  金还来道:“你早已想到找我解毒,当初交我这个朋友,只是想利用我?”

  江小湖点头:“是。”

  于是他整个人又飞了出去,摔得更远,也更重。

  未等兰二小姐过去扶,金还来身形一闪,已掠至他跟前,将他从地上一把拎起来,啪啪扇了两耳光,再一拳揍在肚子上:“你他妈的就不会说假话?”

  江小湖低头喷出一口血,拿袖子擦擦:“你是我朋友,我不能再说假话。”

  金还来怔了怔,愈发恼怒,丢开他:“滚!这半年都别再让本教主看到!”

  江小湖点头:“半年后?”

  金还来噎住,瞪着他半响,才板起脸恶狠狠道:“再说!妈的你脸皮怎么这么厚?”

  江小湖笑:“这事你又不是第一天知道。”

  金还来彻底无语,怏怏地走回桌子旁坐下:“我是笨蛋,早知道这穷小子找上我没那么简单,还是要凑上门来给人利用。”

  见他住手,兰二小姐大大地松了口气,扶着江小湖在温泉池边的地毡上坐下,江小湖自行运功调息,见他无事,她又走回这边来。

  姬凉道:“你可想好了?”

  “江小湖虽然又穷又不是个东西,但我也不想让他死这么快,”金还来看着他,有些恼火,“你记着,我并非是怕你。”

  姬凉点头:“我明白。”

  金还来道:“如此便好,但她始终是你老婆,你砍过我教内兄弟的手,如今若要我救她,你须答应我一件事。”

  姬凉不语,示意他说。

  “你的刀,”金还来笑了笑,指着他手上的那柄乌黑的刀,“断了它,你肯不肯?”

  房间骤然沉寂了。

  刀客断刀,正如剑客断剑一样,刀与剑的意义,已不仅仅限于普通的武器,所以才有那么多成名高手喜欢把自己用过的每一炳刀剑都一一珍藏起来,并非因为是什么神兵利器,而是因为那些刀与剑,是他们执著的武学信念,也是他们武学追求的见证,代表了他们一生的荣誉,甚至已注入了灵魂,失去了灵魂,这个人便不再完整,这就是所谓的“剑在人在,剑亡人亡”,这样的人,才是真正的剑客!

  信念被摧毁,剑也就没了生命,剑客被人断剑之后还能再度拾起,并在剑术上大有成就的事,简直是凤毛麟角。

  刀神,刀之神姬凉,一旦断了刀,又会是什么结果?

  右手执刀,左手扶着妻子,出乎兰二小姐的意料,姬凉并没有犹豫太久,只是看着手上的刀,就平静地点头答应:“好。”

  “不必了,”姬夫人突然出口,看着金还来微笑,“多谢金教主,我们不治了。”

  金还来扬眉:“你自己应该最清楚,温泉水已经支撑不了多久,你只有这一次机会,否则不出一年,必死无疑。”

  姬夫人毫不犹豫地承认:“我不想死,一年时间实在太短,我还想多陪他几年。”

  金还来道:“那你……”

  “因为他是刀神,”姬夫人摇头,“你可知道刀神这名号是怎么来的,他这辈子除了苦研刀法,几无别的喜好,我嫁的是刀神姬凉,如今他肯为我断刀,这份心已经足够了,我不想活着的时候,看到没有刀无所志向的姬凉,你可明白?”

  金还来道:“倘若他没了刀,你便不再喜欢了?”

  姬夫人道:“不会,即便我死,也不会让他没有刀。”

  金还来冷笑:“这世上多少事,是死就能拦得住的?有的人一夜之间已无多有,众叛亲离,又岂是你死就能改变。”

  姬夫人愣。

  倒是姬凉低头看了妻子一眼,居然微微扬了扬唇角:“原来你这般小瞧我,我既是刀神,什么刀到我手上其实都一样。”

  一直不说话的兰二小姐也突然点头:“不错,天意如此,什么都不能改变的话,总可以改变自己,刀再好,也不过是人的附属物,一切都由人自己决定,只要能使出厉害的刀法就行,姬夫人还是会喜欢,别人还是会敬畏,又有谁在乎是不是原来那一柄。”

  有追求在,就够了。

  姬夫人微笑,金还来沉默。

  “有道理,”不带任何色彩,姬凉扬手,连刀带鞘丢在桌上,“这刀不值什么钱,也已用得旧了,金教主拿去断了它也好。”

  金还来回过神,看了那刀半日,突然暴躁起来,抓起来丢过去:“本教主富甲天下,取的是天下至宝,要一柄破刀做什么?”

