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架空历史 > 一寸相思 > 第100章 巧设计

第100章 巧设计

所属书籍: 一寸相思

    天马在山道上纵掠如风,如闪电倏忽而过,仅用了一日已然折返。
    阿兰朵驱马直奔赤魃所居的大殿,甩下缰绳来不及问,一眼看见赤魃立在阶上,身形安然,根本没有丝毫旧伤发作的痕迹。
    她登时怒火上涌,赤魃看着她唤了一声,“阿兰朵。”
    他的神情凝重,没有半分嘻笑,不等阿兰朵开口,他又道,“你回来了很好,这几日教中出了事,必得你回来商议。”
    阿兰朵鲜少见他这般郑重,不觉收了怒色。
    赤魃转过身,带她走入殿中,边行边道,“你走的第三日,摆在你寝居的那尊纯金蛇像失窃,我下令彻搜整个石殿,发现这女人鬼鬼祟祟的藏着金蛇,想将它放回原处,所以将她锁拿起来拷问。”
    殿底阴森的石牢尽头,壁上锁着一个血糊糊的女人,半个身子被毒虫啃得露出了白骨,一口气吊着还未死,发出微弱的惨声,脸庞呈现出泥土般的死色。
    “乌玛?”阿兰朵一眼认出来,难免生出诧异,随即又起了怒火,“这贱人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动金蛇?”
    她怒火中烧的摸出鞭子,被赤魃按住,“这件事没那么简单,我审了半日,她一口咬定是被黄金迷了心窍,直到百虫入体才道出端倪。”
    赤魃从随在一旁的血侍手中取过金蛇,将金像倾倒过来指给阿兰朵,只见黄金蛇翼下不显眼的地方多了一个小孔,孔中填着黑色的粉末,不等她询问,赤魅已然解释。“这是黑星圣草研成的粉末。”
    阿兰朵瞬间变了颜色,立刻退后了一步。
    赤魃将金蛇交还随侍,沉声道,“这女人将圣蛇相克的黑星圣草置进黄金蛇像,这东西平日就放在你床头,圣蛇最喜在上面盘绕,一旦沾上必受重创。”
    这般阴狠而巧妙的算计,阿兰朵一寒,怒火中烧,“她从哪得的黑星圣草?主使人是谁?”
    赤魃冷笑了一下,“这女人咬得紧,怎么拷问也不说,不过也猜得出来,必是乘黄与灭蒙其中之一。我探过乘黄,没看出什么异样,又查这女人去过何处,最后才探出是去了灭蒙的神殿附近。”
    阿兰朵脸色铁青,没想到灭蒙这平时老好人一般的家伙,心思竟然这般毒。
    “灭蒙挑自己在外的时候下手,原是想撇得干净,没想到这女人手脚太慢,意外被人撞破。”这几日赤魃将事情理了个大概,该安排的也已着手,只等她回来通一声气,“这件事我与乘黄说过,他也极为惊讶,想起灭蒙早年似乎以淬练毒掌为名,索要过一片黑星圣草的叶子。”
    阿兰朵越想越怕,不寒而栗,又激成了强烈的恨,“你打算怎么办。”
    赤魃英武的脸庞狰狞起来,“我原想这老东西还有几分眼色,让他退下去养老算了,既然这样不识好歹,自寻死路,就别怪我无情。”
    阿兰朵心一跳,点了点头,“拉上乘黄,先将他殿中的人料理了,提防那老东西反扑。”
    左卿辞安然躺在竹椅上,享受徐来的风。
    半晌,他睁开眼一睨苏云落,见她虽在执扇,目光却遥遥落在远处,显然是心有旁鹜。
    左卿辞随手一揽,将娇躯延入怀中。“云落在想什么?”
