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落月江湖目录
无忧书城 > 网络小说 > 落月江湖 > 第17——18章

第17——18章

所属书籍: 落月江湖

  第十七章天水城的熟人

  那名叫陆三的瘦汉上下打量二人:“你们根本不是水城主的朋友,却知道进城的暗号,除非是千手教的人,想必你们认识金还来。”

  兰大小姐倒退两步,惊恐地望着他。

  “明知我们水城主与金还来有仇,你们还敢混进天水城,胆子不小!”陆三扬眉冷笑,看看四周,“而且你根本不该选在这里动手,这附近至少有三处暗哨,只要我一开口,他们必会赶来。”

  江小湖的手出乎意料没有发抖,兰大小姐也镇定了些,勉强一笑:“你不会开口。”

  “你怎么知道?”

  “因为你的武功不比我高,若真要叫人抓我们,应该在刚才我出手的时候就叫了,但你到现在都没有,看来我们是可以商量的。”

  陆三瞧了她片刻,拍手赞赏:“聪明!聪明!”

  能商量就好,兰大小姐松了口气:“你也不简单,说吧,什么条件。”

  “没有条件,只要你们回答我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

  陆三正色:“你们既是金还来那边的人,又找我们水城主做什么?”虽是在问她,眼睛却看着一旁的江小湖。

  江小湖苦笑不语。

  兰大小姐狐疑:“这个问题很重要?”

  陆三冷哼一声:“当然重要,你们擅入天水城求见水城主,我总该知道你们究竟有无恶意,是敌是友。”

  其实见水风轻本就是个意外,告诉他也没什么,可兰大小姐总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从上到下细细打量他半日,突然眼睛一亮,心中惊惧消失得无影无踪,反倒“噗嗤”一声笑出来:“这么说,只要我肯告诉你,你就会放了我们?”

  “当然。”

  “这交易好象很合算。”

  “你该知道,识时务为俊杰。”

  “我知道。”

  “说。”

  “我不告诉你。”.

  万万没想到她会拒绝,陆三愣住,半晌沉下脸:“原本有心放你们一马,想不到你竟不识抬举,那我也只好叫人了。”

  兰大小姐笑得更愉快:“你叫吧。”

  见她不吃这套,陆三转转眼珠:“想必你们还不清楚天水城是怎样对待奸细的……”

  “的确不清楚,”兰大小姐毫不犹豫打断他,拉拉身旁的江小湖,冲他眨眼,“但我知道,要是我们被抓住,一定会供出更大的奸细。”

  江小湖终于笑起来:“老婆聪明。”

  陆三不动声色:“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我只是奇怪,若水风轻知道城里来了千手教的人,你说他会怎么对待?”兰大小姐两眼弯弯,伸手指着陆三,一字一顿,“邱、灵、灵!”.

  瘦汉陆三瞪了她许久,终于跺跺脚,伸手从脸上抓下张面具,顿时,满脸的胡子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光洁的脸蛋,一对乌溜溜的眼珠俏皮可爱,竟是当初的黑衣女子。

  她咬咬唇,恨声道:“我的易容术在教里最高明,你怎么看出来的!”

  “男人不会有这么好看的头发,”兰大小姐笑着指指她的头,然后又指指她的脚,“也不会同时穿两双鞋。”

  头发虽然高高束在头顶,却是乌黑油亮,脚上蹬着双硕大的牛皮靴,与普通男人一般无二,然而只要留神察看,就会发现那靴口上隐约露出的几道金边,若是别人也不会太注意,但兰大小姐却知道,那双牛皮靴里面必定还穿了双黑底描金靴,一个大男人,脚总不能显得太小。

  邱灵灵低头,蹙眉抱怨:“两双鞋重死了!”

  江小湖看着她手里的面具,摇头:“若是叫老金见到你这胡子八叉的模样,必定会吓死。”

  邱灵灵撇嘴:“那有什么,他还扮过女人呢!”

  此话一出,江小湖与兰大小姐皆目瞪口呆.

  江小湖大笑:“你,你说老金他扮过女人?”

