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青春治愈者(你一笑桃花荡漾)目录
无忧书城 > 青春文学 > 青春治愈者(你一笑桃花荡漾) > THEEIGHT太阳越明亮,影子就越黑暗

THEEIGHT太阳越明亮,影子就越黑暗

1。

时间一晃到了九月。

决赛的日子到了,Artinx战队不负众望地一路披荆斩棘,拿到了全国二等奖。关键是向飞白在决赛中的一个越障设计,受到了评委们的一致关注。凭着这个设计,他拿到了一个个人技术创新奖项。捷报传来的那一天,整个N大都兴奋了。

在一众牛队里突围,还是在如此短缺的经费条件下,可以说Artinx战队是爆了个冷门。咸鱼王腰杆挺直了好几天,骄傲之情溢于言表,甚至还兴奋地策划要让他们去美国参加全球性的机器人比赛。

濮罗更是兴奋,将这个结果在谷倩面前炫耀了好几天。终于有一次,谷倩发了火,扔下两个字:“幼稚。”

这两个字并没有击退濮罗想要炫耀的心情。相反,他在实验教室里提起此事,只是一副不以为然的语气:“女人嘛,都是口是心非。我觉得谷倩看到我今天有这样的成就,肯定是后悔了。”

“她的确是后悔了。”乐文栎点头称是。

“你也这么觉得?”濮罗眼睛都放光了。

乐文栎笑眯眯地插刀:“她是后悔,当时就不该认识你这么幼稚的家伙。”

“乐文栎,你现在越来越毒舌了!”濮罗本来吊儿郎当地坐在桌子上,闻言立即跳下来,“我奉劝你好好说话,我现在依然给你们提供资金的!去美国比赛非常贵,学校不大可能全部给你们报销的。”

提及此事,鹿小娴和陆曼立即收起笑容,一脸严肃地点了点头。濮罗现在身份不同,是不能得罪的金主爸爸。

“我不会去美国比赛的。”向飞白突然说。

鹿小娴心头一惊,忍不住看向向飞白。他坐在床边的桌子旁,眉目安然,眼神沉静,不像是随口在说赌气话。

“你说什么?”濮罗也以为自己听错了。

“我说,我不会去美国参加比赛的。”向飞白将桌子上的课本放进书包,站起身就往外走,“这件事,到此为止。”

乐文栎也惊呆了:“你什么意思?”

“我觉得我说得很清楚了。这件事到此为止,我不会再参加比赛了。”向飞白皱了皱眉头。

鹿小娴用目光追着他,向飞白却躲着她的目光,快速走出教室。她呆坐在座位上,心里五味杂陈。

“小娴,他到底怎么了?这次决赛结果不是很好啊,可是感觉他一直都好奇怪啊。”陆曼捅了捅鹿小娴的胳膊。

鹿小娴摇头:“我也不知道。”

其实,是否继续参加比赛并不重要。这场比赛本来就是她央求向飞白参与的,Artinx战队赢了比赛,她还以为向飞白会很开心。可是直到此时此刻,她才发现,他从来都没有真正开怀过。

甚至,她想起了最开始他说过的话,和我组队不会赢的。

还有,3D打印机事件刚暴露的那会儿,他居然脱口而出,不用给我处分,我直接退学好了。

为了这样一件事情,不至于吧?

向飞白身上,到底隐藏了什么样的秘密?

鹿小娴迷茫了,心头的那只小狼崽,发出了可怜兮兮的哼唧声。

2。

向飞白背着书包,快速下楼。直到走到一楼门口,身后才响起濮罗的喊声:“你给我等一下!”他回过身,看到濮罗就跟在自己十步开外,笑了笑:“不错嘛,知道收敛了,怕打扰同学,跟到一楼才喊我。”

“我没用‘老子’才叫真正的收敛!”濮罗压抑着怒气,搂住向飞白的肩膀往外走,“打个商量,继续参赛呗。”

向飞白摇头:“不。”

“你听我说完嘛,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濮罗拉着他拐进一处灌木丛,“你不就是觉得这支队伍不行,拖累你吗!我明白我技术渣,鹿小娴和陆曼水平跟不上,也就你和乐文栎是高手,但我有解决办法,你总不能一棍子打死,说不参赛就不参赛了吧?”

向飞白看着他,没说话。

濮罗松开他的肩膀,站到他面前,认认真真地说:“其实我早就明白战队的问题,也知道咱们这次是凭借你的力量,还有运气是真的好,咱们才闯了这么多关。现在,既然我们决定要去美国比赛,那肯定要把队伍给正规化了。你别急,我说的可不是加入什么机器人协会,咱们不跟陈昭合作。”

夏日的午后,学校里静悄悄的,树叶里的蝉鸣一声长,一声短地嘶鸣,挑逗着人们心头的烦躁。

向飞白忽然意识到他想说什么,摇头:“别说了,我真的不继续参赛了。”

“我说过,你听我说完!”濮罗只觉得头顶都要冒火,却还是耐着性子继续说,“你知道我爸有个创投公司吧?我爸这公司投过不少人工智能的项目,技术骨干那是一抓一大把。咱们要是参赛,有得天独厚的条件,你懂不懂?”

