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架空历史 > 一寸相思 > 第63章 半山亭

第63章 半山亭

所属书籍: 一寸相思

    刮了两日北风,笼罩多时的雾霭突然散了,视野空前的清明起来。
    左卿辞所居的这幢别业依山而建,从地势较高处望去,层层碧瓦飞甍,可眺玄武湖千倾烟波,积雪拥晴川,浮影融天光,山河盛色尽入怀中。
    左卿辞闲来无事,起兴让白陌在半山亭设了书案笔墨。边角置着暖炭,配上香茗果盘边绘边叙。画了一半或许是倦了,左卿辞收了笑,漫谈闲叙也歇了。
    宅院凝雪未化,亭内炭火烧得极旺,甚至烘得人微微沁汗,苏云落将裘氅卸了,枕在美人靠上,取出双蝶古镜把玩。镜中的眼睫又长了,她看了一会,随手取过一把裁笺的细剪,正要修短,左卿辞倾身握住她的腕,拿开剪子丢在一旁,不轻不重道,“好端端的剪什么。”
    他也在曲栏坐下,将她揽在怀里,温热的手缓缓摩挲她的颈。俊颜仿佛在凝思,眉眼深遂,不知藏了多少心事。
    苏云落觉得他与平日似有些不同,“你心情不好?”
    “云落在关心?”他忽然挑了一下眉,“这可是头一遭。”
    分不出他是调侃还是轻嘲,她想看他的神色,却被按住了后颈。他解开她的长辫,指尖恰到好处的揉捏,清悦的声音转开了话题,“喜欢这样?”
    半晌,她轻轻嗯了一声。以前从不知道,被人触抚的感觉是这样好,让她全身松散,不由自主的伏在他膝上贪求更多。
    螓首斜斜的伏着,浓密的乌发披满薄窄的肩,一截小巧的耳垂从丝发中透出,白生生的惹人,左卿辞轻捻了一下,“过两日我们离开金陵,去琅琊赏游一番。”
    她略有点诧异,冬日里谁都不爱在外奔波,他又是极讲究舒适的人,“那边有事要办?”
    他的回答悠然闲散,“琅琊八景久有胜名,正好消冬,这个时节金陵无趣得紧。”
    她想了一想,“你不想回去。”
    显然这场出游是为了躲开年节必须回府的难题,左卿辞并不否认,“云落这般聪明,对我的事知到了几分?”
    她迟疑的没有接下去,他心思多,既然从未言及,她也绝不会起意询问。
    俊逸的脸庞半倾,左卿辞垂目一笑,“告诉你也无妨。”
    理了一下思绪,他起了个头,“三十年前的靖安侯府并没有如今的声威,老侯爷昏匮无能,正妻无所出,养了一大堆庶子,军中的声望也泯灭无形。庶子间为争爵花样百出,流为市井笑谈。我父亲的生母身份低微,他不想再受欺凌,自请边关从军,在一场征战中受了伤,被我娘所救,两人在当地成婚,随后有了我。原以为一家人就此长居边关,没想到父亲军功越来越盛,将一众兄弟比得越发不堪,待祖父过世,圣上钦点父亲袭爵,将安华公主下嫁。”
    话语到最后有点沉,他停了一刻才说下去,“尚了公主,不可能再留驻边关,父亲唯有携着家人回到金陵,母亲也由妻变成了妾,其实当年若是和离倒好了,可惜——”他的眉间漾起一丝薄诮,淡讽道,“有时过于情深反受其害,头一年还好,第二年边境不稳,父亲被迫出征疆场,虽然留了亲将守护,母亲还是在生产时出了意外,她痛了很久,那时我在门外——宫里的嬷嬷不让进。”
    长眸暗而冷,轻缓的字句寒意侵人,看得她不由自主握住了他的手,他回握了一下,气息稍缓,嘲讽的笑了笑,“半年后我也开始咯血,被诊为痨症。府中一切由公主掌控,她亲问饮食起居,若我真是生病,她必可得一个慈和之名。可惜我娘庇佑,又或是冥冥中自有定数,她的师兄鬼神医心血来潮,出谷探视师妹。一路从边关寻至金陵,发现她已亡故,又诊出我身中异毒,设法将我带离了侯府。父亲战事结束后返家,留守的亲将当堂自刎,第二日父亲入宫面圣,将小妹晴衣送与姑母淑妃娘娘抚养。此后父亲与安华公主日渐冷落,数年后她大概也绝了念,从宗族中择了倾怀过继。”
    苏云落安静的听完,“你回来是想复仇?”
    左卿辞一晒,“是为给晴衣诊病,她是我一母所出,被段衍伤了腰脊,没有父亲的协助,我无法入宫。另一则也是为段衍,他逃得太远,我需要一个身份召集合适的人。”
    他不曾道明是否想对公主复仇,可他既非懦弱之人,又岂会忘却杀母之仇,然而安华公主是皇帝亲妹,连靖安侯亦无能为力——她想了很久,“你想做世子?”
    左卿辞带着奇异的讽刺淡道,“安华公主不会容许,她是个极骄傲的人,靖安侯是她此生最大的挫败,作为报复,她会尽一切力量毁去我父亲在意的人或事。”