  发现说漏嘴,邱灵灵顿时慌了,摇头又摆手:“没有啦,我说着玩的。”

  兰大小姐笑得喘不过气,配合地点头:“我知道,他没有。”

  邱灵灵越发着急:“喂,我什么都没说,你们别乱讲!”

  “对,你什么也没说,是我自己想的,”江小湖拼命忍住笑,装模作样想了想,“老金那张脸,扮女人一定很好看,就是个头大了些。”

  兰大小姐不同意:“那张脸若是女人,才不好看。”

  “不对,好看!”

  “难看!”

  二人争执不下,同时转向邱灵灵。

  邱灵灵转转眼珠,倒背着手,像模像样地踱了几步:“这事只有我和他知道,告诉你们也无妨,但你们不许跟他讲。”

  江小湖摸摸下巴,为难:“不行,那小子总是消遣我,如今遇上这么好的把柄,不笑话笑话他,实在不解气。”

  邱灵灵赌气:“那我不说了。”

  “不说也可以,但若是你们教主知道他扮女人的事被传出来……”兰大小姐板起脸,学着金还来的模样,双手抱胸,“本教主治你的罪。”

  邱灵灵气:“那你们想怎样?”

  江小湖爽快:“不怎样,你替他还我那一百万赌债吧。”

  “一百万?”邱灵灵与兰大小姐同时倒吸一口凉气。

  江小湖愁眉苦脸地解释:“我最近太穷了,只好去找那家伙打赌,结果他运气不好输了一百万,我虽然只是个穷小子,却也知道‘愿赌服输’四个字,哪里想到堂堂千手教教主竟会赖帐,连一百万也输不起。”

  邱灵灵故作吃惊:“他赖你的帐?”一百万啊,怪不得他会赖。

  江小湖叹气:“那家伙是赖帐行家,一提赌帐就跑,所以我决定找他老婆讨。”

  金还来老婆这个身份让邱灵灵很是开心,想了想道:“他的钱我当然可以拿,不过方才的事你们不许告诉他。”

  “好。”夫妻二人异口同声答应。

  兰大小姐加上一句:“先说他扮女人的事。”

  邱灵灵眨眨眼,忍不住笑起来:“说起这事,还是当初老教主在的时候,他老人家叫我们去偷百里英的火蟾,又不许惊动旁人,你知道百里英那个人行事很谨慎的,金还来只好扮女人去,结果百里英一见他就吐了,他就趁乱,便宜得手啦。”

  江小湖与兰大小姐既好笑又震惊。

  “火蟾那件案子名震江湖,原来是他做的,”兰大小姐笑弯了腰:“都说百里英是栽在一个绝世美人手上,想不到内中竟是这个缘故,怪不得百里英死也不肯再提。”

  江小湖点头:“看来千手教新教主是姑娘的消息,也是从那件事传出来的。”说完他又叹气:“扮女人……原来老金还有这个癖好,他倒从未跟我提过。”

  “不是这样的,他才不想扮女人!”邱灵灵分辩,“他只不过为了……”

  说到这里她陡然停住,垂首,痴痴地看着自己的脚尖,神色似喜似悲.

  见她这副模样,兰大小姐错愕。

  江小湖咳嗽,移开话题:“你怎的跑这里来,老金知不知道?”

  邱灵灵抬脸,恢复了神气,一脸不在乎:“听说天水城的金秋会很热闹,我就顺便混进来玩玩啦。”

  兰大小姐紧张:“如此,你该扮成百姓才对。”

  “不会有人发现的,”邱灵灵晃晃手上的面具,得意,“我的易容术很厉害,假扮那个陆三好几天,都没人认出我来。”

  江小湖苦笑:“邱祖宗,你若真那么厉害,又怎会被我们认出来?要是你落到水风轻手里,事情就有点麻烦了。”

  “不会的,”邱灵灵重新戴好面具,转身要走,“你们仔细些,我先回去啦,明日金秋会完了记得来找我,我知道出城的法子。”

  兰大小姐拉住她:“那个大哥问起来,你怎么交代?”

