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青春治愈者(你一笑桃花荡漾)目录
无忧书城 > 青春文学 > 青春治愈者(你一笑桃花荡漾) > THEThirteen冰雹也能暖成雨

THEThirteen冰雹也能暖成雨

1。

从那之后,鹿小娴和向飞白度过了一段甜蜜的时光。

虽然他很忙碌,没有多少时间陪她,但是鹿小娴会主动去他的公司,哪怕只是看着他的背影,盯着他吃下一碗粥,为他通红的双眼递上一只热敷眼罩,她也觉得甜到心里。

陆曼听说后,嗤之以鼻:“你这算什么甜,都没有约会好不好?”

鹿小娴不以为然:“甜不是以约会次数为计算,而是以浓度为准的。”

他一个微笑,一个关切的眼神,都会让她觉得心花怒放。鹿小娴确定,她现在百分之百地恋爱了。

陆曼发出了一声哀嚎:“我只想送出我的祝福。”

“什么?”

“祝福向飞白的公司赶紧走上正轨,毕竟我好久都没见到乐文栎了。”

最近寰风科技处于资金紧张的阶段,而新产品亟待完善发布,所以乐文栎自然也在公司里拼命加班忙碌。陆曼的抱怨,也让人有些心酸。

鹿小娴问:“那不如你和我一起去找他?”

“算了,乐文栎说外人多了不太好,再说他也不能分神。”陆曼耸了耸肩膀,“再说,我也不愿意上赶着……哎,我没说你啊,我只是说我自己。”

鹿小娴白了陆曼一眼:“我才没有上赶着。”

“行行行,是向飞白求着你上赶着对他好,行了吧?”陆曼搂住她的肩膀,半是认真半是打趣地说,“但是我奉劝你,你最近也少在向飞白面前晃荡。现在是他的事业关键期,在他心里,一定想要对你和他的未来负责。这样,一旦他看到你,就会更有压力。”

鹿小娴顿了顿:“真的?”

“当然了。”陆曼翻了个白眼,随手在水池里洗着水果,然后将一颗葡萄塞到鹿小娴的嘴里。

鹿小娴咬着葡萄,含糊地说:“那我,再也不去找他了。”

见她情绪低落,陆曼又有些不忍:“你想他就去找他,当我没说,反正他们公司有新的投资进来了,你不用太担心。”

“有新投资?我怎么不知道?”鹿小娴惊讶。

陆曼头也没抬:“可能他还没找到的机会跟你说吧。”

鹿小娴默默地从陆曼手里的水果篮里又拿了一颗葡萄,放进口中,慢慢地咀嚼着。

虽然陆曼说得有道理,但是她和乐文栎是不常见面的,都知道新投资的事情。而她和向飞白天天见面,却一无所知。

女人都是很小气的,喜欢的人对自己有所保留,会让她们难过很久很久。

2。

夜已深。

路灯将影子拉得修长,在这个初秋的夜晚里,显得格外寂寥。鹿小娴仰头,望着写字楼上的灯光,感觉有些恍惚。

她犹豫了一天,都无法决定要不要上去。陆曼的一番话让她觉得,自己对于向飞白来说,好像是一个局外人。

这种感觉很糟糕,让她觉得被全世界都抛弃了。

“一、二、三……”鹿小娴蹲在路边,用手指点着写字楼的方向,小声地数着。数到向飞白的办公室的时候,她的手指停顿了一下。

“十一……零!”鹿小娴咬牙切齿地说。

就在这时,那盏办公室的灯忽然灭了。

鹿小娴惊讶了一下,急忙站起身,望着那个黑乎乎的窗口,心里也空落落的。不知道发了多久的呆,直到手机响起,她才回过神来,接听电话:“喂?”

向飞白的声音柔柔地传来:“今天怎么没来找我?”

鹿小娴依然望着写字楼的方向,闷闷地答:“今天一天都在忙,很忙很忙,忙到不行。”

“怎么会这样忙?”

