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青春治愈者(你一笑桃花荡漾)目录
无忧书城 > 青春文学 > 青春治愈者(你一笑桃花荡漾) > THETHREE最好的结局,是喜欢了一个善良的人

THETHREE最好的结局,是喜欢了一个善良的人

1。

所有的事情,都从鹿小娴这惊天一晕之后发生了转变。

众人七手八脚地将鹿小娴送到医务室。校医给鹿小娴包扎完伤口之后,一边给鹿小娴听心跳,一边问咸鱼王:“咸老师,这个同学身体状况怎么样?”

“上上周刚体检过,正常啊。”咸鱼王扭头问身边的陆曼,“你和她关系好,她平时身体有什么情况吗?”

陆曼立即佯装苦大仇深的模样:“她最近熬夜太多了,一心想要参加机器人大赛。你不让她参加,她受不了这个打击呗。”

校医将听诊器收起来,在鹿小娴手指上扎出一滴血,放到血糖测试纸上,过了一会儿才说:“心跳、血压、瞳孔都正常,就是血糖有点低。”

“哎,这孩子也太实诚了,我也是为她好……她要参加就参加,我能拦得住吗?”咸鱼王窘迫地搓着手。

鹿小娴猛然睁开眼睛,笑了起来。

陆曼看见,赶紧挡在咸鱼王面前,讪笑着说:“咸老师,那我替小娴谢谢你了,你都不知道你这个决定有多英明,你拯救了一个明日冠军。”

“还明日冠军,别在小组赛里垫底我就放心了。”咸鱼王嗤之以鼻。

鹿小娴听不下去了,哼哼了两声,作病弱状:“我,我鹿小娴才不是一条咸鱼呢……”

“你醒了?”咸鱼王惊喜。

陆曼赶紧上前说:“小娴,咸老师答应你和向飞白组队了,你快谢谢他呀。”

“谢……”

“别,你别祸害人家向飞白,我就谢谢你。”咸鱼王伸出三根手指头,“第一,在爱好之外,要兼顾学习,别给我挂科。第二,拉不到资金,自己解散,别影响别人。第三,第三……”

鹿小娴问:“第三是什么?”

咸鱼王有些脸红,语重心长地说:“不,要,谈,恋,爱。”

“咸老师,”鹿小娴眼神一亮。“没想到你也看好我?有眼光,有见识,谢谢你!”

“……”咸鱼王震惊,“你什么意思?”

陆曼赶紧打岔,将咸鱼王往推:“咸老师,鹿小娴是说你相信她能拿到大奖是很有眼光的,她什么其他的意思也没有!”

校医无语,默默扭头。

送走咸鱼王,鹿小娴被挪到最里面的一个病房里休息。

“陆曼,没想到咸鱼王都看出我和向飞白有发展可能,我是不是很有希望?”鹿小娴兴奋不已。

“你还说,刚才要不是我帮你兜着,你就完蛋了。”陆曼看着鹿小娴额头上绷带,啧啧地说,“你说你真够笨的,装晕还磕到脑袋,哎!”

“谁笨了?”鹿小娴撅起嘴巴。

“你就笨,倒下的时候也不看准向飞白,倒在他怀里不但不会受伤,还能亲密接触,一箭双雕。”

鹿小娴一愣:“我怎么没想到这一点呢?现在再晕一次,还来得及吗?”

陆曼直翻白眼。

正说着,蓝色医疗帘被人“刺啦”一声拉开。

鹿小娴和陆曼都吓了一跳,看清楚来人是乐文栎,才放心下来:“是你啊,来了也不说一声。”

乐文栎穿一身蓝白条纹的运动服,皮肤上有微微汗意,显然刚从球场上下来。他笑容略凉:“我也想打招呼,但是你们聊得也太嗨了。”他盯着鹿小娴,“你喜欢老白?”

鹿小娴尴尬地点了点头。

“你以前不是叫人家小白的吗?现在怎么喊老白了?”陆曼不适应。

乐文栎哼了一声:“我怎么就不能叫他老白了?比我大一个月,就是老!白!老白!”他气呼呼地说,“鹿小娴,你劝你别对老白动心思了,他这个人是千年冰山,万里雪封,不会被你打动的。你看你进医务室了,他来看过你吗?他关心过你吗?”

鹿小娴怔了怔:“我喜欢他,不求回报。”

她顿住,不知道该如何往下说。

向飞白不常笑,也不好相处,但她总觉得他浑身都洋溢着温暖气息。就算他没有来看望她的伤势,可是一想到他,她就能被治愈。

“你要是闹着玩的呢,就尽早别闹了。你跟小白,没戏!言尽于此,你好自为之。”乐文栎转身就走,离开了医务室。

陆曼白了他一眼,安慰说:“小娴,别理他,不知道他今天吃了炮灰还是枪药,这么冲!”

