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落月江湖目录
无忧书城 > 网络小说 > 落月江湖 > 第1——2章

第1——2章

所属书籍: 落月江湖

  第一章没用的江小湖

  提起江小湖这名字,江湖上几乎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其响亮度绝不亚于天下最负盛名的天水城主水风轻、刀神姬凉与盗仙金还来,这样出名的人,谁也不会忘记他,当然,他也是这些名人当中最特别的一个。

  他的特别之处在于他出名的原因。

  原因很简单,他很没用。

  江湖上的母亲们在教育孩子不上进时,都会拿他作反面教材,“再不听话,长大了就跟那个江小湖一样”,于是,再调皮的孩子也会收敛几分,因为江小湖是最没用的人,没用透顶,没用得连自己的名字都保不住。

  江小湖原本不叫江小湖.

  二十三年前,江家老太爷喜得长孙,亲自起名为江湖。

  江家赫赫有名。

  是真的有名,因为江家不仅是江南首屈一指的富商,而且江家每个男人都是江湖上第一流的武林高手,祖传绝技“白日惊风剑”更是名震江湖,非长子不传,是以多年来从未有人敢上门找江家麻烦。

  然而天下总无尽善尽美之事,江家几位少爷成亲十几年,妻妾无数,却始终无人有孕,俗话说“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偌大的家业岂能少了继承人,急坏了望孙心切的江老太爷,四处布施行善,广修寺庙,或许正是这片诚心感动了天上的菩萨,三年后,江大少爷的原配夫人终于如愿诞下一子,江家上下视若珍宝。

  由于江家太出名,这件喜事很快传遍江湖,不过也并没人将它真正放在心上,因为再高兴,始终是别人家的孩子罢了。

  人们记住的是另一件事。

  据说,给大夫人接生的产婆当日出来,曾悄悄透露一件事,当时,江老太爷乐呵呵地抱着孙子,喜极之下大笑,无意中竟对在场诸人说出了一件秘密。

  “老天果真不绝我江家,让我江孟能睁眼抱上孙子不说,还降下件异宝,双喜临门哪!”.

  当然,此事是真是假,随着第二日产婆之死,也就成了个秘密,但正因为产婆的死,也更加坚定了人们心中所想,此子出生时,江家同时得了件“异宝”,至于那“异宝”究竟是什么,江湖众说纷纭,有人说是百年前千手教失传的藏宝图,有人说是一本上古武功秘籍,有人说是价值连城的珍宝,有人却认为那是一柄吹毛断发的绝世好剑……

  不过有一点能肯定,那就是,谁也没有见过那件“异宝”.

  十六年过去,直到江老太爷去世,江家都无半点动静,连最负盛名的千手教也多次派高手光临江家,也没有发现那件宝贝,因此这事也就慢慢淡了,人们都将注意力从“异宝”转到了另外的事情上。

  江老太爷爱若珍宝的孙子,江湖,不但没有如愿长成稀世珍宝,反倒成了块稀世的朽木,让所有人大跌眼镜。

  其实江湖小时候乖得不得了。

  十岁以前,教书先生连换五位,临走时皆叹此子聪慧,无人敢再教下去。

  十岁以后,教书先生同样在换,只不过换得更勤快些,一个月一换,每个先生临走时都灰着脸,留下一句话:“朽木不可雕也”。

  偏偏自江湖以后,江家再没诞下一男半女。江家上下原本一心想将此子培养成文武双全的继承人,哪想到竟是个“扶不起的阿斗”,江老太爷在世时还护着他,然而待老太爷去世,屡教不改之下,江家众兄弟也就放弃了他,继续去努力造人,连他的亲生母亲谢夫人也灰心不已.

  谁也想不到,家教严格出名的江家,竟会生出这样的后代,简直就是来讨债的,哪有半点小时候的聪慧模样!

