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架空历史 > 一寸相思 > 第54章 秋鸿至

第54章 秋鸿至

所属书籍: 一寸相思

    从盛夏到清秋,时光已逝去四月有余。
    金陵城多了一位倍受瞩目的贵女——沈国公的孙女沈曼青。她自小寄养于正阳宫,得蒙金虚真人青眼,长年拜在掌教名下教养,直至吐火罗一役而在朝堂闻名。良好的家世,清丽的容貌,又是出类拔粹的武林侠女,让她多了一种传奇色彩,大方温婉的仪容又博得了一致赞誉,金陵的名门淑媛争相邀游,一时间炙手可热。
    而同样因吐火罗一事而为人所知的左卿辞,则要低调得多。他隐于玄武湖畔的别业,深居简出,并未入住靖安侯府。偶然现身于华宴之上,惊鸿一瞥,翩然风仪已倾落芳心无数。
    但凡与权贵相联又模糊暧昧的讯息最是吸引,这位离奇归来的公子传闻不断,近期不胫而走的就是偏好胡姬,身边时时有蒙面的胡女随侍。
    寻常的艳闻算做风流趣谈,未必能持续多久,偏偏试剑台上乍现的那位胡姬美人比靖安侯府的公子更神秘,难免令人倍加关注,私下纷纷猜度随在左卿辞身侧的姬人的真实身份,有好事者甚至开出了盘口,可惜谁也不敢当众验证。毕竟他是靖安侯亲子,极可能承袭侯府爵位。
    两下相较,曾经在世家中赞誉颇多的左/倾怀,悄然陷入了尴尬之境。一边是天家贵胄安华公主亲选过继,一边是战功赫赫的左候亲子,圣谕未明之前,很难说哪一边赢面更高,人们的目光也有微妙的不同。
    即使左/倾怀已经有所感觉,他也不曾表露半分,依然不时来玄武湖畔探望名义上的兄长。他的态度既不冷淡,也不过度热诚,适当的表示出亲近之意,言辞又通彻有礼。每次登门必携来风雅的珍玩字画,邀左卿辞参与世家聚宴,游园小饮结束后又亲自将人送回别业。
    “既然大哥喜欢,下次有类似花会的宴赏我再来邀。”左/倾怀等兄长下了马车,在门边寒喧道别。“大哥生性静雅,只是整日闭于宅中,难免少了欢趣,父亲也不愿你独住清寂,待大哥熟悉了金陵风物,交上一些相投的友伴,必会更为适意。”
    左卿辞浅道,“倾怀费心了,实是前近一阵风言太盛,我有些不惯。”
    “不过是一些好事之徒在嚼舌,大哥不去理会便罢。”比起初见的局促,如今两人更为熟悉,左/倾怀甚至偶然会打趣,“据我所知一多半尽在羡慕,说大哥手腕高明,收得神秘佳人侍奉左右,艳福不浅。”
    只要是个美人,极易衍变为红粉佳话,男人的心态大抵如此。至于美人是否声名狼藉,是否当众血淋淋的杀人,一概无关紧要,成了增添刺激的调料。
    左卿辞微微一笑,不予置评。若是有人知道他识得她一年有余,却仅止于一两次短暂轻薄,不知会作何想法。
    左/倾怀又叙了几句,约定下次见面的时间,这才辞别而去。
    左卿辞目送他打马离开的背影,片刻后忽然道。“附近的还在?”
    问的没头没脑,秦尘却明白话意,径直而答,“有两个隐在暗处,街角还有一个卖糖丸的小贩。”
    左卿辞笼起双袖,长眉一敛,“能坚持如此之久,燕归鸿倒是有耐性。”
    秦尘道,“公子可要我去挑明?”
    “不必了,驱走了也不过是换人再来。”网撒了这样久,也该收了,左卿辞思了片刻,薄薄一晒,“联络文思渊,我要知道她现在何处。”
    望了一眼天色,他转身入府,黑漆大门无声的闭拢。
    书房窗外是一方清池,入秋更增凉意,一阵冷风袭过,萧萧黄叶簌然而落,房内烛影摇摇。
    侍立一旁磨墨的秦尘觉察到寒风侵室,离案去闭拢窗扉,刚走两步,忽然听得窗棂轻响。
    左卿辞正在抄录古本,闻声腕间一停。
    秦尘脸色一肃,凝神趋近查探,忽然在窗边定住了。
    有异况,但似乎并非凶险,左卿辞心头忽的一动,行过去倚窗而视。
