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落月江湖目录
无忧书城 > 网络小说 > 落月江湖 > 第27——28章

第27——28章

所属书籍: 落月江湖

  第二十七章等待时机的人

  第二十七章等待时机的人

  且说兰大小姐心情复杂,想着父亲的态度,觉得惭愧,想着江小湖的误会,又觉得委屈,回到房间翻来覆去想了一夜,仍是没有主意,第二日大早刚走出房门,就看到兰心落坐在游廊转角处。

  见她出来,兰心落只是淡淡笑了下:“我早说了,你斗不过爹爹的。”

  兰大小姐若无其事:“你既这么闲,何不去陪易公子。”

  言下讽刺之意很明显,兰心落却并不生气:“我原以为我应该是喜欢他的,但昨日眼看他抱着那丫头,也不过如此,心里的不甘竟比难受更多。”

  兰大小姐道:“因为他竟然不喜欢你而喜欢一个小丫头,所以你会生气,小湖也是这样吧?”

  兰心落笑起来,居然点头承认:“不被我迷住的男人太少,我也一直想找到这样的人。”说着,她幽幽地叹了口气,透着一丝疲倦与空虚:“你看,如今终于遇上两个,我以为我会喜欢他们,想不到还是不能。”

  被太多人喜欢,却没有一个是自己喜欢的,未尝不是一种悲哀。

  兰大小姐愣了很久,放轻声音:“或许……将来会有,只要你不再这样,肯真心待他们就好。”

  兰心落往后一靠,姿态慵懒动人:“就像你和江小湖?他对你倒真心一片。”

  真心一片,得到的回报也不过是背叛而已,被戳到痛处,兰大小姐白着脸不说话,恨恨地瞪着她。

  兰心落毫不介意,起身走到她跟前,看了她半日,突然扑哧一声笑了,伸手拍拍她的小脸:“啊哟我的好姐姐,你瞪我做什么,我说的莫非是假话?”

  兰大小姐涨红了脸,迅速拂开她的手:“别动手动脚!”

  兰心落越发笑得花枝乱颤:“原来你夫君喜欢这样的,男人的眼光有时候果然怪得很。”

  兰大小姐气怔:“你……”

  不理会某人愤愤的目光,兰心落忍笑,拢拢鬓发,抬眼望天:“不早了,爹爹还有事商量,我先过去,你慢慢想法子救你的夫君吧。”

  兰大小姐心中微凉,不动声色:“爹爹已答应我不杀他了。”

  兰心落点头:“他不死,你就会安心,爹爹就不必提防你了?”

  兰大小姐镇定:“随你怎么想。”

  “不相干的事,我没那许多精神去想,”兰心落不紧不慢走了两步,忽然又停住,冒出句莫名其妙的话,“后日将有一批重要物资运到庄上,爹和易公子想必都会去清点。”

  兰大小姐不在意:“是吗。”

  “我并没说什么”。

  地牢里住着还不算太坏,有吃有喝,唯一不舒服的,就是不知道时辰,连白天晚上也分不清楚,只能根据吃饭的顿数来推测过了几天,从被抓到现在,已经三天了吧?江小湖正在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就听见铁门一声响,然后火光亮起,有人送饭来了。

  又是新的一天了。

  究竟还要过多少这样的日子?江小湖什么也不说,默默端起碗就开吃。

  吃饭的时候灯是亮着的,待送饭的人走后,江小湖立即放下那碗白米饭,迅速从怀中摸出一张叠得薄薄的纸片,这是他找了整整两天,上次吃饭时才在门边墙上的夹缝中找到的,还没来得及察看。

  纸片刚刚展开,门外忽然又有了响动,江小湖赶紧将它揉成一团揣了回去。

  门开了。

  看着进来的那个人,江小湖有片刻的惊讶,但很快就平静下来,自从她背叛他之后,这个名义上的老婆几乎就已经不存在了,想不到她如今还会单独来看他。同情?愧疚?还是来劝他说出那个秘密?

  兰大小姐也看着他发愣。

  江小湖一点也不生气,先开口:“兰大小姐有话要问?”

  往日温柔关切的目光已变得陌生,没有悲哀,没有责怪,没有憎恨,平淡无比,平淡得就像是在看一个他根本不认识的人。

  兰大小姐垂首:“小湖,快起来跟我走。”

  “走?”江小湖莫名奇妙,“去哪里?”

  “我带你出去。”

  江小湖愣了愣,看着地上的饭菜笑了:“这里很好,出去做什么?”