  曾经三岁时就能认得的字,如今写得斗大拿到他面前,他也一个不识忘得干干净净,到后来,几乎天底下所有的恶习都让他染上了,身边常常围着大帮的纨绔子弟,城里包括相临城里的各大妓院,他是熟客,而且此人平生嗜赌,最出格的是,他曾在一夜之间输掉了一万银子外加一座田庄。

  终于,在他彻夜聚赌又输了八千银子之后,第二日便被父亲赶出了江家。

  从此,凡是哪家的孩子挨揍,母亲心痛出面阻拦时,那位父亲便会举着棍子瞪眼大吼:你没看见那个江湖吗!

  于是,多数母亲都会忍痛放开儿子退到一旁.

  话说江湖本人,从贵公子变成落魄少年,那些所谓的“朋友”自然无人肯再搭理他,一见他去都纷纷关门,面对周围众人的鄙视嘲笑,他也不生气,成天厚着脸皮笑嘻嘻地四处蹭吃蹭喝。

  这样的人,居然没有被饿死。

  都说“□无情,戏子无义”,这种时候,唯一没丢下他的,偏偏就是妓院那些姑娘们。或许是他长相俊美,她们不忍看他饿死,偶尔会倒帖点私房钱给他使用,而这些钱大多都被他拿去赌输掉了,当然也有赢的时候,甚至还赢过上百两,若是常人省着花也能过个一两年,可惜此人虽好赌,却并不爱钱,心血来潮随手便丢给妓院老鸨,自己仍旧饱一顿饿一顿,夜里住在城外破庙,不过这样一来,老鸨也就不来多管他和姑娘们的闲事了。

  大男人靠□养,所有人都在私下笑话,这小子在某些事情上还“有些用”.

  然而,就在人们几乎已忘记他是江家人的时候,江家偏偏出了大事。

  一夜之间,江家上下一百四十二口竟全被杀死!

  听前去调查的捕快们说,现场惨不忍睹,大大小小所有尸体,包括江湖的亲生父母,连一个下人都没漏掉,统统都被堆在院子里,流出来的血几乎将院子的地面都淹没了,而且,他们生前似乎都受过极为残酷的对待,好象是被人逼供。

  此事成为江湖上有史以来最大的血案。

  江家个个都是顶尖高手,而且从商多年,少有仇人,怎会突遭毒手?

  人们马上想到了一件事。

  果然,衙门派人搜遍了江家,几乎掘地三尺,也没有发现传说中的“异宝”和江家祖传秘籍“白日惊风剑”谱,这件案子被定为杀人劫财。

  当时,江湖正躺在花魁云娇娇的床上。据说听到这个噩耗之后,他先是莫名其妙,摸着脑袋想了半日,突然大惊失色,跳起来第一句话就是:家里金库的银子可还在?

  这种没心没肺又没用的家伙居然叫江湖?听在耳朵里实在是个大笑话,于是人们便换掉他的名字,称之为江小湖.

  至于江家那两件宝贝究竟落到了什么地方,随着时间推移,江湖新秀四起,人们也懒得再去追究,开始关注别的事情。

  城外山中,一座天水城神秘崛起,城主是一位叫水风轻的年轻人,容貌俊美,剑法高卓,三日之内连败十几位成名人物,并在一夜之间将作恶多端的“昆山十魔”毙于剑下,从此“天水剑法”名动江湖,天水城主水风轻也成了江湖上最富传奇色彩的人物,见过他的人不少,但也不多,几乎无人能与他结交;

  如果说用“传奇”二字来形容水风轻,另外一个人则要用“神秘”了,那就是千手教刚即位的新教主。

  千手教,千只手,教里没有千手观音,却绝对有千只手也拿不完的宝贝,倘若你知道他们的行当,就绝不会惊讶了,打个比方,你在街上走着走着钱袋突然不见,那肯定是碰上了他们的同行。当然,千手教并非普通“三只手”就能进去,进去的人必定都身怀绝技,除了偷,轻功暗器毒药无所不能,他们犯案无数,非奇珍异宝不下手,而一件宝贝只要对了他们的眼,皇宫大内他们也敢闯,据说有一次,教中两位堂主比试身手,题目就是谁先偷到皇帝随身携带的九龙玉佩。

  “千金散尽还复来”,新教主的名字就叫金还来,自号盗仙,行踪诡秘,包括教中上下,也极少有人见过他的真面目,更别说年龄和长相了。一个人越是神秘,越容易引起人们的遐想,有人说他是个老头,有人说他是个小孩子,也有人说他是个年轻人,甚至还有人认为他不是男人,而是个美貌姑娘.