    窗外的清塘芙蓉开尽,仅剩零星的残荷,夜幕笼罩的水面极暗,被书房的灯烛一映,如一碗浓郁的墨。池中有一个人,半身隐没水中,指尖攀着墙基,略仰起脸。
    **的脸庞冰白似玉,乌檀般的眼瞳幽沉,长睫凝着水,胭脂小痣越发鲜明,或许是冷,她的呼吸带着一点蒙蒙的雾意,稀薄的氤氲,仿佛池中烟水孕生的妖魅。
    一粒水珠顺着纤白的细颈,滑入了夜行衣的深襟,她望见他,将一枚油布包裹推入窗内,“你的衣服,有人在监视,我只能这样进来。”
    静谧了一刻,左卿辞没有说话。
    又一滴水从鬓边滑落,她抿了一下唇,手臂放松准备潜下去。
    “云落。”他终于唤了一声,长眸比平日更深,益加难懂。
    她停了一下,询问的看着他。
    轻唤之后,左卿辞似乎恢复了自如,“进来。”
    她犹豫了一下,“附近有人,我身上全是水。”
    “没人敢闯进这里搜检。”左卿辞极轻的笑了笑,侧首吩咐秦尘,“把浴房备好,其他人都屏退了。”
    秦尘瞬时回神,看了主人一眼,退出去合上了门扉。
    左卿辞从窗内探出身,修长的手悬在半空相邀,温柔的话语似蛊惑又似命令,“云落,你知道我要什么。”
    窗内烛光勾出他的轮廓,有一种迷乱的魔性,仿佛被他异样的目光烫了一下,她的心蓦然乱了。
    僵持了好一会,她终于将手搭上去,顺着他的力道从池中掠入了房内。
    绵软的波斯地毯上多了一行湿印,耳畔传来窗扉合上的声音,她突然不安起来,“你——”
    一句话未及说出,他颀长的身体已经贴了上来。
    她想震开又怕伤了他,反而被他扑得跌倒,厚软的地毯吸去了所有声音。
    她一身池水淋漓,他一点也不在乎,贴在她颈上的唇舌是那样热,烫得她不自觉的发抖。她想推开,指尖被他抓住,按在了软毯上。与温文的外表截然不同,他肩宽臂长,意外的有力,游移的唇让她身体发麻,他吻过她的颈,她脆弱的咽喉,又吻上她的唇,肆意掳获她的舌尖。
    湿漉漉的领襟被撕开,脆细的铜链断了,乌蒙蒙的珠子跌落地毯,一路滚入了桌底。她纤细的肩膀呈露出来,带着水光的胸脯莹白娇柔,有最诱人的起伏。他狂热的唇一路吻下去,轻易的剥开了一重重湿衣。
    她在陌生的刺激下轻颤,虚弱的推搡一无作用,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湿衣去尽,肌肤毫无保留的相触,他的身形线条漂亮,紧致结实,直接覆落在她赤/裸的**上。她蓦然呜咽,忍住了险些迸出的一声痛叫,想推开却被钉得更紧,被侵入的感觉是那样鲜明,炙热得仿佛贯穿了灵魂。
    俊美的脸庞绷得很紧,左卿辞微微咬着牙,似乎也不全是快意,箝住她的腰更深的揉入,仿佛被低弱的声音刺激,他蓦然动起来。她越是挣扎避让,他的动作越发狂肆,大开大阖的撞击让她痛苦又迷乱,交叠的身体一片濡湿,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湿软的羊毛长毯上,两个人纠缠难分,书房内混着轻哑的呻/吟和喘息。案上明烛的芯子越烧越长,烛光澄亮,引来飞蛾扑动,不几下燃起了翅膀,化作一抹黑灰,随烛泪簇簇而下。

无忧书城 > 架空历史 > 一寸相思 > 第54章 秋鸿至
回目录:《一寸相思》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庆余年作者:猫腻 2官居一品作者:三戒大师 3庆余年 第一卷 在澹州作者:猫腻 4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作者:关心则乱 5九州 · 缥缈录2 · 苍云古齿作者:江南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