鹿小娴有些难过:“陆曼,你说我喜欢向飞白这件事,错了吗?”

“你能改错吗?”

“不能。”

“那你就犯错到你改正为止。”陆曼语气十分无所谓,“反正都这样了,随便吧。”

鹿小娴摸着额头上的绷带,笑了。

2。

第二支机器人参赛队伍,就这样乌龙地诞生了。

放学后,鹿小娴、向飞白、乐文栎、陆曼四个人聚在教室里,开始商讨参赛细节。

“这是参赛的规则,大家都看一下。”乐文栎给每个人都发了一些资料,“全国范围内会有24支队伍晋级总决赛,我们现在的一个小目标就是,先拿下分区赛。”

“还有,我们也可以参加竞技赛,这个是独立报名的,我给大家看地图。”向飞白摊开了一张花花绿绿的地图。

陆曼歪着头看了看地图:“好像坦克大战啊。”

“其实就是坦克大战,但战斗的主题是机器人。当然,竞技赛里的机器人,外形更偏向于坦克。”乐文栎解释。

鹿小娴仔细看那地图,上面基本上有两个阵营,标注着基地区、补给战区、公路、传送带等。

一瞬间,热血传遍全身,新世界轰然来临。

那是一个类似VR游戏里的战斗画面,黄皮坦克的棱角被阳光照得闪闪发光,主炮慢慢转了过来,黑洞洞的炮洞威慑力十足。

远处有风袭来。

风卷着黄沙扑在坦克上,只砸出细小的声响。坦克静静地伫立在沙漠之中,蓄势待发。

鹿小娴看得狼血沸腾。

向飞白继续说:“现在来分配一下任务。专业的分组应该是——机械、电力、控制和视觉及地图重构,但是大家的基础都不太好,先从最简单的开始吧。前期的机械设计我来做,出了图纸之后大家一起实验论证。乐文栎除了负责采购零部件之外,也要负责一部分的电机测试。陆曼负责杂务,主要是把一些买不到的零部件用3D打印机做出来。我们人少,所以乐文栎从现在要加强编程部分,当然我也会参与其中。鹿小娴——”

听到自己的名字,鹿小娴立即立正。

向飞白沉默五秒,说:“等我想到你能做什么,再告诉你。”

……

鹿小娴顿时觉得内心受到了暴击,内心里小狼崽已经被激到暴怒,但就是扑在铁网上,无法越笼而出。

乐文栎呵呵一笑:“老白,这么不给女孩子面子啊?”

“队友不应该有性别之分。”

陆曼看出气氛有点僵,转移话题:“组队至少要五个人,我们才四个人,本来就差一个人,所以更不能把小鹿排除在外。”

“我没有排除她,而是暂时想不到她要做什么。”

陆曼挠了挠头:“那保存机器人的设计图纸,她总可以做吧?”

向飞白点了点头。

“向飞白,你肯定已经设计过不少机器人了,我和乐文栎想要拿过来学习一下。你回头把图纸交给鹿小娴,让鹿小娴转交给我们。”陆曼飞快地说。

乐文栎惊讶,指着自己说:“陆曼,我和向飞白一个宿舍的,要图纸的话我就可以给你们了。”

“那不是,鹿小娴也要为团队出一份力。”陆曼不肯退让。

向飞白定定地看了陆曼一眼,扭头对鹿小娴说:“那好吧,我要在教室里上下自习,等一个小时后,你跟我回宿舍取。”

3。

自习之后,乐文栎和陆曼去联系3D打印机的事情,鹿小娴跟向飞白一起回宿舍。

“你在这里等我。”向飞白远远望见门禁,扭头对鹿小娴说。

鹿小娴一把将校服外套拉开,往头上一蒙,低着头瓮声瓮气地说:“我跟你一起进去。”

“女生不能进男生宿舍的吧。”向飞白愕然。

“我是你的队友,没有性别。”鹿小娴反将一军。

鹿小娴个子高,男女校服又是统一样式,把头蒙起来,别人还真的不容易分辨出她是女生。向飞白瞥了她一眼,发现活脱脱像一个中东少女,嘴角忍不住上扬。

“行,只要宿管阿姨也不把你当女生。”