因为忙着想你。

但是话到嘴边,她说出的却是:“乐园现在是旺季嘛,引进了一套新设备,要调试。你呢?下班了吗?”

向飞白顿了顿:“还没下班。”

鹿小娴看着那扇黑乎乎的窗口,忽然感到心上一阵悲凉,这算不算他们之间的第一个谎言?

“那你注意身体。”她只能如此说。

“你现在做什么呢?”向飞白轻声问。

鹿小娴仰头望着天空,又问出了那个中二的问题:“我在想,天上为什么还不下冰雹?”

过了很久很久,向飞白的声音都没有再次传来。鹿小娴诧异,将手机放下才发现,他居然已经挂了电话。

她看着黑屏的手机发呆,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

身后忽然响起向飞白的声音。

“我也挺好奇的,天上为什么不下冰雹?”他的声音还是那样温柔有力,颇具穿透力。

鹿小娴回过头,意外地发现向飞白就站在他身后五米处。他穿着一件灰色的毛衣外套,正微笑着看着她,而她居然到现在才发现。

“你不是说,你还没下班吗?”鹿小娴慌不择言。

向飞白一脸理所当然:“我的下班不是按指纹打卡,而是你。只要没看到你出现,我就没下班。”

鹿小娴忍不住捂嘴偷笑。

“那你呢?还在想天上什么时候下冰雹吗?”他煞有介事地抬头看天,“天气是有点凉了,心里拔凉拔凉的。”

鹿小娴继续看天。

向飞白将自己的毛衣外套脱下来,给鹿小娴披上:“现在呢?还在想冰雹下不下吗?”

“改成下雨了。”鹿小娴将头靠在向飞白肩膀上,裹紧身上的毛衣外套,“冰雹都被你暖化了。”

向飞白嘿嘿地笑,伸手刮了下她的鼻子:“刚才在楼上的时候,我就望见你了。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以后别矫情,别乱想,你只要确定一件事,我会一直在你身边,哪里都不去。”

鹿小娴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乱讲,距离那么远,你怎么可能认得出是我?”

向飞白笑了笑,没说话。

她不会知道,贝贝已经提醒过他很多次,不要盯着她的照片看那么久,对眼睛不好,心脏心率也有点不正常。

他,早已把她的身影刻在脑海里了。

“我一直没告诉你,公司下个月会发布新品。因为有宁一南从中作梗,所以我们决定先推出一款家用医疗辅助机器人,先走保守路线。”向飞白说,“我们一直都有Plan B。”

鹿小娴扭头看他:“有新的资本注入了,是吗?”

“是的,新资本风格保守,这也是权宜之计。等到产品获得市场认可,我相信会吸引来其他的资本,到时候我一定会实现真正的医疗机器人。”向飞白的眼睛在黑暗中幽幽有光,“我一直想要做感知冷暖,真正的医疗机器人。”

鹿小娴微微一笑,继续将头靠在他的肩膀上,顺势拉住他的胳膊:“我知道,你一定会实现的!你放心,我会保守这个秘密。”

“保守?”他微微挑眉。

“对啊,现在不能让宁一南知道有新投资的事,所以下次再见到宁一南,我会卖惨,越惨越好,这样她就以为自己大仇得报,不会继续搞破坏了。”鹿小娴说。

向飞白顿了顿,伸手点了点鹿小娴的鼻子:“你的意思是,你要夹着尾巴做人?”

“对啊。”

“不行,”他皱起眉头,“我的女人,必须扬眉吐气。下次你见到宁一南,一定要拿出女王气场,告诉她就算没有她,寰风科技也照样是无人能及的独角兽企业。”

独角兽企业,就是指那些创立不足十年,估值超过十亿的创业企业。这样的企业,一般潜力巨大。

鹿小娴歪着脑袋:“那样做,会不会太高调了?”

“不能怂,从现在开始你要向孔雀学习,一直骄傲下去,这也是一种策略。”向飞白加重了语气。

鹿小娴翻了翻眼皮:“向孔雀学习?”