  兰大小姐急躁起来:“傻子,这里有什么好,不能赌钱,不能交朋友,不见天日,你难道想一辈子都被关在这里?”

  江小湖扬眉:“你不怕被兰大老爷知道?”

  兰大小姐摇头:“以后再说吧。”

  江小湖道:“出去了,我又能逃到哪里?”

  兰大小姐跺脚:“先出去再说,快走吧,外头那几个人都被我下了药,一时还醒不过来。”

  “你帮我有什么好处?”江小湖非但不动,反而靠回了墙上,闭目养神,“如今宝贝已落在你们手上,老金也已经被你们抓住,你又有什么好担心的?你看其实我几次都要告诉你那个秘密的,你却不肯听,是怀疑我会说假话?其实我的确是准备说真话的。”

  兰大小姐惊:“不是,那个秘密你说出来必定会死,我只是不想你那么早……你不相信我?”

  江小湖睁眼反问:“我该相信你?”

  背叛的事实就在眼前,兰大小姐无可辩驳,喃喃道:“我是奉爹爹之命来你身边的,但那天我并没想到金教主会来,我只是……”

  江小湖看着她。

  “无论你怎么想,这次应该相信我,”兰大小姐看看门外,心中着急,再也顾不得许多,快步过去像往常一样将他拎起来,“只要出去了,就有希望,我们可以想法子救金教主,再躲得远远的,让爹爹找不到……”

  “我们?”他打断她。

  兰大小姐拉起他的手,缓慢而坚定地点了点头:“我们走!”

  江小湖叹了口气,轻轻抚摩她的秀发,明亮的眼睛又恢复了一丝熟悉的温柔:“我该不该再信你?”

  “当然该信。”柔媚的声音。

  不知几时,兰心落竟已站在了铁门边,倚门而立,依旧柔情万种地看着江小湖,还故意眨了眨眼:“那日她用迷香不过是设计想救你,却不想爹爹他们早已知道,因此抓了那丫头,再给金教主送信,安排了那出戏,好叫你恨她,免得赔了女儿。”

  说到“赔了女儿”,她忍不住掩口轻笑。

  兰大小姐瞪她一眼,转向江小湖。

  江小湖却只是略略笑了下,点头,并不怎么激动:“灵灵呢?”

  美丽的笑容倏地冷下来,兰心落转过身,若无其事:“那丫头的性命对爹并不重要,何况还有易轻寒护着,你倒是该担心自己才对,一个时辰后,爹与易轻寒就会回来。”

  闻言,兰大小姐紧张了,拉起江小湖:“我们快走吧。”

  江小湖不说话,任她拉着往门外走,经过兰心落身边时,兰大小姐停住脚步,低声道:“谢谢你。”

  兰心落斜斜看她:“你真以为爹爹不知道?”

  兰大小姐脸色微白。

  兰心落鄙夷:“你那点心思连我都看得出来,又怎瞒得过他老人家?他早就吩咐我留意你了,今日出门时还特别嘱咐我来着,外面原本安排了十六个人的,都是高手。”

  兰大小姐镇定:“那你……”

  兰心落不再看她,笑得一脸无害:“我一直都不喜欢你,你走了,对我只有好处,我从没想过不让你离开。”

  这话说得虽不怎么好听,兰大小姐却相信是真话,于是点头:“谢谢。”

  “我只是帮自己而已,快些走吧,休要叫人看见连累我,”兰心落不耐烦,随手丢了件东西给她:“你们一走,那个秘密也就不在了,这破宝贝他老人家留着想必也没用,你们且拿去,自求多福吧。”

  接过金钗,兰大小姐大喜,又担忧:“若被爹爹知道……”

  “我没那么好心,会把这一切都推到你身上的,”兰心落漫不经心地低头,把玩着左手上的指甲,“若是运气不好被爹爹抓回来,只望你们能有点良心,明白该怎么说才好。”

  “我明白”。

  庄内的机关阵法兰大小姐已驾轻就熟,一路上拉着江小湖走得飞快,其间难免遇上巡查的黑衣人,二人小心避开,兰大小姐出其不意制住一个,扒下套衣裳让江小湖换上,终于,她带着一身黑衣打扮的江小湖混出了庄。

  踏出庄门,兰大小姐顿觉轻松,拉着江小湖往前走。

  庄子依山而建,甚是隐蔽,周围乱山起伏,落木潇潇,杂草成堆,半空中云层高远,过雁低咽,景色纵然萧条了些,但对于一个在地牢里关了好几天的人来说,实在是美得不得了,江小湖自从出了地牢之后,就一直没再开口说话,此刻更已看得入神。

  见他只顾看风景,走得极慢,兰大小姐好笑,催他:“那边我已经准备了好马,快些走啦,今后这么长的日子,有什么好景看不够?”