  兰儿小姐掩口。

  金还来指着姬凉,冷冷道:“就凭你往常得罪过我,我是断不救你老婆的。”不待姬凉说话,他又指着姬夫人,“但这个姓林的女人没有得罪过我,我看她还顺眼,所以试上一试。”

  姬凉神色略缓道:“多谢。”

  “你不必谢我,我早已说过,救她并非是为你,”金还来冷笑,“何况要解她的毒,还缺一件东西。”

  兰儿小姐忙问:“什么东西?”

  金还来道:“火蟾,半月露至阴至寒,须有火蟾这般至阳之物方能克制。”

  姬凉皱眉。

  火蟾并不是只蟾蜍,而是一块小小的石头罢了,传说有一种绿蟾蜍栖居于沙漠,久而久之,便有极少数得日月精华,浑身呈火色,可活上几百年,死后皆化身为石,只因此物形似蟾蜍,夜里皆呈火色,所以得名火蟾,其性至阳,去除寒毒是最有效不过的,且只有关外沙漠湿热之地才会出现,极其稀少,因此每得一件,必定价值,昔年百里英曾从关外买得一只,这便是堂堂千手教金大教主的杰作。

  兰儿小姐喜悦:“火蟾当真是稀世的宝贝,昔年百里英曾得了一只。不是被你……”接收到某人愤怒的目光,她猛的回神,立即改口,“不是被你们千手教拿了吗?”

  居然敢提本教主扮女人的事,活腻了!金还来咬牙,半边嘴角勾起:“当然在本教,但我已将它送人了。”

  兰儿小姐吃惊:“送人了?”

  金还来不答。

  “既是她的嫁妆,我去跟她借。”不知不觉,江小湖已经调息完毕,回到桌边。

  金还来沉默片刻,站起来就走:“算了,还是我自己去吧。省得那丫头以为我死了,白白号哀,晦气!”

  兰儿小姐也明白过来,迟疑一下,叫住他:“你就没想过,除了我和小湖,还有别人也知道你和灵灵的关系,想置你于死地?”

  金还来静静站了会儿,也不回答,鼻子里低哼一声:“回头我会安排她早些嫁过去,省的留在教里给我惹麻烦。”他又转向姬凉,“先扶她回房好好躺着,三日后解毒,但我也只有四五成把握,你自己最好想清楚。”

  说完径直走了。

  姬凉低头看妻子:“你……”

  姬夫人微笑:“若非有你,我四五年前就该死了,如今我若是放弃,岂非辜负你一片心?”

  “你明白就好。”姬凉抱起她,向一旁的江小湖点点头,走出大门去了。

  第三十三章

  “老婆看什么?”兰二小姐痴痴望着门发呆,冷不防一双手臂突然从身后将她抱住,这才发现房间里只剩了两个人。

  她无不羡慕:“他对夫人真好。”

  “他再好,也是有老婆的”,江小湖在她耳边叹气,将她扳过身,“我对你好不好?”

  兰二小姐沉默片刻,忽然仰脸看着他:“你早就知道凶手是我爹爹,为什么那么久都不动手?”

  江小湖愣住。

  兰二小姐推开他,冷冷道:“你早已明白我是他派来的,却一直不揭穿,其实是在利用我,对不对?”

  “你有武功却一直瞒着我,你知道我爹爹那庄子处处机关,所以故意设计,让姬城主假扮水风清和她联手,借此机会探路。但爹爹并没将机关告诉姬城主,所以你和金还来就故意让我们抓去,你知道我会想法子救你,为你们指路,对不对?”

  江小湖不答。

  兰二小姐流下泪,哽咽道:“你全部都知道的,故意拿金钗试探我,利用我引我爹爹出手!”

  江小湖沉默半日,轻声曰:“从你主动找上门要嫁给我的时候,我就怀疑你了……”

  兰二小姐打断他:“你娶我是被逼的,因为你不能施展武功赶我走,所以就让金教主想法子吓我,想让我自己走。”

  江小湖抱住她:“是,但后来……”

  “不用什么后来!”兰二小姐挣扎,无奈现在的江小湖,已不是当初那个没有用的江小湖了,纵使上全力,那两条手臂仍将她紧紧圈在怀中。

  “老婆你听我说,后来我知道你爹是凶手时,就开始犹豫,想真正叫你成为我江家的人……”

  “你胡说!你就是想利用我引爹爹出手,打探庄内机关,好向我爹爹报仇!”挣扎不脱,顾不得许多,兰二小姐低头,狠狠朝那硬实的手臂一口咬下。

  耳畔,轻微的抽气声。

  兰二小姐全身一颤,随即又横下心,越发使劲,等他松手。

  “老婆小心磕了牙。”江小湖抱着她轻声笑。

  兰二小姐无奈,踢他。

  “老婆我有内伤!”江小湖惨叫。

  “活该!”兰二小姐狠狠地骂,却也停了动作,抬脸瞪他,“你有没有完。脸皮那么厚!”