“你什么意思?”向飞白蹙眉。

“外援,大量的技术外援!咱们稍微几个技术人员过来,壮大咱们的战队,然后去美国参赛拿奖,等弄出名气之后,再让我爸投资点钱,咱们也可以弄几个AI项目玩玩,到时候……”濮罗没有继续说下去。

向飞白淡淡地说:“资本的游戏。”

“那你玩不玩?”濮罗嘿嘿一笑,“正好我爸整天嫌弃我没个正事儿干,我要是给他这么一捣鼓,他保准特乐意!说了这么多,我都羡慕你了。向飞白,你说你怎么运气这么好,碰上我这么一个金主支持你。你看,你这么年轻,还没出校门,你就能名利双收,天大的好事儿!”

向飞白低头笑了笑:“可是这个玩法有个致命的bug。”

“嗯?”

“那就是你从你爸公司找的技术外援和技术项目,这属于作弊。”

“这……也不一定是作弊啊,这只是我们得天独厚的条件,有条件为什么不利用起来?”濮罗被戳到痛处,思维和逻辑也跟着混乱起来。他上前几步,捏了捏向飞白的脸,“就比如说你,你天生长得这么帅,本来可以选择做一个中央空调,交一堆女朋友,结果你还不是只喜欢鹿小娴那个傻瓜?你真是浪费了老天爷给你的一手好牌。”

向飞白脸颊微红:“这是一回事吗?”

“这就是一回事!”濮罗恼火地说,忽然想起了什么,露出了好笑的眼神,“你不会以为,我们都看不出来你喜欢鹿小娴吧?”

“我没有喜欢她。”向飞白别过目光。

濮罗哈哈一笑:“得了吧,你最初决定参赛,不就是因为她吗?”

树上的蝉鸣,忽然高了十个分贝。

向飞白忽然心头一股燥热,莫名有些烦躁。他不自觉地就记起了昏暗的培训中心里,那个少女的眼泪。

3。

鹿小娴魂不守舍地过了两天。

在这两天里,老鹿彻底恢复了单身生活。鹿妈把自己的东西打包,并且按照离婚协议,把房子给了老鹿,但拿走了家里的二分之一的储蓄。

老鹿特意给鹿小娴打了个电话:“你妈马上就搬走了,你不来送送?”

言下之意,是以后再去看鹿妈就有外人在了,就不方便了。

鹿小娴躺在床上哼哼:“我妈行李很多吧?喊搬家公司了吗?”

“喊了,一家金牌信誉的搬家公司,绝不用精神病患当苦力,收费也挺合理。”老鹿在电话里没话找话。

“搬家的钱是你出的?”鹿小娴冷不丁地问。

老鹿有些不自在地回答:“反正是最后一次了,毕竟是我前妻,也是你妈。我说,你到底来不来?”

“不去,这点钱你都要出,没出息。”鹿小娴挂了电话。她能想象得出来,手机那端的老鹿肯定很无语,也能想象得出来,鹿妈肯定在旁边支棱着耳朵等她给出满意的答复。

就不,就要你们都失望。

鹿小娴擦了擦眼睛,气闷地将手机扔到一旁。陆曼一边撕面膜,一边抬眼看了她一眼,说:“又为你家的事生气啊?”

“你说,我妈到底是怎么想的?她是我爸的初恋,一家人和和睦睦不好吗?”鹿小娴生气。

陆曼说:“你知道我这人向来是劝分不劝和的。要我说,该离婚的就要离婚,难不成非要在一起天天吵架?那样的话,你快乐吗?”

鹿小娴不得不承认,她部分认同陆曼的观点。扪心自问,这两天她调整了下情绪,发现自己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难以接受爸妈离婚的事实。

毕竟,失去爱人的老鹿都过得生龙活虎的,她作为一个女儿,总不能一蹶不振吧?

“你这样想就对了!”陆曼朝鹿小娴竖起了大拇指,“对了,你电脑借我用用,我作个作业。”

鹿小娴把笔记本电脑从枕头底下拿给陆曼,然后下床在衣柜里翻找,打算找件漂亮的小裙子,美美地下楼去吃个饭。

因为向飞白这次得了奖,所以学校安排他在大礼堂给新生作一期报告。

然而她刚站到镜子前,还没比划明白,就听到陆曼惊叫一声:“我的天啊,出事了!”

“能出什么事?”鹿小娴不以为然。

陆曼指着电脑,结结巴巴地说:“是,是向飞白……有人在学校论坛举报向飞白作弊?”

鹿小娴大脑空白了一秒钟,反应过来后,飞快地扑到电脑前。还真的是,论坛出现了一个热帖:《八一八校园男神向飞白的大赛作弊之路》!

“什么作弊!我们要是作弊的话,还能这么艰苦啊?”鹿小娴气得狠狠拍了拍桌子。

陆曼也很气愤:“这人就是个缩头乌龟,还匿名!有本事实名举报啊!”