  邱灵灵眼珠一转:“我就说你们被水城主留下参加金秋会了,放心,那只是个小小分舵,不会有胆子追查的。”

  “也好,”兰大小姐放手,“你要当心。”

  “放心啦。”.

  目送她去远,二人回过神,兰大小姐看看江小湖,突然一笑:“她很喜欢金教主。”

  江小湖点头:“不错。”

  “人人都知道,金教主偷了水风轻的千年暖玉杯,二人结的仇不小,她肯定是见我们进城找水风轻,害怕我们要出卖金教主,所以才故意试探我们。”

  江小湖笑:“老婆你怪她?”

  兰大小姐摇头:“若是换成我们,也会这么怀疑的,金教主是你的朋友,她能替你维护是好事,有什么不对。”

  江小湖抱住她:“老婆真懂事。”

  兰大小姐瞪他一眼,好奇:“金教主喜欢她么?”

  江小湖叹了口气,不答:“老婆喜欢我就好,天快黑了,我们还是快找个客栈吧。”.

  回到城里大街上,天色已近黄昏,二人随便找了家客栈,掌柜的很和气,听说二人只要一个房间,便知道是对夫妻了,立即吩咐小二安排房间,一边与二人搭讪说话。

  “两位是来看金秋会的吧?”

  “是啊。”

  “这回来的人多,热闹得很,两位不妨先安心在小店住一夜再说,”掌柜推开算盘,很快找准重点人物,笑看兰大小姐,“如今天色已晚,不知两位可要用些酒饭?”

  兰大小姐倚在柜台上,口里答应着,又想起一事:“老伯,除了水城主下帖请的客人,天水城里都是自己人,客栈开着有生意么?”

  掌柜笑道:“姑娘是头一回来吧?城里外人多了,都是做生意的,只不过他们的底细都记在那里,出去也不敢乱讲的。”

  兰大小姐恍然,看来天水城并不似传说中那般与世隔绝。

  江小湖碰碰她:“老婆,我饿了,我们先吃饭吧。”

  兰大小姐刚要点头,门外突然响起一阵欢呼声.

  “水城主回城了!”

  “真的?”

  “他的车才进城,去看看!”

  人们纷纷从四面八方奔出来,男的女的老的少的,如潮水般涌过门前,兰大小姐也兴奋了,拉起江小湖就要跑:“快去看看,水城主回来啦!”

  江小湖不动。

  兰大小姐奇怪:“你怎么了?”

  江小湖可怜巴巴地望着她:“老婆不去好不好?”

  兰大小姐迟疑:“听说水城主的武功很厉害,我想去瞧瞧。”

  “你是我老婆,不该看别的男人。”

  “谁说的!”

  “出嫁从夫,老婆不是看过书吗。”

  兰大小姐无话可说,看了看夫君,又望望门外,终究还是敌不过外头水风轻的诱惑,于是轻声安慰他:“小湖你别生气,我只看一眼就回来的,就一眼,你在这里等我。”

  说完放开他的手就跑了.

  眼见老婆丢下自己跑出门,江小湖郁闷不已,独自坐到桌边,对着一桌子酒菜发愁。

  掌柜亲眼目睹这一场面,无限同情,出言提醒他:“年轻人,老婆是要管的,不是求的。”

  江小湖唉声叹气:“我倒想管得很,可是管不了。”

  “她不听话,那就该打。”

  “我打不过她。”

  掌柜上下打量他,一副见鬼的模样:“亏你长这么大个子,怎的连女人也打不过?这女人哪,是不打不听话,想当年我老人家年轻的时候……”

  “年轻的时候怎么了?”一声巨响,一只铜盆砸到柜台上。

  瞧着旁边的老婆子,掌柜的脸顿时煞白,说话也结巴了:“这……这个……”

  “还有脸说当年,当年你是如何甜言蜜语哄我的,我总是瞎了眼才答应嫁给你,没过上几天好日子不说,如今你是越发不把我放在眼里了,我还活着做什么,索性一起死算了!”老婆子越说越伤心,揪着他哭闹扭打起来,还不停地拿脑袋朝他身上撞。

  掌柜急得冒汗,口里一边安慰,手上一边招架,脚下一边往楼上溜。

  江小湖看得瞠目结舌。

  “你看看,老婆是打不得的,除非你想被老婆打。”耳畔响起娇笑声。

  “兰心落!”.