向飞白搂住她的肩膀:“在我面前,要像猫。”

鹿小娴伸出两只小拳头,乖乖地“喵呜”了一声。

3。

向孔雀学习高调,鹿小娴总觉得这只是一句戏言。她没想到,很快就派上了用场。

周一,鹿小娴刚到乐园,就接到了一个通知:新董事要来游乐园进行视察。当然,这只是明面上的通知,私底下的八卦是,新董事会对乐园作一些人员职位调整。

鹿小娴看着邮件里“宁一南”三个字,开始发呆。

什么情况?

宁一南居然真的成了南瓜乐园的新董事?

“鹿姐,宁一南……”油条气喘吁吁地跑进办公室。

鹿小娴眼疾手快地扔过去一只垫腰的抱枕:“我知道了,你不用再告诉我第二遍。”

“你怎么能这么冷静呢?她是你的情敌啊!”油条脸都白了,“她不会要辞退你吧?”

鹿小娴一拍桌子:“凭你师父的本事,被辞了还怕没饭吃?”然后底气一秒泄露,“但是我觉得,她会把我调到她身边当个茶水小妹。”

油条崩溃地抓住头发:“这么阴险?”

“差不多吧……”鹿小娴站起身,拍了拍油条的肩膀,“油条,我走了之后,希望你能够独当一面。其实你技术蛮不错的,你就是对自己没自信,相信你以后多实践就会有底气。”

油条恨不得当场落泪:“师父,你别吓唬我,谁也赶不走你。”

鹿小娴咬了咬下唇,没有说话。事到如今,她走不走也由不得她了。根据她对宁一南的了解,这场风波肯定小不了。

只是此时,向飞白的一番话回荡在她脑海中:“向孔雀学习,一直骄傲下去,也是一种策略。”

也是,既然注定要被敌人打败,那何必输得难看?

“准备一下,新董事马上要来了。”小助理敲了敲办公室的门。

油条赶紧力争站直,突然又想起什么,弯腰去收拾凌乱的桌面。鹿小娴倒是镇定了不少,把脚边的工具箱往桌子里面踢了踢。这就是她面对宁一南的视察,全部的准备工作。

两分钟后,鹿小娴十分镇定地看着宁一南和几名陪同的高层走进办公室,嘴角露出微笑。

作为一名董事,她不去视察那些重点游乐项目,反而来她这个不起眼的办公室,摆明了是冲着她来的。

战斗的号角,已然吹响。

“这位就是鹿工,是吧?听说你在工作岗位上兢兢业业,很是敬业啊。”宁一南露出职业性的假笑。

高层根本对鹿小娴没印象,此时也只能附和:“对对,南瓜乐园多亏了鹿工这样的工程师,才能承载那么游客,还不出岔子。”

“过奖了。”鹿小娴也露出职业性的假笑。

宁一南神色复杂地看她一眼,笑意更深:“那就让鹿工做个总工程师吧,我相信她对机械这块的专业是最优秀的。”

鹿小娴心头闪过三个巨大的惊叹号。

什么情况?

不降反升?

“不用了,宁董,我在这个岗位上做得挺好的,你让我做总工程师,我反而进入不来状态。”鹿小娴赶紧推辞。

宁一南往前走了一步,伸手为鹿小娴整理了下衬衫领子:“你怕什么,以后还会有更好的职位等着你。”

她回过头看着几名高层,声线妩媚:“就这么定了?”

