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架空历史 > 一寸相思 > 第49章 碎魂镰

第49章 碎魂镰

所属书籍: 一寸相思

    殷长歌在试剑台下怒发冲冠,上台后静如渊岳。
    轻离剑在他掌中嗡嗡轻响,因杀气而震荡,仿佛神兵也有怒意。
    屠神休苇踏前一步,戾气横溢的脸庞战意正烈,乌黑的长镰从半空劈下,划过一道不祥的弧光,“正阳宫的人?很好。”
    黑色的镰影如山压下,却灭不了轻离的光辉。
    如果说碎魂镰是铺天盖地的毁灭之斩,轻离剑就是踏过雪泥的飞鸿之翼。三十六路云步,四十九式变幻,剑啸不绝于耳,剑气激散如飞雪碎芒,密密笼住敌人。屠神两日内六场竞斗,殷长歌是第一个以攻势压得他被迫采取守势的对手,台下群雄无不目不转晴。
    剑芒缭乱,剑风侵肤,交织的剑网密布如一朵灿然盛开的剑花,逼得休苇步步后退,突的一剑穿心,带着劲风直夺休苇双眉之间,眼看将中,猝然间黑色长镰呜的扫近,那样沉重却迅捷如风,剑锋被镰刃击开,激出一声铮响,远远荡了开去。
    如果是普通武器,此刻已经被斩为两截,同为五大神兵的轻离仅是铮然一响,剑身依然完好。
    长镰上挟着毁灭的力量,殷长歌被劲力扫中真气逆行,险些呕出一口血。若是吐出来或许还能缓一缓伤势,他一心求战,硬咽下去,五脏六腑说不出难受。
    “正阳天道九势,我做梦都在拆这几招。”可怕的压力骤然止息,休苇厉笑,“今日就拿你祭我的镰!”
    殷长歌有一种奇异的感觉,镰影带起的劲风让他失去了听觉,安静得宛如一座空台,沉重的长镰在休苇手中,如一枚轻盈的芦叶,偏偏又有极端强横的力道。
    他不知道当年苏璇师叔是如何战胜了这样可怕的敌人,深敛一口气,执剑的手换了一个古怪的握姿,轻离猝然迸出雪亮的星霜,划出了一剑。
    天道无常,天心有憾。
    一别于之前的迅疾,这是殷长歌最慢的一剑,剑身蒙蒙如雾,竟然看不清形状,隐挟风雷之声。
    休苇前所未有的吃力,黑镰仿佛被轻离剑吸引,竟然偏离了击来的轨迹,他厉喝一声,沉腕一击,宽刃叮的一声撞上了剑芒。这一招曾断过无数武林人的武器,此刻却如泥牛入海,劲力全失。刹那间殷长歌剑尖一颤,爆出九芒,如飞星突破镰影而来,从极慢到极快,几乎是瞬息之间。
    眼看休苇难以应对,他怒喝一声,飞镰蓦的从中间分错为二,以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弯折而出,正中殷长歌的肋骨,震得他身躯飞起,跌落试剑台下。
    殷长歌感觉不到疼痛,一切变得轻如鸿羽,一刹那后,沉重感蓦然袭来,半边身体仿佛被撞得粉碎,已经完全不受控制。
    谁也没想到黑镰能有如此变化,人群齐齐惊呼,沈曼青接住了殷长歌,像托住一个易碎的宝物。她的眼睛红了,牙齿止不住轻颤,一只手扶住他的腰。如果不是角度受限,屠神未能击出全力,殷长歌恐怕已命横当堂,饶是如此,他肋际的骨头也碎成了数段,被劲气震裂的伤口血肉模糊,抖上去的药粉完全止不住血。
    “师姐——”殷长歌想安慰,声音喑弱的犹如衰蝉。
    这是天都双璧之一的殷长歌最惨烈的一场败仗,也是正阳宫的精英首次被打落试剑台。
    轻离剑落在台上,散出寂寂霜华。
    休苇大踏步走近,拾起昔日宿敌的剑,呸的照剑身吐了口唾沐,纵声狂笑起来。
    那一刹同时激红的,还有软帐中另一双眼。
    左卿辞瞬间开口:“燕归鸿在台下,出手你就脱不了身。”
    苏云落似乎什么也没听到,她的心神已经被试剑台占据,严霜冰封了深楚的眉睫,凝成了一种悚人的煞,三分似雪,七分严杀。
    左卿辞没有拦,他清楚自己拦不住,加了一句,“一旦你战死或被擒,苏璇就完了。”
    这句话让她侧眸看了他一眼,这一眼有惊愕与警戒、迟疑与顾忌,最终全被浓烈战意吞没。
    “穿上这个。”左卿辞放弃了劝说,解开外衫脱下一件淡银的薄衣,裹上她的身体。
    “玄明天衣,水火刀箭不入,但对碎魂镰别硬扛。”左卿辞替她整衣,收紧软甲的束腰,长眸深处映着她小小的影子,最后停了停,“别死。”
    苏云落神情松动了一点,仿佛第一次认识他,而后点了点头,“我会还你,帮一下我师兄,别让他死。”
    犹如一只凌空掠起的飞隼,她义无反顾的投向了台上。
    试剑台上,屠神犹在狂笑,满地血腥中忽然落下了一个影子,轻如片羽,不惊尘埃。
    一袭浅粉的襦裙,外笼一件银色软衣,姣美的身形更显纤细,尽管素纱蒙去了半张脸,依然可见深目秀睫,雪肤云鬓,竟是个年轻的胡姬。
    寂静了一刹,台下轰然激起了议论。
    “胡姬?”屠神别了一下头,颈骨发出一声脆响,露出狰狞的笑,缓缓打量,“这是哪家酒肆失了管教,逃出来的歌姬舞姬?”
    胡姬看起来与血腥的试剑台格格不入,身法却不容小视,屠神言语轻蔑,姿势已在全神应待,扔下轻离剑,执镰的手骨节突起,蓄力待起。
    苏云落一句话也没说,顿足而起,一掠直击过去。
    沈曼青在替殷长歌止血,无暇顾及台上发生了什么,直到人群中关于胡姬的字句轰嚷入耳,她抬眼一看,彻底呆住了。
    “师姐——”怀中的殷长歌也听见了,抓住她的手,虚弱的声音几乎听不清,“是她——扶我起来,我要看——”
    沈曼青回过神,眨去睫上的雾气,声音压不住的哽咽。“别动,你伤的很重,敛气静心不要耗神。”
    “师姐——”
    一只修长白皙的手代她按住殷长歌,左卿辞毫无笑容,话语奇异的让人安定。“白陌取细针炙腰腹的要穴封闭血脉,秦尘喂殷兄服一枚天心胆,再取紫玉膏,回生散外敷。伤势还有救,沈姑娘不必忧心。”
    沈曼青突然泪盈于睫。
    左卿辞没有看她,他紧紧盯着台上那个淡粉的纤影,在漆黑的镰影中隐约闪动,随时可能湮灭。

无忧书城 > 架空历史 > 一寸相思 > 第49章 碎魂镰
回目录:《一寸相思》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九州缥缈录作者:江南 2九州 · 缥缈录5 · 一生之盟作者:江南 3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作者:关心则乱 4官居一品作者:三戒大师 5一寸相思作者:紫微流年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