  有一种女人无论穿什么都不会难看,兰心落正是这样的女人,今天她换了件洁白的衣裳,白得像雪,雪一般的冰清玉洁,当初的妖冶美艳荡然无存。

  江小湖张大嘴巴,不可置信地望着她。

  兰心落毫不在意,轻拢秀发,在他的左手边坐下,看着桌上酒菜:“你那个老婆已经走了,这些酒菜再不吃,就凉了。”

  江小湖缓过神:“她会回来的。”

  “你倒很相信她。”

  “她是我老婆,对我很好。”

  “你却不记得我是谁。”

  “你是她妹妹。”

  “是不是觉得我很不堪?”出乎意料,兰心落没有像往常那般纠缠,只看了他一眼,眼波依旧风情万种,却隐约透着几分黯然,“我是经常勾引男人,但从未真的跟他们……”

  江小湖看着她,不语。

  “你以为我很喜欢这样?”她垂下眼帘,轻声道,“我有我的苦衷,将来你就会知道,我也只是受制于人罢了。”

  江小湖吃了一惊:“是谁那么大胆子?”

  兰心落没有回答,沉默片刻,忽然抬脸望着门外:“不想死的话,就不要什么事都告诉她,这句话你记好了。”

  江小湖愕然半日,露出惶恐之色:“这事兰大老爷不知道?”

  “若非为了爹爹,我又何必如此,”她摇头,“这次水城主下帖请爹爹,爹爹将帖子让给了我,想不到你也来了,如今江家只剩下了你,就更该多留意身边的人才对,你须记着我的话,我是绝不会害你的。”

  江小湖一脸不信:“老婆她对我很好,我为什么要信你?”

  兰心落莞尔,美丽的眼睛直直地看着他,格外的明亮坚定:“因为我相信,你绝对不像传说中那么没用。”

  说完,她自行起身离去,留下江小湖在桌旁发呆。

  第十八章痴情人的罪恶

  话说我们的兰大小姐随着人流跑了几条街,终于看见一扇高高大大的城门,竟是座内城,在蒙蒙的暮色中显得格外庄严,城门口有几个守卫,一色的青衣,束着白腰带,看来水风轻就住在这里面。

  可惜就在此时,人潮却又往回涌了。

  兰大小姐奇怪,顺手拉住一个人问:“怎的回去了,水城主呢?”

  那人垂头丧气:“水城主早进去了,明晚金秋会再看吧。”

  兰大小姐永远记得那次大街上水风轻遇刺的事,那不俗的排场,那杀人无声的手段,无一不让少女倾慕,何况水风轻在传说中也算美男子,如今听说他已经进去了,兰大小姐失望得不得了,但也没别的法子,只得恋恋不舍地望望内城,准备回客栈找江小湖。

  刚走出没几步,她突然想起什么,眼睛一亮,悄悄走到墙根下,左右看了看,见无人注意,立即飞身掠起,直向河边奔去.

  河畔是茂密的树林和草丛,还有大片的芦苇,水流无声,缓缓从芦叶下淌过,一切皆被笼罩在苍茫的暮色中,静谧而优美;另一岸则是宽广的田地,由于地处南方,其间种的多是水稻,叶穗半黄,稻香扑鼻。

  一路投石试探,兰大小姐很容易就避开了暗哨,借着草丛树叶的掩护,她边走边仔细察看,秀眉却越皱越紧,神色也越来越好奇——既然是坐船来的,说明进天水城只有水路,但沿河走了这么久,却没发现任何异常之处,天水城的入口到底在哪里?

  难道在这条河的源头?

  顺着河畔逆流而行,不到一盏茶的工夫,兰大小姐突然停下来,不对,自船下沉后,没多久就进了天水城,说明路程并不远,又怎会在河的源头!