幸运的是,宿管阿姨在嗑瓜子儿。当向飞白和鹿小娴进门的时候,她正忙着往纸叠的垃圾桶里吐瓜子皮。

鹿小娴成功混入男生宿舍,心脏紧张得咚咚直跳。

这是炎夏的大中午,不少男生光着膀子穿梭在走廊上。不过好在向飞白不紧不慢地走在她前面,挡住了她大部分视线,所以鹿小娴并没有看到什么不该看的画面。

“到了。”向飞白打开宿舍门。

鹿小娴踏进宿舍,迅速扫视了一眼周围。上次来这里,还是跟着陆曼来闹事。当时状况乱糟糟的,她都没认真打量这间男生宿舍。

书桌上摆放着各式各样的小型机器人,还有两个类似机械臂的半成品,终端伸出五颜六色的线头。

“很多设计稿都在家里,在我身边的就这几张,你们先看看。”向飞白打开抽屉。

抽屉里放着各种零部件和绝缘胶带,还有一个牛皮纸本子。向飞白将本子抽出来,递给鹿小娴。

鹿小娴随手翻看设计图纸,发现上面用铅笔画着许多机器人模型,有普通的四轮机器人,小型双足机器人,扫地机器人,拳击机器人。最后几页,居然还有泡茶机器人和煮粥机器人。

“这么多?”鹿小娴惊讶。

向飞白靠在桌子边上,语气无谓地说:“以前参加过许多机器人比赛,参赛内容杂七杂八,也就是那时候吧,我设计了许多种类的机器人,虽然有些机器人只是机械臂,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人工智能。”

鹿小娴两眼放光,似乎看到了金光闪闪的未来。她目光一扫,看到书架上方有一卷纸,好奇地问:“那个也是设计图吗?”

“这个啊……只是不成熟的想法。”向飞白将那卷纸拿下来。

鹿小娴展开图纸,发现上面画着一只机械手,上面用直线标注着“发动机”“神经控制系统”“弯曲传感器”“控制器”等名词。

“这是什么?”鹿小娴直觉,这个设计不太一样。

“是给残疾人士设计的智能假肢,自由度和扭矩差不多能达到预期,但是神经控制这块还要继续加强。”向飞白简单解释。

“市场上的假肢不够好吗?”

“也不是不够好,只是造价昂贵,一般家庭负担不起。”向飞白眼睛里蒙上一层黯淡,“而且,目前的智能假肢,是将电子装置和人体神经系统连接起来,需要做外科手术。”

鹿小娴一愣:“那你和残疾人交流过很多?”

向飞白点头:“他们远远比我们想象得更痛苦。我见过一个失去手掌的女孩,她才八岁,就要面临艰难的人生。如果这个机器假肢能做到价格低廉,并且不需要做外科手术,那将会给她带去很多帮助。”

鹿小娴忍不住转了转手腕。

自己的这双手,并没有取得过傲人的成就,也没有做过惊天动地的事迹,但若是失去哪怕一根手指,就会天塌地陷。

存在即意义,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坚强,可以无视生命里的失去。

“八岁,那她怎么读书写字?”鹿小娴有些唏嘘,但转念一想,又摇头说,“可是向飞白,你要把智能假肢做到价格低廉,也太不容易了。”

就拿他们制作的机器人来说,一个小型机器人都要两三万元的成本。智能假肢更加精密和复杂,成本怎么可能降低呢?

“我认为,只有价格亲民,技术成果得到普及,人工智能才真正得有意义。”向飞白笃定地说,“就算很难,也要去做。”

窗外天光清亮,越过簌簌而摇的树叶,洒在他的半边身体上。鹿小娴透过光影看见,他的眼睛清澈如琉璃。

她心里忽然涌起一股冲动,不自觉地搂住向飞白的肩膀,在上面拍了拍:“你的想法真好,我支持你。”

“谢谢。”向飞白扭头看了一眼挂在肩膀上的那只手,白皙细嫩,脸颊居然有点红。

这蓦然亲密的接触,让他有些不知所措。

可是少女并没有注意到这些细节,她只是觉得眼前的男生忽然变得熟悉起来,和两年前站在领奖台上的少年终于重合了。

是他,就是他。

十月的风,夹杂着树叶的清香,还有不知名的暗暗心动。一瞬间,鹿小娴竟有些醍醐灌顶的感觉。

她有些羞愧,又有些欢喜。上午的那些不快,一扫而空。

4。

午饭时间,陆曼在食堂又看到了一个元气满满的鹿小娴。

“我会努力,我会加油,我会成为一个更好的自己!”鹿小娴说完这句豪言壮语之后,拿起烤鸡腿狠狠咬下一口。

鹿小娴的脾性是,一旦心情舒爽,就会把饭盘里堆上一只烤鸡腿。食堂的烤鸡腿是本校一绝,外酥里嫩不必说,那一口爆浆别提多美。

至于二绝,就是这宽敞到可以跑飞机的大食堂,打饭窗口一眼望不到边,菜色丰富,品类齐全,让C高中在本市教育局面前一直都倍有面子。

要不是这所大食堂,许多学生都要忍不下寄宿的痛苦。

陆曼坐在她对面,看得目瞪口呆:“我说,鹿小娴,你额头上的伤真的好了?是不是当时摔倒的时候,有脑震荡没被发现?”