    苏云落微赧,“我在想虽是做了安排,但探不到动静,也不知到底有没有效。”
    “云落实在应该对我多一点信心。”看出她的忐忑,左卿辞漫声道,“教中这三人各存心机,只要投下一粒石子,勾起彼此的疑忌,表面的平衡立刻不复存在。”
    苏云落喃喃道,“不知那枚骨饰份量够不够。”
    左卿辞挑了一挑眉梢,“乘黄本身就防卫心极强,你第一次出入已让他开始疑神疑鬼,灭蒙又触动了他的秘密,加上骨饰,足以让他产生强烈的威胁感,必会有所动作。”
    他的话语有一种必得的自信,苏云落稍放下心,“你好像什么都能猜到。”
    “血翼神教偏邪的秘法多,又擅驭虫使毒,我也不敢轻易施展手腕,只能以暗策诱动。”左卿辞微微一笑,“敌明我暗,这是最大的优势,只要引他们入了迷障,护法和圣女均为棋子,棋子自己杀起来,远胜于你我动手。”
    她不出声的看着他,墨蓝的瞳眸异常干净纯澈。
    “觉得可怕?”左卿辞点了点她的唇,“傻云落,世上最毒的不是星叶,是人心。”
    曾经的微惧并非错觉,他果然不是善类,她默了一会,“你以前也是这样杀人?”
    “通常是看心情。”他眼睫半垂,片刻后浅笑一声,“当年我擅自出谷,戾气重的很,只觉得天下无人不厌,一言不合就肆意而为,可懒得这样麻烦。”
    她忍不住问,“为什么是擅自?鬼神医不让你出谷?”
    “他怕我死在外面,像我娘一样。”左卿辞解释了一句,轻讽道,“不过若真在谷中日日相见,他又嫌恶得很,没一句好话。”
    她顿生恻然,“他对你不好?”
    左卿辞停了一停,缓缓道,“我年幼时一度垂危,他费尽心思调理,不眠不休的守着,后来又教我医术毒术,一身所学尽授,怎能说不好。只怪我越长越与父亲相似,他看着我便是一种折磨,难免言语刻薄,不如出谷了两厢清净。”
    他出身显赫,应该是无所不有,可也并未多如意,她说不出什么安慰,只将额头依偎在他肩颈。
    年少时的偏激早已过去,然而她这般温软的相依,让他生出一种异样的柔暖,拥着她好一阵才转了话语,“云落可猜得出乘黄的秘密是什么?”
    言及正事,她坐起来拧着眉思索了一阵,终是不得其解。
    “想不出也无妨,等着看戏就好,一旦灭蒙回来出现什么意外,那就表示乘黄的秘密着实非同小可。“左卿辞高深莫测的一笑,“这一次灭蒙出教时日甚长,倒是个绝好的机会,我若是他一定会设计挑拔,利用赤魃除去大患。”
    她有些微的怀疑,又禁不住期待。
    “不过——”竹椅咿呀轻晃,左卿辞说了半句,复又淡然一哂,“万一灭蒙死得太快,连秘密一起带入坟墓,那就太可惜了。”
    灭蒙终是心神不宁,不等巡完村寨便提前返教。
    入山别无异样,难得居然是赤魃来迎,这反让灭蒙起了五分疑心。自赤魃势大以来,气势骄狂,处事倨傲,休说是巡寨这等小事,哪怕再操劳百倍也难得他嘉慰一句,如今这等殷勤,不由得人不惊疑。
    赤魃笑声宏亮,毫无旧伤复发之态,仍是平日大咧咧的作派,道这一次成功哄得阿兰朵半途归来,又使了些小手段让佳人顺服,十分快悦。灭蒙察颜观色,一时辨不出异样,略略放下心来。他待要回殿询问亲信,赤魃全然不放,只道宴已备好,将他硬拖至自己殿中,阿兰朵宛然也在,喧问了几句将他接入席中。
    除了赤魃的纡尊降贵之外,一切似乎无异,灭蒙捺住意识中的警惕,扶起犀角杯正要开口,蓦然腕上一麻,他骇然低头,见一条金色的小蛇落至案上倏弹而起,滑上数步外的阿兰朵臂腕。赤魃从席案下一扯一甩,一张黑索大网兜头而来。