  想到这,她立即转身往回走。

  岸边的每处地方几乎都被查遍了,还是没有半点发现,兰大小姐颇为灰心,天水城机关果然精妙无比,看来出路是寻不到了,明天金秋会结束,只好找邱灵灵带路溜出去。

  天已将黑,她决定放弃查探回客栈。

  不远处,一道黑影迅速闪入旁边树林.

  虽然只是眨眼间的事,却没有逃过兰大小姐的眼睛,她暗暗吃惊,想不到竟会在这里遇上高手,现在离开是不可能了。

  于是她蹲下身,小心翼翼移至林边,伏在草丛里,扒开眼前枝叶想要看个究竟。

  借着昏暗的光线,她终于看清了林中的情景,那是一个女人和一个男人。

  女人身量娇小,大约二十多岁,细眉凤目,黑发如云,没有任何金银首饰点缀,却是风韵天成,脂粉未施,白妆素缟,发间还别着朵白色绢花,更衬得她柔弱入骨,楚楚可怜,然而这身装扮同时也召示了她的身份,竟是个年轻寡妇。

  相比之下,男人就显得格外高大,一身玄色衣袍,英武挺拔,此刻他正背对女人,那张脸则恰恰也正对着兰大小姐。

  那是一张冰冷的脸,年轻,也很吸引人。鼻挺眉扬,轮廓分明,美得硬朗,却冷得没有任何表情,连眼睛里也不带一丝波澜,仿佛一块坚硬的冰。

  一个寡妇和一个男人,天色这么晚,他们在这树林里……幽会?说书故事里的情节活生生出现在面前,兰大小姐顿觉脸红耳热,慌忙闭上眼。

  待她再睁开眼睛时,女人开口说话了。

  “你还是不肯看我一眼?”声音低低的,似在啜泣.

  男人不答,却抿紧了唇。

  女人流泪,从后面抱住他的腰:“我知道,这事是我做错了,但那也都是因为你,这次我好容易才求父亲带我进这里来,为的只是见你一面,你竟连看我一眼也不肯么?”

  男人纹丝不动,任她抱着,如同一块磐石:“吴夫人自重。”

  “吴夫人?你叫我吴夫人!你根本就不喜欢她,为何到现在还要拒绝我?”女人似哭似笑,抱紧他喃喃道,“她不在,你便可以娶我了,今后我什么都听你的……”

  “不论如何她都是我妻子,”男人打断她,很容易便挣脱她的手,侧过身,“活着的时候,是我愧对她,纵然……今后我也绝不会再负她。”

  “不!”女人转到他面前,仰脸望着那双冷漠的眼睛,“你亲口说过,你只喜欢小如,你会娶小如,你都忘了么?”

  男人沉默片刻,缓缓道:“你已不是当初的小如,当初的小如也绝不会做这种事。”

  女人双肩颤动,伏在他胸前哭道:“我知道我做错了,但我是喜欢你的,你也喜欢我,就不肯原谅我这一次么?”

  男人双眸微闭:“天色不早,夫人请回吧。”

  “那你当初为何还要帮我,你根本一直都没忘记我,对不对?”女人紧紧抓住他的手,“你喜欢的是我,你只是觉得有愧于她,所以迟迟不肯提出来,但她不在了,你还是不肯么?”

  “她是个好女人,我已负她太多,”男人叹息,声音陡然冷下来,“今后你最好别在我面前出现,否则休怪我不念旧情。”

  “你真忍心这样对我?”

  真的忍心?男人没有动,视线却开始缓慢下移,就在快要落到她脸上的一刹那,又迅速离开,看向别处。

  女人却仿佛看到了希望:“你为何不敢看我,我要你看着我说话,你若真无心于我,为何他走了,你又对我那么好?”

  “我只是敬你,吴兄去了,想必你心里难过……”

  “我不要你敬我!”女人打断他,抱着他啜泣,“他去了,我以为我总算可以跟你在一起了,你说过你会永远护着我,我不要你敬我……”

  男人抬了抬手臂,面上表情终于有了一丝裂痕:“你走吧。”

  女人抬脸:“若我没做这些事,你会不会离开她?”

  男人默然。

  “你还是不肯?”