“你看你,干嘛又这样说我?”鹿小娴嘴里塞满鸡肉,口齿发音都不太清楚了。

陆曼歪着头:“因为你昨天上午还在生气,这会儿就什么事都没有了!你这思维转变得也太神奇了吧?”

“我以后不会随便生气了。”

“我不信。”陆曼捡起筷子,拨拉着饭盘里的青椒肉丝,“下次向飞白再说你什么,你肯定又不开心。”

鹿小娴大口咀嚼,使劲将鸡肉吞咽下去,又喝了一口橙汁,才说:“陆曼,我想通了,以后不会再纠结向飞白对我的态度了。”

“你怎么想通的?”陆曼好奇。

鹿小娴将看到向飞白的那幅智能假肢设计图告诉了陆曼。陆曼听完,一头雾水:“这、这有什么?很特别吗?”

“不是特别。”

“那是什么?”陆曼狠狠点了一下鹿小娴的太阳穴。

“陆曼,你知道感情的最好归宿是什么吗?”鹿小娴一本正经地说。

陆曼噗嗤笑了出来:“你在我这个情感专家面前,班门弄斧?”

“你就说嘛。”

“当然是在一起喽,还能怎样?”陆曼理直气壮。

鹿小娴摇头:“对于我来说,最好的happyending,是喜欢了一个善良的人。有没有回报,都无所谓了。”

当她看到那幅智能假肢的设计图的时候,就明白了。

当年喜欢上向飞白,是因为他是最强音,响在山巅云端。如今她发现,那个让她难忘的最强音,是那样善良温柔。

“真深奥,我不懂。”陆曼翻了个白眼,继续低头扒饭。

“不懂就算了。”鹿小娴碰了一鼻子灰,继续低头啃鸡腿。

就在这时,耳边忽然响起一个戏谑的声音:“你们吃饭也不喊着我们?来来来,大家互通有无啊。”

鹿小娴扭头,发现乐文栎和向飞白站在一旁,赶紧往旁边让了让。

乐文栎挨着鹿小娴坐下,向飞白则端着饭盘,不动声色地坐在陆曼旁边。

“卡路里太高了,我帮你分担一些。”乐文栎从鹿小娴盘子里夹走一块烤鸡腿肉。

“蛋白质超标,我乐意帮你牺牲。”来而不往非礼也,鹿小娴不客气地从乐文栎盘子里夹走一块猪头肉。

陆曼大大方方地将饭盘往中间推了推:“火腿,还有很多,随便夹。”她说完,往向飞白盘子里溜了一眼:“哇,向飞白,你这是减肥呢?”

她的声音不大不小,吸引过来不少目光。

向飞白的盘子里,居然是白绿相间,没有一丝儿肉丁。倒不是说吃肉有多健康,这个年纪的孩子,没有油水是很难熬的。

“我就爱吃素,怎么了?”向飞白冷淡地说。

鹿小娴连忙和陆曼交流了下眼神,后者也惶恐地察觉到了自己说错了话。她们心照不宣地想到了同一个方向——

向飞白是没有爸爸妈妈的人,可能家境窘迫得只能吃得起蔬菜啊!

“咳咳,我忘打蔬菜了,得补充维生素。”鹿小娴夹过去几块肉片,然后从向飞白盘子里夹过来一些蔬菜,“向飞白,谢了啊。”

“是啊,青菜纤维丰富,比吃肉强多了。”陆曼将火腿肠夹给向飞白。

向飞白和乐文栎对视一眼,几乎异口同声:“你们两个没事吧?怎么整天神经兮兮的?”

“没事,就是互通有无,你说的嘛。”鹿小娴神色如常。

“就算是互通,也是互通肉类,你吃蔬菜吃得这么起劲?”乐文栎目光里充满了怀疑。

鹿小娴讪笑,故意转移话题:“对了,你们两个干什么去了?怎么比我们晚这么多吃饭?”