鹿小娴飞快地浏览了一下帖子,不由得心惊肉跳。本来她觉得这肯定是无中生有的恶作剧,没想到对方的逻辑很强大,说得有鼻子有眼,下面已经有50多个跟帖。

这个匿名者的说辞是,濮罗是临时加进来的队员,他大有来头,爸爸在创投圈名气很大,投资的几个人工智能项目里有不少技术骨干,私底下都给了向飞白战队很多技术和脑力支持。否则,向飞白一个仅仅五人的小团队,怎么可能在机器人大赛中所向披靡?

如果她不是当事人,恐怕也会被这个理由所打动。

鹿小娴顿时火起,立即噼里啪啦地回帖——

“什么乱七八糟的?如果濮罗是帮助Artinx作弊的人,那技术创新的个人奖项,为什么给了向飞白,没有给濮罗,而是给了向飞白?濮罗这个金主是不是当得太傻了?”

回完帖子,鹿小娴发现有人也跟在她后面回了帖子,也是一个匿名者:“楼主是傻子吗?看不出来这个战队多有潜力吗?看不出来自从濮罗对于Artinx战队而言是新鲜的血液吗?就知道网络上黑人,内心就不能积极阳光一些?”

这个自夸的语气,一看就知道是濮罗。

鹿小娴和陆曼对视一眼,啧啧叹息:“这个濮罗,还匿名,这语气让人一秒钟就能认出是他!”

她们正打算再回帖,电脑却发出了提示音,显示帖子已经被删除。

鹿小娴急了,刷新了一下,发现连濮罗的帖子都被删了。

好家伙,难怪这50多楼里面,全都是一边倒骂Artinx战队的,都没有人支持他们。

“这人是谁啊,这么讨厌!”陆曼气得捋袖子,“让老娘知道他是谁,绝对要盘他!”

鹿小娴却没兴趣约架,而是掏出手机,拨打了向飞白的手机号码。

嘟嘟嘟——

手机无人接听。

她再打乐文栎的手机,五秒钟后,乐文栎的声音急匆匆地传了进来:“小鹿,你看到帖子了?”

“看到了,向飞白呢?”

乐文栎那边传来了噼里啪啦的键盘敲击声:“小白?我没看到他,不知道他在哪儿!我这会儿正查IP地址呢,但是这个人很狡猾,我暂时还没查到。”

鹿小娴皱了皱眉头:“IP地址的事回头再说,关键是向飞白的想法,这件事会对他造成多大影响。”

“啊?不会吧,咱们确实没作弊,身正不怕影子歪。”

“你忘了吗?上次3D打印机的事情都没有公开,只是咸鱼王说了一下,向飞白就说了退学。这次论坛的事情闹这么大,向飞白会不会有更极端的想法?”鹿小娴急得心头像烧了一把火。

乐文栎的声音顿了顿:“小鹿,你说的有道理,可是小白为什么会走极端呢?我想不通啊……”

鹿小娴想起向飞白说过,他没有父母的事,有些唏嘘。

因为向飞白是一个孤儿,他受到这种巨大的刺激,所以才会时不时有这种极端的想法吧。

“我们尽量找找他吧,但是凭我判断,他不会出事的。”乐文栎自信满满地说,“一个理性思维占据上风的人,是不会做出冲动的傻事的。”

“希望是吧。”鹿小娴心事重重地挂断了电话。

她忽然有些茫然。

向飞白……理性思维占据上风?

真的吗?

4。

一个小时候,他们才意识到情况的严重性。

他们找遍了食堂、图书馆、篮球场,也去了向飞白经常去的自习教室,可是哪里都找不到向飞白。他就如同蒸发一般,手机关机,踪影不见,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不过,他们倒是在学校的咖啡馆碰见了濮罗。他正坐在靠窗的卡座里,双手在键盘上运指如飞,两眼放光地打字。不用说,他肯定在用回帖的方式,在论坛里大战。

乐文栎走上前,拿起桌子上的一杯咖啡喝了一口:“喂喂喂,还在战斗啊?现在都删帖了,根本就回复不了。”

“情况有变。”濮罗白了他一眼,“想喝咖啡自己去买,别占我便宜。”

鹿小娴赶紧凑到电脑前,这才发现刚刚过去的一个小时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

管理员是删了帖子,但是有句话是这样说的,洪水宜疏不宜堵。这一堵,可惹了众怒了。

支持向飞白,和反对向飞白的用户迅速分成两派,然后分别在论坛里开贴,其他用户在后面纷纷跟帖,从各个角度分析这个八卦的真实度。

管理员又火了,干脆把这些用户都禁言。可是全论坛有几千名用户,根本就不吃这一套。这边禁掉一批,另一边异军突起,很快就有更多的用户开始发帖。他们也不需要重新编辑文字,直接截图一些精彩论点,继续发出新贴以供大家讨论。

放眼望去,论坛的新帖区飘红一片,都是对战。

鹿小娴从来都不知道,向飞白在学校里居然拥有这么多粉丝,也想不到也有这么多的反对者。她忍不住感慨:“太可怕了。”

“十分钟前,管理员关闭了新用户注册的通道。因为之前禁掉的用户太多了,导致不少人去注册新号,注册后立即发帖,所以管理员干脆关闭论坛注册功能。”濮罗冷笑了一声,“不过,这招能克住谁呢?我难道不会黑几个账户吗?”