高层不知道宁一南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觉得这也不是能动摇集团利益的人员调整,连连点头表示赞同。

鹿小娴怔了怔,默默地拿出手机,做了一番操作。

“怎么,你不高兴?”宁一南歪头看她。

鹿小娴抬起头,郑重其事地说:“抱歉,我刚才发了一封辞职邮件给管理层。如果没有什么事,我这两天就收拾东西走人了。”

“鹿姐!”油条震惊了。

高层们面面相觑,不明白鹿小娴到底发什么神经。宁一南摆了摆手:“我想跟鹿小姐单独谈谈。”

众人知趣,纷纷散去。等到四下无人,宁一南才幽幽叹气:“小娴,你怎么了?我本来还想给你翻一倍的工资的。”

“没怎样,就是觉得无功不受禄。”鹿小娴觉得这个话题真是诡异。

“我没有恶意,只是想跟你和好,毕竟之前和向飞白闹得很不愉快,大家都不高兴。这次给你升职,就是我的诚意。”宁一南垂下眼睫,“你能帮我跟向飞白说一声抱歉吗?以前是我不懂事,现在的我不会了。我真的很怕他一败涂地,所以我决定放手,并且用这种方式慢慢弥补我们关系的裂痕。”

鹿小娴耐着性子听她说完,微微一笑:“宁小姐,你这不是在弥补我们,这种手段叫,捧杀。”

宁一南神色顿冷。

“我不是那种缺爱到别人对我示好,我就会把别人奉为大善人的类型。”鹿小娴毫不客气地说,“你给我恩惠,目的很明显,就是要分裂我和向飞白的关系。你想让用这种方式来调动我的野心,利用我的贪心来控制我。另一方面,我资历尚浅,坐上总工程师的位子,这叫德不配位。到我没用的时候,肯定有不少人反对我,赶走我还不是一句话的事?”

“你想多了,我如果针对你,辞掉你就好了……”

“辞掉我,让向飞白更讨厌你,也让我找向飞白作依靠?不,你不会这么简单。”

宁一南笑着摇头:“你还真的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是小人还是君子,都无所谓了,我只做我自己喜欢做的事情。”鹿小娴耸了耸肩膀,忽然感到一阵轻松。曾经无数次幻想过的场景,真的发生了,她反而没有什么压力。

宁一南忍不住了,对着她的背影喊:“你就这么走了?难道就真的不为向飞白着想吗?”

鹿小娴回头看她:“向飞白已经挺过来了。”

宁一南嘲讽一笑:“你是说他下个月要发布的新品?不过,你怎么那么确定他能成功呢?”

“因为,相信他。”鹿小娴淡淡地说。

“有投资了?从寰风推出新产品我就觉得不对劲。”宁一南眸光渐渐锐利,“难怪对我可以端着架子。”

鹿小娴不想再说,把工具箱背上,就走出了办公室。

宁一南面色阴沉地看着鹿小娴走出办公室,狠狠地迸出一句话:“你会后悔的!我会让向飞白,乖乖地回来求我。”

4。

辞职手续办理完毕之后,鹿小娴才感受到了另一份压力。

倒不是经济压力,她这么多年的积蓄,足够她好吃好喝四五年。关键是老鹿和向飞白那边,她该怎么瞒过去。

为了营造自己还在乐园工作的假象,鹿小娴和往常一样,早早起床做饭,然后和老鹿一起吃饭,饭后准时出门。出门后,她把以前想看的电影都看了,以前没逛的街也都踏遍,才发现——

一个无业游民,两三天就对生活腻味了。

为了不引起向飞白的怀疑,她不能在工作时间去找他。但是继续在外头闲逛下去,鹿小娴也兴趣缺缺了。唯一让她感兴趣的,就是睡懒觉。

终于,鹿小娴在第四天的早饭时分,小心翼翼地问老鹿:“爸,我找你商量个事。”

老鹿正在剥一只鸡蛋,眼皮都没抬:“什么事?”

“我最近上班挺忙的,住家里太费时间了,我想搬出去住。”鹿小娴说完,心头一震窃喜。只要她租好房子,没了老鹿的盯梢,她还不是想睡多久就睡多久啊?

老鹿冷笑一声:“你想都不要想。”

“啊?为什么?”

老鹿把剥好的鸡蛋塞到鹿小娴嘴里,语重心长地说:“虽然爸爸也很喜欢向飞白那个孩子,但是你不能……对吧?绝对不能!”