“去学校公告栏了啊。”乐文栎语气自然,“我们学校增设了心理咨询室,好像要对学生们一对一心理辅导。”

陆曼嗤之以鼻:“这么多学生,怎么一对一?我们大学为了申报重点项目,真是无所不用其极。”

“一个专业一个专业地来呗,那有什么?”乐文栎啧啧地说,“只是苦了新来的心理医生。”

“这是她的工作,她必须完成。”向飞白声音里没有任何情绪。

“也是。”乐文栎不再说话了。

鹿小娴一边默默吃饭,一边悄悄观察向飞白。这张饭桌上没人说话了,她终于有空间去记住向飞白的任何一个细节。

冷淡清爽的少年,就连吃饭都略显拘谨。

只见他没有任何犹豫地,用筷子将她夹过去的肉片,轻轻放入口中。

砰——

鹿小娴的内心世界里炸起了烟花。

5。

正如公告里所说,学校里很快就组织起心理咨询的活动,每位学生都要去心理诊疗所里待上至少五分钟。

鹿小娴倒是觉得无所谓,可是班上却炸开了锅。

“我又没病,凭什么要我去心理诊疗室啊?”胖班长推了推眼镜。

“就是,谁爱去谁去呗,这种拉壮丁的感觉是要闹哪样啊?”陆曼前排的一名女生狠狠地一摔书。

“得了吧,不就是去聊个五分钟吗?不让你学习还不好了?”也有人觉得空出五分钟的自在时间很不错。

突然,胖班长神秘兮兮地招手:“哎,过来,我给你们讲个八卦。”

“什么?”立即凑过去几个小脑袋。

鹿小娴和陆曼也好奇地凑上去:“什么八卦?那个心理咨询师,长得特别好看?”

“不是,你们这些女生,就是在乎颜值。”胖班长煞有其事地说,“是我听说,学校之所以要增开心理诊疗所,是因为一年多前,学校里有个学生跳楼自杀了。那个惨啊……”

陆曼摇头:“为了爱情自杀,还真的是难以想象。”

胖班长否定:“不是,那个学生不是因为感情而自杀的。”

“到底为什么,你别卖关子了行不行?”陆曼两眼一瞪。

胖班长压低了声音:“听说那个人是期末考试作弊,被巡考抓住了……其实这也不是什么大事,可是后来不知道为什么闹到要退学。”

……

众人纷纷沉默。

“你们怎么都不发表意见?”胖班长好奇。

“兔死狐悲,有什么好发表意见的?”陆曼幽幽地说。“我也是……”

“要不我们还是去心理诊疗室说说吧?”

“不干,我没病。”死鸭子还在嘴硬。

胖班长不甘心话题被转移,补充了一句:“我听说,那个跳楼的男生名叫谭一尧,名字倒是挺有气质的。”

众人却没有了继续讨论的兴致,四散离开。

陆曼直接抄起桌子上的物理书,狠狠砸在胖班长的头上。胖班长讨了个没趣,捂着脑袋离开。

鹿小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心上仿佛被人重重一击,难过极了。如果胖班长没有说出那个人的名字,她也不会这样难受。

一旦有了名字,所有的想象都有了具象。惨烈是真的,惋惜也是真的,留给众人的震撼也都加倍。

表面上嘻嘻哈哈,其实他们比谁都要敏感。

6。

下午的最后一节课是自习,不过按照顺序,应该轮到鹿小娴的班级去心理诊疗所。

鹿小娴在心里默默地祈祷,希望快要轮到自己的时候,正好下课放学,这样她就不用去心理诊疗室了。

就像胖班长说的,她又没病,凭什么强迫她去心理咨询啊?健康的人是有尊严的!

“鹿小娴,该你了。”胖班长喊名字。

鹿小娴万般无奈地站起来,磨磨蹭蹭地往外走。迎面碰到已经回来的同学,正绘声绘色地描述:“心理咨询师是个特别美的女老师,身材特棒……”

她顿时目露鄙夷,哼了一声。

鹿小娴有个学艺术的表姐,经常和鹿小娴说,女人是艺术品,但是男人这种生物的审美水平,其实永远都停滞在十几岁的时候。他们不会配色,不分美丑,不知道流行与时尚,原因是——

从十几岁开始,他们的关注点就只有女人的容貌和身材。

果真如此。

鹿小娴怀着对班上男生的鄙夷走出教室,意外地看到楼梯口那一头,辅导员和向飞白正面对面站着。

她顿时心跳如雷,表面上装作下楼梯,却将身体藏在拐角处,支起一边耳朵静静地听着。只听辅导员说:“你们班上都去心理咨询了,就你不去,向飞白,你怎么这么执拗?”