说完,他兴奋地一拍键盘:“黑到了!”

鹿小娴顿时有一股不详的:“你黑了谁?”

“管理员。”

众人太阳穴上的青筋跳了一跳,同时大喊:“神经病啊?你是不是唯恐天下不乱?”

濮罗抬起迷茫的眼神:“我是黑了管理员账户,可这不是没办法吗?向飞白就是因为有人污蔑他才消失的,如果我吵赢了,他不就回来了?”

陆曼呵呵一笑:“说得好有道理,然而你的分析并不对。”

“根据我对小白的了解,他可能有其他事情瞒着我们。”乐文栎皱起眉头,“我跟他朝夕相处,都想不到他居然会逃避我们。”

鹿小娴凝眉思索片刻,脑海中忽然划过一道光亮。她看向濮罗:“我问你,那个爆料贴怎么会说那么详细?如果我是别人,也会有点怀疑。”

这句话提醒了濮罗,他摸着下巴回忆:“也是啊……我的确和小白说过这个计划。”

乐文栎火了:“你还真的说过?”

“我是说过,可是向飞白不答应,他说这是作弊。”濮罗赶紧辩解。

“你明知道小白是什么脾气,你还拉他下水干嘛?”陆曼也有些生气。

“别吵了。”鹿小娴打断众人的争吵,目光凝重,“现在可以推断的是,那个爆料人肯定在一旁偷听到濮罗说给向飞白的计划了,然后才会在论坛上黑我们。现在我们要赶紧查出爆料人的IP地址,然后找到他。”

乐文栎一跺脚:“帖子都删了,怎么查IP地址啊?再说我之前查过,这个人技术也不差,查他需要时间。”

鹿小娴指了指电脑:“用管理员的账户查。”

管理员的账户可以从论坛后台查到所有发帖用户的IP地址,这种方法简单粗暴快捷。众人心头顿时升起一丝希望。

濮罗却“啪”地一声将电脑阖上,慢悠悠地说:“你们刚才不还说,我是神经病吗?”

乐文栎翻了个白眼。这个濮罗,真是记仇啊。

不等他反应过来,鹿小娴已经将电脑翻开,并一脸谄媚地说:“你听错了,我们说你是男神。”

咖啡馆里顿时响起了濮罗得意的笑声。

5。

网吧的角落里,陈昭正坐在一台电脑前,全神贯注地盯着屏幕。他穿着一件白色帽T,帽子戴起,浓密的刘海下,只留出一对神色凶狠的眼睛。

“黑我,让你黑我……”陈昭飞快地写着代码,嘴里念念有词。

网吧里都是打游戏的男生,对战中有人开始烦躁地抽烟,弄得网吧里乌烟瘴气,没人注意到陈昭的异样。

陈昭继续写代码,刚敲下执行键,旁边就有一双手伸过来,按掉了主机上的开关按钮。蓝色按钮,立即熄灭了。

“你干嘛?”陈昭面前的电脑立即黑屏,他气得大喊起来。

然而当他看清楚身边的人是谁的时候,立即闭上了嘴。向飞白面无表情地看着他,眼神冰冷。

“呵呵,你找过来的速度还挺快的啊?”陈昭冷笑着站起来,“干什么?想打架吗?”

向飞白往电脑那边抬了抬下巴:“你为什么要污蔑我作弊?”

“你没作弊吗?昨天我在旁边听得清清楚楚,濮罗要从自己老爸的公司里搬外援,请技术支持……你很得意啊,参加比赛之后拿大奖,然后玩转资本,这不就是你们的把戏吗?”陈昭不屑地说。

向飞白不耐烦地指了指耳朵:“既然你听得很清楚,那你也应该听到,我已经拒绝濮罗了。”

说到这里,他轻轻踢了踢电脑的主机:“还有,如果你真的有底气的话,就会实名举报我,而不是躲在这里发匿名贴,还试图把管理员账号给黑回来。”

陈昭哑口无言,半晌才说:“你当时是拒绝了濮罗,可是你以后会采纳他的建议的!”

“不是所有人都像你一样利欲熏心,我拒绝了就是拒绝了。再说,你帖子里所谓的证据,用的可不是将来进行时,而是过去时。没有发生的事情,你没资格胡说八道吧?”向飞白冷冷地瞪了他一眼。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两人争吵的声音大了点,吸引了不少目光,但因为两人没动手,所以没人过来劝阻。陈昭忽然想到了什么,冷笑着说:“我怎么没资格?我知道谭一尧的事,他跟你一样也是个作弊的人,你以为你和他有什么区别?”