“不能什么?这跟他有什么关系?”鹿小娴边咀嚼边问。

老鹿无奈,犹豫了一下才说:“你不能……弄未婚先孕那一套。”

鹿小娴差点被鸡蛋当场噎死:“……”

老鹿毕竟是活了大半辈子的人,很淡定地继续开始教育:“我本来想委婉一点的,但是我怕你听不懂。你这孩子,太单纯。”

“我听得懂!爸,你想哪里去了!我租房子只是想睡个觉而已!”鹿小娴咆哮。

老鹿讶然,瞪了鹿小娴一眼:“这还不是一个意思?我知道年轻人血气方刚,但你是女孩子,要矜持。”

鹿小娴赶紧辩解:“不是,我说的意思就是休息,睡觉而已!我保证不让向飞白踏进我出租屋半步。”

“那你租个房子,就为了睡觉?”老鹿嗤之以鼻,“你说,咱家到南瓜乐园就40分钟的脚程,20分钟的车程,你去哪儿租房子?能节省你多少时间?”

鹿小娴陷入了纠结状态,在思考要不要向老鹿坦白,她辞职的事情。如果坦白,虽然挨顿骂,但是不用租房子,可以在家光明正大睡懒觉了……

她还在犹豫,老鹿已经用鼻子哼了一声:“说不上来了吧?就说你们这对小情侣黏黏糊糊,像提前偷尝禁果。告诉你,咱们老鹿家家世清白,你不许给我搞这套小动作!”

鹿小娴目瞪口呆地看着老鹿端着粥碗,转身回卧室里了。她大脑死机一秒,才猛然惊醒过来:“爸,你别误会啊你?我真的没其他想法!老鹿,老鹿你给我出来,说清楚!”

老鹿的卧室房门紧闭,静悄悄的。

鹿小娴欲哭无泪,这下子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她拿起手机,想给向飞白打个电话,却在通讯录里看到他名字的瞬间,面热心跳。

什么情况?

鹿小娴惊恐地发现,只要看到向飞白三个字,她脑海里立即浮现出老鹿刚才三令五申要求禁止的敏感场景。刚才那一番谈话,就像是伊甸园里掉下的苹果,也像是潘多拉打开了匣子,她居然……对向飞白有了邪念?

“我的天……”鹿小娴绝望地将手机关掉,靠着墙蹲了下来。

这事,得怪老鹿。

要不是他提起这茬,她还真想不到她和向飞白的小生活。

5。

鹿小娴继续顶着一个无业游民的身份,去步行街逛荡了一上午。午饭是在必胜客吃的,她正享用着一只披萨,旁边经过的一名客人提醒她:“姑娘,你手机有电话进来。”

鹿小娴这才想起,自己的手机开了静音,忘记设定回来。她拿起手机,发现是老鹿的电话,赶紧接听。

“什么事?在上班。”鹿小娴懒洋洋地问。

老鹿在手机那头,满腹疑惑地问:“那向飞白去乐园找你,怎么没找到你?你去哪儿了?”

鹿小娴一个激灵,翻看手机才发现,向飞白居然给自己打了好几个电话。她解释:“我手机开静音了。”

“你在哪儿?”老鹿语气不善。

鹿小娴挠着脸颊,嗫喏:“我今天有些不舒服,请假了。”

“回来。”老鹿挂了电话。

鹿小娴生怕自己辞职的事情暴露,赶紧咬着披萨离店,打了辆车回家。一进家门,她就看到向飞白和老鹿面对面地坐着。

老鹿神情莫测,向飞白略微尴尬,气氛有些不对劲。

鹿小娴更是尴尬,一看到向飞白,脑海里立即自动播放起不良主题的小电影。她使劲把“小电影”关了,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在玄关处换鞋:“不好意思,我今天忘接电话了。中午在这吃饭吧,我给你们做。”

“不用了,你们出去吃,我在家应付下。”老鹿拿着报纸,从沙发上站起来。

鹿小娴皱了皱眉头:“那怎么行?”