“我就是不想去。”

“这是学校统一要求的。”

“我想例外。”

“在别人那里可以,在我这里不行!”

鹿小娴伸出一半脑袋,只看到向飞白挺直的脊梁,以及后脑勺利落的发线。她想也没想,立即冲了出来:“辅导员,我跟他一起去吧!”

“你?”辅导员目光里充满了怀疑。

鹿小娴点头:“我和向飞白组队了,但是还需要互相磨合。我们打算咨询老师如何培养团队精神。”

辅导员满意地点头:“嗯,这才像话,快去快去,别耽误其他同学。”

鹿小娴答应一声,拉着向飞白的手,快步走下楼梯。走到下一层,向飞白似笑非笑地看着她:“我们在磨合?”

“不过就是去混五分钟,你别这么认真。”

向飞白没接话,而是快步走到心理诊疗室里,敲了敲门。鹿小娴跟在他身旁,声音洪亮地喊了一声:“到!”

一名容貌秀丽的女老师站在热水器前,转过身,愕然地打量两人。她微微一笑:“怎么是两个同学一起来?”

“这个……为了效率。”鹿小娴胡诌。

女老师端着水杯坐下,让两人坐在桌子对面,语气和缓地说:“当时开设这个心理诊疗室的时候,校方的意思是让我一个班一个班地去讲解心理健康知识。是我提议,我要一对一。”

“你的确应该一个班一个班地去讲课,最好在大礼堂,一锅端了最好。”向飞白不客气地说,“拿工资的人,何必那么认真。”

女老师并没有生气,而是笑意更深:“我是觉得,那些理论知识没有太大作用。再说,真正有心理障碍的人,很多是不会主动求助的。我要求一对一,就是想给他们一个密闭安全的空间,让他们说出内心的想法。”

鹿小娴嘿嘿一笑:“谢谢老师,不过我和向飞白心理都挺健康的。”

女老师说:“忘了自我介绍,我叫安桔,以后有什么问题都可以来找我。现在——”

说完,她看向另一边。

房间里立即响起了一个机械的声音:“同学好,非常荣幸,请问我有什么可以帮助你的?”

向飞白闪电般地扭头,当看到桌子上一个圆滚滚的白色小型机器人的时候,居然立即扑了过去。机器人只有二十厘米左右高,半圆形的脑袋上有一个黑色的切面,切面上有一个灰色圆球。

他将机器人小心地拿起来,机器人立即用萌系声音说:“小心轻放啊,这位客官!”

这滑稽的场面把鹿小娴逗笑了。

向飞白也放松了许多,问安桔:“这个是交互机器人?是你的?”

安桔点头:“是我的,你是第一个对它感兴趣的同学。”

鹿小娴赶紧解释:“我和向飞白一起组队,参加机器人大赛。他特别喜欢研究机器人。”

“原来如此。”安桔抬手捋了下长发,温温和和地说,“这个机器人其实是大家的‘树洞’。”

“树洞?”

机器人又换了一个奶声奶气的声音:“欢迎吐槽,欢迎倾诉,我会接纳阁下任何的情绪垃圾哦。”

安桔说:“我知道,很多同学对我有戒心,不愿意和我说心里话。没关系,你们可以对着这个机器人说,它会录制下来。你们想让我回答,我就回答。不想让我回答我就当做没听过,让音频永远烂在我的电脑里。从头打尾,我都可以不知道你是谁,哪班的。这个提议,怎么样?”

鹿小娴眼神一亮:“安老师,这真是个好办法!”

“怎么?你有话要对机器人说吗?”安桔笑眯眯地问她。

鹿小娴不好意思地挠挠脑袋。她是憋了一肚子的话,比如说自己的爸妈要离婚了,自己最近情绪变得很差。可是心思被人一秒看穿,她还是没办法说出来。

毕竟,对方是老师。

“它有名字吗?”向飞白回头问安桔。

安桔摇了摇头:“没有,你要给它起名字吗?”

“就叫JIBO吧,我还是第一次看到有心理医生使用人工智能来进行诊疗。”向飞白说,“麻省理工学院媒体实验室的一名专家,在2014年进行众筹,就是要做一个名叫JIBO的机器人,那是机器人情感化设计的先驱。”

安桔意外地抬了抬眉毛:“JIBO,就叫这个名字吧,荣幸之至。”

7。

从心理诊疗室里出来,向飞白明显心情很好。

鹿小娴也觉得神清气爽:“向飞白,你看吧,其实很多事情尝试一下,并没有想象得那么糟糕。”

可能是错觉,她发现自己说完这句话,向飞白的后背僵了一下。

“向飞白,放学之后有时间吗?陪我去趟小卖部。”鹿小娴邀约,“这个周末,我要回家,所以想挑几本英语四六级习题。你帮我,可以吗?”