向飞白神情一滞。

陈昭盯着他,一字一句地说:“我知道谭一尧和你的关系,真想不到啊,你居然会来到这所大学。我现在就相信了一件事,作弊也有基因遗传……”

没等他说完,向飞白就像一只猎豹一般扑了过去。

陈昭被巨大的冲击力推倒在地上,双手下意识地护住头脸。但向飞白丝毫没有给他反应的机会,举起右拳就要砸下去。

而此时此刻,恰好是鹿小娴他们赶到的时刻。

“小白!”乐文栎赶紧上前将他抱住,“你疯了吗?这里到处都是摄像头,你打了他你自己也要被处分!”

向飞白满眼通红,喉咙里发出嘶吼:“放开我!”

濮罗赶紧上前,帮着乐文栎抱住向飞白,嘴里咕哝着:“小白,你冷静点,都怪我行了吧?这事跟你本来跟你没关系,是我胡说八道!”

他踹了躺在地上的陈昭一脚:“赶紧跑啊!愣着干什么?”

陈昭从地上爬起来,狠狠地看着向飞白:“虽然这句话很不厚道,但是我还是要说!谭一尧是很可惜,我心里也不好受,但他不该作弊!他不作弊,就不会有后续的一系列悲剧。”

“你滚!”向飞白怒吼,拼命地挣扎。乐文栎和濮罗差点按不住他。

陈昭终于露出惊恐的眼神,拔腿就跑出了网吧。网吧里人人自危,网吧老板战战兢兢地喊:“喂,同学,你们别在这里打架啊!我这里是小本生意,打烂东西你们要赔钱的!”

濮罗烦躁地冲老板一挥手:“知道了!我按原价三倍赔偿,你现在要做的就是闭嘴!”

他扭头看着依然在怀里挣扎的向飞白,恨铁不成钢:“小白,你到底发什么神经?为这事不至于!”

“小白,你冷静点,你有什么不痛快的就冲着我们来。”乐文栎抱着向飞白,低声安慰。

向飞白渐渐安静下来,但是蜷缩着身体跪在地上,双手揪着头发,手背上青筋暴起。

陆曼觉得不对劲,靠近鹿小娴,小声地问:“小鹿,我看向飞白还有其他事情,不仅仅因为被污蔑作弊吧?”

鹿小娴没有说话。

“小鹿?”陆曼扭头看鹿小娴,赫然发现鹿小娴已经是满脸泪水。

她就站在三步开外的地方,看着向飞白静静地流泪。

这是一个她从未见过的向飞白,一个撕掉了冷静外衣的向飞白。他像一只被激怒的小兽,露出的不是獠牙,却是压抑许久的痛苦。

他痛苦,她也跟着难过,虽然她不知道他到底在痛苦什么。

等到向飞白终于安静下来之后,鹿小娴才走过去蹲下,伸出手去抚摸向飞白的后背。他很瘦,摸上去可以摸到高耸的骨头,扎得她心口疼起来。

乐文栎和濮罗不敢松手,生怕向飞白挣脱之后再做出什么偏激的事。鹿小娴淡淡地说:“松开吧,他冷静下来了。”

“你确定啊。”乐文栎试着松开手,向飞白没有动弹。

濮罗也迟疑地松开双臂,擦了一把头上的汗:“小白,我骨架子都快被你弄散了,但是咱们好歹也兄弟一场,你说说心里话行不行?到底怎么了?”

向飞白抬起头,脸色苍白,但只有泪痕,没有泪水。他霍然起身,头也不回地往外走去。

“哎,你回来!”乐文栎喊。

门口的网吧老板都快哭了,双手合十恳求着说:“各位小爷,别喊他回来了行不行?我这还要做生意呢!”

乐文栎忿忿地瞪了他一眼,然后追了出去。

鹿小娴也想追出去,脚上却像灌了铅,挪动一步都很困难。陆曼忍不住扶住她:“小鹿,没事啊,向飞白估计就是一时挫败,等他想开了就好了。”

“不是这件事。”鹿小娴懊恼地低下头,“我脑海里有个很可怕的猜想……”

她脑海里一直回荡着陈昭说过的话——

谭一尧是很可惜,我心里也不好受,但他不该作弊!他不作弊,就不会有后续的一系列悲剧。

谭一尧是谁?

6。

晚饭时分,鹿小娴没去上自习,而是趴在阳台上往下看。乐文栎站在楼下的阳台上,仰着头对她叹气:“小白打从回来之后,就躺在床上不吃不喝,我怎么问他也不说话。小鹿,你说他到底怎么了呀?”

鹿小娴心里难过,想了一会儿说:“乐文栎,你帮我把楼梯道里的锁砸开。”

“什么!”乐文栎瞪大眼睛,“你还想我受处分是不是?再说你就算你到我们宿舍,也劝不动小白。”

“我大概知道小白究竟怎么了。”鹿小娴认真地说。

乐文栎半信半疑:“就算你知道,我也不能砸锁。”

“那我只能踩着空调外机,顺着水管爬下去了。乐文栎,你在下面扶着我。”鹿小娴抬手摸了摸手边的塑料水管,认真打量周围的环境。

乐文栎吓得脸都白了:“你等着,别冲动啊!”

他飞奔回宿舍室内,一把掀开向飞白身上的空调毯,怪声怪气地说:“小白,你再不起来,楼上那个傻姑娘就要爬水管爬下来了!”