  江小湖总算松手,好笑地看着她:“我脸皮一直这么厚,老婆不会现在才知道?”

  兰二小姐被噎住,转身:“好了,是我先骗了你,但你也利用过我,现在扯平了,今后我们再没有关系!”

  江小湖搂着他的腰,含笑道:“老婆真好,舍不得走的。”

  瞧着他手上握着的衣带,兰二小姐慌得涨红了脸,快要吐血,不知是该气还是该笑:“你无赖!怎么扯别人衣裳!”

  “你是我老婆替你宽衣解带不叫无赖。”衣带松开。

  “谁是你老婆了!”捂住。

  江小湖停住手,一本正经:“姬兄早已代我送过聘礼,聚水剑价值,你爹也已经收下,老婆可不能赖。”

  兰二小姐哑口无言。

  江小湖俯下脸,状似不满:“何况你当初逼我娶你的时候,我可挨了不少揍,怎么能算扯平?”

  兰二小姐赌气:“你揍还我好了。”

  江小湖摇头:“那可不行,我是堂堂天水主人,怎么能揍女人?”

  兰二小姐好笑:“你想怎么办?”

  “我?”江小湖果然认真的想了想,扳过她的身子,凝神看着那张脸,好半天才吐出五个字,“老婆你真美。”

  “哼!”见那目光开始下滑,兰二小姐警觉起来,“你在乱想什么!”

  江小湖咳嗽:“老婆我们成亲的日子也不短了,好像还没洞房吧?”

  兰二小姐眼一瞪,扬手扇过去。

  江小湖很容易就抓住了她的手,将她整个人抱起,丢到那张大床上,然后迅速扑上去:“由不得你,就算挨揍,也要洞房!”

  两人顿时滚作一团。

  “无赖!放手!你敢欺负我!”

  “就敢欺负你。”

  “混蛋江小湖!没用的江小湖!”

  “敢说你夫君没用?”

  手一扬,半空中的数盏灯尽数熄灭,争执声越来越小,终于消失,黑暗中,空旷的房间里,响起另一种低低的痛苦的却又销魂的声音......

  灯火再度燃起的时候,如雪的纱帐里,美人枕着男人的臂弯,微微喘息,小脸泛着红潮,如胭脂般的艳丽,光洁的腰上,几缕发丝粘在一起,犹带着汗迹。

  一双大眼缓缓睁开,很快又闭上。

  “老婆累了,多睡会儿。”

  “哦。”

  “我没骗你。”

  兰二小姐睁开眼,疑惑。

  江小湖将脸凑近她:“我没骗你,那支金钗是天水城金库的钥匙,里面虽然没有我这么上等的宝贝,但中等下等的海部少,还有那本《白日惊风剑谱》。”

  兰二小姐扑哧笑了,拿手推他的胸膛:“脸真厚。”

  江小湖抓住她的手,苦笑:“老婆,天亮了老金他们要来寻我出去办事,你乖乖躺着,否则起不了床别怪我。”

  “谁惹你!”兰二小姐涨红了脸,想起一事,“听我爹爹说,江家院外还有一批来历不明的人在暗中监视你。”

  江小湖皱眉:“最早倒是我派的,为的是监视你爹的人,后来没有发现,我便将他们全撤了回去,想不到又来了一批,你爹想是将他们与我的人当做了同一拨。”

  兰二小姐疑惑:“那他们是谁派来的?”

  江小湖叹气:“自然是易轻寒,怪道这两年他来江南走动这么勤,说是做生意,只怕更多是奉易老爷之命,前来打探我们江家宝贝的,数年来‘南江北易’鼎足而立,说易家对我们江家没有野心,是不可能的。”

  兰二小姐道:“他与我爹做交易,意在江家财富与《白日惊风剑谱》。”

  江小湖道:“你爹营造那座山庄,必亏空不少。我查过,兰家家业早已不复从前,料到他支撑不了多久,定会尽快动手,如今果不其然。”

  说到这里,他笑笑:“易轻寒是什么人,岂会做亏本生意,他答应与你爹合作,提供财力支持,绝不只是为江家财富与剑谱那么简单,我一直以为那些人全是你爹派来的,若非见到本人,我也想不到会是他,一切安排毫无破绽,连你爹都查不出来,他果然不是个简单人物。”

  兰二小姐担心:“你不怕他将来......”