    腕际的齿痕深陷入肉,让灭蒙浑身僵硬,来不及愤怒,他扑躲开索网的袭击,嘶吼一声抽出腰刀,一咬牙砍断了受噬的手。断手落在案上,血如水泉四溅,灭蒙飞速扯断绑带勒住断腕,森然瞪着两人。
    阿兰朵猝然间一击得手,原是得意,然而见对方神情狰厉,半身溅血,不由自主的生寒,本能的挨近了赤魃。
    赤魃半点不惧,啐了一口踏上前,“反应倒快,不过既然毒已进血,砍了也不过多活半日罢了,还不如省点力气,早死早投生。”
    灭蒙混浊的双目带上了血红,嘶哑道,“为什么。”
    “为什么?你本是个废物,还不安份的想弄鬼,就别怪我不客气。”赤魃冷笑说完,身形一展已动上了手,他筋骨刚劲,一拳击处洞裂了坚厚的青石,然而也不敢硬碰灭蒙的独手,招招向对方身上招呼。阿兰朵唤出金蛇伺袭,灭蒙尽管伤痛交加,心神大乱,也知缠战下去必死,一咬牙向殿外冲去。
    赤魅清楚灭蒙虽是护法中最弱的一个,但也绝非不堪一击,何况三护法都习过神魔裂解的秘术,逼狠了使出来便是玉石俱焚,既然对方已经受了重创,索性慢慢将其耗死。赤魃与阿兰朵跟缀上去,同时以竹哨传音,吩咐亲信追截。
    灭蒙一出殿外,漫天箭矢如雨飞来,他避过一波一路冲撞出去,围堵的两名长老被他抓伤,伤处乌黑,不一会瘫如烂泥。灭蒙且行且逃,加上赤魃与阿兰朵有意放任,竟然给他奔入了一片山林,灭蒙在连番杀戮中凶性大发,恨道,“我在教中尽忠多年,竟被你们这对贱人暗算,做了厉鬼也不让你们好过。”
    后方的阿兰朵闻言,娇声鄙夷道,“老不死的家伙,你以为在黄金蛇像上做的手脚无人察觉?圣蛇是那么容易除去的?做梦!”
    “你说什么?金像上——”灭蒙听出蹊跷,折断手中奴卫的颈骨正要追问,一分心未觉脚下的土地翻开,猝然伸出两只满是污泥的手,扣住他的脚踝,尽管灭蒙及时沉膝一跪,撞碎了土中人的胸骨,足踝也伤得不轻,痛裂欲折,几乎支撑不住身体。
    身边的地面簌簌而动,更多满身尘泥的药人钻出来,僵硬而诡异的逼近,灭蒙陷入了包围,刹那间明白了缘由,抬起头恨怒欲狂,“乘黄——”
    冰冷的银面具在人群后方,乘黄漠然不语的摆弄一只形式古怪的铜铃,不见铃声,药人的动作却比往日灵活数倍,扑袭力大无比,一击便是骨断筋折。灭蒙左支右绌,越发岌岌可危,他断续的吼道,“原来是——你——是他——乘黄——他害我——他害了——”
    一层层药人疯狂的扑上来,他们无惧疼痛,不畏死亡,灭蒙再也无暇吼出话语。他失血过多又逢急战,已是穷途末路。他目眦欲裂的扫向那几个站得极远的身影,自知即使发动神魔裂解之术也伤不了对方分毫,彻底陷入了绝望。
    蓦然间,身旁的药人肢体断落,周围清出一尺的空隙,一个影子从树叶深处扑出,一条长长的布索抖出一卷一收,生生将灭蒙牵出包围之外,转瞬飞遁而去。

无忧书城 > 架空历史 > 一寸相思 > 第100章 巧设计
回目录:《一寸相思》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天命新娘作者:蜀客 2第一卷 灵鹤髓作者:寂月皎皎 3山河枕作者:墨书白 4一瓯春作者:尤四姐 5九州 · 缥缈录5 · 一生之盟作者:江南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