  江小湖突然停住脚步,凝眺远处山峦:“今后看的日子怕是不多了。”

  兰大小姐莫名:“你说什么呢?”

  江小湖道:“我只想不到,这么快就出来了。”

  “因为我知道机关啦,傻子!”兰大小姐嗔道,“心落虽然从小与我不和,但她也没那么坏……”

  “不和?我看你们都很好,”江小湖转过脸,看着她的眼睛,“你真想跟我走?”

  脸微微红了,兰大小姐没有多想,含糊地“恩”了声。

  江小湖却漠然道:“去哪里?”

  去哪里?兰大小姐也没想过这个问题:“不知道,总之我们要先找个地方躲起来,不要被爹爹他们找到才好。”

  “躲起来?”江小湖摇头,目光落到她手中的金钗上,“我能躲到哪里?”

  兰大小姐也有些黯然,将金钗递给他,苦恼:“我也不知道去哪里,好象真没地方去了。”

  “难得你们姐妹费心了,”江小湖看着那钗,轻轻叹息,“你知道,爷爷曾说这件宝贝上头有个秘密,万不得已的时候,或许可以救我的命。”

  兰大小姐点头:“我知道啊。”

  “如今我身陷虎口,宝贝也被你们发现了,老金性命未卜,灵灵也落在了易轻寒手上,”江小湖伸手接过钗看了看,忽又丢还给她,淡淡地笑,“这不正是你们等的机会么,万不得已的时候。”

  兰大小姐怔住。

  一行人缓缓从树后、山石后、草丛里走出来,将二人团团围住,多数都身着黑衣,而当先的两个人,赫然就是兰大老爷与兰心落。

  江小湖并不惊讶,转身看着兰大老爷,笑道:“兰大老爷等这个时候已经很久,想必很失望。”

  机关被识破,兰大老爷没有笑,冷冷道:“老夫的确小看了你。”

  江小湖赞同地点头,转脸看着身边白着脸的兰大小姐,目中闪过一丝失望与讥诮之色:“已经用过一次的美人计,我又怎会再上当。”

  兰大老爷道:“你如何看出来的?”

  江小湖笑道:“如此精彩的一出戏,我几乎都要上当了,可惜这中间出了点小小的破绽,方才那人根本没被点中穴道,却故意躺下了,他演戏的本事可及不上你这两个女儿。”

  兰大老爷不语。

  兰心落美目流转,轻轻叹了口气,走过来拉起兰大小姐的手,柔声安慰:“想不到他竟这么聪明,也怪不得我们。”

  声音虽美,神情虽十分关切,兰大小姐还是清晰地看见了眼底那一抹恶意的嘲笑,顿时全身如同掉进冰窟,冷意迅速向心中蔓延,她情不自禁发起抖来,又是一场算计!她又被他们利用了!

  “你放手!”她镇定地甩开兰心落的手,望着江小湖,解释,“她是故意的……”

  江小湖制止了她,他抬手摸摸她的脸,俊脸上笑容依旧那么好看,却再也找不到一丝熟悉的感觉,喃喃的声音仿佛在自言自语:“你看,你总能做出这副无辜的模样,就连背叛之后也是,我几乎都快要相信你了。”

  “你本来就该相信我,”兰大小姐抓住他的手,几乎是吼出来,“小湖,我不知道他们跟着,我根本不知道,你这笨蛋!”

  他倏地缩回手,转身就往回走:“承蒙兰大老爷教诲,我说过,今后对女人必会多些认识,还是回地牢吃闲饭去吧。”

  谁是兰大小姐

  很快,江小湖如愿以偿回到了地牢。

  火光里,兰大老爷负手而立,直直地看着他,脸色阴晴不定,苦心安排的连环计,两个女儿的配合也毫无破绽,居然在最后关头失败了,即将到手的秘密瞬间成空,江小湖太聪明,今后只怕再难骗到他,莫非自己辛苦经营谋划这么多年,那天大的秘密真的只能用来陪葬?

  他不甘心!