老鹿很执拗:“你们还有事情要商量,当然要出去吃,我就在家里吃就可以了。”

鹿小娴忽然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果然,从家里出来之后,鹿小娴问向飞白:“我爸说我们有事要商量,我们要商量什么?莫名其妙的。”

向飞白推了推眼镜,一本正经地说:“叔叔告诉我,我们至少要订婚之后,才能住到一起。”

“……”鹿小娴石化。

他低下头,语气很无辜:“我从来没有逾距,也没有表示过什么,叔叔怎么会突然谈到这个话题?”

鹿小娴想死的心都有了,扭头看小区绿化带。嗯,绿化带的灌木丛又茂盛了……

“嗯?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不让她分神,追着问。

鹿小娴怎么可能说出不良主题小电影的事,面红耳赤地反身打了他一拳:“字面意思,我也不知道,问那么多干嘛?”

向飞白“哦”了一声,然后笑得十分暧昧:“那我能问一句,明天就订婚可以吗?”

他眼睛本来就有几分桃花眼的感觉,现在笑起来,晶亮亮的,让人脸热心跳。鹿小娴更加窘迫,扭头就往外走:“明天怎么来得及啊?”

“来得及,只要你想。”

鹿小娴停住脚步,回头瞪他。向飞白看着她,一字一句地说:“只要你想,我可以随时候命。”

她心头顿时流过一股暖流,但最终还是矜持占了上风:“等寰风推出新产品吧。话说,你这么忙,怎么还能来找我?”

“因为给你打电话,你总是不接,我还以为又发生什么事了。”向飞白仰天叹了口气,“谈恋爱是有点麻烦的。”

鹿小娴咬住下唇:“那怎么办?要不我们冷静几天……”

“不行。”向飞白打断了她的话,“反正都这么麻烦了,不如再麻烦一点,我们去吃饭。”

“……”鹿小娴翻了个白眼。

他们选了一家附近的餐厅,开开心心地涮起了火锅。等到点完菜,服务生把账单递给向飞白,他动作自然地接过,然后压到钱包底下。

鹿小娴想拿过账单,他眼疾手快地把筷子递过去:“怎么了?”

“我想看看这顿多少钱。”鹿小娴有些不好意思。

“你不会想和我AA吧?”

“也不是完全AA,但是我也不能全部花你的钱。”鹿小娴很认真地说。

向飞白眯了眯眼睛:“在女朋友失业期间,男朋友的责任是盯着她吃下每一口饭。”

“你知道了?”

“我去乐园找你,油条全都告诉我了。”向飞白很是淡定地给火锅加温度,“而且你辞职的事是因为我,我更要负责。”

鹿小娴在内心吐槽油条三遍大嘴巴之后,赶紧摆手:“不,我辞职不是为了你,是我早就想辞职歇一歇。”

向飞白笑了笑:“我请客也不是为了你,而是为了我。”

“嗯?”

“是为了表达我对你的喜欢。”他捞起一块午餐肉,轻轻地放到她的碗里,“吃吧。”

鹿小娴夹起午餐肉放到嘴里,嘀咕了一声:“感觉像在喂宠物。”

“不是,是喂我的小鹿小姐。”

她想起向飞白说过的“我姓向,鹿老师姓鹿,象和鹿的谐音是吉祥和福禄,我和鹿老师的组合就是吉祥物”的话,不由得笑出来,捞了两只鱼丸给他:“那这个,就是我在喂我的大象先生。”

他笑起来,吹了吹鱼丸,蘸料之后放入口中。

邻座有一对小情侣,女生突然开始对男朋友发脾气:“你看,他们就能这样甜蜜,你怎么就跟块木头似的。”

男生很不服气,把勺子往火锅里搅了搅:“不就是甜言蜜语吗?那都是骗小姑娘的把戏,成熟点的谁理睬这一套啊?”