  城西有座很大的庄院。

  阳光斜斜照着大门,门楣上全是灰尘,两只门环已锈迹斑斑,朝里面望,只见庭中生着大片大片的杂草,许多陈旧的阁楼仍高高矗立,荒凉之中,隐约透着几分当年的气派。

  一个年轻人斜卧在门槛外的台阶上晒太阳。

  看他的模样,不过才二十几岁,衣裳虽然又脏又破,面上却还干净,挺直的鼻梁,飞扬的眉毛,除了肤色略有些苍白,那张脸竟生得极为俊秀。

  此刻他正闭目养神,两排密密的睫毛盖着眼睛,在阳光下颤动,一缕黑发从脸上划过,衬得脸更加白皙,如画面般细致的美。

  阶下,几个人有说有笑路过。

  “江小湖,今日哪个女人养你?”

  “不清楚,有饭吃就行了。”他懒洋洋地睁开眼,好脾气地笑。

  众人大笑。

  “好好的笑什么。”嘀咕一声,他翻过身继续睡。

  当年那件血案之后,江家的银子自是没了,江家的人也只剩了个江小湖,而江小湖偏偏又是个最没用的人,所以衙门不仅懒得花太多精神去查,反倒把土地田庄给他没收了,其他值钱点的摆设也被差役们趁乱混水摸鱼拿走。

  江小湖本人倒无所谓,幸好房子还在,虽然四壁空空,但他想,住房子里总比住破庙好吧,于是事发不到一年,他又搬回了江家。

  或许因为江家众人死不瞑目,不容这个不肖子回来,江小湖搬回江家不过三个月就出了怪事,明明头天晚上人还好好睡在房里,到第二天一大早醒来时,居然已经躺到了城外的草地上,开始他还又惊又怕病了一个多月,死也不肯回去,后来偶尔跟人打赌又跑回去住了几夜,次数多了,他便发现,除了早晨要从野外跑回来比较麻烦之外,并没什么大的危险,于是他就放心地住下了。

  当然人们都把此事归结为,江小湖再不肖也是江家子孙,那些冤魂所以不碰他,但外人还是害怕的,因此除了他自己,再没人敢进江家.

  这样潦倒的日子,在江小湖自己看来,却很满意,觉得舒适又快活。

  可惜他做梦也想不到,这种舒适的日子很快就要被迫结束了,因为用不了多久,江湖上就要传出另外一件爆炸性新闻。

  来自于他曾经的未婚妻兰大小姐。

  兰家也是武林世家,和江家是世交,江老太爷在时,这门亲事就定下了,可惜后来江小湖实在太太太没用,因此江老太爷去世之后,江家便主动提出退亲,兰家当然求之不得,谁愿意把女儿嫁给这样一个没用的家伙呢,于是两家和平解决。

  江小湖自己倒无所谓,不过少了个老婆而已,乐得自在。

  转眼数年过去,兰大小姐到了嫁人的年纪,不仅出落得楚楚动人,武功竟也不差,兰大老爷有心替她寻个好女婿,挑遍江湖新秀,终于决定将她许配给文三公子。

  笑话又开始传出来,那个没用的江小湖不但保不住名字,连老婆也保不住。

  对于此事,江小湖本人毫不在意。

  谁知那位兰大小姐却是个烈女,坚持“一女不事二夫”,在得知这门婚事后,竟离家出走,要嫁给最没用的江小湖!

  第二章丢不掉的老婆

  “小姐你真要嫁给他?”

  “当然,你猜他会不会乐疯?”