  沉沉的目中闪过一抹凶光,他淡淡道:“江小湖,好,你比我想象中聪明。”

  江小湖似笑非笑望着他:“你却没有我想的那么聪明,你看,你已经忍不住了。”

  兰大老爷轻哼了声:“如今你都已经看出来了,老夫也不会再顾虑许多,既然得不到,你就不要逼老夫用那些不好说的手段。”

  江小湖沉默半日,点头:“兰大老爷说过,我是聪明人。”

  “不错。”

  “你费尽心思,不就是想知道那个秘密么?”

  兰大老爷大喜:“你肯说?”

  江小湖叹气:“狗急也会跳墙,到了这种时候,我若是还不说,就真要白白被咬了。”

  兰大老爷不理会他的讽刺:“不只你,还有金还来身边那小丫头,包括你那些相好的,什么环姑娘,她们都是江孟生前为你安排的吧?你死了,所有人全都要为那个秘密陪葬。”

  江小湖苦笑:“兰大老爷的意思,与其把它带到地下,不如告诉你。”

  “不错,”兰大老爷语气中已有了愤愤之意,“老夫得不到,谁也别想得到,如今你已是自身难保,留着那秘密又能如何,何必死守着不放,宝贝自古归强者,只有强者才能保住它,才配拥有它,老夫多年来培植势力,兴建这座山庄,机关精妙,阵法足挡千军,何况天水城主将来也要称我一声岳丈,放眼江湖,除了老夫,还有谁配得到它!”

  江小湖道:“你根本不知道它是什么,真以为它有那么神,能助你称霸江湖?”

  兰大老爷傲然一笑,举起手中那支金钗,自信满满:“留下此宝,便能逐鹿武林,这是江孟亲口所说,莫非还有假不成!”

  江小湖摇头:“但凭他老人家一句话就认定,未免太轻率了,江家已经留了它十几年,非但没有称霸江湖,反倒招至灭门之祸,兰大老爷为何就不想想这个道理?”

  兰大老爷脸色微变:“那只是江家没有足够的能力,何况江孟也曾说过,时候不到。”

  江小湖更好笑了:“那件宝贝与我一同出世,祖父那次大寿时,我已有十几岁,十几年的时间还不够,莫非兰大老爷有耐心等上更久?”

  被他一语道中要害,兰大老爷忍住怒气:“老夫不听这些废话,说吧,你想要什么条件?”

  “兰大老爷爽快!”江小湖拍拍手,也不客气,“简单得很,就是你先前与我谈的那个条件,宝贝的秘密我告诉你,我可以带走一个人。”

  兰大老爷愣了愣,怒意迅速消失,反倒笑起来,看了旁边的兰大小姐一眼:“你就不怕再被老夫抓住,一样会送命?”

  江小湖道:“有机会总比没机会好。”

  兰大老爷沉吟片刻,点头:“老夫答应你,你可以带她走……”

  “不必,”江小湖打断他,“只要兰二小姐陪我一夜罢了。”说着,他又扬眉笑了笑,仿佛是在自嘲:“你的人我可再不敢要。”

  众人皆愣。

  兰大老爷意外了,看兰心落:“她?”

  兰心落面色微变:“放肆!”

  江小湖笑看兰大老爷:“你可舍得?”

  兰大老爷不答。

  兰心落很快就恢复了微笑:“你以为……”话未说完,忽觉全身无力,曼妙的身体斜斜倒在了地上。

  花容失色,她不可置信地望着兰大老爷:“爹,你不能!”

  不理会她的惊呼,兰大老爷神色平静:“老夫答应你便是。”

  兰大小姐白着脸:“爹,你……”

  兰大老爷不语。

  江小湖叹了口气,摇头:“兰大老爷早于五年前在临安秘密纳妾诞下一子,后继有人,又何惜一个女儿。”

  兰心落银牙暗咬:“江小湖!”半是怨毒半是惊恐,她实在不敢相信,自己为父亲做了那么多事,到头来却会是这样的下场。

  兰大小姐却听得发呆,转向父亲。

  兰大老爷面不改色,拍拍手,叫来几个黑衣人:“将小姐送去园西小筑。”

  知道父亲的手段,兰心落面色立刻惨白如纸,她喜欢勾引男人,却并不代表她可以随便和男人上床,这具身体从未真正属于谁,如今竟被亲生父亲当成了交易筹码,送到一个男人的床上,她心中恨极,却也明白现在处境由不得自己,既不哭喊也不哀求,目光呆滞,迷人的风韵荡然无存。

  几名黑衣人就要动手。

  兰大小姐冲上去拦住,几乎是乞求:“小湖!”