  江小湖拍拍她的脸:“当你知道江家财富已经被我用来兴建天水城,江家宝贝又是个拿不走的大活人,而这个人还是天水城主的时候,你还会想做什么?”

  兰二小姐眨眼笑道:“什么也不做。”

  江小湖拧她的鼻子:“易轻寒也是聪明人,比你聪明。”

  兰二小姐头一偏,撇嘴。

  小脸映着灯光煞是可爱,江小湖忍不住亲了亲她,半晌,目光缓缓移开,他抬头看看气窗,那里已隐约有了亮光。

  江小湖微笑:“天亮了。”

  兰二小姐点点头,闭上眼。

  江小湖凝神看着她许久,开始起身穿衣裳,待穿戴完毕,才发现她已经坐了起来,呆呆地抱着被子,什么话也不说。

  他忽然有点心疼,坐回去,将她与被子一齐搂住:“什么也别想,多睡会儿。”

  她垂下眼帘:“你们要行动了,是吗?”

  江小湖沉默了片刻,点头:“你爹爹这些年为了在暗中培植势力,营造机关,开销庞大,入不敷出,暗地做了很多杀人买卖。我们之所以迟迟不动手,一是庄内机关太过厉害,要打探清楚;二则,是为了摸清里头的底细,好一举得手,解散这个组织......”

  兰二小姐抬起脸神色平静:“其实庄子里机关很多,你们知道的只有一半而已,纵然你们去了,也未必能见到他。”

  江小湖不说话。

  兰二小姐垂首,低低道:“我可以告诉你另一半。”

  江小湖叹了口气,扳着她的肩:“老婆你记着,你如今已是我们江家的人,我答应你,放过你母亲与姐姐他们。但江家满门血案,你的公公婆婆,全都死在他手里,我不能轻易放过凶手,这是向爷爷交待的最好办法。”

  “我知道,她做错了事,就该受到惩罚,”兰二小姐喃喃道,“我并不是想求你饶他。”

  江小湖意外:“那你.....”

  兰二小姐忽然抓住他的手,大眼睛直直地望着他:“答应我,三个月之后再处置他,好不好?”

  江小湖不语。

  她哀求:“他到底是我爹爹,这么多年你都等了,三个月不行吗?”

  目中泪光盈盈,带着惊恐与伤痛,失去亲人的痛,正如多年前他听到那个噩耗时一样,害怕,想哭,然而那时候他却必须笑。

  江小湖静静地看着她,许久才转过脸:“好。”

  兰二小姐缓缓松开他的手,低声道i:“谢谢你。”

  “我是你夫君也是家人。”江小湖起身,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走了。

  白色身影缓步走下台阶,走过温泉池,终于迈出了大门,消失在门外,兰二小姐长长地松了口气,看了看窗外的天色,低头微笑。

  正如一个人寒窗多年,忽然得知考中状元,便会喜极大哭甚至疯狂,一个人忍辱近十年,忽然大仇得报,从此可以永远结束这样的生活,那种痛快的心情来的太快,达到极点之后,必定会超出理智范围,濒临爆发,这时的他,便会通过各种方式来宣泄,不止于打败仇人,比如杀戮,折磨,纵然仇人已经死了,鞭尸一顿也是解恨的,因为必须这样,畸形心态才能得到平衡。

  快感达到顶点,之后必是消亡,正如你朝天上丢一件东西,到了最高点之后,必会下落一样,这种情绪来得快,去的也快,一旦你发泄过了之后,就很难再找回来,所以极少有鞭尸两次的事情发生。

  三个月时间,不长也不短,足以使一个人恢复平静,那么,三个月之前不可能的事,三个月之后谁又能说的准?

无忧书城 > 网络小说 > 落月江湖 > 第32——33章
回目录:《落月江湖》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回到明朝当王爷 第八卷 蜀中劫作者:月关 2修真聊天群作者:圣骑士的传说 3回到明朝当王爷 第十一卷 南征北战作者:月关 4赘婿作者:愤怒的香蕉 5大道朝天作者:猫腻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