    他又一次避过了正询,苏云落道,“是她授意涪州的一路袭杀?你想怎么应对?”
    左卿辞沉默了一瞬,漫散的开口,“谈不上应对,我本也未——”
    一句未完,忽然间白陌飞纵而至,气息急促,“公子,侯爷来了,下人不敢拦。”
    左卿辞抬眼一望,院门边已经出现了几个身影。
    靖安侯左天狼是一个传奇。
    年少时不受重视,索性负枪北行,尸山血海里博命杀伐,将祖辈的声名重新竖起来,提起来谁都赞一句,又在声誉最盛时尚了公主。可惜娶了公主是荣耀,却未必宜家宅,纵然勇如左候也难有欢颜,未至中年已双鬓星白。患难之侣早亡,子女散落他方,夫妻多年不与言。换了另一个人,只怕已被各种磨折压垮,他却沉如山岳,不露半分憎怨。
    左候深长的眉宇略锁,蕴着历经岁月摧折,染遍风霜血雨后的倦淡。除了轮廓略刚,他的容貌与左卿辞极为相近,俱生着一双上挑的长眸,即使是外人,也能一眼看出两人之间的血缘。
    此刻,曾经铁血征伐的将军微微仰起头,看着远山亭中的一双人。
    俊美的男子风华照人,慵散的倚栏而坐,怀中拥着一个人,漫把青丝,浅笑相谑,连灰冷的山色都生出了旖旎。然而温馨的欢谑仅只一刻,随着两人望过来,空气似乎蓦的紧绷。
    一瞬之后,玉人掠身而起,衣袂轻翩,仿佛一只轻灵的白鹤,惊鸿一瞥间隐入了山林。
    摒退了所有人,院子仅剩了父子相对。
    左候一身半旧的常服,未披软氅,背过身看一座冰雕,那是冬至时苏云落所刻,线条已经有些融化,仍能看出是一只黄羊,温驯活泼,好奇的趵蹄回首,仿佛在遥遥的观察。
    看了好一阵,左候打破了沉默,“我记得当年也堆过雪。”
    左卿辞微怔了一下,眸色略深,好一会才道,“是一只熊,留了很久,天热后化了。”
    左候仿佛陷入了回忆,“好像有一人高,鼻子用的铜符,眼睛是——”
    他一时想不起来,左卿辞平静的接过话语“是黑色清珠耳饰,嵌上去光泽极好,像活的一样。”
    零散的回忆浮掠而过,左候的神情隐带遗憾,“可惜那一年雪不厚,连檐上的都扫下来用了,到底不如边塞。”
    左卿辞顿了一瞬,随之低语,“边塞除了风大,其他的确是不错。”
    一问一答没头没尾,奇特的相契,无形间浮出了一个亲密无间的世界。
    左候似乎想起什么,泛起笑意,“那是你太小,一出帐就被吹滚了,你娘也是,她身子轻柔——”
    声音突然停了,隔了许久,左候轻轻叹了一声。谁也说不清叹息是什么意味,气氛却突然生出了凄楚,空落而无凭。许久后他才又开口,“事到如今,你到底做何打算。”
    风卷起了落叶,贴着衣摆簌簌而过,左卿辞云淡风轻道,“我还未想好。”
    左候仿佛早有预料,也无怒色,半晌才道,“你的年纪也该成婚了,沈国公的孙女,六王的嫡女,金陵世家淑媛尽可议亲,可有谁你意中所求。”
    左卿辞唇角轻勾,说不出的讽意,“父亲以为,我该娶何人。”
    父子俩对面而立,身形一般无二。年长的沧桑中现沉毅,年轻的风华中隐桀骜,两个人那样相似,又是那样生疏。
    左候敛去了感伤,无形的气势随之而生,“那个胡姬,薄景焕与我提过。”
    左卿辞不动声色,“薄侯怎么说?”
    “烟视荡行,猖狂无状,犯案累累,论罪当诛。”左候淡叙了十六个字,半晌后道,“我可以不予理会,但你也该明白——她不过是个胡姬。”
    左卿辞不置一辞,笑了笑。
    他的神色落在左候眼中,自有另一番意味,左候沉默了一阵,微喟一声,“罢了,其中的得失,你自行想清楚。”
    说完也不多言,左候转身行向了院门。
    左卿辞有一丝意外,望着他渐远的背影,忽道,“若我所求与侯府声名相悖?”
    “人生在世,所求不过已心,我年轻时不懂,事到如今也无甚资格约束你。”左候停了一下,三分平淡两分温和,带着倦然轻寂的洒落。“想做什么就做吧,一切自有我承当,我这一生受缚良多,你尽可随心而行。”

无忧书城 > 架空历史 > 一寸相思 > 第63章 半山亭
回目录:《一寸相思》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庆余年 第七卷 朝天子作者:猫腻 2庆余年 第一卷 在澹州作者:猫腻 3官居一品作者:三戒大师 4富春山居作者:扫雪煮茶 5山河枕作者:墨书白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