  “她是我的妻子。”

  “妻子?”女人猛地松开手,退后几步,不可置信地望了他半日,突然惨笑起来,“总算听到你的真话了,她是你的妻子!你喜欢的到底还是她,是不是早已忘了我?”

  男人不答。

  “好……好,今后我绝不会再纠缠你,你我再无干系!”笑声渐弱,女人转身,摇摇晃晃出林而去。

  男人仍站在原地,整个人仿佛一座雕像,自始至终都没看过她一眼。

  这个男人真够绝情的,兰大小姐终于发现没用的男人实在好处多多,至少,他不肯娶你的时候,你可以揍他。

  小湖真可怜啊!兰大小姐心生同情,不过下一刻她又觉得理所当然,一个最没用的男人能娶到她兰心月这样的好老婆,又漂亮又会武功,虽然凶了点,可是对他也不错啊,甚至还有那么一点点喜欢他,他实在该跪下来感谢苍天才对,有什么可怜的!

  “还想偷听?”冷笑声打破沉寂.

  兰大小姐立即回神,起身就要逃,可惜还没来得及提真气,一个人影已迅速拦在了面前,下一刻,她便再也不能动弹了。

  男人眼神锐利如剑,三根手指掐着她的玉颈,全无半点怜香惜玉的意思:“你不是天水城的人。”

  “你怎么知道。”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意识到二人武功上的差距,兰大小姐没有挣扎,故作镇定地反问。

  男人冷眼不答,手上力道又重了几分,分明是要强迫逼供。

  天色已晚,普通女孩子怎么会独自一个人跑到这僻静的野地里来,聪明人面前说假话,无异于自寻死路,大概是潜意识里觉得此人并不坏,兰大小姐不由出声哀求,说了实话:“我不是奸细,我只是想进来玩,过完金秋会就走。”

  “你如何进来的?”

  糟了!发现话中漏洞,兰大小姐冷汗直冒,一时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不说?”声音里听不出丝毫情绪,那只手却越掐越紧。

  呼吸越来越困难,兰大小姐脸涨得通红,急中生智,吃力地叫出来:“不是,我爹爹是兰辰,是他叫我来的!”

  果然,男人微愣,手上劲道一松:“兰家小姐?”

  生平第一次这么真切地感受到死亡的恐惧,兰大小姐惊魂未定,喘了口气,不停点头:“是啦,我爹爹接到你们的请贴,他老人家有事不能来,所以叫我来了。”

  男人皱眉。

  兰大小姐偷偷瞟他,委屈:“不信你去问我爹爹,我方才只是出来走走,不巧遇见你们……”

  男人倏地收回手:“听到什么最好都忘掉。”

  没有过多的警告,但那冷冷的声音却使兰大小姐无端生出几分惧意,见他似乎打算放弃追究,忙点头:“谢谢大哥,大哥叫什么名字?”

  男人看着她,不答。

  博取好感的法子很多,兰大小姐试探:“你平时肯定不是空手的吧?”

  男人双眉微抬。

  见他似乎有些兴趣,兰大小姐大胆说出自己的推测:“你的武功很高,但出手之间巧劲胜过内劲,锐气毕露,锋芒太盛,大凡拳法掌法皆以劲道雄浑,招式轻捷,气势内敛为上,你练的根本不是这路数,现下虽徒手,平时却应该是用武器的,而且必定锋锐至极,我猜不是刀,就是剑。”

  几句话的工夫,男人已经转身,看样子要离开了。

  没有意料中的赞赏,兰大小姐颇不服气:“喂,你是天水城的人?”

  没有回答。

  “你的武功好高,一定是八大水神之一吧?”水风轻是没有娶亲的,绝不会有妻子。

  还是没有回答。

  兰大小姐丝毫不灰心,想到刚才那个女人,更加奇怪:“我夫君对我很好,我也有点喜欢他了,那个姐姐好象也很喜欢你,你怎么不喜欢她?”

  他漠然:“喜欢过,很喜欢。”

  “那……你嫌弃她是寡妇?”