他一口答应:“正好,我也有件事要和你说。”

“那就这么说定了。”鹿小娴蹦蹦跳跳地离开。

直到走进自己教室,她的心依然跳得很快。

“鹿小娴,心理老师喊的下一个人是谁?”班上有同学在问。

鹿小娴一下子呆住,她满脑子都是向飞白,居然忘了安桔交待自己喊人的事了。

“我、我给忘了……”鹿小娴结结巴巴。

“这你都能忘?”有个男生质疑。

陆曼将作业本狠狠一摔:“忘了就忘了,你们没去过的随便过去一个人就是了,唧唧歪歪什么?”

鹿小娴走回到座位上,对陆曼吐了下舌头:“谢啦。”

“你怎么回事,神不守舍的。”陆曼斜看她一眼。

“这是我和向飞白的小秘密。”鹿小娴笑得一脸甜蜜。

陆曼撇嘴:“切,我才没兴趣知道呢。”说着,她继续埋头做试卷,眉眼间有些阴郁。

“这周周末学校放假,你不回家找几件换洗衣服吗?我看你都没怎么收拾行李。”鹿小娴从书包里翻出一只桔子,扔给陆曼。

陆曼恹恹地剥桔子,瓮声瓮气地说:“有什么行李可收拾的呀,说回不就回了吗?”

因为满心里都挂念着放学后的“约会”,鹿小娴没留意到陆曼眼睛里一闪而过的恐惧。

8。

学校门口的小卖部,名字里虽然带个“小”字,营业范围却很大。这里不仅售出各种文具、资料书、参考书和工具书,货架上还应运而生地摆上许多日用品,来满足寄宿生们的各种需求。

“这套题本好吗?”鹿小娴拿起一本红皮的英语四六级题本。

向飞白拿过来,翻看了几页:“知识点太偏,对考试起不到什么帮助。”

“那这本呢?”

向飞白溜了几眼:“太简单,提高不了水平。”

鹿小娴看着题本,心里默默做了一道选择题,然后翻看后面的答案,发现自己做错了。

她再挑了一道题,在A和C之间犹豫了五秒钟,选了C。结果翻看答案,那道题应该选B。

鹿小娴有些发愁:“我觉得我应该先夯实基础。”

“如果你的需求只是夯实基础的话,为什么要我帮你选呢?”向飞白语气淡淡。

小心机被人看穿,鹿小娴语塞。

总不能说,我只是想和你在一起吧?

她赶紧拉着向飞白往其他货架上:“让你来,是因为我还想送你一支水笔,谢谢你对我的帮助。你看看,喜欢哪个?”

向飞白还真的略微弯腰,仔细观察起水笔起来。鹿小娴暗自松了一口气,装模作样地挑起了文具。

两个大概四十多岁的女老师在附近挑选染发膏。忽然其中一个长卷发看了一眼鹿小娴。

鹿小娴也觉得对方很眼熟,看了长卷发一眼,没想到长卷发飞快地扭过头,不再看她了。她仔细想了一下,忽然记起,这不就是和妈妈经常在一起散步的楼下阿姨?

长卷发跟鹿小娴只有几面之缘,没聊过多少天,但因为在N大当后勤老师,所以鹿小娴对她有点印象。现在在这里遇见,长卷发不肯和鹿小娴视线相交,便是不想打招呼了。

鹿小娴敏感,赶紧支棱起耳朵。

只听长卷发偷偷和同伴讨论:“你说,他们两个是不是早恋?”

“我看像,应该是N大的吧?你问这个做什么?”同伴问。

“很像我熟人的女儿。哎,现在的女孩子,上了大学之后都会谈恋爱了……”长卷发低声说,“我回头跟她妈妈说一下。”

鹿小娴听着这番对话,汗毛都倒竖了。她紧张地扯着向飞白的衣角,小声说:“咱们走吧。”

“你耍赖,不想送我水笔了?”向飞白扬了扬手里的一只水笔。

“送,你挑好了我就赶紧付钱。”鹿小娴急得汗都要淌下来了。

向飞白却将水笔放回原位,说:“这支出水不顺利,我还要再看看。”

鹿小娴急得心里火急火燎的,却又不好说出口。偏偏向飞白不急不慢的,试试这个,试试那个,就是不确定买那支。

那两名女老师对视一眼,对暗号一样地点了点头,将手里的染发剂放回货架,作势就要走出超市。

鹿小娴认命地闭上眼睛,心里默念,死了死了。

然而就在这时,向飞白却从笔架后抬起头来,向长卷发礼貌地一笑:“老师,你们不是买染发剂吗?怎么不买?”