向飞白躺在床上,掀了掀眼皮。

“你听,她好像在撕床单做绳子,好像来真的了。”乐文栎摇头叹息,“我去阳台接她了,希望她动作稳点。”

说着,乐文栎就走向阳台。

还没走两步,向飞白就从床上一跃而起。乐文栎一喜:“我就知道你会心疼那个傻子。”

向飞白理也没理,只是快步走到阳台上。他仰头往上看,果然看到鹿小娴正抱着床单,探出头在研究空调外机。

“你,如果不想和我绝交的话,就给我住手。”向飞白冷冷地说,“五分钟后,楼下见。”

鹿小娴闻言,眼睛立即笑成了月牙,用力点了点头。

只要向飞白振作起来,她做什么都愿意。

7。

五分钟后,鹿小娴在楼下见到了向飞白。

他面无表情地看了她一眼,拉着她的手就往湖边走。走到僻静处,他才送开她,转身问:“你到底想对我说什么?如果只是安慰我的话,就不用说了。”

这句话里没有任何情绪,波澜不惊。

鹿小娴犹豫了一下:“我不是来安慰你的,我只是想跟你确定一件事。”

“说。”向飞白转过身,望着波光粼粼的湖面。

宿舍的楼影一排排地倒映在湖面上,落下的灯光如同散落的星子,闪烁着别样的光芒。虽然向飞白面朝着这样璀璨的光芒,却让人觉得他置身于无底的黑暗中,无法自拔。

鹿小娴忽然有些恐慌,但还是问:“谭一尧,是你的哥哥吗?”

向飞白触电般地回过头,惊讶地看着鹿小娴。

“我想了很久,陈昭提到的谭一尧到底是谁。最后,我想起来了。”鹿小娴说到这里,有些哽咽,“他好像是一年多前,跳楼去世的一位学长。”

向飞白静静地看着她。

“你居然猜出来了。谭一尧,是我的亲哥哥。”他的声音有些沙哑,“我跟的是妈妈的姓,向。”

他的眼睛里闪闪烁烁的,像是有星光落入其中,摇摇曳曳地闪着微光,却没有落下。

鹿小娴心头顿沉,没想到她的可怕猜想居然是真的。

“我去问了认识的几个学长,才知道谭一尧学长的事情。他本来是优等生,可是期末考试的时候带了夹带,又被巡考抓到,在全系作了点名批评。”鹿小娴艰难地说,“被巡考抓到作弊,后果是很严重的,可能会取消他的学位证书。谭一尧学长受不了打击,才……”

“不,他不是因为学位证书跳楼的。”向飞白打断了她的话,“他太完美了,没有人想到他会作弊。但是证据摆在面前,所有人开始质疑他的才华是不是真的,是不是一路作弊得来的。几乎是一夜之间,各种质疑向他涌来。他接受不了这种压力,就、就……”

向飞白哽咽了。

他抬起手,指向一个方向:“就在西四楼,他跳了下去。”

鹿小娴愣了一下,猛然记起曾经有一个晚上,她去西四楼顶楼的教室找他,发现只有他一个人在教室里上自习。

他究竟以什么样的心情,在哥哥曾经一跃而下的地方学习?

“你记得我和你说的索菲亚的故事吗?”向飞白在湖边草地上坐下来,幽幽地说,“那是哥哥为我买下的第一个机器人,是他陪着我,给索菲亚升级,手把手教我编程,让我爱上了机器人。哥哥出事之后,我把索菲亚锁到了阁楼,再也不敢看一眼。”

鹿小娴在他身边坐下,问:“你为什么报考这所大学?”

向飞白没有回答。

“你的分数明明可以读到更好的,为什么来这所大学?”鹿小娴呆呆地望着湖面,“你是为了追思谭一尧学长吗?”

“是。”

意料之中的回答。

难过一阵阵地在心头翻涌,鹿小娴忍住泪意,轻声说:“知道这样的事情,我很抱歉。可是向飞白,我比谁都希望你好好的。”

他低下头,远处的灯光映出了他的侧脸,鹿小娴看不清那张脸上的神色。许久的沉默后,他终于说了三个字。

“我知道。”

鹿小娴抱住他的胳膊,极力忍住眼泪。在这样悲伤的时刻,她不想自己的眼泪给他添堵。

她只希望,他能说点什么,哪怕只有一个字,哪怕只有叹息,哪怕只有哭泣。她一直相信,所有的负面情绪都是有出口的,只要那个人愿意表达。

可是长久的,他什么都没有说,什么都没有做。

向飞白只是坐在湖边望着远方,目光投入深沉的暮色。

8。

那天晚上,鹿小娴做了一个梦。

她梦见在一个巨大的机器工厂里,所有的机械手臂都在有条不紊地运转着,像是一座会动的钢铁森林。她小心翼翼地在过道里穿梭而过,却怎么都找不到出口。

她慌了神,正在四处环顾,不知所措的时候,向飞白忽然从身后出现,将她的手一把抓住。

走这边,他说。

鹿小娴跟着他在钢铁森林里奔跑,内心安定下来。只要有他在,她的心就是安稳的。

前面应该就是出口!向飞白忽然指了指前面,推了下鹿小娴的后背。她这才反应过来,拉着他的袖子,可怜巴巴地问,你不跟我一起出去?