  “她害了我的妻子。”他冷冷看她一眼,大步走了。

  兰大小姐呆了许久才回过神,转身快步朝客栈跑,因为此刻她突然格外想念江小湖那张好脾气的笑脸.

  “小湖!”

  客栈里,江小湖规规矩矩坐在桌子旁边,面前整整齐齐摆着饭菜,见她回来顿时开心不已,伸手拉她坐下:“老婆怎的去了这么久,见到水城主了?”

  兰大小姐泄气:“没有。”

  江小湖替她夹了些菜,安慰:“明日是金秋节,总会看到他的。”

  兰大小姐想想也对,心情又好了不少,看看桌上的菜,有些奇怪:“你怎的还没吃,不饿吗?”

  江小湖老实地点头:“饿,不过等老婆回来一起吃。”

  兰大小姐呆了呆,垂首:“小湖你真好。”

  “真的?”江小湖眼睛一亮,“比水城主好吗?”

  “恩。”

  “那老婆不见他好不好?”

  兰大小姐总算明白怎么回事了,不由眨了眨眼,忍住笑,拿筷子敲他:“不行!”

  接下来这顿晚饭,江小湖吃得唉声叹气,兰大小姐的胃口却好得不得了,不时拿弯弯的眼睛瞟他,暗自发笑,心里甜滋滋的。

  终于,她忍不住出声:“小湖你放心啦,其实我……”

  话未说完,外头街上突然炸开了锅,喧哗声骤起,同时伴有急促的马蹄声,紧接着,一队人马从客栈门前飞驰而过。

  “有奸细进城了!”

  “若发现可疑人士,速速来报,赏金五百两!”.

  奸细?二人皆变色,同时扔下筷子,他们竟然发现了!

  江小湖差点跳起来:“老婆!”

  兰大小姐立即按住他的手,悄声道:“别慌,你越急,别人就越会怀疑我们的。”

  见老婆不怕,江小湖也镇定许多,小夫妻二人不动声色,再吃了几口菜,然后叫过小二结帐,这才大摇大摆跟掌柜打过招呼,走出门去看热闹。

  街头灯火通明,行人还不少,都在谈论方才的消息。

  兰大小姐有点急,悄声道:“只怕不用多久这里便要禁街搜查,金秋会看不成了,我们快去找灵灵,想法子出去。”

  江小湖正要点头,旁边传来议论声。

  “水城主抓到了一个奸细,是个女的,还是千手教的呢!”

  “他们胆子也太大了,偷了水城主的千年暖玉杯,竟然还敢混进城来,水城主岂会放过他们!”

  “大男人竟是个小姑娘化成的,千手教易容术果然高明,若无人举报,只怕都没人看出来。”

  “听说还有同伙。”

  “……”

  邱灵灵的易容术放眼江湖,足以列入前五位,若非自己和江小湖这样熟悉的人,根本不会发现,举报的人又会是谁?兰大小姐浑身发冷,呆若木鸡。

  留意身边的人?江小湖缓缓转过脸,定定地看着她,目中是掩饰不住的失望。

  兰大小姐惊得后退两步:“小湖!”

  江小湖却问出另一句话:“你的钗呢?”

  如墨的发间,那支形状古怪的金钗果然已不见踪影。

  “你……”

  “它在哪里?”

  兰大小姐咬咬唇,盯着他的眼睛:“你怀疑我?”

  “认识灵灵的人不多,”江小湖面无表情,轻抚她的秀发,“那支金钗应该在这里,如今却到何处去了?”

  兰大小姐纤手微握,有些颤抖,半晌,她垂下眼帘,迅速从怀里取出个东西丢到他身上,什么也不说,转身便走。

  瞧着手上那支熟悉的、闪着金色光泽的东西,江小湖愣了片刻,立即追上去。

  “老婆!”

无忧书城 > 网络小说 > 落月江湖 > 第17——18章
回目录:《落月江湖》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第三篇 五万年的尸体作者:我吃西红柿 2有匪作者:Priest 3三生三世枕上书番外【殇情浅】作者:殇情浅 4香蜜2香蜜沉沉烬如霜作者:电线 5黄金瞳(典当)作者:打眼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