“啊……还想再挑挑。”长卷发不自然地拨拉了下头发,装作刚发现鹿小娴,“这位同学看起来很面熟,你不是住在丽都小区吗?交男朋友?”

套路,又是套路。

鹿小娴赶紧乖巧地喊了一声:“阿姨好,这不是我男朋友,你可别跟我妈乱说啊。”然后赶紧扯了下向飞白的衣角,示意他不要回答。

向飞白却回头给了她一个安心的眼神,坦然说:“老师误会了,我和她只是同学关系。对了,我应该可以给你们一些购买染发剂的建议。”

“你一个男生,怎么懂?”长卷发愕然。

“很简单啊。”向飞白走到染发剂的货架前,随手拿了几瓶,认真看了一下说明,将其中一瓶塞到长卷发手里,“买这个。”

两名女老师狐疑地对视一眼。

“染发剂中大多数含有苯二胺,也就是PDP,被国际癌症研究机构列为第三类致癌物。还有,PDP是一种接触过敏原,会伤害皮肤的。所以那几瓶,不行。”向飞白口齿流利地说,“这一瓶的成分里含有石墨烯,是一种相对安全的材料,无毒无副,可以放心使用。”

“哎呀,谢谢这位小同学。”长卷发脸颊微红,将染发剂放入购物篮里,“你研究过染发剂吗?”

“不是,只是平时看一些科学画报,还有科技类的公众号。”向飞白彬彬有礼地回答。

长卷发顿时高兴了:“我说呢,一看就知道你是好学生。”

向飞白伸手够到另一瓶同品牌的染发剂,递给长卷发的同伴:“老师,我帮你够下来。”

“谢谢啊,小同学。”另一个女老师接过染发剂,将一缕头发拂到耳后,“哎,人老了,不染头发不行。”

“老师的白发是为我们而生,在我们眼里格外美丽。”向飞白说。

长卷发喜笑颜开:“小同学,你学习很好吧?我就说,优等生就是不一样,礼貌懂事,尊敬老师。”

鹿小娴在旁边目睹这一幕,忍不住撇了撇嘴。

啧啧,女人呐。

不过更让她惊讶的是向飞白这厮,以前以为他是高冷男神,现在她对他有了新的认识。

谁知她还没来得及在心里吐槽两句,向飞白突然一指鹿小娴:“老师,她学习比我还好,是机械自动化专业的学霸女神。我们就是一块出来探讨英语四六级,互帮互助,没有恋爱关系。”

鹿小娴无语:“……”

谁……谁是学霸女神?

不知道人家的演技很差吗?

女老师们连连点头:“是我们误会了,你们天天学习,哪里有时间谈恋爱?都说大学里恋爱成风,我们都不赞同的。现在你们这样自觉,真好。”

向飞白一脸真诚:“是的,我们根本没时间。”

鹿小娴挤出一个僵笑,连连点头。

等出了小卖部,鹿小娴两腿都瘫软了。

她问向飞白:“你搞定老师就行了,干嘛还说我学习好?”

“我不这样说,老师能放过我们吗?”向飞白有些不满,“倒是你,我和你之间明明没什么,为什么总是一副做贼心虚的样子?”

因为她真的是“贼”啊!

鹿小娴努力维持着面上平静,拨拉了下刘海:“有吗?”

“有,别人议论两句就紧张得不行,应变素质也太差了吧?”向飞白懒洋洋地说。

眼看即将露陷,鹿小娴慌忙一指远处:“公交车来了,我得走了!”

她拎着行李和书包,快步跑开。身后,传来了向飞白的声音:“你等一等,我有事没和你说!”

“回头再说吧!”鹿小娴逃走。

公家车车门“咣当”一声关上。

鹿小娴抓着吊绳,透过窗户看外面,心脏还在噗通噗通地跳。只见向飞白站在街头,颀长身影如同一株青松。

他目送公家车离开。

其实,这根本就不是通往她家的公交车。

可是鹿小娴实在不能等下去了。

她害怕自己下一秒钟,就会说出那句话——

我喜欢你。

无忧书城 > 青春文学 > 青春治愈者(你一笑桃花荡漾) > THETHREE最好的结局,是喜欢了一个善良的人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龙日一,你死定了1作者:小妮子 2告别薇安作者:安妮宝贝 3像少年啦飞驰作者:韩寒 4骄阳似我(上)作者:顾漫 5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