他的眼神里充满了悲伤,喃喃地说,这里有我要陪伴的人,我不出去了。

说完,他转身就往钢铁森林里走去,有一条机械臂从他的头顶划过,差点击中他。鹿小娴吓得脸色苍白,赶紧追上去,喊:你跟我一起走!

向飞白甩开她的手,径直走向另一个方向。鹿小娴终于看见了,在充满了螺丝钉、法兰等各种零部件的背后,还有一个少年,正低着头摆弄手上的小型机器人。

哥!向飞白走过去,在少年身边坐下来。少年看他过来,笑了笑,你来得正好,一起做吧。

向飞白答应一声,将头凑过去,再也没有抬头看鹿小娴。鹿小娴急了,上前喊,你们快跟我一起出去啊!

两人置若罔闻,仿佛她只是一个透明人。鹿小娴呆呆地看着向飞白和少年,忽然感觉那画面是那样和谐自然。

她明白了,向飞白对机器人的热爱都来自于哥哥,她也终于理解了向飞白对哥哥的感情。傅一尧死了,向飞白沉浸在对他的思念里,永远也走不出来了。

“小鹿,小鹿你怎么啦?”耳边忽然传来陆曼的声音。

鹿小娴睁开眼,望着雪白的天花板,呆呆地不说话。陆曼将纸巾递过来,同情地问:“你不会梦到自己失恋了吧?”

“我宁愿失恋。”

陆曼欲言又止,半晌才说:“小鹿,你从昨天晚上回来就失魂落魄的,我也不敢问到底怎么了。但是,你得振作啊,毕竟向飞白都恢复了。”

“他恢复了?”鹿小娴茫然回头。

她清清楚楚地记得昨天晚上,在湖边的那个少年,面对着湖水一直沉默。她挽着他的胳膊,感受到有冰凉的液体无声地落在她的手背上。

那时候,她心里一片绝望。

她想了无数种可能,没想到是这样一种可怕的真相。鹿小娴被一种无力感重重地压着,她想让向飞白重新快乐起来,却不知道该如何帮他纾解。

结果,只是第二天,他就恢复了?

“不可能这么快吧?”鹿小娴从床上坐起来。

陆曼笑了笑:“就知道你会开心。是真的,下午有向飞白的报告会,刚才乐文栎打电话过来,说向飞白上午在准备演讲稿,很正常了。他还让我谢谢你呐,解语花!”

鹿小娴脑子里懵懵的,只是下意识地开始穿衣服:“我要去他的报告会,给他献花。”

“懂!早给你准备好了。”陆曼挤了挤眼睛,“我已经吩咐学校花店的老板娘了,百合里面夹一支玫瑰花。必须红玫瑰!”

鹿小娴脸红了:“不用,他心情不好,我这个时候不用表示太多。”

“你傻啊,他心情不好,你这朵解语花正好用爱情治愈他。这是你的机会,别错过。”陆曼笑得十分暧昧。

鹿小娴勉强地回应一笑,心头涌上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9。

下午,鹿小娴穿上一条蓝色的镂空蕾丝裙,和陆曼一起到了大礼堂。她不敢太招摇,一找到座位就把手捧花塞到桌肚里。

“你看你,要坐前排啊。”陆曼将她拉到第二排重新坐下,“我帮你扫描了一遍,凡是也想上前献花的都被我劝退了。你放心,有我这个大护法在,今天你就是唯一给向飞白献花的小公主。”

鹿小娴望着人山人海的大礼堂,担忧地问:“陈昭不会再来捣乱了吧?”

“呵呵,我和乐文栎已经将这件事报告给咸鱼王,论坛在他的整治下已经恢复正常,没事了!”陆曼得意洋洋。

恰好此时,乐文栎背着书包走进来,径直走到陆曼身边坐下。陆曼脸上飞红,却还是语气自然地打了个招呼:“哥们儿,来了?”

“来了,报告结束一块去吃饭?”乐文栎打了个响指,“听说学校要给我们奖励,每人不少于一千块钱。”

陆曼撇了撇嘴:“吃饭多没意思,出去旅行吧?”

“旅行?要不,我们去云南大理吧。”乐文栎掏出手机,“听说那是一个非常美丽的地方。”

“等小白报告结束,我就把这个计划告诉他。”陆曼开始思索,“我们是坐火车还是坐飞机呢……”

鹿小娴顾不上想这些问题,时不时地向门口张望。终于,她看到系主任和向飞白一起走了进来,在第一排落座之后,才松了口气。

她最怕向飞白再次消失。

向飞白今天穿了件白衬衫和黑色西装裤,头发往后梳起,显得格外精神。他脸上神情依然是淡淡的,波澜不惊的,径直走到前排落座。

报告会开始了,助理摆弄了好久投影仪,幕布上才出现了演讲的标题。按照报告会流程,校长和系主任分别致辞,然后就是向飞白登场演讲。

鹿小娴望着台上的他,恍惚间又想起了当年那个意气风发的白衣少年。他举着奖杯,笑得开怀。

台上,向飞白低着头在多媒体平台上操作,投影仪的屏幕上是电脑的屏幕,显示着他的操作。

只听“嗡”的一声,屏幕上显示的不是PPT,而是一张图片,上面是昨天论坛上,揭发向飞白作弊的帖子。

台下立即起了小小的哄笑。

鹿小娴心头顿凉,她最害怕的事情果然还是来了。身边的陆曼咬牙切齿地说:“陈昭,又是你!”