  江小湖看了她片刻,一笑:“兰大老爷似乎弄错了女儿,究竟谁才是兰二小姐,莫非你自己都不清楚?”

  兰大小姐,连同兰大老爷都呆住。

  江小湖看着地上的兰心落:“兰大小姐,我可有说错?”

  兰心落面无表情,僵硬如木头。

  兰大老爷恢复平静,缓缓道:“你知道的事,比我想象中的要多,可惜你不会武功,就算藏得再好,知道得再多,遇上事情始终逃不过。”

  江小湖点头:“我后悔得很。”

  兰大老爷道:“心落是极美的,也很聪明,知道怎么讨人喜欢。”

  “尤其是男人,”江小湖苦笑,“派她做事,想必你会更加放心。”

  “多数时候,的确是这样,”兰大老爷惋惜,“但男人的眼光有时候也很怪,特别是聪明男人,在过分的美色面前,反而未必肯说实话,因为这样的女人他们已见得太多。”

  “所以你派了另外一个,我的眼光果然差得很。”

  “你怎么看出来的?”

  江小湖道:“我并没看出来,是你女儿自己告诉我的。”

  见兰大老爷不解,他笑看地上的兰心落:“为了让我相信心月就是兰大小姐,你让她把当年我们的故事都尽数告诉了心月,但有件事她却对心月说了假话,当初爷爷大寿那日,我与她在花园赌钱,她第一次扔的并不是什么‘幺二三’,而是个‘幺二二’,你看,我的记性一向很好。”

  兰大老爷呆了很久,摇头:“我这大女儿好虽好,就是有个妒忌好强的脾气,当初我坚持要让心月去你身边,她难免有些不服气。”

  江小湖笑:“所以她才会故意将‘幺二二’说成‘幺二三’,让我怀疑心月,接着又引诱我,一心想破坏心月的计划,从那时起我便已经怀疑你了,后来想必是被你知道,警告过她,这才将计就计演出一场姐妹连环计,骗取暖玉杯和我们江家的宝贝。”

  万万想不到事情会坏在这个最聪明的女儿身上,兰大老爷冷哼一声:“这么说,你要的是心月?”

  江小湖点头:“让她陪我一夜。”

  兰大小姐,不,兰二小姐面色煞白,后退两步,怔怔地望着他,他竟然能当着她的面,说出这样的条件!因为她的背叛,他已经恨她入骨,纵然是死,也一心想要羞辱她!

  看着她失魂落魄的模样,江小湖似乎觉得有趣:“只要兰二小姐陪我一夜,明日再请她送我出庄,备上一匹快马,我自会将秘密留在庄门外的那棵树上,但兰大老爷需要保证,不能有人跟踪。”

  兰大老爷笑了:“你倒想得很周全。”

  江小湖道:“莫非兰大老爷担心我会食言,自己逃了?”

  兰大老爷摇头:“老夫只担心,你逃不了多远。”

  “明知希望不大,但人若是想活命,什么法子都会去试一试,换成别人也会这么选的,”江小湖倚墙,“就这个条件,兰大老爷可以考虑。”

  兰大老爷并不担心,一个没有武功的人会逃出他的掌握?就算那个秘密真能救江小湖一命,只要江小湖肯用出手,那更是求之不得的事。

  但他还是没有立即答应。

  犹豫许久,他摇头:“无论如何,心月终究是我女儿,这种事总要看她自己愿不愿意,何况老夫已收了水城主的聘礼……”得罪天水城主没什么好处。

  “我陪他。”兰二小姐突然开口打断他。

  兰大老爷皱眉。

  兰二小姐又看了江小湖一眼,垂首:“我陪你。”

  江小湖饶有兴味地看着她,笑容里带着三分讥诮:“为了你爹爹,你倒果真舍得,我算算,这好象是第二次了。”

  他这么认为?兰二小姐微微颤抖,若是以前,江小湖敢这么说话,她一定早就冲上去揍他了,但如今,她只是握了握拳,什么也没说,有什么好说的?他早已知道她的身份,却依旧对这个别有用心的老婆疼爱有加,可到头来她还是背叛了他,在他心里,她害了他的朋友,而且还跟着父亲屡次算计他,他恨。