鹿小娴有些尴尬,赶紧埋头吃饭。向飞白居然还提醒她:“哎,他们说你是小姑娘。”

“长得嫩,没办法。”鹿小娴得意地摸了摸脸,忽然想起了什么,“喂,大象先生,为了社会的和谐,咱们是不是要低调一点。”

“那不行,我喜欢的人,我想怎么宠就怎么宠。”向飞白继续捞火锅,“羊肉要熟了。”

鹿小娴厚着脸皮把自己的碗递了过去。她用余光看到,邻座的男生脸都气绿了。

女生突然把筷子一放,站起身就往外走。男生犹豫了一下,还是没站起来,只是坐在座位上抱怨了一句:“惯的。”

他说完,扭头瞪了一眼向飞白:“喂,你这样秀恩爱,不腻味吗?”

鹿小娴立即嗅到了一股紧张气氛。这个男生不会要打架吧?这到处都是滚烫的火锅,杀伤力巨大啊……

向飞白倒是没紧张,只是淡淡地问:“你不爱你女朋友?”

男生黯然:“我当然爱她啊,都带她出来吃火锅了,整天忙前忙后的,但是她也太过分了吧?小脾气一堆,我伺候不起!”

向飞白儒雅一笑,礼貌地回答:“其实,我做的一切不是秀恩爱,而是给我的女朋友提供情绪价值。你太古板,这也是你女朋友生你气的点。”

“什么意思?”

“在一段恋爱中,你除了提供个人价值,还要提供情绪价值,不然,谁愿意不快乐地谈恋爱呢?既然你女朋友要的是你的关心,那你就关心她,她还能那么患得患失吗?没错,她是被你惯的,是被你笨拙的表达方式给惯出了小脾气。”

“但是我关心过她啊,她还这么作!”

向飞白反问:“如果你是像完成游戏里每日任务那样地关心她,那你的关心还不如没有。”

男生愣了两秒钟,欲言又止,最后突然对向飞白说了一句“谢谢”,起身跑了出去。

“这是去追女朋友了。”鹿小娴松了口气。她眼珠子咕噜噜一转,问:“你的恋商怎么突然这么高?是不是和女孩子练习出来的?”

向飞白点头:“对。”

鹿小娴立即收起笑容。

“第一个女朋友是索菲亚,第二个女朋友是鹿小娴。”他说完,才开始吃煮好的海带,吃饭的样子又精致又好看。

鹿小娴想起索菲亚只是一台陪练机器人,瞪了他一眼,却随即忍不住偷笑起来。

这种感觉真的好甜蜜。

她和他在一起,就是祥禄组合,永不分开。

6。

说来也奇怪,自从吃了这顿火锅,鹿小娴就长了不少勇气,以至于她直接把自己辞职的事情向老鹿坦白了。

老鹿气得吹胡子瞪眼,把鹿小娴臭骂了一顿,并强调,她绝对不能让向飞白养活,不然迟早得分手。

他举了不少例子,什么无业少女惨被抛弃,家庭主妇被戴绿帽,啃夫的妻子被迫离婚……总之,老鹿认为,女孩子必须要有一份收入来源,这样的人生才算有了保障。

鹿小娴只好信誓旦旦地向他保证,自己会去找工作,现在的她只是想每天睡懒觉而已。等睡够懒觉,她一定会出去找工作,不找到不回家。老鹿拿了她的保证书,这才善罢甘休。

于是,鹿小娴终于过上了可以睡懒觉的日子。她每天睡到自然醒,然后给向飞白发短信,收到回复后就会有一整天的好心情。因为最近有新产品发布,所以他要开董事会和商业战略会,所以她也不急他什么时候回复。

只是今天早晨,她决定懂事一点,不去叨扰向飞白。

鹿小娴懒洋洋地起床,一边刷牙一边给乐文栎发短信:“你们老大在忙什么?今天公司怎么样?”

刚发完短信一分钟,乐文栎的电话立即拨打进来。鹿小娴很是意外,但还是接听:“乐文栎,什么事啊?”