  说话声中,两个仙女般的美人款款行来,在江家大门前停下。

  从穿戴和气质上看,很显然两人是主仆关系。为首的十七八岁,黛眉丹唇,小而挺的鼻子,大大的眼睛笑起来却如同弯弯的月亮,胭脂水粉抹得恰到好处,不浓不淡,整张脸精致得无以复加,这位便是兰大老爷的掌上明珠,我们的兰大小姐。

  兰大小姐闺名心月,十四岁时便已经是江湖上有名的美人,武功也不差,据说兰家祖传的“兰心指”她已有四五成火候。

  此刻她正朝门里张望,一脸不悦:“怎么没人?”

  “他好象不在。”

  “那我就在这里等,你回去吧。”

  “小姐,听说江小湖很没用。”

  “知道。”

  “小姐要是嫁给他,老爷生气,就不会管你了。”

  “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兰大小姐不满地打断她,“你没学过吗,女孩子出嫁从夫,今后就要跟着丈夫,与娘家无关啦。”

  “可是嫁了人就要靠丈夫养,他养得起小姐么?”丫头担心地朝门里望,兰大小姐在家一向是娇生惯养,吃穿用都讲究得很,胭脂非京城宝昌斋不用,衣裳非江南绮云庄不穿,江小湖这个没用的小子显然不像是个能赚钱养老婆的人。

  “这……”提到实际问题,兰大小姐也为难了,不过不要紧,很快她就有了主意,笑眯眯地摸出几锭银子,“我悄悄带了些银子出来,有了本钱,我们可以自己赚。”

  “那就好。”

  “你快走吧。”.

  于是我们的兰大小姐送走了丫头,高高兴兴地站在门前等夫君,谁知这一等就是半天,直到太阳下山时,她终于撑不住了。

  进去?听说里面经常闹鬼呢,虽然兰大小姐向来是不信鬼的,可一个人进去多少有点心虚,再说自己还没见到夫君,私自进门不太好吧?看看那满是灰尘的台阶,她皱了皱眉,平日在家,要坐都有人先摆好凳子,如今堂堂兰家大小姐怎能不顾形象坐在脏兮兮的台阶上?

  权衡之下,兰大小姐咬咬牙,决定还是站着等。

  渐渐的,太阳下山啦。

  面子终究抵不过脚上的酸疼,兰大小姐狠了狠心,拿出块洁白如雪的手帕垫在台阶上,小心翼翼地坐下,一边揉腿,一边想着如何与未来夫君相见。

  听小姨娘说,男人都喜欢温柔贤惠的女人,见了他是不是该温柔点儿?

  等待的过程既紧张又令人遐想.

  说起江小湖,兰心月曾经见过一面,还是当初江老太爷过大寿,她随兰大老爷一起过去拜寿时看见的,那年她才八岁,江小湖十三四岁。

  那次相见让她终身难忘,因为当时江小湖恶劣的本质已开始体现出来了,所有人都提醒要离他远些,偏偏兰心月具有挑战精神,非要跑去找那个俊秀的小少年玩,结果当然是被江小湖花言巧语骗去赌钱,不仅输光了银子首饰,还被丢到池塘里抓金鱼,不抓上二十条不许上来,可怜的兰心月被逼着边哭边抓鱼,待下人发现时,风光体面的大小姐已经浑身湿透,满腿泥泞,面子丢光。

  听说第二日江小湖挨了一顿好打。

  那次他一定被打得不轻,太解气了!兰大小姐幸灾乐祸地想。

  事情过了这么多年,江小湖的长相已渐渐模糊,不过当日他被江老爷气冲冲带走时,回头看着她的那一笑,兰大小姐却始终记得——俊秀的小脸迎着阳光,灿烂的笑容就像阳光一样温暖和煦,完全吸引了她的注意力,那个笑容,给人的印象比实际相貌更深刻。

  其实他笑起来真的很好看,兰大小姐红了脸。

  不知他现在长成什么样子了?小时候不丑,长大后应该不会太难看吧?虽说“妻不嫌夫丑”,但太丑的丈夫还是很让女孩子失望的。

  兰大小姐决定不再多想,因为想也没用,不过能肯定的是,现在的她绝不会再被江小湖丢进池子,因为她会武功,而江小湖却是个最没用的人.