  为了宝贝处心积虑多年,到头来本已绝望,难得江小湖肯松口,兰大老爷顾不得许多:“老夫答应你便是”。

  窗外夜幕已降,夜风掀起半面帘子,带来阵阵冷意,灯罩里透出昏黄的光线,十分恬淡柔和。兰二小姐独自躺在床上,默默地看着床顶发呆,全身都动弹不得,兰大老爷行事向来很谨慎。

  江小湖还在外面谈交易细节,他也很谨慎。

  兰二小姐并不在乎“陪”他,她担心的是,他明天真能逃走?父亲的手段她最清楚,他根本没有武功,无论如何都是死路一条。

  其实她是愿意陪他死的,不过她希望他能知道。

  不知什么原因,或许是风太大,桌角上的茶杯竟忽然摔落于地,发出清脆的破碎声,兰二小姐倏地醒过神,为什么要一起死!她是不信鬼怪的,人都死了他们还能剩下什么,他也听不到她解释了!她不能死,也不能让他死!

  江小湖没有武功,就算知道机关也走不出去的,自己却被点了穴不能动,怎么救他?兰二小姐勉强提起真气,想努力冲开穴道,无奈那点内力修为实在太浅,根本无济于事,她几乎绝望了。

  “兰小姐可是想出去?”一个声音响起。

  兰二小姐立即转脸。

  不过眨眼的工夫,窗边椅子上已经坐了个年轻公子,锦袍长袖垂地,气度高华,正看着她笑。

  第二十八章公子的舍与得

  第二十八章公子的舍与得

  “易公子?”兰二小姐先是惊讶,随即大喜,“有劳你帮忙解穴……”

  公子微微侧脸,打断她:“你想救江小湖出去。”

  兰二小姐承认:“是。”

  公子摇头:“兰小姐忘了,我与令尊现下是合作关系,你凭什么认为我会帮你?”

  兰二小姐毫不犹豫:“因为今晚你必须带灵灵离开,我爹爹如今已孤注一掷,明日小湖若还不肯说实话,他老人家一怒之下,必定管不了许多,或许不会为难你,灵灵却难说了,她是千手教的人,这园子机关重重,只有我才能帮你们离开。”

  公子笑,抚袖:“你以为那丫头的死活对我很重要?”

  “你喜欢她。”

  “是么。”

  “因为……”因为他看邱灵灵的眼神,那种宠溺,就和江小湖当初看她一样。兰二小姐相信自己的感觉,没有过多解释,“易公子是生意人,其实我们可以谈一笔交易。”

  公子颔首:“兰小姐请说。”

  兰二小姐道:“你替我解穴,我告诉你出庄的法子。”

  话音刚落,公子抬手,似有东西飞来,带着强劲的力道,重重击在她胸前两处穴位上,紧接着,兰二小姐浑身一轻,沉滞的真气又开始在体内流动,抬抬手,已经能动了。

  胸前衣襟上,赫然几点水渍。

  这人竟是用茶水解的穴!

  兰二小姐既吃惊又佩服,翻身下床,走过去:“易公子果然名不虚传!”

  公子微笑,起身:“时候不早,江小湖快来了。”

  来羞辱她?兰二小姐咬着唇:“心落她现在很不好。”

  “心落姑娘很美,足以征服世上男人,”公子打断她,浅笑,“她喜欢征服男人,可惜我却不喜欢被女人征服的感觉,美人无心,比任何一件东西都危险,我是生意人,不喜欢冒险,人心比世上所有美貌都值钱。”

  兰二小姐鼓起勇气:“南江北易,江家没落,易家如今不但是武林第一世家,也是江湖首富,生意做这么大还不够么?”

  公子面不改色:“没有人会嫌钱太多,江家虽垮了,那笔巨额财富与祖传绝技《白日惊风剑谱》却一直没有下落,眼红的人不少,落到谁手上都大有好处。”

  兰二小姐低头:“如此,你何不留下来,继续与我爹爹合作?”

  公子道:“做生意难免有所取舍,那笔财富虽不小,易家却并不急着要用,我就当是买了个小丫头,有舍有得。”

  兰二小姐忍不住提醒他:“可灵灵喜欢谁,易公子不知道?”

  大约是窗外夜风太凉的缘故,唇边那一丝笑竟有些冷,公子淡淡道:“原定明年初,小丫头便会嫁入易家,今后当然只会喜欢她的夫君,兰小姐以为她还会喜欢谁?”