“出事了。”乐文栎的声音很低沉,“有个核心技术人员郑伟突然辞职,然后宁一南宣布她投资了一家人工智能创业公司,叫凌封。”

核心技术人员突然辞职,并去了对手的公司,这摆明了是带着一部分技术成果出逃。

……

五分钟后,鹿小娴走出卫生间,急急忙忙地收拾东西。老鹿刚从外面回来,见她这样匆忙的样子,忍不住问:“你干嘛去?吃了早饭再走吧。”

“我有事,有个面试要参加……”鹿小娴解释。

老鹿把手里的豆浆往她手里一塞:“赶紧去,别耽误你面试,这豆浆你记得喝啊。”

鹿小娴满怀愧疚地出了门,打了辆出租车直奔凌封。到了凌封,她向前台递上自己的简历,前台很礼貌地收下:“谢谢你,如果通过初审我们会给你打电话,通知你来面试的。”

“那要多久?”

“大概三天左右。”

“你们招一名清洁工,还需要这么久?”鹿小娴直截了当地说,“你别误会,我不是应聘工程师职位的。”

前台惊得睁大了眼睛:“可是小姐,你是名牌大学毕业,专业也对口,你来应聘清洁工?”

“是的。”鹿小娴早就料定,应聘工程师不会让你那么快入职,就算很快给自己offer,那也要先体检,办理入职手续……那还不如直接应聘清洁工,她可以以最快的速度进入凌封。

她要尽快见到那个叫郑伟的技术人员……

前台犹豫了一下,低头打了个座机电话,然后笑着说:“小姐,抱歉,我们不能录用您。”

“为什么?”

“因为……”前台欲言又止。

鹿小娴身后响起了宁一南的声音:“因为我今天恰好在这里。”

宁一南走上前来,一身白色名媛风的西装衬得她明艳动人。她仰着下巴看鹿小娴,勾唇一笑:“我相信,你不会是真心要做一名清洁工的。”

鹿小娴不想多说,拿了自己的资料就要往外走。宁一南拦住她,语气里有按捺不住的得意:“怎么样?我是不是警告过你,不要一意孤行,否则会毁掉向飞白的事业?”

“你卑鄙。”

“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宁一南得意地说。

鹿小娴忍了忍,问:“我刚刚接到消息,向飞白公司有一个辞职的核心技术人员,名叫郑伟,去了这家凌封公司就职。”

“对,不过这跟我有关系吗?”

“我想找他谈谈,他的行为已经涉嫌泄露商业机密。”鹿小娴冷冷地说,“他带走了寰风研发成果的产品数据。”

“看来,你是怀疑我和他里应外合。可是你有证据吗?”宁一南挑了挑眉毛,目露嘲讽。

鹿小娴表情沉静下来:“证据当然是有的,如果你不收手,我们会起诉。”

“那就起诉吧,我相信在诉讼期内,寰风会比凌封先死掉。”宁一南毫不在乎。

这的确是一个不容忽视的事实。寰风拼尽全力要来的公平,并不能挽救他们要面临的市场。

鹿小娴也是想到了这一点,离开两步后,忽然回过身,重新走到宁一南面前:“我要怎么做,你才愿意放手?”

“晚了,我现在说什么也不会停止。”宁一南呵呵冷笑,“你就好好地看着向飞白一败涂地吧,这就是你们的命运。”

鹿小娴呵呵一笑:“我想你可能误会了。”

“嗯?”

“我让你收手,不是求你放过我们,而是奉劝你悬崖勒马。宁总需要加强一下理解能力,这样下次不会误解我的意思了。”鹿小娴毫不相让。

宁一南眯了眯眼睛,抛出两个字“嘴硬”,然后转过身离开,目光瞬间变得森冷。

无忧书城 > 青春文学 > 青春治愈者(你一笑桃花荡漾) > THEThirteen冰雹也能暖成雨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他知道风从哪个方向来作者:玖月晞 2郭敬明短篇作品作者:郭敬明 3再次进击作者:潘江祥 4微微一笑很倾城作者:顾漫 5青春治愈者(你一笑桃花荡漾)作者:莲沐初光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