  思考中,时间总会比平时过得快些。

  天色暗下来。

  江小湖怎么还不回来?兰大小姐开始着急了,站起来四处张望,当初明明叫丫头给他捎过口信说自己要来,他还不高高兴兴等着迎接,怎的这样怠慢?

  伸手摸摸脸蛋,兰大小姐忐忑不安,凡是见过她的人没有不夸的,她长得应该不丑吧,如今江小湖不过是个连吃饭都成问题的落魄公子,白送一个美人给他做老婆,怎么会嫌弃?

  难道他搬家了?

  正在兰大小姐一筹莫展的时候,旁边有人路过,她赶紧上前叫住.

  “你知道江小湖在哪儿吗?”

  莫名被一个美貌姑娘拦住,那人眯起眼:“姑娘是……”

  “我是他老婆。”

  “老婆?”那人的眼睛马上瞪得比铜铃还大,仿佛听见了天底下最大的笑话,好半天才合拢下巴,惊疑地确认,“江小湖?你是江小湖的老婆?”

  “对啊。”

  那人愣了半日,猛然爆发出一阵大笑,笑得几乎喘不过气,拿手指着她:“姑……姑娘你不是在说笑吧?”

  “谁跟你说笑了?”兰大小姐生气,“你知道他在哪儿?”

  她的确不像说笑的模样,那人慢慢止住笑,上下打量她几遍,接着转转眼睛,堆上笑容:“姑娘怎么会嫁给那个没用的小子,跟着他连饭都吃不饱,你就不怕被饿死?不如跟我回去……”

  兰大小姐又惊又气:“我是江小湖的老婆!”

  “那小子没用,你若肯跟我走,他也不敢怎样。”那人笑着就要用手捏她的脸。

  从未有人敢这样轻薄,兰大小姐哪里忍得下,顿时柳眉倒竖,将脸一偏躲开,抬手“啪啪啪”迅速扇了此人十几个耳光,然后揪住他的衣襟,扭过他的手臂:“你再说一遍!”

  穴道被制,脸上红肿,那人疼得惨叫:“哎哟哎哟,不敢了,不敢……”

  “江小湖在哪里?”

  “好象在拥翠楼的环姑娘那儿。”

  拥翠楼?兰大小姐记下这个名字,冷哼一声,顺手丢开那人,弯腰拾起台阶上的帕子擦擦手,丢掉,接着以无比优雅的姿势拢了拢鬓边发丝,款款朝外头大街上走去。

  那人原本惊魂未定,此刻瞧着这背影,又傻了眼。

  这大方可人的模样和刚才那个泼妇简直判若两人,真是人不可貌相,这柔柔弱弱的小姑娘原来是只母老虎,看来,江小湖那小子的运气也未必真有自己想的那么好.

  “妓院?”被周围数道暧昧的目光盯着,兰大小姐终于弄清了这两个字的含义,脸上火辣辣的。

  望着拥翠楼的大门,她简直连肺都要被气炸了,好你个江小湖,平白得个漂亮老婆,这种事别人高兴都来不及,你不欢欢喜喜跪在门前迎接不说,居然还有心情跑到这种地方去!

  要嫁给这种人?兰大小姐忍住气,抬脚就往里面走。

  厅上脂粉气冲天,香味腻得让人反胃,旁边还设着几桌赌局,许多人头密密麻麻凑在一处,兰大小姐心里不停地嘀咕,赶紧拿衣袖掩着鼻子和脸,努力不让自己晕过去。

  终于,她拉住一个丫头,小声问:“江小湖呢?”

  “江小湖?”丫头惊讶地看了她几眼,扭脸朝旁边赌桌叫了一声,“江小湖,江小湖,有人找你。”

  “谁啊。”伴随着懒洋洋的声音,有人抬起头.

  身上的衣裳虽然破旧,但见过的人都不得不承认,那张脸长得实在不错,眉毛,鼻子,嘴唇,无一处不美,只有那双眼睛总是没睡醒的样子,毫无神采。

  兰大小姐很满意,想到今后不必天天看丑八怪,她心情好了不少,可接下来却又发现了另一件事:他此时正搂着个美人,还当众摆出一脸若无其事的样子,分明就是不把自己放在眼底嘛!