  “她要嫁入易家?”兰二小姐惊讶之下,总算解开了心中多时的疑惑,自己并没将邱灵灵与金还来的关系告诉爹爹,爹爹却让水风轻抓了她,逼金还来前来救人,原来都是他的主意,谁也没想到,他竟是邱灵灵的未婚夫,而金还来被擒,也是如他所愿吧。

  公子皱眉,叹息:“金还来不在了,小丫头无依无靠,只怕会受人欺负,我会安排她早些嫁过去。”

  兰二小姐倒抽一口冷气:“你不怕她知道?”

  “兰小姐以为,她会知道什么?”公子转身,漂亮的桃花眼中竟是杀机骤现。

  兰二小姐惊恐,退了两步。

  公子反倒笑了:“兰小姐是聪明人,何必我提醒,知道太多对她并没有好处。”

  兰二小姐默然,且不说现在自己的身份,在邱灵灵眼里俨然就是个背叛丈夫的坏女人,说话的分量根本不能和易轻寒比,何况也曾听江小湖提起过,邱灵灵没有亲人,如今金还来已经凶多吉少,总不能再让她与唯一能保护她的人反目,至少,这个人会做出这些事,也说明他还算重视她,与其让她知道真相,再次失去喜欢她的人,无依无靠,还不如将错就错,她或许会过得很好。

  她抬脸:“易公子放心。”

  公子回身,笑看窗外黑暗:“兰小姐应该多留些心思,也好想想怎样救人出去,你我的交易还是尽快结束为妙。”

  兰二小姐点头,轻声在他耳畔说了几句。

  公子记下,也不道谢,径自出门离去。

  大小女儿都被制住穴道,江小湖没有武功,何况园内机关重重,守卫也都是高手,所以兰大老爷根本不担心他会逃,交易谈过便放心回房,等着明日的好消息了。

  江小湖走进房间,神色轻松,一个人在知道自己必死的时候,能好好享受一刻也是好的。

  兰二小姐等候已久,上去拉住他:“小湖,我们快走。”

  江小湖看着她,既无喜悦,也无半点奇怪之色。

  知道他不信任自己,兰二小姐分辩:“我没有害你,是我爹和心落他们……”

  江小湖打断她:“我没记错的话,兰二小姐今晚该陪我尽情快活的。”

  兰二小姐愣了愣,放开他:“小湖。”

  江小湖搂她入怀,伸手解她的衣带,口里笑:“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兰二小姐既肯拿身子帮你爹换那个秘密,少不得我这穷小子要好好享受……”

  “啪”的一声,俊脸被打得微微一偏。

  兰二小姐怒视他。

  江小湖摸摸脸:“打是亲,骂是爱……”

  兰二小姐再次抬手,却被他抓住。

  江小湖看看那手,淡淡道:“兰二小姐莫非是专程来扇我耳光的?”

  江小湖不再怕她了!望着那双平静陌生的眼睛,兰二小姐心中突然升起无数恐惧,江小湖是最没用的,而且最听她的话,她骂他,他会笑,她打他,他会叫老婆饶命,可如今,他竟然已经不怕她了!

  她倒退两步,垂下眼帘,轻声道:“跟我走,我带你出去。”

  江小湖诧异地看着她,仿佛看见了极好笑的事:“你?又要带我走?还是,这又是个万不得已的时候?”说到这里,他终于笑起来:“你不必再使计,兰大老爷既然舍得女儿,我说过的话自然算数,明日一早他便会知道那个秘密了。”

  “他知道以后,绝不会放过你。”

  “我知道。”

  “若是现在我们趁夜出庄,说不定把握会大些。”

  “原来兰二小姐是想救我?”江小湖恍然,摇头自嘲,“倒忘了,兰二小姐一直都很担心我。”他特意加重了“担心”两个字,其中讽刺之意明了。

  兰二小姐急了,上前抓住他的手:“我求你,跟我走。”

  江小湖不说话。

  “就相信我这一次,”大大眼睛里隐约有光华流动,“最后一次,好不好?”

  江小湖看着她的手:“就算现在走,你以为我能逃出多远?”