“过分!”乐文栎也发怒了。

台下的校领导一脸尴尬,好在向飞白还是淡定自若,并没有关掉图片,而是拿起了话筒。

“看来这台电脑被黑了,不过没关系,反正今天我也没打算演讲。”向飞白目光突然变得森冷,“我今天之所以站在这里,是想告诉你们——我并没有作弊,但是我想让你们知道,你们对待犯了错误的人,到底有多残忍。因为我哥哥的名字叫谭一尧,我是他的弟弟。”

整个大教室里,声音顿时静默下来。所有人都面面相觑,不知道向飞白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你们看这张图片,就是昨天论坛上的第一个热帖的截图。在这张截图里,举报者有理有据地控诉我玩弄手腕,沽名钓誉,目的是引起群愤。在后续的几个帖子里,我被骂得体无完肤。不出我所料,还有不少人在质疑我以前获得的种种荣誉,是不是也是用这种卑劣的手段得来的?说到这里,我相信这名举报者今天也在现场,所以借此机会,我想问问他,如果你举报的事是真的,你想让我怎么弥补呢?”

气氛僵冷。

乐文栎想要冲上去,被鹿小娴一把拽住。她死死看着台上,镇定地说:“听他说下去。”

“你是想让我下跪,道歉,痛哭流涕?”向飞白满脸讥讽,“还是想让我像哥哥那样,采用极端的方式?”

大教室里顿时掀起了一阵骚动。

咸鱼王终于忍不住,走上台想要抢走向飞白的话筒:“别说了。”

“不,我要说。”向飞白避开咸鱼王的手,继续说,“我想还原当年的一些事实。”

不知怎么,咸鱼王放下了手,扭过头,重重地叹了口气。

“那段时间,哥哥压力很大,他要复习很多功课,还要准备雅思,有些科目准备不过来,一念之差,他就夹带了小抄。被巡考抓住以后,所有人都惊呆了,不相信一个拥有完美人设的人,为什么也会抄袭作弊?哥哥给我打电话,说的最多的三个字是,我错了。”向飞白眼角稍带一点泪光,“我听到了这三个字,我懂他是真心想要改正,可是你们偏偏没有听到,你们只是不断地指责他,为什么要作弊?甚至,你们做出一个可怕的猜想,认为他过往的一切优秀的成绩全部都是用这种不入流的手段换来的。你们的嫉妒心配合你们的想象力,对他进行了全方位的猜疑和攻击。最终,他承受不了,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现场重新沉默下来。

“很奇怪吧,你们接受浪子回头,你们欢迎金盆洗手,你们却接受不了一个完美的人犯错。”向飞白的眼神慢慢变得森冷,“你们是不是没有意识到,你们说出的每一个字,都有可能是一把刀,会给别人造成莫大的伤害?”

“别说了!”前排有人出声制止。

向飞白慢慢放下话筒:“我也说完了。其实,这就是我出现在这里的全部意义,为谭一尧发声。”

话筒被重重放在多媒体平台上,发出刺耳的滋啦声。现场的许多同学不约而同地捂住耳朵。

向飞白最后一次冷冷地扫视全场,转身向门口走去。走到门口,他似乎有所感应地,扭头往鹿小娴的方向望去。

时间在这一瞬间凝滞。

鹿小娴睁大眼睛看着他,眼前渐渐模糊。

这一眼,仿佛用尽了她全部的力气。

向飞白深深地看了她一眼,收回目光,伸手拉开门走了出去。随着门板“砰”的一声响,教室里的气氛瞬间降至冰点。

“疯了,疯了。”乐文栎坐在座位上,喃喃自语。

陆曼许久才反应过来,喃喃地问:“鹿小娴,你刚才就应该让乐文栎上去把他拽下来。现在这算什么事,这算什么……”

“不让他说出来,他会带着这个秘密疯掉。”鹿小娴呆呆地说。她难过地低下头,将抽屉里的手捧花拿了出来。

香水百合里的那朵红玫瑰,上面多了一滴晶莹的水滴,似是谁的眼泪。

无忧书城 > 青春文学 > 青春治愈者(你一笑桃花荡漾) > THEEIGHT太阳越明亮,影子就越黑暗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龙日一,你死定了番外篇作者:卡希布 2小时代1.0:折纸时代 3亲爱的热爱的(蜜汁炖鱿鱼)作者:墨宝非宝 4悲伤逆流成河作者:郭敬明 5小时代3.0:刺金时代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