  袖中拳头悄悄握起,她努力作出最迷人的笑容:“江小湖,还不快跟我回去啦!”

  江小湖莫名其妙:“回哪?”

  “当然是回家了。”

  “我做什么要跟你回家?”他更摸不着头脑,“你是谁?”

  “我叫兰心月。”

  “兰心月……”江小湖歪着脑袋想了半日,终于记起了这个名字,奇怪,“兰大小姐找我做什么?”

  找你做什么?兰心月忍住气,垂下眼帘,作出羞涩的模样:“你忘了,我们曾有婚约,如今我来找你,做你老婆啦。”

  “老婆?”包括江小湖在内,所有人都张大嘴巴。

  没用的江小湖居然捡了个这么漂亮的老婆!在场的男人们都气愤了,这美人空长了副好皮囊,却和江小湖一样没长脑子!.

  “江小湖?”

  “啊,”江小湖回过神,看看怀里的美人,又看着她,结结巴巴道,“这这……我们不是退婚了吗?我不会娶你的。”

  这穷小子竟然不肯娶?兰心月脸上再也挂不住了,既羞且气:“可我是你的老婆。”

  江小湖连连摆手:“不算数不算数,这亲事早就退了。”

  “谁说退了?”兰心月顾不得面子,拔下头上的金簪,走到他跟前,振振有辞,“这是当年你们家的聘礼,你看看,上面可有你们江家的记号。”

  此话一出,众人都大叹,这美人疯了,追着要嫁给一个没用的小子!.

  瞧着那金簪,江小湖一愣,疑惑地接过来,仔细看了看,放到嘴里咬了咬,确定之后不由眉开眼笑:“既是我们家的,那我就拿回来,你快些走吧。”

  说完,他顺手将簪子放到袖中,看看左右赌友:“是真金的,待我拿它去换几两银子,咱们今日赌到天亮。”

  “什么?”兰大小姐忍不住嚷起来,“你居然要当了它,叫我回去?我可是你老婆!”

  “现在不是了,”江小湖搂紧怀中美人,解释,“我没钱养你。”

  “我有。”

  “可我不要老婆。”

  “为什么?”

  “为什么?”他认真地想了想,乐,“没老婆的话,想睡哪里就睡哪里,想赌就赌,想找姑娘就找姑娘……”

  “你!”兰心月快吐血。

  “知道了就快走吧,”他不耐烦地挥手,将注意力转回赌桌上,“接着来接着来,开了几点?”.

  有了本钱,他变得兴高采烈,兰心月却气得怔在旁边,浑身发抖,美目圆睁——其实这个人离她想象的夫君的确相差太大了点儿,不嫁也没什么可惜,顶多回去被爹爹骂几句,只是堂堂兰大小姐竟被一个最没用的穷小子拒绝,传出江湖岂不成了笑话!再加上他的视若无睹,更让她受不了。

  她直直地瞪了江小湖半晌,突然纤手一挥,还没待众人反应过来,她已经揪起江小湖的衣领就往外拖,口里恨恨道:“反正今日你要跟我回去,不走也得走!”

  江小湖吓一跳,挣扎:“喂,做什么……”

  “哼!”

  “我不要这么凶的女人!”

  “哼!”

  江小湖的个子并不小,想不到被这柔弱的女子抓住,竟半点也挣脱不了,于是众人眼睁睁地瞧着他被拖出门去了。

  门外依稀传来惨叫声。

  “……哇哇……我才不要这样的老婆,一点也不温柔,我不要母老虎,哇……”

无忧书城 > 网络小说 > 落月江湖 > 第1——2章
回目录:《落月江湖》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第四卷:斗将军作者:无罪 2龙族4 奥丁之渊作者:江南 3斗罗大陆作者:唐家三少 4第四篇 生命涅盘作者:我吃西红柿 5杀破狼作者:priest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