  不论逃出多远,我都会陪着你,兰二小姐没有回答。

  江小湖笑着勾起她的下巴,“现在我已经什么都没有,老金被抓走了,我不会武功,就算出去又能躲到哪里,兰大老爷始终有法子杀了我,不如留下来跟他女儿风流一夜,也不枉死。”

  兰二小姐脸色煞白。

  江小湖真的不喜欢她,因为他已经不怕她了,在他眼里,她就是个心如蛇蝎的坏女人,不论他对她多好,她还是会出卖他,还害了他的朋友,他宁可死,也不打算再相信她。可恶,他既然那么聪明,所有事情都猜到了,为什么就看不出来,一切都是爹爹他们设下的圈套而已,她其实是真的想救他。

  委屈又气愤,兰二小姐忍不住挥掌又要扇过去。

  江小湖不在意,反顺势拉住那手,带着她一起倒在床上:“我既已答应了兰大老爷,今夜你就要好好陪我,春宵一刻值千金……”

  望着那俊脸,兰二小姐喃喃道:“小湖,你真要这样对我?”

  江小湖俯身,将脸凑近她:“这笔交易可是要我的命,若果真不碰你,我岂不是亏大了。”

  兰二小姐急:“我……”

  温热的唇,重重的吻,带着些不耐烦。

  兰二小姐绝望,屈辱地承受,这不是第一次,那次在天水河底,他那么温柔地为她渡气,可如今不过几个月,他就在这里羞辱她了。

  “在床上,不要那么多废话。”江小湖抬脸笑,轻轻喘息,同时去扯她的衣裳。

  兰二小姐微微颤抖,忽然抬手在他颈间一拍。

  江小湖立即昏倒在她身上。

  夜沉沉,庄子周围那些乱山也看不见了,西风阵阵,秋虫声声,时而有落叶从头上飞过,不远处的灯光照着乱石杂草,整个园子更添寂寥。

  一团人影闪入假山后,身法有些笨重。

  两名守卫缓步走过。

  待二人去远,兰二小姐轻轻松了口气,擦擦额上的汗,咬牙背起江小湖,掠向前面的庄门,此刻巡查时间已过,只要出了庄,就有希望了!

  庄门处亮着数盏灯笼,兰大老爷不是疏忽的人,其他地方都有机关,这里是唯一出去的路,由十来个高手守着。

  十来个高手,一旦有动静,很快就会惊动别人。兰二小姐紧张,眼见离庄门越来越近,她倏地停住身形。

  没道理这么安静!

  山里的夜很寂寞,守卫们闲得慌,通常就会开赌局打发时间,然而此刻,只有灯影在风中摇曳,听不到半点人声,就连应该在外面站着轮值的两守卫也不见。

  难道又是爹爹设计?兰二小姐警觉,她很快找了个隐暗的角落,放下江小湖,喘息片刻,悄悄接近大门。

  门房内亮着灯。

  十来名守卫竟然被堆作了一处,有人进来也全无反应,试试还有鼻息,应该是被点了昏睡穴。

  十来个人遇袭,却连呼救的机会也没有,这只有一个可能。

  那人在一招之内制服了他们!

  谁有这么高的武功?兰二小姐既惊且喜,很快就想通了,显然是有人赶在之前逃出了庄,要瞒过爹爹的耳目,此人很明显不是庄内人,想不到一笔交易倒留了这么一条后路,当然易轻寒行这个方便完全是为了他自己。

  赶快带江小湖出去!兰二小姐正要转身,忽觉颈后一凉。

  有人发现了!

  她始终逃不出爹爹的手心,救不了小湖。

  看不清面前的东西,意识正在慢慢消失,兰二小姐喃喃道:“不要。”说出这两个字,她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梦里有凉风吹来,江小湖躺在草地上,清晨和煦的阳光照在脸上,映得那笑容温柔又灿烂。

  “江小湖,起来!”

  “我不。”

  “什么!”

  “老婆饶命!”

  兰二小姐得意,板起脸:“再不起来我揍你!”

  出乎意料,地上的江小湖没有再好脾气地求饶,他缓缓收了笑,起身:“兰二小姐就是专程来打我的么。”

  兰二小姐呆住。

  江小湖逼上前:“你是来害我的。”

  兰二小姐后退:“不是的,小湖。”

  江小湖冷冷道:“你不记得了?我已经被你爹杀了。”

  她要带江小湖走,被人发现了!兰二小姐依稀记起来,惊惶睁眼:“小湖!”

无忧书城 > 网络小说 > 落月江湖 > 第27——28章
回目录:《落月江湖》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龙族2 哀悼之翼(龙族前传)作者:江南 2第二卷:争命作者:无罪 3酒神阴阳冕作者:唐家三少 4全职高手作者:蝴蝶蓝 5苍兰诀作者:九鹭非香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